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死太监当爹了 > 101 大结局

101 大结局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寒门枭士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死太监当爹了,101 大结局

    兆天禧喜归喜,也不忘记正事,对西亭说道:“幸好幸好,我是紧赶慢赶赶了回来。舒悫鹉琻还有十日便是中秋。我已经反复研究过,中秋之夜,便是四象同现之时啊。”

    “这么快?”一开始兆天禧离开的时候,她还觉得这等待的日子实在是太慢,没想到师傅一回来,便是这么好的消息,十日后就能穿回明朝去。

    十天的时间,对于谁来说,都过的特别的快,尤其是兆天禧。

    虽然西亭回来已近一年,但是他们爷孙两个相聚的时间,连半个月都没有。

    这剩下的十天,兆天禧无时无刻的不陪伴在西亭的身边,给她讲她小时候的调皮事情,讲当初她学术数时不听话,气的自己直吹胡子的情形,时时嘱咐她在明朝一定要入乡随俗,切不可玩现代的小脾气。

    兆天禧第一次像个奶奶一样,叽叽喳喳围着西亭,似乎把一辈子的话 都说完了。

    西亭知道师傅舍不得自己,她也心疼师傅。是自己自私,这一去,只怕是回不来了,师傅本就孑身一人,只怕都没人送终了。

    “师傅,我……”西亭的眼泪都快要出来了,她有些后悔了。

    兆天禧把手摇了摇,他知道西亭想说什么,但是不能因为他这个快入土的小老头子,耽误了孩子一辈子的幸福。

    “把这些装备起来吧,你不是说,这些能带过去吗?”眨眼便是中秋之日,兆天禧指了指桌子上一堆冰冷的金属,示意西亭看看。

    西亭吸了吸鼻子,移了移目光,在桌子上挑了一阵,道:“我需要这个,靠阳光蓄电的手机,还有这个,这个,这个……。”

    西亭挑拣的欢,兆天禧在一旁看得直擦汗:“你确定这么多东西你带的走?唔,还是你想感受一下,极限下降的感觉?”

    挑选机器的手停了下来,西亭好奇的问道:“极限下降是什么?”

    兆天禧回道:“唔,就和你第一次穿越一样,从天上掉下去。”

    汗!西亭懂他的意思了,左右各拿了一个机器,为难的咂着嘴:“师傅,你说我该带什么过去好呢?”

    “既是回去古代,便是什么都不带为好。”开玩笑,在古代你玩高科技,嫌自己寿命长啊。

    “我带个手机总可以吧?”

    兆天禧看着她把手机往口袋里揣,问道:“你要和谁打电话?”

    西亭:“……,那我带个笔记本!”

    “你靠意志力连接网络?”

    “……”

    貌似还真的没有什么好带的,想了想,将还捏在手上的手机摆了回去,兆天禧说道:“走吧,我们还得在天黑前赶到山顶。”

    拎着准备好的工具起身,西亭猛地想起什么,快步的往房间里走去,将桌子上,他和兆天禧的合影卸下来,小心的装在了里面的口袋里。

    再次出门,正巧看见兆天禧又回转,拿了一把精致的水果刀放进背包。

    “师傅,带水果刀干嘛?”

    兆天禧迅速的转身出门:“割绳子用。”

    爷孙两个要去的山并不远,但兆天禧将时间卡的极准,刚刚到达山顶,天就黑了。

    将一切工具摆放好,又问西亭拿过来符咒,以及掉下来的两枚铜钱,爷孙两坐等四象出现。

    即将分别,兆天禧却异乎寻常的不唠叨了,甚至一句话都不讲。倒是西亭,噼里啪啦的一直不厌其烦的嘱咐兆天禧照顾好自己,年纪大了不要再出远门……

    兆天禧一边注视着夜空,一边时不时的点头。

    “来了!”就在西亭还在不停的喷吐口水之时,兆天禧突然大叫一声,一跃而起。

    西亭也急忙抬头望去,只见夜空上的星星突然收敛了光芒,而夜空中的四个方向,隐隐的现出二十八星宿。

    “好神奇,真的一起出现了。”西亭感叹之时,那四个方向的二十八星宿越来越明亮,只一会儿便熠熠闪耀在夜幕上。

    西亭看的呆住了,兆天禧一边捣鼓准备好的道具,一边提醒她:“丫头,准备好,我要开始了。”

    兆天禧成功的拉回了西亭的注意力。西亭急忙按照师傅说的,站到他画出来的圈圈内,突然想起一个问题,问道:“师傅,我这会不会是又是从天上掉下去吧?那我的肚子怎么办!”

