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闭闭闭嘴 > 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三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六十三章

    “道歉。”

    花御一无比清晰地说。

    赵四郎一怔,往左右看了看,确定花御一是在同自己说话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我说恒王殿下,你没有搞错吧,你让我一个堂堂丞相之子,给一个民女道歉?”

    “跪下。”

    “什、什么?”赵四郎惊呆了,不仅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还开始怀疑人生,“我没听错吧绍仪,你为了这个丫头,让我跪下?咱俩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交情,我……”

    赵四郎话未说完,就见花御一走了过去,往他膝盖上狠狠一踹。

    众人只听杀猪一般的嚎叫声破空响起,惊起飞鸟一片。

    “本、本王最讨厌别、别人学我。”花御一说完,又看向另外几个助纣为虐的富家子弟,“都、都给本、本王跪下!”

    那几个公子哥见他真的生气了,又对赵四郎那么狠,生怕自己也挨上一脚,只好不情不愿地跪了下去。

    见见他们都乖乖地跪了下去,花御一转过身来,看向赵四郎,“本、本王第二讨厌一、一句话说两、两遍。道歉!”

    赵四郎也知道花御一有这么个习惯,花御一本来就话少,如果他说了两遍同样的内容,就说明他是认真的,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赵四郎痛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但他想起今日进宫前父亲的嘱托,哪里敢得罪眼前这位未来的太子爷。

    他瞄了遗珠一眼,瓮声瓮气地说:“对不住了!”

    花御一一脚踢在赵四郎胸口上,赵四郎闷哼一声,向后倒在地上。

    花御一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寒声道:“你给人道、道歉,就这、这个态度?”

    “御一……”花清词看到这里,忍不住出声提醒,“今天应该是皇后娘娘请他们进宫的,你要不要手下留情一点?”

    花御一顾念着花清词是一个姑娘家,想给她留点脸面,这才没和她算账,没想到她倒自己冲上来,撞到枪口上去了。

    他听了这话,正要发作,忽然发现遗珠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的身后,扯了扯他的衣袖。

    花御一回过头去看她的时候,仍是满面怒容。

    遗珠劝道:“差不多就行了,我也没怎么样。”

    “可是……”

    遗珠笑了笑,“君子动口不动手,你不是向来不喜欢慕容胤那一套么,怎么自己倒先动起手来。”

    听她提起慕容胤,花御一神色一凛,反驳道:“我、我没动手,我、我只是动、动了脚。”

    赵四郎原本以为遗珠不过是个有几分姿色的丫头,是花御一一时新鲜的一个玩物而已,如何能与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相比,这才敢仗着自己的身份欺侮她。

    如今遗珠和花御一就站在他身边,两人的对话赵四郎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他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已经如此亲昵,花御一竟然还隐隐有些被遗珠管着的意思。

    想到这里,赵四郎就有些慌了。

    如果将来花御一继位,封遗珠做个贵妃什么的,就算他是丞相之子,也拼不过人家的枕边风啊。

    他连忙收起浪荡不羁的模样,肃着脸给遗珠行礼赔不是,“多谢郡主和步姑娘为我求情,不过今天的事的确是我的错,还望步姑娘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一回吧!以后姑娘有用得上我的地方,我一定帮忙。”

    “这、这还差不多。”花御一冷哼一声,“还、还不快滚?”

    赵四郎如蒙大赦,赶忙回头一招手,拉着他那群狐朋狗友匆匆忙忙地跑了。

    “你真的没、没事?”

    见闲杂人等都退了出去,花御一关心地问她。

    遗珠“嗯”了一声,“他就是扯着了我的衣领,殿下看看皱了没有?”

    花御一绕着她走了一圈,见遗珠的确完好无损,这才松了口气似的说:“还、还是我送、送你去吧。”

    遗珠看了花清词一眼,摇头道:“真的不用了。”

    花清词也走过来说:“刚才是我来迟了,不过你放心,只要有我在,肯定不会让这种事情再发生。”

    花御一却是没有回答花清词,甚至是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就转过身走了。

    花清词委屈地咬住嘴唇。

    遗珠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劝她反倒是给花清词添堵,于是就说:“时候不早了,我们快些去大公主那里吧。”

    “遗珠,你也怪我么?”花清词忍不住先开口。

    遗珠摇摇头,“这又不关你的事,我怎么会怪你呢。我相信郡主如果在场的话,一定不会让他们欺负我的。”

