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爱之心机嫡女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惊变

第一百五十一章 惊变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木嫔看着霞贤妃不同于以往的神情,有些不解地“贤妃娘娘!”

    “木嫔,谢谢你!”霞贤妃温婉一笑,“不过,敬嫔虽然无宠,可是家族好歹势大,这两日,本宫就会开始生病,至于敬嫔,你应该明白,如何要她的死,和你无关才是。”

    “贤妃姐姐,为什么你会选择,这样的结局?”木嫔的心,本就不是那么的冷漠,尽管在这深宫之中慢慢变得冰冷,可却也,还留有人性的存在,对于一路捧着自己过来的霞贤妃,终究有限不忍心。

    霞贤妃此刻,褪下了一身的防备,浑身上下散发的气息,少了这后宫高位者的高高在上,却多了轻柔和良善。“木嫔,这后宫之中,身不由己的人,从来都只会多不会少,本宫累了,皇后娘娘也离开了,人的信念和依靠,一旦没有了,或者了结了,就会觉得,是时候离开了。”

    “贤妃姐姐,你的选择,却是结束了你自己的年华?”木嫔有些不能理解。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路~”霞贤妃悠悠道,留下了木嫔,径自离开了。

    看着霞贤妃的神情,木嫔若有所思,只是,自己选择了的路,却再也回不了头了,即便不是为了自己,也还有着腹中的孩子。

    而未央宫的这一场大火,令太子失魂落魄地,跌坐在地。

    火势已经扑灭,当霞贤妃再次走近未央宫,至剩下烧焦的味道和满地疮痍。

    “太子殿下,节哀!”霞贤妃看着太子,出言相劝。

    “贤妃娘娘,母后她…”

    “和淑妃一样,被丽嫔故意纵火,给害死了。”

    霞贤妃平静地说着“本宫查出是丽嫔的时候,皇后姐姐的未央宫已经火势太大。”

    “丽嫔呢?”拓跋思一脸的阴翳,原本温和的太子,此刻脸上的神情,如同地狱使者一样可怖。看着太子的模样,霞贤妃也有些诧异着,这个人,还是拓跋思吗?记忆中,拓跋思性格极其平和,若是这拓跋巍君的温文尔雅,那么这拓跋思,简直就已经是笑容可掬,平易近人了。

    “畏罪自杀!”若说此事由别人说出口,拓跋思或者不信,也或者会怀疑杀人灭口,可是,这出自霞贤妃之口,自然的,深信不疑。

    见拓跋思一脸的悲痛,霞贤妃这才寻思着理由,将皇后的信,递给了拓跋思。

    盯着霞贤妃手里的书信,拓跋思皱了皱眉头,“贤妃娘娘,这是?”

    “哎,御泰宫出事后,皇后就一直忧心忡忡,总是觉得这一切的苗头不对劲,为防万一的,给了本宫一封书信,要本宫在万一的时候,亲手交给你。”

    霞贤妃看着太子颤抖地接过手里的书信,手颤抖着,心里也暗暗叹息,只可惜,太子不是昕姐姐的孩子,否则,这会是多好的孩子!

    霞贤妃将书信交给了拓跋思,便转头离开,拓跋思盯着手里的书信,却久久不语。只见拓跋思勾起嘴角,眼里放柔,至少,母后至死,都还宁可骗着自己,给自己一个期冀,不是吗?

    拓跋思盯着这未央宫,尽管已经面目全非,可是,对于自己来说,这里面的记忆,却是自己最深处的温暖。自己,早就知道自己不是太子,曾几何时,自己也怨过?好久了,可是,直到自己偷偷摸摸地潜回了身生父母身边的时候,这才明白了,不是母后巧取豪夺地将自己和父母分开,而是他们,为了钱而卖了自己!

