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公主难寐 > 第九章

第九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自从第五位驸马跳湖后,我就开始强迫自己莫要去想他们。

    其实仔细算起来,我与五位驸马之间也并非像话本中的才子佳人那般你侬我侬,也没到非君不嫁非卿不娶的地步。我的五次大婚,皆因我到了婚嫁的年龄。

    第一位驸马是皇兄亲自给我挑的,大婚前我也只见过几回,也没怎么说上话。后面的几位驸马除了第三位驸马之外,也都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

    而到了第五位驸马的时候,我心中更期盼的并非与他喜结良缘,而是我要成亲,我要打破明玉公主的克夫之说。

    思及此,我心中愈发沉重。

    不远处的宴席飘来丝竹之声,偶尔能听到女子的软声细语,夜色已然全黑,有寒星在闪烁,没由来的我心中一派怆然,对于秋日宴竟有了几分抵触。

    尤其是今日之宴,那些胆小如鼠的公子们寻了这么多可笑的措词,马车翻了,受了风寒……

    “公主?”冬桃在我身后轻声唤了一句。

    我道:“她们开始抚琴了,年年都是如此,赏菊赋诗奏乐,本宫有些厌倦了。冬桃,你进去吧,若有人向你打听本宫,该如何说想必你也晓得。”

    见冬桃欲言又止的模样,我摆摆手又道:“不必多说,去吧。”

    冬桃只好应了声。

    入夜后,山庄里有些凉。我拢了拢衣袖,径自往碧波湖行去。路上遇到行礼的侍婢,我吩咐道:“去做几个小菜,再拿几坛美酒,送到湖心亭。”

    我心情不佳,唯有杜康和肉食可以解忧。

    碧波湖有个湖心亭,顾名思义,建在湖心处,夏日时在湖心亭里乘凉是再惬意不过。尤其是下蒙蒙细雨时,碧波湖便如同蓬莱仙境一般。

    侍婢很快便送了小菜与美酒过来。

    明玉山庄里的侍婢都摸清了我的喜好,晓得我无肉不欢,送来的几个小菜皆是肉食。

    我见四周无人,干脆用手抓起鸡腿,低头一咬,撕下一块烫热香滑的肉片,佐以美酒,闻得菊香,心中的怆然之情倒也消散了几分。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喝得半醉时,眼前倏然出现一道青影。

    眼前摇摇晃晃的,好似地动山摇,我定定神方瞧清眼前一截半旧的淡青衣袖。不用抬眸我也知是君青琰,只有君青琰才会穿这样的衣裳。

    我牵唇一笑,打了个酒嗝,说道:“师父你怎么来了?”

    君青琰先是看了我一眼,而后目光缓缓地落在石桌上。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才发现原来我已经喝了两坛酒,吃了大半的肉食。

    我笑眯眯地道:“师父,我没醉呢。来,我给你倒杯酒,师父和我一起喝吧。杜康当真是好物,喝多了忧愁也跑了,想抓也抓不回来,脚底轻飘飘的,赛过活神仙呢。”

    我摸来酒壶,正欲给君青琰倒酒时,君青琰蹙眉说道:“我不喝。”

    我的手一顿,但还是斟满了一杯,我道:“师父不喝,我喝。”

    我仰脖一饮而尽。

    我又打了个酒嗝,醉眼迷蒙地说道:“师父,其实我刚刚骗你的。杜康喝完,忧愁还在,杜康赶不了它走的。可是酒喝多了,脑袋一难受起来便什么也想不起了。”

    许是我喝多了酒,我心里头像是有一处装满话语的匣子,轻轻一开,一直憋在心里的话便藏不住了。

    没有人知道我心底在愧疚和自责,五位驸马的死多多少少都与我有关,是我让他们年纪轻轻便丧命黄泉。想起第三位驸马的母亲,我心底就更难受。

    我平日里表现得极佳,连皇兄也看不出我心底的难受。

    可今夜月色正好,酒意一上来,我便忍不住了。我抓住了君青琰,说道:“师父,我心里难受。”

    君青琰沉默许久,才道:“为何难受?”

    我又喝了一杯酒,说道:“阿妩难受,阿妩心里不舒服,师父你告诉阿妩,正道大师有没有骗我?我哪里像是有福气之人?我的五位驸马都被我克死了,若没有我,他们现在一定都娶妻生子了。师父你说,他们在黄泉上聚在一起,等着我下去好一起讨伐我?”

    君青琰道:“你想多了。”

    他在我对面坐下,又道:“是你亲手杀了他们吗?”

