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爱之心机嫡女 > 第一百三十四章 让云绮入府?

第一百三十四章 让云绮入府?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龙凤喜烛灯光之下,此刻的颜惜与平时有些许的不一样,绯红的脸,带着娇羞,两两对望,拓跋元穹的紧张,终于令颜惜噗嗤一笑。

    拓跋元穹的脸上,有些不自在,别扭地,在一旁坐下,“颜儿笑什么?”

    “呵呵,我笑王爷,比我还紧张~”朱颜惜看着拓跋元穹脸上的别扭,心情好了不少。

    “本王紧张,有什么好笑的。”俊脸闪过不容易察觉的红,拓跋元穹粗声粗气地瞪了颜惜一眼。

    “王爷被颜惜笑一下,又不会少块肉不是?”

    “行,王妃有令,本王怎么敢有意见?”拓跋元穹宠溺地,搂过颜惜,对于王妃这个词,自己很是满意。

    “王爷都有心思纳妾,我的话语,王爷没有意见才怪。”半吃味地,朱颜惜不自觉地脱口而出,自己的话语,在当时是必须冷静为之,可是,这一到了拓跋元穹面前,自己却莫名其妙的,觉得委屈了起来,明明知道那是缓兵之计,却也还是斤斤计较着,就好像自己心中的唯一,被玷污了一样。

    察觉到颜惜的委屈,拓跋元穹叹了叹气,“颜儿,本王的心意,你还不明白?”

    “明白和王爷纳妾,可是没有关系的。”朱颜惜嘟起嘴,有些嗔怒地瞪了拓跋元穹一眼,只是,这小女人在姿态,也令拓跋元穹心间一荡,那嘟起的嘴,就好似在邀请自己一般,令拓跋元穹不假思索地,轻笑出声,欺身将颜惜压在床上,肆无忌惮地,品尝起那美好。

    红烛高照,寝殿之内的吻也越加升温,直到颜惜感觉到一丝凉意,才自意乱情迷中惊醒,理智重新回到了大脑内,脸颊通红地,看着彼此之间将近坦诚相对,刷的一下子,脸更红了,拉起被褥,朱颜惜这才缓了缓过气道“王爷,你知道的,我的毒…”

    “该死!”拓跋元穹显然欲求不满地,看着此刻颜惜娇艳欲滴的唇瓣,还有那令自己难以把持的娇羞,这才不情愿地松开了怀里的身躯,起身理了理衣服,褪去了喜服,身着里衣再次在躺下。

    “王爷~”朱颜惜显然有些无措,看着拓跋元穹的眼,有些迷茫,在她看来,此刻拓跋元穹就不应该在这里。

    看着颜惜的姿态,拓跋元穹咬了咬牙,“就是无夫妻之实,颜儿,你我之间,早就是一体的,你若还有所怀疑,本王不介意,绝了你的胡思乱想。”

    “呃~”朱颜惜瞪大了眼睛,拓跋元穹的意思,自己自然明白,只是,这同床而眠,想着都有些尴尬,更何况,此刻自己衣衫不整的,如何能坦然相对。

    “那王爷先背过去可好?”朱颜惜咬了咬唇,脸上绯红一片。

    只是,拓跋元穹此刻,却很是淡然地,“本王看也看了不是,这摸也摸了,颜儿无需害羞,本王觉得,挺好!”

    随着拓跋元穹的话语,朱颜惜此刻简直像找个地洞装了下去,小脸扭成了苦瓜脸地,缩在了被褥之中,无辜的眼睛,带着哀怨的看着拓跋元穹,直到拓跋元穹伸出手,整个人都挤进被褥之中,径自为颜惜理了理衣裳,才打断了这对峙。

    拓跋元穹也不理会颜惜的挣扎,径自为颜惜脱去外衣,系上原本被自己拉扯开的里衣,这才满意的,将别扭的人儿搂入怀里,带着笑意道“颜儿若不习惯,本王就勉为其难地,多要颜儿习惯,毕竟,颜儿欠着本王的洞房花烛,早晚是要还的~”

    “拓跋元穹!”朱颜惜恼羞成怒地低吼,而拓跋元穹却好心情地,低低笑开,“今日颜儿也累了,睡吧,其他的事情,明日再说。”

    拓跋元穹的话语,令颜惜心安,在拓跋元穹怀中点了点头,也累及而眠,直到颜惜入睡,拓跋元穹这才噙着笑意,闭上了眼。

    翌日

    当朱颜惜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而拓跋元穹却早已醒了过来,却这样搂着自己,丝毫没有叫醒自己,朱颜惜忍不住抱怨道:“王爷就不知道叫醒我吗?”

