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 > 第一百零八章、帮你吹吹

第一百零八章、帮你吹吹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第一百零八章、帮你吹吹

    六道轻眨着墨眸,漆黑如墨的睫毛轻轻的颤动着,烛光下染上了一层澄金色的光芒,六道轻轻的推开扒在自己胸前的柳七!

    柳七埋头窝在六道的脖颈处,温软的气息吹着他的耳朵,暧昧的说道:“说说吧!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

    这个姿势太过手暧昧,空气中有淡淡的旖旎气息,六道沉沉的喘着气,觉得每日受这种折磨,他都快要受不了了!六道摇头,表示没有!

    “六道,我爱你!”柳七轻轻的在他的唇瓣上咬了一口!

    “下流!”六道喃喃的说道!

    “我爱你,还下流了?那你又不告诉我,你的心事!”柳七那双邪恶的双手已经摸上他的胸膛,感受着他沉沉有力的心跳声!

    六道翻了个身,将她从身前翻落下来,握着她放在自己胸口的双手,说道:“那天你跟明老爷在书房里谈了一些什么?”

    “没有是这事啊!你想问就早一点问我嘛!”柳七淡淡一笑着,“明老爷封我当大官,你以后就是官夫人了,你放心爷以后会好好疼爱你的!你一定是正室!”

    “如意,你别闹!”六道脸色沉了沉,说道:“晚上你跟郭大哥所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皇帝让刑部重新彻查上郡同知被杀案,同时还撤消了对郭雄的一切指控!那天明老爷找柳七谈话,柳七很自然的将郭五就是郭雄的事情说了出来!明老爷这人精明,又与郭雄他们相处了这么多天,知道郭五不是一个残忍的性子!

    至于凌家的冤案,皇帝也下令了刑部将前大司马叛国的案子重审,替凌家沉冤昭雪,那告示很快就会贴下来!不过凌家已经没有人了,那些原本属于凌家的府宅和田地,全部都交由国库所有!

    柳七也清楚明老爷的心思,明老爷曾经说过,若是当初处置凌家的时候,有强有力的证据证明凌家无罪,他也完全可以保凌家,不过那时候就算凌家死罪可免,活罪也难逃,削官和流放也是一定的!只是当时司徒澄做得太绝,事事都指凌家叛国,而且朝中官员,叶氏及姜氏都要求强惩凌家!

    皇帝提升了六道为正五品青龙侍卫千户,同时也提出了要重用柳七,结果被司徒澄联合一干大臣给当场驳回了!皇帝想到当初柳七跟他说过的话,果然如柳七所料!司徒澄及一干司徒澄交好的官员,没人同意,想必当初凌家出事,他们也有些干系!这里面连太傅都站出来说话了!更让皇帝没有想到!

    “六道,明老爷曾经问过我关于你的事情,我现在想想,如果你想将金牌拿出来证明自己的身份,然后过自己的日子,我也不会怪你!就像之前我所说过的,我以后的路,不管我做什么,都不会后悔,如果你愿意陪在我的身边最好,不愿意也没有关系!”而且柳七也不想六道为了她,而勉强让他做一些他不喜欢做的事情!

    六道拿起枕在头下的枕头,然后伸手将掏头里一片破旧的装粮食的袋子拿了出来,说道:“它缝在这个布袋里,里面还有一封用帛锦缝制的信函!”

    “干嘛?”干嘛给她,柳七眨了眨眼睛!

    六道淡淡的说道:“如果让要我拿着这个去找他,我就去!不过却不是我心底想做的!”

    柳七觉得没趣,揉着六道那张惊艳绝绝的脸蛋,说道:“谁要逼你做你心底不想的事情了?你的命运还不是把握在你自己的手里!?行了,行了,收了,赶紧睡觉!”

    若是说以前,六道一定是没有机会将自己的身份揭露在人前,因为在渔阳县的那个小县城里,天高皇帝远!

