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爱之心机嫡女 > 第八十五章 毁尸灭迹

第八十五章 毁尸灭迹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霸爱之心机嫡女,第八十五章 毁尸灭迹

    看着宗政无贺的表情,朱颜惜便知道,宗政无贺是想到了什么了。舒悫鹉琻

    “宗政大哥,你想到什么了?”朱颜惜急切地催促道。

    “颜惜,若加上这个,你就明白了。”宗政无贺提笔,在白纸上,加上了一些东西,朱颜惜立于一旁,看着宗政无贺添加的东西,恍然大悟。

    拨过了细细垂下脸颊的发丝,朱颜惜笑了笑“难怪了,我就老觉得有些什么东西,还是宗政大哥的记性好啊。”

    “要不是之前你说起这岚皇贵妃的事情,我还真没有记住,不过,就算你觉得巧合,这些,也助益不大啊。”宗政无贺摇了摇头。

    “起码,这如今最不待见我的人,最可能,是与我娘亲或者是岚皇贵妃有关了,无论是哪一个,对我来说,都是好消息。”朱颜惜沉下了脸,这些人,不是在皇上为登大位,便是在岚皇贵妃在世期间的新人旧人,这份巧合,还真是令自己,无法忽视,要不是宗政无贺记着这些人入宫和晋位的时间,自己,只怕也疏忽了这个问题。

    “颜惜,你刚刚入宫,很多东西,都不清楚,你自己,可要小心才是,要知道,欲速则不达!”宗政无贺担心朱颜惜的过分心急,出言劝着。

    “我知道~”朱颜惜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噙着笑,脑海里,确实转了无数个弯。

    “颜惜,看你这样子,我就知道,没有好事,呵呵,你不说,我也不问了,不过,你的寝殿,可是有客到了。”宗政无贺摆了摆手,起身离开。

    拓跋元穹?朱颜惜示意楠娴不必跟着自己,这才走回了寝殿,果然,拓跋元穹倒是自在地,躺在软榻之上闭目休息。

    朱颜惜身上淡淡是体香味,这才悄然走近,拓跋元穹便睁开了眼睛,“本王是来换药的。”

    “我又不是你的丫鬟~”朱颜惜不满地,这拓跋元穹,如今倒是很自来熟了,偏偏自己,就是拿他无可奈何。

    “丫鬟本王都不给近身。”耳尖地听着朱颜惜的抱怨,拓跋元穹一脸正经地解释着。

    无奈地看了拓跋元穹一眼,朱颜惜这才转身走向右侧的柜子,取出了药箱,“那么难伺候的穹王爷,烦请您自己宽衣吧。”

    “本王这伤势,似乎重了些,乱动,怕牵动了伤口。”拓跋元穹无赖地,带着笑意看着朱颜惜,透露着的,不外是要颜惜,替自己宽衣解带,敷药疗伤。

    “那真是不巧了,颜惜也是手伤未愈,要不,颜惜替王爷,叫几个宫女?”

    “本王看颜儿给本王换药,可是一只手就稳稳妥妥的,相信,这点小事,还不需要劳烦别人了。”

    本欲多说什么的朱颜惜,瞥见了拓跋元穹背后的污渍,将信将疑地,如玉般的手指,轻轻抚上拓跋元穹的背部,黏黏的东西粘在指尖上,微微靠近一闻,温凉又带着血腥味,朱颜惜眼里的担忧,倾泻而出。

    “王爷!你这伤!”

    “无碍,不过是这施展轻功,过多地移动导致的,颜儿不说,本王还真没有发觉”拓跋元穹安抚地,轻拍朱颜惜的手。

    沉下了脸,朱颜惜一瞬不瞬地,盯着拓跋元穹“王爷,颜惜也略懂武功和轻功,这谎说得,真是没有技巧。”朱颜惜直接戳穿拓跋元穹的谎言,顺带地,瞪了一眼。

    “颜儿为本王担心的样子,挺值得的~”拓跋元穹笑了笑。

    皱眉地解下拓跋元穹的外衣,白色的里衣,染上的鲜红,触目惊心,朱颜惜忍着胃部的不适,盯着拓跋元穹的背,这些伤势,竟然比昨夜,还要严重许多。

    “楠娴~”朱颜惜扬声,楠娴匆匆走了进来,看着屋内的情形,大吃一惊。

    “小姐~”

    “去打盆温水,快点~”朱颜惜头也不抬道。

    “是!”楠娴应声而去,朱颜惜也被拓跋元穹给拽到了跟前。

    抚过朱颜惜紧蹙的眉头,拓跋元穹低声道“虽然喜欢看着颜儿担心的表情,可是,还是得不偿失。”

    诧异地,看着拓跋元穹~

    “不懂,就算了~”

    “小姐~”楠娴打着水,缓缓走了进来。

    朱颜惜见状,点了点头,“放着吧,守着,别让人进来。”

    温热的水,朱颜惜拿着丝帕,浸泡着,拧过之后,这才极其轻柔地,擦拭着拓跋元穹后背的血珠,很快地,原本一盆子的清水,都泛红了,而朱颜惜仔细看着拓跋元穹的伤,这原本砸下来的伤,竟然裂得更深了。

    细心地敷上了药粉,这才重新替拓跋元穹拢了拢衣裳,一抬头,便撞入了那一池深似潭水的眼睛里,抿紧嘴唇,朱颜惜终究不放心地“王爷!”

