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邪妃 > 第四十三章 小整一次!

第四十三章 小整一次!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话一出口,倾城就后悔了,今日自己说话怎么就总是这样的不过大脑呢?这话自己听着都是有些酸!

    果然,夜墨轻笑数声,俯身在倾城的耳边道,“本座不介意先给你个名分!”

    倾城的脸一红,瞪了他一眼,就开始赶人了。

    两日后,肖雷下朝回府,路上就一直是觉得有些忐忑不安,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很快,到了府门口,就看到了一个身穿孝衣的小姑娘,旁边还有一个七八岁的小丫头跟着,一起在府门口跪了,正在那儿抹着泪儿。

    肖雷的眼皮跳了跳,这又是闹的哪一出儿?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人?”

    “回老爷,这位姑娘今儿一早就带了丫头在门口跪着,府里头派了人过来问,她们也只是哭,什么也不肯说。可是赶又赶不走,哄了也不管用。这会儿人来人往的,府里头的护卫也不好来硬的。毕竟,眼下离小姐和齐王的婚事也是越来越近了。”

    肖雷听了管家的话,眉头一紧,心里头就有些不好的预感了。怎么早不出事,晚不出事,这会儿就来了这么个小姑娘?这里与边关不同,这儿可是天下脚下,这会儿,指不定什么地方儿就藏了某位王爷或者是政敌的眼线呢!

    自己若是让人用强的,这威武将军府马上就会背上一个仗势欺人的主儿!最要紧的是,他现在心里没底的是,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到底是来的哪一出儿?

    你说要是不用强的吧,这威武将军府的门前跪了这么两个人,而且还是都是一身的孝衣,似乎是有些太难看了些。这不是在打自己的脸吗?

    没办法,这种事情,自己也不好亲自出面,毕竟那是两个小姑娘,又不是汉子。若是男子在此撒野,他倒是有的是法子治他们,可是现在,他倒是有些为难了。

    肖雷下了马,将缰绳抛给了身边儿的小厮,大步就往大门去了。还没进门,就听得那小姑娘大声叫道,“父亲!请留步。”

    小姑娘这一叫,差点儿没把肖雷给吓一个跟头!

    父亲?

    自己怎么不知道竟然是有了这么大的一个姑娘?

    肖雷的脸一黑,转身看向了地上的那个小姑娘,见其生的也算是眉清目秀,瞧着是眼生地紧,怎么就叫了自己一声父亲?

    “你叫谁父亲?”

    肖雷这一转身,眼底也是泛着凶光,脸色更是阴冷了几分,将地上跪着的二人给吓了一跳!

    特别是那个年纪大一些的,一瞧就是主子的小姑娘,脸色一白,眼底闪现出了几分的畏惧之色,“你,你可是威武将军?”

    “本将正是,你找本将何事?为何要唤本将父亲?”肖雷的脸色阴沉,黑的几乎就像是染了墨一样!

    “我,我不是故意来攀亲的。是,是娘亲过世了。娘亲说,她生,不求名分,死,也不敢奢求什么,唯一的心愿,便是要我将她的骨灰带来。让您能再看她一眼。这心愿,便足矣。”

    小姑娘说着,还将手里捧着的骨灰坛往前送了送,眼神有些怯怯的,胆小、怯懦,这样的一幅小女儿的形象,便落入了众人的眼中。

    肖雷气极,却又是无可奈何,毕竟,自己一个大男人,难道还真就能对一个小丫头动手了?

    看看周围的百姓,是越聚越多,肖雷的一张脸简直就是黑的能滴出墨来了!

    到底是经过大世面的,肖雷没有出声,而是睨了管家一眼,这管家在京城多年,自然是经的事儿也多了去了!上前道,“这位姑娘,可是认错人了?听姑娘的口音,不像是京城的,莫不是来投奔亲戚,走岔了路,谁错了门?”

    这大管家是个精明的,说这话的时候,侧了身子袖子里头有一抹亮闪闪的东西,略晃了一下,除了那个小姑娘,别人倒是没有人瞧见!这就是连哄带吓了!