    虽然气恼,却也依旧存着一丝一毫的期冀,当自己派人伪装自己回归认祖归宗的时候,得到的伤痛,远远不是别人所可以理解的。

    或者,在很多人眼里,母后对于自己的冷漠,是自己忧伤的源泉,可是,只有自己明白,为什么母后会冷漠。

    儿时,母后何尝不是倾尽母亲的宠爱,在对自己付出了,若没有那一日自己和母后不小心受伤,两股血液无法相容,母后对自己,只怕也不会如此大的变化。

    也正是那个时候,自己身旁服侍的一众宫人,被母后寻了缘由处死,而自打那之后,母后对于自己,开始试探防备了起来。

    曾经,自己也以为,母后对于自己,不过是利用而已,可是,直到自己中蛊,而母后的焦虑和为了替自己的生母解毒而费尽心思,自己也才明白,如果,只是利用,那么,母后根本就不在意别人的死活,何况是一个,可能拆除了她自己计谋的人!

    或许,曾经是以为利益而绑在了一起,可是仔细回想,那些年,那些日日夜夜的相处,难道自己,真的无动于衷吗?也正是因为如此,自己学会了正视这份错综复杂的感情。

    只可惜,这有了隔阂,却再也不容易消除。

    旁人只知道,母后对自己冷漠,却不曾知道,是为什么,而自己却再也无法,消去母子之间的隔阂。

    其实,早在颜惜进宫后,母后的种种表现后,自己就已经有了猜测,拓跋巍君虽然没有说出了颜惜一事,仅仅是告知自己的身世,可是,却也已经足够了。

    摸不准母后的想法,自己只能去试探颜惜了,只是,自己却不知道,母后的离开,会那么的突然。

    夜晚的风,刺骨冰凉,拓跋思却不以为意地,矗立在风中,陷入悲痛和沉思。

    而那一头,吴辰带出的暗卫,也围住了拓跋巍君及其护卫的去路。

    一场激战,无可避免。

    刀光剑影之中,暗卫之间的拼杀,不相上下,只是,吴辰对着的拓跋巍君,却很快地,败于下风。

    眼看着,吴辰已经拦不下拓跋巍君的步伐,一道熟悉而又冰冷的声音传来,“想不到,四皇弟的武艺,居然如此的深藏不露,本王还真是,讶异得很。”

    拓跋元穹话语落地,黑色长袍也随着他轻飘飘落地而扬起,黑夜之中,月光朦胧之下,更衬得他周身的气势,清冷孤傲。

    “不知道,皇兄的护卫,拦住本王意欲何为呢?”拓跋巍君挂着笑容,好整以暇。

    “本王闲来无事,想找四皇弟麻烦还需要理由?”

    拓跋元穹快速出手,只见黑色的身影一闪,手里没有丝毫的武器,随意出现在拓跋巍君身后,手掌一震,直朝着拓跋巍君背部隔空打出了一掌,带着内力的一掌,结结实实地,容不得拓跋巍君闪避。

    仅仅只是一掌,已经宣告了这一场斗争,是毫无意义,拓跋巍君心惊地,拓跋元穹的武功,究竟都到了什么地步!

    随意地擦拭了嘴角的血丝,拓跋巍君抬手,示意护卫停下了打斗。

    “本王就是做什么,也不会伤害到颜惜。”拓跋巍君斩钉截铁道。

    “只可惜,晚了。”拓跋元穹垂下了眼,“丽嫔已死,皇后已死,丽嫔谋害皇后,火烧御泰宫的罪名,已经逃不了了,四皇弟的棋子,已经废了。”

    拓跋巍君闻言,皱起眉头看着拓跋元穹,他,是如何知道的!

    “至于这丑闻,还有那个无辜的孩子,相信四皇弟,分得清轻重才是。”拓跋元穹冷冷道。

    “本王,不会一辈子都输给你的。”拓跋巍君盯着拓跋元穹道。

    “是吗?拭目以待。”拓跋元穹转身离开,对于拓跋巍君的话语,没有丝毫动容和过多的反应。

    “皇位之争,鹿死谁手犹未可知。”拓跋巍君再次咬牙切齿道,只是,拓跋元穹只是停下了脚步,勾起嘴角,头也不回地,“确实是,等着吧。”

    对于拓跋元穹的冷漠,拓跋巍君也只能握紧拳头,抑制自己的怒气,总有一天,自己会扯下拓跋元穹那副寒冰的面具,在他脸上看到惊慌和俯首的!