    兆天禧想了想,挠挠头:“这个穿越啊,他是不定性因素,所以以哪种方式穿越过去,我还真不清楚,站好了啊,我要开始了。”

    兆天禧说着,拿出带着三枚铜钱的符咒,又抽回从家里带出来的水果刀。

    夜晚,森白的寒光,一下子就引起了西亭的注意,一股不安涌上心头,她急忙道:“师傅,你要干什么?”

    就在西亭发问的一瞬间,兆天禧已经割断了自己手腕,殷红的鲜血将符咒瞬间染透,鲜红一片。

    吓得西亭一声尖叫,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兆天禧被割开的手臂,一边高举着符咒,一边开口:“丫头,一定要低调行事,好好活下去,下辈子,我还愿意做你的师傅,当你的爷爷!”

    听着兆天禧的话,西亭的眼泪一下子就涌出了眼眶,不住的顺着脸颊流淌,口中喃喃的喊道:“师傅,师傅,爷爷……”

    突然,天空中的二十八星宿突然迸射出强烈的光芒,神奇的事情出现了,只见那道符咒竟如同鬼魅一般,涓涓吸允着兆天禧的血。吸进去的血,又从另一端流出,直往夜空中去。

    “一定要保重自己!”如同爆炸一般,天上的二十八星宿突然笼罩下刺眼的白光,西亭只听得见兆天禧的一句嘱咐。

    “爷爷!”这是西亭最后一次喊兆天禧,白光包裹起了西亭,带着她猛然消失。

    失血过多的兆天禧吃力的倒在地上,闭眼之前仍不忘呢喃一句:“照顾好自己。”

    中秋之夜,便是当初姚广孝和朱棣赌期之日。

    今年的中秋宴会,朱棣定在了郑和的府上。

    为什么定在郑和的府上,其一便是朱棣想要看看姚广孝到底搞什么把戏,更要看看这死的连个尸体都没有的是不是真的能“起死回生”。

    其二,这次中秋佳节的选办地点,是郑和自己来请求的。

    郑和既然来求,他也正有此意,何乐而不为呢。

    郑和请求将中秋节的宴会放在府上办,一来是因为他的师傅数月前不知为何突然病倒,郑和尽孝道,将其带回了郑府疗伤。每年的中秋,皇上必定要办中秋盛宴,若是让师傅带病来回奔波于宫里,只怕他的身子骨吃不消,可若是不让他去,只留他一人在府上又不放心,故而思来想去,便想到在自己的府上办中秋盛宴。

    除此之外,郑和想起了当初师傅对自己说的那句“带到明年中秋日,便是夫妻团聚时”。万一他去宫里参加宴席,西亭恰好正如师傅所说回来了怎么办?

    左思右想,今年的中秋盛宴还是摆在府上最好。

    这一夜,郑府里灯火辉煌,到处是明亮的灯笼高挂。院子里,数十张圆桌上觥筹交筹,欢笑声不绝于耳。

    看似一片祥和之夜,欢乐的波涛下是潜伏着的危险。

    朱棣一边与诸位臣子谈笑风生,那眼睛却是随时注意着郑和。

    郑和一直在各桌穿梭劝酒,但是一颗心早已飞出宴席,心心期盼着师傅的话能成真。

    在座的诸位大臣,早已听闻姚广孝和皇上打得赌,只是个个嘴上都不说,此时却笑里绵柔的等着看好戏。,也不知很伤和姚广孝之见的赌注到底是什么。

    一院子的人都各怀心事的笑着,等待着。哪知没等来他们期待的事情,却等来了一个人。

    姚广孝一身官袍的从屋子里走出来,面上虽然苍白,精神却好似格外的好。

    他也不向朱棣问安,只是走到院子一角,指着天上的星星,激动的说道:“来了,来了,三保你快来。”

    昔日躺在床上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的师傅,怎么突然间能健步如飞了?

    郑和很是傻眼,一听师傅在唤自己,急忙放下手中的酒盏,走了过去。

    “师傅。”

    没等郑和施礼,姚广孝就拉住了他的衣袖,指着天上大亮的星星,说道:“瞧见那颗一闪一闪的星星没有,接住她,好徒儿,你可一定要接住我家丫头哇!”

    “接住什么?”郑和听得是稀里糊涂,从地面上看,天上的每一颗星星都在一闪一闪的啊。

    姚广孝的话稀奇古怪,院子里的诸人也都注意到了。

    朱棣尤为的好奇,方才去探望姚广孝之时,他的样子好像一口气上不来就能死去的样子,这会儿怎么又好了,而且他在那说什么接好?

