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叔宠娇妻 > 102,大打出手,温馨

102,大打出手,温馨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君悦和顾贝儿分开后,本来是想要回家,然后好好的跟自己爸爸告状,说顾贝儿欺负她的事情。但,还没有回到家就接到了私家征探的电话,说宋志高和顾若又一起约会去了。

    去的是B市新开的一家情侣餐厅。

    看到私家征探发来的消息,君悦气得双手直接的拍打在方向盘上,“顾若,你这个贱人,贱人。”

    君悦气得想要发疯,于是便立刻的赶了过去。

    要说,宋志高也是有心,每次和顾若约会,找的都是靠窗的位置,让人一眼就能看到。

    君悦还没有下车就看到坐在窗边的宋志高和顾若,他们两个人在有说有笑的,像极了热恋中的情侣。

    “那个贱人,不是喜欢陈栩吗?为什么转眼之间就和宋志高在一起了?贱人。”君悦气得像一只炸毛的小猫咪。

    不行,她一定要破坏。

    她绝对不能让宋志高和顾若那个贱人在一起。

    顾若,那个样样都不如她的女人,要是把她看上的男人给抢走了,她一定会被气疯的。

    君悦拿出手机,给私家征探去了电话,“我不管你用什么样的办法,一定给我弄几张顾若和别的男人的*照片,越亲密,越大尺度,就越好。”

    “这点小事,你都办不了,要你来干嘛?你尽管去做,出了事,我负责。如果你办好了,我给你十万块。记住了,一定要别人看不出来。。。。。。废话,这还要我教你吗?废物,你不会先合成,然后再重拍吗?那样谁能看得出来。蠢货。”

    “赶快,马上。”君悦气鼓鼓的挂掉了电话,然后嘴角冷笑的看和顾若和宋志高,“顾若,想要和我抢男人,你还还够资格。”

    宋志高和顾若约会,热情殷勤,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出来,宋志高很喜欢顾若。

    顾若也是受宠若惊的,以前是她暗恋着陈栩,陈栩当她是透明的,从来不会正眼看她一眼,更不要说殷勤了。现在,一个比陈栩更出色的男人,对他关怀备注,殷勤周到,把她当成公主一样的捧在手心里。

    从来没有人对她这么好,顾若有些飘飘然,总觉得有些不真实,好像在做一场梦。

    美好的梦,她愿意永远的呆在梦里,一辈子也不要醒来。

    “若若,来,吃点这个。这是你最喜欢的。”宋志高殷勤的给顾若夹了一块西兰花,然后再给她夹一块鲜鱿,这是夏满给他的资料上提到过的。

    对于顾若,他可谓是了如指掌,喜欢吃什么样的菜式,喜欢什么样的衣服,什么牌子的化妆品等等,甚至包括顾若什么时候来亲戚,都一清二楚的。

    宋志高做足准备功课,顾若不可能不沦陷在宋志高为她编织的美梦里,并且不愿意出来。

    “谢谢你。你对我真好。”顾若眼冒星星,满心的感动。这样的感动,总有一天会化作为满心的仇恨,现在越是感动,将来的某一天就会越恨。

    君悦远远的看着情浓蜜意的两个人,恨不得立刻的就冲下来杀人。但是她告诉自己,她不是顾若那个蠢货,一定不能冲动,不能冲动。

    很跨,君悦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信息。

    君悦打开手机一看,里面就是顾若的大胆裸照,当然,这样美好的照片里怎么可能没有男人呢?看着照片里的男女,那好身材,君悦都忍不住的想要吹个口哨。

    这样的好身材,真的是让顾若给白赚了,就顾若那个豆芽菜一般的身材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效果。不过,效果越好,她的目的就越容易达到。

    “干得不错,一会我会让人给你打十万块钱。你继续给我盯着那对贱男女。”君悦拿出自己的手机,把里面的手机卡拆下来,装上新的卡,然后把那些照片统统给发到宋志高的手机里。

    呵呵。她就坐等好戏。

    相信好戏很快就要上演了。

    宋志高听到手机的声响,有些奇怪,也不是很在意,因为他手机的信息一般都是提醒交费或者其他的一些事情。一般都不是很重要。

    宋志高干脆就没有理会,继续的和顾若吃着饭,并且说一些他在国外的见闻。

    宋志高是一个很会讨女人喜欢的男人,只要他愿意,就不冷会场,一切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

    君悦在外面看着宋志高一动不动,连手机也不看,心里有些生气,于是又发了一条,再一条,再一条。

    宋志高的手机‘嘟嘟嘟’的响个不停。

    “你的手机响了,你不看看?”顾若有些奇怪。

    宋志高笑着耸耸肩膀,“应该也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信息。不用在意。”

    “你还是看一看吧。可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呢。”顾若在宋志高面前也是淑女的,毕竟没有人愿意在王子面前粗鲁。

    宋志高拿起手机,点开信息,看着里面的内容,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怎么都觉得胃口有些不舒服,想要吐。不过,宋志高更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他要的不是顾若,而是顾若身后顾家的钱。

    “没什么,提醒我要交电话费了。”宋志高说的随意,顾若也不怀疑。

    宋志高把自己的手机放好,冲着顾若笑了笑,“吃饱了吗?吃饱的话,我们去看电影吧。”

    “好。最近上演了一部新的片子,我挺喜欢的。”

    “哦?什么片子?谁演的。我挺喜欢看电影的,不过我看的一般都是国外的大片,国产的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我喜欢那个电影的名字,叫《我爱的是你爱我》,听起来就有一种想要感动的感觉。”顾若微微的笑着,笑不露齿,做一个淑女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宋志高笑了起来,“如果你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我还是建议你不要看了。”

    “为什么?”

    “因为这是一个悲剧。里面的内容也不适合你这么单纯的相信爱情的女孩子看。”

    “你看过?”

