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叔宠娇妻 > 158,各怀鬼胎

158,各怀鬼胎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老大,裴思思身上的毒和假鳌拜是一样的,都是蛇毒。”王明翰站在君南夕旁边,语气严肃。裴思思看起来好像是被毒蛇咬死的,毕竟这里是郊区,一栋没有人管理的别墅里会有蛇出没并不奇怪,重要的是,别墅里也有蛇的痕迹。

    但是,这个世界上不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裴思思中的蛇毒和假鳌拜身上那子弹浸泡的蛇毒是同一种。

    君南夕点点头,撇了一眼倒躺在地上的裴思思,“嗯。我知道了。把裴思思送回给裴家去。”

    “是。”

    “看来背后的人很聪明,杀了裴思思,不仅仅是想要断了我们继续追查的线索,还想用裴思思来转移我们的视线。”陈栩嘴角冷笑,他跟着君南夕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么具有挑战性的任务了。

    君南夕撇了陈栩一眼,最近废话一箩筐。

    陈栩赶紧低头,他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哪里又得罪老大了。陈栩忘记了,他说的虽然是实话,不过也是没有建设性的废话,人人都知道的事情,理所当然的就是没有营养的废话了。

    “小贝儿,你怎么看?”君南夕拉着顾贝儿的手,看着她问道。曾经他想要把她捧在手心里宠,像宠女儿一样的宠着她,保护着她,让她在自己的羽翼下幸福快乐的生活。

    但是,在她嫁给自己的这些日子以来,一次次的受到伤害,他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要改变策略?不能把小贝儿当精致的小娃娃一样的保护起来,而是让她有足够的自保能力?

    或许后者更能让他安心和放心一些。

    最重要的是,他的小贝儿很聪明,只要他用心教,她一定不输给特种部队里的任何一个人。

    顾贝儿有些疑惑的看向君南夕,她没有想到君南夕会问她的看法。毕竟,在大家的眼中,她不过就是一个长得好看点的瓷娃娃而已。

    “我……”

    “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必顾虑。”君南夕看着顾贝儿的眼睛,给她信心,“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

    “我觉得这背后的人对我们很熟悉。她知道裴思思和我们的关系,否则,如果她只是想要断了我们追查裴思思的这条线索的话,没有必要把裴思思的尸体放在这里。他们是想让我们怀疑,是裴思思收留的鳌拜?”顾贝儿摇摇头,“裴思思没有这个能力,而君大叔当然也不会想得这么简单。怎么看都有点多此一举。”

    顾贝儿皱着眉头,嘟着嘴,“好烦。有点朴素迷离的感觉。还是说,不这个局的人,同时的也恨着裴思思?”

    顾贝儿哀怨的看向君南夕。好烧脑,她的脑细胞会不会死大半?

    君南夕捏捏顾贝儿的小脸蛋,“很好。”

    “君大叔?”顾贝儿还是有些疑惑。

    君南夕笑了笑,“这样画蛇添足的做法,只有一个可能。猪油蒙心。”

    “啊?”顾贝儿眨眨眼睛,“什么意思?”

    “一个聪明的人做了多余的事情。就算人死了,我们也会找到蛛丝马迹。”君南夕的目光露出一丝志在必得,就算裴思思死了,但是她生前的轨迹还在,只要查找,就一定能找到突破。

    让裴思思死在这里,虽然转移了他们的视线,不过同时也让他知道了,这个人和他和小贝儿之间绝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不过,他们的视线是这么好转移的?

    哼。还真的是自以为是。

    ……

    顾烁看着君南夕的做法,眼神闪了闪,想要说什么,不过却被杜若男给拉住了。

    杜若男在顾烁的耳边轻声说道,“就算你能护着她一辈子,也不能保证自己能时时刻刻的守护在她的身边,还不如试着让她学会怎样保护自己,而且,小贝儿有自保的能力。”

    在杜若男看来,顾贝儿的能力绝对不在顾烁之下,不过是被顾烁和君南夕保护得太好了而已。

    最后,顾烁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他明白杜若男说的话很有道理,不管他和君南夕有多么的厉害,有多强,这个世界总有一个词叫意外。

