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爱之心机嫡女 > 第一百三十章 疑犯出现?

第一百三十章 疑犯出现?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事出突然,我也没有办法。”朱颜惜挨近拓跋元穹身边坐了下来,此刻,饭厅之内只剩下二人,拓跋元穹倒是一副大老爷们的样子,直勾勾地看着颜惜。

    “该用膳了。”

    “嗯,本王要吃那个。”拓跋元穹眼光落在了前方的菜式上,手,却没有任何的动作,很明显摆着要朱颜惜布菜。

    看着拓跋元穹,朱颜惜噗嗤一笑,恭顺地点了点头,“行,王爷有命,颜惜不敢不从。”

    拓跋元穹看着今日笑容灿烂的朱颜惜,心情也随之好上了几分,这些天的颜儿,少了令自己心疼的孤傲,却多了令人心醉的笑颜。

    当朱颜惜将菜放入拓跋元穹的碗筷中,就只见拓跋元穹看着自己扬起嘴角,已然失神,朱颜惜无奈地“我脸上,有东西?”

    “嗯,嗯?”拓跋元穹这才回过神,俊脸闪过不自在,这才拿起筷子,开始用餐,只是,颜惜的目光,却一直探究地在自己脸上转悠着。

    “颜儿再看着,本王会以为,颜儿肚子饿是真,只是这吃的对象,貌似喜欢本王多些。”

    拓跋元穹的话,令朱颜惜嘴角抽搐,转过头开始吃了起来,嘴里不忘回到“真不知道,世人口中冷清王爷的你,怎么会是这样子,传出去,也不怕笑掉大牙,和地痞无赖,简直就不相上下嘛。”

    “对于颜儿,不如此,只怕就要亏大发了。”拓跋元穹开怀大笑,也不忘往颜惜的碗中夹菜,放纵的笑容,令朱颜惜瞬间失神,想不到,拓跋元穹笑起来,比不笑还有俊上几分,话未经大脑,就这样脱口而出:“我喜欢元穹的笑。”

    当朱颜惜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刷的一下子,脸红得和苹果一样,而拓跋元穹的笑声,更加爽朗肆意,看着颜惜的表情,心情愈加舒畅。

    东边日出西边雨,舒雨宫那边,却是愁云惨淡,偌大的舒雨宫,此刻安静地连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雨贵妃失神地坐在大殿,闭着眼睛沉思,走到了今日的地步,自己唯一渴求的,就是见皇上一面,可是,为什么到现在,皇上都不愿意来见自己呢,这些年,皇上对自己的好,一幕幕在脑海里倒带,难道皇上对自己,已经彻底失望了吗?即便是要自己死,皇上也该来见见自己啊,曾经,皇上对她是多么温柔,给自己的宠爱,何尝不是真真切切的呢,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

    雨贵妃不断在心里问着自己,两行清泪,也涓涓流下。

    舒雨宫大殿,一道身影,在月光下拉长,影子越来越近,雨贵妃却没有看到,直到声音响起,她才睁开了双眼。

    “雨贵妃这舒雨宫,还真是冷清。”

    “朱颜惜,你来做什么?”雨贵妃看着朱颜惜,眼里的怨怼和杀意,丝毫不减。

    朱颜惜迎上了雨贵妃的目光,毫不畏惧地噙着笑意:“本郡主是专门来看看,这宠冠六宫,风华绝代的贵妃娘娘,如今的风姿的。”

    “你以为,本宫会被你们这样打倒吗?”雨贵妃高傲的昂起头,“只要皇上想起本宫,只要本宫见到皇上,你以为…”

    “贵妃娘娘就收起那痴心妄想吧!”朱颜惜毫不留情地,打断了雨贵妃的话语,嘲笑与同情,在眼里流转。

    “不许你那样看着本宫!”雨贵妃愤怒地看着朱颜惜,她不需要同情,也不予许被嘲笑,她是皇上的雨贵妃,她的高贵,容不得被挑衅。

    朱颜惜并未理会,只是一步步逼近,“贵妃娘娘难道不想知道,你的孩子,是怎么没有的吗?”

