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 > 第七十四章、让你自作自受

第七十四章、让你自作自受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第七十四章、让你自作自受

    伏游那个四处游历以及游戏花丛的老油条,时常神龙见首不见尾,哪里能这么容易找到,再说那老油条给人治病,不分场所、尊卑、男女,只要他高兴,哪怕是叫花子,又或者是得了肺痨快要死的,他都愿意治;如果他不高兴,就算是皇帝老子跪下来求他,他连鸟都不会鸟人一眼!

    南宫阙冷峻的眸瞳里一片阴寒,大夫这所以这么说,是间接的将最坏的结果告诉了他!

    柳七拦住那个提起伏游的大夫,问道:“依你所说,你们治不了的,鬼医都可以治,那现在床上躺着的洛姨娘,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办法保住孩子?”

    那大夫言道:“孩子随时都有可能流产,床上的女子嘛,神志不清!时常做些危害孩子的举动,我们也尽力了,若是有鬼医在就好了,小的曾经有幸见过鬼医一面,一个死了一天一夜的死人都被他给救活了!”

    “哪里有这么神,我看就是传出来的。舒悫鹉琻”柳七一脸的不相信!

    “鬼医以前还救过一个孕妇,那孕妇就跟现在床上躺着的这位夫人一样!”那大夫信誓旦旦的说道!

    “他只能救一个!”柳七冷冷一笑,拍了拍大夫的肩膀,“我记得他只救过那孩子!因为孕妇的家人请求他只救孩子!而孕妇会在生下孩子之后元气耗尽死去!”

    “你……你怎么知道?”那大夫只听人说过,但不知道是不是事实!

    “别管我怎么会知道,总之是事实就对!”柳七淡淡一笑,当初伏游这么做的时候,她还把他大骂了一顿,那一顿骂,骂了他一个月,见着他就骂!跟在他后面骂!

    骂男人们凭什么把女人当成繁殖后代的工具?再说那孕妇流掉孩子,好好调理身子,不出半年可再孕!那孕妇的家人请道士算过命,说是儿子,所以才会不管人的死活非逼着那孕妇将孩子生下来,那个孕妇也是个刚烈的性子,为了夫家的长子嫡孙,硬是牺牲了自己的命!柳七当时愤怒的指责伏游不道德的同时,也恼怒那孕妇的傻!女人难道就只能当繁殖的工具吗?只有为了讨好男人、讨好男人的家族牺牲自己吗?这么做最后能得到什么?不过是得到让别的女人享受自己的一切,睡自己的男人,打自己的孩子,享受自己应该享受的幸福生活!

    柳七走到南宫阙的面前,语气认真严肃:“如果大哥只想保住孩子,我可以来试试!不过要请这位大夫帮一下忙!”

    南宫阙锐利的眸光里泛过一丝意外,“小七,你当真愿意助我保那孩子?”

    柳七一字一句,缓缓而道:“我只说试试,万一孩子保不住,大哥府里这么多妾室,可以再生嘛!”

    南宫阙听了柳七的话,那冷峻的眸光一片黯然,他的那些妾室都是老夫人安排了!除了洛家小姐,在他心里,谁也没有资格当他的娘子!

    那大夫疑惑的看着柳七,疑惑道:“你这么年轻,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大哥,你信不信我?信我的话,我就来试试!”柳七认真的看着南宫阙,一双幽深的眸子里有着冷静严肃的光芒!

    南宫阙说道:“好!我相信你!”

    “把针炙包递过来,准备艾火消毒,其他人全部出去!这位大夫,你把银针消了毒,也出去!”柳七快步走到床边,对床边伺候的丫环婆子挥了挥手,伸手去摸洛姨娘的手腕把脉!

    洛姨娘吓得脸色一白,翦翦水眸里一片惊惶,惊叫道:“鬼,鬼啊,鬼……你!别碰我!”

    那个大夫见柳七当真去治,一张苍老的脸上露出不置信的光芒,叹了一口气,将药箱里的针炙包拿出来,消毒之后递到了柳七的手边,也转身出去!

