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 > 大结局下(正文完)

大结局下(正文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大结局下(正文完)

    “阿斯,我们会死一起的,我要跟你死在一起!”

    秦冕昏昏沉沉地睁开眼,就看见视频里,秦沐言笑得阴森森地说。舒悫鹉琻

    那个女人又骗他!

    明明说要杀了那个野男人他一起出国,现在却出尔反尔要跟那个野男人死在一起。

    她跟那个野男人死在一起,那他呢?

    他到死也不会放过她!

    他爬也要爬过去抓住她的腿。

    他当真在托着一身是血的身子朝地下室爬,每挪动一段距离,地面就被染得一片鲜红。

    他越爬心里越急,因为以他的龟速十五分钟是不可能爬到下面的。

    而就在这时,身后一阵脚步声响起。

    “刘助理,这里有个人,还活着。”

    刘俊峰带着手下人员冲进来四处搜寻却怎么也不见季铭斯和黎邀的踪影,打电话讯号全无。

    他一看这人是秦沐言的变态弟弟,便觉得找对人了。

    没等他开口,秦冕就道:“地……地下室……带我去……你想你们老板死在里面就带我去!”

    刘俊峰皱了皱眉头,便吩咐手可提起他往下走。

    走到秘室门前,秦冕又道:“密码”

    刘助理依言输进去,门果然开了。

    “姐姐,想丢下我没那么容易!”秦冕挣开扶着他的人,又自己爬进去。

    季铭斯正拎着秦沐言的衣领让她开门,却听身后嚓地一声。

    “季铭斯,门开了,我们快出去。”黎邀拉着季铭斯的衣服。

    “你这个混蛋,你怎么进来的,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密码!”秦沐言神情剧变,一把抱着季铭斯的腿不放:“你不准走,哪儿都不准去,这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我们一起死在这里好不好。”

    “放开我,你这个疯女人!”季铭斯使劲甩腿,但秦沐言就跟贴在他腿上了似的怎么也甩不动。

    “小邀,你先出去,我马上就来。”。

    “我不,要走一起走!”抓着季铭斯的手不放:“你个疯子,你快开他,你真想死在这里吗!你快起来!”

    “

    秦沐言哈哈大笑:”我就是想死,我就是活够了,我死也要拉他一起,哈哈哈……“

    季铭斯扯开黎邀的手重重往外推,冲门外大吼:”还愣着干什么,快把她拉出去,都给我了去,里面有炸弹,马上就要爆炸了!“

    刘助理闻言眼镜差点从鼻子上跌下来,大步上前把黎邀拉出来交给两名手下:”先把黎小姐送出去!“

    黎邀全身瘫软,能站稳都不错了,完全没有反抗之力,任由那些把他往外拉。

    季铭斯又甩了两下腿还是甩不动,刘助理干脆掏出枪放到季铭斯手:”老板来不及了……“

    季铭斯看着手里的枪,眸子沉了沉,声枪响起,被人紧紧抱着的腿重获自由。

    ”只有我才能跟你死在一起……“秦冕扔了枪,吃力地爬向朝秦沐言,又手像铁牢一样将她紧紧圈住。

    秦沐言发狂一样推他,却使不上力:”混蛋……放开我……我不要跟你死在起……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密码……“

    ”我比你想象地更了解你……“

    ”老板,我们快走吧。“

    ”嗯。“季铭斯看了一眼地上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和刘俊峰一起快步冲出密室。

    可是没走几步,身后就轰地一声炸裂开来两人扑倒在地,再爬起来时,四面已经摇摇晃晃。

    ”快跑!要房子塌了!“季铭斯大喊。

    可刘助理却看着自己的腿说:”老板我恐怕走不了了,请你转告我老婆儿子,说我永远爱他们,我的私房钱藏在床下面的鞋盒子里,还有,让她再找个好男人,但儿子不能改姓……“

    季铭斯暴吼:”闭嘴!你个精虫上脑的蠢货,少把我当传声筒,要说你自己回去说!“

    一边吼一边扯他的手扛在自己肩往外走。

    ”老板,你快放了我自己出去,这样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闭嘴,婆婆妈妈这么多干什么,老子还没活够!“