    其实,他一直的把妹妹当小孩子一样的来养,不过是因为他的懦弱而已。曾经,因为他的无能,让最爱的妈妈离开了这个世界,他不愿意承认自己无能,所以拼命的对妹妹好,给她所能给的一切,不过是想要证明自己,证明他不是没用的人。

    妹妹一直都知道他这样的心思,所以在他的面前总是天真无邪,像个需要保护的小孩子。顾烁知道,妹妹不过是想要让他心里好过一些,因为他需要妹妹的需要。

    顾烁的心里突然的有些不好受。

    “哥哥?”顾贝儿看到顾烁的面色不是很好,走过来,搂着顾烁的手臂,看着他的眼睛,“怎么啦?”

    “没事。”顾烁摸摸顾贝儿的小脑袋,“累了而已。”

    顾贝儿扁起嘴,“哥哥。你又没有照顾好自己。你要是病了,谁来照顾我?”

    顾烁笑了笑,“为了小贝儿,哥哥也不会病的。”

    君南夕一头的黑线,这两兄妹是不是把他当死人了?什么叫谁来照顾?他的老婆,难道还需要别人来照顾?

    君南夕走上来,把顾贝儿扯进他的怀里,“大舅哥,你就放心的病吧。我会照顾小贝儿的。”

    顾烁很无语,居然诅咒自己生病?

    “君大叔。”顾贝儿的小脸鼓起来,一脸的不高兴,而且是真的不高兴,没有人可以诅咒她的哥哥,即使是君大叔也不可以。

    君南夕自知说错了话,不过,他也能屈能伸,“我错了。”

    “哼。我暂时不想理你。”顾贝儿搂着顾烁的手臂,“哥哥,我们走。”

    顾烁似笑非笑的看了君南夕一眼,然后搂着小贝儿的肩膀,“好。我们玩去。”

    君南夕看着顾烁和顾贝儿离开的背影,气得想要打人。

    杜若男也没有跟上去,她知道顾烁肯定是有话要和小贝儿说。

    陈栩站在一旁抿抿嘴,对君老大有些鄙视,果然智商高了,情商就低。明知道小贝儿最在乎的就是哥哥,却偏骗的想要和大舅哥争宠,这不是很愚蠢的行为吗?

    君南夕撇了王明翰一眼,“回去。”

    王明翰瞪了陈栩一眼。

    陈栩摸摸鼻子,淫威啊。当他还是很没有骨气的要屈服。老大发话了,他只好和王明翰一起,跟着君老大回去了。

    顾烁带着顾贝儿来到海边,吹着海风。

    顾贝儿玩心大起,“哥哥,你给我堆城堡,好不好?”

    “好。”

    顾烁真的给顾贝儿堆了一个大城堡。

    “哥哥,你今天怎么了?”顾贝儿本就敏感,她一早就注意到了哥哥今天的反常。

    顾烁把妹妹搂在怀里,“小贝儿,对不起。”

    “哥哥,怎么啦?出什么事了?”顾贝儿的眼睛瞬间就红了起来,“哥哥,不要跟我说对不起,不要。你说对不起,我就觉得是自己做错事了,我……”

    “傻。是哥哥不好。哥哥一直想要把你护在自己的羽翼下,以为凭着自己的能力就一定可以保护好你。”

    顾贝儿都知道这些。

    “哥哥只是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力。”顾烁的语气有些哀伤,“小贝儿……我害怕,害怕你会像妈妈那样因为我的无能而离开这个世界,所以,我不断的变强,然后把你当成一个婴儿一般的保护起来。我以为这样你就不会受到伤害。”

    顾贝儿搂着顾烁的腰,靠在他的胸前。

    她都知道,正因为知道,所以她才会让自己尽可能的幼稚。

    “小贝儿,想要做什么就去做吧。做你喜欢的。”顾烁搂着顾贝儿,声音有些低沉。

    顾贝儿吸吸鼻子,“哥哥,我想要的就是哥哥永远都是好好的,是幸福的。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或者是将来,哥哥的幸福都是我最大的愿望。”顾贝儿没有说的是,她愿意用自己的命来换哥哥的幸福。

    以前,她扮天真,装可爱,是为了哥哥,因为那样哥哥会开心,哥哥会笑得很幸福。她天天的留意那些比自己出色优秀的女人,就是想要给哥哥找一个好女人。

    现在,她要让自己变强,也是因为哥哥。杜江的身份可能会给嫂子带来伤害,而她更怕的是哥哥也会因此而受到伤害,所以,她必须要让自己强大起来。

    她不能让哥哥受到一点点的伤害。即使是头发丝的一点点都不可以。

    “小贝儿,会不会觉得哥哥很没用?”

