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爱之心机嫡女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天无的谋略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天无的谋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泷梅国太子府内

    在接到了青葵国举兵进军的消息,朱颜惜亦亦变得患得患失了起来。

    接连几日愁眉紧锁的朱颜惜,焦急地等待着消息的回传。

    “惜姐姐,你就少操心了,元穹表哥一定很安全的。”墨台青青劝道。

    倚窗顾盼,朱颜惜己叹气无数次,“我不是不相信,而是,放不下心,这几个月,没有一丝消息,也没听到,贵竹国出现了他的身影。越是如此,便越担心万一!”

    “王爷也真奇怪,连声消息也不打。”楠娴低语埋怨。

    朱颜惜摇头,轻拍了楠娴的手,“且不论王爷做事不至于如此没交待,现如今,这身孕,王爷更加不可能,如此处事!”

    三人均看着朱颜惜,只见她声音放低,“若不是有大的算计谋划,未免打草惊蛇,那么就可能,真的被困了。我相信,就元穹的性格,若没遇险,一定有暗示之法!”

    朱颜惜不自觉地,摸了摸手腕上的唤情暖玉,柳眉轻蹙,如果,真的没有消息,那一定不是好消息。

    “王妃!”隐于暗处的吴辰现身。

    “如何?”朱颜惜急忙问道。

    现如今,小南在贵竹国内通有无,小西也来回奔波情儿之事,罗舞与落雨还有暗卫,都寸步不离自己,这些特殊性,也使得吴辰,成了自己的传话人了。

    “王妃别急~”吴辰有些担忧地,看着王妃急急忙忙走来,深怕一个闪失,连忙出声。

    朱颜惜抬手示意吴辰无需担心,也制止了吴辰的叩拜。

    吴辰垂下头,安安静静等候着。

    “什么情况?”朱颜惜快步走进了吴辰。

    “贵竹国皇宫大乱,君王爷趁着太子救火,入宫逼宫,被太子反将一军,如今被软禁在君王府看着了。”吴辰道。

    “拓跋巍君?”朱颜惜皱眉。

    “是的!”吴辰点了点头,将自己所知道的,悉数告知。

    朱颜惜闻言,柳眉紧蹙,而后,又勾起嘴角,矛盾的神情,在朱颜惜的身上出现。

    “小姐,你想什么呢?同情君王爷?”楠娴看着自家小姐的神情,有些奇怪。

    朱颜惜摇了摇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拓跋巍君,自然有需要同情的,可是,却不是我最在意的,我在意的,是这谋略,绝对不是拓跋思可以想出来的。”

    “王妃的猜测,没错!”吴辰嘴角扬笑,“据说,太子平了这乱,还趁机,收了君王爷的兵。”

    朱颜惜笑了笑,“王爷心系百姓,拓跋巍君也是知道的,那么,要如何反将一军,才能兵不血刃呢?看来,这拓跋巍君,也不是冷血之人,爱民之心,他也如此。”

    “王妃说的是,就属下所知,太子便是利用了这一点,收了兵权,软禁了君王爷。”

    “这一切,只怕都是王爷的想法,动乱,是否已经平了?”

    “只知道,太子那边派了心腹之人前去,至于是谁,还没有回音。”吴辰道。

    心腹?

    朱颜惜蹙眉,拓跋元穹究竟,打着什么主意?

    如今,这拓跋巍君一事,很明显就是他的计谋,既然如此,为什么还不能现身?

    “继续查,王爷的消息,必然在里面!”朱颜惜皱眉,此刻,自己担心的,是拓跋元穹这样的举措,令自己隐隐有种不安,似乎有什么东西,是在慢慢逼近,而拓跋元穹,却有心一人面对!

    “是!”吴辰恭身退下。

    “惜姐姐,你都知道了元穹表哥的事情了,为什么还愁眉不展的?”墨台青青劝道,“这拓跋思的处事一看就知道是元穹表哥出手,那就证明他安然无恙啊。”

    “青青,我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这些事情,无论他在还是不在,都是可以做的,而如今,这拓跋巍君被软禁,就更加不需要畏畏缩缩的了,可是,王爷却依旧,没有出现…”朱颜惜揉了揉眉心,“我担心的,是究竟为什么,王爷要如此小心谨慎地,把吴辰派到我身边,近身保护?还有就是,有什么东西,王爷不方便出现?”

    墨台青青此刻,也隐隐觉得不对劲了。

    那一日,自己来寻惜姐姐,元穹表哥对自己的嘱咐,如今反反复复咀嚼,似乎,真不希望惜姐姐带着这身孕回贵竹国!

    墨台青青迎上了朱颜惜带着询问的眼睛,抿了抿嘴,摇了摇头。

    连青青都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事情?