    雨贵妃身子一怔,孩子!闻言,她睁大了眼睛,看着朱颜惜,难道,自己的孩子,是被朱颜惜给害了的!

    “贵妃娘娘可别瞎想,我朱颜惜,还不这样丧心病狂到,连无辜的小孩都不放过,我可不是贵妃娘娘你,那么歹毒。”

    “是谁!究竟是谁!”雨贵妃此刻,只想知道自己孩子的死亡真相,朱颜惜说的难听话,都不及她对自己失去的孩子的哀恸,太后的事情后,她也很快恢复了理智,自然也明白,不会是太后杀害自己的孩子,只可惜,一步错,就再也无法回头,失去了太后这棵大树,自己也就如同断了一臂,也正是如此,她才会急于出手想铲除丽嫔和木嫔的孩子,而最恨的,自然是木嫔,若不是木嫔故意为之,自己也不至于失去了理智,捅了太后的错处。这一切,对她来说,在难过后悔,也都不及她痛失的孩子,那是自己的命啊!

    “贵妃娘娘想知道?”朱颜惜垂下眼眸,“这可惜,我未必想告诉你,你想害我,我又如何,会傻傻的,将你最不甘心,最想知道的事情悉数告知呢?颜惜还真想看着,看着贵妃娘娘如何的,死不瞑目呢~”

    “朱颜惜,你告诉本宫,本宫会报答你的,求求你,告诉本宫好不好!”雨贵妃激动地,拉住朱颜惜的衣袖,眼里的渴望,早就代替了刚刚想要杀朱颜惜的恨意,现如今的她,就如同一个无助的妇人,心心念念的,只有她那未出世的孩子的死亡真相。

    “呵呵,贵妃娘娘,你以为,求我有用吗?若真有用,你用得着在这里,对着我求爷爷告奶奶的吗?后宫攀高踩低,这些年你见得也不少,你认为,我会帮你吗?”残忍的话语,在朱颜惜口中吐出,朱颜惜垂下眼帘,算计的光芒,在眼中流转。

    “那~那不然,我们做个交易,你告诉本宫,谁害死了本宫的孩子,本宫也告诉你一个,你想要知道的秘密,如何?”雨贵妃连忙说出条件,见朱颜惜不动于衷,急急忙忙地“你之前不是一直在查皇贵妃的死吗?穹王爷要是有这线索,你在他心中的地位,也会更加得到敬重的,如何?”

    雨贵妃的话,令朱颜惜皱眉,故作思考地,令雨贵妃觉得,朱颜惜还是有一定的兴趣的,而后,朱颜惜挑了挑眉“贵妃娘娘,你以为我会信你吗?你若是告诉了我一个假的敌人,只怕,我也会被王爷恨死的,不划算的买卖,我可不会做,更何况,如今王爷对我言听计从,我不需要这个不知道真假的东西,来给我和王爷添堵,你要算计我,还是算了吧!”

    “朱颜惜,本宫为什么要骗你,以你的心思,就是本宫告诉了你,你一样不会莽撞地去告诉王爷,我骗你有什么用!你不曾做过母亲,你不会知道,本宫对于自己爱人的孩子,有着如何的情感,就当本宫求你,你相信本宫一次可好!”雨贵妃咬唇,朝着朱颜惜跪了下来。

    “你说,我听,信了,我自然告诉你,不信,那就别怪我不告诉你了。”朱颜惜坦然地接受雨贵妃的跪拜,就权当是给自己赔礼道歉了。

    “行,本宫会告诉你的,许多人都会以为,皇贵妃的死,本宫也成为了很多人怀疑的目标,只是,本宫虽然巴不得她死,却也每每败在她的手下,很可笑吧,对于皇贵妃的死,何止是穹王爷起疑,本宫也起疑,毕竟,这毒对于她而言,并没有任何的效果。”雨贵妃喃喃道“皇贵妃的血,可以解毒,她对于毒的认识,也不需要辨别,任何毒在她面前,都无所遁形,本宫不止一次想要制造意外要她死去,奈何,近不了身也下不了毒,直到有一天…”

