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邪妃 > 第三十七章 被轻薄了!

第三十七章 被轻薄了!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墨的眼神暗了暗,“他受了伤,是伤在了左臂。想来,如今也已经是到了京城了。若是在宫外,本座自然是有法子拿他。可是一旦进了宫,他就成了皇后身边儿的人,轻易,动不得了。”

    “好一个凤笙!不过,回来了,也就回来了!既然是凤宽和凤谦逃了,那接下来,本小姐就专心对付凤笙了!不就是一个总管们?我就不信,还斗不过他了?”

    “凤笙的身手极好,而且,此人诡计多端,丫头,若是可以,你还是不要和他单独对上的好。”

    洛倾城沉默了,她知道夜墨这是在关心她。可是大仇眼看就要得报,却是又加了一个凤笙!这个人,她自然是知道不简单,不好对付的,不然又怎么可能会从夜墨的手底下溜掉?只是,自己隐忍了多年,终于将凤家扳倒,而只要是再有了机会,就可以将皇后也一并扳倒,她怎么甘心?

    “丫头,我知道你想报仇,眼下,倒是可以先从齐王那里下手。”

    倾城的眼神一亮,想到了齐王现在中了毒,因为不举而将无崖给招走了。想要对付皇后,也不是不可能!只是这一次,要好好儿地利用一下无崖了!

    倾城转身就要走,却被夜墨给制止了,“你不想知道他是谁?”

    倾城微怔,随即明白过来他说的他,是指今晚救回来的那人。

    “他叫严七,是本王身边儿的一等侍卫。只是一直以来都在蜀地,跟在大舅舅身边。此次进京,也是因为奉了大舅舅之命,只是没想到,竟然是会让齐王的人给盯上了。这一次,多谢你了。”

    “蜀地?”倾城看了一眼夜墨,伸手制止道,“打住!我对于你们兄弟之间争宠夺位之事不感兴趣!不过,暂时我们的敌人还是一致的,齐王和皇后!”

    “丫头,你这是想要跟本座撇清关系了?”

    倾城摇摇头,“说实话,我现在是真的有些弄不明白,你到底是夜墨,还是南宫夜了?”

    “丫头,你身边,以前是不是有个叫绿莺的丫头?”

    倾城的心思一紧,脸色也是微凛,“你怎么知道?还是说,她出了什么事?”

    “我在晋阳县,见到了一个有些面熟的丫头,后来似乎是想起,曾经在你这里见过她。至于名字,还是后来她自己说的。”

    “晋阳?”

    倾城的唇角微微一抖,“她,没事吧?”

    “没事!不过,被凤笙带走了,十有*,是又回到了京城了。”

    倾城沉默了,绿莺的离开,是她的安排。而绿莺会被人盯上,也都是在她的预料之中。并非是她对于绿莺不信任,而是这个丫头,从一开始,就被京中的某位贵人收买了,只是她一直不知道,她背后的主子是谁。如今看来,十有*,倒是皇后了。只是,自己当时年纪小,又远在江南,皇后又何故给自己安排一个眼线?

    “丫头,可是需要本座帮你将人救出来?”

    倾城摇摇头,“她本就不是我的人,何来救助之说?”

    此话一出,夜墨顿时无语。

    倾城则是垂眸想着,当初自己故意将她遣走,并且是故意将自己的一些‘秘密’透露给了她,就是想着能让她尽快地将她背后的主子引出来,只是没想到,竟然是让她等了这么久!久到,她快要不记得她时,竟然是会再度出现在了自己的耳边!看来,皇后能忍,怕是齐王也不能忍了。

    “你说,这个绿莺,是会进宫?还是会被凤笙先放进齐王府?”

    “宫里头哪里是那么好进的?便是安排她进宫,也得先让她有个出处,齐王府,自然是最好的地方。”

    倾城笑了笑,“夜墨,这一次,多谢你了。”

    夜墨只是看着她,那幽深的眸子,似乎是要将她的整颗心都看透一般,此时的夜墨,并不如平时那般地冷冽,倒是多了几分的忧郁,而且这样的气息,竟然是越来越浓,很快,就让倾城意识到了不对!

    “你,你没事吧?”倾城有些结巴道。

    夜墨看了她一会儿,眸底似乎是有些她看不懂的东西微微闪耀了一下后,轻摇了摇头,然后撇开了脸,“丫头,皇后此人,极难对付,现在虽然是没有了凤家为倚仗,可是还有一个王家!你瞧着吧,齐王和皇后不会坐以待毙。否则,就不会给了王思仪这样一个体面的死法。”

    “你的意思是王家还会插手?”