    房屋动摇着越来越厉害,不断有物体从头顶砸下来,季铭斯扶着刘俊峰在尘埃四起的厂里艰难前行,终于找到出口冲出去。

    几乎出冲出的下一秒,厂房就彻底崩塌了。

    两人死里逃生,长长舒了一口气。

    刘助理嘿笑:”老板,到今天我才知道,原来你地么在乎我。“

    季铭斯汗毛竖立,再条眉毛揪在一起:”……神经病!“

    骂完转身就走,完全忘了刘助还靠在他身上。

    他这么一挪,刘助理就失去依靠,哎呀两声朝地面扑去。

    都说人死前都习惯抓一根救命稻草,而刘助理抓住的就是季铭斯的腿。

    连带作用是季铭斯也不负得望一头扑到了地上,磕地一声。再

    ”季铭斯,季铭斯……“黎邀着急地跑过来。

    结果,英名神武的季大少没被好几层楼高的危房压倒,却被自家员工一把拉倒了,也爬不起来……

    ——

    ”爹地,爹地,你醒啦……奶奶,奶奶,爹地醒过来了……“小女孩儿的声音软软甜甜,满是兴奋和激动。

    季铭斯慢慢睁开眼,就见小色姑娘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爹地……你终于醒过来了,你都睡了一个星期了,你一个星期都没有理人家了……“

    ”宝贝乖……别哭……“季铭斯干哑着嗓子。

    小色姑娘眼珠了闪了闪,双手捧起床头柜子上的水杯送到他嘴边:”爹地喝水……慢点啊,不要漏出来了哦……“

    季铭斯急忙起身,却不料头痛得厉害。

    伸手一摸上面还绑着纱布。

    小色姑娘急忙大喊:”爹地乖,爹地别乱动哦……“

    季夫人也从门外跺跺地跑进来:”哎呀,大宝,你头上有伤,先别动,妈来扶你,宝贝儿快让奶奶把你爹地扶起来。“

    ”嗯。“小色姑娘乖乖让开。

    季铭斯望着白花花的天花板,白花花的封面和白花花的被单,终于意识到自己这是在医院里面。

    他怎么会在医院里面?

    他仔细回想,然后咬着牙齿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那就是:一定要让刘俊峰回家种田!

    再看一看手忙脚乱的季夫人和小色姑娘,终于忍不住开口:”色色,你妈咪呢。“

    ”妈咪走了。“小色姑娘嘴巴嘟得老高。

    ”什么?“季铭斯猛地坐了起来:”你说你妈咪怎么了?“

    ”妈咪跟哥哥回M国了。“

    季铭斯一掌猛地拍在自己额头上,他怎么在床上一躺就是这么久,怎么没能把她拦下来,竟然又让她去了龙家。

    季夫人看他这一拍,魂都吓飞了一半:”哎呀大宝你别激动,别难过啊,小邀公司有急事,必须回去,她也在这里守望了你两天呢,医生说你太累需要好好休息,所以就没叫醒你……“

    何止是太累,简直是累死了,一睡就是七天七夜,把以前没睡过的觉通通补回来了。

    季铭斯吐了气又看着小色姑娘:”宝贝,你怎么没跟你妈咪一起回去?“

    小色姑娘眨眼,一本正经:”妈咪说色色生病爹地照顾我太辛苦病倒了,所以现在色色也要留下来照顾爹地,要爹地乖乖吃饭乖乖睡觉,不可以不听话。“

    季铭斯伸手挡在额前久久不语。

    她口口声声说孩子是她的命,她不能没有孩子,现在却把孩子留给他……

    小色姑娘见他不说话,又小声地喊:”爹地,你不喜欢色色吗,不喜欢色色陪你吗?“

    季铭斯揉了揉眼对小色姑娘伸手:”宝贝到爹地这里来,爹地要抱你。“

    ”嗯。“小色姑娘厥着屁股爬到床上扑到他怀里:”爹地,以后不要睡这么久好不好,人家每个故事都给你讲了好多遍了……“

    ”好,爹地以后每天按时起床好不好……“季铭斯把她小小的身板搂在怀里,嘴唇落在她的戴有乔巴头像的帽子上。

    季夫人看着季铭斯头顶那几根虽然不多,却格外刺眼的白头女眼睛直发酸,于是道:”宝贝儿,你陪你爹地休息,奶奶回家做好吃的给你爹地补补啊。“

    ”嗯,奶奶回去吧,色色会好好照顾爹地的。“

    闭上门的瞬间季夫人泪弹子就往,他儿子才二十八岁,心里得有多苦多煎熬才能熬出长白头发啊……

    季铭斯昏睡期间,她就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找上黎邀求她别回去,可黎邀意志坚决,怎么也说不动。

