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闭闭闭嘴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十一章

    其实对于看大夫这件事,花御一的内心还是拒绝的。

    他是个连太医都不愿意看的人,更遑论是步行云这种人了。说好听点他是一介草民,说难听些,就是个江湖骗子,花御一根本不相信他。

    可一来他身上确实不好受,二来遗珠实在是哭得可怜,他看不得那副梨花带雨的样子,只得依了她的心意让她去请步行云过来。

    遗珠闻言果然大喜,面色瞬间阴雨转霁,看不出一点哭过的痕迹。

    花御一看得目瞪口呆,这才意识到自己中了计,刚想把她叫回来,结果才开口说了一个“回”字,遗珠的人影已经不见了。

    他被她气得一口气上不来,剧烈地咳嗽起来。他咳得昏天暗地,都没注意到步行云什么时候进了他的房间,什么时候弯腰站到了他的面前。

    等他发现的时候,只见一张大脸几乎贴在他的脖子上。花御一吓得身子一抖,本能地就往步行云身上一蹬。

    步行云被他冷不丁一踹,疼得嗷的一声叫了起来,不自觉地爆了粗口,“你大爷的!竟然敢踹你老丈人!”

    花御一比他还生气,“谁、谁是你老丈人?”

    “你!”步行云说完才觉得哪里不对,呸了一口说:“不对,是我!我是你老丈人!”

    “爹爹……”这回花御一还没还嘴,遗珠先禁不住红了脸,“您别乱说话了,赶紧给殿下看病吧。”

    步行云委屈极了,“行医讲究望闻问切,我这不是正给他瞧着呢嘛,谁知道这小子竟然这样目无尊长,朝人家那里踢!”

    花御一烧得难受,连吵架的力气都没有,斜眼瞥他一眼,便又自顾闭上了眼睛,一副“懒得理你”的样子。

    见他没有还嘴,步行云浑身不舒服似的缩了缩脖子,对遗珠道:“他没什么大碍,就是左臂上的伤口需要每日换药,直到明显好转为止。再就是我发现这小子火气不小,也难怪,就他那个臭脾气,能不上火么!我跟你打赌,他肯定是火命——”

    “行了爹爹,您就别说这些不正经的了,快去开药吧。”遗珠没心情听他贫嘴,一脸无奈地把唾沫横飞的步行云推出了门。

    步行云回头看了眼紧闭的房门,摇了摇头,伤心地感叹道:“女大不中留啊……”

    花御一毕竟年纪轻,喝过两副药后又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起来精神便好了不少。

    他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坐在床边椅子上的遗珠。

    清晨的阳光透过格扇投射进屋内,落在她瓷白的脸上,仿佛微微发着光。一缕发丝调皮地随风轻扬,时不时拂过她小巧的鼻尖,似乎令她微微发痒。花御一看着她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竟不自觉地看得入了迷。

    她真漂亮,而且很端庄。这样的想法一闪而过,就把花御一自己给吓了一跳。

    遗珠生得好他是知道的,只是端庄一词又从何而来呢?

    他想了想,大概是因为她没有像守夜的国强那样趴在踏脚上睡,活像一只看门狗的模样。她呢,竟是搬了张宽大的太师椅来,睡觉时都是正襟危坐的模样。

    看她坐得那么直,花御一都替她累得慌。虽然昨日的事他已经不大记得了,但想来她照顾自己必然辛苦。

    花御一犹豫了好半天,最终决定且让遗珠暂且借用一下他那张高贵的床。

    可他失策的是,他忘记了自己还是个病人,左臂上还带着伤。在抱起遗珠的时候,他一个重心不稳,竟不小心将她丢到了床上。

    更糟糕的是,他整个人都压到了她身上,痛得遗珠闷哼一声,从梦中惊醒。待她看清面前的男人时,不由本能地大声尖叫起来。

    花御一连忙捂住她的嘴巴,连连摇头。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捂住她的嘴了,前两次遗珠都忍了,这次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她抓住他的手,一口咬了下去,这回换花御一痛得叫出声来——

    “啊、啊啊!”

    国强带着自己新培养的小徒弟站在门口,神情复杂。

    那小太监才七八岁大,一脸懵逼地问国强,“师傅,殿下这是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么?”

    “你懂什么!”国强白他一眼道:“殿下舒服着呢!”

    “可刚才那几声呻-吟,分明就是殿下的声音……师傅,咱们还是进去看看吧,万一出了什么事呢?”