    至于这丽嫔的死,于他而言,不过就是一颗棋子,无关痛痒。

    而经过了一夜的变化,后宫的风向,也开始变了。

    众人纷纷猜测,这霞贤妃将会是问鼎后座的不二人选时,霞贤妃却病倒了,而木嫔,也传来了险些被人下了麝香的消息,一时之间,无数的矛头,都指向了最刻意的敬嫔。

    为了安抚木嫔,皇帝下旨,晋木嫔为木贵嫔,后宫事宜,由霞贤妃主理,木贵嫔协理。

    只可惜,霞贤妃这一病,却再也不见好转。

    五日后

    黎霞宫内,霞贤妃在宫人的搀扶之下,朝着淳菊国的方向望去,满眼的怡然。

    靠着摇椅之上,霞贤妃盯着淳菊国的方向,笑得极美、极柔。

    清风吹过,庭院内的桃花飘落,粉色花瓣一片片飞扬,就好似那一年,那个俊美的美少年立于自己身前,轻柔地拉起跌落在地上的自己,以保护者姿态挡在看自己面前,喝退了欺辱自己的人们一样。

    那个时候,还很小,可是,这贫穷的孩子,总是懂事多了,自己一直都在假装,假装自己不记得了儿时的记忆,他说,自己是龙府的二小姐,自己就做好二小姐,就足够了。

    默默地爱着他,就已经足够了,自己的心,很简单,他开心,自己就开心,可是,家族的希望,他的沉重越来越深,直到昕姐姐出现,自己才看到了哥哥,发自内心的快乐,只是这快乐,却伴随痛苦。

    他从来都不知道,那首和云姐姐相似的曲子,是自己故意弹奏的,而自己,也永远不想他知道,既然,他无法陪伴着昕姐姐,那么,就由自己,为他守护好,他生命中最在意的人的安全。

    霞贤妃噙着笑意,泪水滑落,现在的他们,一定是幸福着的,自己,也可以带着自己的秘密,安安静静地离开了。

    飞舞的桃花,依旧美得令人移不开眼,而霞贤妃,也这样静静地,合上了眼睛,嘴角含笑,走得安宁。

    几日之内,后宫中发生的变故,令得这后宫都动荡不安了起来。

    人心惶惶之下,所有的怀疑,也都纷纷指向了敬嫔。

    撑着日渐隆起的肚子,木贵嫔悠闲地喝着茶水,询声问道“如何了?”

    “主子,如今这后宫中,沸沸扬扬地关于敬嫔为了夺得后位,毒杀了贤妃娘娘,还企图毒害娘娘的小皇子,这事情,相信皇上也已经听了不少。”婢女回禀着。

    “很好,东西都准备了吗?”

    “是的,主子放心。”

    木贵嫔笑得诡异,这个乱糟糟的后宫,也是时候该清理了,不然,自己的孩子,多不安全。

    此次此刻,敬嫔还在为这后位而忙里忙外,哪里还有心思去注意这沸沸扬扬的流言蜚语,对于她而言,待到自己掌握了后宫大权,再来慢慢梳理就可以了,这流言蜚语的,终究没有证据,可是,这错过了这一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可就不好说了。

    或者,自雨贵妃一事后,这敬嫔一路过于顺畅,顺畅的人,容易得意忘形,此刻的敬嫔,哪里还有在雨贵妃下面那么的战战兢兢?

    当皇帝下旨彻查,当众目睽睽之下在敬嫔宫内查出了毒药和麝香后,百口莫辩的敬嫔,便在皇帝无情地旨意之下,凌迟处死。

    颜惜听到此事的时候,只是停下了拨弄琴弦的手,浅浅叹息“只怕,这木贵嫔,也再不复曾经的纯善了。”

    “小姐,若你没有救她,她也不可能能活着。”楠娴看出了自家小姐的想法,劝慰着。

    “或许吧~”朱颜惜起身,昂头望天,“人生在世,谁会是无牵无挂呢~”

    也就在此刻,罗舞也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惜惜,你猜,谁来了!”

    昨天手已经残了,一抬手就疼,更新只能是尽力了,最近都是要写一会,休息一会的重复循环节奏,若手好得快些,还是会争取25号大爆发一次的,谢谢亲们一路的支持理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霸爱之心机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蝶舞依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蝶舞依雪并收藏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