10Chapter 8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修奈泽鲁看着那高耸的宫殿,第一次觉得,自己离那个地方是那么的遥远。是的,因为他的弱小,他所能做的总是这么有限,可总有一天……

    还未走到大殿正门,便被外围的侍卫们拦下。

    修奈泽鲁冷冷地看着在自己面前交叉的兵器:“让开。”

    “失礼了,修奈泽鲁殿下,皇帝陛下吩咐过,任何人都不能打扰他。”

    “也包括我吗?”

    “是的。”

    一向从不难为人的二皇子殿下脚步不停,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直到触上那锐利的武器。银白的利刃在夕阳的余晖下闪耀着摄人的光芒,随时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两名侍卫已是满头大汗。现在他们是骑虎难下,修奈泽鲁殿下的胸膛就抵在那交织的武器前。

    修奈泽鲁瞥了他们一眼,从鼻翼发出一声轻哼,身子向前一挺,利刃在他白皙纤长的脖项上划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殿……殿下!”那两名侍卫瞳孔猛然缩紧,立刻将利刃丢到一边。他们身上都是有配枪的,可他们没胆子用枪指着皇子,这才选择了冷兵器,谁知道竟然令皇子殿下受伤了!

    修奈泽鲁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好像那个被划伤的人不是他,他只是淡漠地看着惊慌失措的两人,脚步坚定地继续向前:“父皇不会怪罪你们的,因为,这一切都是我个人的行为。”

    感到头有些眩晕,修奈泽鲁在原地摇晃了一阵,然后看向他的目的所在。血的气味已经蔓延开来了,父皇,差不多也该出来了吧……

    下一秒,一阵飓风席卷到自己身边,柔软的发上落下一只大手,重重地揉搓了一阵,然后修奈泽鲁感到额头被弹。

    “疼、疼!”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地,却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揽住:“个人的行为?了不得了啊修奈泽鲁!翅膀长硬了啊,闯了祸还这么理直气壮!”

    “父……父皇。”湛蓝的双眼游移了一阵,修奈泽鲁果断地选择了装可怜政策,他微微垂下头,金色的刘海遮挡住他面部的表情,让他整个人周身呈现出一种低落:“因为……修奈泽鲁很想见到父皇啊。”

    可惜,修奈泽鲁算漏了一点,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他打了什么小九九,查尔斯又怎么会不清楚。不过,当查尔斯的目光触到小孩子白皙幼嫩的脖项上那一道血红的时候,还是收敛了怒意,将小孩轻柔地托起:“先进去,孤一会儿再找你算账!”

    修奈泽鲁在心里偷偷地比了个V,幸好他在关键时刻想起了克洛维斯平时打滚撒娇的模样,这才化解了眼前的危机。看在这份上,以后他就少欺负一点克洛维斯好了。

    被查尔斯带到书房,修奈泽鲁惊讶地看着整整齐齐摆放在桌案上的食物:“父皇,没有好好吃完饭吗?”说着,蹙起了秀气的眉。看来他这回果然来对了,没有人盯着,父皇都不会好好爱惜自己。

    查尔斯正在找药膏。幸好在他刚穿越的那一段时间因为力量不稳定,偶尔会发生误伤事件而在自己的寝殿以及书房中都备下了药膏,要不然,修奈泽鲁这事还不知道要闹多大。想到这里,查尔斯又忍不住狠狠地瞪了瞪面前的熊孩子,原本还以为这是个乖孩子呢,真是的,一点也不让人省心!

    “过来,我帮你上药。”心中有怒,语气自然也就好不到哪里去。

    修奈泽鲁依言走到查尔斯面前,乖顺的像一只小羊羔,他伸长了白皙的脖项,却没有凑到查尔斯沾了药膏的手指面前,而是把脖项送到了查尔斯的唇边,如同一个虔诚的祭献者:“父皇,差不多,也该进餐了吧……”

    查尔斯愣了愣,随即大力地将修奈泽鲁拉至身前,强硬地把药膏抹在了他的伤口上。粗糙的手指划过幼嫩的脖项,让修奈泽鲁面上带出一阵不自然:“父……皇……为什么?”为什么拒绝他的血液?父皇明明应该也很想要的吧?

