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 > V024你不爱我

V024你不爱我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V024你不爱我

    黎邀感觉自己像是身处一片火海,滚烫的温度烧得她汗流浃背,连衣服都是湿了一大片,紧紧贴在皮肤上。舒悫鹉琻

    她扭了扭身子,想要换一个舒服的姿势,但身体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牢牢固定,连挣扎地余地也没有。

    她忍不住皱了皱眉,慢慢睁开眼,发现自己原来躺在床上,而腰间,一只缠着纱布的手臂紧紧圈着她,后背上,火热的胸膛像熨烫一样贴着,她猛地一个激灵,想要掰开那只手,却试了好几次掰不开,她不敢太用力,只得在那只手的包围下,小心翼翼地转过身正对季铭斯,手掌探向他的额前,不由得心里一颤,果然在发烧!

    黎邀又试着动了动,想要坐起来,可还是劳而无果。

    “季铭斯……”

    她轻轻拍他的脸,小声叫他,可季铭斯忽地一个翻身,将她整个人压在了身下,连眼睛都没睁一下,嘴巴就笨拙地,本能地在她脸上一阵啃舔,再顺着脖子往下,埋在她的胸前蹭啊蹭,嘴里还喃喃地、沙哑地吐气:“小邀……小邀……小邀……”

    黎邀被他又舔又喊,连呼吸都急促起来,要不是想着他发着烧,脑袋可能烧糊涂了,连嘴唇都是干裂的,还刺得她的皮肤轻微地痛,真想一个拳头敲在他的脑袋上。

    “季铭斯……季铭斯……你醒醒,你发烧了……你放开我,我去给你拿药……”黎邀一面单手把他的头往上推,一面小声地叫他。

    季铭斯这才抬起头来,摇摇晃晃地睁开眼,但神情却是一片恍惚,愣了愣,看清黎邀的脸,又傻笑一声:“小邀……”

    然后低下头,对准她的嘴就啃,这还不止呢,嘴里啃着,手上也开始动作,解开她的浴袍就往里探。

    黎邀简直又气又急,哪有受了伤、生了病还有精力发情成这样的人!

    她只得使劲推开他的头,躲开他的嘴咬着牙齿喊:“季……铭……斯……你快起来,我去给你拿药!”

    季铭斯被她推得脑袋一歪,整整转了九十度的弯,再回过头来,却是一副受伤的表情,指控道:“你不爱我!……明明说你喜欢我……却骗我……可是怎么办……我……”说着就一头埋在枕头里,好像又说了些什么,声音太小,黎邀没能听清。

    黎邀呆呆地望了开花板一会儿,才轻轻地拍着季铭斯的背道:“季铭斯,你在发烧,必须吃药,你快起来,我去给你拿。”

    说着又把他往旁边推,这下终于推动了,季铭斯翻过身就‘大’字型躺在床上。

    黎邀重获自由,便爬起来套上睡衣,刚要跑下床,却又发手被手季铭斯紧紧拽住了,明明闭着眼,嘴里却还发出命令:“不准跑!哪儿都不准去!”

    黎邀终于听清楚他说什么,忍不住叹气:“是是是,哪里都不去,你先放开我,我去给你拿药好不好?”

    然后又扭了两下手脖子,这才挣脱开来,往跑出门去,如果她没错记的话,医生开的消炎药好像被季铭斯随手扔在大厅,吃完饭她被季铭斯憋得一肚子气,也把这事儿给忘了……

    大半夜,佣人们都已经休息,整个豪宅寂静一片,只有走廊里亮着泛黄的灯,黎邀赤脚踩在地板上‘啪啪啪’的声响清脆得整个豪宅都在回响,她不得不再次感叹季铭斯这个大土豪的房子的确大得让人寂寞。

    拿到药黎邀又快速跑回房间里,一个来回,累得她气喘吁吁,来不及歇口气,她又倒上水送到床边,想叫季铭斯起床吃。

    可叫了几声,季铭斯嘀咕地动了两下,连眼睛都没睁,更别说让他坐起来。

    黎邀再次叹气,只有一只手能用真的伤不起,连把他扶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总不能让他平躺着,就把药塞进他嘴里,再一口水灌进去,估计水还没流进他嘴里,已经把床弄湿一片,还怎么睡。