    等到所有的人全部都出去,柳七才拉开被子,举起手中的银针开始给洛姨娘扎针!洛姨娘剧烈的扭动着身子,嘴里不停的嚷嚷着:“你,你走开,走开,我知道你是想要害我,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爹是郡守,他一定会灭了你九族的!”

    柳七慢吞吞的扎着银针,冷冷一笑:“洛姨娘,不要再装了,这里没有其他的人!”

    那洛姨娘眼底闪过一丝仓皇,摇着头,开始剧烈的扭动着身子,神志不清的说道:“凭什么你是大小姐,我却是个丫环,我也是爹的女儿!我爹说我是他最喜欢的女儿!”

    “那是因为你娘是外室,是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连姨娘都算不上!”柳七将扎在洛姨娘腹上的针又深入了几分!痛得洛姨娘一阵的尖叫!

    柳七眼底一片冷清的锐利之光,凤眸微眯,嘴角扯过一丝邪邪的笑意,“还知道痛?看来你这演戏的水平还有待提高啊,洛芊芊!当初我怎么就相信了你呢?还让你贴身伺候,没想到出嫁途中,你竟然下毒害我!还说什么,我愿意把阙哥哥让给你!你说你要不要脸,下毒害我还不够,还要抢我的阙哥哥!”

    洛姨娘只觉得眼前柳七那如修罗般的脸上,闪过邪恶的寒意,怔怔道:“你……你……你没死?你怎么会没死?你就是洛楚楚,你果然……果然没死!”

    柳七冷笑,“现在我只要跟阙哥哥相认,你算什么?阙哥哥讨厌你,谁都看出来了,之所以愿意救你,是因为你肚子里的孩子,我很怀疑你肚中的孩子到底是不是阙哥哥的!”

    “你……你胡说,孩子……孩子自然是大人的!”

    柳七的声音轻轻的,慢慢的说道:“冯嬷嬷被绑起来之后,可是交代了许多事情……”

    “她……她不是……”洛姨娘额头冒着冷汗,惊愕的看着柳七!

    柳七淡淡一笑,手中下完了最后一针,“她怎么?是不是她畏罪自杀,结果没死成,现在还昏迷不醒是不是?”

    洛姨娘脸色越来越白,藏在被中的手掌握成了拳头,开始在颤抖!

    柳七又慢吞吞的说道:“一个已经神志不清的人,居然还能让冯嬷嬷主动服毒自杀,我真的很佩服她的能力,难怪当初所有的人都被你骗了,连都阙哥哥被你骗了!”

    “你到底是谁,你不可能是洛楚楚,她明明已经死了,我看着她咽气的!身子都凉了,僵硬了!”洛姨娘的声音开始颤抖!

    柳七点了艾香开始熏洛姨娘头上的穴道,阴侧侧的言道:“洛楚楚当然是死了,我是鬼魂,你知道吗?”

    “你,你别骗我,我不会上当的,你明明就是那县衙的仵作柳七!别以为我不知道,就算你跟洛楚楚长得很像,可你也不会是她!她没你这么阴毒!”洛姨娘躺在那里,全身被绑住,现在又被柳七的针扎着,全身更是动弹不了!

    “我都说了我是洛楚楚的鬼魂!再说人若傻第一次,那是可怜,再傻第二次那是活该!”柳七冷道,知道她是柳七,看来是装疯卖傻!

    柳七看时间差不多了,开始拔她腹上的银针!一根一根的,动作一致,每拔一下,都故意扯着洛姨娘那脆弱的神经,让她疼痛不已!

    柳七见她全身颤抖,将她头上艾香移了下来,语气轻柔的对洛姨娘说道:“恭喜洛姨娘,孩子保住了!阙哥哥虽然不会爱你,但为了孩子,也不会把你怎么样!至少你以后吃穿不愁!”

    “你!”洛姨娘颤抖不已!

