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柴米油盐诗酒花 > 第21章 爱伦坡

第21章 爱伦坡

作者:青青绿萝裙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可能是知道自己在霍云松追老婆的过程中很重要,狸奴看在那几条小鱼的份上,勉为其难留了下来。

    去县城唯一一家宠物医院打针驱虫,因为岁数小,暂时还不能做绝育,但孟樱很喜欢,这表现在她接连收了三天快递,猫窝、猫砂、猫粮、猫罐头,还有猫抓板、猫玩具,这劲头连霍云松都意外:“你那么喜欢猫吗?”

    “嗯啊。”家里添了新成员,孟樱的心情明媚极了,“我小时候,住在巷尾的那户人家养了一只狸花猫,特别可爱,还有一部动画片叫起司猫,特别特别可爱。”

    “那怎么不养一只?”

    “姑奶奶不喜欢。”

    霍云松一叹,孟老太太对孟樱当然是好的,可寄人篱下毕竟不比在家,她小时候肯定很少撒娇,也很少提条件,如果是无忧无虑养大的孩子,怎么可能像她一样安静耐心。

    陪伴老人不是容易的事。

    “没关系。”他温柔地说,“现在你当家做主,我们都听你的。”

    孟樱瞥他一眼,扭过头去:“你是我雇的员工,你当然要听我的。”她专心拿逗猫棒逗猫,画也不画了,“你快去做饭。”

    “是是是。”霍云松认命地走向厨房,走到半路站定回头,“迄今为止,你对我还满意吗?”

    “还可以吧。”她只给99分,多一分怕他骄傲。

    “那你有没有兴趣延长一下合同。”霍云松问,“比如至死方休什么的。”

    孟樱理也不理他:“狸奴我们去吃小鱼干好不好?”

    “喵~”

    霍云松也不失望,就在他转身进屋的一刹那,他好像听见孟樱说:“我考虑一下。”

    他转头,却发现孟樱在给狸奴拍小视频,但狸奴总是不肯配合,不是把头扭开就是走远了不理她。

    孟樱没办法,只能求助:“霍云松。”

    “哦。”

    于是今天的微博就变成了这样:

    【香炉峰雪】v:

    裹盐迎得小狸奴,尽护山房万卷书[微笑]

    [秒拍视频]

    视频里,狸奴笃悠悠趴在一个人的膝盖上,男人修长的手指挠着它的下巴,那温柔的抚摸一看就很舒服,它眯起眼睛,尾巴垂下来,在半空中晃一下,又晃一下,惬意极了。

    就在此时,另一只纤细白皙的手出现在了镜头里,像是怕惊扰到猫咪一样,轻轻地,轻轻地在它身上摸了一下,狸奴抬起前肢想要拍开她,被男人一把抓住,它不解地转着脑袋,像是不明白为什么给自己挠痒痒的人突然握住了它的前肢。

    但它喜欢这个男人,所以没有亮出锋利的爪子,只是委委屈屈地“喵~”了一声。

    他还不放过它,轻轻抬起它的前肢,让那个女人摸了摸它毛茸茸的爪子和软乎乎的肉垫。

    镜头一黑,视频结束了。

    【关爱单身狗】:心情如id

    【香老板求嫁】:猝不及防一把狗粮!!!虽然一句话也没有,但我还是被伤害到了!

    【麒铃铃阁子】:扒开表象看本质,这不是秀猫!是在秀恩爱啊!!

    【红橙黄绿青蓝紫的蓝蓝】:[摇手]已经脑补所有的对话,喵:愚蠢的人类,竟想摸本宫的爪子!拖出去斩了!香老板:它不喜欢我,老板娘:没事,我喜欢你,来,给你摸,喵:可恶的情敌!放开本宫!![赞538]

    【紫儿潜水看书爱男神】:楼上的段子666666

    孟樱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评论会变成这样,难道不该是大家都说“猫猫好可爱”吗?

    为什么会觉得是她在秀恩爱呢?她百思不得其解。

    陶柏打来电话,万年如一的开头:“sakura么么哒!”

    “我养了一只猫!”孟樱迫不及待地说,“特别可爱。”

    陶柏笑嘻嘻地说:“我知道,我看到你的微博了,恭喜你呀。”

    孟樱很警觉:“恭喜我什么,我和他不是那个,我就是想说我养了一只猫!”

    “哈哈哈哈,我知道。”陶柏看见评论就知道孟樱估计死都想不明白,他乐颠颠地笑,“没办法,网友们的脑洞都大,而且你这本来就很暧昧。”

    “它不让我拍,我只能让霍云松抱住它,就是这样而已。”孟樱分辩。

    陶柏马上收敛了笑声,不再嘲笑她:“噢噢,那只猫多大了。”

    孟樱说起来就忘记了之前的不快:“五个多月了,我特地问了,好像是人家丢掉的宠物猫。”

    “嗯嗯,你这个是美短,以前肯定是家养的。”陶柏笑眯眯地说,“我明天去你那里方不方便?”

    孟樱欣喜极了:“好,你来,”顿了顿,又说,“看我的猫。”

    “哎呀你这么说了我都不能不买见面礼。”陶柏轻快地说,“sakura我下午来方不方便。”

    “我总是在家里,什么时候都方便的。”

    第二天,陶柏大包小包到了孟樱家门口,刚一进门就喊:“sakura我来啦!”他兴冲冲进门,一抬头看见的却是在写快递单的霍云松。

    “啊!”他惊了一惊,脱口就想问,你是霍云松?你是我知道的那个霍云松?你怎么变那么好看了?整容了吗?