    她没办法,什么亲情牌苦情牌都用上了,甚至还把自家儿子十六岁开始就患失眠症,吃不好睡不好的事说出来。

    可黎邀最后还是走了,不过临走前把孙女儿留下来。

    她就怕自家儿子没了老婆女儿病又发了,现在看来,有孙女儿,应该什么病都能治。

    ——

    晚上的时候,季二少和季三少一同来看他。

    季二少心不在焉,季三少神采奕奕。

    季铭斯悄悄问小色姑娘:”这两人怎么回事?“

    小色姑娘凑到他耳边悄悄说:”童阿姨又不见了,二叔不高兴,三叔要当爸爸了,很高兴。“

    季铭斯:”……“

    他能说他的感觉恰恰相反吗,童养媳不见了,他很高兴,老三要当爸爸了,他很不高兴!

    不过他就好奇了,那小媳妇儿到底有多不满意她家老二才会跑了一次还跑二次?

    童养媳被季二少接回去的第二天就不见了,不过和上次什么都没留下相比,这次多了一张纸条:季铭哲,我走了,不要找我,我只想一个人静静,需要多长时间我也不知道,不要等我。

    ——

    医院吩咐季铭斯的身体需要好好修养,于是季铭斯出院后就和小色姑娘搬回季家老宅,每天喝季夫人的爱心大补汤。

    小色姑娘没事儿就给他弹弹小曲,晚上睡觉的时候就直接钻进他被窝里拍着他的背:”爹地乖,爹地快睡觉觉……“

    季铭斯每晚九点按时被自己家女儿哄着睡觉,再到早上八点准时起床已经形成习惯。

    小色姑娘特有成就感,觉得自家爹地是全世界是听话的爹地,比了了家爹强多了。

    那个老妖怪自从受伤住院后就每天哎呦哎呦缠着了了,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了了看他可怜就天天陪着他,害得她好几天都没见到了了。