    “这是必然的!王家,本就与凤家有亲,如今想躲也是躲不开了,倒是不如孤注一掷。”

    “王家,看来也是铁了心,要与我洛府为敌了!”倾城眯了眼,眸底的一股阴寒之气溢出,倒是凭添了几分的妖媚之色。

    “丫头,我刚刚收到消息,王家会直接再嫁入一女入齐王府。”

    “王家只有王思语一个嫡女了,她嫁入齐王府?不太可能吧?”

    夜墨摇摇头,“不是她,王家还有一个嫡女,只不过,一直是身体娇弱,极少出来。以至于人们将这个人都给忘了。王思语的姐姐,王思仪的妹妹,王思思。”

    “王思思?”倾城仔细地斟酌了一番这个名字,失声笑道,“这个王思思,怕才是王家真正有才、受宠的嫡女吧?”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已经是奏请了皇上,要在王侧妃过了七七四十九日后,齐王迎娶王思思为新的齐王妃。”

    “这么快?”

    “不过一个侧妃,等她七七四十九日,已是给足了王家面子了。”夜墨不以为意,毕竟皇家与普通的百姓家是不同的。若是遵循这么多的习俗惯例,那皇室还有什么可高人一等的?

    “王思思?看来,我倒是要对这位姑娘多关注一些了。行了,我走了。”倾城刚刚飘到了地面上,就听到了耳边一道厉声传来,“慢着!”

    倾城这回是有些不耐烦了!“你又怎么了?”

    夜墨看到了她眼底的不奈,莫名地就觉得胸腔内燃起了一团烈火!自己急匆匆地,没日没夜地从晋阳赶回来,这个丫头怎么就这般地不知体谅?竟然是还嫌弃他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夜墨身上的气息有些不对,刚刚才扯出了一丝笑,想要为自己辩解几句,嘴巴就被人给堵上了!

    这一回,倾城算是明白了什么叫男人不能随便惹!

    夜墨的这个吻,有着几许惩罚的意味,吻的很重,很霸道,很急切!不知何时,他二人竟然是早已飘移到了亭子内。四周没有一个人,除了黑色的宛若绸布一般地夜色外,再无其它!

    夜墨将她抵在了亭子的圆柱上,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直接就探到了她的胸前!

    突来的举动,让倾城的瞳孔一缩,下意识地就是发出了一声‘咝!’的声音!真可谓是千娇百媚,宛若莺啼,直让夜墨更是心神微漾,吻她的力道,便不由自主地再大了几分!

    倾城虽未经过情事,可是前世看的言情小说儿和电视什么的,也是不少了!自然是知道夜墨在做什么,当下就有些羞愤!早先的时候,吻吻她,抱抱她也就罢了!这会儿,这厮的胆子倒是越发地大了起来,竟然是敢对自己动手动脚了?而且,女子的胸部,是能随便让人摸的吗?

    等明白过来,第一反应自然就是想挣扎一番了,可是却发现自己竟然是使不上力!一只手被他直接困在了腰间,还有一只手倒是想要推开他,可是眼前的男子,哪里是她能推得动的?

    倾城只觉得自己今晚是出奇地悲催,先是在齐王府没找到那些财宝,竟然是给救了个血人回来!然后再是得到消息,让他三人给逃了。现在这会儿,竟然是又被这位活阎王爷给轻薄了!她今晚是不是就不该出门?

    夜墨在她的唇上轻咬了一口,倾城吃痛,再次‘咝!’地一声,有些含糊不清道,“你干嘛?”

    “丫头,专心些!”

    话落,不待倾城反驳,便再次陷入了他的温柔绻绻之中,不可自拔!

    这一次,夜墨吻的很温柔,却是很深刻!似乎是想要将倾城的全部理智都驱赶走!只是想要让她专心地跟自己一起享受这灼热的吻,这醉人的夜!

    果然,倾城遇上夜墨,就是一个字儿,惨!两个字,太惨!三个字面,死定了!

    等倾城终于再次迷迷糊糊地呼吸到了新鲜空气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胸前一凉!终于,被冷风一吹,倾城的脑子完全醒过神儿来了!这一回,当真就是用上了几分的内劲,终于,将身前的色狼给一把推开了!

