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 > 第一百零三章、融合在一起了

第一百零三章、融合在一起了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第一百零三章、融合在一起了

    柳七看着赵六道受伤的手掌,恼道:“六道,你先别动,等我替你包扎一下你再收拾!”

    柳七等了半天没有等到明老爷送纱布过来,只得在厨房里找出一块干净的布来,洒了一些药粉在六道的掌心里,然后包扎起来!

    六道皱眉,看着柳七认真的的模样,实在不忍心打击她,把他的手掌包成了猪蹄子!柳七打上一个漂亮的结,吹了一口气,说道:“好了,六道,你看怎么样?”

    六道那目光突然盯着柳七那左手的食指,脸色一沉,墨眸里有着危险的光芒,说道:“如意,你的手怎么了?”

    柳七举起那只受伤的手指,毫不在意的说道:“这个啊,我自己划的!”

    六道握着她的手,语气不悦:“你自己划的?你平时很谨慎!”

    对啊,两个都是很谨慎的人,做什么事情,都会认真的思考过,才会去做!六道自然就担心,而且六道不希望她受一丁点儿的伤害,她是他心底最重要的信仰,所以六道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信仰有任何的损伤!

    “郑家的命案,郑嫂在自家的院子里挖出的骸骨是我给验的,我还示范了滴血认亲的方法,所以就得自己划破手指啰!”柳七毫不介意的笑了笑,朝六道狡黠的眨了眨眼睛,笑眯眯的说道:“心肝儿,我发现你真的对我太好了!我的手划了,你也这么担心!”

    六道愤愤的白了柳七一眼,沉沉的说道:“下回你就不能用动物做试验吗?”

    柳七一拍自己的脑袋,说道:“我去!我怎么没有想到,郑嫂家养了鸡,我用鸡血作示范也是可以的!”

    六道伸了粗糙的手掌来揉了揉柳七刚刚拍过的脑袋处,说道:“笨!”

    柳七瞠向他,恼道:“你说谁笨呢?”

    “谁应了说谁!”

    “你娘的!赵六道,你可不要过桥拆河,也不知道是谁笨得要死,从来没有赢过我一次!”柳七咬牙切齿!

    “昨天赢了你!”赵六道语气清润明媚,往往都带着一丝蛊惑般的诱惑!过桥拆河是什么?

    自从他那嗓子恢复了之后,那公鸭般的嗓子完全消失,公鸭嗓逆袭,成为清冽明媚,有着成熟男子磁性的嗓音!柳七有时候觉得光听六道那声音,就已经很心花狂野了!更别提再看到六道那张惊艳绝伦的脸!

    “昨天不是平局吗?”柳七反驳道!

    六道那兵法策略越来越纯熟了,有时候诡诈,让柳七防不胜防!不过还是差了那么一点。舒悫鹉琻昨天之所以是平局,柳七当时被受了六道的美男计,结果一分神,就被六道所带的左翼军截断了自己长蛇阵,让长蛇阵的首尾不能相连,很快就一败涂地!不过最后柳七力挽狂澜,总算对敌了个平局!

    “昨天你全军覆没了!”六道平静的说道!

    “我最少还剩下三四十来人!”柳七缓缓而道!

    “三四十人能做什么?再说我也剩下这么多呢!”六道低头捡着碎瓷,不紧不慢的说道!

    “都是同归于尽的场面,为何你就会比我强?”柳七也不服气,无聊的扯了扯六道还没有干的墨发!

    “我比你武功高,我带的兵马,一定比你带的武功高!所以就算是三十对三十!我的兵可以一当十!”六道很认真又平静的说道!

    柳七抚额,“这也行?”

    “你说兵不厌诈!而且我说的也是事实!”六道瞟了她一脸!

    柳七长叹:“娘的!好吧,你赢了!”

    哄你高兴就行!知道你强壮英勇天下无敌!

    要说硬拼,柳七的确是比不过六道!六道那身武功越发的炉火纯青了!与郭雄交手,虽说会输掉一招半式!可是六道才是半年前与郭雄学的工夫!再过些日子,只怕就超过郭雄了!

    那边,明老爷盯着破碗里的两滴血发呆!等着两滴血之间的反应!

