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叔宠娇妻 > 38,小贝儿遇险

38,小贝儿遇险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君南夕被军纪委带走的第二天一早,顾贝儿就让张医生在家里陪滚滚还有多多穆,自己去见景皓天。因为君南夕的事情暂时保密,所以景皓天还不知道,在看到顾贝儿一个人过来的时候,还有些意外。

    “小贝儿,出什么事了?”景皓天刚刚晨运完,还没有来得及换衣服,就看到跟着管家进门的顾贝儿。这么早,能不意外吗?

    顾贝儿也没有客气,更没有废话,“君大叔在昨天傍晚被军纪委的人带走了,说他涉嫌放走程先生。而且举报的人和京都那边有关系。”

    顾贝儿岁说得委婉,不过景皓天一听就明白了,是景念文对君南夕出手了。

    “我知道了。”景皓天心里也有些失望,想不到景念文居然一点兄弟情都不念,甚至不顾及一下他这个父亲。

    景皓天在心里转了一圈,然后对顾贝儿说道,“我马上会京都去。”景念文出手,背后肯定也有吴家的人在推波助澜。否则,景念文不可能会这么顺利的,毕竟,在B市,君南夕的威望不低,绝对不是一两句话就打压下去的。

    “好。那我等你的消息。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如果君大叔有什么事,我绝对不会放过景念文的。”顾贝儿冷着一张脸。哼。

    其实,这件事在电话中也能说,不过顾贝儿亲自来,是想要看看景皓天的态度,顺便告诉他,自己的态度。

    不管景皓天是怎么想的,这次,景念文惹到她了。在君大叔出来后,她是绝对要景念文知道,惹她的下场。

    景皓天有些讪讪,这件事的确是他的疏忽。如果君南夕有什么事,他也不会原谅自己。不过,看顾贝儿的面色就知道顾贝儿肯定是气狠了。

    景皓天无奈的叹口气,不管王沁是什么样的人,但景念文的确是他的亲生儿子。这个他已经让人做了DNA检测,百分百的亲骨肉。

    两个儿子要是真的斗起来,他。。。。。。能帮谁?

    其实,他一直都想着,君南夕不愿意回京都也是一件好事,起码不会和景念文有任何的冲突。以后,他就住在B市,和君南夕一家过日子。谁能想到景念文竟突然的对君南夕出手?

    看来,想要两个儿子和平共处是不可能了。

    被景念文陷害,凭着君南夕的脾气,出来后怎么可能不报复?

    景皓天有些无力的叹口气。

    “好了。废话我也不多说了。你忙吧。”顾贝儿说完转身就走。

    景皓天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老爷。”管家也微微的叹口气,人老了就希望家里都和和美美的。

    景号天抿抿嘴,“准备一下,马上回京都去。我倒要看看,谁敢冤枉我的儿子。”

    “是。”管家心里想,谁能冤枉你的儿子?不就是你的儿子。

    景皓天闭了闭眼睛站起来,去换衣服,准备回京都,他要去见见他的好儿子。哼。真当他是死人了。

    大家就这样离开,没有人留意到地下室里的王沁。

    这段时间,王沁天天给景念文发信息,希望儿子尽快的来接自己回家,她一天也不愿意呆在地下室里。日等一日,景念文都没有来,王沁也已经从最初的期盼变成了怨恨。

    她知道,儿子已经放弃她了。

    是啊。谁希望有一个艾滋病患者妈妈,景皓天把她囚禁这正中了景念文的下怀,不用他出手就解决了一个棘手问题。其实,除了第一天收到王沁的信息外,景念文就再也没有收到过她的信息,因为吴夕趁着景念文睡着的时候,把王沁的号码设置成了黑名单。

    王沁天天发的那些信息,不过是浪费电而已。

    吴溪怎么可能让王沁这个定时炸弹回京都?她一早就想要解决王沁了,不过是碍于景念文的面子而没有动,现在终于有人出手了,她欢呼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让景念文去救?

