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公主难寐 > 第一章

第一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穿着一身大红嫁衣,端坐在菱花缠枝纹案铜镜前。

    我的侍婢秋桃正为我梳着新娘子的发髻,这是大安王朝的公主出嫁时独有的发髻,格外繁复。秋桃第一回梳时,手法还颇为生疏,如今我是第五回大婚了,秋桃的五指在我的发间穿梭,不过是短短片刻,一个完美的公主大婚发髻便呈现在我的眼前。

    秋桃为我戴上凤冠后,笑着道:“公主,这回一定能成的。驸马爷身子健壮,乃是我朝栋梁,又无任何仇家,定……定不会像前几次那般……那般……”

    她轻咳一声,又道:“总之,这一回一定能成的。”

    秋桃虽是笑着的,但我依然可以从她眼里瞧到一抹担忧。

    我摆摆手,说道:“成也罢,不成也罢,听天由命吧。”话是这么说,不过我心里始终还是在期待着。这一回皇兄给我指婚的是新科状元郎,生得一表人才,且才高八斗。待我们大婚后,定能成为一对伉俪情深的佳偶。

    一旁的冬桃连忙附和:“公主莫要灰心,陛下也派了人守着驸马爷,驸马爷一定可以平平安安地与公主拜堂。”

    我瞅了瞅铜镜的自己。

    身为大安王朝的公主,相貌虽然不是极好的,但也不差,当初福华寺的方丈还说观我面相便知我是个极有福气之人。

    可打从我过了二八年华后,我便霉运不止。

    我的第一位驸马,刚接了赐婚的圣旨,当夜便暴毙了。

    我的第二位驸马,也是在接了赐婚的圣旨后,没几天便感染了风寒,不到半月就成了肺痨,很快便离开人世了。

    我的第三位驸马是我亲自挑选的,在茫茫人海中我一眼便相中了出身平凡的他,可惜在我们成亲的那一日,他……他被馒头噎死了。

    我的第四位驸马,也就是我的上一位驸马,难得熬到了拜堂这一步,却被仇家一剑封喉。

    而如今我的第五位驸马,正在前来迎娶我的路上。

    .

    我问:“如今迎亲的队伍走到哪儿了?”

    “回公主的话,已经到南门了,再过小半个时辰便能行到玄武殿。”秋桃回道。

    玄武殿乃是皇兄平日里上朝的议事殿,皇兄对我极是疼宠,我的五次大婚都是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前举行的。我思来想去,愈发觉得我不能坐以待毙。虽然皇兄派了重重守卫,但我还是不放心。

    不去亲眼确认我的驸马是否安好,我难以心安。

    我迅速做了个决定。

    我道:“立马备轿,去繁元阁。”

    我仔细算过了,此刻前去繁元阁,刚好可以看到迎亲队伍路过。如今妆容已成,一切都备好了,到时候直接去玄武殿,时间刚刚好。

    秋桃与冬桃皆是一愣,冬桃道:“公……公主……”

    我打断道:“本宫自有分寸。”

    两侍婢方应了声“是”。

    我上轿的时候,心里隐隐有种不妙的预感。许是前四回驸马离奇暴毙的缘故,我下意识地觉得老天爷与我结仇了,若是这一回我的第五位驸马又离奇死去,恐怕放眼整个大安王朝,也无人敢来当我的驸马了。

    我登上繁元阁后,静待了片刻。

    繁元阁正对着皇宫里最深最大的秋波湖,湖畔边杨柳依依,有微风拂去,湖中波光粼粼,犹如细碎星光,像极了驸马发冠上的黑曜石。

    铜鼓唢呐声震耳欲聋,骑在乌骓马上的状元郎一袭红黑相间的新郎官喜袍,衬得面容温文儒雅。我越看越是欢喜,驸马安然无恙,我也彻底安心了。

    蓦然,秋桃说道:“公主,驸马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对劲。”

    我一怔,旋即抬眼望去。只见状元郎紧抿双唇,原先还是正常的脸色倏然变得一派惨白,我仅仅眨了下眼睛,状元郎就手扬马缰,“啪哧”的一声,乌骓马前蹄高举,猛然间狂跑起来。

