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闭闭闭嘴 >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十五章

    花御一见母亲说了这么多,心里头不禁有几分酸涩。他打小不爱与外人接触,惯来是能不见人便不见人的,所以及冠之后也没有领差事,只是仍旧闭门读书。但凡他那个大哥像那么一点样子,母后也不会求到他头上来。

    他便应承道:“母后放心。”

    皇后闻言心中一喜,不光是因为他答应了这件差事,更是因为花御一说话时虽然仍有几分别扭,但听起来的确是比从前好多了。人一高兴,话也就多了起来,“原也不必非让你这个皇子亲自去的,只是听你姐姐说,赵国不仅有一位公主要来做客,竟然连太子也要来,这可不是什么小事。”

    花御一意外地点点头,心里明白过来,既然对方派出的是太子,那他们鲁国也不能太过拿乔,起码是要有一位皇子去边境迎接的。

    只是……

    花御一轻叹一声,突然没自信起来,“儿、儿子只怕……怕自、自己这个样子,给、给鲁国丢脸。”

    皇后一怔,心疼地看向儿子,“母后知道你要强,但既然赵国的太子和公主来了,你迟早都是要见的。母后都想好了,路上就让步先生跟着你,提前点出发,不急着赶路,这样就不耽误治病了。说不定等你到了边境,这点小毛病早就好了呢。”

    皇后说得轻松,可是她自己心里头也清楚,花御一口吃这毛病是打小就有的,根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治好。如今初见成效,他还答应外出见人,已经是再好不过的了。

    花御一沉默,显然是并不相信皇后的安慰之词。

    皇后看着他缄默的样子,不知忽然想到什么,对步行云说:“还要劳烦先生随绍仪走一趟了。”

    “好说好说。”对于出去游山玩水,步行云并没有什么意见。他只在乎一件事,“不过皇后娘娘容老夫多一句嘴,这次大公主省亲涉及到两国的公主和皇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您是不是也要多准备一点护卫啊?不然老夫就是鞠躬尽瘁,怕是也护不住恒王殿下啊。”

    皇后还没说话,花御一就瞪他一眼,没好气地说:“谁、谁用你保护?”他没见识过步行云的功夫,只希望他不给自己拖后腿就不错了。

    皇后却是对步行云做过一些调查,对步行云的武功有所耳闻的。再想到上次步行云遭人追杀,还有花御一差点被人刺杀的事情,皇后也能明白他的顾虑,便承诺道:“这个先生放心,皇上到时候会派冯将军带领八百精兵护送,又是在我鲁国的境内,地方官员自当听从调遣,不会出什么大乱子的。”

    “如此甚好,甚好。”

    皇后微笑道:“虽说清越那边下个月初才出发,但本宫怕你们路上急,寻思着过几日就叫你们启程,步先生不妨下去准备准备,免得到时候忙乱。”

    步行云如何听不出来,皇后这是婉转地要他滚蛋的意思,他连忙答应了一声,左手拉着遗珠右手拉着国强走了。

    等房门复又关上,皇后方收起客套的笑容,正色道:“绍仪,方才有外人在,母后也没有明言。你不是一直想娶一位公主么?正巧这回就有赵国的公主过来,你可要把握好这次机会。”

    花御一闻言颇有些不舒服地说:“母后,儿子虽有、有意迎娶公主,可、可这事……急不得。”

    皇后只以为他是害羞,便笑道:“你放心,母后知道你打小便是个有主见的,断不会擅自做主替你乱点鸳鸯谱的。不过我看这事儿有谱,毕竟是和你清越姐姐一同过来的公主,想必和清越的关系不错,说不定就是为了促成你们,清越才带她一起来的呢。”

    人还没见着,花御一不想妄下定论,一副不欲多谈的样子。

    皇后见他如此,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又嘱咐了他两句路上注意安全便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遗珠难得睡了个懒觉。不用早起去陪花御一念书的日子,简直幸福的冒泡。

    醒来之后,她也不急着起床,把半张脸埋在被子里,打算再睡个回笼觉。

    结果许是早起习惯了,冷不丁再让她睡,她反倒睡不着。遗珠无奈地叹息一声,刚睁开眼睛,就被吓了一跳。

    “啊——”

    “闭嘴。”花御一捂住她的唇,“本、本王放、放开你,你,你别叫。”

    他宽阔的手掌几乎覆盖住了她的大半张脸,遗珠此时呼吸困难,哪里还敢再与他谈什么条件,连忙不迭地点头。

    等花御一一松手,遗珠便赶紧转过身背向他,胸口剧烈地起伏,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刚才她真是被吓了一大跳,还以为是被刺客追杀到了门口,此命休矣。

    花御一见这姑娘特意背过了身,还挺注意形象,不由摇了摇头。他真是不懂她,替她换药的时候那般义正言辞,结果要说男女之防,有时候她却比谁都要重视。

    “殿下怎么会到我这里来?”待平息了气息之后,遗珠压抑着怒火问。

    他如何听不出她言语之中隐隐的怒意,心头立时燃起一把无名火,“你赖、赖床。”

    遗珠一听这话,简直被他气笑了,“殿下未免也管得太宽了吧!”

