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叔宠娇妻 > 30,暗中谋划

30,暗中谋划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君太太真巧。”王沁看着顾贝儿的脸,有些妒忌。这样的一张脸,天真中带着性感,清纯中有狐媚,真的很让人妒忌。

    顾贝儿笑盈盈的看着王沁,天真而无辜的说道,“对不起,请问你是?”

    唐傲天心里有些好笑,这丫头真的是影后级的人物。演起来,毫无违和感。

    王沁冷笑一声,“顾小姐,这样装傻扮懵有意思吗?你真的不认识我?”

    “哦?你这样说,我倒是想起一个人来,一个抢了自己好闺蜜男人的女人。该不会就是那个坏女人吧?”顾贝儿睁着明清的大眼睛,看着王沁,那眼睛明亮熠熠,清澈得让人情不自禁的就沉沦。

    “你看起来这么漂亮,也不像坏女人啊。”顾贝儿歪着头,一脸的疑惑和不相信,像个被‘十万个为什么’难道的小女孩。

    王沁咬着牙,恨不得立刻的就掐死这个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妈咪,你忘记了,有一句话叫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大滚吃着自己喜欢的鱼丸子,然后微微的抬起头来说一句。

    小滚嘟嘟嘴,“还有一句,有些人就是芝麻汤圆,外面白,内里黑。俗称黑心的白莲花。”

    “知人口面不知心,看皮看骨难看心。”多多穆也补上一刀。

    王沁被三个小朋友说得脸一阵青,一阵白,气得牙齿直打架。

    顾贝儿和乔子墨相视一眼,明显的都对儿子很满意。

    唐傲天吃着饭,有滚滚两兄弟在,压根就不需要他出手。再说,在他看来,能动手的就绝对不动口。

    顾贝儿看着王沁就快要被打击死了,于是很好心的说道,“你怎么啦?脸色这么差?是不是这里的空调太冷了?”

    “妈咪,老奶奶都是怕冷的。”大滚看了王沁一眼,虽然他不问爸爸妈咪最近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并不代表他没有猜到。那个去过他家,说过很多奇怪话的景爷爷,还有今天唐舅舅和妈咪在沙发上的叽叽语,他都听到了。

    心里也大概有了一个猜测。不过,爸爸妈咪不说,他就当不知道,因为这件事说白了和他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哥哥,你说错了。老奶奶不是怕冷,是缺乏爱情的滋润。穆三叔叔说,被爱情滋润着的女人会漂亮很红润的。”小滚的小嘴巴一嘴的油迹,“像妈咪和干妈一样美丽,青春永驻,笑口常开,倾国倾城,富贵满天。。。。。。”

    大滚和多多穆同时翻个白眼。小滚又在炫耀自己的成语了,不过,这些成语用的。。。。。。真的不是过年的拜年祝语么?

    “小滚,有时候是不能实话实说的。”顾贝儿那圆溜溜的大眼睛瞪了瞪。

    小滚一副孺子可教的小模样,“妈咪,我知道错了。有时候,实话会很伤人心,所以善意的谎言还是必要的。”

    小滚看向王沁,“漂亮的老奶奶,你不要介意。”

    王沁气得差点就要掀了顾贝儿的饭桌,全部都是贱人。

    顾贝儿看着王沁气得差不多了,才说,“景太太,不介意的话,就坐吧。”站在这里,怪难看的,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王沁也不客气的坐下来,她本来是想要老刺激顾贝儿两下的,没有想到却被顾贝儿和三个小屁孩给刺激到了。

    “君太太。”王沁也恢复了自己豪门太太的傲气。不过,这些在天真得像个小孩子的顾贝儿,就有些以势压人了。落了下剩。

    “有什么事就说吧。千里迢迢的从京都城过来。”顾贝儿的脸冷下来,“还带了好些人。”

    王沁的脸僵了一下,想不到顾贝儿已经知道她请了雇佣兵的事情,看到君南夕和顾贝儿还真的是不能小瞧。王沁打量着顾贝儿,这样的一个女人不是应该像想想那样被宠坏了吗?因为她有刁蛮任性的资本。

    但,眼前的顾贝儿却有些不一样。比别人要漂亮三分的脸,比别人要好的运气,比别人要强大的后台。而她却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一样,双眸天真纯净。

    看起来,干净得想露水一样。

    顾贝儿大大方方的由着王沁打量。

    不过,大滚却有些不喜欢。

    “奶奶,你一直盯着我妈咪看,难道是因为我妈咪比你漂亮吗?”

    乔子墨‘噗’的笑了出来,“大滚,就算是,你也不要说得这么直接。你应该说,‘奶奶,你是想要以我妈咪为范本来整容吗?’