    “看过。一个男人放弃了自己爱的女人,然后爱上了别的女人,最后一个女生给他生了孩子,另一个女人死了。对于你这种还相信爱情的女孩,我不建议你去看。还有,我希望你可以一辈子都在我的羽翼下,单纯的相信爱情。因为我会一直的陪着你,直到我们都白发苍苍。”

    宋志高握着顾若的说,说的情深意切,目光闪动着真诚和爱意。

    顾若的眼睛里泪花闪闪,满心的都是感动,“志高,我。。。。。。我也愿意和你一起,知道白发苍苍。”

    “小傻瓜。”宋志高情深款款的看着顾若,好像要把她给看到心里去。

    餐厅里的两个人情深深,外面的君悦恨得想要冲进来,问一问,宋志高是不是眼瞎了,明明就已经看到了那样的照片,却还和顾若情深意重的对望。

    君悦是真的要气疯了,调转车头就往家里去,她是真的看不过眼了,满脑子都是怎么样才能把宋志高给搞到手,然后气死顾若那个贱女人。

    君悦回到家的时候,君明辉和莫桑正在吃饭。

    莫桑自从嫁给君明辉后,就过起了相夫教子的全职太太的生活,当然,她想要出去工作,也没有经验,更加的没有能力。能做的就是把君明辉给哄好。

    “悦悦,你回来了。快过来吃饭。”莫桑看见自己的女儿回来了,很高兴。她对女儿一向都抱有很高的期望,在她的眼里,世家娶老婆,看的就是家族势力,而君家在B市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再加上自己女儿长得很漂亮。

    在莫桑看来,自己女儿即使没有什么能力,那也是不愁嫁的。

    有谁听说过皇帝的女儿会嫁不出去的?

    女儿出去玩,莫桑也不是很在意。

    “吃什么吃,我气都气饱了,一个两个的,全是贱女人。”君悦气鼓鼓的坐在沙发上,气狠狠的瞪着,一张漂亮的脸完全扭曲,狰狞的让人心惊。

    莫桑看着自己的女儿,叹口气,“谁欺负你了?”

    君悦没有说话,冷眼的瞪着。

    君明辉看到自己的女儿回来,还气鼓鼓的,放下筷子走了过来。

    莫桑看到自己丈夫过来,用力的碰了碰君悦。

    君悦立刻的就换成一副楚楚可怜的面孔,眼睛里全是泪,看着就让人心疼。

    “悦悦,怎么啦?谁欺负你了,告诉爸爸。爸爸帮你出气。乖,告诉爸爸。”君明辉哄着女儿。

    “哇,爸爸。”君悦扑在君明辉的怀里大哭了起来,“爸爸,我难过,好难过。”

    “乖,爸爸的乖女儿。告诉爸爸,出什么事了?”君明辉听到女儿的哭声,心里一揪一揪的,他宠着手心的宝贝女儿,居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可见有多委屈了。

    “爸爸的小乖乖,告诉爸爸。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有爸爸在。”君明辉轻声的哄着。

    莫桑拿了一条湿毛巾过来,“来,擦擦脸。怎么了,这是?”

    君悦吸着鼻子,眼睛红红的,“爸爸,我没事,就是有点委屈。没事了。”

    “傻孩子。有什么事,一点要告诉爸爸。不用害怕,不用委屈,有爸爸在,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的。”君明辉认定了自己的女儿被别人给欺负了,心里气得想要立刻的就找到让女人哭得如此委屈的罪魁祸首。

    君悦低着头,“没事。爸爸。真的没事。”

    虽然话是这么说,不过君悦的样子却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委屈。

    君明辉看着女儿这个样子就更加的生气。

    “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敢欺负我的女儿,简直就是想要找死,看老子不弄死他。”君明辉气恨的,站了起来。

    君悦拉着君明辉的手,“爸爸,没有,没有人欺负我,真的。”

    “哎哟,我的傻女儿。你说出来,你爸爸一定要为你做主了。”莫桑的眼睛也红了起来,“我可怜的女儿。”

    “悦悦,不用怕。乖乖的,告诉爸爸。谁欺负你了,爸爸找他去。”

    “不要,爸爸。嫂子不是故意的。”君悦好像突然说错话了一般,赶紧的捂住自己的嘴巴,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说道,“爸爸,你什么也没有听到,我什么都没有说。”

    “顾贝儿?”莫桑有些意外,想不明白,自己女儿怎么会和君南夕的女人扯上了关系,自从她嫁到君家,和君南夕就是互不离理睬的两个陌生人。

    当然,这是因为她知道,君南夕绝对的惹不的。他外面的那些杀人越货的传言绝对不是空穴来风,单是,看他那嗜血的眼神就知道,那个人肯定不是一个好人。

    这些年,莫桑对君南夕一向都是能避就避,不能避就讨好,放低姿态。

    君明辉也皱起了眉头,“怎么回事?”

    要是顾贝儿敢欺负他的女儿,他。。。。。。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找顾贝儿理论?骂她一顿?那样的话,君南夕肯定光辉发飙起来。

    虽然不想承认,君明辉心里也知道,他不是君南夕的对手,君南夕要是想弄死一个人,那是易如反掌。看看裴家的下场,不就知道了。

    趁着老爷子不在,把裴家直接的赶出了B市去。谁的面子都不给,因为裴思思伤害了顾贝儿。

    现在,女儿居然和顾贝儿有争执。。。。。。

    “是这样的。我喜欢上一个男人,人品很好,又能干。可是,可是,他喜欢嫂子。”君悦的声音有些低,“然后我去找嫂子,就希望嫂子可以帮帮我,我真的很喜欢他。但是,嫂子却帮了顾若。现在,那个男人正在和顾若在一起。”

    “那个男人是谁?”莫桑更在意的是这一个。她对女儿的期望很高,可不想女儿随便了找一个男人。

    “宋志高,爸爸应该认识。”君悦看向自己爸爸。

    君明辉点点头,“一个刚刚回国的华侨,的确很能干。人也不错,外面的评价都很好,我本来就想等下次宴会的时候,介绍给悦悦认识。”

    “那顾贝儿怎么会和他认识?为什么还帮着顾若?难道,顾贝儿和顾烁想要就着这件事回到顾家去?”莫桑奇怪的看着君明辉,有些不明白。

    君明辉也不明白,要说,顾贝儿和顾家已经是那种‘你死我活’的敌对关系了,为什么她还要帮助顾若?