    她沉默了一会儿,最终把药放在嘴里,再喝上一口水,低头覆了上去,可哪知,刚一喂完,打算起身,他的手就一把揽过她的脖子,含着她的唇就吸,还把舌头伸了进去。

    黎邀简直无语,敢情这个人只有方面才能引起他的注意。

    啃了好一会儿,她才终于摆脱他,抬起头来,脸已经憋得通红。

    大概是药物作用,季铭斯终于安份下来,渐渐熟睡过去。

    黎邀守在床边,静静地看着他,不时探探他额头上的温度,直到清晨的光线透过窗户射进来,照在洁白的大床上,发现已经恢复常温,这才松了一口气,起身走出屋外。

    她还记得季铭斯卧室里有许多女装,随便找了一套换下就朝楼下走。

    脸上的红印退下,她也该回家了,也不知道小色姑娘和新泽少爷怎么样。

    刚走到门口,却见刘助理面色焦急在赶来,见她,急忙笑着招呼:“黎小姐早,这么早,这是要……”

    黎邀懒得去看刘助理此地无银三百辆的眼神,经过昨天她已经深刻了解这个刘助理和他主子狼狈为奸的感情坚已经达到坚不可摧的境界,简单道:“我回家。”

    “哦……”刘助理若有所悟地点头,想了想又疑惑道:“那我们老板……”

    “他发烧,吃了药,现在还没醒。”

    “哦呵呵……那真是麻烦黎小姐照顾他,要不你再多呆一会儿,让我们老板醒了以后亲自像你道谢……”

    “不用了,我还赶时间,现在就走。”

    “这样啊,那……你麻烦你再稍等一下……呃,您的手机我们昨天在匪徒车上找到,忘了交还给你,我现在就去拿。”

    黎邀点头:“那麻烦刘助理了。”

    “哪里,哪里,黎小姐不用不着这么客气……”

    刘助理笑着便走了开去,没过一会就了回来道:“给,你的手机……安全起见,我叫人送你回去吧,让你一个人回去,我会被老板炒鱿鱼的。”

    黎邀想了想道:“那好吧。”

    她也不想再被什么变态掳了去。

    刘助理一个电话打出出,便有两辆车子很快就停在门外,一辆用来载她,而另一辆载着保镖。

    黎邀也没多说,谢过之后便上了车。

    刘助理看着车子远去才大步上楼,一边走一边感叹:“要不要这么挫……叫你耍帅,女人没追到,自己倒病了……”

    刘助理先是敲了敲季铭斯卧室的门是开着的,没有人回应,走进去一看,人影都没有,再又疑惑地叫来佣人问人哪里去了。

    佣手指着客房的门道:“那里面。”

    刘助理擦汗:“太挫了!”然后又敲门。

    季铭斯揉了揉额角,睁开眼就见房间里空无人事,门外是嗑嗑嗑的敲门声,他下意识道:“进来。”

    话音刚落,就见刘助理嘴角含笑地走了进来:“老板,好些了吗,烧退了吗?”

    季铭斯一脸不爽地看着他:“怎么是你?她……她呢?”

    刘助理嘿笑:“回老板,是这样的,黎邀昨晚发烧,黎小姐照顾您一整晚,刚回家去了。”

    季铭斯脸色顿时黑了一半:“你吃白饭的是不是,你不知道拦着她?”

    “您觉得拦得住吗?您觉得她会放着她的宝贝儿女不管,在您家里住下来吗?”

    季铭斯:“……”愚蒙了一会儿又道:“那你这么早跑到我家来干什么?想蹭饭?门儿都没有!”

    刘助理扶了扶眼镜正气凛然道:“老板,秦冕昨晚送去安五爷那里途中被人劫走了。”

    季铭斯皱眉:“怎么这么不小心,谁劫的,青龙会,还是秦家?”

    刘助理摇头:“都不是,虽然对方身份目前还没有查明,不过那些人各个身手了得,训练有素,像是……雇佣兵,怕是来头不小……”

    季铭斯思索了一会儿恨恨道:“看不出来那只死耗资还能找到大靠山,查查他这几年都在哪几条臭水沟里呆过,还有就是……通知安五,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让他也有个心理准备。”

    “我知道了老板。”

    季铭斯扶了扶额,又倒下床在枕头上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你怎么还不走?”

    刘助理眼角狠狠抽了抽:“是……”

    刘助理刚一回头,就见一女佣恭敬道:“老板,外面有一位姓秦的小姐找您。”

    刘助理眼角再一抽,忍不住回头看向季铭斯,却见他扒在枕头上一动不动,眼着眼问:“就说我很忙,没时间。”

    女佣一脸为难之色:“可……可那位小姐受了伤,看起来很……”

    季铭斯睁眼,皱了皱眉:“你让她先等着,打电话叫医生,我一会儿就到。”

    “是”女佣退了出去。

    季铭斯起床看向刘助理:“等我换了衣服一起。”

    刘助理尴尬:“老板,秦小姐是找您,带上我怕是不太好吧……”

    季铭斯瞪眼:“费话那么多,年终奖还想要不想要?”

