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邪妃 > 第六十七章 另有其人!

第六十七章 另有其人!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倾城的眉心微蹙,七皇子听了,则是眸底略有些复杂,“看来,三小姐要有的忙了,不如,一起吧?”

    “一起?也好!”意外地,倾城竟然是没有拒绝他,反倒是浅笑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七皇子笑睨了她一眼,对于洛倾城的兴趣,似乎是更为深厚了一些。

    倾城边走边问,“可知道是何人落水了?”

    “回小姐,是陈家的小姐陈薇,同时,还有抚安侯府的小姐花丽容。”青兰的声音压的极低,显然是不想让别人听到她一介婢女,竟然是直呼了别家小姐的闺名。

    “想不到竟然是还有花丽容!她还真是让我意外。”

    “三小姐与花家的小姐,似曾相似?”

    倾城落后了他几步,笑道,“这个,似乎是与七皇子无关吧?咦,那不是二姐姐吗?”

    七皇子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果然就见洛华柔带着两名婢女过来了。再回头,洛倾城早已是走远了。微摇摇头,苦笑一声,“落花有意,可叹流水无情呀!”

    洛华柔因为离的远,只是听到了末尾的一句无情,却不知他是因何而有此一悟,遂含羞带怯地低了头,福身道,“给七皇子请安。想不到七殿下倒是好雅兴,在此作诗么?”

    七皇子定神看她,说实话,这个洛华柔生的也是极为美貌的,虽不及洛倾城,却也是京中难得一见的美人儿!毕竟,她的生母柳氏,当年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姑娘,生下的女儿,又怎会差?

    看她弯弯的柳叶眉,明明是无论从颜色上,还是线条上,都是极为完美的,可是七皇子却是看出了两条生硬的黑线!虽是用了上好的螺子黛,却不及洛倾城那一双天生的蝴蝶眉看着悦目!

    再看精致的妆容,肌肤白里透红,处处粉嫩,一朵宛若是玫瑰花一般的红唇,让人看了,的确是生出了想要一亲芳泽的冲动。只是,怎么看,怎么就觉得有点儿俗气呢?似乎是今日见到的所有的美人儿,都是如此吧?只除了那个让他惊艳的洛倾城!

    一身华美艳丽的衣裳,将其玲珑有致的身材也是衬托地刚刚好,再紧一分,未免是太过轻佻了些;再松一分,又不能将其完美的曲线修饰出来,这个洛华柔,的确是善于打扮的!只是今日看在了七皇子的眼里,却是与寻常的女子并无半分的不同,毫不出众!

    再看这娇滴滴的贵族小姐的作派,明明就是想要搭上自己,却偏又装出了巧遇,且不好意思之意,简直就是惺惺作态!

    洛华柔哪里知道这会儿,七皇子殿下心里已是将她的形象给完全地否决了!

    “二小姐倒是好兴致,本宫也没有心思作什么诗,刚刚听说令兄下水救人了,二小姐不去瞧瞧?本宫刚刚似乎是瞧见三小姐匆匆过去了。”

    七皇子饶有兴致地看着洛华柔,自己的话,很明显就是在讽刺她不知道关心兄长,只知道到处献媚了!这会儿看着她明显就有些失措的样子,七皇子原本因为洛倾城的离开,而有些抑郁的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

    跌落荷塘的两位小姐都被送去了离此最近的院落换衣裳,再加上来来往往的一些小姐和婢女们,一时这后院儿里,竟然是有些乱了起来。

    等洛倾城找到哥哥时,见他一身的衣裳早已换了,只是头发仍然是有些湿,时不时地还往下滴着水珠,他的小厮,正拿了一方干净的帕子,轻轻地为他擦拭着。

    “哥哥没事吧?”

    “没事!”洛华城一看到倾城过来了,自然就知道是自己下水的事情惊动了她,“让你担心了,是哥哥的不是。”

    “哥哥哪里话?刚才的场面如何?可是一团乱?哥哥救上来的,又是何人?”

    洛华城的眸色微暗,一抹狠戾自其眸中滑出,“哥哥救上来的是名男子,并非是女子,妹妹无需忧心。”

    倾城点点头,她早从青赫那里收到了消息,之所以迟迟未说,自然也是有着自己的道理,总不能看到了哥哥落水,又被人算计,还无动于衷吧?便是做做样子给别人看,也是必要的!

    “哥哥,怕是一会儿,人家不会甘休的,你可是都安排好了?”