    “爸爸,妈妈,我就是有点委屈。嫂子就算姓顾,可是,她已经嫁进了君家,肯定就要帮着君家的人。可是她。。。。。。她还说我,说我不好好读书,整天就想着男人。”

    君悦又委屈的哭了起来,“我真的没有,我一直都很乖。我就是无意中见到宋志高,然后就有一点点的好感而已。。。。。。爸爸,我知道的。我的婚姻是不能自己做主的,可我就是想要找一个能够给君家带来利益的男人。我不一定要和宋志高在一起,我难过的是嫂子的态度。”

    “悦悦,你受委屈了。放心,爸爸一定会为你讨回来的。对了,你说,宋志高最先喜欢的是顾贝儿?”

    “嗯。我亲耳听到的。”

    “祸水,贱人。”君明辉冷冷的骂两句,然后转头看向自己的女儿,“乖。你放心,爸爸一定会为你讨回一个公道的。”

    “爸爸,可是,我不希望你为了我,而把和哥哥的关系弄得更僵。那不是我想要的。我希望哥哥能够体谅爸爸的苦心,虽然他不是我的亲亲哥哥,可我心里一直都把他当成最亲最亲的哥哥。所以,爸爸不要为了我把关系弄得更僵,我会不高兴的。”

    “我的悦悦就是懂事,一点也不像那个孽子。”君明辉看着懂事的女儿,是满心的骄傲,这就是他的女儿,懂事听话乖巧,最重要的是,还长得很漂亮。

    外面多少人羡慕他养了一个好女儿啊。

    “放心。爸爸知道怎么处理。爸爸,不去找南夕,只是去找顾贝儿。既然嫁进了我们君家,就要有君家人的样子。”君明辉的眼神冷下来。

    君悦不动声色,心里偷着乐。

    莫桑看着女儿的表情,已经想到了什么,不过也没有说话。她最希望的就是君明辉找君南夕闹,闹得越大就越好,只有他们的关系僵了,君明辉才会全心全意的爱着她的女儿。

    君南夕对君明辉越失望,她就会越得意。

    “老公,你去找顾贝儿,南夕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找你闹了。不如,还是算了。悦悦吃点亏也没什么的。”莫桑红着眼睛,善解人意的说道,“反正这些年,我们都已经习惯了。我不希望你们父子再吵起来。”

    “不行。他要闹?我还想闹呢。不听我们的话,偏要娶顾贝儿,也不看看他娶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君明辉在茶几上用力的拍两下。

    君南夕娶了顾贝儿,他一点好处都没有占到。一早就已经不满了。

    “爸爸。你真好。我。。。。。。我为有你这样的爸爸而感到骄傲。”君悦一脸崇拜的看着君明辉。

    君明辉拍了君悦的小脑袋,“找个时间,爸爸会把宋志高介绍给你了,你已经十五岁了,也是交男朋友的时候了。我的女儿这么漂亮,脾气又好,一定会有很多男人喜欢的。我们从中挑一个最好的。”

    “谢谢爸爸。”君悦扑在君明辉的怀里撒娇。

    得到了君明辉的话,君悦就等着自己爸爸帮着她把宋志高给约出来。

    不过,还没有等到宋志高就先遇上了顾若。

    这天,君悦来到一个商城逛街,想要买衣服,准备着接下来的约会。

    冤家路窄,刚好遇上同样来看衣服的顾若和夏满。

    “呦呵,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我的手下败将。”顾若挑衅的看着君悦,她从心里看不起君悦,明明就是一个小贱人,却偏要装,和她那大贱人妈妈一样,都不是什么好鸟。

    “你说什么?”君悦瞪着顾若,“有胆子,你再说一遍。”

    “手下败将,以为你为宋志高发那些照片,他就会和我分手,而找上你?想的太美,太天真。”顾若冷笑着,那天回家后,宋志高就问了她那些照片是怎么回事。

    在外面,他给她面子,给两个人一个机会,所以没有点名。回到家后,两个人既然已经决定要在一起,那当然就要坦诚,所以宋志高直接的问了她。

    当然她也解析了,让她高兴的是,宋志高愿意相信她,相信她是一个很干净的女孩子。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顾若冷笑着,然后低头在君悦的耳边说道,“你可能不知道,就因为你干的蠢事,我和他直接在一起了,器大活好,真的很爽。不过,可惜,这个男人是我的了。而你,只能远远的看着。怎么样,是不是很不爽?”

