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闭闭闭嘴 > 第八十三章

第八十三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八十三章

    冬天一日一日地近了。

    树上的叶儿已然凋落成空,留下光秃秃的树枝,和花御一大眼对小眼。

    遗珠走的第一天,想她。

    遗珠走的第二天,想她,想她。

    遗珠走的第三十天……想她,想她,……,各种想她。

    事实上遗珠出宫的第二天,花御一就迫不及待地出了宫去见她,结果被步行云毫不留情地拦在了门外。

    花御一不服气地问他老丈人,“为、为什么不让我进去?”

    “我家女孩儿又不是你的使唤丫头,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步行云高傲地说:“你给老子放尊重些!”

    要是换做别人这么和他说话,花御一肯定气得当场就要炸。可是面对步行云,就算是顾念着遗珠的面子,花御一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放下脸面苦苦哀求道:“岳丈,我实在、实在很想她,能不能让我和遗珠说几句话再走?”

    “不行!”虽说步行云被一句“岳丈”哄得心花怒放,但他还是非常有原则地拒绝了花御一,“我家珠珠儿说了,现在不比在宫里的时候了,你要是来的话,最多最多,一个月只能见两次!”

    “这也太、太少了!”花御一开始讨价还价,“二十次还差不多!”

    步行云“呸”了一声说:“做梦吧你!就算是这两次,你也不能大摇大摆地来!给老子老老实实地走后门,不许让外人瞧见,听见没!”

    花御一点点头,弱弱地问:“那打、打个对折,十次可不可以?”

    步行云瞪起眼睛,几乎是吼了出来,“老子说了,没有商量的余地!”

    花御一被他震得耳朵疼,情不自禁地退后了半步,小声嘟囔道:“不行就不行,那么凶做什么……”

    步行云的眼睛瞪得比铜铃还要大,“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花御一连忙摆手道:“那我就先回去了,过几天再来看她。”

    虽然他的确非常想念遗珠,但一个月只有两次机会的话,如果他现在就用了一次,那么下面的一个月该怎么熬呢?

    花御一不知道的是,他刚走,步行云就红了眼眶。

    其实遗珠并没有限制花御一来的次数,只是步行云不想让这个即将夺走他乖女儿的臭小子,在婚前也时时刻刻腻着遗珠。

    遗珠虽然不是步行云亲生的姑娘,但他带了她这么多年,和亲生的也无异了。

    他前头想着促成她和花御一的婚事是一回事,如今不想让花御一霸占着遗珠,却又是另一回事。个中滋味,当真只有为人父者方能体会。

    花御一就这么捱着过了一个月,各国的使臣陆陆续续地来到了鲁国。

    赵国那边慕容胤刚走,当然不会再回来,只是来了一个不怎么受宠的三皇子,据说是慕容菱的胞兄。

    燕国那边来的人果然是燕堂的养子燕时。按说各国派来的不是皇子,起码也是个宗室,可燕国如今的情况不同。先帝只有两女一子,当今燕国皇帝乃是单传,又才只有十二三岁,膝下尚无子嗣,所以只能这么名不正言不顺地派了大将军燕堂的养子过来。

    听说燕时抵达鲁国皇宫的消息之后,遗珠的心情是非常复杂的。

    小的时候她不懂事,不清楚燕堂于她父皇而言是一种怎样的威胁。她和许多不明真相的外人一样,觉得燕堂是救燕国于水火的大功臣。所以遗珠小时候和燕堂的养子燕时关系很是不错,两个人经常在一起玩。毕竟她没有同龄的兄弟姐妹,对这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小哥哥,自然多出几分亲切。

    不过现在,遗珠当然知道一切都已经不同了。

    她不仅不能去见自己昔日的小伙伴,和他叙旧,还要躲得远远的,不能让他看到自己。

    不过事实证明,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燕时还是找上了门。

    不过步行云连花御一都不肯放进来,更别提燕时了。

    一听说有人要找遗珠,还是个男人,步行云连问都不问,直接让下人回了。

    下人犹豫着说:“大人,他说自己是燕国的燕大将军之子,咱们不好轻易得罪吧?”

    步行云一听就吓得弹了起来,“你你你你你说什么?来的是燕堂的儿子?”

    见下人点头,步行云不由自主地念叨起来,“完了完了完了,又得逃命了……”

    “大人?”

    “没什么,你快去回绝他!”说着步行云就跑到后院去,叫遗珠赶紧收拾行李。

    遗珠听他说燕时找上门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很快就恢复如常。

    她摇摇头说:“爹爹,我们不能走。”

    步行云焦急地道:“还不走,留在这里等着被捅成筛子呀!”