    “谁说的?谁敢这样说,我弄死谁?”顾贝儿嘟起嘴来,语气虽然恶狠狠的,不过却带着可爱。

    顾烁突然的笑了起来。

    “哥哥,我想要叮当猫。”

    “好。哥哥给你堆。”

    “哥哥,你说叮当猫的口袋里真的是想要什么都有吗?”

    “嗯。只要是你想的,都会有。”

    顾烁很认真的回答,他坐在沙滩上给顾贝儿堆叮当猫。

    顾贝儿坐在旁边,双手托着腮,“哥哥,真好。”

    不过,她知道,就算叮当猫的口袋真的什么都有,那也是哥哥放进去的。

    顾贝儿突然的就有些伤感,小时候有一次生日的时候,哥哥问她想要什么礼物,她说想要一个叮当猫,一个可以满足人所有愿望的叮当猫。

    那天,哥哥真的送了她一个叮当猫。

    其实,那时候她不过是说说而已,从来没有想过哥哥会真的送她叮当猫,因为那时候的他们……妈妈刚刚去世不久,他们几乎连吃饭的钱都没有。

    但是,哥哥还是给她买了叮当猫,虽然很小,但她知道,那是哥哥用血汗换来的。那天的哥哥回来后,一双手都是肿的,有些地方还破皮了。

    顾贝儿知道,哥哥肯定是在放学的时候去了附近的建筑工地,去给别人搬砖头了。也因为只有搬砖头最赚钱,也是当天就结钱。

    那天,哥哥对她说,只要她想要的,叮当猫都会满足。

    从那天起,叮当猫的口袋里总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小礼物,例如小发夹,棒棒糖等。

    她知道,哥哥就是她的叮当猫,只要她想要,哥哥都会满足她,即使要付出很多很多也在所不惜。哥哥是在用生命来爱她。

    顾贝儿的眼睛突然的红起来,在心里默默的说道,‘哥哥,我爱你,很爱很爱。我一定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

    如果没有经历这些,如果她不是嫁给了君南夕,如果哥哥不是娶了杜若男,如果杜江不是假的,或许,她会一辈子都躲在哥哥为她堆的温暖的城堡里,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公主。

    但是,现在,她不能再躲在身后了,她也要保护哥哥,也要守护哥哥的幸福。

    顾贝儿看着正在认真给她堆城堡的哥哥,嘴角微微扬起笑容温暖安心。只要哥哥好,她就好。

    顾烁在堆着城堡,他知道妹妹在看着他。嘴角也微微的扬起,小时候,他堆城堡的时候,妹妹也是这样的捧着脸看着他,目光温暖。

    不管妹妹想要做什么,他都会无条件的支持。妹妹好,他就好。

    ……

    这个时候,海边的远处停着的一辆越野车里的两个人看着正在海边玩耍顾烁和顾贝儿。

    坐在驾驶座上的是一个女人,目光冷然,虽然面无表情,不过眼底却有疯狂的妒忌和狠辣闪过。

    坐在后面的是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风衣的帽子戴起来,看不清容貌,这么时候正在闭目养神。

    “你还没有看够?要不是知道你一心想要杀顾贝儿,就看你这情深意切的目光,我还以为你在暗恋她。”男人的语气有些讽刺,甚至还带着一股戾气。

    “那是我的事情,你最好不要管。”女人头也不回,一直盯着顾贝儿看。今天,居然让顾贝儿给躲了过去。

    男人连眼睛也不睁,“我是不想管,但是你的私事已经严重影响到我们的合作。”