    她又不是傻子。

    婆婆媳妇本来就是天敌。

    更何况还是一个爱挑剔的婆婆。

    王沁看着已经没有了电的手机,满心的哀怨,满心的恨。

    却没有发泄的出口。

    手机没有电,没有了和外界联系的工具。她只能在地下室里慢慢的等死。就是不知道,那些雇佣兵是否已经开始对顾贝儿下手了。

    应该还没有。

    否则,景皓天不可能想不到她,不可能还容忍她继续的活着。

    王沁紧紧的握着手中的手机,只要顾贝儿染了艾滋,那么君南夕当然也逃不过,甚至连他们的儿子也可能会被传染。

    呵呵。

    陈文静。。。。。。

    最后赢的人还是她。即使到死,她也不可能输给陈文静。

    她做这么多,从来不是为了儿子,而是为了陈文静。当初那个让她羡慕妒忌的女人。

    。。。。。。

    顾贝儿坐在回君家的路上,心情一直都有么郁闷,想着君大叔是否还好,会不会受委屈?会不会受伤?

    哎。

    真的很担心。

    “夫人,你就不要再叹气了。老大不会有事的。要是老大出来看见你瘦了,还不是又要心疼?”十三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顾贝儿叹口气,“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十三,你说,纪委的那些人会不会像《伪装者》里面那样的逼供?”

    十三真的无语,“小夫人,现在是文明时代,文明执法。很早前,就已经明文规定不能刑讯。”

    顾贝儿翻个白眼,“十三,说这句话的时候,你不觉得很心虚?”在绝对的权势面前,这些所谓的文明不过就是一句话而已。

    十三抿抿嘴,的确有些心虚。

    不过。。。。。。

    “反正你放心就是了。有穆家的人在,没有人敢对老大动手的。”

    “希望吧。”顾贝儿叹口气,“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

    顾贝儿拿出手机给唐傲天去电话,她一定要让景念文知道厉害,敢害她的男人,还真的是老虎不发病当病猫。

    顾贝儿让唐傲天在京都城的人把王沁如何谋害陈文静的事情给放出去,甚至还包括景念文是人工授精得到的孩子也一并的卖给各大媒体。她到要看看景念文的脸面还要不要?

    三是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小夫人看着好说话,不过要是惹怒了她,那不死也要脱层皮。

    如果十三以为顾贝儿这样的就算了,那真是大错特错了。

    “唐哥哥,你还要帮我收集景念文一家的各种违法证据。我要他们好看。哼。”顾贝儿冷冷的‘哼’一声,让顾十三的小心肝跳了跳。

    “先收集,等景皓天没有办法说服景念文放手的时候,再给他一击。我到要看看那时候,他还有什么时间来害君大叔。”顾贝儿冷笑着。

    不是她看不起景皓天,她还真不觉得景念文会为了景皓天而对君大叔放手。

    “唐哥哥,记得帮我哦。最好就是那种能让人焦头烂额的证据。景念文能爬到今天,肯定不会干干净净。还有,唐哥哥,帮我查一下,景念文的死对头是谁?我要送他一份大礼。”

    顾贝儿现在对官场上的事也算了解一二了。官场上真正干净的人可谓是凤毛麟角。

    走到那一步,就算你想干净,别人也不会让你干净的。

    否则,干干净净的你不是让别人很不安?