    “景太太,有什么就直接说吧。我怕你会晕过去。”顾贝儿看着自己的儿子笑了笑。两个儿子的毒舌功夫深厚,真的怕王沁会被打击得晕死过去。那样就罪过了。

    “既然这样,那我就直接说了。我希望你们不要回京都城。那里不适合你。”

    “呸。不适合我们,难道适合你?你充其量不过就是一个继室而已。你有什么资格来跟我说这样的话?在景家,就算是你儿子也没有这样的权利。”

    顾贝儿瞪着王沁冷笑,“你以为我们会是我吗红颜薄命的婆婆?被你玩弄在鼓掌,还会为你的好戏鼓掌?”

    “不自量力。”乔子墨也冷笑起来,“还真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小三,抢了别人的老公,抢了别人的家,居然还理直气壮,毫无廉耻之心。也不怕天打雷劈,晚上做噩梦。”

    “成王败寇。只能说陈文静技不如我。”王沁也冷笑起来,“我也劝你不要太自信。”

    “既然这样,那就走着瞧。我倒要看看你这个景太太有多威风。”顾贝儿突然狡猾的笑起来,“就是不知道京都城的人知道你是个杀人犯后会不会慰问?对了,上次你被人那什么后,是不是有很多人上门送礼问候?”

    “你。。。。。。”王沁想起自己被景皓天算计和别人上床的视频播出来后,那些贵妇人就当她是蛇蝎猛兽,能躲就躲,能避就避。平时一些不对付的,有过节的,还带着礼物上门来问候。

    说着是问候,不过就是挤兑讽刺嘲笑。

    那些话就像刀一样,把她的心割得鲜血淋漓。

    明明那些女人也不见得比她干净,养小白脸的还大有人在。

    而就是那些女人居然对她指指点点,还暗里明里的讽刺她。

    可恶。

    可恨。

    这个世界的贱人真的太多了。

    王沁想起京都城那些嘲讽取笑她的贱人就恨不得找人把那些女人暗地里的勾当统统的撒布出来。不过,为了不给儿子树立太多的敌人,她只能忍下来。

    现在,顾贝儿这个贱人居然也来讽刺她。

    “啊。对不起。说起了景太太的伤心事。”顾贝儿眨巴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王沁,“景太太应该不会介意的吧。”

    王沁咬着牙。哼。你被人强试试,看介不介意?

    “不过,说起来,还真的很佩服景爷爷的心胸。景爷爷对景太太还真的是情深意重,一点也不在意景太太和别人。。。。。。上床。真的是世界第一好男人。”

    情深意重个屁。不在乎,是因为不爱。

    “要是换了别的男人,就算不离婚,也要夫妻感情生疏了。”

    哼。那是因为一早就已经生疏了。

    。。。。。。

    顾贝儿一句一句的戳着王沁的心窝子。

    王沁忍无可忍,“顾贝儿,你够了。”

    顾贝儿无辜的、无措的看向王沁,“景太太,是不是我说错话了?你不喜欢我夸赞景爷爷啊?”

    “君太太,果然是不一般。”

    不见刀光剑影,却已经见血。云淡风云,却针针入骨。

    “我话已至此,君太太好自为之。属于我儿子的东西,我是绝对不会拱手相让。”

    “那本来就是我的君大叔的。拿回来理所当然,拿不回来,就毁了也应该。”

    两个女人的眼神在空中较量着。

    顾贝儿是自信的冷笑,王沁是故作高傲的坚强。

    过了好一会儿,王沁慢慢的移开目光。她真的太小瞧顾贝儿了,想不到自己居然会被顾贝儿的目光吓得后背直发冷,甚至还发痒。

    顾贝儿轻轻一笑,给人一种‘忽如一阵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错觉。

    “景太太还是回京都城去吧。免得你的儿子女儿担心。”

    王沁暴怒起来,努力的咬着牙,让自己冷静下来,“顾贝儿,你在恐吓我?”

