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公主难寐 >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二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哇哇大哭。

    “爹!爹!爹!我要吃糖人!”

    爹面无表情地看我:“我不是爹,别哭了。”

    “娘!娘!娘!我要吃糖人!”

    娘继续面无表情地道:“我也不是娘。”

    “师父!师父!师父!我要吃糖人!”

    师父面色终于有所松缓:“好了,莫要再哭了,为师给你做糖人。都这么晚了还吃糖人,容易烂牙。”

    我连忙说道:“我吃完糖人后会乖乖地漱口。”我笑嘻嘻地搂住师父的胳膊:“师父最好了,我最喜欢师父了。”

    我今年三岁了,一睁开眼就见到了师父。

    师父说他是我的亲人,于是下意识地喊了一声“爹”。师父脸色不对,我又喊了声“娘”,师父脸色依然不对,我想了想,脑子蓦然有道奇怪的声响。

    “师父师父,阿妩要吃肉食。”

    于是我便喊他师父。

    不过我最喜欢看师父板着脸的模样,于是每回想惹师父生气,喊他爹娘,我就能如愿以偿。我打小开始脑子里便总有奇奇怪怪的场景,我问了师父,师父说:“等你再长大些,你就明白了。”

    师父从不骗我,所以我也不担心了。

    .

    我和师父住在一座孤岛上,每逢时节,师父便会带我出岛。师父说我们以前不是住在孤岛上的,是住在赵国西京的一处宅邸里,可之前发生了不太愉悦的事情,于是师父便索性和我搬来这座孤岛上了。

    我仰起下巴,好奇问:“师父师父,是什么事情?”

    师父摸摸我的头:“你出生的时候,被奸人掳走了。”说此话时,师父的表情颇有咬牙切齿之意。

    我手脚并用爬上师父的膝盖,伸出爪子也学师父那般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师父莫要不开心,我以后会一直陪着师父的。”

    师父眼里有笑意。

    我又好奇地道:“师父师父,为什么我没见你笑过?”

    师父握着我的手摸上他的胸口,他道:“这里有只小虫子,名字叫做龇麟,它不许师父笑。”

    我恍然大悟:“就是它不许师父吃饭呀!”

    师父颔首。

    我愤愤地道:“真是只坏虫子!”

    师父说道:“不过多亏了它,为师才能陪着你。”

    我立马绽开笑靥:“好吧,它也不是很坏。”师父是个蛊师,养出了许多蛊虫,师父不陪我的时候,常常会去静室里捣鼓他的虫子,我蹲在一旁看过好几回,有时候总觉得这般场景似乎在哪儿见过一样。

    有一日师父的迷踪蛊养成,放出来的时候,我蓦然问了句:“师父呀,我以前是不是养过青虫蛊?”

    师父道:“对。”

    脑子倏地涌现一场景,穿着鹅黄襦裙的姑娘苦恼地瞪着器皿,然后师父站在她旁边,说道:“明玉,容为师想想,你养不出迷踪蛊肯定有原因的。”

    我托着两腮,不解。

    师父停下手中的动作,问:“想起了什么?”

    我一五一十地告知。

    我到六岁的时候,脑子里再有场景出现时,和师父说了,师父便会为我解答,不像三岁时总是神秘兮兮地说以后便晓得了。

    我道:“为什么养不出迷踪蛊呢?”

    师父说道:“本来以明玉的体质是养不出蛊虫来的,后来明玉被奸人所掳走,奸人在她身上做了点手脚,误打误撞倒是改变了她的体质,所以才养出了青虫蛊,青虫蛊乃是最简单的蛊,且之前明玉在为师身边耳濡目染多了,所以养得特别容易,但毕竟不是蛊师的体质,要更进一步就难了。”

    我问:“明玉是我的师姐吗?”

    我圈住师父的脖子,又道:“不要,师父只能有我一个徒儿,不许再收其他人了。”

    师父道:“好,为师都依你。”

    .

    又过了几年,我想起来的回忆越来越多。

    某一日的半夜,我倏然睁开双眼,从榻上坐起,然后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师父。想来师父被我惊醒了,没一会他也睁开蒙眬的睡眼,瞧见我时,睡意也消了,将我揽入怀中,温声道:“怎么了?做噩梦了?”