    若是这姑娘是个识趣的,自然也就明白了,接下来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果然,那小姑娘一看到了那明晃晃的东西,闪了一下,小脸儿煞白,急忙摇着头,“没有!没有!我们是从北地来的,我们真的是没有打算打扰将军的。只是娘亲说入土之前,想见一见将军。可是将军回了京,我们也没有法子,总不能将娘亲的尸体运来这里。所以,只能是将其火化了,将她的骨灰带来。”

    一旁的小丫头瞧了这阵势,早就哭的上气儿不接下气儿了,嘴里还一个劲儿的嘟囔着,“我们不是来要银子的,不是!不是的!我们,我们,小姐,我们走吧。他们好可怕!小姐,夫人走了,您可是千万不能再出什么岔子了。”

    她不说还好,这一说,那个年纪长一些的小姑娘眼圈儿立刻就红了,“没事的。别怕!我们不是来要银子的。”

    说着,她二人相携着就起了身,冲着肖雷再行了礼,“将军,民女知道民女的出身太低,不配称您一声父亲,刚才也只是一时情急,所以才会不由自主地唤了出来。如今娘亲的骨灰,民女已经带来了。民女也就再没有什么理由继续留在这里了。娘亲她,她,到底是跟您夫妻一场,您不至于,让民女就这样草草地葬了她吧?再说,民女一介女子,又如何能安置这等的大事?”

    小姑娘说完,吸了吸鼻子,眼泪啪啪地往下掉着,“将军,民女并非是来攀附权贵的,这肖家的大门,民女也从未想过要垮进去!民女告辞。”

    话落,这主仆二人就转了身,走了两步后,还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那地上的骨灰坛子。然后一步三回首地走了。

    只是才走了没多远,就听到了一声怒喝,“慢着!”

    两人听了身形微僵,然后快速地交换了一个眼神后,缓缓转了身。

    这突然现身的,不是别人,正是肖家即将嫁入齐王府的肖静敏!

    “你怎么出来了?还不快回去?这件事情,不是你该管的。”

    肖雷低斥了一声,他身为当事人,自然是知道,这个小姑娘所说的一切,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儿,这会儿,指不定什么地方就有她背后的主子盯着呢!他之所以不拦着这个小姑娘,就这么让她走,自然也已经是做了万全的准备,至少,也得弄清楚了她背后的主子是谁?到底是什么人这般地与自己为难?这分明就是想要刻意抹黑了自己的脸面了!

    可是他盘算的好,却是没有想到,这事儿竟然是早已传到了内院。原本肖夫人也是气极,听说了之后,当即就气晕了过去。等再醒过来,在身边儿嬷嬷的劝解下,这才想明白了。无论这事儿是真是假,都必须得尽快地先将人给弄进府来!

    肖夫人派了人,是软的、硬的都使过了,可就是不管用!那小姑娘倒是个聪明的,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在门外头跪着。只是这样也是太有损了威武将军府的面子,所以才想着,到底用什么法子才能将这主仆二人给带进府来!强行带进来,自然是不可取的!这里可是京城,是天子脚下!若是在北地的边关,自然也就罢了,无人敢管,可是这里,却是不成的!

    齐夫人正和几个嬷嬷商量着,就听说是老爷也回来了,这会儿正在府门外和那小姑娘说话呢。肖夫人一听,当即就是认准备了,这定然就是肖雷在外头惹的风流债了!心中一恼,也就无心再管,由着他去!

    齐夫人这想样,可是她的宝贝女儿肖静敏却是不这样想的!这算是什么事儿?不就是一个外室所生的贱丫头吗?竟然是还敢找上门来了?不仅如此,竟然是还敢穿了孝衣跪在了门口,这是在诅咒父亲呢,还是在诅咒母亲呢?

    再说了,这眼瞅着自己大婚的日子可就是要到了,自己可是要嫁给齐王做侧妃的!说是侧妃,可是现如今那王氏在齐王府并不得宠,虽说是顶着一个正妃的名头,可是将来,只要是自己诞下了长子,那这正妃的名头,还不早晚都是自己的?再说了,那王氏仗的不也就是他们王家的势吗?肖静敏心里可是清楚着呢,这些年,皇上对于王家,可是并不怎么倚重,可对他们肖家那可是日益看重!