    “还有,我必须得告诉你一件事情,这孩子本来是要死的!不过被我强行的给救活了,不过不是白救的,他现在在你的肚子里活着,就要靠从吸取你身上的元气来支撑成长!所以以后的几个月,你的身体会越来越弱,等孩子可以出来的时候,你可能连生他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剖开肚子将孩子取出,当然你的生命也就到头了!不过你放心,你死后,南宫家一定会厚葬你!当然老夫人也会说几句感激你的好话,关于你的孩子,只要阙哥哥的,南宫家会把他培养成一个出色的继承人!还有……你的儿子以后会叫别人为娘亲!不过若当你儿子娘亲的那个女人生了自己的孩子,很可能会想尽办法除去你的孩子,你也知道小孩子的生命很脆弱,或许只要一点点的风寒,又或者失足落水,总之你可能拼命生下来的孩子,也会跟你一样死去,到时候也什么都没有!当然你也可以弄掉自己的孩子,讨好老夫人,让老夫人出面,等你养好身体了,逼南宫阙宠幸你!”柳七一字一句缓缓而道,语气里甚至没有一丝的情绪,却让洛姨娘觉得全身都置于冰窖内!

    洛姨娘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的结果会是这样,她本来只是装装疯,并没有打算真要把孩子怎么样!她用尽的心思,没得到南宫阙的青睐,只有这个孩子才会是她呆在南宫家的根本!她没想过留下孩子,她所有的努力都会泡汤,若不留下孩子,她也会一无所有!这种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感觉,把她一瞬间的打入了无间的地狱!是生是死由她自己选!没人逼她!不管任何后果都是她自己造成的,这叫自作自受!

    柳七拿过床头的帕子,替洛姨娘擦拭着苍白的脸颊,说道:“其实你觉得你还有机会赢得阙哥哥的欢心,那么你完全可以自己把孩子弄掉,然后好好的休养一年,再重新怀个,到时候你和孩子都可以活命!不过现在看来,你的命,在阙哥哥和老夫人的眼底,根本就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而已!”

    洛姨娘脸色一僵,目光呆滞的望着青纱的帐顶,眼底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柳七收拾好银针,替她将被子盖上,说道:“好了!既然孩子保住了,你疯病好了,看来我也没有辜负阙哥哥的希望!”

    洛姨娘见柳七走向门口,急急的问道:“你到底是不是洛楚楚!”

    柳七轻轻一声冷笑,一回头,双手抱着胸,一脸嘲笑的看着她,“当然……不是!”

    柳七不会亲手杀洛姨娘,但会可以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至于南宫阙,洛姨娘肯定得不到!那么孩子?有孩子就没她!也够难选择的!

    柳七出来的时候,脸上有些疲惫之色,懒懒的说道:“大哥,孩子我已经替你保住了!洛姨娘的疯病也控制了,不过保不准她随时会复发!”为了活命,牺牲掉自己的孩子!

    南宫阙上前来,抓住了她的手,“小七,谢谢你。”

    “大哥,我们结拜的时候不是说过了吗?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若有什么事情,我一定全力相助!”柳七认真严肃的说着。

    南宫阙纷咐丫环们好好伺候洛姨娘,而他自己却连看都没有进去看一眼,南宫阙心中恨意深深,而且每次一看到洛姨娘那张脸,就会想到她欺骗自己,谋害楚楚!他眼底的恨意和嫌恶就会越来越浓!

    柳七给洛姨娘扎完了针,便说自己累了,要回衙门,至于南宫阙本来要找她说的事情,也没有再说!

    回到衙门的时候,秦重看卷宗看得已经废了!顶着黑眼圈,将分出来的一部分卷宗扔到了柳七的面前,愤愤的说道:“柳七,就剩下这些失踪人口案一直没有查出来,而且全部都是十到二十五年之间的!”

    柳七随手翻了翻,抬头看一眼天色,凤眸微微的拧起,言道:“六道怎么还没有回来?天都快要黑了!”

