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闭闭闭嘴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十章

    虽然她非常不想承认,但遗珠还是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花清词不相信地说:“怎么可能啊,他看起来那样年轻,怎么可能生出你这么大的女儿?你是吃什么长大的?”

    “饭!”遗珠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对花清词说道:“走吧,夜深了,这里怪冷的。”

    遗珠不说还好,这么一说之后,花清词简直感觉整个人都要冻僵了。

    她连忙对遗珠说:“你住哪儿,还不快给本郡主带路?”

    遗珠闻言微微歪了歪头,一脸奇怪地看向花清词,“郡主要和我一起睡么?”

    花清词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眼神躲闪地说:“本郡主才不想和你睡一起呢!但这一行就你一个女人,我也只好将就一下了……”

    遗珠点点头,上前给她带路。“不过这些天,郡主都是怎么睡的?一般的士兵,恐怕没有单独的住处吧?”

    花清词撇撇嘴道:“是啊,我和另外五个兄弟一个营帐。”

    听了这话,遗珠差点惊得掉出眼珠子来,“郡主和五个……五个男人同宿一室?”

    “当然没有了,你把我当什么人了!”花清词连忙分辨道:“我洗漱更衣,都是避开他们的。到了晚上,我就随便找棵树……”

    “郡主就睡在树上?”为了花御一,她竟如此委屈自己,这回连遗珠都有些动容。

    花清词怕她看轻自己,忙道:“树上怎么了!从小我爹爹就告诉我,行军打仗的时候什么恶劣条件都可能遇上,这点苦算不了什么。前几日暑热未消,晚上也不冷,我睡得可好了。”

    遗珠配合道:“那就好。”其实不管是什么天气,人在树上都不可能睡好,遗珠心知肚明。但为了维护花清词的自尊心,她只好配合表演,做出一副深信不疑的样子。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进遗珠的营帐。

    花清词一进去就叫了起来,“亲娘老子嘞!我就说御一对你不一般,瞧瞧这营帐的规格和布置,哪里是一个侍女住得起的?”

    “额……”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京城的缘故,遗珠觉得花清词越来越解放天性了。“殿下节俭,出门在外一切从简,这帐篷原本是给他备用的。因为暂且用不着,这才借给了我……不然我也得和郡主一起去树上睡。”

    “此话当真?”花清词狐疑地看着她,脸上仿佛写着“本郡主很聪明的你可不要骗我”。

    “嗯……”遗珠心虚地点点头。

    好在花清词没有在此事上再做纠缠,反正今日她住进来之后,这帐篷就是她的了。

    “我累了,你去给我准备洗澡水吧。”花清词摊倒在遗珠床上说。

    遗珠应了一声,正要出去叫人,却见一个身着银色盔甲的少年将军正迎面走来。

    “冯将军。”她礼貌地打了个招呼。

    冯跃然点点头,指着身后抬木桶进来的太监说:“这套洗漱用具都是给郡主准备的,只是女装……我那儿实在是没有,不知能不能先借用步姑娘的。”

    冯将军可是帮了她大忙了,不用想都知道,花清词肯定不乐意跟她共用一个浴桶。遗珠笑道:“我倒没什么,只是怕郡主嫌弃。”

    “我当然嫌弃了!”花清词听见说话的动静,探出个脑袋说:“你们别指望本郡主会穿一个宫女的衣服,丢人死了!”

    冯跃然抱拳道:“郡主,事发突然,夜又深了,殿下有命不得扰民。明日一早等我们到了最近的城池,就可以给郡主买新衣服了。”

    花清词看了冯跃然一眼,见他虽然肃着一张脸,但面皮白净,十分清秀,说话语气便软和了些,“那好吧,本郡主今天就卖冯将军一个面子,暂且凑合一晚。”

    “多谢郡主。”冯跃然始终神情淡淡,等说完这句话,他便施礼告退了。

    遗珠发现,她真是一点都不了解花清词。原先只以为她一心喜欢花御一,现在看来,她先是对着步行云发呆,又是对冯将军格外亲切,这分明就是谁长得好看就更喜欢谁嘛!

    她本以为自己就够看脸的了,没想到花清词更甚,还表现得如此明显。

    不过,遗珠倒不觉得她这样有什么讨厌。要说起来,花清词不过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罢了,心里想什么都摆在脸上,一点心机都没有。遗珠有时候甚至还会觉得,这小姑娘还挺可爱的。

    等小太监抬了浴桶和热水进来后,遗珠便将帐门锁上,两个人纷纷脱衣洗澡。

    遗珠有点儿不好意思,背着身子脱掉衣袍,从始至终都没看花清词一眼。

    倒是花清词,从遗珠香肩微露开始,眼睛便直了——

    “你……”

    遗珠闻声便回头去看她,懵懂无知地问:“怎么了?”

