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闭闭闭嘴 >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十七章

    “就是!”花清越道:“咱们又没说非她不娶,也没有逼着她上花轿嫁人,怎么就成了欺瞒于她了?还不是她自己痴心妄想,想做鲁国的太子妃,所以才求着她母妃让我带她一起来么。”

    花御一向来要强,听说这个赵国公主还没见面就开始嫌弃自己,表面上看起来不在意,心里还是有些微微的烦躁。

    可不知怎么,遗珠的声音忽然在他脑海中响起。

    他至今仍然记得那个女孩儿诚挚地告诉他说,生而有疾,这并不是他的错。

    花御一顿时就不觉得难受了。

    想起遗珠,花御一就颇有几分心不在焉的。

    国强说她的脚受伤了,也不知道严不严重,能不能走路。

    他想去看看她,奈何姐姐刚刚见到他实在太过激动。加上他也挂念了长姐许久之故,便一直陪着花清越说话。

    直到傍晚慕容胤派人过来问,贵妃可否要回驿馆用晚膳。

    花清越看向弟弟,建议道:“不如趁机请太子过来用晚膳吧?虽说没有什么特别的准备,但总是一番心意。等到了都城父皇再宴请他,那可就不一样了。”

    花御一察觉出姐姐好像对这个赵国太子很恭敬似的,甚至对那个庶出的赵国公主也是表面迁就,心里不禁有些不是滋味。

    但他知道,花清越这么做是为了他好,想让他趁机与赵国太子结交。

    花御一不忍心辜负了姐姐的一番苦心,只得点头答应。

    “姐、姐姐在赵、赵国,终、终究不、不如在家、家里自、自在吧。”

    报信的人离开之后,花御一如是问道。

    虽说下午的时候花清越一直在拼命地表现出自己在赵国过得多好,赵国皇帝如何宠爱她,但有些事情是掩藏不了的。

    花清越闻言一怔,苦笑道:“是啊,嫁了人之后终归是和在家里时不一样的。原先在宫里,我是父皇母后嫡出的大公主,也是鲁国唯一的公主,谁敢叫我受一点委屈?可是赵国——你知道的,赵王后宫里有数不清的妃子。论出身我算好的,但燕国的公主、陈国的公主也不差,还有赵国大将军的女儿、国公的孙女之类的贵女……我迟迟没有孩子,到底是落后许多人一头。”

    花御一听着姐姐的话,心中五味杂陈。

    说到底,姐姐的腰板不够硬并不是因为没有子嗣。赵国皇帝有那么多儿女,根本就不差这一两个孩子。

    花清越有那么多顾虑,归根结底是因为他们鲁国还不够强大。如果鲁国的实力强过赵国,赵国皇帝早就立花清越为后了,她还用像现在这般谨慎小心么?

    花清越见弟弟沉思不语,一时之间不由有些后悔自己向他诉了这么多苦,忙道:“其实也没什么的,哪国的皇宫不是勾心斗角,机关算尽?咱们鲁国后宫还算消停,多亏了父皇和母后恩爱,只有一个萧贵妃隐隐算些威胁,但也不成气候罢了。”

    花御一知道姐姐是要面子,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不多时,便有下人高声通传,道是赵国太子到访。

    花御一姐弟对视一眼,花清越到底是长辈,就坐着没动。

    花御一却是起身,打算到门口去迎一迎客。

    谁知这赵国太子却是不摆架子,没等花御一走出花厅,他便径自走了进来,面上还带着三分笑意,叫花清越心中大吃一惊。

    要知道赵国国力雄厚,慕容菱一个庶出的公主尚且不怎么把鲁国人放在眼里。却没想到这个向来待人冷漠的慕容胤,竟会对花御一如此和颜悦色。

    “恒王殿下,久仰了。”慕容胤拱手道。

    花御一还礼道:“久、久仰太、太子殿下大、大名才是。”

    慕容胤见他说话磕磕巴巴,不禁眉梢微挑。听说过和亲眼见过,感觉总是不同的。

    不过慕容胤也没有多说什么,脸上更不见丝毫轻蔑之色。

    他又上前给花清越见了礼,就听花清越和气地说:“太子殿下不必多礼,快坐吧。今日是在我鲁国,不比往日在宫中规矩森严。太子殿下若不嫌,不妨与我姐弟同桌而食,本宫也好敬太子殿下一杯酒。”

    慕容胤淡淡地应酬道:“贵妃娘娘客气了,儿臣是晚辈,娘娘是长辈,怎好让娘娘敬酒。”

    花清越到底是嫁做人妇好几年了,这些场面话,她说起来十分自然,“太子殿下护送本宫回鲁国,一路辛苦,理应受这一杯。”

    慕容胤微微一笑,“那儿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因为有慕容胤这个外人在,老实说,这顿饭花御一姐弟吃的都挺拘谨。