    顾若笑的得意,眼角眉稍,全是风情。

    君悦气得咬牙切齿。

    “这就叫偷鸡不成蚀把米。”顾若‘呵呵’的讽刺的笑了起来。

    “你。。。。。。啪。”

    君悦抬手就给了顾若一巴掌。

    顾若捂住自己的脸,“你敢打我,君悦,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就是小三生了小贱人。”顾若用力的扯住君悦的裙子。

    “我就打你,你别忘了,你也是小三生的。你妈妈也是一个小三,一个大贱人。”

    夏满嘴角冷笑,远远的站着,看着这两个女人在撕逼。

    两个都是小三生的贱女儿,两个都是贱人。

    贱人和贱人的撕逼,其他人退避。

    顾若和君悦两个人撕扯在一起,夏满假装害怕的坐在一边,嘴角惊恐的叫着,“若若,不要再打了。志高不喜欢粗鲁的女孩。”

    夏满提起志高,顾若有些想要收手,却更加的激发了君悦的恨意。

    “不要再打了,你们要是被抓坏了脸,那该怎么办?”夏满的声音里充满的担忧。

    不过,可惜,正在打架的两个人没有听到夏满的担忧,而是每一下往着对方的脸上抓去。

    “你们快住手。”夏满在旁边急得团团转的。

    周围的人越聚越多,看热闹,指指点点的,其中很多人都认出来了,正在打架的两个女人就是顾家小姐和君家小姐。

    “小贝儿,你说我们要不要去劝架?”乔子墨站在人群外面,看着正在用生命撕逼的两个女人。

    顾贝儿撇撇嘴,真不明白,两个女人打架有什么好看的,“已经有很多劝架的人了,我们就不用进去了。”

    “那我们走吧。”乔子墨也不太喜欢看女人打架,一点素质都没有。

    乔子墨和顾贝儿手挽着手,准备离开。

    “小贱人,我今天就让大家看看你到底有多贱。”

    君悦用力的撕扯着顾若的裙子,顾若的那条短裙已经被掀起来。

    顾若用力的扯着君悦的胸部,差点就把君悦身上的文胸给扯了出来,“还有人比你贱吗?你贼喊抓贼,贱人骂贱。”

    顾贝儿和乔子墨相视一眼,“过瘾。”然后,两个人用力的挤进人群里去,“大家让一让,让一让。”

    “加油。用力。扯,快扯。掐啦,真笨。会不会打架啊。”乔子墨用力的叫起来,旁边的人也被乔子墨的声音和搜到感染,跟着叫起来,“扯她,扯她的衣服。”

    “抓她,抓她胸。”

    “扭啊。扭她耳朵。”

    。。。。。。

    人群热闹起来,围着的人越来越多,已经把夏满给挤了出来。

    大家围成一团,好像看戏一样,的叫喊助威。在没有乔子墨喊出来之前,大家都是看看热闹而已的,毕竟顾家和君家不是他们能够惹得起来的,但是又乔子墨和顾贝儿加了进来,大家一起的群情汹涌了起来。

    乔子墨牵着顾贝儿,两人在大家情绪激动的时候,偷偷的钻了出来。

    “我们走,原来做雷锋的心情会这么爽。小贝儿,我今天请你和奶茶。”乔子墨笑眯眯的捏捏顾贝儿的小脸蛋,“真爽。”

    顾贝儿看了一眼人群外面的夏满,眼神讽刺,如果这个女人的暗中挑拨,顾若和君悦压根就不可能打起来。能够三言两语就挑起战争的人,才是最后的大BOSS。可惜,别人只看见了她的好,却没有看见她的心机。

    夏满看着顾贝儿的眼睛,微笑着点点头。

    顾贝儿的眼睛很很大,很有神,也很清澈,如果她睁大眼睛看向某个人的时候,总会让人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好像自己最不堪的一面已经被她看穿。

    “你以为今天的事情,你可以独善其身?”顾贝儿冷笑着,看向夏满。有了杜若男做对比,夏满简直就是配不上哥哥的一根头发丝。

    夏满一愣,很快就想明白了,如果顾若和君悦两个人,不管哪一个出事,她都逃不掉。不管事顾家还是君家都不可能放过她。

    顾贝儿看夏满明白其中的关键,于是挽着乔子墨的手就离开了。

    “你为什么要提醒夏满?”乔子墨不明白的看向顾贝儿。

    顾贝儿扁扁嘴,“君悦不管怎么说都是君南夕的妹妹,今天的事情如果闹得太大,对君家也没有好处。”

    “也是。小贝儿,我发现,你好像变得很聪明耶。”

    “废话,我本来就很聪明的好不好?”顾贝儿瞪向乔子墨,“快点,你说过要请我喝奶茶的。”

    “知道了。”乔子墨用力的点点顾贝儿的小脑袋,“今天逛街没有买到衣服,不过看了一场免费的戏,也算是来对了。”

    “走喝奶茶去,庆祝我们公司今天接到第一单生意。”乔子墨高兴的哼着歌儿。

    “走。”顾贝儿高兴的差点要蹦跳起来,公司终于开始接生意了,以后肯定会财源滚滚的。以后,就算哥哥没钱了,她也可以养活哥哥。

    “啦啦啦,我是买报的小行家,啦啦啦。。。。。。”

    “顾贝儿,你就不能唱点有内涵的?”乔子墨翻个白眼,从她认识顾贝儿起,每次高兴的时候,这丫就唱这歌。

    顾贝儿看向乔子墨,“要内涵干嘛?又不是吃饺子需要馅。”

    乔子墨叹口气,“就算你唱不来笑傲江湖,起码也要唱个甜蜜蜜啊。”

    “不会。”

    “那算了。你还是不要唱了。你就不怕以后你的儿子要去买报纸?”乔子墨抿抿嘴。

    顾贝儿瞪大双眼,“卖报纸怎么啦?我小时候还买过报纸呢。一块钱一份,我们一份可以赚三毛钱呐。”

    “好。我佩服。”乔子墨闭嘴不说话。

    “墨墨,我突然觉得我应该给杜姐姐打个电话,这里有人打架,作为警察姐姐,怎么能不过来呢?”

