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柴米油盐诗酒花 > 第58章 南李主帐中香

第58章 南李主帐中香

作者:青青绿萝裙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廖君洁妥协了,她回到了北京,转述了他的条件。

    霍老先生沉默了很久,点头同意了:“他有这个魄力,我可以给他这个机会。”霍云松敢说这样的话,证明他已经把其他的路都给堵死了。

    他不可能放弃孟樱,也相信自己一定能做到,这是非比寻常的决心和信心。

    “我倒是想知道,他到底能走到什么地步。”

    霍家的掌权者挑剔孟樱并不是因为她这个人有多糟糕,而是不符合霍家的利益,只要利益不受损,她是怎么样的人都可以。

    霍云松对孟樱说:“我有资格可以和他们讨价还价,只因为我比其他人更出色,只要我一直如此,就没有人可以伤害你。”他在灯下把纸片一张张粘回去,偶尔抬起头来对她笑一笑,“阿樱,谢谢你一直相信我。”

    孟樱半躺在榻上,好一会儿才说:“我不愿意为了你变成那样,你会觉得我自私吗?”

    “就像你不希望我因为你而做出选择一样,我也不希望你因为我改变自己,你永远没有办法讨好任何人,正相反,如果别人希望你怎么样你就怎么样,大家反而会看不起你。”霍云松说,“坚定你自己的想法,那并不是错的。”

    孟樱点了点头。

    人生的道路有千千万万条,并没有对错之分,每一条道路都可以通往成功,只要你坚定地走下去。

    “我其实不觉得自己有多糟糕,”孟樱像是赌气似的说,“我知道我不会和人打交道,但是我会画画,我的粉丝都很喜欢我。”

    霍云松忍着笑:“是是是,但最喜欢你的是我,这个你要清楚,你要这么想,如果你真的那么糟糕,我为什么没有喜欢上那些人,反而喜欢你呢?”

    说起这个来,他又想起了一件事,“不过,到了北京之后,你想做什么呢?我给你开一家香铺好不好,就和这里一样。”

    孟樱托着腮看着他:“开香铺不是我想做的事……虽然我很喜欢调香,但每次看后台销量不好,我也很紧张的。”

    霍云松想起来了,孟樱之所以开香铺是因为孟家姑奶奶过世了,这并不是她想要做的事。

    “那你想做什么,不管做什么我都可以支持你。”

    “我想……”孟樱很认真地考虑了一下,“去念书。”

    霍云松立刻答应下来:“好,你想念哪个学校,什么专业,我替你去办。”

    “我可以自己考。”她的语气里有那么一丢丢的骄傲,“我以前读书成绩很好的。”

    霍云松立即笑了起来:“好,那你就当是去北京念书,你丈夫在北京工作,如果有一天我丢了饭碗,就跟你回老家继续开网店,你养活我。”

    孟樱一旦有了明确的目标,知道要去北京干什么,反而就没有之前那么忐忑了,她不是嫁到别人家里去,她是去念书,不管这段婚姻最后能不能走到尽头,念了书也不亏。

    有了退路,有了目标,她就有了安全感,心头搬走了一块大石,孟樱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那我要先买参考书了,研究生考试在1月份,很近了呀。”

    霍云松用胶带把手帐粘好,他妈只顾着把内页撕下来,没有撕得太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我记得我书房里有很多牛皮纸的本子,”霍云松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说,“那个肯定撕不坏,还可以留给我们的孩子看。”

    孟樱笑了笑,稍稍升起了对去北京的向往。

    【一炉香】今年最后一个上架的香是“江南李主帐中香”,这李主指的就是李煜,写过“香印成灰,可奈情怀,欲睡朦胧入梦来”的香词,据闻所记载的“帐中香”就有五种之多。

    孟樱只选取了其中一种做尝试:

    “沉香一两(剉细如炷大),苏合香(以不津瓷器盛),以香投油,封浸百日,爇之。入蔷薇水更佳。”

    【香炉峰雪】V:

    冬天了,12月的上新是帐中香,配合小鸭子使用效果更佳^_^

    [图片][图片]

    孟樱的第一张配图照例是香方,第二张是一只小鸭子造型的香炉,李清照那首著名的《醉花阴》里说,“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香炉时常被做成可爱的动物造型,孟樱自己就有一只小鸭子的铜制香炉,最近刚从箱底找出来,虽然陈设在外也可以,但她习惯放在床帐里。

    霍云松看了不动声色,等她夜里去洗澡的时候,他铺好被褥,点燃帐中香,袅袅白烟从香炉里飘出,犹如仙境,他默默拍了一张照片。

    【香炉峰雪】V:

    却爱熏香小鸭,羡他长在屏帷。

    [照片]

    大家一眼就分辨出了他是谁。

    【宅女红杏】:你!是!老!板!娘!!!!