    那个老妖怪在医院住了一个月还不肯出院,医生看到他都躲着走了。

    她觉得了了快被那个老妖怪抢去了。

    不过没办法,了了要照顾他的爹,她也要照顾自己的爹。

    他们俩同时投了伟大的‘为爹地服务’事业中,实在太光荣了。

    一连三个月,季铭斯除了白掉的头发黑不回去之外,掉的肉,精神,健康神码的全是小色姑娘的不辞辛劳的监督下找回来了。

    于是这天季铭斯把小色抱在怀里认真地问:”宝贝,想你妈咪吗?“

    这还是三个月来季铭斯第一次问她。

    小色姑娘吸了吸鼻子,还没说话,眼泪珠子就掉下来了:”想啊……色色好想妈咪呀……好想妈咪呀……“

    季铭斯在脸上左右亲了一口:”那在家等着,爹地去把妈咪接回来好不好?“

    ”可以吗?“

    ”可以。“

    ”那你要快点把妈咪接回来哦。“

    ”好。“

    ——

    ”我回来了“新泽少爷招呼了一声就沉着头朝楼上走。

    黎邀放下资料:”新泽你过来一下,下周就是你十八岁生日,你想要什么样的成人Party呢?“

    新泽少爷没有回头,背着她道:”不要!一点也不好玩,我才不要开什么成人Party。我回屋看书了,耽误了一个月怕赶不上进度。“

    ”……“

    黎邀无奈闭眼,一头倒在沙发上,自从回来以后,这大少爷脾气越来越怪了。

    也难怪,谁让她把小色姑娘留在了国内呢,为此,新泽还跟大闹了一场。

    可是季铭斯,当他摔了一跤就能睡上几天几夜时,当她无意中发现他头上的白发时,当他抱着她一遍一遍说‘我爱你,别走’时,她怎么能忍心丢下他一个人。

    第二天,早上两人坐在餐桌上各吃各的,竟然一句话也没有。

    刚吃完饭,家里座机就响了。

    黎邀接起电话就得到一个骇人听闻的消息:龙生生的墓地,昨晚不知道什么原因被人刨了,连棺材都掀开了,尸骨被人弄得七零八乱。

    黎邀的电话差点没掉在地上,这事绝对不能让新泽知道。

    新泽从小就崇拜他爸爸,动不动就把死去的老爸挂在嘴边,要是让他知道肯定会发狂的。

    黎邀赶紧躲进书房,吩咐墓地的工作人员处理好并且不能泄漏出去。

    ”有什么事吗?“新泽少爷好奇地问。

    ”公司一点小事,你快去上学吧。“黎邀淡笑。

    ”哦,那我去了。“新泽少爷背起书包就往外走。

    黎邀觉得不放心,决定自己亲自去墓地看一眼。

    她记得季铭斯说过龙在天他不是什么好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人寻仇,但这得多大的仇才能让他死了也不得安宁,她不得而知。

    新泽少爷兴致缺缺地去上学,几乎整个脑袋都是低着的,要是地上有一颗针肯定能被他捡起来。

    走到半路却听路边的车一连按了三声喇叭,吵死了!

    他抬眼望去,就见黑色轿车里的男人戴着墨镜朝招手。

    他当即就恨得咬牙切齿,这个该死的混蛋抢走小色妞不说,现在又来要抢她。

    他绝对不会让得得逞!

    他走过去就冲季铭斯怒吼:”你来干什么!你追到M国来干什么,你想把她抢走,门都没有,我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让她离开龙家的!“

    季铭斯嘴角微翘:”不,我是来找你的。“

    新泽少爷不明所以:”你来找我干什么?“

    ”上车,我们得找个地方好好聊聊。“

    ”聊什么,我跟你没什么好聊的!“

    ”怎么?害怕?“

    ”谁怕,上车就上车!“

    新泽少爷打开车门抬步就坐了进去。

    ”很好。“季铭斯扶了扶墨镜:”开车。“

    ——

    安静的私人会所包间里,新泽少爷很不耐烦道:”不是要跟我聊吗?你说话啊?本少爷还要去上学!“

    季铭斯将一个档案袋送到新泽少爷跟前:”别急,看完这些再走也不迟。“

    ”什么东西……“新泽少爷莫名打开档案袋慢慢翻阅起来。

    季铭斯慢悠悠地点然一根烟,再吸上一口,盯着新泽少爷越发苍白的脸:”你伟大的父亲杀死了她的儿子,而你又要让她一辈子做牛做马,你说,你们龙家人都习惯这么专横霸道、欺人太甚吗?“

    新泽少爷拿着资料的手颤抖不已,资料从手指的缝隙里滑落下去,照片上的几个医护人员的面孔他还有叫出他们的名字,是让记忆犹新的是他爸你的助手李叔叔,他小时候还爬在他背上玩过……

    他使劲摇头,指着季铭斯怒吼:”不可能,不可能……我老爸绝对不可能做这种事,他们也不能做出种事,一定是你故意捏造的对不对?“

    季铭斯神色不动:”那也是我儿子,我的亲生儿子,我为什么要拿自己亲生儿捏造?“

    ”因为你为了把她抢回去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你这个混蛋!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季铭斯冷笑:”抢?别抬举你自己?她人是我的,心是我的,她生的孩子是我的,我们有共同的亲人、仇人,她悲我痛,我喜她乐,而你不过是个外人,你凭什么跟我抢?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抢?还有,我要是真的抢,就会把这些东西直接给她而不是给你。“

    ”那你给她呀,为什么不给她,找我干什么?“

    季铭斯挑眉:”是啊,我为什么不给她?为什么不让她知道自已给害死儿子的仇人尽力尽力工作了四年,甚至还要一辈子工作下去?龙少爷这么聪明,一定能想明白的吧?“

    新泽少爷连连后退几步,嘴唇哆嗦,却一个字也无力反驳。

    ‘仇人’两个字像无数支利剑直射他的心脏。

    他一只以为的家人,珍惜的家人,仅有的家人,一下子变成了‘仇人’。

    季铭斯继续道:”别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好像我欺负你似的,实际上我才是受害者,我和她,还有我们死去的孩子都是受害者,对不对?“