    “你,你身上也这么白呀……”花清词盯着她说:“光看你的脸,我还以为是擦的脂粉,所以才会那样白腻。你怎么保养的啊?”

    遗珠略显失意地一笑,淡淡地说:“已经许久未曾特意保养过了。只是小的时候母亲对药材略有研究,寻来不少奇珍灵草为我准备药浴。”

    “原来如此。”想到步行云就是行医的,花清词并不觉得哪里不对,禁不住追问道:“那那个方子,你能给我么?”

    遗珠早就记不住那些方子了,要是问问步行云,或许还能推测出一二。

    只是其中有些原料太过珍贵,遗珠怕说出来便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只好歉然道:“郡主,真不好意思,我记不得了。”

    花清词闻言明显有些失望,不过她失望的情绪,很快便再次被惊讶所取代,“你……”

    遗珠踏进浴桶,不明所以地看着她,不明白花清词今天怎么也总是结巴。

    “你身材竟然这么好!”花清词又是嫉妒又是羡慕地说:“看你平时瘦瘦弱弱的,想不到还……还挺有料!”

    遗珠微微红了脸,下意识地护住胸前的春光,“多谢郡主……夸奖。”

    “唉,难怪大哥哥总是一口一个小美人、一口一个小妹妹地念叨你。他阅人无数,肯定早就看出来了你是个极品。”

    “郡主,”听她提起庄王,遗珠忙道:“您行行好,可千万别在庄王殿下面前提我。”

    花清词懒懒道:“我知道,你看不上他。也是,有御一珠玉在前,大哥哥那么不着调的,你肯定是看不上了。”

    “我……我只是不想和别人分享丈夫罢了。”遗珠看着她,抿唇微微一笑,“就像郡主一样。”

    如果花清词真的是个有心计的,完全可以接纳遗珠的存在,让她跟着花御一也无妨。

    毕竟以遗珠的身份不可能做正妃,根本不会威胁到花清词的地位。她要是对遗珠好点,还能博个大度的名声。

    可花清词偏偏不,她处处与遗珠对着干,却没做什么实际上伤害遗珠的事情,吃力又不讨好。可见她只是单纯地喜欢花御一,并没有多少坏心。

    上回大皇子那回事,已经是她所能想出来的最恶毒最恶毒的法子了。

    花清词被她说中心事,心中熨帖不已,却还是嘴硬道:“你知道就好,别想着打御一的主意!”

    “嗯,我知道。”遗珠老老实实地说:“我进宫只是为了治好殿下的病,等他的病好了,我自然会离开。”

    “我希望你说到做到。”花清词道:“只要你识相一点,不影响到御一娶我的事,等你出宫的时候,本郡主还可以送你几样嫁妆,甚至帮你说一门好亲事也未尝不可。”

    遗珠哭笑不得地说:“多谢郡主好意,遗珠心领了。只是亲事,我并不需要。”

    花清词正要问她这是什么意思,却见遗珠已经洗好,出来擦身了。

    花清词顿时直了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遗珠如有芒刺在背,连忙匆匆擦干身子,换上睡袍。

    到了就寝的时间,自然是花清词睡床,遗珠打地铺。

    尽管遗珠已经过了好些年颠沛流离的日子,但是睡在地上,她还是睡不好,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她怕吵到花清词,每一次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直到听到花清词均匀而绵长的呼吸声,遗珠才稍稍松了口气,睁起眼睛看着天花板发呆。

    她想起前些日子步行云同她说的,她今年已经不小,是到了该说亲的年纪。

    花清词今天也提到她的婚事。

    可是她……她现在正处在这种尴尬的境地,又该如何嫁人呢。

    她心里头明白,人生就是一场修行,不如意十之*。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有时候不得不委曲求全。

    可是她不想,不想仅仅因为自己年纪大了,就草草找个人嫁了。

    如果有一天她要嫁人,她可以不看重对方的权势和地位。但那个人必须尊重她、爱护她,真心实意地把她当成平等的妻子对待,而不是一个玩物,一件摆设。

    这是她最后的底线,和尊严。

    ……

    遗珠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她是被花清词的哭声吵醒的。

    “御一,我不是故意的,我……呜……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闭闭闭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默并收藏闭闭闭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