    我连忙摇头:“没有!”

    君青琰说:“既然没有亲手杀人,你又何必介怀?”

    我苦笑一声,又道:“是我克死他们了。”

    “是,你克死了他们。”君青琰的声音忽冷。我一怔,他冷冷地道:“既然你心中自责,不如跳湖死了吧。”

    我沉默了。

    过了会,我倏然抬眸,红着眼睛说道 :“跳湖的人尸身浮肿,不好看。”

    说来也怪,本来我的心情不佳,尤其是在湖心亭喝了半宿的酒后,我也愈发自责,可君青琰这么冷酷无情的一句话下来,我心中陡然来气,可接下来却释然了。

    五位驸马已死,我再自责也无用,与其苦恼倒不如看开一些,善待他们的家人,五位驸马泉下有知的话也能心安。

    我又斟了一杯酒,灌入肚里后,我擦了擦眼角,说道:“师父方才真是无情呀,我都拜了师父为师,师父竟然让自己的徒儿去跳湖,真是闻所未闻。”

    我又喝了一杯酒,认真地道:“我不喜欢跳湖,也不喜欢上吊,我最最最不喜欢随意轻生的人了。”

    “嗯。”君青琰应了一声,说道:“我也不喜欢。”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君青琰此时颇为随和。我睁大了眼,想要看清君青琰的表情,可他一直在晃动,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两个师父。

    我揉揉眼睛,说道:“师父,你晃得我脑袋疼。”

    君青琰说:“你喝醉了。”

    “我没有喝醉,本宫喝酒很少醉的。我若醉了哪里还会知道你是师父,阿妩从来都不会喝醉的。”我又摸来酒壶,刚想要倒酒又觉得麻烦,干脆抱着酒壶灌了一大口酒,我打了个嗝,笑嘻嘻地道:“师父不喝酒么?”

    “不喝。”

    我道:“为什么?”

    君青琰说:“我不好酒。”

    我又灌了几口酒,过了好一会,我晃悠悠地说道:“说起来,这几个月我都没见过师父喝过酒呢,似乎……似乎……”

    我努力地想了想。

    唔,不说酒,我似乎真的没见过师父在我面前吃东西,只有第一回在竹秀阁的时候见到师父让人给他送瓜果。

    我睁大眼睛,问道:“师父,你怎么不食人间烟火呢?你这么清心寡欲,不好,不好。”

    我摇摇晃晃地站起,走到君青琰的身边,说道:“师父,你尝一尝,这是宫里带出来的美酒,喝过一回你便会惦记着它的滋味。”

    我把整个酒壶塞到君青琰的怀里。

    君青琰嫌弃地放到一边。

    我不满,说道:“师父,你尝一口,就尝一口,味道十分*。”我用力地闭眼,又睁眼,道:“师父,你能不能别晃了,真的晃得我头晕。”

    劝酒不成功,我又道:“那师父要不尝尝我的肉羹,我瞅瞅呀……”我看了看石桌上剩下的肉食,发现只剩下一小碗鱼肉羹了。我当机立断,捧起盛鱼肉羹的小碗,说:“师父,这鱼肉十分鲜美,制成肉羹味道也极佳。师父你吃吗?吃吗?吃吗?”

    “不吃。”

    我忽然听到君青琰叹了声:“醉态如此疯癫……”

    我眼睛一眯:“师父在说什么?”

    君青琰说道:“没说什么。”

    我凑上一张脸,说道:“师父说我醉得如此疯癫,哼,阿妩的耳力是极好的,别以为阿妩听不见。竟然敢说本宫疯癫,本宫便让你知晓何为真的疯癫。”

    话音未落,我就一掌拍上君青琰的左肩。

    有一抹绿光迅速没入他的体内。

    我笑哈哈地道:“师父,我把青虫蛊用在你身上了。师父快夸阿妩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师父前浪被阿妩后浪拍死了!”

    君青琰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

    我忽然想起君青琰是师父,蛊术一定比我好得多,我这青虫蛊也不过是雕虫小技。且我的重点不在这里。见君青琰还不能动弹,我连忙捧起石桌上的鱼肉羹,挖了一勺,一股脑地塞进君青琰的嘴里。

    我哈哈大笑,说道:“师父好不好吃?”

    君青琰面色铁青。

    蓦地,他的身体似有白气冒出,我见到我的青虫蛊正在慢慢地被他逼出。眼见虫头冒了出来,我连忙脚底抹油迅速溜走。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公主难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淡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樱并收藏公主难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