    新泽咬着牙齿点头:”对……对……你是受害者,你们都是受害者,父债子偿,你杀了我吧,那天你不就想杀死吗?动手啊。“

    季铭斯摇头:”不,我改变主意了,她把你当家人,杀了你她会难过,会哭,我不想让她哭,所以,你要活着,长命百岁地活着,把你们龙家的生意打理得日益兴隆,蒸蒸日上,芝麻花节,节,高,到死,到老。“

    ”你凭什么要求我这些,你以为你是谁,你说什么我就会照着做吗?“

    ”你会!你一定会,因为你跟我一样,舍不得她难过。“

    ”……“

    ”顺便告诉你一句,你伟大的老爸还逼她发了毒誓:如果她不能把龙氏完好无损地交还给你,色色就病死。我宝贝女儿的性命全靠你撑着了……“

    ”……“

    季铭斯起身扯了扯衣服:”今天就到这里吧,龙少爷自便。“

    然后抬步走出去。

    新泽少爷双手抱着蹲在地上,眼泪大颗大颗掉落到那些写满他父亲罪恶的资料上。

    他那么喜欢那么崇拜的爸爸,教会他要尊重爱护每一个母亲的爸爸竟然是杀死色色哥哥的杀手……

    正因为爸爸从小灌输的思想,所以他第一眼见到身怀六甲却又无依无靠的黎邀才会那么好奇,那同情,那么喜欢,以至于对那个让她不负责任的男人厌恶之至。

    于是那个男孩死后,他亲眼目睹黎邀以泪洗面,产后抑郁症发作差点抱着色色跳楼情景,他心痛万分的同时,更是对那个男人憎恨到了极点,所以不管黎邀爱不爱原谅不原谅那个男人,他是绝对不会认同的,绝对不会让她被那种男人伤害第二次。

    可到头来,害死了那个男孩,让黎邀以历那一断痛彻心菲的日子,让他痛不已的男人,是他爸爸。

    而追其根本原因,全是因为他!

    要不是他当年不吃不喝不睡,作死也要让他爸爸留下黎邀,或许一切都不会发生。

    一切都是他的错!

    他一想到自己各种傲娇别扭、矫情做作,用尽一切功夫硬要把黎邀留下在龙家就恶心、想吐。

    他有什么资格,什么立场,什么脸面。

    他是真的跑到洗手间里呕吐不止。

    ——

    黎邀去了一趟墓地,和警察局,对于龙在天坟墓被刨罪魁获手毫无踪迹可查。

    她吐了一口气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却听新泽少爷道:”我回来了。“

    ”学校还顺利吗?“

    ”还行,哦对了,你昨天不是问我成人礼Paty吗?我想办大一点,把龙氏骨干都一并请来。“

    黎邀诧异地看着他,有些失笑:”你确定你没方错,确定要把龙氏员工都请来?“

    新泽点头:”确定,我先上楼了。“

    黎邀:”……好。“

    她觉得这小子一定吃错药了,平时跟公司有关的人和事有多远逃多远,这次竟然主动提起。

    新泽少爷回到自己房间,又拿出电话拨打:”喂,你好,请问余律师吗,我是龙新泽,有些事想咨询你……“

    ——

    一个星期以后,新泽成人礼Party。

    黎邀按新泽和要求将龙氏四层以上的骨干人员都请家了家里,这还是龙太子第一次在这么正式的场面与了现在龙氏员工眼前。

    新泽少爷笔直的西服领带显得格外庄重严肃,黎邀想了想,觉着也没什么不对,新泽少爷成人了,严肃一点是好事。

    大厅里,新泽少爷难得耐心地,自觉地拿起酒杯和公司员工一一招呼。

    虽然黎邀喜闻乐见,但她心里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直到新泽少爷为自己的成人礼致辞,当众宣布从今天正式接手龙氏集团,并且卸任黎邀懂事长的职务。

