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 > 第162章、六道的手段

第162章、六道的手段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第162章、六道的手段

    南涯一时间呆住,怔怔的看着出现在眼前的男子,男子脸色平淡无波,又冷冷的说了一声,“南涯!?”

    那男子皱眉,觉得南涯怎么看起来像傻子一样,呆呆的,南涯那眼神盯着他心底怪渗得的!好像心底长了毛!

    南涯就差点扑过去抱着他欣喜大叫了,不过想到马车内的人,他只得忍住自己疯狂的情绪,上前惊呼道:“南逸,你怎么过来了?”

    南逸冷冷的瞟了他一眼,果然是白痴到无可救药了,南宫大人还是挺明智的,把不好的侍卫送人,比如南涯。舒悫鹉琻精锐的侍卫就留下,比如他南逸!

    南逸面无表情的说道:“去通知柳大人,说南宫大人来了。”

    南涯怔怔的点头,往府内走:“好,我马上去告诉柳大人!”

    柳七正在和秦重讨论关于城中出现疫情的事情,猛然看到南涯兴高采烈的过来,的确可以用兴高彩烈来形容,秦重的眼睛有些抽搐!

    “柳大人,我家大人在门外!”南涯那声音洪亮,震得整个郡守府所有的人都听到了!

    柳七一听南宫阙来了,嘴角泛上一丝明媚的笑意,拂袖往门外走;六道那双寒眸有些冷冷的,跟上了柳七的脚步,六道觉得心中突然叮的一声,生出一抹危机感,他对南宫阙就是有敌意!

    柳七走到门口,看到一胧深青色马车帘下低头弯身,下来的男子,男子淡蓝色内袍,外罩上深蓝色的襟袍,玉带束腰,头戴淡橙色的玉质发冠,长发如泼墨,眉如清俊,一双深邃的眸子抬起,看到柳七的那一瞬间,男子眼底的光芒璀璨,声音温润:“小七。”

    柳七明媚而笑,上前去迎,抱揖恭敬有礼:“阙哥哥!”

    南宫阙微笑的摇了摇头,双手将她扶起,缓缓而道:“这么久没见,你怎么对我越来越生份了?”

    柳七笑眯眯的说道:“哪里生分了,我怎么不知道?阙哥哥还是以前的阙哥哥!”她没有理由生分吧,而且阙哥哥还是与她结拜的兄弟!

    南宫阙微微愣神的看了她一眼,她较之以前更加的大气成熟,脸颊的稚气也脱去了不少,似乎身体也长高了一些,不过还是挺削瘦的,娇小的身子站在他的面前,总让他觉得有种女子盈盈不握的柔软感!不过再看她那坚毅和自信的眼神,南宫阙顿时又觉得自己想得太多!天下的女子,除了南宫家的老夫人,姒蘅长公主外,怕再没有一个女人浑身上下会有如此坚毅和自信的光芒,也更加不会有强势和睥睨的霸气!大夏的女子一般都是很柔弱,就算有傲气,可不可能像柳七这般,睥睨又自信!

    南宫阙无奈:“你总是跟我和稀泥!”什么时候她才能真真正正的把他当成好朋友,可以敞开心怀说话的好朋友呢?

    柳七笑呵呵的拉着南宫阙进了府,又命水碧端了新茶过来!水碧听到南宫大人来了,连带着梅兰菊竹四个丫环也跟着欣喜起来!

    六道脸色寒冽,好像府里的丫环和侍卫都把南宫阙当成了这府里的人,六道心底有隔应,也没有去招呼南宫阙,而是回了自己和柳七的院子,朝空气中冷冷的说道:“出来!”

    天鸠和几个影卫走了出来!

    六道走到其中一个影卫的面前,说道:“如意需要一个贴身丫环,你来当!”

    那个影卫长相清丽,一双水眸炯炯有神,光芒却凌厉,说道:“彩鹊听命!”

    天鸠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六道,“主子,柳大人她会同意吗?”

    他们都是六道之前在训练影卫中找出的最精锐和功夫最好的几个人!天鸠和彩鹊最为出色,所以六道才会将他们两个一起送来!

    彩鹊虽是女子,可穿的是郡守府中的护卫衣服,一身飒爽,也没有人看出来,而且之前彩鹊拜见过柳七,所以柳七知道他们是六道暗中给她培养的影卫,郡守府中的丫环只有水碧以及她所带的四人,彩鹊自然不是好扮成丫环!