    肖静敏不是一个一点儿朝局的姑娘,相反,倒是常常跟在父兄身旁,耳熏目染了不少!肖静敏以前也曾在北地的边关待过两年的,又是将门女子,这性子自然是与寻常的闺阁小姐大不相同的。

    肖静敏没有理会父亲的低斥,而是上前了几步,“你是个什么东西?也不看看自己的身分,竟然是敢在我威武将军府的门口披麻戴孝,你这是什么意思?在诅咒我们威武将军府不成?”

    肖雷冷眉一紧,“放肆!像什么样子?回去!”

    得了老爷的指令,跟出来的几个嬷嬷手脚利落地赶紧将肖静敏搀了,说是搀,那架势跟绑也是没有多大的区别了。

    肖静敏倒是想着要再骂上两句,可是这一转身撞上了父亲那冰冷的视线,和阴冷的脸色,立马也就老实了下来。知道自己今日出来,这是将父亲给惹恼了。

    那主仆二人,被肖静敏骂了几句,两人更是搀地紧了一些,那个年岁小的小丫头更是有些担心道,“小姐,您也没想要怎么样呀?又没想要抢了她大小姐的地位,她干嘛要这样侮辱咱们?小姐您的身分便是再不济,那也是将军的亲生女儿,外室又怎么了?她当咱们夫人愿意当一个外室吗?夫人,不也是迫不得已吗?”

    这话说的,倒是让人浮想联翩了!

    肖雷往二人的身上瞪了一眼,很明显,这个小丫环刚才的话,就是故意的!这是要故意抹黑他肖雷,好样儿的!他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是敢与他肖雷公然作对了?

    “快别说了,到底也是我的父亲,便是她不认我,我也没打算攀附什么高门。走吧!只盼着咱们主仆二人今日能平平安安地出了京城就是。”

    主仆二人既悲又忧地离开了,边走边哭,那样子,是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人都是如此,从来都是会在无形当中,同情弱者,同样的,这心一偏,也就会理所当然地认为了这主仆二人说的都是实情,再看看那肖府门前正摆着的一个人头那么大的骨灰坛,更是让人看了嘘唏不已!

    “来人,将她们主仆二人先安置到城东的别院。莫让她们受了委屈,此事,本将自有打算。”

    “是,老爷。”

    肖雷看了一眼那坛子,眼底几乎就是要喷出火来!眼神冷冽地一扫,管家得了令,急忙将那坛子抱了起来,进了府门。

    其实,肖雷的处置法子,原本也是再正常不过,毕竟,他是一任外放的将军。按律所有的家眷都是要留在京城的。这是历朝都会有的规矩,其目的,自然就是怕他们在外拥兵自重,或者说是有了不臣之心,所以,才会以家人的性命相牵制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肖雷对于今日之事,看的也并不太重!一个外放的将军,在外面有了外室,自然是再正常不过的!基本上来说,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在外面都会如此。这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别说是一般情况下,不会有御史上疏弹劾了,就算是有,皇上也会对此置之不理的!

    肖雷想的一点儿没错,今日这件事,便是闹大了,最多也不过就是说他肖雷惹了一笔风流债罢了。对于这个,他并不畏惧,他担心的,一直就都是那主仆二人背后之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当然,他故意在人前说要好好安置那对主仆,自然是也不想让人觉得他太过凉薄寡情。毕竟,那主仆二人的一番说辞,实在是太过完美,几乎就是无懈可击!而且,两人言明了,并不为肖家的富贵,这样的主仆,搁谁见了,也会下意识地就将心偏向了她们那一头。

    要不说这个肖雷的脑子就是好用呢!他也是料准了,自己若是矢口否认此事,怕是反倒会引起别人的反感,影响了他高大的形象,所以,干脆就这样不清不楚地,似乎是认下了这个女儿,又似乎是没有认下。虽说是有些含糊,可是至少,这百姓们觉得这位肖大将军,也不是那等的无情无义,始乱终弃之人!

    不远处的一家客栈里,二楼的窗子轻轻关上,夜墨转了身,“丫头,你这是作何打算?”

    倾城淡淡一笑,眼睛仍然是看向了威武将军府的方向,似乎是透过了窗子,她仍然是能看到了肖雷那一双快要喷出火来的眼睛!

    “这个肖雷的反应倒是快!不得不说,若是换了别人,怕没有一个,会是他这般地反应。”

    夜墨点点头,表示赞同。可是一旁的无崖看了,却是撇撇嘴,“还以为你这次会有什么好主意,能直接就灭了这么个狗东西,眼下看来,你这法子,也不怎么高明嘛!”