    雨贵妃目光迷离,陷入了回忆“自打皇贵妃入宫,皇上对于我们,是越来越冷漠,那一日,本宫和贤妃一起为皇上选秀女,秀女之中,也是勾心斗角不断,巧的是,也有一名秀女,体内对毒有着抗体,被人下毒却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只可惜,她却找上了我和贤妃,哭哭啼啼的告状,本宫和贤妃这才知道,秀女之中的是是非非,而这毒害她的,确实本宫和贤妃有意栽培的人,要保住自己的人,我们也自然地,达成了一致。”

    朱颜惜皱眉,“这些,和皇贵妃有什么关系!”

    “呵呵,当然有关,原先,本宫提议的是,找个错处处死她,可是,贤妃却诸多借口地,制止了本宫的提议,说什么最好是神不知鬼不觉,还说她就不相信,这秀女真能百毒不侵,于是,贤妃令人给那秀女灌了毒药,那秀女如何会愿意,挣扎之下,只能令宫人扼住她的喉咙,将药灌了下去,怎么知道,剧烈的毒药,就这样硬生生地,烧坏了那秀女的喉咙,堵住了她的呼吸,而这面容,竟然毫无中毒的迹象。”雨贵妃摇了摇头,时至今日,对于霞贤妃的手段,她亦心惊,这也是为何,怎么多年了,她对于霞贤妃再不亲近的原因。

    “为何?”朱颜惜闻言,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

    “后来,本宫问过太医,据说,这抗毒的体质,会自然消化了毒素,那么,自然也就不会有所谓的中毒迹象了。”雨贵妃望着朱颜惜“当然,此事,贤妃也是清楚的,本宫只能说,这些年本宫也对皇贵妃的死,对霞贤妃抱有怀疑,只可惜,却无处可查。”

    “呵呵,贵妃娘娘不也可疑吗?”朱颜惜笑了笑。

    “本宫自然也想要她死,可是,相较于皇贵妃,本宫更不得不皇后死!那么多人要皇贵妃死,本宫根本就不需要出手,那万一,皇上的震怒,可不是本宫承担的起来的,本宫很明白,皇上只爱过纳云儿还有皇贵妃,本宫只会借人之手去动着两个人,却不会,自己做这个事情,因为我爱他,我不能承担一丝一毫,令他此生此世都恨上我的万一,既然有人会处理皇贵妃,我何必,去冒这个险呢。”雨贵妃笑得凄苦,也说得坦然。

    朱颜惜看着雨贵妃,果然,这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朱颜惜也不愿意多呆,这个爱着皇上的人,这辈子,终究是情深错付,可惜,自己从来就不是善主,人家要害自己,自己是不会因为对方可怜,就手软的。

    转身迈开步伐,朱颜惜冷冷地丢下了一句“自始至终,除去你孩子的,都只有皇上一人,贵妃娘娘,若能重新来过,你可还会爱上,这样一人!”

    朱颜惜摇了摇头,消失在舒雨宫,舒雨宫正殿门口,拓跋元穹一脸冰霜,看到颜惜出来,只是安静地搂住颜惜的腰肢,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舒雨宫内

    雨贵妃笑得凄厉,朱颜惜的话语,就如同残忍的侩子手,拿着尖细的小刀,一刀一刀地,在割着自己身体的每一寸肌肤一般,这伤口血淋淋的,却都是自己咎由自取的。

    思及那一年,自己初见皇上,那马上的伟岸身影,就这样撞入了自己的内心,可是那个时候,自己何尝不是天真烂漫,求而不得,自己也只是默默守护,怀着小女儿家的羞涩,羡慕而又嫉妒得看着纳云儿与皇上深情款款,时不时偷偷幻想自己,也可以得到那样的深情。

    若不是自己的幻想,自己如何会被太后蛊惑,如何会在这深宫中步步沦陷呢?