    于小含拍着门板,在外面愤道:“明老爷,你开门啊,你快开门啊,你有本事摔盘子,没本事开门啊!明老爷我可告诉你,你快开门啊!开……”

    “砰!”于小含突然被突然打开的门冲入了房内,撞到了屋内的桌子上,疼得她捂着额头,愤愤道:“好痛!”

    明老爷那脸色复杂,端着半边的破碗,于是开门而出,朝厨房的方向跑去!

    柳七和六道已经将厨房里的碎瓷片清理得差不多了,明老爷就这么闯入,将装在簸箕里的碎瓷撞出了大半出来!

    明老爷气喘吁吁,半晌才喃喃的说道:“融合了,融合在一起了!六道,你快看!”

    柳七看着明老爷手里的半边破碗,破碗里有一滴血迹,疑惑道:“什么东西融合了?明老爷,你不会拿自己的血和阿黄的血混在一起就融合了吧!”

    府里那只小鸡阿黄就是明老爷孵出来的!

    明老爷摇头,和蔼的脸上露出欣喜若狂的笑意,说道:“我是说我和六道的血相融了!柳七你看!六道他是我的儿子啊!”

    柳七呆住,没有反应过来!

    六道也呆了呆,然后冷冷的皱眉,一脸警惕的盯着明老爷!

    明老爷上前抱着六道说道:“儿子啊,我是你爹啊!你娘阿蓉若是知道我们父子重逢了那该有多高兴啊!阿蓉,我对不起你!现在我会好好的补偿我和你的儿子!”

    柳七反应了过来,端起那只破碗看了一眼,碗里的两滴血确实是融合在了一起!拿起那只破碗闻了闻,又伸出舌头在碗边轻轻的舔了一下,然后皱眉!

    明老爷还沉浸在父子相认的喜悦里,柳七却淡淡的说道:“明老爷,这只碗原本是装盐的吧!”

    六道皱眉,推开了明老爷,就算是明老爷要认他,他也没考虑好要认明老爷啊!再说明老爷当初对自己的娘这么不好,六道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原谅他?

    明老爷微微一愣,说道:“我也不知道啊,总之刚刚六道拿瓷片不小心划伤了手,那血就是滴在这个碗里,所以我那伤口上的血又不小心滴到了六道的那滴血上,于是两滴血就相融合了,足可能证明六道就是我的儿子啊!”

    柳七哈哈的一笑,说道:“明老爷,你年轻的时候,是不是见一个爱一个,到底播了多少种都不知道啊?这碗是装过盐的,两滴血之所以融合在一起,是因为盐的缘故,所以啊,明老爷,你以为六道是你儿子,肯定是你想得多了!”

    柳七走到厨柜旁边,倒一滴醋放在那血水,然后摇了摇,那原本整合的血又分散成了无数小小的血结,明老爷吃惊的看着这一幕,说道:“怎么又不融合了?”

    柳七笑道:“明老爷,那所谓的滴血认亲,对骸骨有效,但相对于血与血之间却不得百分百的有效,不过亲生父子、兄弟之间,那个血型是相同的话,就一定会融合在一起!反之而不能!而且滴血认亲,要经过很认真的程序,不是像你一样随便拿个破碗,就可以了!这两滴血这所以相融在一起,一方面可能你们真是父子,但是一方面又是因为碗中有食盐的关系!这可怎么说得清?!”

    明老爷那兴奋的脸上突然露出一抹深深的失望!喃喃而道:“原来是这样啊!”他突然想起来,说道:“要不我跟六道之间再重新验一次?我去拿个干净的碗!再装些干净的清水!”

    六道轻哼!毫不给情面的说道:“我不验!”

    明老爷脸上有着尴尬的神色,求救的望着柳七!

    柳七摆了摆手,“明老爷,不是我不帮你,而是厨房里能用的瓷碗已经全部被你摔了!你拿什么验?再说了,你凭什么就断定六道是你儿子?你肯定是认错人了!哦……对了,明老爷,你不是故意想让六道注意你,于是就用了这一招吧!你不会对六道有什么岂图吧?你不是有妻有妾吗?怎么改口味喜欢男人了?”

    六道一怔,冷冷的瞟了一眼明老爷!

    明老爷低着头,脸上有着忧伤之色,说道:“我错了!”