    “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倾城白他一眼。

    “我当然激动了!你别忘了,当初阿楚可就是险些丧命在了他的手上!要不是他下令灭了整个山越族,阿楚怎么会无端地受了那么重的伤?一条小命儿险些就送到那里了!”

    倾城沉默了一下,静静地抿了一口茶,“阿楚的事情,自然是要跟他算。不过,凭心而论,当初阿楚之所以会受了重伤,根源在花楼和那个王氏的身上!若非是他们母子二人,阿楚也不至于会受了那番罪!”

    无崖闻言,睨了一眼夜墨,其实在他最开始提到了阿楚的名字的时候,就有些后悔了,也不知道这座冰山到底是不是知道他们口中的阿楚到底是谁?正想着呢,这边儿倾城直接就说出了花楼的名字,这下子好了,不知道也知道了!

    夜墨只是轻挑了一下眉,倒是没有想到他们三人之间,还有这么一段儿的奇遇。看到倾城并不打算开口说,他也没有那个心思问。现在他和倾城之间的问题太多,困难重重。不是他打探任何事的时候。

    不过,夜墨倒是不急!总是会有这个机会的。他的感觉向来敏锐,倾城对他,的确是有着一种男女之情的,不然的话,也不会让自己得逞了那么多次后,还会愿意再让自己靠近她。只是,现在的倾城,心里头装的最多的,不是什么儿女私情,也不是他夜墨,而是她母亲当年的一些旧事,还有三年前的山越族灭族一案。

    夜墨相信,只要是将山越族的事了了,李如意的一切都真相大白了,那会儿,他们二人之间的芥蒂,应该就不复存在了!

    “丫头,你这究竟是玩儿的哪一出儿?”

    倾城轻抿了一下嘴唇,“不急!香香这出戏,演的倒是不错。不过,这个小丫环,你是从哪儿找来的,倒是机灵,该哭的时候哭,该说的时候说,倒是个聪明的!”

    “是从我的暗卫里头挑出来的,她才被培养了不到两年,功夫底子还差些,不过,正如你所说,人倒是出奇地机灵,怎么?相中她了?要不,我将她给你调过去?”

    倾城摇摇头,“这么小的孩子!你还真不愧是阎王爷,这心也太狠了些!”

    夜墨一撇嘴,“丫头,哪一府的暗卫不是如此的?”

    倾城这下倒是没话说了!他说的也没错,凡是高门贵族家的暗卫,自然都是从三四岁的时候便开始调教了。往往都是十中选一。而能跟在了主子身边儿随侍的,则都是百中选一了。

    “你有把握让她们两个姑娘脱身?”无崖有些不太相信地看了一眼夜墨,那个香香的身手太差,勉强就是会一些花拳绣腿,可是刚才肖雷派出来的护卫,可都是个个儿人高马大,而且单看其下盘,便知其个个儿身手不凡了。

    “放心,他们现在,只是想知道她二人背后的主子是谁,并不是真的要将她二人给拿住。”

    开口解释的,是倾城。

    “肖雷此人向来聪明,而且做事又极为谨慎,不然,当初山越族灭族一事,也不会让他将真相给瞒了三年!他在北地多年,为人横行霸道,毫无法纪,哪个敢管?你真以为他是个没脑子的武将?他的心眼儿,可是多着呢!知道皇上的底线在什么地方!再者,许多事儿,他可是都没有直接地亲手去做,更没有亲自下了什么指令。包括三年前的山越族被灭一事!当时这道军令,可是从他身边的副将的口中发出的。即便是皇上真的查了出来,这山越一族,万余条性命是被冤死的,皇上要处置的,头一个,也只是一个替死鬼!”

    倾城的凤眸微凛,“拉拢北地的父母官儿,联手当地的豪绅旺族,打压一些个没有什么反抗之力的平民百姓。京城的皇上,又怎么可能会真的不知道?只不过,他是有着他的顾虑罢了。”话落,扭头扫了一眼一旁的夜墨。

    夜墨的眉心一紧,关于北地的事,皇上不可能不知道,就连自己也收到了风声,只是,皇上不想处置他,是因为整体来说,留着肖雷,利大于弊,因为肖雷到底还是一员猛将,有他坐镇北地,那些个蛮族,自然也就老实了不少!而且,这几年,那几个蛮族,年年进贡的东西,可都是不少。北地也相对地比较安宁。对于一个一国之君来说,边地的安宁,便是最好的消息!