    朱棣好奇,于是起身,率先往姚广孝身上走去。

    其他人一见皇上都凑过去看热闹了,也急忙围拢过来。

    姚广孝全然不顾,只拉着郑和道:“看着天上,不要眨眼,一定要接好我的丫头!”

    不管姚广孝这是怎么了,师傅的话还是得听着的,于是郑和便抬头,真的一眨不眨的看着头上。

    院子里突然安静了,所有的人都仰着脖子,望着满是星星的夜空。

    半刻钟过去了,貌似什么东西都没有。有人不耐烦,只当做是姚广孝的恶作剧。

    就在大家的因为脖子僵硬而要收回之时,突然猛听头顶上空传来一个声音:“妈蛋啊,真的是掉下来的啊!师傅救我呀!”

    一个女人的声音!

    惊得大家立即重新抬头,只感觉天上一颗耀眼的星星陨落一般,又闻听姚广孝激动的声音:“好徒儿,快飞起来接住!”

    郑和一听便知是西亭的声音。激动的浑身都在颤抖。一听师傅的吩咐,立即足尖一点,踩着竹叶飞到了半空。

    看着落下的星星,猛地伸手一拖,强大的惯性使得他在空中翻腾了好几圈,这才稳稳的落了地。

    郑和一落地,众人就哗然了。

    甚至还有见过西亭的人,大声的喊道:“鬼啊!”

    西亭瞪眼:“什么眼神,见过这么体胖的鬼吗?”

    回转头,一见姚广孝和郑和,心中一激动,喃喃道:“回来了,我又回到明朝了。”

    抬手,朝着夜空拜了拜,呜咽道:“师傅,谢谢你,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一定继续做你的孙女,好好的伺候你。”

    “丫头。”西亭呜咽的眼泪直下来,突然身旁的姚广孝喊了一声,如此熟悉的叫法,引得西亭忙回头。

    “姚,姚师傅?”

    姚广孝故意一瞪眼,只要两人能听得懂的话语说道:“这丫头,又给师傅改了姓氏了。”

    “师傅!”猛听这句熟悉的台词,惊得西亭是又惊有喜。

    中秋之夜,西亭果然如姚广孝所说一般,死而复生,所以朱棣觉得不可思议,但是还是依照赌注,当场给两人赐了婚,即刻成婚。

    中秋盛宴稍一改动,便变成了婚礼现场。

    就在郑和和西亭要对着朱棣下拜之时,突然走上来一个小家伙,跌跌撞撞的扑在郑和的怀里,直哭喊着:“爹爹,你不要宝宝了。”

    一口老血差点噎在西亭的喉咙口。河东狮吼一般的指着郑和咆哮道:“死太监,你居然趁我不在,生了个这么大的儿子了!”

    当事人郑和急忙摆手,直道:“娘子误会了,莫要动了胎气,这孩子叫我爹爹不假,那是因为他不会叫干爹啊,这是宫子尧的儿子哇。”

    此言一出,众位在场的宾客皆是哈哈大笑,始作俑者宫子尧更是笑得跌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

    哪知宫子尧这一出闹剧,阴错阳差的,竟是让西亭动了胎气,肚子里直坠的疼,胎儿好像恨不得要立即从娘胎里出来,也听听这好笑之事。

    西亭疼得捂着肚子大叫,唬的郑和等人是魂飞魄散,一阵忙乱,慌忙将西亭抬进内屋,又着人速度去把接生婆背过来!

    待接生婆赶到,郑和一行人便被赶了出来。

    在外头焦心等待的众人无事,这一回,倒是朱棣开了头:“我瞧西爱卿这肚子圆圆溜溜,甚大,定是个男儿,谁来与朕赌上一回啊?”

    一听打赌,立即有大臣应了上来,反对道:“我家糟糠当初也如西监副这般的肚子,生来的却是个小姐,微臣愿与皇上赌,西监副定是生个女孩。”

    “男孩。”

    “女孩。”

    ……

    就在外头众人热火朝天的下赌注之时,屋里的西亭听得分明,猛地大叫:“死太监,快和他们下注,稳婆说了,我的肚子,一个顶两!”

    ……

    ------题外话------

    今天是大结局,也是六一儿童节,祝大家节日快乐,一起来留言吧,节日礼物不多,每人100潇湘币,H起来吧亲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死太监当爹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鱼蛋豆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蛋豆腐并收藏死太监当爹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