    六道又将布袋塞回了枕头里,枕在头下!那么重要的东西,他就随便的塞在了一个地方,完全不在乎会不会丢掉,而且他也看不得重,有些东西有的终归会有!如果没有的,那再怎么用尽心思,也不可能得到,没有如意,他一辈子只能在边境的那个小渔村里过着饥不裹食的日子,过一天算一天,得过且过!

    六道从来没想过以后的命运会怎么样!直到遇到了柳七,他觉得自己的命运已经和柳七牵连在一起了,她荣他荣,她损他损!

    第二天一大清,村长就在院子里嚷嚷开了!

    柳七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起来,推门而出的时候,看到村长已经提着大包小包的在院中收拾东西,郭雄牵了一辆骡车过来,将东西装在上面!

    村长看到柳七出来,说道:“小柳啊,我听说那天住在你们家的那个老头是个大官,很有钱,这下你可就发达了!以后的荣华富贵少不了你的!你可不能忘记了我们啊!那个老爷有没有在皇帝老子面前替你说话,把你的官职升一升啊?”

    柳七接过六道递过来的毛巾擦着脸,懒懒的说道:“没有!”

    村长脸色微微一变,疑惑的看着柳七,说道:“小柳,大家都是自己人,你可别自己得了好处,不愿意告诉我们!就算那个老爷没有在皇帝面前给你升官,总也有派人送些金银的钱财过来答谢你吧!我可听小含说过了,他在这里住了好多天呢,虽说那个老爷吃你的,住你的!可是你可不能有什么好处就独吞啊,他住的那些日子还不是我家小含伺候的!先别说做饭洗衣裳了,这端茶送水也是需要劳力的。舒悫鹉琻”

    六道那目光冷冷的望过来!真想把这个势利的村长给丢出去,当初黑甲军来搜查奸细的时候,就是他第一个将明老爷给供出来的!

    村长不悦道:“六道,你是什么眼神?难道是觉得本村长说得不对,本村长可告诉你,我好歹也是一村之长,村子里最大的村官儿!”

    郭雄将东西往骡车上一扔,语气沉沉的,“六道现在是正五品宫庭侍卫长!你那村官值个什么品级?”

    村长一听郭雄那话语里讽刺十足,愤愤道:“你一个府家打杂的,什么时候轮到你在这里说话了?我那村官就算没品,也比你这什么官位都没有的打杂的要强!再说了,六道就算是当了一品大官,那也是从我们上石村里出来的!想当初他初来村子里,差点就饿死,还不是我们看着他小,可怜,就拿出家里的吃的出来养着他!做人可不能忘恩负义!”

    郭雄也不爱去帮忙收拾了,一屁股坐在院子里,拿了旁边的水杯喝了一口,说道:“村长,还你比较有自知知明,知道村官是没有品儿的!”

    村长不悦了,说道:“柳七,你看看你家打杂的!怎么这个样子,你现在好歹也是一个书丞老爷,家里应该养些聪明一点的奴才!”

    郭雄不爱搭理了,气恼的一拂袖,说道:“小七,我走了!”

    “郭大哥还没有吃早饭呢!”于小含端着煮好的稀饭过来!

    郭雄语气不善,“回药铺吃!”

    村长看到于小含手中的皮蛋瘦肉粥,以及大白馒头,眼底有着深深的笑意,说道:“我说侄女啊,这些天,天天大鱼大肉的吃,你不怕吃穷啊,我昨天去了一趟市场,那些菜都好贵啊,青菜比肉还贵,只有烂菜叶不要钱,那些烂菜叶根本就没有烂,只是有些焉了,就这么丢了真是可惜。还有啊,你发现没有,城里的那些乞丐讨钱,一次能讨得好几个铜钱!”

    村长儿子坐在那里,拿了一个馒头,又装了满满的一大盆子肉粥喝了起来,虽说他们天天说看到那些砍头的场面就吃不下饭,可是一有那饭送到桌前,他们就像饿死鬼投胎一样,放开着肚皮猛吃!