    “对啊。小贝儿,赶紧的。对了,顺便帮她们叫救护车。小贝儿,我现在才发现,顾若和君悦和你都有关系耶。一个是同父异母的妹妹,一个是同父异母的小姑。”

    “别胡说,我和她们都没有关系。”

    “好。没有关系。是我说错话了,今天,你可以喝两杯奶茶,还可以加珍珠。”

    。。。。。。

    夏满看着乔子墨和顾贝儿离开后,给顾闪打电话,然后让他压下今天的新闻,千万不能让这件事流出去。

    “住手。”夏满看着已经打累了,然后躺在一起的两个女人,已经分不出谁是谁了,两张脸都已经被抓花了。这两个女人都专门往对方的脸上抓去。

    夏满心里暗吸一口气,这两个女人也太狠了吧。

    周围看热闹的人,看见打架的已经停了下来,怕再留下来会有麻烦,于是赶紧的离开。

    一会儿,大家都已经走光光。

    夏满看着躺在地上的两个女人,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叫救护车?

    还没有等夏满想清楚,杜若男就已经让在商城附近巡逻的同事赶了过来,跟着一起过来的还有一辆救护车。

    乔子墨和顾贝儿逛了大半天,然后各自被自己的男人给带回家。

    穆三和君南夕都不明白,为什么公司接到一笔生意就要逛街庆祝?女人的思维很难懂。在他们看来,不过就是一个小生意而已,有没有钱赚还是一回事。

    这是还没有赚钱,就已经先花钱了。

    乔子墨和穆三一起吃过饭后就去看电影,不过刚到电影院,乔子墨又说不想看了,因为突然的想起她家里还有新买的两张碟没有看。

    穆三一听乔子墨说到碟,嘴角就情不自禁的抽了抽,那样的影像也是真的醉了。

    有一次,穆三陪着乔子墨看碟,然后看着那还有半个幕布,甚至带着不少人头的影像,就觉得自己想要假装眼瞎了。最让穆三想要晕死过去的是,乔子墨看的津津有味,还一边说,现在的盗版越来越精了。

    当时的穆三就觉得自己绝对的有必要承包了乔子墨以后人生的所有碟片。

    “穆三。”乔子墨拉着穆三的衣袖。

    穆三的眼角挑挑,每次乔子墨撒娇,就绝对没有好事。因为能让一向女王风格的她示弱,那就只有一样,折腾他。

    “墨墨。你这样,我好怕怕。”穆三那张漂亮的小脸露出惊恐来。

    “怕个屁。”乔子墨一看穆三这样一副小受的模样就忍不住的来气,“蹲下。我不想坐车,我要你背我。”

    “好。墨墨,我还是喜欢你女王的霸气样。”穆三赶紧的蹲下来,笑眯眯的。

    乔子墨赶紧的扑上去.

    “墨墨,好歹我也是一朵稚嫩的小花,你就不能轻点吗?”穆三背起乔子墨,“说吧。女王陛下,想要走那边?”

    “随便走走吧。”乔子墨搂着穆三的脖子,她是越来越喜欢被背,这样她很有小孩子的感觉,觉得自己被宠着。

    乔子墨在穆三的背上,眉飞色舞的说起今天看到的顾若和君悦打架,还有自己落井下石的补刀事件。

    穆三听着乔子墨说话,时不时的插一两句。

    在穆三的人生里,墨墨最重要。

    只要她开心就好。

    穆三背着乔子墨走在运河边的小路上,这里比较安静,河边全是大榕树,是很多小情侣喜欢去的地方,就在广场边上。

    “这里的路灯这么暗,也难怪这么多人想要熬这里来”乔子墨趴在穆三的悲伤,看着昏黄的灯光,有点昏昏欲睡了,“穆三,我想要睡觉了。”

    “好。我们回去睡觉。”穆三爽快的答应了。

    乔子墨有些疑惑,不过也没有多问,她现在是真的困了,眼皮有些重。

    “墨墨,你的大姨妈走了吗?”穆三突然问道。

    “啊?”乔子墨眨眨眼睛,困得有些迷糊。

    “啊什么?回答问题。”穆三少难得的威武一次。

    乔子墨抿抿嘴,瞬间清醒过来,明白穆三想要问的是什么?

    “走了。”乔子墨撇撇嘴,瞪瞪眼,虽然有时候,在床上,她也有些放得开,说话有时候也会有些大胆,但,现在是在外面,怎么也不好意思。

    “什么时候走的?”

    “前天。”

    “我也记得好像应该就是这么的两天。以后,走了,你要告诉我一声。”穆三在乔子墨的屁股上捏一把。

    乔子墨以后慕三是担心她经痛的事情,也不是很在意,因为她大姨妈来的时候,肚子会痛。每次,穆三都会很担心。不过,这种事情,也报备,怎么听起来都有点颜色。

    “这种事情就不需要跟你说了吧。我的肚子已经不痛了。”

    “不痛也要报备一下,我好准备准备。”

    乔子墨磨蹭几下穆三的背,“为什么要报备?你又不是姨夫,再说你要准备什么?”

    “算日子。”穆三说得理直气壮。

    乔子墨更加的疑惑了,“算什么?”

    穆三突然的放慢声音,压低声线,声音中带着一丝丝的性感磁性,“算好,要你的日子。”

    “要你妹。”乔子墨忍不住的要爆粗口,这个死男人,要不要说的这么的光明正大?

    穆三回过头来,看向乔子墨,“什么?墨墨,我不想要你妹,我只想要你。”

    乔子墨干脆的不说话,穆三要是流氓起来,她绝对不是对手,不过好在,一般流氓的人都是她。

    穆三干脆的把乔子墨放下来,然后低头就压了上来。

    乔子墨有些不好意思的推了推穆三的腰,“旁边有人在看着呢。”

    “看着就看着。爷长这么漂亮就是给别人看的。”

    乔子墨心里腹诽一句,自恋狂。

    乔子墨想要推开穆三,想要说,回家做。

    不过刚张开嘴巴,就被穆三长驱直入,让她喘息不能。

    乔子墨被穆三撩拨得,整个人都好像踩在了云端,脚下有些虚浮,想要靠在穆三身上,攀附着他。

    突然,耳边响起了几下的口哨声,几个流里流气的小混混慢慢的靠了过来。

    “哥,挺爽的啊。”一个小混混冲着穆三说道。

    “这妞也挺不错的。”

    “哥,我们也不跟你抢扭,不过嘛。。。。。。哥们几个最近和手头有点紧,想要跟你借点。”

    乔子墨和穆三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几个人应该已经是惯犯了,平时应该就是利用这里的昏暗,然后敲诈一下来这里找感觉的小情侣。

    “墨墨,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穆三站在乔子墨的面前,挡住她。

    乔子墨是明显怀疑的看了穆三一眼。

    穆三挺直腰身,“墨墨,你那是什么眼神?”

