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15我的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V015我的呢

    “她只把你当报复的工具,你怎么能喜欢她,你就不怕她再利用你吗?”

    季铭斯虽然面无表情地低头吃着饭,但这句话一直在他耳朵里嗡嗡作响。舒悫鹉琻

    本来就没什么味口的,到最后食欲全无,筷子一放:“我吃饱了,你慢慢吃,公司还有事,我先回去了。”

    然后起身就走,完全没有看到秦沐言充满忧伤和泪光的小脸。

    秦沐言一言不发地坐在位子上,表情慢慢变得狰狞,大腿处,最新款式的裙子衣料被她两只紧握的手纠结得褶皱不甚。

    他竟然就这么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

    秦沐言咬了咬嘴唇,起身就追出去,可哪知季铭斯走得太快,还没追上就见他的车呜地一声开走。

    季铭斯黑着脸,虽是在开车,但完全一副神游泳太虚的模样,连转方向盘都是凭着本能的,哪里还看得到反光镜里秦沐言踉跄的追了两步,就膝盖一屈,扑到了地上……

    季铭斯一路飚车到医院停下,拿起手机打了出去。

    病房里,黎邀的文件被新泽少爷执意抢过去,她只得陪小色姑娘看漫画,看着看着电话铃声就响了。

    她一看这个号码,虽然没存下来,但好几次也记住了,随手按了‘拒绝’又把的机扔到一边。

    小色姑娘抬眼看她:“妈咪不接电话吗?”

    黎邀轻笑:“一个骚扰电话,不用管它。”

    新泽少爷看了一眼,又继续投入工作。

    没过一会儿,又响起来了。

    黎邀仍旧拒接。

    “妈咪,又是骚扰电话吗?”

    黎邀点头。

    新泽少爷皱了皱眉,又低头继续看文件。

    又过了一会儿,到不是电话铃声,还是短信。

    黎邀拿起一看:“下来!我在停车场等你,不然我就找上去!”

    黎邀无语,看了看小色姑娘,再看看新泽少爷,只得起身道:“我出去一下,一会儿就回来。”

    小色姑娘,新泽少爷,两对大眼好奇地看着她出门。

    黎邀走到走廊找了一个无人的角落就回拨过去:“季铭斯,你又想怎样,我女儿正在生病,我没空跟磨叽。”

    “我也没空跟你磨叽,快下来,给你两分钟时间。”

    “季铭斯,你又发什么神精,你不找我麻烦过不去是不是?”

    “你还有一分半时间,再不下来,我不介意自己上去,更不介意跟你那个小白脸子儿和胖女儿招呼招呼。”

    黎邀气得吐气:“你能不能再无耻一点,你不要挟我你会死是不是?”

    “你再不下来,我就无耻给你看!”

    黎邀:“……”

    电话被掐断了。

    黎邀咬着唇平息了两秒,最终迈起了步子。

    因为是晚上,又是高级病房,走廊里人少,安静,所以服务台处两个小护士碰头窃窃私语的声音清晰可闻。

    “哎哎哎,你知道吗,咱们季总终于尘埃落定,找到老板娘了。”

    “真的吗,真的吗,你是怎么知道的?哪个女人这么大的本事驾驭咱们季总这匹野马?”

    “我有朋友在季氏做前台,今天下午亲眼看到一个漂亮的女人跟季总手挽手出去,那个女人还叫他‘阿斯’呢……哦……她还偷偷拍了照片发微薄呢,我给你看啊……”

    “噢……我脆弱的小心肝……咱们G市最大的钻石头王老五就这么被人收了么,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哎呀,你就别叹气了,季总不被别人收,也轮不到你头上的……”

    “我怎么就不行了我,人家也是前突后翘,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不要小瞧我哦。”

    “拉倒吧你,看你这飞机场,比太平公主还平,还是回家多喝点木瓜牛奶吧……”

    “你……你……你,你欺负你,呃……这位女士,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

    黎邀站在两人身后,看了那照片一眼,对两个女孩淡笑:“没事。”

    然后就朝电梯走去。

    季铭斯坐在车里,手指夹着烟随手往车窗外一抖,又继续抽起来。

    而目光紧盯着入口,见黎邀出来了,便闪了闪车灯。

    黎邀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站在车前问:“你又想干什么?”