    威武将军府门前的这一幕,很快就被人们淡忘掉了。眼看着肖静敏和齐王的婚期越来越近,洛府自然也是要备上贺礼,恭喜一番的。

    不过这些事,倾城倒是一点儿也不操心,自己现在有了嫂嫂,这种事情,她也就不再插手了。至于什么千金的宴会之类的,她更是觉得无趣。

    一晃已是过去了十日,这日,东城指挥使,在护城河里竟然是发现了两具女尸,一大一小。呃,说大,也只是从身高上来判断,等仵作验过之后,才肯定这两具女尸,都是在几日前就被人溺了水,其中那个大的,年纪也不会超过十六岁。

    这下子,京城再度热闹了起来!为什么?因为这两具女尸虽然是脸被泡皱了,又因为是夏天,她们的尸体甚至是都已经泡臭了。可是二人身上一身再明显不过的孝衣,却是引起了极大的关注!

    百姓们也都是喜欢八卦的!特别是一些个不得势,又比普通的百姓强一些的那等人,就更是喜欢搬弄是非了!为什么?没有办法超越人家,那就想办法抹黑人家。如果没有本事抹黑人家,那就想办法在人家倒霉的时候,狠狠地踩上几脚!这个,怕是许多人的一个通病!一句话,就是见不得别人好!

    因为这两具女尸案,很快京城里头就掀起了各种传言!当然,这传言的主角,自然就是威武将军府的肖雷和肖夫人了!

    当初这主仆二人在威武将军府门前跪了,可是众所周知的。而且,他们也是亲耳听到了肖雷吩咐了自己的护卫将她们主仆好好安顿的。可是现在呢?这应该是被好好照顾的主仆,竟然是全都死了?而且这还不算!按照那仵作验尸的结果来看,应该是在溺水之前,就已经是受了刀伤。可见这主仆二人定然是被人追杀,然后荒不择路,才会掉入了护城河!

    一时间,京城内的流言蜚语几乎就是要将威武将军府给淹没了去!

    就在尸体发现的第二天早朝上,御史台的大人们就纷纷上了折子弹劾威武将军肖雷始乱终弃,杀女灭口等等。当然,这些罪名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会儿在皇上看来,这个肖雷的品性,的确是有了问题!

    这会儿的肖雷是悔的肠子都青了!

    他当初那是自以为自己冷静睿智,能平静地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考虑到了,一心想要挖出那幕后之人,所以当天才会说的有些含糊不清。既然是当时没有当面否认那个小姑娘说的话,那么现在,自己在这大殿之上,若是再作否认,怕是只会更让皇上瞧不起自己!更让这些朝臣们,小看了他!

    可是若是认了呢?那么她们的死因又是怎么一回事?自己如何解释当初派了人去保护她们主仆的?说她们主仆私底下悄悄逃的?这若是别人这样说,皇上也许会信!可是他是谁?他可是堂堂的威武将军!他身边儿的护卫们又都是什么人?连一对儿手无缚鸡之力的主仆都看不住,皇上如何会信?

    再说了,皇上不信还好,这若是信了,才更要糟!试想,你一个堂堂的威武将军,连两个小丫头片子都看不住,皇上又怎么会相信你能为他守好了那北地的边关?

    所以说,肖雷这会儿心里头这个恨呀!是真恨不能立刻就揪出那幕后之人,然后再狠狠地削打一顿!

    可是到了这会儿,他也不知道那幕后之人到底是谁?凡是站在齐王这一边儿的,他相信绝对不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手坑了自己!毕竟,自己也算是齐王的半个岳父了!可如果说是秦王的人,别忘了,这会儿的武家父子俩,可是都去了北地了!怎么可能会腾出手来对付自己?

    这京城里头还有一位体弱多病的七皇子,谁知道是不是装病,来搏得圣宠的?