    “燕时不是来杀我们的。”遗珠道:“如果是,他不会白天单枪匹马地过来拜访,直接晚上带人杀过来不就是了?”

    “也对哦……”

    “我和御一的婚事在即,我不能再逃,也不想再逃了。”遗珠站起来说:“这里是鲁国,不是燕国,就算是燕堂亲自来了,他也没办法为所欲为。更何况我现在并非无足轻重之人,明年春天,我就要嫁入鲁国皇室了。燕时要是想掳走我,没那么容易。”

    步行云不无担忧地说:“那他要是说出你的身世怎么办?”

    “那就让他说去好了。”遗珠坦然道:“我又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只是燕堂父子应该知道,如果我的身份公开,那我很有可能就会把玉玺带到婆家,那他们岂不是得不偿失?”

    “也是哦……那我让燕时进来?”

    遗珠想了一下说:“让他来花园找我吧。”

    遗珠进屋换了身见客的衣服,来到后花园的时候,就见一个陌生的青年站在枯树之下。

    他穿着一身青衣,长身玉立,高大挺拔。听到遗珠的脚步声后,燕时转过身来,看向她。

    多年未见,遗珠几乎认不出他了。小时候的燕时清秀得像个小姑娘,没想到长成大人之后,却是男子气概十足。剑眉星目,英武非凡。

    “参见公主殿下。”燕时见了她,竟是不折不扣地行了一个大礼。

    遗珠不习惯地退后半步,“你……是燕时?”

    燕时抬起脸,笑着看向她,“公主不让我起来说话么?”

    “起来吧。”遗珠警惕地看着他,“你来找我做什么?”

    燕时笑道:“我还以为在说出自己的来意之前,公主会和我虚以委蛇,不肯承认自己的身份。”

    遗珠自嘲地笑了笑说:“你们追杀了我这么多年,如果还不知道我是谁的话,未免太过可笑了。”

    “公主此言差矣。”燕时认真地看着她说:“追杀您的,是燕堂,而不是我。”

    遗珠好笑地说:“你和你养父,有什么区别么?”

    燕时正色道:“当然有。他是他,我是我,就算他把我养大,也不代表我就会和他站在相同的立场。”

    “那你们俩还真是一样,够没良心的。”遗珠不无嘲讽地说道。

    燕时道:“我知道因为我的身份,公主定然不肯轻易相信我的话。所以有必要让您知道,燕堂与我而言,并非亲人,而是仇人。”

    “这话怎么说?”

    燕时平静地说:“当年燕堂唯一的儿子死于高丽人之手后,他就再也没能生出一儿半女。他看中我的天资,所以杀了我全家,把我变成孤儿,带走了我。”

    这样令人惊心动魄的事实,被燕时用这样平静的语调说出来,遗珠忽然感到一阵胆寒。

    “口说无凭。”尽管心里已经信了七八分,但遗珠还是这样说道。

    “当年我一直以为,燕堂对我恩重如山,所以这件事情,我也不肯相信。直到有一天,我听见燕堂和他心腹的对话——”燕时顿了顿,说:“关于我的身世,恐怕这世上已经没有什么证据可循了。可这件事情,公主就算不相信,也没关系。因为今天我来,为的并不是这个。说起这件事,不过是希望公主相信,我和您还有陛下,都是站在同一立场的人。”

    遗珠凝眉道:“小川?你的意思是,是小川让你来的?”

    遗珠的弟弟名叫谢庭川,正是当今的燕国天子。

    燕时颔首道:“不错。陛下想让我转告公主,他已经有了万全之策,对付燕堂老贼。”

    遗珠将信将疑地看着他,“什么万全之策?”

    “公主是自己人,所以让您知道也无妨。陛下决定迎娶燕堂的独生女燕婉为皇后,放松燕堂老贼的警惕。”

    “什么?!”遗珠吃惊地看着燕时,“小川他……要娶燕堂的女儿?”

    燕堂于他们姐弟来说,那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遗珠实在不愿意看到,弟弟要为此牺牲自己的幸福,迎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皇后。

    可她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劲,“不对啊……我记得燕堂的一双儿女,都被高丽人杀死了,怎么还会冒出一个独生女?”

    燕时解释道:“说起我这个燕婉妹妹,也是命大。原来当年她并没有死,高丽人错把她乳母的女儿当成了她。燕堂也是前不久才知道这个消息,把她接回了都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闭闭闭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默并收藏闭闭闭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