    “嗯?”

    “你的伤,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究竟,是怎么回事?”坚定地看着拓跋元穹,朱颜惜试图在拓跋元穹的眼里,看出什么。

    “不多动,容易荒废武功,本王不过是,不小心。”拓跋元穹眼里闪动的光芒,朱颜惜知道,只不过是借口。

    “王爷不愿意说,颜惜也不多事,只是,若王爷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我包扎再勤劳,也不过是徒劳,王爷要还是如此,那么,就不需要,我再多事了。”带着赌气的话,隐隐透着委屈。

    看着朱颜惜的表情,拓跋元穹终究咽下了几欲出口的解释,摇了摇头,“本王知道了。”

    拓跋元穹心里暗暗叹息,只怕,自己就是想要继续这样的伤,也没有机会了,眼里的光,暗沉下去了许多,朱颜惜看不到的,是那抹淡淡的担忧。

    见朱颜惜一脸的心事重重,拓跋元穹伸手晃了晃,这才把走神的小女人拉回了心神。

    “想什么?”

    紧咬着下唇,朱颜惜重重的呼气声,透露着无奈,“王爷,我能问问,岚皇贵妃的事情吗?”

    朱颜惜小心地,观察着拓跋元穹的脸色,果然随着自己的话,拓跋元穹的脸上,阴翳地可怖,冷冽的目光,就似腊月的冰霜一样地冷,朱颜惜明显地看到了,杀意!

    紧紧握着的拳头,手上的青筋暴起,朱颜惜担心这样的隐忍,会牵动着背后的伤,情急之下,却也是最自然的反应,便这样,伸出了手,握住了拓跋元穹。

    手上传来的温热,伴随着颜惜淡淡的体香,令沉浸在悲愤中的拓跋元穹,微微晃过神,反手握住了朱颜惜是手,带着丝许无奈地“颜儿为什么,那么想知道,母妃的事情?”

    朱颜惜低下头颅,“我有我的需要,只是,现在还不方便,告诉你。”

    “你不想说,本王不勉强。”手指轻轻抚着朱颜惜的手,“你那么想知道,本王就告诉你,但是,本王不想你,去查!”

    拓跋元穹的话,朱颜惜自然明白,这岚皇贵妃的事情,必定有蹊跷,否则,拓跋元穹也不会这样说话。

    “王爷,这点,颜惜无法答应,颜惜不想骗你,所以…”

    “所以,本王不说,你也会去查?”拓跋元穹挑眉,冷冷看着这个,从来就不听话的女人。

    朱颜惜点了点头。

    “唉~”无奈地摇了摇头,按照颜惜的性子,自己不说,只怕,这查下去,未知的危险,也会更多,“母妃,确确实实是被人害死的。”

    拓跋元穹的话,带着浓浓的忧伤,这是朱颜惜第一次,在这个冷情的王爷身上,看到了这样不为人知的一面。

    “既然如此,为什么,王爷不去查?”

    “母妃去世,本王才只有十一岁,那年,本王也不曾怀疑过,母妃的死有什么蹊跷,直到,母妃身边的宫女,带着一身的血迹,找到了我,才说不到几句,便死了,而后,本王每每问过一人,便有一人,离奇死亡,即便是完全不知情的人,只要和本王单独说话,就必然死于非命。”拓跋元穹淡淡地说着这一切,仿佛一切,都和自己没有关系一般。

    朱颜惜皱眉,十一岁,究竟都遭遇了什么,而想想五年前,自己无意间救拓跋元穹的时候,那脸上的稚嫩,和如今的他,实在是天壤之别,究竟发生了什么,令他有如此大的变化。

    “后来呢?”

    “后来,没有任何人,敢接近本王,本王也不想,接近任何人,就这样过了一个月,外公派使者前来,本王也才借得了机会,将母妃想信息和疑惑,传了回去,只是,却依旧,是一样的后果,阖宫的人都认为本王是灾星,更加疏远本王,母妃的死,更加无从查起,而父王,也对于本王一直坚信母妃被害死一事,认为本王惊吓过度,被人误导,匆匆将母妃入殓。死无对证!”讥笑与嘲讽,在拓跋元穹的嘴边泛起,这样的拓跋元穹,是自己所陌生的。

    “可是王爷,为何五年前?”

    “五年前,那是因为本王,开棺验尸,确确实实地,证实了母妃的死,是有人害的,只可惜,本王没有那个能力,护住母妃是尸身,那些杀手追杀本王,却也及时地,毁尸灭迹!”

    毁尸灭迹,拓跋元穹的话,令朱颜惜震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霸爱之心机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蝶舞依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蝶舞依雪并收藏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