    查尔斯依旧沉着脸,一言不发。将药膏抹在修奈泽鲁脖子上的时候,他加入了些许治愈之力。等修奈泽鲁睡一个觉起来,明天应该就看不见血印子了。

    查尔斯的动作明明是温柔的,然而沉默不语的查尔斯却令修奈泽鲁第一次萌生了‘害怕’这种情愫。

    终于抹完了药膏,修奈泽鲁逃也似的离开了这片几乎要令他窒息的沉默,他在心中悄悄地吐了口气。原来发怒的父皇是这么的可怕,以后,绝对不要再轻易惹父皇生气了。

    查尔斯没有给修奈泽鲁忏悔的时间,他把小孩儿迅速地捉了回来,将他按到桌子上,褪下他的裤子,然后对着修奈泽鲁的小屁股“啪啪啪”地一阵开打。

    “死小孩,胆儿肥了啊,居然自己往刀口上撞!!!你有几个脑袋可以给人砍?!!!”

    修奈泽鲁羞愧地恨不得从地上找条缝钻下去。他……他居然挨打了,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被人打屁股!!!

    心中又是委屈,又是羞愧,水润的蓝眸中竟真的开始酝酿起点点晶莹。等到查尔斯终于放过修奈泽鲁已经红肿的屁股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某小屁孩瘪着着,要哭不哭的样子。

    查尔斯挑眉:“哟,这还委屈上了?”

    小孩不说话,转过身去,默默地用袖子擦了擦脸,小声地抽泣了一声。

    “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查尔斯此刻的语气没有平时的温和,俨然是个严父。

    小孩儿默默地点了点头。

    查尔斯见火候差不多了,这才将一只手搭在修奈泽鲁的肩上,将小孩揽进怀中,另一只手安抚似的顺了顺修奈泽鲁先前被弄乱的金发,过了一会儿,等到小孩儿的情绪差不多稳定下来了,查尔斯将小孩拉开一段距离,双眼认真地对上小孩儿的蓝眸:“修奈泽鲁,你记住,我不需要你以自身的安危为代价,为我做任何事,任何时候都不需要!尤其是自我伤害!”因为,这是他作为父亲的骄傲。

    曾经的玖兰悠,对玖兰枢说过类似的话,虽然那时是奢望着通过死亡回到原来的世界,但即使一开始就知道回不去,他的决定也不会改变。

    “记住了吗?”偏偏查尔斯看小孩儿不说话,还追问了一句。

    小孩儿倔强地偏过了头。

    于是查尔斯又问了一句:“记住了吗?”这一次,比第一次更加严厉。

    父子俩就像是较上了劲一样,谁也不肯让谁。

    好半天后,终于还是修奈泽鲁先示了弱,他往日里那小大人似的冷静与自若仿佛在一瞬间崩溃,鼻音中带上了软软糯糯的哭音:“但是,父亲之前为了保护我,也受伤了,为什么我……不可以?”

    查尔斯闭上了眼,“因为我是父亲。”

    被人关心的滋味其实很好。这几天的不眠不休,让查尔斯都快怀疑自己是个高速运转的机器,不断算计身边的人,同时也被人算计。不断思索着不列颠的现状,未来,思考着要怎样发展。这想法趋势着他不断地工作,但他几乎要忘了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啊,为什么要这么做?

    如果没有这些可爱的孩子,也许不列颠帝国之于他,也不过仅仅是个国家而已。他可以选择在这里生活,同样也可以选择离开。他不缺少继承人,只要事先准备好,皇位就可以平稳交接。

    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些孩子成为了他的羁绊?

    因为有他们的存在,他在这个世界才不是无根的浮萍,他……才像个人。

    “谢谢你,修奈泽鲁,真的谢谢你。”能够遇见你们,真是太好了。

    “……父皇?”

    “但正如我说的,我才是父亲,由我来保护你们就足够了,我不需要你为我做出什么牺牲。”

    修奈泽鲁无意识地攥紧了拳:“那么,如果有一天,我比父皇还强大呢?”

    查尔斯微微一笑,没有正面回答:“我说过,是‘任何时候’。好了,早点回去休息吧,虽然你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了,但还是要好好调养。”

    修奈泽鲁望着查尔斯离去的背影,低声呢喃:“当我比你还强的那一天……父皇,可就不是你说了算了。”

    ※※※※※※※※※※※※※※※※※※※※

    “科奈莉亚,还没有睡吗?”回到鲁鲁修他们所在的寝宫,查尔斯望着面前守着婴儿摇篮的女孩,眼神柔和了起来:“这些日子真是辛苦你了。”

    “不,父皇也……”得到自己崇敬的父亲的夸奖,科奈莉亚有些微的小羞涩:“一直努力地批改文件,父皇才比较辛苦。”

    “这些天都没好好陪鲁鲁修他们。”查尔斯一手抱起一个,轻轻哄着,一边用脸轻蹭着婴儿温热柔软的面颊,一边说:“这些小鬼的‘脾气’我还是知道的,我不在的这几天,他们一定没有少闹人。”