    我从他怀里抬头,不说话,鼻子蓦然一酸,有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师父急了。

    “莫哭莫哭,为师在。”

    我吸吸鼻子,低低地喊了声:“阿琰。”

    师父浑身一僵,随后惊喜地道:“想起来了?”

    我扑到师父身上,道:“阿琰是个大傻子,是个大疯子。”我捶打着他,他握住我的双拳,柔声道:“不傻不疯怎么陪你生生世世?”

    君青琰果然是天底下最傻的疯子。

    放着大好的皇帝不做,我都愿意许他国泰民安了,可他却不要了,变成人不人鬼不鬼虫不虫的三不像,只为与我厮守短暂的二十五年,还一次又一次地不厌其烦地等我长大。

    大傻子!

    大疯子!

    可他再傻再疯,都是我的阿琰。

    他欢喜地道:“这一次九岁就想起来了。”

    我道:“上一次我几岁想起来的?”我能记起的回忆不多,尤其是上一个二十五年,想起的更是寥寥可数,只记得我上一次叫做阿妩,认了阿琰为师,其余的倒想不起多少了。

    阿琰说道:“都是过去的事情,也不必再提了。夜深了,我们睡吧。”

    我心疼阿琰了。

    他这么说,肯定是我很久很久之后才想起他来了。可他不愿我伤心,所以才不愿提及。我钻进棉被之下,悄悄地勾上阿琰的手指:“阿琰,等多几年,我们再来亲亲。”

    阿琰的手指动了下,将我揽入怀中。

    声音闷闷的。

    “别说话,睡吧。”

    .

    我及笄那一年,我做的第一件事是捧住阿琰的脸,狠狠地亲了个够。阿琰被我吻得眼神幽深,一副准备将我吃入肚里的模样。我想了想,说:“阿琰,我之前的嫁衣还在么?”

    阿琰说:“还在,只不过怕是不适合了。”

    我也不想出岛,便说:“放在哪儿了?我们成亲了好几回吧,总有一套合适的。”阿琰搬出一个箱笼,打开后,里头装了三四套嫁衣,都是我穿过的,尤其是第一套,雍容华贵,是皇后的礼服。我试穿了下,果真如阿琰所说那般,没有一套是合适的。

    阿琰上下打量着我,道:“你的身形恐怕还没为夫知道得清楚。”

    我道:“横竖我们都成亲了这么多回,这一次便算了。下一次再去做一套新的吧。再说也不过是个仪式。”其实说起来,我和阿琰成亲这么多回,都略略有些儿戏,除去拜堂之外,我们不能喝合卺酒,就连洞房花烛夜也只能完成一半。

    不过阿琰与我仍然乐此不疲。

    “不成。”

    在阿琰的坚持下,最终我还是和阿琰出岛了。阿琰说:“去上次的那一家百年老字号的铺子吧。”我却是愣了下,阿琰迅速反应过来,问:“想起什么了?”

    我道:“阿琰,嫁衣做好后,我们去大安吧。”

    “……嗯?”

    握着我的手微微紧了紧。

    我摸摸鼻子,道:“也不知怎么的,总觉得在大安有我想见的人。”

    .

    大安的京城相当繁华,阿琰说他来过几次,对好吃的地方也算是熟门熟路。刚到京城,阿琰便带我去星华楼。大安的女子好生大胆,我的阿琰刚进星华楼,便有不少跃跃欲试,还有姑娘的帕子不小心飘到阿琰的面前。

    我一马当先捡起帕子,塞进怀里,对阿琰咧嘴一笑:“夫君,这大安的姑娘好生热情,见我们外地来的,就给我们送帕子了。”

    说着,我对那个不小心掉了帕子的姑娘笑道:“姑娘,多谢了,你的帕子我一定会好好地擦地板的,如此才不能辜负姑娘的一腔盛情。”

    阿琰无奈地道:“我们府里又不缺擦地的帕子。”

    楼上的姑娘跺跺脚,气愤地离开了。

    我笑嘻嘻地说:“阿琰,你看你娘子赶人的功夫如何?”