    “嗯哼?”拓跋元穹挑眉,这小女人只要一不自在,就会不自觉地称呼王爷这个词,在外人面前,自己不计较,可是,这私下两人的时候,这称呼,怎么都令自己很是不悦,昨夜不计较,可也不代表今日不计较,颜儿这毛病,还真得好好扭过来才是。

    “难道我说的不对?”朱颜惜看着拓跋元穹的臭脸,有些不解地嘀咕。

    “本王的王妃爱睡到天昏地暗,谁敢说一句闲话?”拓跋元穹狂妄地话就这样丢了出来,而搂着颜惜的手也微微一紧,“不过,王妃似乎忘记了一些东西,本王看,必然是为夫不够努力,才会令你有这种生疏感~”

    话语一落,拓跋元穹再次将朱颜惜压在身下,俊脸覆上冰霜,朱颜惜看着拓跋元穹,柳眉蹙起,这一声王妃,也令自己觉得生疏,微微一愣后,朱颜惜自然也明白了这拓跋元穹说的生疏感是怎么回事了。这拓跋元穹,居然这么小心眼!

    朱颜惜看着拓跋元穹的冰块脸,眼里闪过笑意,勾着拓跋元穹的脖子,主动轻薄了起来,片刻之后,果然看到了某王爷柔和下来的面容,平复许久,这才气喘吁吁地,放开了自己。

    “我让楠娴给你梳洗,一会再进宫去,不急!”拓跋元穹起身,径自换上了衣服,逃离似的丢下了话语就离开了,看着拓跋元穹仓皇而逃的背影,朱颜惜的眼里染上了笑意。

    楠娴在王爷离开后,这才笑容满面地走了进来,“小姐~”

    “嗯~”朱颜惜见楠娴的笑颜,自然知道这小妮子开心什么,由着楠娴扶着自己,为自己梳妆起来,楠娴一边梳妆,朱颜惜也不忘询问昨夜的情况。

    “楠娴,昨天可有什么异常?”

    “就知道小姐你会问,好在我都留意了,不然,小姐可要嫌弃我一无是处,找个理由抛弃我了呢。”楠娴笑言,见小姐瞪了自己一眼后,这才收回了玩味的神色低声道“楠娴怀疑,此事和君王爷有关。”

    闻言,朱颜惜挑了挑眉“哦?”

    “昨日,王爷的冷厉可是足足吓坏了于相国,我注意到,他不自觉地,会将求救的目光望向君王爷。”楠娴轻柔地为颜惜梳头,也一五一十地将自己看到的,极力客观地表达给朱颜惜。

    拓跋巍君?

    朱颜惜心下一沉,还没有死心吗?这拓跋巍君对自己如何,自己是明白的,可是,现在居然有如此,又是为了什么呢?思及墨台青青计划对丽嫔表现的东西,朱颜惜舒展开了眉头,“丽嫔身边的人,这几日可有和君王爷有所接触?尘阁的人,还发现什么异常没有?”

    “尘阁来报的,是有的。”楠娴回答“昨日,我见君王爷有异常,已经问过了,他们只顾着监视君王爷和丽嫔的动态,那日,虽然也见到了君王爷去了,却没有想到过,云绮郡主会如此。”

    朱颜惜闻言,眸光闪了闪,眼睫毛随着眼睑动了动,“云绮确实隐藏得够深的,只怕,若非昨日的事情,谁也不曾怀疑过她才是。”

    想起昨日的事情,楠娴有些愤慨地“小姐,你和王爷,真的打算要迎云绮郡主入王府吗?她根本就不是好人!就算王爷不喜欢她,也难保不会有什么手段。”

    “不过是一个狗急跳墙的人,这样好过无声无息被人害了都不知道,你说呢?”朱颜惜勾唇一笑,“你以为,算计我们的人,真能心想事成?”