    肖雷这会儿当真就是一个头两个大了!自己在北地的时候,哪里就有了这么多的事儿?在北地他可就是一个十打十的土皇帝呀!可是到了京城呢?这走路先迈哪条腿,他都得好好儿掂量掂量!这哪儿是人过的日子?

    这日的早朝上,自然是吵的不可开交!有的怒骂肖雷不是东西,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下得了手!有的则是出面为肖雷说话,自然是免不了要再拿他的赫赫战功说话了。

    这一说可是不打紧!表面上看,皇上犹豫了,是因为想着他多年来为千雪国也是立下了不少的汗马功劳!可是实际上呢?

    底下的寒王,一张狰狞的骷髅头的面具下,一双狭长的眸子里,却满是笑意!

    还真就是被那个丫头给说着了!通过这一件小小的女尸案,轻而易举地,就将齐王的势力尽数给亮了出来!

    他看出来了,皇上自然也就看出来了!本就被肖雷心生疑窦的皇上,这会儿,看到了他竟然是有这么多人帮着说话,这心里就更不舒服了!

    皇上自然知道这里头有一部分人是冲着齐王的面子,在为肖雷说话。可是即便如此,他的心里,仍然是极度地不舒服!齐王对于权利的向往,表现地太过明显了!而现在,寒王并无娶妻之意,显然,还不是他浮上来的时候!自己到底是要适时地打压一下,还是放任一下这个愚蠢的齐王呢?

    皇上纠结的,倒不是这个皇位是不是要给齐王,而是这齐王到底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自己便是再不待见皇后,这儿子总归是自己亲生的!难不成,还真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为了那个位置,尸骨无存?

    寒王是什么性子,皇上最是清楚。不将他惹极了,他是连看也不屑看你一眼的!可是一旦触及了寒王的底线,那么,后果,可不是他们能想像得到的!

    皇上有些无力地闭目,伸手轻捏了捏眉心,“好了!此事,就交由大理寺主审,刑部从旁协助查案。务必将两具女尸案尽快了结!”

    “是,微臣遵旨。”

    皇上的意思很是明显,尽快结案,也就是说,事实的真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朝廷丢不起这个脸!

    威武大将军是什么人?那是在北地拥有赫赫战功的,是皇上亲自下旨嘉奖过的!这样的一个可以说是千雪国的英雄般的人物,怎么能出现这等的一些恶劣行径?这不是在打皇上的脸吗?

    杀害亲女?这样的罪名一旦是落实了,那别说是肖雷的脸面不好看,皇上的脸面更是不好看!皇上几乎是每年都要嘉奖肖雷一番,连带着京中的家眷,自然也都是受到了赏赐的!这会儿,眼瞅着肖静敏就要嫁入皇室,成为皇上的儿媳妇了,这肖雷若是被冠上了这么一项罪名,那齐王自此以后,也是没脸见人了!

    听出皇上意思的大臣们,自然是不在少数!其中,就有洛永和!他也只是微微笑了笑,低头不语。皇上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这个什么女尸案上,他要的结果,是不能让皇室丢脸,更要紧的是,不能让他这个皇上丢脸!

    寒王虽然是不赞同皇上这种过于维护皇室尊严的做法,不过现在,还不是他站出来说话的时候。再者说了,今日的这一切,都被那个小丫头给算计准了。她倒是将皇上的心思,拿捏的极准!

    寒王的唇角微微一勾,看来,自己看中的小丫头,果然不是一般人!这心眼儿,便是睡着了,都比那个肖静敏要多上一半儿吧!不过,他的眸底又是一暗,太聪明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儿!自己这几次跟她的接触,就是一点儿好处也没捞着!别说是再占点儿便宜了,就是走近两步说话,她的那双眼睛就跟防贼似的,防着自己!看来,自己的前路,也是漫漫呀!

    夜墨将这个消息带回到了别院的时候,倾城果然是一点儿也不意外!反倒是有些好笑道,“皇上这只老狐狸!这是想着又要面子,又要里子了!哪有这等的便宜事儿?”

    夜墨听她这样说自己的父亲,倒也没有表现出有什么不满,只是有些不解道,“丫头,你这般地费尽心思,又明知道皇上不会因此而真的罚了肖雷,却是为何?”

    “一次不罚,那就两次,两次不罚,那就三次!我倒是要看看,皇上的忍耐,到底是有多厉害?”