    “我会跟她说的!”六道清沉的声音!想到她身边的人都是南宫阙的人,心底总是觉得担心,万一南宫阙的人知道了如意的女子身份,必定会告诉南宫阙,这几个月里,一直是六道最为担心的事情!

    彩鹊恭敬的朝六道颌首行礼,然后身子一掠,已经回去换丫环的衣服了。/

    天鸠恭敬的站在那里,一脸的平静!

    六道给如意训练影卫的时候,最要求的就是忠心,不管如意做什么,遇到什么危险,他们都要第一时间赶到!郭雄原本的华夏镖局,也是江湖名门世家,直到他被人陷害之后,四处逃亡,家族也跟着没落了,郭雄对训练影卫和死士很有一套方法,而且这些影卫在经过三个多月的魔鬼训练之后,还要通过互相嘶杀,能活下来的,才有代号!有代号的才有资格成为影卫!

    六道眸色如墨,幽深寒冽,说道:“通天,你去青灯教总坛查得怎么样了!”

    那名身材有些清瘦,个子也不高的护卫恭敬的说道:“回主子的话,已经查清楚了,青灯教与朝中一个官员合谋,要将靖河大坝炸毁,然后引发水灾,淹没从应陵到青州几万户的农田!那些炸药,奴才已经派人全部都调包了!不过奴才还发现了一件事情,靖河大坝填充的是河沙,现在最怕汛季的到来!那些河沙堆积的大坝会承受不住!”

    天鸠说道:“好在青州地界雨水少,大坝应该不会有危险!”

    通天那目光突然闪了闪,说道:“奴才抓到一人,从他的身上搜出了这个东西!”说着,将一个纸包递了过去!

    六道伸手接过来,正要打开,通天惶道:“主子小心,奴才就是看到那个人将这些药粉倒在通向青州各城的河道里,结果许多被河水侵染过的水源,周边的百姓都染上了瘟疫!”

    六道寒眸锐利,“那个投毒的人,还有没有说些什么?”

    通天摇头:“奴才一直以为他是青灯教,特意去查过,可是似乎又不像,而且他对青灯教十分的不屑,当奴才想要再次问起的时候,他已经服毒自尽了!”

    六道蹙眉,瘟疫正像如意所说,是人为的,但具体是谁,却没有查清楚,不过六道相信,这一定是与圣姑有关系的!圣姑拥有可以冶瘟疫的圣药,那么事情就很明显,是那个与青灯教勾结的朝廷命官干的事!

    头顶突然飘过一根雪白的羽毛,天鸠语气惊喜,“追魂回来了!”

    追魂一袭洁白的白羽披风,一张阴秀的脸蛋,三十多岁,轻翘着兰花指,哼道:“天鸠,你快看我浪不浪?”

    天鸠轻咳一声,主子在这里,你敢不敢别这么发骚!

    追魂从前是江湖中一个劫富济穷的小偷,后来被郭雄找出,与郭雄比试一场偷盗的比赛,谁要输了,就任凭对方处置!结果郭雄奸诈,稍胜一筹。

    追魂看到六道那张冷肃的脸,轻轻的一笑,“若不是看到郭当家的面子上,我才不会受你所用!”

    六道墨眸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眸中威严清贵。

    追魂弹掉手中的一根羽毛,说道:“我委托了盛京的城守户部的哥们,让他们帮我调查最近有谁出京,其他官员出京都是出入登记的!丞相大人也有!不过却极少人知道!还有一个人,是偷偷出京的!因为他说自己生了天花,见不得光!那个人就是吏部的侍郎司徒澄司徒大人!我还查出司徒大人现在入住于青州一家极其不显眼的客栈里,哦,不对是野妓院里,那个野妓院有名字叫做桃色楼!身边跟着十多个一等一的高手!而且一个个的都会使用暗器,暗器中带毒!”

    六道沉沉看了一眼追魂,说道:“多谢!”

    追魂站直了身子,说道:“都是小事情!我就是想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脱离影卫的身份?你知道我一向逍遥自在惯了,突然之间被人束缚了,很不舒服啊!都郁闷得我上火了,你看舌头上,好多个泡!”

    六道淡淡的瞟了他一眼,声音清沉:“你现在四处跑,也很逍遥!你上回告诉过我,陆枢拿了如意的东西,现在东西呢?”