    “我们都知道的,父皇,您很爱尤菲他们,所以,请不要放在心上。”科奈莉亚犹豫了一下,继续道:“父皇,加油。虽然…虽然我现在不能帮到您什么,但以后,我一定会成为像玛丽安娜皇妃一样的人,能够辅佐您,成为您的助力。”

    直到说完这话,科奈莉亚才仿佛意识到什么似的,渐渐红了脸,心下暗自懊恼不已。

    这些话,科奈莉亚寻常都是不会说出口的。她就是这样一个人,嘴上不爱说,喜欢拿实际行动来说话。但也许是最近母妃离世的缘故,因而情感上有些脆弱,也许是最近的查尔斯让她觉得异常温暖,头脑一冲动之下,这些话就自然而然地说出来了。

    查尔斯竖起食指在科奈莉亚的面前摇了摇,“科奈莉亚,你就是你,你不需要成为玛丽安娜。玛丽安娜除了是一名战士,她还是一个政客,在她辉煌战绩的背后,她有着属于她的深沉心计。我知道,你从来都不喜欢那些阴谋诡计,所以,只要做你自己,就可以了。”

    “是!”受到了父亲的鼓舞,科奈莉亚小姑娘的情绪无比的高涨:“等我能驾驶机甲了,我一定为父亲打下日本!”

    “这什么跟什么?”查尔斯有些哭笑不得,“怎么还扯上日本了!”

    “因为……那个什么枢木首相在最近的发言中总是诋毁父亲,诋毁不列颠,大家都觉得他最讨厌了!”说起这个来,科奈莉亚就愤愤不平。且不说现在不列颠还没对日本做什么,就是不列颠真对日本做了什么,护短的小姑娘也绝对不容许枢木首相辱及她重要的家人!

    “大家都?”

    “是的,克洛维斯把映着枢木首相的海报涂鸦了一遍又一遍,还摔了好几样日本出产的电子产品,吉尼薇尔皇姐差点直接杀到日本大使馆去把那儿炸了……后来,还是被奥德修斯皇兄拦住了,不过,奥德修斯皇兄对日本也很不满,听说正联系了人要针对枢木首相刊登一篇同样的文章。”

    查尔斯摇了摇头,到底还是一群没有经历过风浪的孩子啊,什么事都用小打小闹的模式来处理。不过,就冲着这些孩子维护他这一点,查尔斯就觉得他们无比可爱。

    欣慰归欣慰,这种“不良作风”是坚决不能被纵容的。

    查尔斯蹲下身,平视着科奈莉亚:“那你和修奈泽鲁又做了些什么?”

    科奈莉亚摇了摇头,情绪忽然间变得有些低落,咬着下唇说:“我,我们什么也没用做。修奈泽鲁皇兄说,现在的我们什么也做不了,如果做了,说不定还会给父皇添麻烦。所以,我想以后做一名机甲战士,我要成为父皇手中的利刃。”

    难得啊,还有明智的人。查尔斯对修奈泽鲁的早熟略感诧异,经过这些日子以来的相处,他是真的把修奈泽鲁当成一般的小孩子了,并没有因为他日后的心计而把童年的他想得太复杂。

    不过,唯一能够与Zero对恃的男人……果然还是不同的吗……

    “很好,科奈莉亚,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情你拿不定主意,不妨听听修奈泽鲁的意见。当面对一个强劲的对手,自己的力量又不够的时候,像修奈泽鲁这样才是最明智的决定。”

    “是!”科奈莉亚脆生生地应道。

    科奈莉亚送走,查尔斯看着枢木首相发表的声明,一丝冷笑从嘴角蔓延开来:“有的人自己一心想找死,可真是拦都拦不住。这就沉不住气了吗,枢木正玄,看来,你也不过如此。”

    他心中十分清楚,日本和不列颠,迟早都有一战,不止是因为资源的问题。

    如果查尔斯对其他地区被侵占或即将被侵占的地区的国民还心存那么一丝丝的怜悯,那么对日本则完全没有了。

    前世,他的国家曾被日本侵占,日本还卑劣地妄图抹杀历史。

    今生,枢木正玄调恤敌视他在先,无论是从个人情感来看,还是从不列颠的利益来看,查尔斯都找不到容忍的理由。

    ※※※※※※※※※※※※※※※※※※※※

    东京,内阁

    “首相阁下,不列颠帝国已经侵占了太多的资源,就连本国原先与中华联邦共同的航路都被抢去了三条。除此之外,制造Nightmare所必需的材料也长期被不列颠霸占,再这样下去,不列颠就真的只手遮天了!” 刑部辰纪忧心忡忡地说道。

    枢木正玄转过身,他的冷静与刑部辰纪的焦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是你个人的意思,还是京都六大家的意思?”