    【热爱改名的蓝蓝】:吞了这把狗粮,哇一声哭了出来!!深夜虐狗〒▽〒

    【水墨神君】:已经脑补一万字的□□_(:з」∠)_这是一条心跳加快的微博

    【神之玖玖】:就我在意老板娘的床居然是架子床吗??好美!!!

    【初酒酒的南朋友】:回楼上,看起来就很结实的样子对不对!懂我的赞我!

    【桃之夭夭】:这床,这帐,这香,嘿嘿嘿233333

    孟樱睡前刷到这一条微博,都躺下了又起来打他:“起来。”

    霍云松很配合得坐起来:“要我提供什么服务吗?”

    “你又发什么奇怪的微博了。”孟樱瞪他,“不准随便用我的微博发这种东西。”

    霍云松按住她的肩膀,把她压回被窝里:“这样坐起来你不冷呀?”

    “不冷。”先不提有一重帐子,被窝里多了一个人,连热水袋都不用,他身上暖和着呢。

    “瞎说。”霍云松摸摸她的脸,一本正经地胡扯,“那么凉,我给你暖暖。”

    孟樱一听就知道他要使坏:“你再欺负我,我就不跟你去北京了。”

    霍云松闻言动作一顿,竟然真的停了手,孟樱突然发现这招有用,就好像是捡到了什么宝贝,顿时心花怒放。

    霍云松:“……”就让你开心会儿吧。

    冬天是个寒冷的季节,不,这并不是废话,因为等于可以吃烤红薯和糖炒栗子!

    而且狸奴因为冷,会主动跳到她的腿上求虎摸,简直不能更棒^_^

    陶柏到的时候,她就一边剥着烤红薯一边背英语单词,狸奴窝在她腿上打盹,霍云松替她在腿上盖了块毛毯,坐在一边读书。

    陶柏整整看了他们好几分钟才说:“我最近听说了一个消息。”

    霍云松慢悠悠地说:“那你的效率可真是够低的。”

    “所以,那是真的?”陶柏盯着他,“你是霍孟泽?”

    “是啊。”霍云松指着锅里的红薯,“吃吗,我刚上街买的。”

    陶柏一屁股坐下:“天啦撸,发生了什么,我就回了一趟老家而已啊!”

    孟樱遮住单词本,重新默写了一遍拼写,头也不回地说:“就是有一天,我男朋友告诉我他离家出走被人发现了,不得不掉了马甲。”

    陶柏捧心:“Sakura,你这描述真是让我的小心脏吃不消哇!”

    孟樱问:“你可以问他我说得对不对。”

    “阿樱说得都对。”霍云松正色道。

    陶柏:“宝宝好方!”

    霍云松问:“吃红薯吗?”

    “吃。”陶柏毫不客气地拿了一个剥皮啃了一口,“所以呢,事情解决了?”

    孟樱又很随意的说:“所以我和他扯证了。”

    “噗,咳咳咳咳。”陶柏红薯卡在了嗓子眼里,差点翻白眼晕过去,“Sakura!不要在我吃东西的时候放这种炸弹好不好?”

    孟樱很无辜地看着他。

    陶柏拍拍胸口给自己顺顺气:“Sakura,我觉得你学坏了。”以前那个软萌萌的Sakura呢,为什么被霍云松教成了这个样子!

    自家的大白菜被猪拱了,就算是香猪也不行!

    “所以你们打算怎么办?”陶柏问。

    霍云松说:“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只要阿樱不嫌弃我没出息,我就继续吃软饭。”

    陶柏:“Sakura!你快嫌弃他!”

    “嫌弃他了谁来每天做饭洗衣服啊。”孟樱这次换了政治书,一边划重点一边撸狸奴的毛。

    陶柏无言以对。

    霍云松听到笔记本电脑叮咚叮咚的提示音,他从外面拿了一打快递单来,开始一个个写订单的地址,然后出去一个个打包包裹。

    陶柏托着腮,小声问:“Sakura?”

    “嗯?”孟樱偶尔抬起头来看他一眼,“怎么了?”

    陶柏两只手托腮:“你很喜欢他,对吧?”