    柳七笑呵呵的说道:“村长,你不会想着不回村子了,在盛京城干乞丐这一行吧!?”

    村长一怔,恼道:“谁你尽胡说,我堂堂一村之长,怎么能做那般没有尊严的事情!?再说有你在,我还要当乞丐吗?反正你都当了大官,每月的俸禄都不少呢,不然哪里能每顿都有肉啊!”

    “那你可说错了,我那些俸禄哪里够你们这么吃啊,要不是郭大哥那药铺掌柜支撑着,每月拿回来二十多两,只怕我们每天也只能吃白菜豆腐了!”柳七淡淡的说道!

    “那个打杂着?你说是什么药铺掌柜?!我也没看出来啊,就像他每天无所事事,早出晚归的,想不到还是个药铺掌柜!”村长不敢置信的说道!

    “是啊,他住在我家里,每月交二十两房钱!”柳七平静的说话!

    “啥?啥?每月交二十两?!你可真是黑心!”村长蹙眉!喃喃道:“果然是无商不奸!想不到啊想不到……”

    “大伯,要不是郭大哥每月那钱,你哪里能吃这么好,看你还在这里说公子的不是了!”于小含冷哼,气呼呼的说道!

    村长和村长儿子,来的时候就带了两件衣服,走的时候,满满的装了整整一车,看到柳七家那只马桶觉得好看,都要带回去。好在柳七家里也没什么值钱的古董之类,不过于小含那些漂亮首饰倒是全被村长和他的儿子给翻走了,说是要带回去给自己的媳妇戴,于小含又也是马丽苏的性子,再说又是亲人,她也不计较!

    至于柳七,他每次出门的时候,都交代六道将房门锁好!虽说她房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是她就是不希望有人去翻,于小含倒是不会,就怕这个村长四处乱看,看中什么家具墨台什么,就得非要搬回渔阳县去!

    早餐已经被村长和村长儿子吃得差不多了,六道皱眉,拉着柳七道:“去外面吃馄饨吧!”

    他小时候挨饿的时候,最想吃的就是馄饨和饺子,想着那里面包着的香香滑滑的肉!甚至吃草根的时候,想到吃的是饺子,他也会觉得草根的味道不那么难以下咽了!

    柳七笑眯眯的朝他眨了眨眼睛,看着他一身熨贴得体的淡蓝色武官官袍,披着月白色的对襟褂子,长发随意的用布条束着,手里拿着一柄墨黑色的侍卫刀,越发的觉得眼前的少年凛洌逼人!

    于小含说道:“公子,六道哥,我在厨房里留了饺子……”

    “你们吃吧,我和六道上班去了,时间怕是来不及了!”柳七朝于小含挥了挥手!

    于小含那张俏丽的脸上,泛着淡淡的尴尬,又怪嗔的瞟了一眼正在埋头吃饭的村长父子!

    村长一边吃着,一边说道:“三丫头,你真是太偏心了,有饺子不拿出来,果然是女生外向,都不把我这个伯父放在眼里了!”

    于小含穿着一身简单的衣裙,发头上也是素净得很,发饰和手镯项链之类的,她已经是没有了!全部都拿出来,有些被村长儿子看中,有些被村长看中!有些她觉得还不错,打算让村长带给自己的娘戴!

    “伯父,你瞎嚷嚷什么呢?公子和六道哥不是不吃了吗?我去端来给你!”于小含白了他一眼!转身进了厨房!

    要说于小含那胃口就没有村长父子那么好,这两天看到这么大的砍头惨状!还没吃得二两饭!脸也清瘦了一些!

    村长父子觉得差不多将柳七府里的好东西都搜刮完了,才决定着要离开,城门要午后才开,所以他们决定城门一通行,就离开!

    于小含将饺子端了出来,自己随意的喝了几口粥,说道:“我出去买菜了!”

    “三丫头,记得买些牡丹糕,桂花糕,桃酥饼的,我回头带给你娘和伯母吃!”村长夹着饺子笑眯眯的说道!