    此时掌柜走过来,问:“两位客官是头一回来吧,我们星华楼的说书先生舌灿莲花,可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在雅间里听书品茶,最惬意不过。”

    阿琰道:“要个雅间,带路吧。”

    掌柜应了声,有小二前来带路。上楼时,经过甲字一号房,我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我道:“阿琰,我总觉得我来过这里。”

    阿琰道:“你的确来过这里。”

    我一听,弯眉一笑,道:“那我肯定是经常来这间房了。”

    小二露出为难之色,道:“两位客官,这雅间已经被包下了。”我顿时觉得可惜,侧头瞅了眼,道:“隔壁有么?”

    小二欣喜地道:“有的,两位客官请。”

    我坐下后,举目四望,稍微打量了下,与阿琰道:“这儿不错。”我兴奋地问:“有什么好吃的?”阿琰与小二说了几道菜,单听名字便知是上等佳肴。

    小二离开后,我问:“我以前也是爱吃这几道菜么?”

    阿琰颔首:“每次来你必点这几道菜。”

    我推开窗户,楼下有说书先生在说书,满堂皆是听书的客官,还有不少前来参加科举的学子。我扭头对阿琰道:“这家食肆生意不错。”

    我仔细聆听。

    似乎在说一个公主的传奇,死了五位驸马,最后不到二十五又死在一场大火中。

    我笑了笑,说道:“果真传奇得很。”

    阿琰没有多说什么,在慢慢地喝茶。菜肴上来时,我大快朵颐,阿琰生怕我咽着了,说了好几次吃慢些。我吃得有七分饱时,肚子咕噜了几声,倒是想如厕了。

    我嘿笑一声,让小二领我去茅房。

    从茅房回来后,刚好经过甲字一号房,房门半开,我不经意地瞥了眼,刚好迎上一双不怒而威的眼睛。我心中咯噔了下,有个少年郎在说:“父亲,他们说的是姑姑吗?”

    我正想离开,半开的房门忽然全开了。

    我一怔。

    雅间里有四五人,坐在桌旁的有一个看起来约摸有四五十岁的长者,他身边还有个浓眉大眼的少年郎,还有若干随从侯在一旁。

    长者定定地看着我的手腕。

    我顺着他的目光一望,手腕上只有一对龙凤镯。我活了这么久,妆匣里首饰多如繁星,前几年不知怎么的,找到这一对龙凤镯,目光也就离不开了,总觉得似曾相识,于是便一直戴在手腕上。

    我问阿琰是什么时候买回来的。

    阿琰说是我以前认识的一个友人送的。说这话时,阿琰垂着眼,不小心养死了一只蛊虫。

    我被看得心里发毛,轻咳了声,对长者点点头,随即迈开步伐。走到隔壁雅间时,我听到了关门声。阿琰问:“怎么去了这么久?”

    我说:“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

    阿琰道:“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我笑吟吟地道:“阿琰是想说不许和男子说话吧。”我嘀咕了一声:“都这么多年了,爱吃味的脾性还是改不来。”

    阿琰瞅我一眼。

    我改口笑道:“不过我就喜欢阿琰这样的脾性。”

    楼下的说书先生一拍惊堂木,又在说:“且说这位公主呀,委实是个传奇,这天下间哪有公主如此苦兮兮的,短短数年,就死了五位驸马,后来还认了个师父,这师父也是奇人,听说什么都不食,极其清心寡欲。这可把公主愁得寝食难安,于是便去福华寺求菩萨佛祖……”

    恍惚间,脑子里蓦然有道声音——

    我平生有两愿,一是我的下一位驸马莫要再离奇暴毙,二是我的师父莫要再那般清心寡欲。

    我对阿琰笑道:“这公主委实倒霉,怕是夜夜难寐。”

    (完)

    作者有话要说:历时将近两月,正文完结了。

    明玉和君青琰的故事在这里结束了,也能说才刚刚开始。这只是明玉众多个二十五岁里的一个故事,如今二十五岁结束,这故事也完结了。

    文里的一些伏笔,会在番外里解释。

    非常非常感谢大家一路来的支持与陪伴,从后天开始放番外,总共有七章番外~~~再次感谢大家,么么哒!

    最后的最后,作者坑品如此好,你们真的不来收藏作者的专栏一发吗?另外新文开坑时间未定,大家酷爱来收藏专栏,新文准备写一个荒淫无道的女昏君,至于男主,乃们可以放心啦啦啦,蛋大的男主是新新新好男人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公主难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淡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樱并收藏公主难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