    唐傲天对顾贝儿的要求从来都是有求必应,“不管你想做什么,哥哥都会帮你的。”

    “谢谢唐哥哥。”顾贝儿终于可以稍稍的放松一口气。就算景皓天那边没有任何的消息,她也会凭着自己让君大叔安然无恙的出来的。

    “嘭。嘭。嘭。”连续的几下,只看见前面的车已经被迫停了下来。

    顾贝儿的眉头皱起来,这里可是三层天桥,还是单行线,前后被堵死。

    “夫人,前面出现了连环车祸,我们的车已经被堵住了。”小三的眉头也紧皱起来,把头从车窗探出来,向前面看了看,看不清楚有多少辆车连环相撞,不过听到那哀叫声,应该有不少人受伤。再看看后面,想要退出去,也是不可能。

    顾贝儿坐在车里,有些不耐烦,正烦人,居然在这里被堵。除非是从半空中飞过去,否则只能坐在车里慢慢的等着交警的人过来疏通交通。

    “小三,是不是有很多人受伤了?”小贝儿从车里下来,就听到前面各种的哀叫声,惨叫声,还有求救声,咒骂声等等的交织在一起。

    甚至有不少的人被困在车里,那血从车里流出来,低落在路上。

    有些人从车里爬出来,倒在地上,有些人捂住流血不停的伤口叫着‘救命’。

    “十三,我们的车里有急救药箱,我们去救人。”顾贝儿一边说,一边的从后备箱里拿出急救医药箱。

    “是。夫人。”

    顾贝儿看见不远处的地方就有一个男人躺在地上,腿上好像在流着血。

    “外国人?”顾贝儿皱皱眉头,看了一眼旁边的车,有疑惑一闪而过,“救人要紧。”

    “你没事吧?你除了腿还有哪里不舒服吗?”顾贝儿看着不断流着血的大腿,总觉得这个人的周围有些奇怪,却有说不出来到底哪里奇怪了。

    “我先帮你简单的包扎一下。救护车很快就会到。”顾贝儿放下急救箱,从里面拿出医用纱布、消毒药水还有剪刀等东西。

    突然,躺在地上的男人跳起来,朝着顾贝儿就踢过来。

    顾贝儿飞快的向后退开,手中的剪刀随之也扔出去。

    “你没受伤。”顾贝儿看了一眼那被血染红的裤腿,“这不是人血?”

    “不是我的血。”男人的中文很蹩脚。

    顾贝儿全身戒备着,十三看到刚刚顾贝儿的动作也想要跳过来支援,却被另一个人挡住了去路。

    顾贝儿嘴角冷笑,“谁请你们来的?”居然为了伏击她而弄出一场这么大的车祸,还真的是不把人命当回事了。

    “不要问。”那男人直接的握紧拳头就冲了过来,顾贝儿只能被逼迎战。

    一个庞大,一个娇小。

    一个虎虎生威,步步紧逼,一个矫若游龙,灵活躲避。

    “雇佣兵?”从身手,从那不要命的气势,顾贝儿知道这人肯定是一个亡命天涯的雇佣兵,同时也想起了王沁当初请了雇佣兵的事情。

    靠。

    顾贝儿想要骂娘。

    景皓天直接的把王沁给关了,却没有处理她留下来的隐患。

    顾贝儿被低得退无可退,差点被震得从桥下掉下来。

    看了一眼桥下的车水马龙,顾贝儿半点也不敢马虎。摔不死,也会被车给撞死。

    但是,十三被其他的人给绊住,她只能自救。

    顾贝儿咬着牙,坚持下来。

    她的力度不够,压根就撼动不了对方的半分。

    这样的大块头最可恨。

    “啊。”顾贝儿被一脚的提在心口处,然后直接的飞出去,她忍着心口的痛,双手紧紧的抓住天桥的护栏,然后一个翻身就跳了上来。

    顾贝儿捂着自己的心,眼睛里的泪都被逼出来了。

    “不错。”雇佣兵也没有洗想到顾贝儿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竟然有这样的身手。不过,既然那人钱财,当然就要替人消灾了。

    他们已经收了王沁的钱,当然就要负责把事情给办了。其实,他要做的不是杀了顾贝儿,而是把针筒里面的液体注射到顾贝儿的身体里。

    本来以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却想不到,这女人居然还不简单。这样的身手,一看就是出自于军区,招招狠辣。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力度不够,他可能还不是她的对手。