    秦重一拍桌子,“别在老子面前提赵六道了!他又不是小孩子了!出门调查收集线索那是他一个捕快的本职!再说离太阳下山还家一个多时辰!你赶紧看看我找出来的这些卷宗!”

    柳七懒懒的打了个哈欠,摸着受伤的那只脚,言道:“要不秦诉师帮我换药吧!”

    她总是牛头不对马嘴了,秦重恼了,长袖一拂,转身便走!柳七在身后叫住了他!

    “秦重,这些失踪案里的居民资料里,有没有原本很穷,突然就富裕起来的?”

    秦重回头,眼底闪过一丝明亮的光芒,“有!”

    说完又缓了回来,看着柳七那只受伤的脚,想着柳七突然会这么毫无防备的让他换药?不怕他看到她脚上的证据吗?

    柳七将腿一收,淡淡而道:“算了,等六道回来再换!别人我信不过!”

    秦重轻哼,回到桌前,翻出一本比较旧的档案薄出来,翻出最后的那几页,指道:“这户姓沈,十五年前是一个老妇人报的案,说是失踪者的母亲!那老妇人说他家的小儿子出外,一直没有回来!还说他家的小儿子有个最重要的特征,那就是生了六个脚趾!”

    “这户叫沈宗双?”柳七靠在椅背上,仰头,微微的眯了眯眼睛!

    “沈宗双是老妇人的大儿子,老妇人两个儿子是双生子,大儿子憨厚老实,到了年纪,应了老母的要求娶了一房妻室,二儿子却比较不定心,四处招惹事非,还经常进城赌钱,欠下大笔的赌债不还!经常让家里人拿钱出来给他还赌债!那个小儿子出门一个月,要赌债的上门来,老妇人才知道自己的儿子失踪了,家里的衣服全在,只有人不在,老妇人以为小儿子遭到仇敌的谋害,故来衙门报案!”

    “又是双生子?”柳七仔细的看着案卷上的描述,目光深深:“沈家的小儿子叫沈文双!沈文双失踪后,沈宗双不仅替自己的弟弟还清了所有的赌债,还做了一点小生意,家中置办了不少的田产。”

    “小七,你怀疑他?”秦重一遇到严肃的案件问题,便忘记了之前还与柳七较劲的事儿!

    “难道你不怀疑?”柳七微微一笑,指了指其他的卷宗,说道:“还没有有当时一同失踪的案件?”

    “一同失踪的?难道不查查其他时间段的吗?”秦重好奇的问道。又找出开始一本一本的翻着,说道:“我记得好像是有一个,不过不是本县失踪的,是一个外县失踪的,在本县衙门处备了案,在城里张贴过寻人启事。”

    “等等!是这个吧!”柳七将秦重手边一本沾了灰的卷宗拿了过来,翻到中间那一页,伸手指了指!

    “没错,就是这个!”秦重目光严肃冷静,“但是这个是盐泉县发布的一张公告,只说失踪的人是六尺五,中年男性,外出做生意回家的,在他途经的各个县都发了寻人公告!可是我们打捞的尸体是七尺五!身高不合啊!”

    “那先查这个沈家!”柳七如玉般芊细的手指指了指秦重面前的那页!

    “那其他的呢?”秦重好奇的问道!

    柳七懒懒的一拂袖,说道:“这些都是妇女儿童的失踪案!”

    “你都没看,怎么知道!”秦重每每看到柳七自以为是的模样,很让他感到愤怒!

    柳七却不紧不慢的说道:“儿童和妇女失踪案,都会在案宗书页下角用墨汁划出一个小角,与成人失踪案分离出来。一般儿童妇女失踪,通常会认为是被拐卖,重点搜查所在地区的牙婆。男子失踪则着重认为是被仇杀,或者携款私逃!秦诉师不可能不清楚这些啊?”

    秦重揉着一双熊猫眼,愤愤的说道:“我还不是被案宗看到眼花了,所以才没注意到这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之孤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之孤鸿并收藏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