    “我怕你这小身板会被敌人给做死,牺牲在别人的身下。”乔子墨冷冷的撇了面前的几个小混混一眼。

    “墨墨。你放心,我一定会把敌人给打到了,我可是一个有血性,有兽性的纯爷们。”

    乔子墨翻个白眼,连在床上都要她出力的纯爷们,能相信?

    见鬼吧。

    “那好。纯爷们,上去干掉他们吧。”乔子墨有些懒洋洋的说道。

    穆三看着眼前的几个人,“墨墨,我们还是快跑吧。回头让大爷弄死他们。”

    “哈哈哈。”几个小混混笑弯了腰,“大哥,你是不是太搞笑了?逗比呢?”

    “你们想要劫财?”乔子墨冷冷的撇了这几个打扰了她谈情说爱的小混混。

    几个小混混再次的吹起口哨,“本来是想要劫财的,不过现在看来,你的男人真的。。。。。。我们只好改成劫色了。你不介意吧。怎么看,我们几个都比你男人要更纯爷们。。。。。。”

    “啊。”

    几个小混混还没有说完,乔子墨就一脚踹了过去,然后看向穆三,“躲到一边去,别给我添乱。”

    穆三果真的躲在一棵大树后面,“墨墨,你尽管放手去干,弄死了,爷给你担着。”

    乔子墨看也不看他一眼。

    穆三撇撇嘴,感叹一声,其实躲在女人身后的感觉也是很不错的。最起码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为了保护你被劫色而勇猛的冲着前,那是很有成就感的。

    和乔子墨在一起越就,他就越感叹,他的小墨墨藏得深,身手居然这么好。虽然比他差了很多,不过也算好了。

    很快,几个小混混就被乔子墨打到在地上,想跑也跑不了。

    乔子墨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把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都拿出来。”

    “大姐,原来是同行。真的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不过,大姐,这一片,可是我们的地盘,你。。。。。。”

    “少废话。把钱都给拿出来,否则,老娘废了你的命根子。”乔子墨的面色冷起来。

    几个小混混立刻的捂住自己的命根子,命可以丢,但命根子绝对不能少。

    “穆三,过来收钱。”

    “好。墨墨,你真厉害。”

    “别废话。”

    穆三讪讪,墨墨凶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吓人。

    乔子墨看着穆三递过来的钱,“你们就带这么点钱出门?你们是不是男人啊。”

    乔子墨看着手中的几十块钱,还不够她刚刚的劳动费。

    “大姐,我们就是因为没钱了,才出来借点的。有头发,谁想要当秃子,是不是?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穆三,把他们的衣服都给我脱了,剩下一条三角裤给他们就好。”乔子墨看着几个刚刚还想要劫她色的小混混,“我的色不是那么好劫的,想都不能想。”

    穆三很快就把几个小混混都给剥了,反正,他什么都要听墨墨的。他要是不干,回去后,墨墨就不让他脱衣服了。为了自己能拖衣服,只好去脱别人的。

    这叫什么事?好像他是专业脱衣服,小能手。

    “扔到前面的树上去。”乔子墨打个呵欠,“累了,困了。”

    “喝红牛。”穆三笑眯眯的走上来,“墨墨,我们回家睡觉。”

    。。。。。。

    君南夕和顾贝儿吃过饭后,让小贝儿换一件漂亮的裙子。说是要带着小贝儿一个好地方。

    “君大叔,我们要去什么地方?为什么一定要穿漂亮的衣服?”顾贝儿正在衣柜面前选衣服。低头看看身上的粉色裙子,让她显得更加的粉嫩,像一个洋娃娃。

    “其实,身上的这件就已经很好看了。”顾贝儿的小嘴嘟囔着。

    自从她和君南夕一起后,君南夕就在衣柜里堆满了他给她没的衣服,全是新的,还很漂亮。但看样子,顾贝儿就知道,肯定很贵。

    不过,人家君大叔非常豪气的说道,‘咱是有钱人。’

    顾贝儿慢慢的喜欢上这些料子很好,剪裁很好的衣服,虽然款式还是和她一贯的风格一样,很简单,不过穿在身上的感觉不一样,更舒适。

    “君大叔,去哪?一定要换衣服?”

    “跟着我走就是了。放心吧。虽然你像个小猪,不过我舍不得卖掉的。”君大叔捏捏顾贝儿也有些婴儿肥的小脸蛋。

    顾贝儿嘟嘟嘴,皱皱眉头,有些不情愿,“我还想要追今天晚上的电视剧呢。”

    君大叔的大手掌在顾贝儿的小屁股上轻轻的拍两下,“让你跟着,你就跟着,那来的这么多废话?跟上。”

    顾贝儿双手捂住自己的小屁股,“君大叔,你有家暴我。我要去军区告发你。”

    “军区不管夫妻之间的情趣。说不定还会给我发锦旗。家暴有助于促进夫妻的感情。”

    “狡辩。”顾贝儿瞪瞪眼,“君大叔,你又刷新了我对兵哥哥的认识。”

    “放心。我会让你越来越了解我的。”君大叔拍拍顾贝儿的小脑袋,“换衣服吧。”

    “好。”顾贝儿拿起了一件天蓝色的连衣裙,在领口还有袖口处都有荷花褶皱。放在身前,比划两下,好像太正式了。不是很满意。

    选衣服继续中。

    “这件。”顾贝儿拿起一件淡绿色的上面绣着小白花的连衣裙,看着就清新淡雅,很适合顾贝儿的性格。

    君大叔看着顾贝儿选的裙子,有些痞气的说道,“就在本王面前换吧。”

    顾贝儿的小身子抖了抖,被恶心的,君大叔怎么可以有这么贱兮兮的声音?不过小贝儿也有些恶作剧的配合他说道,“王爷喜欢臣妾穿什么衣服?”