    “我们的合作?呵呵,你该不会是在意裴思思的死吧?说起来,她应该是你的第一个女人,爱恨交加?呵呵。”女人讽刺鄙视的笑了起来,“你可不要忘记了,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因为裴思思。女人,你想要多少没有?死一个,十个的,有什么关系?裴思思已经被君南夕的人盯上,她不死,死的就是你。”她还嫌裴思思死得太没价值了呢。

    不过,她以为跟踪裴思思的人是君南夕的。

    “我还真怀疑你是不是女人?黑玫瑰。”

    “这也不是你该管的事情,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别忘了,我们只是合作关系。我们的货已经滞在手上很久了,是时候想个办法销出去了。我们今年的利润可比上一年的同期少了三分之二不止。再这样下去,我们别说扩大组织了,就是吃饭都要成问题了。”

    说起这些,女人的语气带着狠辣和烦躁。因为严打,他们最近的货大部分被缴获,损失惨重,而且严打的力度一点也没有要减弱的意思,再这样下去,他们的货只会越积越多。那些货积手上,也是一种危险。

    “我知道,可君南夕的人查得太紧,我们……”男人摇摇头,“太冒险。得不偿失。”

    “富贵险中求。”女人嘴角冷笑,“难道因为查的紧,我们就要收手?别忘了,我们手中还积了很多货。出不去,销不了,那就比面粉还不值钱。”

    “我比你清楚。如果不是你今天自作主张的想要让鳌拜去杀顾贝儿,我们怎么会再一次的陷入被动?”说起这个,男人还是有些气愤,明明就已经安排好送鳌拜离开B市的,却不想黑玫瑰竟然没有和他商量就自作主张的策划了一场爆炸,还差点让鳌拜落在君南夕的手中。

    “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让他离开B市,就算他是真的。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冒牌货。”

    “什么?鳌拜是假的?你怎么知道?”

    “我是怎么知道的,你不用管,但,我能肯定他是假的。”

    “我一直都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帮助鳌拜?还弄出这么多事情来。”男人继续的闭目养神,最近的确是有些累了。他是反社会组织的人,只要是对社会有危险的事情,他都会很乐意,很开心的去做。

    看见别人痛苦,他就会觉得痛快。

    看见那些人痛苦的受伤呻吟,他的心就会觉得很满足,他想要看到那些幸福的人一个个都变得和他一样的痛苦。

    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这就是他生存的目的。

    他和那些人都没有仇,没有恨,但他就是见不得别人幸福。所以,他做事情很随意,也随心。但,黑玫瑰不同,黑玫瑰喜欢钱,喜欢权,所以当黑玫瑰这朵毒花找上门要合作的时候,他想也不想的就同意了。

    只不过,和黑玫瑰合作后,他的行动变得频繁了。他知道,这样只会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被君南夕和穆老大盯上,他离死就已经不远了。

    如果不是黑玫瑰,他想要让组织的人冷静一段时间的。

    黑玫瑰是一个很奇怪的女人。每次见面都化妆弄脏,看不出本来的面目,甚至还带了变声器。他不知道她的名字,只知道别人都叫她黑玫瑰。

    虽然他们合作了这么久,却从来没有见过她的真面目。不过,他可以肯定这么女人绝对是部队里的,而且军衔肯定不低。否则,她不可能会连特种部队的行动都知道得那么的清楚。

    想到这些,男人的嘴角微微的勾起来。

    “为什么要帮鳌拜?”女人轻轻的重复这句话,嘴边含着微微的笑意。那是因为她和鳌拜一样都是国际恐怖组织的人,不过鳌拜的活动在国外,而她在B市。鳌拜手中的势力也比她要大要强,她还想要利用鳌拜销售她手中的货。

    只是,她也没有想到这次来B市的鳌拜居然是假的。还害得她差点暴露了自己。她非常清楚君南夕的能力,如果今天不是把假鳌拜推出来,相信过几天,君南夕也会找到那别墅里去的了。