    追魂从身上掏出一个盒子扔到六道的手里,说道:“在这儿呢!”

    六道打开盒子,看到一眼盒中的锦帛,将锦帛拿了出来,然后又从身上拿出一块质地差不多的锦帕放在盒中,脸上的表情严肃,一字一句,缓缓而道:“你把这个放到司徒澄所在的包袱里!然后让万事通告诉陆枢,他的东西去处!麻烦你了!”

    追魂怔怔的看着六道严肃认真的表情,一阵阵的惊愕,“好家伙,你也学会栽赃了!”还栽赃得这么理直气壮,正义凛然的!

    六道淡淡的瞟了追魂一眼,眸色突然沉了沉,又接着说道:“你还有什么话没有说?”

    追魂一脸的无奈,打量了六道一会儿,觉得六道那深邃的眼眸,深不见底,看人的时候,那锐利的光芒,似乎能看透人的心底!追魂说道:“东厂有人来青州了!你看我这些衣服浪不浪,就是偷了那死太监的!”

    天鸠的嘴角抽了抽!死太监身上的东西你也敢拿!?

    六道一听到东厂,目光又沉了下来,说道:“那个太监叫什么名字?”

    “听说叫石公公!我还搜到一封信函,好像是跟那司徒澄通信的!看那字迹不错,应该是出自一名大学士之手!”追魂说道!

    六道语气冷冷,严肃又认真,“这几天你就当那个死太监,把信函送到司徒澄的手里!”

    追魂会易容,易容术出神入化,没人能看得出来,要冒充个已经死掉的死太监,也是没有压力的!

    追魂呵呵的笑着:“六爷果然是最阴险的!”

    到时候他扮成东厂的石公公,然后去套司徒澄的话,司徒澄若是发现他是假的的话,就一定会杀他,到时候他再一路逃,然后将真的太监扔下,说成是司徒澄杀死了!死太监身边跟的那些护卫就会将矛头指向司徒澄,到时候再到死太监的主子那里去告一状,司徒澄与那死太监的主子就会窝里反!

    六道愤愤的一甩袖子,看到院外南菊端茶经过,心底恼恼的,说道:“快去,我希望今天就能看到仇人被人追杀的样子!”

    “得咧,我去了!”追魂那话还飘在院中,人已经不知所踪!

    天鸠说道:“那奴才应该怎么办?”

    六道不紧不慢的说道:“你配合追魂,算准时间,通知知府衙门,说桃色楼有人打架斗殴吗?”

    天鸠恭敬的说道:“奴才明白!”不过这事要不要告诉一下柳大人呢?其实六爷替柳大人做了这么多事情,柳大人是应该知道的啊!

    陆枢知道偷自己东西的人藏在桃色楼,肯定会带人去抢,到时候一场激战再所难免,等到打得差不多的时候,知府带着衙役过来了!肯定是要将全部打架斗殴的人都抓入大牢的!若是司徒澄为了保全自己的名誉,不愿意将自己的真实身份说出来?那么他只能去受青州大牢那些个曾经自己制造出来的刑具了!

    司徒澄掌管全国上下刑狱之后,为了对付有些顽固的犯人,他制造过不少可折磨人的刑具,不会致人死,但会让人生不如死!比如老虎凳,比如挑手脚筋,竹签,辣椒水,膑刑……等等等,要真是如此,六道一定会提醒知府大牢的审问狱卒们,好好的招待招待司徒澄!

    若是司徒澄将自己的身份说出来,他一个朝廷官员,莫名其妙的就来了青州,还住在青州的野妓馆中,这传出去,不止名声,连带着欺君之罪!司徒大人不是得了天花不能出门吗?还请了一个月的假不能早朝,为什么会出现在青州?司徒澄若是承认,这不是自己直接的往火坑里跳吗?欺君大罪!

    如意的仇人,就是他的仇人。六道心中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书房内,南宫阙拿起中的一份皇帝的谕旨递了过来,谕旨用金箔纸写成,卷得细细的一卷。柳七笑眯眯的接了过来,纤纤的玉指轻轻的将箔卷打开!

    南宫阙声音温润磁性,说道:“我出京的时候,青州并没有发现瘟疫的事情,皇上只派我过来查东厂暗箱操作买官卖官之事!”

    柳七看阅完明帝的谕旨,点了点头,说道:“我查六年前上郡同知被杀案时,无意之间发现了一卷锦帛写成的各地方官员的名字,有些甚至还是京官!秦重!”