    柳七听到明老爷自责的话语,微微皱眉,赶紧安抚道:“明老爷,你别忧伤了!这点小事有什么好忧伤的?”

    明老爷又喃喃的说道:“原来我错了!早知道就应该留个没有摔坏的碗!这样才能验得准确一些!”

    原来如此啊!不是向六道认错,而是自己觉得自己错了,自言自语!

    柳七拍了拍明老爷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明老爷,你就别这副难过的样子了,明天我让小含再去买新碗回来!你要是喜欢玩滴血认亲,你就跟院子里的阿黄玩啊!”

    明老爷说道:“我要是有个像六道这个的儿子,我就把我那两个儿子赶出家门!他们俩实在是太吵了,天天吵架,吵得都头痛了!哪像六道啊,一天到晚说不过三句话,这沉稳的性子多好!不让要操心啊!”

    “你就算是想要一个听话的孩子,也不能在外面随便看中一个就想要认回去!”六道冷冰冰的说道!

    明老爷失落的摇了摇头,一脸的愧疚,说道:“六道,我思考不周!”不管六道是生气,还是什么?他都不会怪六道的!滴血认亲,他不能强迫六道,当然这认祖归宗,他也不能强迫!

    于小含揉着额头气呼呼的指着明老爷,正要骂他,看到明老爷一脸失落的模样,心底生出一丝不忍,说道:“明老爷,你别这副样子啊,大不了我不要你赔偿那些碗的钱了!”而且上回当掉的那个珠子,还剩下二十多两没有花完,够买几套新的餐具了!

    赵六道看到明老爷自责的模样,墨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淡淡的精光光芒,转瞬而逝!柳七的心底也有些疑虑,为什么明老爷把六道认为是自己的儿子,而又不认为郭雄或者柳七呢?

    明老爷说道:“六道啊,其实你跟阿蓉真的很像啊!”

    六道喃喃的说道:“他们说我跟如意也很像!”

    柳七轻声一笑,拍了拍六道的肩膀,说道:“当然像啰,我们不是表亲吗?”表兄弟啊!

    明老爷脸色淡淡的,一脸气馁,摇了摇头,转身回房了!

    于小含看到他那副模样,担心的说道:“明老爷,我是说真的!你打坏的那些碗碟,不用你赔了!我上回当了珠子还剩下很多的钱,你别不高兴啊!”

    明老爷一脸颓废的拍了拍于小含的肩膀,说道:“傻姑娘,不关你的事!”

    于小含看着他落寞的身影,喃喃而道:“他家里妻妾这么多,又有儿子,怎么搞得自己像孤寡老人似的,一身孤寡的郁闷气质?跟那些酸腐的只会吐槽书生一样!”

    六道收拾了厨房,便和柳七一起回房了!

    柳七刚刚坐在桌前翻开卷宗,便听到轻微的扣窗户的声音!她抬头望了过去!

    郭雄利落的推开窗户,从窗外跳了进来!

    郭雄那犀利的目光看了一眼冷冽的赵六道,这才走到柳七的面前,说道:“小七,我查过了,京城的军队有调动!太子这般大张旗鼓的,也不怕皇帝知道了!皇宫中心我进去探过,不过里面守备太过于森严,我只在外围宫殿处,根本进不了龙泉宫。宫里的人都知道皇上病重,御膳房里也有每天都有药送到龙泉宫去!我猜想皇帝不知道太子调兵的事情,可能是皇帝病得太重了,所以根本不知道!再加上四皇子的势力,更就不可能让人知道皇帝的消息!还有就是宫中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是叶皇后作主!叶皇后每日都会呆在龙泉宫中伺候皇帝,寸步不离,龙泉宫里的太监和宫女也都是由叶皇后亲自指定的!别说是妃嫔,就连朝臣们要见,都见不到!”

    赵六道走到窗户边上,开始研究那窗户的栓子!那窗户明明是栓得好的,不仅仅只是防贼,而是他与如意同床共枕,怕有人进来发现如意的身份!现在被郭雄很轻易的弄开了!

    郭雄见赵六道在研究窗户的栓子,挥了挥手,说道:“六道,你别研究了,这种小栓,还难不倒我,我郭雄想要进的地方,只要我想,就能进!”