    黎邀才惊慌失措,措手不及。

    不仅如此,他还请来了法律顾问,宣读他父亲立下的遗嘱,只要他年满十八岁,黎邀作为监护人代管的股份归还全部给她。

    黎邀已经没有任何发言权。

    全声一片骚动,黎邀失神了十几秒之后立即上台证明他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虽然不知道他怎么会这样,但她支持他。

    Party结束,所有员工离开以后,黎邀才又拉着新泽问:”新泽,你今天怎么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跟我商量。“

    新泽冷冷瞅了她一眼:”龙氏本来就是我爸留给我的,我想什么时候接手就什么时候接手,用得差跟你商量吗?“

    ”……“

    黎邀顿时哑口无言。

    新泽继续道:”哦对了,我已经吩咐下人把你的行李整理好,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我龙家人。“

    黎邀扶额:”新泽,你到底怎么了,怎么会突然这样,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能有什么事发生?我就是受够你了,再也不想跟你住同一个屋檐,你快走吧。“

    ”我不明白,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新泽,这不是你,你不会这样跟我说话。“

    新泽冷笑:”这是这样,那该哪样,像是低能弱智围着你转?夸你好,夸你什么都对?“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担心你。“

    新泽不耐烦了:”你赖着不走是不是舍不得我龙家财产,放心,我会念在你做了这么多年后妈的份上我会给你一定的赡养费,让你下辈子吃穿不用愁。“

    ”……“黎邀吐气:”新泽,我们相处这么多年,我了解你,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你可以说出来,我们一起解决“

    新泽直直地盯着,一步一步朝她走近:”你了解我?你真的了解我?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把你带回M国吗?“

    黎邀后退一步:”因为我们是家人。“

    新泽再近一步:”错!我从来就没有把你当家人,更没有把你当后妈,知道为什么吗?“

    黎邀再后退,背部抵到墙上避开他的眼:”不知道……“

    新泽一手撑在她的脑侧,气息扫在她脸上:”错!你知道!你一直都知道,你只是假装不知道……我已经十八岁了,我成年了,你确定你还要呆在龙家,还要跟我住在一起?“

    黎邀:”……“

    新泽后退两步,拉开与她的距离:”走吧,我是龙家继承人,龙氏是我爸爸的心血,我比谁的爱护,我会好好打理的,一定会比你打理得更好。“

    黎邀:”……“

    ”我让佣人帮你把行李拿下来。“

    黎邀托着行李慢慢走出龙家,她曾经心里无数挣扎,不知道什么才能走出的门,竟然毫无征兆,一夜之间就这么走出来了。

    她不由得回头朝楼上的窗户望去,窗帘掩盖了室里的一切,什么也看不见,她又转身继续往外走。

    而就在她转身的同时,高大挺拔的少年一身笔直的西服站在漆黑无光的卧室里凭借帘子间仅有的一点缝隙盯着她的背影泪流满面。

    ——

    ”这位小姐,我能帮你拍张照吗?“一位看似艺术家的青年男孩走上前询问。

    黎邀点头:”好。“

    然后她就冲着镜头淡淡一笑。

    男孩拍完照片后满意把自己的成果送到她眼前让她欣赏:”怎么样,喜欢吗?“

    ”嗯,拍得不错。“

    ”那你可以把你的邮箱或联系方式给我,我回去之后把相片传给你。“

    黎邀:”传我老公邮箱吧,他会更喜欢的……“

    男孩:”……好,好……不好意思,我突然想起还有事,先失陪了。“

    ”慢走。“

    男孩儿一边走一边看着照片里的人小声嘀咕:”明明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年轻,怎么就结婚了……“

    结果走着走着就撞上了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一把抢过他的相机按了两下再塞回他手里。