    秦重将那份柳七抄下来的名单拿了出来,说道:“南宫大人,你别介意了,原件被柳七交给陆枢了,就是十八连船的大当家!”

    南宫阙却淡淡的笑道:“无妨,小七记任何东西,只需要一眼,就算没有原件,这个也可以!”

    秦重摇了摇头:“南宫大人,如果拿着这个去状告上面的人,只怕没有任何人会承认吧,而且他们也可以说是我们随便写个东西,诬告他们!”

    南宫阙不紧不慢的说道:“小七将东西交给陆枢,自有他的用意,是想引另一半帛的出现!”

    秦重愤愤的说道:“南宫大人,柳七可并没有你想像的这么有良心!”说完又意味深长的瞟了柳七一眼!

    柳七呵呵的笑意,完全没将秦重的所说的话放在眼里!

    当然南宫阙也如是!

    气得秦重嘴角又抽搐了,愤恨看剜向柳七,南宫大人对你这么好,你却总是一副什么都不为所动的样子,到底是为何?其实南宫大人比赵六道好多了!

    柳七浅笑,不是别人认为好的东西,她就会觉得很好,很适合她。只要她觉得好的东西,才会由心的觉得很好,很适合她!

    南宫阙很好,但是不适合她!

    她习惯六道在身后,习惯六道明明冷僻,却非常细心体贴的性子!喜欢六道,不需要理由,也不需要有第三者参入!她一向是个认真的人,能认清自己最想要什么,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南宫阙看了一眼宣纸上的名单,说道:“的确是应该有原件会比较好,而且我们需要另一半的帛锦?”

    柳七叹了一口气,“另一半,我也一直在找!我总觉得另一半应该与那十万两税银在一起!”

    “又是直觉?”秦重不屑的瞟过来!

    “没错,就是直觉!”柳七毫不忌讳的回答!朝秦重无谓的笑了笑!

    秦重手中的折扇猛然的敲了敲额头,“查案不光只能靠直觉的吧!”

    柳七不紧不慢的说道:“直觉也是查案必不可少的因素,不是吗?”她的直觉一直很准,她突然一惊,说道:“阙哥哥,你来青州的事情,是不是还有人知道?”

    南宫阙点头:“就怕他们不知道!我是过来混淆他们的视听的,小七,你才是真正掌控者!他们要是来了,自然就会想办法来对付我!而你就有更多的时间!而且我相信,你很快就可以被调回京了!”

    柳七呵呵的笑了起来,她有些不想回京了,如果她被调回京,六道肯定也会被调回去,到时候六道将要面对的事情,她不敢想像!

    南宫阙不紧不慢的说道:“你说过三年,看来我们根本不需要三年,两年足矣,我们就可以一起出入朝堂共事!”

    柳七说道:“承阙哥哥的吉言!”

    六道一身冷肃,突然走了过来,拉着柳七,“如意,你陪我去院中锄草!”

    说完,不由分说的将柳七从书房中拉了出来!如意已经和南宫阙谈得太久了,就算真有正事,也应该谈完了,而且他看到如意和南宫阙有说有笑,一脸欣喜的模样,心底就觉得堵得慌,六道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就这么直接将人拉走了,除了赵六道,这世上还有谁这么唐突?连丞相都不放在眼底?秦重朝南宫阙投去一个无奈的目光!

    南宫阙知道六道的身份,也知道六道有今天来之不易,当初六道选择跟着柳七流放,皇帝看起来很生气,而且六道一路走来,都是靠自己,皇帝连个暗中保护他的侍卫都没有派!如果活着,便算是浴火重生,如果在这场挫折中死了,那么只能说明六道没有能力应付那些阴谋诡计,叶氏一族阴险狠辣,与其被叶氏陷害,不如就直接在流放中自生自灭!不过皇帝也没有想到,六道居然坚韧不拔,而且还当上了青龙军的都尉,!

    明帝的心情好了,去锦绣宫的次数就多,去得多,于妃扶摇直上,流产的事情并没有将于妃打压下去,而是受到了皇帝的更多宠爱!皇帝欣喜六道,便对小含也欣喜。于妃盛宠,后宫之中,无人能及!其实明帝只是想换个心情,每次去锦绣宫,他的心情都不一样,看到宫院中的菜园,以及菜园里走动的鸡,兔子,就会觉得心底的那抹柔软被牵起!于妃很会讨皇帝的欢心,经常会做些乡村的家常小菜,哄得皇帝高兴不已!于是就有不少的宫妃开始明里暗里的针对锦锈宫,也有不少的宫妃想近办法也于妃亲近,想图个近水楼台,皇帝见于妃,于妃能在皇帝面前说她们几句好话足可!