    “看你妹的看!”国强跳了起来,恨铁不成钢地在小徒弟脑瓜子上拍了一下,“咱们要是进去了,那才是出事了呢!走吧走吧,殿下没事,殿下美着呢!”

    “师傅,既然如此,那你的眼中为何含着泪水……”

    “闭嘴!那是因为我早上喝多了水!”

    ……

    外面的嘈杂声逐渐远去了,屋内的战役才刚刚开始。

    因果轮回,报应不爽,昨天花御一怎么踢步行云的,今日遗珠就怎么踢了回去。

    花御一闷哼一声,紧紧地盯住遗珠,眸中蕴满狂暴风雨的前兆。

    遗珠原本觉得自己占理,还颇为理直气壮,见他这么盯着自己瞧,气势顿时弱下去三分,但还是嘴硬道:“你瞅!瞅什么瞅!我这是替父报仇,天经地义,天经地义你懂不懂?”

    “好,很、很好。”花御一点点头,又扬起手给他看自己虎口处的齿印,似乎是在问她那这笔账该怎么算。

    “这……这你也不能怪我呀,谁让你压在我身上的!”遗珠不甘示弱地说。

    花御一不想被她误会成那种见色起意的花花公子,他有心解释,奈何口舌不便,只得丢去一个白眼,送去自己的鄙视,让她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看上她。

    “嗤!”谁知遗珠却不相信,“少装作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还不是你一大早抱人家上床……”

    “闭、闭嘴!”花御一忍不了了,“你、你一个女、女孩子家,说、说话怎、怎么这样、这样粗鄙!”

    “我粗鄙?”遗珠也不乐意了,“你做都做得出来,还不让我说啊?”

    “我……”

    我只是看你很累,想让你好好休息一下罢了。他心里这样想,可看到遗珠瞪得铜铃般大小的眼睛,却又什么都不想说了。

    他早就该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人能够真正理解他的。

    已经被误解了那么多次,又哪里还差这么一回呢。

    想到这里,他顿时偃旗息鼓,不声不响地起身去换衣裳了。

    遗珠原本也是一肚子的气,见他这副模样,先是一头雾水,后来又莫名其妙地觉得愧疚。想来也真是搞笑,明明做错事的人是他,她为什么要感到自责?

    两人各自生着闷气,谁也不让着谁。花御一本来就是个话少的,遗珠再不说话,室内一时间安静得吓人,只能偶尔听到花御一翻书的声音,沙沙簌簌的声响,好像划过遗珠不安的心。

    到了中午用膳的时间,国强带着小徒弟去而复返。两人耳朵贴在门板上听了半天,屋里头愣是半点动静都没有。

    小太监担心起来,不由问:“师傅,殿下该不会昏过去了吧?这、这可如何是好呀!”

    “应该不会吧……”国强摸着下巴琢磨,“虽说咱们殿下憋了二十年了,但也不至于激动成这样吧……不行,我得进去看看,不能让步姑娘把殿下给榨干了!”

    “榨、榨干?难道这步姑娘竟是个妖怪不成?”小太监害怕地止步不前,瑟缩着扯住了国强的袖子。

    “没出息的东西!看我的!”国强敲敲门,细声叫道:“殿下,是奴婢,国强~”

    里面还是没动静,国强有几分慌了,“殿下?”

    “进来吧。”却是遗珠的声音。

    那小太监听见她的声音就是一抖,死活不敢进门。国强瞪他一眼,自己推门而入。

    未免一会儿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画面,他把眼睛一捂,只露出一条细微的缝隙来,慢吞吞地走了进去。

    让他意外的是,屋内竟然一切如常。花御一坐在那里看书,遗珠在一旁红袖添香。两人皆是穿戴整齐,没有一丝不对劲的地方,反倒让国强觉得不对劲了。

    他怎么觉着,这空气中有一丝丝冷意呢?

    这俩人吵架了?难道是因为殿下没经验,活儿不好,惹了步姑娘不痛快?

    “大总管您来了就好了,”遗珠迎上去道:“我都快累死了,赶紧的换您的班。”

    国强见遗珠扶着腰,哪里知道她是在硬板凳上坐了一夜累得,只当是花御一惹的祸,便忙殷勤道:“是是是,姑娘伺候殿下辛苦,赶紧回去歇着吧,这儿有我就成!”

    遗珠如蒙大赦,提步就要走,却听一个冰冷的声音自她身后传来,“慢着。”

    她脚步一顿,乌龟一样缓慢地转过了身,不情愿地问:“殿下还有什么吩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闭闭闭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默并收藏闭闭闭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