    季铭斯吐了一口烟,完全看不出表情道:“先坐进来。”

    黎邀白眼,一言不发打开车门坐了进去直视前方道:“说吧,你又想怎样?”

    这虽然她第一次上季铭斯的车,但那股烟味儿参杂着秦沐言水味儿的味道剌得她的鼻子一阵一阵酸楚。

    她已经和秦沐言单独深度交流了两次,这对这股香水味记忆犹新……

    季铭斯见她冷着脸,连个眼色都不给,就跟前两次在了了病房和墓地时的彻底无视完全一个样,气得牙齿都磨出了声响。

    扔了烟头就往她身上扑,咬着她的耳朵道:“就是想,你……想,睡,你了……”

    黎邀被扑得整个后背都靠在了车门上,而季铭斯紧紧压着她,张口就在她的脖子上啃咬起来。

    也许是被车里的味道熏够了,黎邀顿时觉得胃里翻江倒海,冷声道:“滚开!我觉得恶心!”

    季铭斯一愣,直碌碌地盯着她:“你TM什么意思?”

    她上一次骂他恶心的时候,是因为她嫌他脏,跟很多女人睡过,这次又是为什么?!

    难道还嫌他脏?

    黎邀用力推开他面无表情道:“字面上的意思!”

    然后把自己这边的车窗也打开了,公事公谈的语气道:“你今天下午跟谁一起?都做了什么?又有谁坐了你的车?”

    季铭斯足足愣了好一会儿也没反应过来。

    然后又突然想起什么,眼神有些飘忽道:“没,没跟谁一块儿,一直在公司。”

    黎邀淡淡道:“既然你不承认,还是我帮你说吧,你跟秦沐言在一起,你们手挽手,她还上了你的车对不对?”

    季铭斯的表情顿时精彩无比。

    好像有一种事情败露的难堪,又有一种‘你怎么会知道’的疑惑,然后又瞬间转化成严肃正经,咳了一声道:“我跟她只是吃了一顿饭……”

    黎邀冷笑:“呵!还吃饭,看来你们相处得很愉快嘛……”

    季铭斯再次愕然,吃顿饭光明正大,又没有见不得人,再说他也是为了跟秦沐言划清界线才吃的,她这是什么表情?

    琢磨了一会,突然地眼前一亮,看着她眼角眯笑:“怎么,吃醋了?”

    黎邀瞟了他一眼正色道:“没,你把我叫下来不就是想睡嘛,我只是想提醒你,你违约了,你们的交易失效,你以后不要拿一张纸来束缚我,我们划清界线,井水不范河水……我上去了。”

    说完也不去看季铭斯什么表情,动手就要打开车门,却被季铭斯再次扑上来,将她抵住。

    “不就是一顿饭,连手都没有碰一下,怎么就违约了?你TM说失效就失效,凭什么?”季铭斯怒瞪着眼低喝,额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

    黎邀也懒的挣扎,面色平静道:“合约内容上你承诺远离秦沐言,不与她有一丝一毫瓜葛。知道什么叫‘远离’吗,就是离得远远的,但你却跟她手挽,还坐在一起吃饭,什么叫‘不跟她有一丝一毫瓜葛’,就是一点关系也没有,但现在都传言她是季氏老板娘,你说这不算违约是什么?难道堂堂季氏总裁又想耍赖了不成?”

    “我TM还不是为了跟她把说清楚,这都算违约,你存心的找茬是不是?”季铭斯抓起她的衣领怒吼。

    黎邀仍旧表情淡淡:“不管你跟她做什么,反正你们在一块儿了就是违约,交易取消,你以后别动不动就要挟我,我不欠你老婆、儿子,不欠你任选东西,你没有资格侮,辱我!”

    季铭斯恨恨地盯着她,眸色一片腥红,咬着牙齿呵斥:“你TM根本就不是气我见她,只是想抓住机会摆脱我对不对!”