    六道冷冷的看了郭雄一眼,惊艳绝绝的脸上露出一抹谨慎的光芒,在房间里找出锯子还有起子,螺丝,小刀之类的东西开始改装窗户的栓子和锁!

    郭雄嘿嘿的对柳七说道:“让六道去改,我要是成心要进来,可以直接破窗!”

    柳七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郭大哥,你敢破窗,这修窗户的钱可得你来出了!”

    “六道这么小心,我看不如按个金属的!”郭雄讪讪的看了一眼赵六道!

    柳七将目光收了回来,对郭雄说道:“那司徒澄可有什么动静?司徒澄是打算支持谁?这些天我也极少见阙哥哥,那天他只跟我说皇帝病了,并未说朝廷暗中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

    “司徒澄是支持四皇子!”郭雄言道!

    柳七冷冷一笑,嘴角泛起一丝讽刺的笑意,“难怪的送上的去东西,一直没有回音呢?原来是皇后还没打算动我!这样也好,时间长一点,秦重那边也好准备得充分一些!”

    “小七,你现在打算怎么办?”郭雄好奇的问道!

    柳七挑眸,眸光里跳动着室内的烛光,明亮动人,缓缓的问道:“四皇子与太子相争,你觉得谁的胜出最大?”

    郭雄摇了摇头:“这个说不准!太子身后的姜家势力也很大!而且四皇子将外军都调动进京了,太子肯定有危机感,到时候只要四皇子一有动静,太子就会反扑!”

    柳七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太子这次是完了!”

    “什么意思?”郭雄一怔!

    “皇后果然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再加上四皇子,四皇子调动天狼军进盛京,只是不过是引蛇出洞,故意做给太子看的,到时候真让太子以为他有夺嫡的想法!再说皇上只是生病了,并没有死,或许只是被皇后控制了!太子若是逼宫的话,四皇子正好有理由将太子拉下马!城外驻扎的天狼军还多少?”

    郭雄说道:“我今天借故去进药,探过那里,里面不足一百人!只不过他们生的却是一万人的火,很多炕上烧的是清水,根本不是什么米饭,我还觉得奇怪呢,现在经你这么一说,就明白了,好一招混淆视听!太子若是想除去四皇子,势必就会引起公愤!毕竟一百人的军队不算什么,只要外家军少于五百军在城外驻扎都不是什么大过!”

    柳七懒懒的打了个哈欠,说道:“我倒希望皇帝能好好的活着,如果他真被皇帝控制了,将皇位传下,一朝天子一朝臣!”

    到时候她想要给家人伸冤,只怕那路就更难了,而且司徒澄是支持叶氏一族的,四皇子当了皇帝,柳七就更没有出头之日了!

    郭雄说道:“他娘的!老子那冤案都已经证确凿的证明自己无罪了,那大理寺少卿却又整出个逃狱和打伤官员的罪名来让我认!真他娘的黑爱心肠,迟早断子绝孙,每天阳萎不举!”

    柳七扑哧一声轻笑,怕是此时的司徒澄也应该是阳萎不举了!

    郭雄将所有的事情汇报完,轻轻的推开了顶着门的柜子,直接从房门走了出去,出去的时候还挑衅的朝六道眨了眨眼睛!

    六道愤愤的关上了门,又拿了柜子顶住门,然后将窗户的栓子拆下来,一个个的改装!柳七走到他的身边,伸手从后抱住了他,懒懒的说道:“六道!别弄了,要关这么结实做什么,有你在,我也没什么好怕的!”

    赵六道谨慎的盯了一眼柳七放在她腰间的手掌,她束胸已经解下,瘦削的胸口处微微的露出淡淡的突起,她一直没有穿过肚兜之类的内衣,总是拿块绫布束着胸的,此时束胸的绫布解了,她衣服里面空荡荡的,却又隐约的透着一抹青涩如雨后小清新的完美弧度来!那完美的弧度正熨贴着自己,让他全身的细胞都开始变得慌乱起来!

    “如意,天色晚了,睡觉吧!”赵六道握着她的手,粗糙的手掌在她的手指上轻轻的摩挲着!

    “六道,你以前认识明老爷吗?”柳七摊开手掌,任由着六道将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掌心里抚弄!