    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为了报复纳云儿,自己设计了自己的妹妹,要她对朱隆庆一往情深,也为此,在太后的推波助澜下,将舒雨送入了朱府,因为自己知道,舒雨一定会除去碍眼的,纳云儿的孩子,果然善恶到头终有报啊!

    舒雨宫内凄厉的笑声,骇人听闻,雨贵妃万念俱灰,怀着不甘心和对皇上的恨意,在舒雨宫内自尽身亡。

    而那头,朱颜惜和拓跋元穹,也回到了和苑。

    屏退了所有人,只剩下暗卫守着和苑,朱颜惜担心地,看着拓跋元穹,晚膳过后,自己便在元穹的陪同下,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入了舒雨宫,为的,也就是获得皇贵妃是死因,现如今,不是雨贵妃,便是霞贤妃,只是,很多事情,自己都赌不起,万一猜测错误,要再找出凶手,就再也不容易了,也正是如此,雨贵妃是失势,便早已注定,毕竟,霞贤妃不容易动,可是雨贵妃,却是容易得很,这也是为什么,自己要将火引到雨贵妃身上。

    姑且不论雨贵妃要陷害自己一事,仅仅是贤妃身后的皇后,就已经注定,要被找出破绽击破的人,是雨贵妃了,也正是如此,自己才趁着丽嫔一事,联合木嫔极力打击了雨贵妃,也只有如此,才能套出自己要的话,只是这些话,却不曾想过会是如此的丧心病狂,掐着喉咙灌入毒药,烧伤喉咙活活窒息而死!

    若皇贵妃的死因也是如此,对于元穹而已言,也是痛彻心扉的。

    “元穹!”朱颜惜握紧拓跋元穹的手,试图温暖着,他此刻的冰冷。

    “本王无事。”拓跋元穹反手握住颜惜的手,脸上的冰霜也微微褪下了些许。

    朱颜惜这才微微放下担心,温顺地在拓跋元穹身边坐下“无论雨贵妃说的有多少真假,王爷都要隐忍,相信我,我一定会查出来的。而且,还有一件事,我必须问问王爷。”

    朱颜惜一脸的严肃,坚定地看着拓跋元穹。

    拓跋元穹点了点头,颜惜这才一本正经地“我尘阁一直在查,关于王爷和拓跋巍君的身世,而拓跋巍君,也一直在查皇贵妃的死因,所以,颜惜有些担心。”

    “哼,看来,拓跋巍君的消息,散布得很广啊。”拓跋元穹冷笑,目光也冷了下来。

    “王爷知道?”

    “本王和墨台昊早就知道了此事,拓跋巍君只怕,是要得到墨台皇室的支持吧,不过,想不到这戏还做足了,连对着母妃的事情,都如此上心!”

    “不,此事不是这么简单的。”朱颜惜皱眉,否定了拓跋元穹的猜测,“拓跋巍君对于皇贵妃的事情,可能是认真的,原因,我也还没有弄明白,不过,丽嫔那边,倒是可以利用起来,就不知道王爷,愿不愿意?”

    和苑的夜,静悄悄的,拓跋元穹在和朱颜惜的一阵交谈后,才为朱颜惜盖上了被子,转身离开了和苑,御泰宫内,岚淑妃也和拓跋元穹细细碎语后,才勾起嘴角,望着拓跋元穹离去是方向,开始准备着好戏的上演。

    呜呜,每天都被抽着要大婚,我好可怜,这不是还有两天嘛,这不是还有妹子要皇贵妃的死嘛,众口难调啊,最重要的是,我这剧情发展就是这样嘛,好忧伤啊。

    哟,今天是一号了啊,嘿嘿,妹子们,有月票的给过来啊,我就求求个月初上上榜,混个脸熟有木有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霸爱之心机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蝶舞依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蝶舞依雪并收藏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