    等将夜墨推开,倾城低头一瞧,脸‘蹭’地一下子就红了!恨不能找个地缝儿钻进去得了!

    只见自己的夜行衣的衣带早已是被这色坯子给解开,露出了里面的一抹粉色的肚兜儿,借着微弱的月光,甚至是还能看到了上头的图案!丫的!老虎不发威,你真当我是病猫吗?

    面对倾城恶狠狠地一边儿瞪着他,一边儿有些负气一般地用力系着衣服,夜墨的心情显然是大好!刚才,自己也的确是太过享受,竟然是险些走火儿!说起来,也是幸亏她推开了自己,不然的话,自己许是当真就会忍不住了,直接就将她给办了!这样的话,自己虽然是可以名正言顺地娶了她,可是到底会让她恼了自己!

    其实,不得不说,夜墨的自我感觉太好了!现在的倾城,就已经是恼了他!

    “姓夜的!呃不对!姓南宫的,我告诉你,不要以为我们之间有着一份儿协议,你就可以乱来!本小姐现在还是自由身呢!再有下次,本小姐直接就放花梨咬你!”

    话落,才惊觉不对,“咦,小花梨呢?”

    “哦!我们出来前,我让人备了一盘儿清蒸鱼和一坛子花雕摆在了正屋,本来是要给你用的,不过,貌似是它先去享用了。”

    “咝!这个卖主求荣的小花梨,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明明就是说的是那只银貂,可是夜墨怎么听着就像是在说自己呢?而且,一对上了倾城那凶巴巴的眼神,夜墨的心底就有些莫名地发虚,然后,竟然是有些不自在地撇开了脸,尴尬地清咳了几声。

    好不容易将自己的衣裳归整好了,倾城脸上仍然是烫烫地,冲着夜墨咬咬牙,却是什么也没说出来,要说,她这人最不擅长的,便是骂人了!

    一跺脚就直接上了亭子顶上,再然后一个起落已是到了数丈之外!

    “丫头,你的小花梨不要了?”

    “不要了!这等的小势利眼儿,送你了。”倾城话落,再不做片刻停留,直接就淹没在了夜色之中!

    夜墨挑挑眉,虽然是被倾城瞪了几眼,心情却是大好!看来,他们二人之间的感情进展地不错!他知道那个丫头,还是不愿意留在他的身边,并非是对他无意,而是那个丫头厌倦了这京城的争斗,权利的欺诈,只是,自己当真又能舍下这些东西,与她一起远走高飞吗?

    他曾想过了无数次,得出的答案都是不能!只要是皇后一倒,倾城的大仇得报,自己的杀母之仇也就算是得报了,只是,想到了远在蜀地的外祖父,大舅舅,他怎么能撇开这一切?这些都是自己的责任!自己想躲,是躲不掉的!若是就此负了他们,自己又有何颜面,去面对九泉之下的母亲?

    可是若是因此而舍了倾城,他又着实不舍!她是他这么多年来,头一个愿意主动亲近的姑娘,而且,也是头一个让自己愿意放下了心防的姑娘,为什么?为什么她却偏偏就是一个对于名利,对于权势,没有什么*的丫头呢?

    “王爷,严七醒了,说是舅老爷有重要的话要他带给您。”

    “知道了。”夜墨走了两步,然后止住了身形,轻轻环视了四处一眼,“刚才的事,你们可都看到了?”

    沉默!

    好一会儿,才有一道弱弱地声音回道,“回王爷,属下等全都回避了。”

    “嗯!”得到了这个答案,夜墨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再度抬腿,往书房去了。他不知道,倾城之所以会那样气闷,也是因为察觉到了这里还有不少暗卫,就是因为担心自己刚刚的样子被人看到,所以才会又羞又气!

    接下来的日子,似乎是很平静,无崖没有让齐王失望,他的症状,从他的掌心开始,慢慢地减少,当然,关于他不举的这个症状,用无崖的话来说,还要再等一等,最后体内的毒素全部清除之后,他自然是会无虞!

    齐王不肯以真实身分相对,无崖也就装作不知道,一直都是称他为齐公子。每日除了为他配制解药,一句多余的话也不说,一个多余的问题也不问,这让齐王很是满意,甚至是萌生了,要将他拉到自己的阵营里来的想法。

    当然,齐王从心底里头,是看不起来这些个出身低贱的平民的!而医者,除了进了太医院的那些人,其它的,他是压根儿从未将他们当成过什么救死扶伤的医者来对待的!