    顾贝儿耸耸肩膀,“随便你怎么想。就算我是在恐吓你,那又怎么样?我有这样的资本。”

    “呵呵。资本?就凭你?做人可不要太自大。”王沁笑起来,就算君南夕再能干又怎么样?那也只是在B市这样的小地方,放到京都城那样处处是官的地方,屁都不是一个。更不要说和景家那样的大家族相提并论。

    “我有自大的本钱,这种任性的资本可不是谁都能理解的。”顾贝儿有些无赖的说道,“就算我捅破了天,也有男人帮我顶着。这种幸福的感觉,景太太不是会明白的。”

    顾贝儿很欠揍的说道,“景爷爷应该也会帮着景太太的吧?所以呀,我们也只能动动嘴皮子,其他较量的那些事,还是交给男人们来处理吧。”

    王沁真的恨得差点要咬碎一地老牙。明知道景皓天不可能会帮她的,却一次次的来捅她的心窝子。顾贝儿这个贱人比陈文静难对付一千倍。

    “哎呀。看我说的什么话?景爷爷和君大叔是一家人,怎么可能会较量起来呢?”顾贝儿那小人得志的模样,要多碍眼就有多碍眼。

    “君太太等着瞧。”王沁站起来,气哼哼的离开。她怕自己再坐下去就要被顾贝儿给气死。

    王沁走出餐厅,恨不得立刻的就让人去杀了顾贝儿和她的那两个儿子。但是,她不能这么的冲动。既然顾贝儿已经知道她找来雇佣兵的事情,那肯定就会有所防范。所以,雇佣兵想要靠近顾贝儿,绝对不容易。

    她要想一个完全的办法,一定要让顾贝儿和那两个贱种知道得罪她的下场。

    景家的一切只能是她儿子的,谁也别想要染指,就连老头子也不能。既然把家主之位传给了念文,那就只能是念文的。景皓天想要收回?哼,下辈子吧。

    惹给了她,就先送老爷子下地狱。

    王沁阴狠着一张脸,眼睛里全是狠辣和杀气。

    为了今天所拥有的一切,她付出了那么多,她怎么可能轻易的就让陈文静的儿子抢去?

    做梦吧。

    三十多年前,陈文静斗不过她。

    三十多年后,君南夕和顾贝儿一样不是她的对手。

    她一定可以想出一个十全十美的办法来。

    等着吧。

    她全都不会放过。

    所有和陈文静有关的人,她一个都不放过。

    这辈子,陈文静是她最恨的人。只要想起陈文静,她就会想到老天的不公平,凭什么?凭什么陈文静的命那么好,能拥有那么多的东西?

    所以,她要抢。抢不来的就毁了。

    只要是陈文静的东西,她统统都不放过。

    陈文静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心结。

    如果没有陈文静,或许她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在生活在底层苦苦挣扎的平凡女人。

    但,陈文静却让她看到自己内心深处的自卑。

    对,陈文静,有感激,有恨,有痛。

    如果没有遇见陈文静,或许,她也会安分守己,安于现状。

    但是,陈文静让她看到太多太美好却不属于她的东西。她的虚荣,她的妒忌,她的残忍,全都因为陈文静而爆发出来。就像潘多拉的盒子,一发不可收拾。

    她想要的越来越多。

    陈文静,不要怪她。

    不是她太狠,而是陈文静太愚蠢。

    王沁还沉浸在各种的回忆中的时候,就接到了景念文的电话,让她马上回京都城去。

    王沁怎么可能会听景念文的话,回京都城去?她还要收拾君南夕一家呢。

    “念文,我要做什么你不要管。你只要记住,妈妈不会害你。妈妈会保住你的一切,就算是死也在所不惜。”

    “妈妈,你这样会连累我的。要是让爸爸知道了,我们。。。。。。”

    “不会。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王沁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景念文看着被挂的电话,一脸的烦躁。

    景念文的太太吴溪站在他的身后轻轻的按摩着他的太阳穴,“妈,怎么说?”

    景念文叹口气,“不肯回来。”

    吴溪的嘴角边微微的露出一抹冷笑。婆媳自古以来就是天敌,吴溪和王沁当然也不离开,更何况王沁本来就不是世家小姐出身,身上的小家子气明显,吴溪这个从小骄傲的人怎么可能真心把王沁敬养?

    现在王沁自己在作死,她是在心里默默的拍手称快。

    “妈妈绝对不会是君南夕的对手。妈妈带那么多人去B市肯定已经引起了君南夕的注意。现在的B市那么乱。。。。。。”景念文说着就觉得烦躁,随手的就把书桌面上的咖啡给推到在地上。

    “我倒是觉得妈这个计划不错。”

    景念文疑惑的看向吴溪,想要看到她的真实想法。虽然,在外面吴夕多少会给王沁留一些面子,不过景念文非常清楚,自己的这个妻子看不起自己的妈妈。

    也不能怪妻子。

    有时候,就连他这个儿子都看不上妈妈的一些作风。

    吴溪也不隐瞒,“妈想要对付君南夕是因为你和妹妹。如果君南夕一家来到京都城,你和妹妹的身份就会变得很尴尬。更不要说妈。如果妈能成功,那么一切都好说。如果妈不成功,对你还有我们也没有什么损失的。”

    景念文皱起眉头,“你的意思是牺牲我妈。”

    吴溪听到景念文的语气里并没有生气,于是继续说,“也不算牺牲。爸应该已经知道妈买凶杀陈文静的事情,可你看爸做什么了吗?”