    由于太过激动,甚至还有一颗唾沫星子喷到黎邀脸上。

    黎邀对上他的眼,一字一顿:“我只是不想像妓女一样被人随传随到,这些日子,你骂也骂了,睡了睡了,还不解恨吗?我也是人,我也有自尊,你凭什么一二再,再二三威胁我,侮辱我?”

    说到最后眼眶也跟着红了起来。

    季铭斯神色微愣,抓着她的手渐渐松开,正坐在位子上目无神色地看着前方:“下去……”

    黎邀见他冷静下来又道:“我就当你答应了……谢谢。”

    然后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嗑嗑嗑的高跟鞋声,在整个低旷的停车声里回响。

    季铭斯盯着背影,黑色的眸子垂了垂,许久才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展开,吐出几个字:“那我的呢……”

    ——

    黎邀回到病房,见只有小色姑娘一个人,连忙问:“你哥哥呢?哪里去了?”

    小色姑娘放下漫画书道疑惑地眨眼:“咦?哥哥还没回来吗,他刚刚也说有事出去一下呢……”

    黎邀觉得不放心,刚要拿起手机拨打却见新泽少爷推开门一脸笑意道:“医院里的水一点也不本少爷味口,出去买了几瓶料,谁要喝?”

    黎邀松了一口气:“新泽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家了,夕夕一个人在家里我不放心,她今天下午心情不是很好。”

    新泽少冷哼:“我为什么要管那个笨蛋,看她我就烦。”

    黎邀瞪眼:“新泽!”

    新泽少爷烦躁地罢了罢手:“好了好了知道了,烦死了,这就回去行了吧。”

    黎邀点头:“路上小心点。”

    新泽少爷打开门,又停下脚步回头认真道:“文件我都处理好了,你不要再看了,早点休息。”

    “知道了。”

    新泽少爷带上门,面色瞬间低落下来,无面表情地往回走,无视小护士们的惊讶的尖叫。

    一个胆大的护士竟然冲到他跟前两眼冒星星道:“帅哥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呀?电话号码多少。”

    新泽少爷冷冷扫了那护士一眼寒气逼人地吐一个字:“滚!”

    然后越过她继续走。

    小护士僵硬在那里,两只大眼,顿时泪水汪汪……

    ——

    黎邀把新泽少爷处理的文件看了一下,发现没任何纰漏,很是欣慰的笑了出来。

    小色姑娘忍不住问:“妈咪,你在笑什么呀?”

    黎邀摸着小色姑娘的头道:“因为妈咪的任务很快就要完成了。”

    “什么任务呀?”

    “一个……很重很重的任务……”

    “那任务完成了又做什么呢?”

    “嗯……色色想做什么呢?不管你想做什么,想去哪里,妈咪都陪你好不好?”

    “嗯嗯,色色要永远陪在妈咪身边,永远跟妈咪在一起。”

    ——

    小色姑娘很快睡了过去,黎邀目不眨眼的盯着她的脸看,那样的眉,那样的眼,那样精巧的鼻梁和下巴,以至于她忍不住伸手摸了上去,轻轻地,仔细地顺着她的轮廓描摹,慢慢地滚烫的液体从眼眶里滑落,她仓皇地用手背抹去。

    小色姑娘半夜醒来时,就看见黎邀毫无睡意地盯着她,小声地喊了起来:“妈咪,你快去睡觉啦……”

    黎邀轻笑:“妈咪不困,妈咪看着色色睡就好。”

    小色姑娘嘟嘴:“妈咪,快去睡拉,你不睡,色色也不睡了。”

    黎邀无奈点头:“那妈咪跟色色一起睡好不好。”

    “嗯嗯”

    黎邀躺下床把小色姑娘搂在怀里,嗅着她身上的气息,渐渐闭眼。

    小色姑娘跟着黎邀闭上了眼,一会儿又睁开,扭头往门的方向看去,静静的,冷冰冰的……

    讨厌的高大黑色,以后都不理你了!