    一听到明老爷,六道那身子突然一僵,然后沉沉的说道:“不认识!”

    “那这个明老爷还真是挺奇怪的!”柳七缓缓而道,将脸贴在他的背上,闻到他身上淡淡的如青草般的气息!

    “嗯!”赵六道淡淡的应了一声!想到明老爷那副模样,又觉得心底有些淡淡的恨意!

    “你还记得你娘吗?”柳七突然问道!

    赵六道轻轻的拿开她抱着自己的双臂,说道:“如意,太晚了,睡觉吧!晚上看卷宗太久,光线不好会伤眼眼睛的!”

    柳七撇了撇嘴,凤眸轻轻的一挑,看到六道已经脱了鞋子,爬上了床,她也走了过去,踢掉脚上的鞋子,睡在六道的旁边,手指轻轻的戳了戳仰躺在床上的六道,说道:“你就说说吧!”

    “我……”六道浓浓的剑眉微微的拧了起来,说道:“我不太记得!”

    不知道是不是不愿意记得,还是故意想到遗忘!那些很久以前的事情,都被自己下意识的尘封了起来。

    “那你记得多少,就给我说多少呗!”柳七伸出一条腿搭在了六道的腰上,又挠了挠六道的腰处!

    六道被她弄得有些痒,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将她的双手放大自己的胸口!少年那清冽如泉的声音缓缓的说道:“我娘……她应该很温柔,很善良,生气的时候也从来不骂人!就算是伤心的时候,她也很少见她流泪,很倔强……她会做很多好吃的,各种各样,都能做出来,不过她最喜欢做水晶饺子给我吃!我虽然想要努力的回忆起她的样子,可就是想不起来!”

    柳七反握着六道的手,说道:“那你总有模糊的样子吧,你告诉我,你心目中的样子,我回头画一副你娘亲的画像给你好不好?”

    六道侧过头来,看到少女脸上明媚的笑,心底一颤,冷冽的眸底也呈现出一抹深深的缠绵来,伸出手臂过来,将她抱在怀里!

    虽然天气还没有到这么冷,两个人相拥甚至还有些热,可是谁也舍不得推开对方!习惯已经成了自然!不舍放开,更不想放开!

    六道想了想,说道:“她穿着白色的裳裙,身上总是香香的,头发又黑又长,眼睛温柔似水……”

    柳七靠在他的胸脯上,默默的记着,等到六道说完之后,想了想,说道:“那我和你娘比起来,你觉得谁最好?”

    赵六道全身一怔,毕竟那个记忆里模糊的形象已经太遥远了,他努力的想那个模糊记忆里对他的好,虽然都是很好的,却看不到,也摸不着,连回忆都是模糊的!而如意就在他的身边,活生生的在他的身边,他随时都可以感受得到,摸得到!

    “你!”

    柳七呵呵的笑了起来,捧着六道的脸,在他嫣红的唇上亲了一口,说道:“我信!”

    六道又呆了呆,侧身过来,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夜色下,少年墨如玉的眸子有着深深的沉淀了许久许久的光芒!总有一天,他会最豪华的婚礼,最高贵的身份,铺十里红妆,来迎娶她!现在还太早,明知太早,可是六道的心已经开始急了!

    柳七闭上眼睛,想着他不说,她也知道!

    天边的月色已经完全的陷隐入了层层的云层里,徐风吹过窗棂,奏着温馨欢快的夜曲!不过这夜曲,只有真正感觉到温馨的,才会听出欢快愉悦的色彩,而心底阴沉的人,只会觉得诡谲!

    心底的阴沉,又怎么能是随随便便的被一阵轻风能吹去的,就算是狂风、龙卷风也吹不去他扎根在心底的阴沉恶念!

    司徒府内,司徒澄握着那本手抄的断案录集发呆,上面的字,字字绢秀,又带着一丝不羁与狂傲,甚至还有一丝男子所拥有的气吞山河的霸道之气!这样一个平凡的女子,平凡到让人看不出她的所在,可是当她不在的时候,才会让人觉得,他到底是失去了一件世间多么难得的宝物!

    现在在他的心里,只有浓浓的利益,权力,地位!他要把所有挡在他路上的绊脚石,全部清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之孤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之孤鸿并收藏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