    看着倾城明显就是有些得意地眼神,夜墨知道,这个丫头还有后招!他就知道,灭了山越全族的肖雷,她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易地放过?

    “你接下来打算如何?”

    倾城瞥了他一眼,“北地那边儿,你应该是要从中做手脚了吧?”

    夜墨的眼神微冷,不过眨眼间又恢复如初,“丫头,你居然是连我也算计到了?也罢!你明知道本座不可能会将北地的兵权拱手相让。说吧,你预备怎么做?”

    “怎么?这会儿寒王殿下,不以为我是秦王那边儿的人了?”

    这话就是明显地带了几分的嘲讽了!夜墨苦笑一声,本就是生得极为俊美的容颜,因了这一分苦笑,竟是恍若那天边的明月,突然有了几分的黯淡一般!不是不美了,而是美的又生出了几分的落寞,几分的失意!让人看了,不自觉地,便会生出了几分的心疼了!

    而事实上,倾城也的确是因为刚才看到了那一抹笑后,有了几分的心疼!只是面上不显罢了!

    “北地那边儿,你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我不会插手。不过,若是你不能将那北地的兵权收入手中,我就出手帮秦王。反正,是不可能再给了齐王的人就对了!”

    夜墨一愣,这丫头刚才的一句话所透露出来的信息太多!

    不可能再给齐王的人?这意思就是说,她已经是十分地有信心,将肖家给解决掉了?至少,是在这兵权之上,肖家,休想再要染指了!那么,她接下来,到底是要怎么做?说实话,似是这般地小打小闹的一些个流言蜚语,太过平常!想要利用这些来打倒肖雷,未免就是有些异想天开了!

    夜墨相信洛倾城的脑子里,定然是又有了什么妙计!只是说不说,他却是决定不了的!

    而她还透露出了一个讯息,就是说,先紧着自己去争去抢。若是抢不到,那么,她就会出手相助武家父子!她一介女子,到底是想着如何帮他们?再说了,他们远在边关,倾城却在这里,她要如何帮?

    夜墨从未怀疑过倾城的本事,别的不说,就单单是冲着锦绣公子的名头,他也不可能小瞧了她去!只是,她的手段,当真就是能渗透到了北地的军营之中?

    当然,夜墨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欢喜的,毕竟,丫头还是言明了,要让自己先去争取。至少,自己的地位,是排在了第一位的。这是不是说明,自己在她的心里,其实是很重要的?

    这样的认知,虽然是没有得到苏惜月的认同,可是夜墨仍然是窃喜不已!他本就是一个性子较冷的人,也就是只有在跟倾城在一起的时候,才会话稍微多一些。若是在寒王府,怕是他一天说的话,都不及在这里跟倾城说一刻钟的话多。

    “北地那边,你不用担心。那京城这里呢?”

    “齐王就要和肖静敏成婚了!这样特殊的日子,本小姐,自然是要奉上一份儿大礼了!”倾城笑的有几分的诡异,特别是那眼底所流露出来的,怎么看,都不像是要恭喜人家的样子!

    “丫头,别玩儿的太过了!若是将皇上的目光,引到了你的身上,可就是大大的不妙了!”

    这是在关心自己?倾城的黛眉微挑,唇角轻扬,心情似乎是还不错!

    “你放心!我人在城外,怕什么?就像是这次香香她们两个的事儿,可是与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呢!哪个在威武将军府门口见过我了?哪个又证明是我让人散布的流言了?”

    夜墨不语,倾城的手段,他自然是知道。皇上并不知道倾城会武之事,否则,怕是说什么,当初也不会撤了布在洛府外的那些暗卫了!现在一想想这些,夜墨就觉得有几分的后怕。若是自己当初没有求了父皇,那么现在这个小丫头,不知道还能不能坐在这里,吃着点头,喝着茶,跟自己说着话!

    “对了,你今天回去后,找个借口,将那个珍珠放了!”

    ------题外话------

    感谢刺骨印柔媚送上的88朵花花,感谢美人们送上的票票!VIP群号:171473757群名:冰心叹喜欢本文的美人们可以加群哦。本群只接受正版订阅者。进群后请主动提交订阅截图。具体的,可询问管理员…。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贵女邪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佳若飞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佳若飞雪并收藏贵女邪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