    “这重要吗,首相阁下?不列颠损害的是大日本帝国的利益。”

    枢木正玄虽然也可以说是出生贵族世家,但远不如传承自江户时代的京都六大家显赫,彼此之间常有龌龊。但枢木正玄手中又握有军权,这一点使得京都六大家远不能及。

    “我希望,你不会因为自己家族公司的利益受损,而拿帝国的前程来开玩笑。”枢木正玄道:“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日本人。”

    “我从来没有忘,是你太过在意这些了,枢木君!” 刑部辰纪对枢木正玄指责他没有公心的话显然也很不满,连首相都不叫了。

    待刑部辰纪走后,枢木正玄停留在办公室中挂着的大地图面前,伸出手在东亚圈上环了一圈,随即轻叹了一声。

    早在他上台的时候,便与军部的那些人达成了协议,并制定了帝国崛起计划。买通中华联邦的宦官,抢占资源,然后……

    只可惜,这一切都被不列颠给毁掉了。不列颠的手伸得太长,几乎封锁住了所有计划中帝国崛起的路线。他在近一年中几乎没能做出任何拿得出手的政绩,国内马上又面临着换届……到时候,主战派一定会陷入一个尴尬而被动的局面!

    只是,真的要为此而与庞然大物不列颠对上吗?枢木正玄闭上了眼,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国与国的对恃之间,时机稍纵即逝。如今不列颠的皇帝正因为前些日子的刺杀事件而把大部分精力放在Eu上,如果不趁此机会迅速发展,等以后不列颠腾出手来,就晚了!

    他走到角落中的一个书柜前,打开最靠里的一扇门,看着一个人的肖像,狠狠地喊了一句:“日本,万岁!!!”

    多年后,当小小的朱雀逐渐长大,看见了被父亲藏在书柜里的肖像画,不解地问他:“父亲,这个人不是破坏和平的罪魁祸首,是国际要犯吗?为什么要祭拜他?”

    枢木正玄的神情中满是严肃与冷厉,没有丝毫属于父亲的慈祥,他一把揪住朱雀的头,将朱雀按到那副肖像画之前:“朱雀,你记住,他不是罪犯,他是我们的民族英雄,一个受到了不公平待遇的英雄,一个我们无法正大光明悼念的英雄!!!”

    这是日本主战派的一个前辈,他有着与东条英机相似的理念,相似的野心,却唯独没有那个运道。

    ※※※※※※※※※※※※※※※※※※※※

    “皇帝陛下,日本枢木首相已于昨日抵达洛阳朱禁城。”负责情报收集的毕斯马鲁可单膝跪地,向查尔斯禀报。自从上一次的刺杀案之后,他就入了皇帝的眼,并逐渐得到重视。

    “是吗,在走之前,枢木正玄见过什么人?”

    “是京都六大家的刑部辰纪。”

    “哦?是那个北海道船王的刑部啊……”查尔斯单手支着下颌眸光暗沉地道。

    “陛下……”毕斯马鲁可迟疑道:“为什么陛下会对日本如此在意。不过是区区一个小岛国!”

    “是啊,我为什么会对日本如此在意……”查尔斯想到那个被吞并后幺蛾子不断的十一区,眼神一冷,嘴角露出一抹喋血的笑:“那是因为,日本不让我放心啊。”

    “请下令让属下带着Nightmare部队即刻前往日本,属下必为您解决您的心头大患!”

    “你错了,毕斯马鲁可,日本不是我的什么心头大患。我对于那个卑劣的政府……纯粹只是厌恶罢了。‘这个日本政府’,还没有充当我对手的资格。”查尔斯从王座上走下,轻轻拍了拍毕斯马鲁可的肩:“要打下日本并不难,只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若要打它,必要将它打痛了,打怕了,不留后患。”

    “我明白了。” 毕斯马鲁可思索了片刻,郑重地应道。

    查尔斯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肩。

    “那么,中华联邦那儿……”

    “日本能想到以中华联邦作为跳板,我不列颠自然也行,只看谁给出的报酬更高罢了!”查尔斯冷笑一声:“枢木正玄不是自诩正义的邦国吗?那就让我们看看,日本是怎么个‘正义’法。”揭掉了那层遮羞布,你还剩下什么底牌呢,枢木?

    至于中华联邦……罢了,虽然很像他曾经的故乡,但到底只是个被扭曲了的虚妄的投影。

    再说,借此机会,能够给中华联邦的人一头棒喝,让他们看清楚当权宦官的真正面目,也是一件好事。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果断黑日,可能会扣屎盆子什么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鲁鲁修+吸骑]做个好爸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晏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晏央并收藏[鲁鲁修+吸骑]做个好爸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