    于小含的事情,与柳七想像中的结果不一样,柳七原以为于小含会适合不来宫中的生活,明枪易挡,暗剑难防,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人迫害了!现在看来于小含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聪明。

    柳七刚刚与南宫阙聊天,南宫阙对宫中事情不太熟悉,不过却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后宫谁最得宠,他还也是清楚的!

    六道拉着柳七出了书房的院子,一路径直的往自己的院子走!牵着柳七的手也不愿意放开!

    柳七笑眯眯的说道:“哪里要锄草,咱院子里压根就没有种草好伐!”

    六道嗯了一声,拉着她进了屋,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站在门外的宋洪一摸鼻子,一脸的委屈,因为他刚刚想过去向柳大人问好,结果六爷一关门,就将他那自我感觉完美的鼻子给撞了!

    六道拉着柳七坐下,从身上掏出一张帛布来,放在桌上,声音低醇,“如意,这个是从陆枢的手中拿到的!”

    柳七眨着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六道!她怎么不知道六道还有这种本事,难道是自己三四个月不曾与六道见面,六道在这段时间里做了很多让从来不知道的事情?

    六道白了她一眼,说道:“你都不知道保护自己!遇到事情,只能用投机取巧的方法!”六道不一样,六道喜欢直接,他不喜欢的!他就会去教训!就像对付司徒澄!如意不喜欢的,所以他也不喜欢!

    柳七秀眉微微一皱,说道:“什么投机取巧?好吧,我就算投机取巧怎么啦?”

    六道伸手一抄,让她的头埋在自己的肩膀上,说道:“我是怕你万一遇到个精明的,有危险!”所以他才会给她训练暗卫,替她找贴身丫环!

    柳七的额头砰的一声被撞在六道坚毅的肩膀上,她愤愤的伸手揉了揉额头,说道:“六道,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霸道了!都没以前那么乖了。”

    六道清沉的说道:“我有霸道的资本!”然后也伸手过来替她揉着额头,说道:“我给你找了个丫环,可以贴身保护你!”

    六道说完,拍了一下手掌!

    一个粉色的身影出现在了柳七的面前,眼前的女子目光冷锐,眸中还有着冷冷的杀气,不过见到六道和柳七的时候,目光变得恭敬!

    女子恭敬的说道:“柳大人,奴婢是彩鹊!”

    “嗯!”柳七点了点头子

    彩鹊有些意外,好像柳大人一早就看出来了一样,一点也不惊愕!

    柳七,笑眯眯的揪着六道的墨发,说道:“你做什么,我都放心!”

    六道从她的手中将头发拉了回来,寒眸望向她的时候,多了几分的温柔,说道:“如意,彩鹊和宋洪可以在明处保护你,以后你出门的时候,将他们带在身边!”至于那个南涯,就让他跟着秦重好了,说不定南涯还十分的乐意,要感谢六道的安排呢!

    柳七凤眸弯弯的,笑得很是明媚,抱着六道的脖子,戏谑的说道:“心肝儿,你对我这么好,我应该怎么报答你呢?”

    如此亲密的举动,六道那冷冽的目光瞟了一眼身边还着着的彩鹊。

    身边的彩鹊怔了怔,恭敬的一行礼,然后匆匆的退出了房间!

    柳七最喜欢对他又是摸又是啃的,此时一此戏谑笑意,让六道一时间有些心猿意马,清沉低醇的声音说道:“我只要你好好的!”

    柳七咬着他的耳朵。“今天晚上,我们……”

    六道目光闪了闪,说道:“今天晚上,我有礼物送给你!”

    柳七嫣然的笑道:“把你自己送给我就行了!”

    六道伸出双手将如意的脸掰过来,让她对视自己,说道:“今天晚上如果不出意外,知府大牢有好戏看!”

    柳七清丽的小脸被他捧在掌心里,小心翼翼,像是被捧着的珍宝。

    “六道,你到底有多少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她微微眯眸。

    六道声音清沉,目光望过来的时候,眼底似乎还过若有若无的宠溺,说道:“到晚上你就知道了。”

    “可是晚上我要跟阙哥哥……”

    六道捧着她的脸,将她余下的话给吞了,轻轻咬着她的嘴,气息有些霸道冷狂,还有一丝责怪,干嘛总提南宫阙,他不喜欢!