    这一次,之所以会对无崖有了拉拢的心思,就是想到了,他对于这医、毒的精通,或许对于将来他的大业,会有极大的帮助。比如说,想让某个人悄无生息地离开人世,再比如说,至少可以随时地保证自己的安全。

    对于无崖的态度,齐王却是从未考虑过。毕竟在他看来,他可是堂堂的嫡亲的齐王殿下,能为他做事,是这个低贱的平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不得不说,齐王别的本事没有,这自傲的本事,当真是首屈一指了!

    一晃,已是过去了一个月,进入了七月,天气更是热的让人有些发狂!

    “小姐,奴婢看到了王家的三小姐出了王府,这会儿,往玉景房去了。”

    “嗯,知道了。走吧,咱们也去玉景房转转。”倾城的嘴角一翘,王思语,上次你算计了我的父亲和堂婶儿,不要以为只是让你坏了名声,就是对你最大力度地惩罚了!本小姐的怒火,还没有发泄完呢!

    “对了,叫上二小姐。正好,她不是一直是为自己的及笄礼和以后要嫁给七皇子的嫁妆发愁吗?让她跟我一起去玉景房,就说,我要送她一套头面,让她也一道去,免得我挑的,她再不满意。”

    “是,三小姐。”

    洛华柔一听说洛倾城要送自己一套玉景房出的头面,自然就是乐不可支了!那可是全京城的名门小姐们最喜欢的地方!

    “三妹妹,你有心了。其实,若是要送这些首饰给我,也可以直接选父亲名下的锦阁呀。到底还是咱们自己府上的产业,也免得去便宜了外人。”

    “二姐姐说的是。只是,我听说玉景房的首饰,每样儿都是只出一件,与锦阁不同。锦阁的消费对象,主要还是一些寻常的贵夫人和小姐们。可是二姐姐将来是要嫁入皇室的,自然是要有上几件独特的首饰,也免得,再让人看低了去。正巧,我听说玉景房最近新出的首饰,都是极为奢华,只是价格也是太高了一些,所以,也只有几位公主、郡主们才每人买了一件。对了,我还听说连王家即将再嫁入齐王府的王家二小姐,也是选了那里的首饰呢。以后,二姐姐若是出嫁了,与王家的二小姐也就算是妯娌了。至少,也不能让她给比下去不是?”

    洛华柔一听说王思思也去玉景房选了首饰,这心思立马就转了起来!她说的没错,那王思思可是为齐王正妃的!自己虽然是指给了七皇子为侧妃,一来是占了一个侧字,虽有品级,却是明显不及齐王妃的身分高贵。二来,这七皇子到现在也没有封王开府,虽得皇上宠爱,可是到底也是不如齐王这个嫡出的身分高贵。

    “妹妹说的是。那咱们就走吧。一会儿回来,姐姐还得继续为自己绣嫁衣呢。”

    “好。二姐姐请吧。”

    等到了门口,洛华柔又是一愣,“怎么?就咱们二人,妹妹还备了两辆马车?”

    洛倾城笑道,“一会儿我还要去一趟城外的庄子,所以就不回府了。这样也方便一些。”

    洛华柔点点头,身边儿的两个丫环也跟着一起上了马车。

    倾城担心凤宽会潜回京都,再加上还有一个厉害的凤笙,所以,便将自己身边儿的青兰先调给了云清儿,自己只是带了青鸟一人出去。

    等到了玉景房,倾城果然就看到了有着王家标记的马车,唇角一勾,一会儿,可是就有热闹好看了。

    姐妹二人进了玉景房,没一会儿,就被请到了里头,仔细地挑着。不一会儿,就见那小厮冲她使了个眼色,再往一旁的一处贵人们休息的雅间儿里扫了一下。

    倾城的眉毛微挑,笑道,“二姐姐,你说倒也是奇怪了,以前也从未听说过府上还有一位王思思小姐呀。都说是府上一直娇养着,莫不是,根本就是一个庶女特意选在了这等时候养在了夫人的名下?”

