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闭闭闭嘴 > 第七十一章

第七十一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七十一章

    “额,这个……”遗珠低声说:“听说你大皇兄不仅喜欢调戏臣子家的妻子,还喜欢调戏臣子……”

    “这、这是什、什么意思?”遗珠所言显然超出了花御一的理解范围。

    遗珠只能说得直白一些,“意思就是说,他不仅喜欢女人,还喜欢男人,男女通吃。”

    “不、不会吧!”花御一惊讶至极。

    “好啦,不管怎么说,既然你父皇母后都已经选定了你来做这个继承人,你就得挑起这个大梁呀。”遗珠抬起手臂,拍了拍花御一的肩膀,“我们生来都是有责任的。”

    花御一无奈地看着她,“怎、怎么连你也这、这样说?”

    “因为这就是事实啊。”遗珠浅浅地笑了笑,因为她的身上,也肩负着她身为燕国公主的责任。

    “对了,强公公哪去了?”遗珠发现花御一身边竟然一个人都没有,不禁奇怪地问。

    “刚、刚才我们来的路上,国、国强听到赵、赵国人在议、议论你父亲。我就让他去打、打……”

    “打人家?!”

    “……打听打听。”

    遗珠松了口气,“喔。”

    花御一见她这般,握紧遗珠的手问:“在、在你心里,我、我就是那、那么暴躁的人么?”

    遗珠怕刺激到他,违心地说:“不、不是……”

    “你、你知道么?”花御一忽然站定脚步,危险地看着她,“你每、每次撒谎……”

    “嗯?”

    “就、就会结巴。”

    “是、是么?”遗珠看了他一眼,见自己被揭穿,就要逃走。

    谁知花御一早有准备,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将她拉到自己怀里去。

    遗珠怕被人看见,不由挣扎了两下。

    却听花御一在她耳旁低声道:“我、我好累……让、让我抱一会儿。”

    遗珠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好在花御一说话算话,只是靠了她一会儿,他便松开了她。

    二人回到俢仁宫去,就见国强站在门口,急得好像热锅上的蚂蚁。

    “怎、怎么了?”

    不知为什么,花御一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国强见到他们回来,就如同见到了救星一般,“大事不好了殿下!奴婢刚才打听到,那些赵国人果然是在议论步先生,说步先生从前在赵国的时候治死了好几个人,说他根本就不是什么神医,是为了逃避责任才离开赵国的……据说当年那些病人的家属现在还在找他呢!”

    花御一皱眉道:“不、不过是谣言而已,无、无需在意。”

    话虽这么说,可这谣言伴随着花御一在大朝会上的失败表现,就像长了脚似的,一夜之间在宫里传了个遍。

    很快,皇后也知道了这件事情。

    没过多久,皇后就派人来到俢仁宫,将步行云带走了。

    要说皇后也不是第一次找步行云过去说话了,可长眼睛的人都明显感觉到,这次不一样。

    皇后派来的宫人,脸上不仅没有一点笑模样,还像扣押犯人似的,生怕步行云跑了的样子。

    事情发生的时候,花御一正好在书房里和几位朝中重臣商议政事,没有人敢进去打扰。直到夕阳西下,朝臣离开俢仁宫之后,国强才迫不及待地冲了进去,把这件事告诉花御一。

    花御一当时就急了,“怎、怎么现、现在才告诉本王?!”

    说着就要往外走。

    国强连忙跟上。

    “步姑娘呢?”花御一问。

    国强答道:“步姑娘也跟着一起去了,这是皇后娘娘的意思。”

    花御一没忍住,在国强屁股上蹬了一脚,“那、那你不早说!”

    国强都快哭了,“殿下进书房前,不是说任何人都不得打扰……”

    “你、你个榆木脑袋!”花御一此时心中又急又怕,只能骂国强两句撒撒气了。

    也是怪他大意,先前知道有人议论步行云时就该想到,皇后早就看遗珠不顺眼了,肯定会借题发挥。他怎么就没有提前做好准备呢?

    但现在想这些已经来不及了,他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皇后不要太过冲动,千万不要做出什么伤害遗珠父女的举措。

    好在徐皇后也不是那种不由分说就打打杀杀的霸道之人,把遗珠父女叫来之后,皇后并没有立即见他们,而是把父女二人搁在院子里晾了一下午。

    皇后本是打算从精神上压制住他们,让步行云一会儿老老实实地交待问题,谁知父女二人进殿的时候,竟然看不出一丝疲惫的样子。

    皇后奇怪了,暗道这步行云果然有两把刷子,只是不知道曾经治死人的事情到底是真是假。

    她轻咳一声,道:“近日宫中有一些风言风语,本宫听了很是不舒服,就让人请步先生过来问一问。只是午后有些倦怠,歇了一觉,起得有些迟了,步先生不会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步行云笑眯眯地说:“秋高气爽,温度适宜,正适合野餐。皇后娘娘这里的茶点,真是鲁国一绝啊。”

    皇后意外地看向身边的女官华荣,眼睛里写满了质疑:谁让你们给他们茶点享用的?