    “穿什么都好。在家里不穿就更好。”君大叔挑挑眉头。

    “滚开。”顾贝儿拿着衣服走进试衣间去。

    顾贝儿跟着君南夕出来。

    夜晚的B市,灯火灿烂。广告牌的霓虹灯,在城市的空中闪耀出各种的流光溢彩,高楼大厦一栋接一栋,路边的各种小店,热闹非凡。。。。。。

    这一切无比显示着这个城市的繁华。

    这样的繁荣,对于一个守护着它的男人来说是骄傲的。君南夕今晚的心情,很不错,王明翰已经给他打电话,说在暗中寻找那条和手链的人已经有了消息。

    那些人正在跟踪杜若男,而王明翰安排的人,正在跟踪着他们。

    螳螂扑蝉,黄雀在后。

    鹿死谁手,很快就可以见分晓。

    君南夕稳稳的开着车,车里放着小贝儿喜欢听的音乐。

    顾贝儿嘟嘟嘴,君大叔就是不告诉她,要去哪儿?

    小贝儿干脆的没有理会他,而是看着车窗外的风景,随便他去哪里就去哪里。

    快到目的地的时候,君大叔让小贝儿把眼睛闭上,然后他用一条领带遮住小贝儿的眼睛。

    “君大叔,你那里学来的,这么俗气的招数?”顾贝儿扁扁嘴,“现在电视剧里都不用这么俗气的桥段了。弄得更绑架似的。

    “我们本来就是生活在世俗里,俗就俗一把吧。只要开心了就好。”

    被领带遮住双眼的小贝儿,陷入一阵黑暗中去,心里突然的就有些心跳加快,顾贝儿紧紧的抓住君大叔的大手臂,在他的提醒下,抬腿,迈腿,一步一步地向前走。

    顾贝儿心里还在想着,这是要去哪里?要干什么?

    周围的一切都黑暗暗的。

    顾贝儿有一种想要摘开眼睛上的领带的冲动。

    顾贝儿跟着君南夕走着,因为蒙上了眼睛,所以感觉更加的强烈,他们走进了一个小区,然后走上了楼梯。

    楼梯这个词,让顾贝儿顿了一下,想起安姐家那八层高的楼梯。

    不是。只有两层。贝儿能够清晰的感觉到。

    一步一步,顾贝儿跟着君南夕走,很奇怪,明明就应该很害怕的,但她却很安心,不用担心摔倒,更不用担心被绊倒。

    在君南夕的牵引夏,左转,右转,直走,右转,停下来。

    “我要解开了。”君南夕的声音在这样的一个时候,想的特别的有安全感,也很性感。

    君南夕把顾贝儿眼睛上的领带解开。

    顾贝儿慢慢的睁开眼睛,眼前还是一片黑暗。

    突然,灯光骤然亮起来。

    顾贝儿看着周围的一切,然后看向君南夕,眼睛里有泪花闪动。

    眼前的一切不是梦,很真实,但,却又是梦,因为她曾经梦见过这一切,并把它告诉了君大叔。

    想不到。。。。。。

    君大叔把她梦中的场景搬到了现实生活中。

    顾贝儿的正对面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窗,窗外夜华璀璨,乳白色的窗帘垂挂在两侧,窗边摆着一套浅色的木纹餐桌,四个配套的靠背椅整齐的摆放着。

    顾贝儿情不自禁的往前走去,左手边的墙面上挂着她的照片,大大小小错落有致,形成一扇心形的照片墙,橘色的地灯与吊顶上的射灯交相辉映,给人一种从未感受过的温暖。

    顾贝儿看着上面的照片,然后看向君南夕,这些照片从她的小时候起。

    “哥哥吧这些照片送给你了?”顾贝儿对于这些照片当然也不陌生,是哥哥给她照的,即使是在最艰难的环境下,哥哥也让她一年照一张。

    “你哥哥才不会。。。。。。你哥哥想要自己留着。我怎么能跟大舅哥抢,所以我就复拍了。”

    君南夕本来是想要说,‘你哥哥才不会这么好心呢。’不过看到小贝儿的面色后,立刻的换个口吻,否则,小贝儿肯定有要为哥哥平反了。

    “真好。”

    “喜欢吗?”

    “喜欢。”顾贝儿看着照片墙,“以后,我就把我们的照片都放上去,还有以后孩子们的照片。”

    “好。”

    顾贝儿走过照片墙,就看见一套咖啡色的布艺沙发,白色咖色的靠垫自然随意的摆放着,毛茸茸的杂色地毯,当然,还有一朵向日葵插在茶几上的花瓶中。

    装修得衡简单,房子也不是什么高档公寓,只是一个普通的房子。

    “一楼是车库,还有你的画室,以后还可以做孩子的玩具房。你说不喜欢太大的房子,所以我就找了这个。刚刚好,楼顶上还有一个花园,你可以种喜欢的花草。”

    “我想要种菜。”

    “好,只要你喜欢。”

    顾贝儿看着周围的一切,很感动,因为她曾经说过,现在住的房子太多工业的气息,没有家的温暖,所以,他就把这个温馨,简约,温暖的房子摆在她的眼前。

    这才是家,宁静而温馨。

    家,不需要太大的地方,不需要太华丽。只要有他,只要温暖就好。

    君南夕把房产证放在顾贝儿的手中,“收好了,小管家婆。”