    “这等事情,我可是不知道。”洛华柔一边儿看着金闪闪的首饰,一边儿无意识地回道,“那位王思思小姐,我以前倒是听说过几次,听说是身子有些弱,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要说,其实我觉得王家的三小姐长的也是不错,原以为这齐王妃的人选会是她呢,毕竟以前都是只闻她,从未听说过一个什么王思思。”

    “这种事情,谁能说的准?再说了,王思语因为上次的事情,已是声名尽毁,这会儿哪个还愿意再娶她?莫说是王公贵族了,便是了一些公侯之家,这会儿都是对她避的远的很!谁愿意娶这样儿一个蛇蝎心肠的女子为妻?”

    倾城看了一眼那挂有门帘的小间儿,唇角微扬,笑意浅浅,“二姐姐这话怕是说的有些过了。毕竟,那王家的三小姐,我瞧着也还是不错的。”

    “不错什么?”

    过了一会儿,洛华柔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咦!我想起来了,以前听姨娘说起过,那王夫人只得了两个嫡女,其中一个,自然是早已死了的王侧妃,还有一个,就是王思语了。只是,这怎么无端地又冒出了一个嫡女王思思?而且,还是夹在了两姐妹的中间儿?”

    “是吗?这个,我倒是不知道。二姐姐在京城长大,知道的,自然是比我多。”洛倾城笑道。

    洛华柔的眼底闪过一抹得意,然后压低了声音道,“你不知道,我以前听说那王大将军在府外养了一名外室,生的那可是国色天香!只是王夫人气量小,容不下!王将军这才没法子养在了别院。后来,那王夫人得知后闹了几次,那位王将军有些不厌其烦,便直接将人给抬进了府,听说那会儿,那位外室就是为王大将军生了一位小姐。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就是这位王思思?”

    倾城点点头,原来如此!偏头往小间儿里看了一眼,闭眼窥探到,果然是洛华柔所言不虚,轻笑了一声,“二姐姐可是选好了?要哪一套?若是看着都不中意,便看这些绘好的花样子就是。然后再让他们依样打造。”

    “这,这怎么好意思?”洛华柔这会儿倒是难得地推让了起来,眼睛却是一个劲儿地往那套赤金的牡丹花型的头面上瞟。倾城看了一眼有,可是镶了不少的红宝石呢!这个洛华柔,倒是会挑!

    “二姐姐可是喜欢这套?我看中也是中意呢。那就这套吧。”

    “是,小的这就为您包起来,您二位稍侯!”

    “对了,小二,听说王家的二小姐也在你们这里订了头面,可有此事?”

    “回这位小姐,确有此事。”

    洛华柔听到了小二的回答,顿时就有了一种极大的虚荣心满足感!总觉得自己虽然是个侧妃,可是能与齐王正妃在一处儿选了首饰,也是极其有面子的!

    倾城感受到了她的想法,不由得有些无语,这都是什么脑子呀?不过就是从一家首饰店里头买东西,竟然是还能生出了这等的满足感?简直就是无法理解!

    二人拿了东西,便出了玉景房。倾城上马车之前,特意回头看了一眼玉景房,唇角一勾,哼!就等着看好戏了。

    “这位小姐,您可看好了?想要订制哪一套?”小二看着刚刚从里间儿出来的王思语,虽然是早知道了她的身分,不过,主子可是有吩咐,不可乱了她的计划。

    “刚刚来的,可是洛家的两位小姐?”

    “回这位小姐,许是吧,小的并不认得她二位。不过,瞧着外头的马车,倒是有洛家的标记。”

    王思语听了,脸上是青青白白的,刚才在里间儿,她可是听的清楚的很!那个被唤作二姐姐的,定然就是洛华柔了!好你个洛华柔,居然敢在背后这般地编排我!你给我等着!

    不过,这会儿最让她觉得气闷地,便是父亲居然是让那个贱人再嫁给齐王,为什么不是自己?那个贱人根本就不是母亲所出,有什么资格嫁为齐王妃?不过就是一个低贱的绣娘所生,有何资格成为齐王妃?那个位置,早先给了姐姐,她自是无话说,毕竟姐姐年长,可是姐姐没了,就该是自己嫁过去才是!为什么会是那个低贱的庶女?

    王思语越想越气,自己无论是如何表现,在父亲的眼里都是极不满意的,只有那个王思思,总是能得了父亲的青眼和照顾,整个王府里,人人都是将王思思当成了嫡出的小姐来对待,可是谁不知道,她根本就不是嫡出?明明就是个妾室所生,却是享受着只有嫡小姐才有资格享受的一应用度,如今,竟然是连自己的婚事,她也敢抢,简直就是跟她的姨娘一样,天生的狐媚子!