    不过让花清越大感意外的是,慕容胤看起来很是尊重花御一,甚至还主动给他敬酒。

    “刚刚说过久仰恒王殿下大名,孤王可不是在说客套话。”慕容胤笑道:“早在六七年前孤王便读过恒王殿下的文章,恒王殿下不愧有早慧之名,文采斐然,立意高远,令人佩服。”

    花御一姐弟倒是没有想到,原来慕容胤当真读过花御一的文章,难怪他对花御一的态度如此特别。

    他主动敬酒,花御一当然要喝。两人有来有往,不由便多喝了几杯。

    花清越见他们两个聊得来,就主动以醒酒为借口避开。

    她出了正院,就问跟上来的国强,“这官衙里可有哪处景致不错,可以让本宫吹吹风?”

    国强忙弓着身道:“后头有一处人工湖,里面养了好些荷花。现下这季节虽然只剩下些残枝落叶,但咱们皇子殿下说了,月色之下,这残荷也有一分别样的美丽。大公主殿下若是不嫌,倒是可以去看看。”

    虽然国强并不明白一堆枯萎的荷叶有什么好看的,但他知道,他们这些读书人就喜欢这种调调。

    果然,花清越一听就来了兴趣,叫国强带路。

    国强便提着一盏琉璃花灯,不缓不急地在前头引路。

    深秋时节,月光清冷和寂寥。

    一阵凉风吹过,更添三分萧瑟。

    花清越穿过一道月亮门后,一眼就看到面前的一座小湖。

    对于他们这种在宫廷生活惯了的人来说,这种规模的人工湖简直就是小孩子家家的玩具。不过见惯了恢弘大气的皇家湖畔,偶尔赏一赏这样的民间景致,倒也别有一番野趣。

    显然今日除了花清越外,另一个人也有这样的想法。

    几乎是在看见小湖的一瞬间,花清越就注意到湖中央有一叶小舟。

    舟上坐着一名妙龄女子。她身着一件宽大的桃红色偏襟长褙子,仍可隐约看出身姿窈窕。她头上只带着两朵小小的粉红色绢花,却是难得的绝色。

    花清越一怔,不由问道:“这可是知县的家眷?”

    “不是的公主殿下,”国强解释道:“知县的家眷全都避到寺庙里去了,这位是步遗珠步姑娘,她爹爹就是皇后娘娘亲自请到宫里来的步神医,来给殿下治病的。”

    “这样。”花清越提步上前,走近了些才发现,遗珠原是做宫女打扮。

    花清越奇怪地说:“既然是步先生的女儿,怎么穿了宫女的衣裳?”

    “这……”国强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总不能说他当初是为了图每个月二钱银子的提成,所以才故意让遗珠兼职宫女的差事的吧。

    好在花清越也没非要求一个答案。

    她走到湖边站定,也不知道是在赏月,赏荷,还是湖中的美人。

    见她不说话,国强也不敢出声,带着一众宫人在她身后几步站定,躬身静候。

    这时,遗珠发现原本寂静无人的后院不知何时突然多了一大群人。

    她定睛往为首那女子看去,只见她身着玫瑰紫千瓣菊纹上裳,下穿银紫色凤尾图案长裙,头上戴着金光闪闪的赤金如意步摇,雍容华贵,闪瞎人眼,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的人物。

    遗珠连忙划船靠岸。

    花清越见她似乎有些着急,扬声笑道:“姑娘不必心急,本宫无意惊扰姑娘。”

    遗珠听她自称本宫,隐约猜出她的身份,便问:“您可是大公主殿下?”

    花清越点点头,没想到这姑娘不仅容颜秀丽非常,人还非常聪明。这样的女子放在花御一身边,她那个弟弟竟会丝毫不动心么?

    她看未必。

    遗珠一时靠不了岸,便在船上敛袖行礼。

    旁人或许看不出什么,花清越见她动作,却是微微一惊。

    她从小在宫中长大,见过无数达官贵人,宫娥女眷。

    像遗珠这般行礼的姿态,根本就不像那种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普通民女,也不像宫中奴婢的谨小慎微。如果花清越没有料错,遗珠至少也该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从小受过良好的礼仪教育才对。

    她心中存了分疑,正要开口去问,却听花御一的声音自不远处响起。

    “大、大姐怎、怎的在这、这里?”

    他本以为花清越就在门口站一站,或者去厢房歇一歇,却没想到她竟来了后院。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遗珠竟然也在这里。

    花御一有几分恼怒地说:“你、你不在屋、屋里好、好好歇、歇着,跑、跑出来做、做什么?”

    遗珠见到他,没想到花御一开口就是训斥,不由有几分委屈。

    她张口正想分辨,视线却突然被花御一身后的那个人吸引过去。

    瞬时之间,遗珠只觉遍体生凉,四肢僵硬,不能动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闭闭闭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默并收藏闭闭闭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