    他一肚子的问题想问,可对上霍云松的眼睛就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了,因为他对他微微笑了笑:“陶柏。”

    “哎!你认得我?”陶柏长了一张娃娃脸,二十五六岁的人看起来还像是大学生,笑起来怎么都让人讨厌不起来,“你是霍云松?”

    “是。”他指了指书房,“阿樱在画画。”他推开花屏,发现打脸了,孟樱正全心全意半蹲在地上给狸奴拍照呢。

    陶柏率先憋不住笑起来:“阿樱啊,你还是那么不招小动物喜欢,”他和霍云松爆料,“读大学的时候她就喜欢喂学校里的野猫,可不管怎么样它们就是不吃她喂的东西,可好笑了。”

    孟樱面颊微红:“你不要说这个。”

    “嗯嗯嗯我错了,我向你赔罪。”陶柏把礼物提过来,“送猫的营养膏。”

    孟樱放弃逗猫站起来,她和陶柏熟悉,也不用推辞,马上收下:“谢谢。”

    “别急着谢,看我这个。”陶柏又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拎出一个袋子来,“当当当,你要的百乐色彩雫全套。”

    他一个个墨水瓶往外掏,孟樱就一个个拿起来放在阳光下欣赏它们的颜色。

    紫式部、朝颜、露草、孔雀、月夜、冬将军、雾雨、秋樱、山葡萄……总共24种不同颜色的墨水一一排开,在阳光下闪烁着令人心醉的颜色。

    陶柏问:“你不是刚买了四季彩么,怎么又买那么多,用的过来吗?”

    “我刚入彩墨的坑,所以先买这几个火的试试水。”孟樱欣赏完,心满意足地收进盒子里,“过两天上新我就用新墨了。”

    陶柏翻了翻白眼,又拿出一个小盒子:“还有这个,你的爱伦坡。”他趴倒在桌子上,和霍云松吐槽,“她过年的时候买了百利金m400,喜欢得要死要活的,上个月和我说又喜欢上了万宝龙的这个爱伦坡,除了长得不一样有什么区别。”

    “就是不一样。”孟樱开了箱,把那支万宝龙爱伦坡捧出来细细把玩。

    陶柏扭头对霍云松说:“你是不是也不能理解,她画工笔的,居然喜欢钢笔?要是收集画笔我能理解,但是是钢笔啊,和她平时画风完全不符合。”

    霍云松也是第一次知道孟樱居然喜欢收集钢笔:“她喜欢最重要。”

    “听见没有。”孟樱一心两用,随口就说了句小女生气的话,引得陶柏多看了好几眼,可她愣是没发现这句话有多恃宠而骄。

    陶柏眨了眨眼睛,决定不去提醒她,sakura脸皮薄,一说穿以后就没戏看啦。

    她就用已经使用了小半瓶的阿帕奇晚霞来尝试,这瓶墨水大名鼎鼎,随着钢笔出水与下笔的轻重,墨水将晕染出不同的颜色,独一无二。

    孟樱托着腮想了片刻,提笔写: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果然不一样。”孟樱试写了几行字,特别的手感令她更觉心喜。

    陶柏拉过纸:“给我试试。”

    孟樱把笔递给他,他随手写了松尾芭蕉的千古名句:

    古池や

    蛙飛びこむ

    水の音

    (闲寂古池旁,青蛙跳进水中央,扑通一声响)

    孟樱看着他写,突然就想起霍云松来,她把笔递给他:“你真的字是什么样的?”

    霍云松唇角一弯,接过笔来,写了一首悼词:

    曾见仙人海上来,遗我朱樱栽高台,

    少年慕恋不知起,欲效刘郎常徘徊。

    仙人辞去二十载,红叶三千沉碧海,

    晨钟暮鼓欺世人,夜夜梦魂访蓬莱。

    陶柏先称赞说:“字里金生,行间玉润,法则温雅,美丽多方,”这是照搬的,他的总结是,“好看!”

    他兴致勃勃地和霍云松八卦,“我和你讲,最近省城的傻多速喜欢附庸风雅,上古琴课上绘画书法班,但是呢,好多人的审美就和乾隆一样,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没地方说。”

    霍云松微笑:“是吗?”

    “是的呀,我怎么好骗你,不过你这字真的好看。”陶柏对比了一下自己和孟樱的,实话实说,“反正比我们写的好看。”

    “我不大会日文。”霍云松温和地说,“更不会画画。”

    “这倒是,sakura画画真的是很棒的。”陶柏转头问孟樱,“sakura?”

    孟樱被陶柏喊了一声才回过神,她神思不定:“什么?”

    “你怎么啦?”陶柏学她一样托腮看着她,“难道是霍云松的字写得太好,所以你看入了迷?”

    孟樱迟疑了一下才说:“这是你写的?”

    “你希望呢?”霍云松意味深长地反问。

    孟樱说:“写这首诗的人一定失去过很重要的人,希望你不是,不然也太难过了。”

    难过吗?当然难过的,最美最温柔的日子只有那三个月,三个月后,只剩下了无穷无尽的痛苦与折磨。

    决意出家,与其说是骗世人无欲无求,不如是骗自己,可那并没有什么用,依旧是整夜整夜睡不着觉。

    孟樱因振灵香而死,他却因此香而活,两人之间本就有因果,这是他欠她的,那怎么办呢?那自然是……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不过,霍云松回过神来,对担忧的孟樱笑了一笑:“这一次不会了。”

    这一次……应该是在说她?孟樱若有所思,如果是这样的话,也就是说还有上一次,那个人,是他的初恋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柴米油盐诗酒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青绿萝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青绿萝裙并收藏[重生]柴米油盐诗酒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