    孟樱点点头:“他对我最好。”

    “真好骗。”陶柏重重叹了口气,“Sakura你那么傻白甜,怎么可能在霍家过得好?”

    孟樱眨了眨眼睛。

    陶柏没好气:“我又不瞎,这不是考研的政治书么,你又不可能去省城读,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去北京念了。”

    孟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陶柏哼了一声:“我不会说出去的,但我很生气,你居然瞒着我。”

    “我不是要瞒着你,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孟樱放下了笔,学他托腮,“我也觉得这件事很不真实,像是偶像剧一样。”

    陶柏很无情地拆穿她:“你看过几部偶像剧?你小时候根本不能看湾湾的偶像剧吧。”说完,又忍不住道,“不过人家就是看看,你是真的碰见了,啧啧啧。”

    孟樱抿了抿唇,笑了。

    陶柏看她这样,只能叹了口气:“我能为你做的事不多,不过,以前你帮我画画的事知道的人不多,我不会说出去的,像他们家这样的,不会允许你做这种事。”

    霍孟泽的妻子不是不可以画画,但要画也只能是阳春白雪被人欣赏,而不是被乱七八糟的人挑三拣四。

    “他说没关系的。”孟樱不想这么对朋友。

    陶柏用力挥了挥手:“你不要觉得不好意思,我现在都抱上霍孟泽这条金大腿了,到时候……嘿嘿嘿。”

    孟樱:“……噢。”她差点忘了。

    “不过,”陶柏突然很认真地说,

    作者有话要说:  接正文:

    “不过,”陶柏突然很认真地说,“如果有一天你不喜欢他了,想要离开,给我打电话,我一定会帮你逃走的!”

    孟樱无语:“又不是越狱,还逃走呀?”她想想,又为他的心意而感动,诚心诚意地道谢,“不过,谢谢。”

    “这有什么。”陶柏一仰头,得意洋洋,“谁让我是Sakura的好朋友呢,Sakura只有我这么一个好朋友。”

    ***

    我觉得大家对廖君洁的理解有偏差,人非草木,生气发怒是很正常的,古代皇帝骂人的多了去了,骂得难听的也不少,廖君洁至少还没爆粗口呢……毕竟廖君洁那时的怒气值满点,所以她才昏头做了很多不符合平时仪态的事,但霍万里不也砸了一套瓷器么,而且这是私下里,并不是正式的场合,我不知道大家为什么对她那么苛刻,尤其是说她得不到真爱的……人家也不在乎所谓的真爱啊

    她有钱,有地位,有情人,只要地位稳固,过得不要太开心,要霍云松他爸的爱干嘛,又不能当饭吃_(:з」∠)_黄璨也是,她们都是不care爱的人,她们追求别的东西,所以霍云松才是奇葩,人人不能理解

    总体来说,我觉得廖君洁不是一个坏人,她和樱樱的立场不一样,从母亲的角度来说,她不欣赏这样的儿媳妇,从霍太太的角度来说,孟樱的出现让自己的儿子叛逆了,更有可能动摇他的地位,也会动摇自己的地位,这是很大的威胁,而不是纯粹针对她个人

    我一直都说,人心都是长偏的,大家站在樱樱的角度,才会觉得廖君洁很讨厌,但站在她的角度,不喜欢孟樱才是正常的,她要是对孟樱很客气,那才崩了

    以及,关于霍家少奶奶这个身份,之前也说了,未必需要门当户对,但那个人必须有能力才可以,就算没有能力,至少也应该能当个好看的花瓶,带出去可以妆点脸面,但很明显,孟樱不是属于以上任何一类,甚至,她也没有出众的才华,她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姑娘,连大家闺秀都不是,是个很彻底的小家碧玉

    这样的孟樱,完全是不符合世家娶媳妇的标准,哪怕霍云松最后高不可攀了,该吐槽的还是会吐槽的,我相信历史上被世家吐槽的皇帝也不少……他们有他们的骄傲,这是难以改变的,虽然阿樱自己并不在乎这些

    走进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世界,霍云松不可能保护得密不透风,个人的力量无法与整个群体相抗衡,所以,能不能活得好,和霍云松有关,但更与阿樱的心态有关,她不在意,那风刀霜剑,也只不过是吹过的微风罢了

    落魄时,能安贫乐道,乍然富贵了,也安之若素,这样就够了</dd>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柴米油盐诗酒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青绿萝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青绿萝裙并收藏[重生]柴米油盐诗酒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