    “那当然了!”花清词见她理解自己,心里好受了许多。她忘性大,没一会儿就是笑呵呵的了。

    她们到花清越那里的时候时辰已经不早了,除了赵国公主慕容菱,其他人都已经到了。

    花清越见她们两个一起过来,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但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她们笑了笑。

    过了好一会儿,慕容菱才姗姗来迟,对着花清越笑道:“贵妃恕罪,您也知道我那贴身侍婢受了伤,手脚怪不利索的。早上我有一枚点翠步摇不见了,找了好半天才找到,让娘娘久等了。”

    花清越能说什么,只能勉强地笑道:“无碍,人来了就好,快入座吧。”

    花清越把宴会设在室外的花园里。

    深秋的天气,天已经有些凉了。好在今日天公作美,没有刮风,园子里也打扫的干干净净,没有什么落叶和尘土。

    在座的都是些和花清越相熟的贵族和宗室女子,大多都已经嫁了人。她们彼此之间都比较熟络,今日凑在一起就是为了叙旧的。

    倒是慕容菱和遗珠,对她们而言都是新面孔。再加上遗珠和慕容菱原本就引人注目的缘故,一时之间吸引了不少各色各样的眼光。

    有一个花清越的手帕交,就坐在花清越的身边。仗着和花清越熟络,她便笑着问道:“这位是赵国的公主,刚才已经知道了,不知那位是——?”

    见她指着遗珠,花清越笑道:“喔,那位是步姑娘。你们应该知晓步行云步先生吧,半年之前,母后亲自请了步先生进宫,为绍仪治病。”

    她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但因为花清越是今天宴会的主角,一举一动都很受人关注,所以几乎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这话。

    知道遗珠的身份之后,有的人点点头,看不出什么情绪。有的女眷年轻一些,或者说城府还没有那么深,却是忍不住露出了轻视的表情。

    在她们看来,就算步行云是皇后的座上宾,但毕竟只是一介草民。草民的女儿,自然也是庶民,竟然能和她们这些出身高贵的贵族女子同坐一室,甚至席位比她们还要尊贵,实在令人不悦。

    不过很快就有人在下面悄声质疑,“你不知道吧,这个步遗珠才没有这么简单呢,听说她和恒王殿下同吃同住,恒王宠她宠得不得了……”

    “呀,真的假的?!不是说恒王殿下不近女色的么?”

    “不近女色,那也要看是什么样的女色,八成是恒王殿下心气高,看不上姿色平平的女子吧。”

    旁人的窃窃私语,遗珠都看在眼里,但她权当不知道,该吃吃该喝喝,和花清词聊着天儿打发时间,心中暗暗计算着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不过让遗珠没有办法忽视的是,慕容菱的目光几乎黏在她身上似的,简直就是盯住她不放。似乎只要遗珠露出一点错处,哪怕只是吃点心掉了个渣,慕容菱都会兴奋地拍掌大笑似的。

    遗珠本来想着忍一忍就过去了,谁知一旁的花清词却是忍不了了。

    她不客气地问:“慕容菱,你总看着我们做什么?”

    遗珠暗道糟糕,这两个小祖宗怕是又要对上了。她们对决不要紧,问题是不要殃及她这个池鱼啊!

    不过现在看来,这个想法应该不太现实。

    慕容菱冷笑一声,不屑地说:“安敏郡主未免自我感觉太过良好了吧,本公主看的是步遗珠,又不是你,何来‘你们’一说呢?”

    “你!”花清词被她臊的脸上一热,但言语上却没有丝毫退缩,“你就是看遗珠也不行!这里有这么多人,你干嘛就盯住遗珠不放啊,没见过美人是怎么着?”

    慕容菱好笑地勾起唇角,抚了抚自己的脸,“要看美人,本公主每天早上起来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就够了,还用得着跑到你们鲁国来看?”

    眼看着两人一来一往,唇枪舌战,慕容菱身边的一个夫人赶紧做起了和事佬,故意插话道:“郡主这话倒是提醒我了,十一公主这次来鲁国,不知是为了什么呀?”

    慕容菱眼珠儿一转,没什么底气地说:“还能为什么啊,宫里头住久了闷得慌,出来散散心罢了。”

    “哼,散心?”花清词没好气地说:“不就是想找一门好亲事么,有什么不敢承认的。国强都告诉我了,你主动去找了御一两次呢。”

    “你!”慕容菱脸上有点绷不住了,“安敏郡主,你可不要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主动去找过恒王殿下了?”

    花清词趁机道:“好啊,那你敢不敢发誓,说你对御一一点意思都没有,你从来都没打算过要嫁来鲁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闭闭闭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默并收藏闭闭闭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