    王思语被洛华柔的那番话一气,哪里还有什么心思买什么首饰?倒是听说了王思语也在这里订了首饰,便问道,“我二姐姐的首饰可是做出来了?哦,就是镇国将军府的。”

    “哦,原来是王小姐,做出来了。您稍侯,小的这就去拿。”

    王思语看了那套精致的头面,心里头更是忿恨!当初姐姐出嫁,也没见父亲特意让人打造了这样好的首饰,如今竟然是为了一个庶女,出手竟然是这般的阔绰!

    王思语本就有些心理不平衡了,偏那小二还道,“若是小姐拿回去也无不可。这银子王将军早已派人来付清了。总共是八千两银子。小姐可是要取走?”

    “可以代取?”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只要是您给小的写上一张条子,证明是您取走了这东西就是了。再说了,小的识得您是王家的小姐,错不了的。这年头儿,代嫁什么的都不稀罕了,又何况是取样东西!”

    代嫁?这个词猛然就跳到了王思语的脑子里,一时,竟是有些回不过神来!代嫁?果真是可以吗?想想自己自从上一次洛府的喜宴之后,已是声名狼藉,若是这一次,自己能够代嫁入齐王府,那岂不是美事一桩?

    小二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王思语,心中暗惊,小姐还真是料事如神,竟然是将这王小姐的反应给猜想的一般无二!想不到,这位王小姐竟然是真的起了要代嫁的心思!不得不说,自家主子,当真是厉害!连这个都能算地出来!

    一晃又过了两日。

    这日王思语正在屋子里头绣着花儿,便听到了自己身边儿的嬷嬷过来回话。

    “小姐,二小姐打发人来问,说是玉景房的那套头面可是在您这儿?她派人去取,那人说是您给捎回来了。”

    “嗯,是在我这儿,你去告诉她,就说,等着她出嫁那日,我自会还她。眼下,不过就是借来自己描个花样子,因为那首饰上的花样儿好看,我想着绣到裙子上。”

    “是,小姐。奴婢这就去回。”

    嬷嬷一出去,王思语也就没了心思再绣什么花儿了!直接就将东西往筐子里一扔,往院子里慢慢溜达着。身后跟了两个小丫头,一路,就到了后花园儿了。

    王思语走到了一处假山后头,隐约就听到了有人在说话。不由得,便上前了几步,想要仔细听听是什么人在说话,又在议论了什么?可是在议论自己的名声了?

    自从出了洛府那事儿后,王思语整个人就变得极为敏感,只要是看到有人在说话,神色稍稍有些躲闪的意思,她就会想到了自己的身上去。

    “你听说了吗?听说夫人为了二小姐的婚事,跟老爷闹了好几次呢。”

    “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啧啧,就从二小姐的婚事一订来,夫人就找老爷闹了好几次呢。还说原本就该是三小姐的婚事,如今想不到竟然是落到了二小姐的头上。夫人还说,不过就是一介庶女,有什么资格为王妃?听说,夫人因为这话,可是将老爷给惹恼了。”

    “谁不知道老爷最疼二小姐。以前大小姐在的时候,也没见老爷对大小姐有多疼爱。如今,这二小姐眼瞅就要嫁入齐王府了,你是不知道,听说那嫁妆,啧啧,比当初大小姐嫁人的时候还要丰厚呢!”

    “是呀,这些我也听说了,只是,到底人家是主子,咱们也不过就是下人罢了,有些话还是莫要说了。否则,可不是咱们能吃罪的起的!”

    “唉!只是可怜了三小姐,明明就该是三小姐的婚事,如今竟然是让一个庶小姐给抢了去。听说夫人这几日又憔悴了不少,常常夜里一个人哭呢。”

    “可不是呢!这夫人才刚没了大姑娘,这一转眼儿,就又要操办婚事,这哪儿能受得了?”

    “受不了也得受!谁让这是娘娘的旨意呢?总不能不遵吧?”

    “行了行了!快别说了,仔细再让人听见,咱们的性命就不保了。”

    不一会儿,便听到了一阵有些慌乱的脚步声,此时的王思语脸色铁青,粉拳紧握!可恶!王思思,你欺人太甚!

    没有人注意到,等那两人离开后,每人都得了一大锭的金子做了酬劳,这钱赚的,还真是容易!