    顾贝儿深呼吸一下,心口痛的差一点再次的飙泪。

    “你不是我的对手。我不会要你的命,不过,这个你却要好好的享用。”雇佣兵晃了晃手中的针筒,里面装着红色的液体,至于是什么她暂时还不知道。

    不过,用脚趾头想,也能知道绝对不会是补品。

    “这么好的东西,你还是留着自己享用吧。”顾贝儿冷眼,然后跳起来,那条修长的腿直朝着对方的心窝子去。

    雇佣兵抬手,轻易的就挡下了顾贝儿的脚。

    两人再一次的打斗在一起。

    “啊。”顾贝儿也再一次的被踢倒在旁边的车盖顶上,嘴角有血迹流出来。

    对方手里拿着针筒,直接的就要扎下来。

    顾贝儿的眼神阴暗了下,却无处可逃,因为她已经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碰。”在千钧一发之际,顾贝儿只看见那个雇佣兵的手腕上开出一朵血花,那血就飞溅在她的脸上,那针筒直接的掉落下来,落在她的脸颊旁边的。

    就差那么的一点点。

    那么的一点点。

    顾贝儿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幸好。

    幸好,唐一赶了过来。

    顾贝儿捂着自己的心口,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的激动。也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的怕死。

    是的。她很怕死。

    就在刚刚,她和死神只有一步之遥。

    雇佣兵和唐一打了起来。

    顾贝儿也加入了战斗,很快,雇佣兵就被唐一带来的人给制服了。

    “把这些人带回去。”顾贝儿冷眼看着这些人,当然还有那个装着红色液体的针筒。

    顾贝儿从医药箱里拿着一个透明的小容器,把针筒装进去,拿回去让安姐检验一下,看看是什么东西。这些人,为什么一定要把着东西注射到她的身体里去?

    一个小时候,交通意外已经被处理好,该送医院的送医院,该被拖走的被拖走。

    在顾贝儿回到君家的时候,乔子墨和宁安琪都已经在了。她们一听到顾贝儿在路上被人伏击,就准备赶过去,不过半路上接到十三的电话,说已经没事了,才转道到君家。

    “小贝儿,是谁?”乔子墨拉着顾贝儿的手,看着她苍白的脸,眼睛瞬间就红了起来,“怎么样?哪里受伤了?”

    “我没事。”顾贝儿的确有些受伤,她的心口还痛着呢。

    宁安琪走过来,“小贝儿,哪里受伤了?”

    “安姐,我没事。你先帮我看看这是什么东西?”顾贝儿那装着针筒的容器递给宁安琪。

    宁安琪接过,然后眉头皱了皱,“好。不过,这红色的应该是血液,不过至于里面是否有病菌,还需要检验过后才知道。我让人拿回去检验,现在我要看看你的伤。”

    顾贝儿看着宁安琪那严肃和不容拒绝的面色就知道自己肯定是逃不过了,于是便点了点头,然后回房去。幸好孩子们都在院子里玩,否则看到她这个样子一定会担心的。

    宁安琪和乔子墨跟着顾贝儿回房。

    “躺下。”宁安琪瞪了顾贝儿一眼,然后从药箱里拿出一次性手套戴上。

    乔子墨看着顾贝儿心口那青紫色都忍不住的抽口冷气,“安姐?”

    “幸好肋骨没有断,这就是胸大的好处。不过,这几天要好好的休息。我一会开些药,去淤血的。你每天早晚都擦一遍。“安姐狠狠的瞪了顾贝儿一眼,“你呀。以后出门多带几个人。”

    “是啊。小贝儿,你要是出事了,滚滚可怎么办?”乔子墨也是心有余悸,在刚刚接到电话说顾贝儿出事的时候,她差点就要被吓死了。

    “我会的。这次事意外。我没有想到景皓天竟然没有处理王沁带来的雇佣兵。”顾贝儿的眼神有些冷,她是绝对不会放过王沁的。

    “对了。安姐,我想要尽快的知道那针筒里的是什么?”