    于小含心底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知道自己的伯父和堂兄住在这里,给柳七添了不少的麻烦,虽说柳七什么话也没有说,可是于小含心底自觉得过意不去!于是做什么事情都格外的认真,就是心里有些愧疚!

    柳七对什么家长里短的事情不太有兴趣,只要没有间接损坏到她的利益,她一般会无视!

    她陪着六道坐在牡丹大街旁边的一个小摊上,端着伙计送上来的馄饨就开吃!

    馄饨太烫,她刚刚放入嘴里,又焦急着吐回了碗里,伸出舌头来吹着气,嚷嚷道:“我去!烫死我了!”

    六道轻轻一笑,眼底有抹意料不明的光芒,拿过她的碗过来,替她吹着碗里的馄饨!

    “六道,你笑什么呢?”柳七凤眸一蹙,眼底有抹危险的光芒!

    六道瞟了一眼小摊摊主栓在旁边的一只小黑狗!那只小黑狗正摇着尾巴,一脸期盼的看着那些在摊位上吃馄饨的顾客,舌头呼呼的伸得老长!

    “他娘的!你把我看成狗了呢?”柳七一恼,手中的筷子扔了过去!

    六道一把抓住,摇了摇头:“我没有说!是你自己说的!”

    “你……太阴险了!”柳七咬牙,愤愤的看着他,说道:“你说我是小狗,那你呢?我们可是睡在一张床上的!”

    “我每天抱着小狗睡觉!”赵六道想也没想,毫不犹豫的回答!

    柳七愣了愣,眨着眼睛,半晌才抓着六道的头发扯了扯,说道:“六道,你嘴太毒了!”居然隐晦的说她是狗,太他娘的过分了!

    六道被她拉着头皮,生生的痛,抱着脑袋说道:“我错了,我错了,如意你饶命!”

    “叫大爷饶命!”柳七撇了撇嘴,气势有些嚣张!

    “你/?大爷?”

    “我去!什么你大爷,你……”柳七呆了呆,说道:“你叫不叫?”

    “别闹了,这么多人看着!”六道一侧脸,突然看到旁边桌上坐着的顾客正朝他看过来,他的脸上一片尴尬!

    “你叫不叫?不叫我就不松手啦!”柳七威胁道!

    “你……大爷饶命……嘶……”六道赶紧夺得了自己头发,气恼的揉着头皮,恨恨的说道:“痛!”

    柳七睨了他一眼,端起那碗馄饨咬了一口,点了点头,说道:“还是有些烫,不过还好!勉强接受!就不计较你诋毁我的过错了!”

    赵六道愤愤道:“我没……”

    “你有!”柳七手中的勺子指向他!

    六道埋头舀着碗里的馄饨,淡淡的想,诋毁她,也相当于诋毁了自己,他才不会这么做啊?

    柳七将馄饨里面的蒜苗捞了出来,放在六道的碗里,笑眯眯的看着他!

    六道呆了呆,抱着碗喝着汤!柳七撇了撇嘴,轻轻一笑着!晨曦下,少女隽秀的脸上泛着一层柔软的光芒。

    坐着马车经过的男子掀帘看到此时的场景,突然皱眉,眼底有抹阴戾之色,脸上更是寒冷一片!

    昨日早朝,皇上想提升她入刑部任五品侍郎,若不是因为她升得太快,引得朝中有些官员不满,只怕昨日那提议,皇上早就发下来了!

    男子想到这一点,脸色更加的难看起来,凌将军一案,皇上已经下令重审,并且给凌家沉冤昭雪,就在这几日!柳七既然能说动皇上重审凌家一案,那么事后要针对的肯定是他!朝中已经有朝臣说他枉杀忠臣性命,不配坐大理寺少卿的位子,重审的旨意一下来,也是交由岑淳亲自受理的!说不定有柳七在,还会揪出他伪造证据陷害凌家的事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之孤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之孤鸿并收藏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