    十日后,倾城懒懒地躺在了美人榻上,青鸟还轻轻地给她打着扇,“已是七月底了呢,一早一晚已是凉爽了不少!齐王府,又要操办喜事了!”

    “齐王身上的毒已经全部解了。那件事,我也已经按你的吩咐办妥了。估计这会儿,已经是差不多了。按着日子算算,这会儿皇后该是有近五个月的身孕了吧?”

    “嗯,齐王大婚那日,就是皇后倒霉之日!我倒要看看,这一次,还有谁能救得了她?”

    无崖轻摇了摇头,“你说的这法子,当真有效?”

    “自然!害人子嗣,可是有损阴德的。本小姐自然是不做的。”

    无崖翻了个白眼儿,“你不做,就让我去做!死丫头,你还真是会算计!”

    “反正你也没有什么阴德可言,算计一次又有何妨?”

    “你!好你个死丫头!你还真是地过河拆桥的主儿!”无崖气轰轰地就在一旁坐了,顺手端起了一杯梅子汁,就直接牛饮而尽!

    “将军府那边儿也都安排好了。不过,我还是有些不太敢信,你确定,王思语会想法子代王思思出嫁?”

    “自然!这个王思语,心可是野着呢!你放心,她不蠢,相反还是聪明的很!她会想一个光明正大的代嫁的理由,不会偷偷摸摸地代嫁。不过,若是事后被人给捅了出来,倒霉的,可就不止是她王思语一个人了!”

    “你这是因为气恼王福清不知悔改,竟然是还要与齐王府结亲?”

    “一方面是吧!我要对付齐王,可王家偏要上赶着来帮忙,那就怪不得我了!再说了,一开始,我也没打算对付齐王,毕竟,她与那些王爷皇子们的争斗,与我无关,我可不想便宜了某些人!可是他却偏偏是一而再,再而三地算计我!这一次,竟然是还将主意打到了我嫂嫂的头上!我若是还能忍,就不叫洛倾城了!”

    “你不也是算计了齐王妃?”

    “那怎么能一样?那是她应得的下场!齐王妃最多也就算是一个帮凶,这件事情,主谋可是齐王呢!而且,无崖,难道你就不好奇,凤家被查抄,那么多的好东西,那么多的银钱,都去了哪里?”

    “你连这个都盯上了?”

    “哼!我让人查到,凤家出事前不到一个时辰,凤家的一些重要产业,竟然是就快速地转到了别人的名下,兜兜转转,你猜最后到了谁的手里?”

    无崖一挑眉,“齐王?”

    “没错!”

    无崖想了想,那你打算如何帮着王思语来唱这出戏?

    倾城的唇角一勾,“别急!不是马上就要成亲了吗?我要帮的,从来就不是王思语!敢算计我的家人,这个仇,我自然是要报!你以为我不知道,上一次在哥哥的喜宴上,那幕后的主谋,可是王夫人!这一次,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洛倾城报仇,可是务必要干干净净,彻彻底底的!”

    三日后,齐王府张灯结彩,镇国将军府也是到处挂上了红绸,喜气洋洋。

    齐王并未亲迎,因为他是亲王,所以,这种事情,不必亲迎,只是需要派了迎新队伍前来就是了。

    终于,新人迎到,齐王的脸上也是一片喜气,牵过了红绸,二人到了喜堂。

    唱礼官高唱一声,“吉时到!一拜天地!”

    两人转身,冲着外头拜了拜,还未等转过身来,便看到了外面的王府长史匆匆地跑了进来,“且慢!王爷且慢!”

    齐王一愣,而新娘子的身子,也是明显一僵。

    “怎么回事?”齐王的脸上不悦,今日可是他大喜之日,真不想再出什么纰漏了!

    “回王爷,错了!这,刚刚咱们派去的喜娘派人来报,说是新娘子还在将军府,没出来呢!”

    ------题外话------

    感谢刺骨印柔媚、送上的88朵花花。话说,为毛一定要打俺…。那个后头的几章,陆续都是开始虐人的!亲们,你们不想错过吧?那个,一直是让人觉得讨厌的皇后,也会很快倒霉了。所以说,俺在一个接一个的收拾…很用力地收拾…亲们,把你们手里的票票就甩过来吧。不然,俺会没力气,这样的话,怎么虐?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贵女邪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佳若飞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佳若飞雪并收藏贵女邪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