    柳七被他吻得晕乎,半晌还在喘息,脸颊红得诱人,看得六道又情不自禁的觉得身全的热流全部都流到了腰下最敏感之处!

    柳七舔了舔红红的嘴唇,喃喃的说道:“好,今天晚上全听你的!”

    晚膳,六道命彩鹊将饭菜送过来,本来应该是柳竹来送的,结果彩鹊那冷厉的气势镇得柳竹她们都不敢再说话了!

    柳竹他们知道,彩鹊是赵公子给柳大人找的贴身丫环,而且这丫环身手还不错,可近身保护!跟柳竹她们不是同一路的!

    秦重给南宫阙安排的是客房,水碧和南涯伺候着!秦重脸色一直很难看,六道不懂规矩,柳七总不能不懂吧,南宫大人来了,你们就把南宫大人晾在这儿了,把南宫大人置于何处?

    南宫阙倒不介意,他本来来青州是要住客栈的,现在住在柳七的府中,他的身份除了南宫府送过来的一些侍卫和丫环知道以后,没人知道!南宫阙也叮嘱底下的人,他的身份不要泄露出去!住在柳七的府中,一方面是调查方便,另一方面是离她很近,可以天天见面!

    不过六道是个很有占有欲的人,在他心中认定的,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能跟他抢!

    柳七一方面觉得六道很霸道,一方面又觉得很幸福,觉得被人在乎着,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当天晚上,青州城西巷牌坊的一处野妓馆突然发生了江湖社团斗殴事件,造成十死九伤,还有不少的人是轻伤!

    司徒澄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十八连船的人?本来他与十八连船的陆枢是合作的关系,现在陆枢非逼着他将东西交出来,而且不交出东西,陆枢就带人强制的搜索。

    十八连船的人都是些刀口舔血的江湖人,行事作风那是即狠辣,又不要命!一个个的都跟亡命之徒似的!面对司徒澄那些护卫的带毒的暗器都是不顾一切!完全就是拿人数在实质性的来压倒司徒澄!

    司徒澄出京隐密,没人知道,所以身边带的人数不多,只有十多个精锐的护卫,陆枢一来就带了百十来号的混混及帮会成员,把司徒澄身边的那十多个护卫杀得只剩下了七八个,而且那七八个还大多受了伤!

    江湖人行事,当然用江湖人的手段,陆枢先是派人暗中给他们的饭菜下药,然后再带人搜查。司徒澄还没有来得及吃饭,所有没有出事,不过他要逃,也逃不及!

    眼看着陆枢从他的床头上找到一个盒子,司徒澄顿时脸色一变!

    陆枢打开盒子,看了一眼盒中的东西,然后愤愤的将盒子往地上一丢,愤愤的对身边的人说道:“他娘的,是假的!兄弟们,给老子打!”

    司徒澄盯着那个盒子,他自己带的东西,他不可能不知道,抓起身边一个护卫挡了陆枢砍过来的一刀,说道:“这东西不是我的!”

    陆枢气愤的说道:“当然不是你的!你他娘的把我的东西藏哪儿了?乖乖的把东西交出来,本大爷饶你们一条狗命!”

    司徒澄也是气得脸色扭曲,他的那些护卫中了药,药效发作,一个个的如任人宰割的羊!司徒澄的眼底此时也闪过一丝慌乱,说道:“陆当家,我看我们之间一定有误会,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怎么会针对于你,破坏我们之间的关系呢?”

    陆枢愤愤的说道:“老子从来不相信任何人!”

    司徒澄冷冷的说道:“陆当家,你要怎么样才能相信?”

    陆枢愤愤的说道:“怎么样我都不相信,除非你将东西还给我!”

    司徒澄冷笑,说道:“你不过是要东西吗?我马上给你!”说着,便伸手从怀中掏!

    陆枢一脸的凶狠,阴寒的目光却冷冷的盯着司徒澄掏东西的手!

    司徒澄那身子突然后退,甩出大片的金属流光,径直的朝陆枢的面门甩了过去,陆枢之前早生出警惕,如此一来便躲开了,陆枢身边的手下却没这么幸运,全部都被射中涂了剧毒的暗器,倒在地上当场就气绝!