    ——

    高大黑静静地坐在视频屏幕前,看着洁白的床上,两个拥抱在一起的身影,小女孩扭着头,大眼珠子水光闪闪,整个肉脸都是哀怨。

    他抬手,烟头又往嘴里送,吐出的气体,熏得他眸子半眯起来……

    ——

    而与此同时,另一个液晶屏幕前,秦沐言双手抱膝盖,目不转眼睛地盯着视频里*纠缠的男女,男人附在女人身上兴奋而又卖力地动作,女人生涩而又压抑的呻吟响透整个房间。

    看着看着,眼底充满了血色,连呼吸都急促起来,忽地一只手揽过她的胸,将她整个人紧紧箍的怀里语气邪魅道:“我说,你口味真重,用不着我每次我们做了就看别人做吧,都看了六年,还没看够,瞧他的技术差得……怎么能跟我比,来,我们继续……”

    说着就将她压至身下,而秦沐言顺从地迎合男人一切动作,哼叫出声,但自始至终,眼睛盯着屏幕,连眨也没有眨一下。

    男人一个坏笑,忽地大力一顶,秦沐言皱眉头,啪的一声巨拍在男人肩上:“轻点!”

    男人掰过她的脸怒道:“你TM该看着我。”

    秦沐言咬牙,又是一巴掌甩到男人脸上:“烂人,不做就滚!不许打扰我!”

    然后又扭头盯向屏幕。

    ——

    新泽少爷回到家时,童养媳正盘坐在大厅的沙发里,看着电视里的卡通动漫哈哈大笑。

    新泽少翻白眼,这哪里是‘心情不好’哪里用得着‘担心’?

    童养媳见新泽少爷连忙招呼道:“帅哥回来啦?咦,怎么不高兴啊?跟阿姨说说,看阿姨能不能帮你。”

    新泽少爷冷冷扫了她一眼:“你很烦,谁要你管,脑残!”

    骂完就大步上楼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并锁上门。

    童养媳:“……”

    她惹他了吗?她只是想哄他开心而已,为什么骂她‘脑残’啊?

    季铭哲才是脑残,不过几天而已,就不认识她了,不是脑残是什么……

    童养媳关了电视没精打彩地回到自己房间,埋头深思。

    季铭哲该不会脑袋出了什么毛病吧?

    要不要鉴定一下?

    嗯,对,可以打他电话问几个问题测试测试。

    想到做到,童养媳快速掏出粉红手机拨了出去。

    “喂,你好。”

    电话很快被人接通,但传来的却是女人的声音。

    童养媳像拿到烫手的山芋似的,急忙把电话扔了出去。

    直到电话挂断,她又满是不解地拿起电话仔细研究。

    难道打错了?不可能吧,季铭哲的电话她记得滚瓜烂熟呀。

    于是她又再拨了一次,可接电话的还是女人。

    “喂,请问你找哪位?”

    “这不是季铭哲的手机吗?”童养媳傻瓜似地问。

    “没错,这是我未婚夫的手机,请问你找他有什么事吗?”女人客气地问。

    童养媳干眨了两下眼:“他的脑袋没出问题吧?”

    女人轻笑:“这位小姐真会开玩笑,当然没问题,请问你是?”

    童养媳啊地一声从床上弹跳起来:“啊哈哈哈哈……我跟他不认识,真的不认识,我打错电话了,呵呵,挂了啊……”

    然后又把电话扔到床上,自己也跟着倒了下去。

    什么嘛,原来脑子没病!

    而电话那头,女人见通话挂断后,就把通话记录一并删除,才把手机放回原位,继续若无其事是地伴着清幽的钢琴曲和浪漫的烛光切餐盘里的牛排,再慢慢送往嘴中。

    没过一会儿,一身西装革履的季铭哲走了回来淡笑:“不好意思久等了。”

    女人微微摇头:“没关系,我们之间不用这么客气。”

    季铭哲低头看了看手机,淡笑仍旧,:“能问刑小姐一个问题吗?”

    “二少请问”

    “刑小姐是真的想跟我结婚还是迫于父母的压力?”

    “如果我说是自己的愿意,二少相信吗?”

    季铭哲轻笑:“承蒙刑小姐厚爱,那我能再问一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

    “如果我说我真是一个有恋童癖的变态,刑小姐还会想要跟我结婚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刃上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刃上舞并收藏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