    男孩:”……“相片没了。

    黎邀休息了一会又沿着塞纳河畔继续走。

    她已经离开龙家一个月,没有继续呆在M国,也没有回Z国,而是开始了一个人的长途旅游。

    虽说是一个人,但她总觉得身后有人如影随行。

    不过,既然别人藏头藏尾不现身,她也没有办法。

    她最近桃花出奇的旺,时不时就会一个人帅小伙儿找她搭讪,让她误以为自己年轻了几岁。

    她决定了,如果下一个男人看起来成熟一点稳重一点,她就可以考虑跟他约会。

    也许是心想事成,她回到酒店刚进电梯,就有一个亚洲肤色的男人快步跑来:”等一下,请等一下。“

    黎邀急忙按下开关,男人走进电梯温尔一笑:”谢谢。“

    黎邀摇头。

    男人打量了他一眼又问:”小姐是Z国人?“并且是用汉语问的。

    黎邀点头:”是的。“

    男人更加诧异,脸上全是异国他乡遇故知的惊喜:”真巧,我也是,看来我们挺有缘的,不知道是否荣幸邀请你一起共进晚餐。“

    黎邀再次点头:”当然可以。“

    为了约会不丢脸,黎邀还特意打扮了一翻,打扮完以的,她又觉得太过火了。

    结过婚生过孩子的女人,看起来像少女,总有那么点别扭,不过看时间,已经不容许她再换别一身装扮。

    到达与男人约会的餐厅,男人已经等在那里,还十分绅士地为她拉开椅子。

    黎邀顿时觉得某人需要改进的地方太多太多。

    桌上闪着蜡烛,两人边吃边聊,有说有笑。

    结果吃到一半,就有一个全身带着杀气的男人走来:”老婆,女儿找你呢,快跟我回家。“

    虽说面目可憎,但声音却温柔得不行。

    黎邀吃到嘴里的食物差点没喷出来。

    ”慢点,别咽着了。“季铭斯一边拍她的背一边给她递水:”吃饭也要挑一个顺眼的人坐对面,不然会影响食欲的。“

    黎邀喝了口水把嘴里食物唵下去,才抱歉在看着对面的男人道:”抱歉,我老公嘴巴欠扁,别跟他一般见识。“

    男人尴尬一笑:”没关系,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两位慢聊。“

    然后起身就走,实际上是被季铭斯的杀气威慑的。

    男人一走身季铭斯就一屁股坐了下去,直碌碌地盯着她看,眼睛也不眨一下。

    黎邀板:”不吃了。“

    ”为什么不吃?“

    ”没食欲。“

    ”为什么没食欲?“

    ”你说呢?“

    季铭斯沉思了一会儿果断道:”一定是刚才那个男人太丑!“

    ”……“黎邀眯眼:”你能再无耻一点吗?“

    季铭斯脸不红心不跳,直勾勾盯着她:”能!“

    说完就站起身,隔着桌子,捧起她的脸,重重吻了上去,吻两得两人都换不过气了才放开她:”还有无耻的,想要吗?“

    ”想……“黎邀盯着那一张数月不见的脸点头。

    ”那就跟我来!“

    他拉过她径直往的手就往外走,再把她塞以车里。

    黎邀忍不住问:”季铭斯,你不会又想带我去酒店吧?“

    季铭斯疑惑:”不去酒店去哪里?“

    黎邀:”……那就去酒店吧。“

    夜晚的塞纳河灯光迷离,水光粼粼,更具一番迷人色彩。

    而这一道柔亮如带的风景此刻正成为他们纠缠彼此的背景。

    他把她抵至落地窗前,自己的身子与他紧密相贴,气息缠绕。

    ……

    清晨的阳光洒在她光洁的背上,她扒在床上懒洋洋,一夜没睡,她连手指都不想动。

    季铭斯在她背上细细地啄。

    ”累吗?“

    ”嗯。“

    ”饿吗?“

    ”嗯“

    ”我抱你去洗洗。“

    ”嗯。“

    ”然后叫早餐。“

    ”嗯。“

    ”然后我们回家,丫头在等我们。“

    ”嗯。“

    此时为了女儿归心似箭的季大少做梦也想不到,三年后,他家宝贝女儿会留书一封,离家出走。

    标题:弟弟太丑,离家出走

    正文:弟弟生下来全身红通通、皱粑粑,比猴子还可怕,把爹地,妈咪,爷爷都吓哭了,只有奶奶一个人笑,奶奶的审美标准已经和色色不在同一个次元,色色在家里没有盟友,色色要去意大利找了了,Bye—bye。

    (全文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刃上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刃上舞并收藏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