    “可是小姐,太后懿旨,就是拖延了三年,也依旧改变不了什么的啊。”楠娴皱眉,只要想起云绮郡主夹在了小姐和王爷之间,就觉得很是厌恶。

    “三年的时间,足够发生很多事情,也足够找出很多破绽了。”朱颜惜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夜之间,发髻的变化,还真是大。

    看着小姐对着镜子中的自己发呆,楠娴笑了笑“小姐,该准备进宫了。”

    “嗯~”朱颜惜收回了心神,这才走出了房门,管家带着婢女们对着朱颜惜福身行礼,“见过王妃!”

    朱颜惜看着四周的人,有些诧异,穹王府内,什么时候有了这些丫鬟婆子了?

    “王妃,这些都是不久前王爷示意买了进来的,王管家和张婆子是在别院调了回来的。”吴辰恭敬地向朱颜惜解释道。

    “都起来吧。”朱颜惜点了点头,扫过了下面的人,几个婢女穿着妖娆,眉目间的神情,也是闪烁不已,而张婆子眼里闪烁着的精光,也令朱颜惜有些不喜。

    “这些人,都是谁挑的?”朱颜惜问了出声。

    “回王妃的话,都是老奴和张婆子。”王管家恭敬回话,憨厚的脸上,看得出是个忠心老实之人。

    “是吗?既然王管家本是王爷府里的人,这府里就依旧由管家打理即可,王爷不喜欢什么,喜欢什么,王管家自然是明白的,本王妃也不需要多说什么,但是,若有什么人想动其他歪心思的,王管家也不需要手软。”

    朱颜惜的话,令众人低首,张婆子目光闪了闪,“王妃放心,老奴一定会辅佐好王管家的。”

    张婆子的话,令朱颜惜扫过章婆子一眼,“不止是你要好好协助,你们所有人,都必须好好协助,楠娴~”

    “是!”

    “今日你就留在府里,和王管家好好地,理一理这王府的琐事事情吧。”朱颜惜嘱咐道,闻言的张婆子有些不服气,却不敢表露,楠娴自然也明白大小姐的意思,点了点头,应声留下。

    对于这张婆子,吴辰也看出来是什么人,王妃此刻的做法,也是给了这张婆子下马威,若这张婆子识相的,还能好好在王府做事,若不识相,就只能自求多福了,吴辰察觉到朱颜惜看着自己的目光,急忙低下头,朱颜惜这才问道“王爷呢?”

    “回王妃的话,王爷在膳厅,等着王妃呢。”

    “嗯,走吧。”颜惜点了点头,在吴辰的引路下,朝着膳厅而去。

    二人在王府用了早膳后,这才坐上了马车,朝着皇宫而去。

    马车上

    朱颜惜这才开了口“元穹,对于云绮郡主,你打算如何?”

    “我以为,颜儿开口许了侧妃之位,颜儿心里是有了主意的呢?”拓跋元穹狭长的眼扫过,将问题抛给了朱颜惜。

    “若某人不在乎我处理,我很是乐意效劳,这种抢人夫婿的,我有的是办法,要她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呢,尘阁,可不是中看不中用的花瓶呢~”朱颜惜垂下眼眸,嘴角微微上扬。

    “就是颜儿要将她挫骨扬灰,我也乐于效劳。”拓跋元穹心情大好地笑了出声。

    “我可没有那么残忍呢,倒是这云绮,令我刮目相看呢,只可惜,狗急跳墙,若我是她,只会大大方方地,搅了你的婚事,在这大婚之日做的此事,暴露了自己多年的掩藏,岂不是得不偿失?”朱颜惜摇了摇头,“不过,这不过是跳梁小丑,倒是这拓跋巍君,很是蹊跷。”

    “他?”拓跋元穹皱眉。

    “是的,元穹,你说,拓跋巍君会不会,也自以为自己才是母妃所生?”朱颜惜犹豫了许久,才将自己的怀疑吐出,见拓跋元穹浓眉紧蹙,手指也有样学样地,抚平了拓跋元穹眉心皱起的褶皱,“若说之前可以理解为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对母妃的死因而追寻下去的话,那么,青青郡主给丽嫔的暗示后,拓跋巍君却选择了和云绮合作,我是不是可以猜测,他怕有一天我会后悔,才从中作梗?”