    刘助理:“……是,老板。”

    季铭斯换了一身西服下楼,就见秦沐言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白色的纸由不停地在脸上抹来抹去,见他走来,便哭泣着扑向他:“阿斯,那个混蛋又来纠缠我了,你救救我……”

    随着他这一起身,季铭斯才看到她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手腕的地方还缠着一条带血的布,没扑到季铭斯身上,刘助理就挡在前面:“秦小姐,先别急……先把……”

    哪知还没说完,秦沐言就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刘助理急忙扶住她,又对身旁的佣人道:“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帮忙把她扶起来。”

    而与此同时,医务人员也从门外过赶来。

    “快看看她的情况”季铭斯淡淡道。

    医生诊断后,立即道:“大少,病人受惊过度,精神态度很不稳定,怕是一时半会醒不过来。”

    “扶她进去好好照顾,醒了叫我。”

    ——

    黎邀回到车上,首先给自己的助手打了个电话。

    季铭斯让家里人以为她临时出差,最好的途径就是通过她的助手转达。

    果不其然,女助理一接到电话就激动地问她有没受伤,现在在哪里。

    黎邀先安抚了一下女助理的情绪,然后再了解到出事之后,助理得到消息还没没来得及通知家里,就被人阻拦了下来,并且就龙威集团的发展作威慑。

    助理只得先缓一缓,听从他们的安排。

    虽然获救,虽然这是最好的处理方法,但黎邀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要不是季铭斯对龙威集团了如指掌,又怎么能这么短时间内让控制她的人。

    季铭斯连脑袋烧得一塌糊涂都还惦记她欺骗他,设计他的事,如果他真又发起狠做出什么事儿,她该怎么抵挡。

    回到家,小色姑娘和了了同学正扒在地上玩拼图,而新泽少爷和童养媳正坐大显屏前游戏大战。

    一屋子都是嘈杂的打闹声。

    黎邀深吸了一口气抬步走进去,小色姑娘第一个扑向她,抱紧搂着她的脖子一个劲地蹭:“妈咪,你出差回来啦,色色好想你哦……”

    “妈咪也想色色。”黎邀轻拍小色姑娘的背。

    新泽少爷虚着眼,怀疑地看着她:“什么事情需要临时出差?我怎么不知道,不会是骗人的吧?”

    黎邀板脸:“让你知道了还叫临时出差吗?臭小子,又管对我头上来我是不是?”

    “哎呀,干嘛这么多费话,黎邀姐,不是出差吗?去的什么地方,有没有带特产,有好吃的吗?”童养媳推开新泽少爷激动能听到她吞口水的声音。

    新泽少爷:“……”

    黎邀:“……时间太赶,没来得急,下次吧。”转眼又看着了了道:“了了伤势恢复得差不多了吗,可以下床玩了”

    了了点头:“嗯,是的,谢谢黎邀阿姨。”

    黎邀淡笑:“既然来了就是一家人,不要说客气话。”

    了了又点头,不说话了。

    应付完几个小孩子,黎邀终于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气,终于过关了,虽然新泽少爷仍旧半信半疑。

    回到房间,她就一头倒在床上,太困了,像老妈子一样照顾季铭斯大半个晚上,连眼都没有合一下。

    明明是个大男人,却比小色姑娘还难伺候,她深深觉得以后还是离那栋空房子越远越好,一进去,准没好事儿。

    再看看自己身上斑斑点点的痕迹……离得越远越好的,应该是——季铭斯!

    她在床上翻了几个身,终于睡了过去,一觉睡来,已是下午,还没缓过神来,白氏集团老懂白盛天肝癌晚末期的消息已经在整个G市铺天盖地。

    直接影响白氏股价下下线下滑,各大媒体纷纷猜测,白盛天突然倒下,白氏集团又不会因此一蹶不振,而他年仅23岁的女儿白林优能不能独挡一面带领白氏挺过这一场突来浩劫。

    而就在这时,季氏总裁季铭斯通过官方微薄发布消息,声称相信白林优有足够的能够领导白氏这次难关。

    季大少公然支持白林优代表什么?两人什么关系?

    并且,前不久二人还亲密出现在各种公共场合,虽然二人没有做出任何回应,看来情况果断不一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刃上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刃上舞并收藏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