    “好。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现在,你要好好的休息一下。其他的事情,有我们呢。”宁安琪让顾贝儿躺在床上,自己则亲自动手,用药膏揉去顾而被心口的淤血。

    宁安琪看着皱着眉头,咬着唇的顾贝儿,满是心疼,“确定是王沁请来的雇佣兵吗?”

    顾贝儿摇摇头,“不确定,不过除了她不会有别人。”

    “要不要告诉景皓天一声?”

    顾贝儿冷哼一声,“等那针筒里液体的检验报告出来后再说。”

    “这景家的人还真是可恶。”乔子墨也躺在顾贝儿身边,“君南夕都还没有说要回景家,那些人居然就迫不及待的要作死了。哼。”

    “世家不就是这样子?为了家产,为了各种的原因,总是要斗个你死我活。别说京都城,就是B市,有多少大家族都是因为兄弟不和而被别人给钻了空子,从而让家族势力一落千丈的?”

    宁安琪对于这些已经是见惯不怪了,就连安家的人也一样的在明争暗斗的。幸好,穆家不是。

    乔子墨撇撇嘴,这样的事,她也见了不少。

    很快,那针筒里的液体的化验结果已经出来,不过却让宁安琪大吃一惊。

    “安姐,是什么东西?”顾贝儿看见宁安琪那好像天塌下来一样的面色就已经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宁安琪看着顾贝儿叹口气,“是带有艾滋病毒的血液。”

    乔子墨和顾贝儿同时的吸一口凉气,王沁真的太阴险了。

    幸好啊。

    “安姐,一会把我的血液样本给你去做一个详细的检查。”顾贝儿想到自己今天被那雇佣兵溅了一身血的事情,“还有那些被带回来的雇佣兵也要做一个检测。”

    “我明白。不过,你的血液现在还不是检测的最佳时机。就算真的抽血化验,这么短的时间内也化验不出什么来。我们还是先把那几个雇佣兵的血液样本送去检测,然后再做决定。”

    宁安琪的心有些颤抖。艾滋是可以通过血液传播的,如果那些雇佣兵也患有艾滋,今天顾贝儿在打斗的过程中皮肤或多或少的都有被擦伤。如果那些擦伤的地方在接触到感染着的血液。。。。。。

    宁安琪从来没有感觉到心情是如此的沉重。

    顾贝儿点点头,“好。不过,这段时间,滚滚就交给你们了。等我完全确诊没事后,我再把滚滚接回来。”顾贝儿的面色发白,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她没有想到王沁会如此的狠毒。这不仅仅是毁了她,更是毁了她一家。

    “好。”宁安琪点点头,“我们把滚滚带回穆家交给爷爷。你不用担心。”

    乔子墨拉着顾贝儿的手,“小贝儿,你别怕。一定不会有事的。”

    “我知道。”顾贝儿虽然这样说,不过心里却没有底。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

    宁安琪也握着顾贝儿的手,“我先让人把那些雇佣兵的血液样本哪去检测一下。”

    “嗯。”顾贝儿叹口气,然后拿出手机给景皓天去电话。

    景皓天还没有回到京都景家,因为飞机晚点,他才刚刚走出机场就接到了顾贝儿的电话。

    管家看着自家老爷冷着一张脸站在机场门口接电话,一句话也没有说,面色由白转黑,再转白,然后转黑。如此的变化好几次。

    景皓天怎么能不气愤?他居然忘记了王沁请的那些雇佣兵。

    可恨。

    “我知道了。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景皓天咬着牙,恨不得立刻的就弄死王沁那个毒妇。

    “老爷,出什么事了?”管家看着景皓天的面色,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这些年,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老爷如此的面色,就连今早知道君南夕被俊纪委带走也没有现在的难看。