    “颜儿的想法,是如何来的?拓跋巍君对颜儿不死心,大婚之日想闹事,也是人之常情。”

    “不对,那日赐婚的旨意未曾下来,拓跋巍君也曾经问我,如果他当日是因为有不得已的苦衷才算计于我,我是否还会心有芥蒂的时候,我便一直在想,究竟能有什么不得已?元穹,你再想想,这密录卷轴里面,是不是自母妃离世后,他记录的人与事,都是和母妃有过接触的人息息相关呢?”朱颜惜询问地看着拓跋元穹,自己的话,确实令拓跋元穹正视了起来。

    沉默了许久,拓跋元穹这才抬起眼,眼里的冷意更甚“若真如颜儿所说,那么,便只有一个可能,有人费尽心思的,要拓跋巍君相信,母妃才是他的母妃,那么,这拓跋巍君处处与本王争夺,也可以说得通了。”

    “拓跋巍君的母妃,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对拓跋巍君又是如何?”朱颜惜满是疑惑地看着拓跋元穹。

    “若我没有记错,这柔妃待拓跋巍君,总是严厉苛责,感情并不是很深。”

    “是吗?”朱颜惜陷入了思考,若真的是有人在后面使坏,究竟会是谁?这些争斗之下,谁会是最受益的呢?脑海中,皇后姨娘的身影,浮现了出来,朱颜惜眼光一锁,心里微微吃紧,会是皇后姨娘吗?

    细微的变化,并没有逃出拓跋元穹的眼睛,看着颜惜的表情,冷声道“或者,霞贤妃的命,本王该留一留才是。”

    “王爷!”

    “但愿不会是皇后~”拓跋元穹冷冷出声。

    闻言,美目对上了元穹冰冷的眼睛,朱颜惜点了点头,“很多东西,看来不仅仅是表面看到的那样,不过,我们还是要问个清楚才是,元穹可信我?”

    盯着颜惜的眼,拓跋元穹一言不发,薄唇抿得紧紧的,便闭上了眼睛休息。

    朱颜惜见状,扬起嘴角,也闭上了眼睛,马车上再次安静了下来。

    未央宫

    拓跋巍君携颜惜走入了未央宫,皇帝和皇后都坐在主位,等待这颜惜和元穹的到达。

    “儿臣拜见父皇、母后!”

    “臣妾拜见父皇、母后!”

    皇帝与皇后看着二人行礼,笑容更加灿烂。

    “好好好!快起来吧!”拓跋明翰笑逐颜开,满意地点了点头。

    “谢父皇!”

    拓跋明翰看着二人,越看越是满意,只是想到昨天云绮的事情,心里始终有些窝火,长长叹看口气,朝着皇后使了使眼色。

    “颜儿,本宫有东西要送你,跟本宫来吧。”纳昕儿慈爱地朝着颜惜招手,朱颜惜闻言,恭顺地随着皇后走入了侧殿,而皇帝这才看着拓跋元穹,再次叹气。

    “父皇有话?”

    “穹儿,朕想知道,对于云绮,你自己如何想的?”拓跋明翰看着这个自己最疼爱的孩子,果然,少了颜惜的存在后,这元穹就再次是那么冷冰冰的生人勿近一般,即便对于自己这个父皇,也是冷漠疏离。

    拓跋元穹扬眉“父皇认为,如何做的好?”

    “这~”拓跋明翰皱眉,确实,这太后的旨意已经公布,云绮的事情,除非她死了,否则,就必然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而如今,若真的突如其来死去,这沸沸扬扬的舆论,只怕对于元穹不利,头痛地揉了揉眉心,拓跋明翰哑然,确实很是棘手,或者,丽嫔的想法,倒是可以一试,皇帝思量了之后道:“云绮若先在穹王府暂住,或者会是一个观察她出错的好机会。”

    妹子和我打赌,有色心没色胆,咳咳,姐要一震威严,谁说我不敢了,婷婷妹子,姐郑重宣布,公式君小神龙是姐的爱称,不许抢哈~

    看到姐表白的公式君,三秒钟没有反对抗议的,表示你也是很耐我滴,我瑟飘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霸爱之心机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蝶舞依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蝶舞依雪并收藏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