    “好。”顾贝儿笑着接下来,也没有打开看,在她看来,房子写谁的名字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他们两个人的家。

    “咦。君大叔,你的财政大权不是已经上交了吗?为什么你还有这么多钱买房子?从实招来,你是不是藏了私房钱?”顾贝儿瞪起眼睛,圆溜溜的眼睛里全是笑意。

    君南夕把顾贝儿搂在怀里,“没有。那些是还没有来得及上交的。”

    “切。我才不信。不过,看在房子这么漂亮的份上,本姑娘允许你藏私房钱吧。”顾贝儿非常大方的说道。

    君南夕搂着顾贝儿,“以后,我们就住在这里了。”

    “好。君大叔,谢谢你。”顾贝儿有些感动,这个男人,把她随意说的话,牢牢的记在心里,当成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去办。突然的,顾贝儿的眼睛很酸,泪眼滴落下来。

    她一直都记着妈妈的话,她是一个幸福的孩子。不管遇到什么,她都相信妈妈的话,她会是一个幸福的孩子。虽然有时候,也会有恨,但她从来没有怨天尤人,她仍然快乐的挥活着。

    因为她相信,她会幸福。

    现在幸福来得这么的容易,她突然的就很想哭。原来所有的艰难都是为了今天的幸福。

    遇到的所有不幸运,都是为了能够遇上这个男人。

    那所遭受过的一切,都值得,因为有他。

    “怎么哭了?哭得跟个小花猫似得。”君南夕轻轻的擦去顾贝儿脸上的眼泪。

    顾贝儿扁着嘴,“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因为对你好,我觉得很幸福。”君南夕不是什么会甜言蜜语的人,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

    顾贝儿突然的就哭了出来,嗷嗷的大哭,“君大叔。”

    她的哭声里三分埋怨,七分幸福。

    其实,顾贝儿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就哭了出来,明明很想笑的。

    君南夕看着怀里的小猫眼泪哇啦啦的,像水龙头一样,摇摇头,“傻瓜。”

    “君大叔,你要是把我惯坏了,怎么办?我会越来越得寸进尺,会越来越矫情,想要的也会越来越多。我。。。。。。”

    君南夕抱着顾贝儿,额头抵着她的,“我想要对你好。我允许你得寸进尺,我喜欢你的矫情。我希望你想要的越来越多,只要你在我身边,让我爱,让我宠,让我对你好,我就很幸福。小贝儿,君大叔活了三十年,所有的幸福都不因为一个叫顾贝儿的小丫头。所有,你一定要幸福,只有你幸福了,我才会快乐。”

    顾贝儿哭着点点头,“嗯。我很幸福。君大叔,我好好喜欢你,好好喜欢。”

    君南夕亲了亲顾贝儿因为哭泣而红润的唇,“我还像说过,你哭一次,我就强吻你一次。”

    “什么时候说的,我怎么不知道?”顾贝儿睁大着眼睛,湿润的眼睛里全是星光熠熠。

    “现在说的。以后记住了,不要哭。”

    “随便你吻,我才不怕呢。”顾贝儿扁起嘴来,伸手,揉了揉透红的鼻尖。

    君南夕看着趴在自己心口,柔软得像一只小猫的小丫头,“傻。”

    “你才傻,你全家都傻。除了我了。”

    “好,除了你傻。”君南夕低低的笑了笑。

    这个傻丫头,总能让她情不自禁的心情好起来。

    “我们什么时候搬过来?”顾贝儿看着简单温馨的家,有利痒痒的,这里可比现在住的那公寓要舒服多了。那公寓本来就是君南夕一个人住的,里面的装修非黑即白,线条过于硬朗。

    顾贝儿不是很喜欢。

    现在有一个全部按照她梦想装修成的房子,她当然要尽快的搬过来了。

    “暂时还不行,因为要放放味儿,要不要看看别的房间?等下次白天来的时候,就可以到楼顶去看看。”

    “先看看房间吧。”

    “好。也没有多大的地方。”

    顾贝儿晃荡着君南夕的手臂,“我喜欢这样的小房子。”

    卧室,书房,厨房,卫生间,一全是她喜欢的风格。阳台上种着很多她喜欢的向日葵,晾衣服的地方被他改造成花房,用透明的玻璃围着,远看的时候,一定很漂亮。

    阳台上,还有一张两个人的吊椅,吊椅上面摆着绣着向日葵的靠枕。

    “你什么时候弄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你不是说最近军区很忙吗?怎么会有时间弄着些。”顾贝儿满眼的多是感动。

    “在你睡着的时候,我偷偷过来弄的。”君南夕点点顾贝儿的小鼻子,“要不然,你以为是田螺汉子?”

    “噗。”顾贝儿笑了起来,“不好意思,我妈妈只跟我说过田螺姑娘的故事,可没有说过田螺汉子的。”

    “以后你就是我的田螺姑娘。”君南夕从身后搂着顾贝儿,下巴抵着她的头。

    顾贝儿双手放在君南夕环着她腰的大手上,“我才不要呢。我可是公主。”

    “好,你是我的工作。我是你的田螺汉子。早上给你做好早餐,晚上给你做晚餐,天天替你收拾房子。。。。。。”

    “好。”

    两个人笑笑闹闹,拥立着,吹着微风。

    相依相靠,温润的气息相缠撩动寂冷的空气,甜蜜蜜。

    顾贝儿偷偷的仰着脸看向君南夕,月光下的面容轮廓分明,坚毅的唇角勾出笑容,挺拔的鼻梁在微光下投着深深浅浅的影,仿佛一幅画。

    这个男人,以他自己的方式,将她所想的,所向往的,一一呈现在她面前。

    顾贝儿依靠着君南夕,好像在无所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大叔宠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侍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侍雪并收藏大叔宠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