    “让人看好王沁,在我会B市之前,千万不能让她给死了。我要她生不如死。”景皓天双眼并发出阴冷的光,“回家。”

    “是。”管家偷偷的看了景皓天一眼,不明白老爷为什么会突然的说起王沁来。老爷不是说,让王沁饿死算了的吗?怎么会突然的改变了注意?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

    景皓天看着管家,轻轻的叹口气,“王沁请来的雇佣兵对顾贝儿出手了。顾贝儿很有可能已经染上艾滋病毒。不过,暂时还不能确认。”

    管家手中正拿着的手机‘咚’的一声掉落在地上。这个消息太过惊人,能吓死人。

    景皓天叹口气,有些不敢想象。如果是真的,那么。。。。。。君南夕一定不会放过景家的任何人,这一点,他很确定。虽然从来没有和君南夕相处过,但他就是了解他。他更知道,这个‘任何人’也包括他。

    景皓天不敢想象君南夕是否会发疯。

    希望顾贝儿没事吧。

    否则,那些参与到这件事里来的人,肯定一个也跑不了。

    “老爷。。。。。。”管家有些战战兢兢,心里觉得王沁真的是太狠了。

    景皓天抿抿嘴,“先回家,让南夕出来再说其他的。”

    “是。’管家看着好像老了十岁的老爷,却什么也安慰不了。

    这边的景皓天恨不得立刻的就把王沁给凌迟了。

    B市,那些雇佣兵的血液报告也已经出来了,都没有感染艾滋,所以说顾贝儿是安全的。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顾贝儿还是坚持的要送滚滚去穆家。

    顾贝儿心里稍稍的松了一口气,没有人知道她有多害怕。

    “好了。肯定会没事的。”乔子墨抱着顾贝儿,刚刚她差一点就要被吓哭了。

    宁安琪也拍拍顾贝儿的肩膀。

    顾贝儿抱着乔子墨,眼泪流了下来。

    害怕吗?

    毫无疑问的,害怕。

    。。。。。。

    景皓天回到景家,景念文和吴溪都在,就连孙子景峥嵘也在。

    景念文看到景皓天的时候,就知道老爷子这个时候回来,肯定是因为君南夕的事情。即使几十岁了,心里还是有些微微的酸楚,有些妒忌。

    爸爸从里不曾关心过他,现在却为了君南夕而千里迢迢的从B市赶回来,那风尘仆仆的样子让他这个一直养在身边的儿子情何而堪?

    从小到大,他最想要的就是父亲的赞扬。不管做什么,他都尽力的去做到最好,为的紧紧只是一个鼓励的微笑。可惜,从来不曾得到过。

    不管他在外面获得过少的赞赏,多少的荣誉,父亲从来不曾过问,更不要说表扬。

    他不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能获得今天的一切都是他努力再努力而得来的。这其中所付出的努力,父亲从来不曾给予肯定。

    从渴望到失望,再到绝望,再到现在的无视。

    他本来以为自己已经过了渴望父亲赞扬,渴望父亲关心的年龄,却想不到就在这一瞬间,他妒忌了。

    妒忌父亲为了君南夕所做的一切。

    或许,他的儿子从来都只有一个,以前是那个在车祸中死去的孩子,现在是被军纪委审查的君南夕。

    他的儿子,从来都不是他,景念文。

    “你跟我来。”景皓天的语气冰冷,那眼角的余光扫过吴溪还有景峥嵘。

    “是。”景念文已经猜到老爷子想要说什么。

    景峥嵘看看景皓天,然后再看看景念文,直觉是爸爸做错了事情。

    “管家,把最近家里发生的事情告诉峥嵘。”景皓天撇了一眼景峥嵘,希望这个孩子不要像他的父亲那样让自己失望。同时的也给他一个思考的时间,因为顾贝儿肯定不会就这样算了的。

    “是,老爷。”

    吴溪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心里有些不安。这个儿子从小跟在老爷子身边学习,在家里也是和老爷子最亲。

    景念文被景皓天叫到书房去,景峥嵘被管家带走,大厅里只剩下吴溪一个人。

    吴溪在大厅里走来走去,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萦绕在心头。

    为什么会这样?明明一切都安排得好好的,就算老爷子出手也不一定能把君南夕给救出来。因为景家的资源,老爷子已经全部交给了景念文,再说这次的事情,出手的是吴家。

    但,为什么会这么的不安?