    “他娘的!”陆枢手中的大刀一抬,朝司徒澄冲了过来!

    司徒澄拉起身边的一个护卫扔了出去,撞上了陆枢,陆枢那大刀横空一砍,护卫的身体从腰被砍断,肠子内脏飞溅,弄得四处都是!

    司徒澄那眼底透着一抹惊惶之色,那刀如此砍在他的身上,只怕此时身体已经分成了两半,脑浆迸裂而亡。他的脸色微微泛着苍白,又急急的后退了一步!

    关键时间没地方可逃,他急得大吼大叫,“来人!救命!”

    陆枢那大刀甩开一个护卫,正要挥砍过来,门外突然响起整齐的脚步声,青州木知府带着衙役冲了上来,木知府看了一眼满地的血迹,还有尸体,以及痛苦唉嗷的人,冷冷的皱眉!

    “都住手,知府大人在此!”捕头愤愤的说道!

    陆枢突然停住了手,一脸阴冷的望向木知府!木知府知道江湖势力的凶狠,此时被陆枢盯得有些发寒!

    桃色楼下,青州内城军的副校尉带着几百人围着桃色楼下!木知府那底又有些了一些底气,看了陆枢一眼,说道:“拿人,将打架斗殴的所有人,全部都拿下!”

    陆枢语气阴冷,“你敢,我们这是江湖恩怨,与你们官府无关!”

    木知府微微的愣了愣,望向角落里此时同样一身寒气的司徒澄!

    司徒澄也不想被落入青州衙门里,同样点头,说道:“没错,我们这是江湖恩怨,与官府无关!”

    陆枢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司徒澄,然后冷冷一哼,若不是官府及时赶到,司徒澄就算不死,也会残废!到时候陆枢就不相信司徒澄不肯将东西拿出来!

    司徒澄之前给青灯教圣姑发送了信息,怕此时圣姑也应该赶来了,到时候他可以趁机离开,但绝不能落入大牢!

    木知府扫视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语气透着一抹威严,说道:“死者都是江湖上的人?”

    陆枢冷冷的说道:“当然!”

    司徒澄亦冷冷的点头,他觉得一定是有人在陷害栽赃他,说不定就是柳七,可是那天行刺柳七的时候,他并没有露出面目,柳七不可能知道是他!难道柳七已经知道他悄悄的过来了吗?

    木知府挥了挥手,对身后的捕快说道:“去看看有没有无辜的人!”

    捕快进了屋子,开始在屋内的尸体里找,查探一翻之后,摇了摇,“回大人,全是江湖中人!”

    陆枢冷哼,一声冷笑,说道:“现在可以让我们离开了吧!?”

    木知府摇了摇头,说道:“就算如此,你们损坏桃色楼的东西,给人家造成了不少的损失,还给周围的百姓造成了心理上的伤害!”

    那边一个捕快拖着一只死狗过来,说道:“回大人,这有一条无辜的生命!”

    木知府突然指着那条死狗,说道:“这条狗总不是江湖人士吧!本官知道这是桃色楼一个丫环养的,一条无辜的生命,就因为你们的残忍暴力,白白的牺牲了。现在本官要正式逮捕你们!如若反抗,本官可以判你们个反抗潜逃的罪名,到时候上报青州府,柳大人那通辑令一下来,你们就算是跑到天涯海角……”

    司徒澄一声冷哼,知府威胁人,陆枢是江湖中人,听不出来,不过司徒澄却不可能听不出来!他正要开口,木知府身后一声冷喝:“谁要反抗,以乱党罪处理,直接射杀!”

    木知府身后是青州内城军的副校尉罗皓。罗皓目光冷冷的扫过陆枢和司徒澄,说道:“余将军说过,城内暴乱如官府不能及时镇压,可由军队出马!柳大人当时也赞同!”

    木知府也来了底气,吼道:“来人,将人全部都带回青州大牢,等本官上报了柳大人,再请柳大人定夺!”

    司徒澄那目光一片冷寒,果然是柳七搞的鬼!想到这里,司徒澄心底的恨冲天而来,他绝不能落在青州知府的手里,更加不能去大牢!柳七见过他,到时候一定会报私仇!而且他若是说出自己的身份,到时候引起的麻烦更大。

    ------题外话------

    qquser6444884亲,乃的摧更,偶尽量努力但不一定能完成,偶码字速度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之孤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之孤鸿并收藏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