    景念文的眼神一冷,把他妈送到别的男人床上了,这还叫没有做什么?

    “上次那件事对妈都什么影响吗?”吴溪也真的是佩服公公的智商,居然把自己的老婆送到别的男人的床上,这真的不是报复自己吗?

    景念文的眼眸闪了闪,那件事对妈妈的影响好像的确并不大。更多的人是在背后笑话爸爸被戴了绿帽子。这个也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爸爸怎么会做出这样损人不利己的行为来?这不符合爸爸的作风。

    “你说爸爸为什么要这么做?”景念文本来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父亲的,现在看到。。。。。。老爷子还真的是深不可测。

    吴溪叹口气,“那个男人有艾/滋。”

    “你说什么?”景念文回过头来看向吴溪。

    “这是我吴家的人查出来的。所以,你应该知道爸爸想要干什么了吧。爸爸是想这样既光明正大,有隐晦的向妈妈报复,却不想连累你和想想。所以,爸爸应该是不希望把妈妈所做的事情公之于众。就算他想要君南夕回到景家,也不过是对外说明他就是前妻陈文静的儿子,而不会说陈文静是妈杀的。”就算是为了景家,公公也不可能把那个车祸的真相说出来。

    “你的意思是,爸爸留在B市是为了走感情路线?”景念文一点就通。

    吴溪点点头,“应该是。既能得到一个能干的儿子,还能保住景家的名声,所以妈妈。。。。。。”

    景念文知道吴溪所说。妈妈肯定是保不住了。更不要说妈妈染上了艾/滋。

    他还要担心妈妈回来会不会传染给他们,所以妈妈最好的归宿就是。。。。。。

    景念文眼睛里的瞳孔一缩。

    “成大事者,不折手段。”吴溪嘴角冷笑。不管怎么样,她这次是一定要除掉王沁的,免得她总在她的面前摆起婆婆的架子来,一次次的刁难她,或者是离间她和景念文的感情。

    哼。

    老太婆一早就应该死了。

    现在这么好的机会,借刀杀人,她怎么可能会放过?

    “那就让妈妈在B市玩一段时间吧。”景念文很快就做出了选择。

    吴溪的嘴角边是掩饰不住的得意,不过她还是压低声音说道,“这就要看妈的能力了。如果她能想到办法除掉君南夕一家那就再好不过。不过,你千万要撇清楚自己。”

    “这容易。京都这段时间有个封闭式军演,我本来是不需要参加的。不过,现在。。。。。。还是参加的好。到时候,手机什么的通讯工具都会暂时被保管起来。不管妈做了什么事,都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嗯。”吴溪在景念文的脸上亲一口,“老公,你真棒。”

    “不过,君南夕那边还是有点棘手。”景念文虽然很不愿意,但也不得不承认,论实力,君南夕绝对在他之上。不过,论手段,那就不一定了。

    吴溪的手在景念文的太阳穴上继续的按着,“最近B市不是有一个特别行动组联合对付‘月’组织吗?”

    景念文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我明白了。就算妈不能对付君南夕,我们也可以利用这次的机会铲除他。”

    吴溪想了想说道。“不过,有些事情,我们还需要详细的调查一番才能定制出一个适合君南夕的计划来。”

    景念文拉着吴溪的手,把她扯过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老婆,你果然是我的贵人。”

    “这是当然。”吴溪一脸的骄傲和得意。

    景念文看着吴溪的眼睛,“不过,这次的事情还需要岳父大人多多帮忙。这次的事情,我不能动用景家的人去办,否则,要是被爸知道了,那就功亏一篑了。”

    吴溪也不推迟,他们是夫妻本就为一体。于是很爽快的就答应了,“这是当然。你放心吧。我会回娘家跟我爸提的。”

    景念文有些感触的世道“小溪,能娶到你是我最大的幸运。”

    “那你可要对我好一点。”吴溪对于景念文的话也不在意。男人的话,那些能信,那些是废话。她比谁都要清楚。男人喜欢说甜言蜜语,听着就好。

    至于相信,那就不必了。

    景念文低头就吻上吴溪那娇艳的红唇,“这是当然。我现在就想要好好的爱你,让你知道我对你有多好。”

    吴溪假装拒绝的想要推开景念文,“不要在这里。”

    “我喜欢。书房的气愤刚好。”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大叔宠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侍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侍雪并收藏大叔宠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