    华荣姑姑佯作不知情的样子,事实上是,正是她亲自给遗珠父女送去了茶点。

    没有旁的原因,当初花御一说要娶遗珠的时候,华荣作为皇后的贴身女官,就在一旁,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

    她有一种直觉,这个姑娘嫁给花御一,只是迟早的事情,皇后这样折腾根本就没有用。

    所以她早早地结个善缘,对她自己将来也有好处。

    就算遗珠最后没能嫁成花御一,那她不过是送一些茶点而已,又能有什么损失呢。

    好在皇后并未在此事上纠缠过久,她清了清嗓子,沉声道:“步先生可知道,宫中最近谣言四起?”

    “不知道啊。”步行云没心没肺地说:“我每天都呆在俢仁宫里,全心全意地为二皇子治病,殚精竭虑,呕心沥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哪里有功夫听那些闲话啊。”

    皇后被他噎得一窒,“本宫就直说了吧,那些随行的赵国宫人说,步先生当初离开赵国,是因为治死了好几个病人,可有此事?”

    步行云说:“有啊。”

    皇后又是一愣,没想到步行云竟然这么不要脸地承认了。

    “草民初见皇后娘娘的时候就说过了嘛,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有些病人注定就是要在那个时候死去的。”步行云闭上眼睛,深沉地说:“人终有一死。”

    皇后本来都料定,步行云为了留在宫里不会轻易承认他过去的事情。没想到他不仅承认了,还搬出这样的大道理来压她。

    皇后发现,她竟然无言以对。

    “咳、不管怎么说,本宫都不放心再让你给绍仪治病了。”皇后倒也不是个心狠手辣之人,她把遗珠父女叫来的目的,并不是赶尽杀绝,只是赶他们走而已,“步先生在鲁国这些日子也辛苦了,本宫会多赏你一些盘缠的。”

    步行云问:“多少呀?”

    皇后见他如此爱财,不由一笑,“先生想要多少?”

    步行云刚要答话,就听殿门口响起花御一斩钉截铁的声音,“多、多少都不行!”

    皇后皱眉道:“绍仪,你怎么就这么进来了,也不叫人通传一声?”

    “母后,”花御一施礼道:“您不能就这么、这么赶他们走!”

    皇后挑眉道:“如果本宫偏要呢?”

    “那、那就把儿臣一、一起赶走。”花御一说着,就站到了遗珠身边去。

    皇后再好的修为,都被他气得破了功,指着花御一厉声道:“你是不是鬼迷了心窍了?”说着又指向步行云,“之前是谁口口声声说他是个庸医,是江湖骗子,不肯让他治病的?现在倒好了,明明知道他治死过人了,就为了他的女儿,你还舍不得让他们走了?”

    “可、可我已经好了很多了!”花御一扬声道:“母、母后不觉得么?”

    花御一的口吃,的确比当初步行云来之前好了许多。

    以前他就像是个闷葫芦一样,不到万不得已根本就不会说话。一旦说了,就是结结巴巴好半天,

    可是现在,他不仅说话更加流利,也会更加主动地表达自己的想法,这是皇后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可是……”皇后还是不想再把他们父女留在宫中。上次花御一为了遗珠打了赵丞相的公子,这次又为了他们父女闯入她的寝宫。皇后实在是怕,怕花御一还会做出更加荒唐的事情。

    正在这时,门外有宫人通传,道是安敏郡主求见。

    皇后叹了口气,有些疲倦地说:“让她进来吧。”

    步行云像个没事人似的问:“皇后娘娘,那我们可不可以先行告退了?”

    皇后看了花御一一眼,无可奈何地说:“去吧。日后还请先生给绍仪医治时,务必打起十二万分精神,不要再让悲剧重演了。”

    步行云应了一声,心中想的却是,他现在压根什么都不用做,帮助花御一恢复的人明明就是遗珠好么。

    但他知道皇后现在对遗珠的敌意肯定很重,只能对此缄默不言,将什么责任都揽到自己肩上了。

    花御一见遗珠父女要走,也对皇后说道:“那儿、儿臣也告退了。”

    “等等。”皇后忽然说:“绍仪,你留下。”

    花御一眉心微皱,立即便明白过来,皇后这是想给他和花清词制造机会。

    他看向遗珠,好像只要她一个眼神,他就可以不顾皇后的意思,和她一起离开。

    可遗珠什么都没有说,她只是安抚地冲他笑了笑。

    花御一读懂了她的眼神。

    她让他留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闭闭闭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默并收藏闭闭闭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