    花御一不明白,怎么就是他管的宽了,她玩忽职守还有理了!“你忘了,要当、当值?”

    “当值?”遗珠皱眉道:“皇后娘娘不是让我歇几天么?”

    他嗤笑一声,“本、本、本王,同、同意了么?”

    遗珠算是明白了,花御一这个黑心老板不把自己压榨干是决计不肯罢休的。

    她只好无奈地说:“好好好,是我的错,我这就去洗漱更衣,去书房伺候您!”

    花御一皱眉看她,怎么听这语气,她还很不情愿似的?“让你伺、伺候本王,你应该感、感到荣幸。”

    遗珠冷眼看他,她是真不明白,这花御一是哪里来的自信?是,她承认他身份高贵,俊朗不凡,可是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看得上他的这些外在条件。

    遗珠刚想还嘴,却忽然看到花御一微微抬起的下巴,还有那张俊脸上倨傲的神情。

    她忽然想到昨日书房里,花御一磕磕巴巴、神色委顿地告诉皇后,他没有自信,他怕给鲁国丢脸的样子。

    两相对比之下,遗珠仿佛忽然间明白了花御一为何这样霸道无礼。

    其实,他根本就不是自负。恰恰相反,花御一的骨子里,应当是非常非常自卑的。所谓的自傲,不过是他掩饰自己内心卑微的一种方式而已。说到底,他根本就是个色厉内荏的纸老虎嘛。

    想通了这一层之后,遗珠就不跟他计较了,反倒用一种悲悯的目光看着花御一,直看得他浑身不自在,轻咳一声,转过身去看遗珠房里的摆设。

    就在遗珠刚觉得他有几分可怜,打算不和他一般见识的时候,就听花御一开口道:“你、你这屋子……”

    遗珠这屋子虽然不大,但是只有她一人居住,收拾得干净整齐。昨晚回屋早,她还采摘了一些鲜花摆放在房内。没想到花御一有心,倒是注意到了。

    遗珠笑了笑,正准备迎接花御一难得的夸奖,就听他满是嫌弃地说:“怎、怎么这么破?”

    遗珠闻言没忍住,一个枕头丢了过去。

    她力道太小,绣花枕头与花御一的衣袖擦肩而过,并没有打到他多少,却足够使他愤怒,“你、你敢袭主?吃、吃了熊……”

    “对,我吃了熊!”花御一没想到,遗珠发起火来,气势竟然更甚他一筹,“这位殿下,你现在能不能出去了?”

    花御一有点被她吓到了,却还是死鸭子嘴硬地说:“本、本王凭、凭什么要听你、你的?”

    遗珠瞪起眼睛,“就凭我早上还没刷牙!”

    空气瞬时安静。

    花御一神色古怪地看她一眼,竟然没说什么,默默地出去了。

    遗珠看他走了,这会儿才有些后悔。

    完了完了,全都完了。

    她从小的骄傲和尊严,当真是被现实磨得一点儿都不剩下了。

    她到底是没能守住自己应有的风范和从容,如果她的亲生父母知道,应该会很难过吧。

    不过他们没有资格怪她,没有人有任何资格怪她。

    不把那些虚无缥缈的尊荣放下,她该怎么活?她还能怎么活!

    遗珠叹息一声,起身洗漱完了就到花御一那里去,脸色不大好看的样子。

    平日里花御一总是嫌弃她吵,总是要自己做这个做那个。如今她不说话,不理他了,花御一还真是浑身都不舒服。通俗一点说,他就是皮痒痒,想让她抽两下。

    不对,应该是挠两下!

    花御一神色一亮,好像突然有了灵感似的对她说:“你、你过来。”

    遗珠睨他一眼,放下手中的墨,慢慢靠了过去,还是不说话。

    “本、本王痒、痒痒。”他指指后背,“你,给我挠、挠挠。”

    遗珠意外地看着他,好像看着一个三岁的智障儿童。

    顶着这样一张出尘俊逸的脸,他竟然要她帮他挠痒痒?

    如果可以,她真想让步行云把他给毒哑了。花御一要是不能说话,凭他的姿色,一定会是个出色的男宠。

    现在嘛……遗珠寄人篱下,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翻着眼睛给他挠痒痒。

    两人距离近了些,气氛却还是有些冷。遗珠沉默地抓着他的背,花御一心里却是越来越痒。

    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主动找话题和别人聊过天,这会儿简直为难至极,只觉得说都不会话了,一出口就想拍死自己,“本、本王要去边境,你、你要去么?”

    他要去边境接花清越和赵国太子的事情,遗珠昨天也听到了。她本以为自己该是毫无悬念地跟步行云同去的,却没想到花御一会这么问。她一时也忘了自己在跟他闹别扭的事了,只是反问道:“殿下不打算带我出门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闭闭闭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默并收藏闭闭闭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