    所以,她利用了鳌拜想要尽快离开B市的心理,安排了那场策划。不过可惜,知道顾贝儿出门去商贸城的时间太短了,布置得有些仓促。

    即使这样,她也从来没有想过真的要让鳌拜离开B市。她不仅仅想要借他的手杀了顾贝儿,还想要利用他为自己立功。

    可惜,最后都没有成功。

    顾贝儿……还真的是小瞧她了。在特训营呆了两个月,居然还身手敏捷了。

    哼。

    黑玫瑰看向正在海滩上玩耍的顾贝儿,咬着牙槽。她最讨厌的就是顾贝儿脸上的笑容,真的很碍眼。

    “我想让我的人沉寂一段时间,最近太活跃,已经引起君南夕的注意了。”男人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远处还在堆城堡的顾烁和顾贝儿。

    有时候,他也很奇怪,经历了那么多的不公平,经历了那么多的痛苦,为什么顾烁和顾贝儿还可以那么幸福?特别是顾贝儿,那笑容好像向日葵,灿烂耀眼。让人看着就觉得是快乐的。

    “你以为沉寂起来,君南夕就会放过你们?他现在已经注意到了,就会死追到底,直到把你们一网打尽,否则,他是不会收手的。”

    “你好像很了解君南夕。这会不会就是你想要杀顾贝儿的理由?女人呐,都是奇怪的生物。”总是喜欢做一些女人为难女人的把戏。明明知道根源是男人,却总会一次次的去为难女人,总会自以为是的想,如果没有那个女人,自己就能得偿所愿。

    殊不知,这一切不过是自己想多了而已。

    而且……

    男人看向坐在沙滩上的顾贝儿……

    如果他是君南夕也会喜欢天真活泼,笑容灿烂的顾贝儿,没有男人会喜欢一个狠辣无情的女人。再漂亮的女人恶毒起来,也是丑陋的。

    “我的事,你最好别管,否则,别怪我不客气。”黑玫瑰双手我和方向盘,眼神狠辣。

    男人耸耸肩膀,“我只是怕你会为情所困,失去理智。”女人在涉及感情的事情上,智商为零。他可不想因为这么女人的妒忌心而破坏自己的事情。

    “你太小看我的。”黑玫瑰嘴角冷笑,失去理智?哼。顾贝儿还不配。

    “我怕你太高估自己。”

    女人总是喜欢高估自己,低估别人。

    “你以为你今天把裴思思的尸体留在别墅里,不是失去理智的事情?”本来他是想要把裴思思的尸体毁掉的,是这个女人执意的要扔在假鳌拜藏身的别墅里。

    君南夕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会觉得是裴思思藏起的鳌拜?撇了驾驶座上的女人一眼,遇上感情,再聪明的女人也会变得愚蠢。

    现在只能尽可能的磨掉裴思思的痕迹。也希望,君南夕不要通过裴思思二找到自己。

    黑玫瑰的嘴角冷笑,她怎么可能会去失去理智的事情?她把裴思思的尸体留在别墅里,当然有她的用处。君南夕就算通过裴思思的尸体查到什么,也绝对不会查到她的头上来。

    她不过是在提前给自己找好也替死鬼而已……看了一眼坐在车后座上的男人。

    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嘴角讽刺的勾起来,上面藏了一个录音器。人的声音可以变,但是却可以通过技术把声音还原,更可以通过人说话的音频,音律,音色等分辨出一个人来。

    每次和黑玫瑰见面,他都会把话录下来。他倒要看看这么黑玫瑰到底是谁?

    嘴角再一次的微扬,在B市军区任职,而且能力出众,还喜欢君南夕的女人不多。有方向,有目的,还怕找不出来?

    只要查到这个女人的真实身份,他就抓住了她的把柄。

    呵呵。有意思。

    “顾贝儿有什么好?”黑玫瑰看着傻笑的顾贝儿,离得有些远,听不到她在说什么,不过却能看到她正笑得灿烂。

    “你没有听说过吗?男人的眼睛都是瞎的。所以,不要问男人,一个女人有什么好。面对这样白痴的问题,男人一般都会回答情人眼里出西施。”

    其实,他倒是能猜到君南夕为什么会喜欢顾贝儿。

    一个用脑过度的男人,绝对不会再娶一个聪明的女人。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大叔宠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侍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侍雪并收藏大叔宠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