    朱颜惜的眉头,拢得更深。

    贵竹国边境

    青葵国的士兵,正洋洋得意,大摇大摆进驻城内,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百姓,瞬间一个接一个地,将这青葵国的士兵撂倒。

    远远被大部队甩在了后头,无声无息倒下去了的士兵,并未引起注意。

    独孤铿带着美人,大摇大摆地享受这沿途百姓的恭敬,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

    但是一旁的于无垠,越发地对这平静感觉到有些担忧。

    入城的队伍,长长的队伍自后面开始,正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失,而一点点地减少。

    还为待于无垠反应过来,这队伍,早就已经损失了一半的兵力。

    “王爷,这些百姓,为什么看着,都怪怪的?”于无垠皱眉道。

    “哦?”被于无垠这样子一说,独孤铿也开始查视了一下,这奇怪的百姓。

    独孤铿虽然猥琐好色,却也不是废物脑袋,这样一个扫视,顿觉不妙。

    搂着于无垠的身子,低声嘱咐副将,而后,骤然间,独孤铿的车驾极其骑兵,如同脱缰的野马一样,急匆匆往最近的城门而逃。

    酒楼临近窗口之处,只见一席黑色镶着优雅流水图的男子,噙着笑意,安静地看着这突如其来的转折。

    轻轻摇着扇子,嘴角上扬。

    “天无军师,这独孤铿前往北门而去,我们该如何是好?”一将军立于一旁,对着拓跋元穹很是客气。

    “逃得如此顺利,只怕更加害怕,大开城门,要他逃出去。”

    将军看着眼前人,却不多话,既然王爷的意思,是全面听从,那么,这军师的话,自己自当执行。

    “是,我这就吩咐下去。”

    “对了~”拓跋元穹顿了顿,喊住了急于离去的将军,“我说的那个婢女,趁乱救回来。”

    “是!”

    拓跋元穹胸有成竹地,看着远处,这独孤铿,还不是草包,只可以了,好色的他,又偏偏被于无垠所惑,否则,只怕这刚刚进城不久,就已经发现不对劲了。

    思绪,飘飞在那一日上…

    数月前

    当拓跋巍君将小蝶丢入军营的时候,自己也早就收到了消息。

    对于这魅主的人,原本就是活该的,只是,本想着如何除去拓跋巍君的自己,倒也正好经过,这小蝶动的心思,倒也快得很。

    各将领看着这小蝶的姿色,倒是想着先看看自己如何处置,而这小蝶,也不少省油的灯。

    使劲了浑身解数地勾引,终究引起了抹去了自己最后那一丝丝犹豫与心软,于是,拓跋元穹也故意默许的,要她吃尽苦头,受尽凌辱。

    借着公事离开没有多久,便示意了自己无意,于是,被扔进了军妓营的小蝶,下场如何可想而知。

    而自己故意设的局,也令得这军士在言语只是,挑衅小蝶对拓跋巍君的恨意。

    当一个人自觉一身无望之时,自然就会对罪魁祸首这毁了自己的人,恨之入骨,更何况是清白给了拓跋巍君,虽然说手段不能得到认同,可是,这拓跋巍君的处理手段,也未免恨了些!

    当自己终于忙完了,故作想起的时候,这小蝶的精神,早就绷得紧紧的。

    军帐之内

    “本王还是迟了一步~”

    “王爷!”小蝶扑通跪下,泪眼婆娑“求王爷救救奴婢,奴婢做牛做马都可以,就是求王爷不要在丢奴婢会营帐了。”

    “起来吧。”

    “王爷!”小蝶不明白拓跋元穹的意思,只得噙着泪水看着。

    “本王和四皇弟的对峙才刚刚开始,此时此刻你出现在我军营帐,是何居心本王也赌不起。”

    小蝶本就是聪明人,一听,便也知道了,这些日子,为什么会有如此的悲剧。

    也明白了,这穹王爷之所以顾忌的,都源自于自己和君王爷可能存在的联系。

    可是,越是明白,对于拓跋巍君的恨,就越是强烈。

    若不是他绝情冷血,自己如何会被丢入军营当营妓?

    若不是他一手造成,自己如何会被穹王爷所怀疑?

    若不是拓跋巍君!

    对!

    就是拓跋巍君!

    紧咬出血的下唇,带着无法掩下的恨意,小蝶出声道:“奴婢,想和王爷做个交易!”

    拓跋元穹脸色如旧,淡漠而又疏离的声音,“起来说话。”

    小蝶带着忐忑,稳稳站了起来“奴婢愿听王爷差遣,只求能报仇!”

    话语落下,小蝶也有些紧张地,观察拓跋元穹的神情。

    可是,却什么也不出来。

    “本王都不知道,你能有何用。”拓跋元穹轻吐冷漠的话语“待本王研究下,再行定夺,至于这报仇,若你真能为本王所用,这报仇之外,本王为你寻一处好人家。”

    至于后面的事情,自然就是这于无垠遇上小蝶的事情了。

    拓跋元穹眨了眨眼睛,但愿,这一切速战速决,能赶得上在孩子出生的时候,陪着颜儿身边。

    目前依旧是独指点字的节奏,大家看书快,我却是每天上班后,塞车一个多小时回到家,洗个澡吃个饭后,马不停蹄地写着,加上手伤未好,唉,只能如此了,(⊙o⊙)~

    至于这拓跋元穹究竟在考虑着什么,继续卖关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霸爱之心机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蝶舞依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蝶舞依雪并收藏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