    状元郎仿佛知晓我的存在那般,在乌骓马扬蹄时,他的目光与我对了个正着。

    我的心不禁一凉。

    明明此时正值夏季,可他的眼神却冰冷得像是腊月里的寒谭。

    这是我与状元郎的第一次正式碰面,然后他……跳湖了。周围的侍卫连忙下去救人,可终究拗不过一心求死的状元郎。

    他挣扎了足足有两柱香的时间,最后成为秋波湖上的一抹鲜红,发冠上的黑曜石与粼粼波光融为一体,险些亮瞎了我的双眼。

    我一时间难以接受我的第五位驸马死在我的眼前,胸口一闷,两眼一翻,顿时昏了过去。

    我醒来时已是次日早晨。

    皇兄一脸悲恸地坐在我的榻旁,见我睁开眼,他轻叹一声,安慰道:“阿妩,都是朕不好。下回给你再给你挑个好的,大安王朝男儿千千万万,总有一个能与你结亲的。”

    兴许是昏迷过了,又兴许是有了前四次的经验,这一次我也麻木了。

    我从榻上坐起,说道:“皇兄,经此一事,臣妹想通了。为了不祸害我朝栋梁,臣妹不嫁了,只要皇兄不嫌弃臣妹在宫里碍事便好。”

    皇兄道:“你是朕的皇妹,朕又怎会嫌弃你?莫要胡思乱想,待朕安抚了状元郎的一家后,再与你挑一门好亲事。”

    我问:“皇兄可有查清为何状元郎无端端的会跳湖?”

    明明赐婚时,皇兄与我说过状元郎的神色是欢喜的,并无任何不甘愿。我也悄悄地让人去打听过了,对我前四次的克夫之说,状元郎压根儿就不在意,对于礼部准备的各种大婚事宜,也是相当配合。

    皇兄摸了摸下巴,说道:“朕已让人去查了,想来不日便会有答案。”

    皇兄拍拍我的手,又道:“阿妩莫要多想了。”

    我勉强地牵唇一笑。

    其实之前我还不信自己命中克夫的,可这一次亲眼目睹状元郎像是中邪那般一心求死的模样后,我也不得不信了。

    我想了想,说道:“皇兄,臣妹过几日想去福华寺一趟。”正好去质问方丈,何为有福气之人,本公主连续克死五个驸马,这算哪门子福气呀?

    皇兄道:“也好,宫里刚死了驸马秽气得很,你去福华寺小住几日也是好的。朕会多派些侍卫跟着你,你安心地在福华寺里上香吧。”

    .

    方丈在做早课,我虽贵为公主,但心中也颇信神佛。我们大安王朝历代帝王都是信佛之人,我的皇兄也不例外,皇兄登基多年,也不知修了多少座寺庙,比修自己的皇陵还要积极。

    在皇兄的影响下,我也格外尊敬佛家中人,遂先自行离去,不便打扰方丈的早课。

    福华寺有个放生池,池里爬了不少王八。

    秋桃清了放生池周遭的人,我伫立在池旁,瞅着里头的王八。王八个头大小不一,在慵懒地爬行。

    冬桃好奇地问我:“公主在看什么?”

    我道:“我在找去年我放生的那只王八。”

    冬桃道:“公主不是前年放的吗?”

    我回神,瞅着她,道:“是么?”

    秋桃点点头,回道:“是的,奴婢也记得是前年。去年因为第四个驸马的事情,公主伤心了大半年,甚少来福华寺。”

    我不以为意,道:“看来是我记错了。”

    我这人的记性不太好,总是记不住事情,虽然今年才双十,但我总觉得我这记忆像是个四五十岁的老妪,脑袋昏昏沉沉的,每去一处地方,总觉得似曾相识,仿佛在梦里曾经见过一样。

    思及此,我的脑袋有些发沉。

    我道:“你们都退下吧,我要一个人静一静。”

    今早皇兄与我说了,验尸的仵作在状元郎的身体里找到了五石散,而状元郎身边的随从也说了状元郎因之前科举的缘故,常常心神不安,唯有五石散才能让他心神安定。可这五石散吃多了,人便会神神颠颠的。状元郎离开状元府时,吃了不少五石散,是以路经秋波湖时才会有这般奇怪的举动。

    我抱起一只王八,王八立马把头缩了进去。

    我无奈地道:“你也怕我克死你么?”

    忽有猫叫声响起,我扭头望去,却见不远处的扶桑树下不知何时站了一个锦衣玉带的公子,他怀里抱着一只雪白的小猫。

    扶桑花火红如血,可一袭淡青衣袍的他却像是一抹与尘世隔绝的清冷。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我微微侧头,总觉得我又犯病了。

    明明我从未见过他,可是心里头却隐隐觉得我在梦里见过他的。

    青袍墨发的他就像是我前世里一场不经意的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公主难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淡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樱并收藏公主难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