    突然,吴溪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她娘家打过来的。

    吴溪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接起来。

    不过,在听到对方说的话后,差点没有把手机给扔出去。

    电话是她嫂子打过来的,说的是现在外面已经吵翻天了的景念文的身世。

    吴溪匆匆忙忙的挂掉电话,然后直接用手机上网。

    果然,上面全是关于景念文的消息,是景念文的身世,其中更是包括了王沁是如何的通过人工授精怀孕也被爆了出来。其中最热闹的是,王沁买凶杀害前景太太陈文静的事情。

    吴溪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觉得不安了。这样的事情被曝出来,虽然影响不到念文的职位,不过名声却一落千丈。京都城家的交往,身世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

    今天,景家将会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料。

    不行。

    吴溪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只要想到那些所谓的豪门贵妇那嘲讽的表情,她就不好意思出门。

    吴溪给娘家人打电话,让家里的人利用关系,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些舆论给压下去。她本是天之骄女,怎么可能成为别人嘲讽的对象?

    不,绝对不能。

    可惜,吴家的人告诉她,这件事压根就压不下去。背后有着一股黑道势力在抗行着。得罪谁,也不能得罪黑道上的人,只是当官的一个常识。

    那些亡命之徒可是没有道理和律法可讲的。

    吴溪气得把手中的手机给扔了出去,然后满身疲惫的坐在沙发上。吴溪,不知道,现在才是开始。

    才刚刚开始。

    唐傲天的人不仅仅收集了景家的违法犯罪的各种证据,就连吴家的也没有落下。行贿,受贿,利用职务之便给某些人开一些方便之门,利用职位为自己为家族谋取一些利益等等。

    唐傲天看着调查到的资料,嘴角冷笑,京都城的大世家要重新洗牌了。

    景家,吴家已经可以预见结局了。

    唐傲天的眼神有些冰冷,王沁对顾贝儿做的事情,他全部的算在景念文和吴溪身上。

    父债子还。

    母债,当然也是子还了。

    吴溪想去找景念文商量对策,走到书房的时候,才想起来,老爷子也在书房。

    吴溪偷偷的靠在门上,想要听一听里面的动静,可惜,书房的隔音效果太好,什么也听不到。

    书房里,景皓天和景念文两个人互相的冷眼而视。

    “念文,收手吧。让人把君南夕给放了。”景皓天长长的叹出一口气。

    “爸。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君南夕是B市军区的人,和我有什么关系?如果他真的什么都没做,纪委的人自然会查清楚,还他一个清白。如果他做了什么,我们。。。。。。”

    “你放屁。”景皓天是真的气愤。本想要好好的和景念文说话,却想不到这个儿子居然把他在官场的那套圆滑带到家里来,“不要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情有多隐秘。”

    “爸,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君南夕的事,真的和我没有关系。”

    景皓天冷笑,“念文,不要以为我这是在帮君南夕。我是在帮你。”

    “爸,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我真的什么都没做。”景念文在心里冷笑。为了他?呵呵,可能吗?他就是要利用这次的机会把君南夕彻底的踩下去。

    景皓天看了景念文一眼,满眼的失望。

    “既然和你没有关系,那就没有关系吧。”景皓天站起来,走到书房的门口,最后还是忍不住的说了一句,“你好自为之吧。我自己想办法救君南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大叔宠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侍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侍雪并收藏大叔宠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