    “妹妹放心,哥哥不是小孩子了,若是连这等的小事都不能应付,还谈什么要保护你和清儿?本来,哥哥是可以避过去的,不过,哥哥实在是不喜欢这样三番四次地被人算计,正好借着这次机会,弄个干净!至少,过些日子的齐王府,我是不去了。也可以以此为由,让你也免得去受一遭的罪。”

    洛华城竟然是这样想的?这倒是倾城刚才没有料到的。哥哥果然就是哥哥,对于她和嫂嫂,总是要尽力保护的。这是故意想着将今日的事情闹大,正好短时间内,洛府的人不参加什么宴会,也让别人说不出什么来。

    “哥哥,难为你了,快擦擦,别再受了凉。”

    “怎么会?”洛华城不在意地笑笑,“哥哥可是习武之人,哪里那么容易就会受了凉的?”

    果然,这兄妹二人才刚刚说了会儿话,那厢秦王就派了人来,说是落水的几人都到了正厅,这会儿要请洛华城过去呢。

    这是想着让哥哥负责了?倾城的眸底闪过一抹厌烦,同样的把戏,接二连三的用,他们当真就不腻吗?想到哥哥刚才的话,想来,他在外头,也不是头一次被人算计了。只是想不到身为亲王的秦王府里头,竟然是也会出了这等的糟心事,委实是让人有些接受不了!

    二人走了半截,便遇上了七皇子,见他正慢慢悠悠地往正厅去,看到了他们兄妹二人,目光落在了洛华城明显还是湿的头发上,打趣道,“洛小将军,今日可是喜摘了娇花了?”

    洛华城对于这位一直是称病不出的七皇子,自然是没有什么反感或者是敌意的,恭敬地行了礼,“回殿下,末将只是正常救人而已。实在是不知何故要被唤去正厅。”

    “走吧。正好本宫也是要过去,这身子不好,走的自然也是慢了些,洛小将军不会介意吧?”

    “怎会?殿下请。”

    七皇子在转身的那一刹那,眼睛才往洛倾城的方向瞟了瞟,却是未曾出声,也未点头等做任何打招呼的动作,这一点,倒是比之他先前的主动搭讪,又有些不同了!洛倾城的眼睛一眯,难不成,这位七皇子,也是想来个欲擒故纵了?

    倾城甩甩头,自己果然是想的太多了!这样不好,长的漂亮虽然不是错,可是也不能太过自恋了!再说了,自己长的再漂亮,自认也是比不过夜墨那位冰山阎王爷的!所以说,自己现在的这个样子,还不至于说是让男子,人见人爱呢!

    等到了正厅,便见花丽容和陈薇二人正站在了一旁,小声的抽泣着。倾城快速地扫了一眼,厅中的众人,发现竟然是有好几个头发明显还是湿着的男子,看来,哥哥的安排不错!

    悄悄扬了扬唇角,倾城的心情大好!看来,今日的确是要有一番好戏上演了,就先听听,人家秦王府,是如何保的媒,哪朵娇花,配哪位美男了?

    秦王的视线,在半空中与倾城的视线相撞,看到了她那似笑非笑的神情,秦王的心底里莫名地就会觉得有些心虚!今日之事,虽不是他一手安排的,可是他至少是知情的!而做为同盟,事先没有将此事知会于她,似乎是有些说不过去!不过,一想到了,此事对于洛府,并不会有什么不好的流言,秦王的心思稍定。

    秦王深吸了一口气,又想到了自己的身分,对于一个小小的臣女,又是何惧之有?难不成,她还敢以下犯上不成?再说了,自己只是一心想要洛府添人进丁,算是喜事一桩,她洛倾城,有什么可埋怨自己的呢?

    如此想着,秦王心里的底气也就越足了一些,沉声道,“今日之事,实在是本王照顾不周,惊扰了各位了。”

    齐王浅笑不语,这会儿的他,已是明显不及秦王,所以,与之有关的事,则是能避就避,能让就让。好在秦王也是个识趣的,鉴于这嫡庶之别,也是不敢做的太过。

    七皇子则是轻点了头,再咳了两声后,才道,“惊扰二字,自是谈不上,只是不知道大皇兄这是何意?何故要将大家都叫来了此处?可是府上发生了什么大事?”

    秦王略一低头,秦王妃连忙道,“实在是对不住了。是几位女眷在荷塘旁赏花,只是没有想到,那塘边的栏杆失修,一时也未曾提醒大家,竟是害得花小姐和陈小姐二人跌入了池中。让两位姑娘受了惊了。”

    那正哭着的两人听了,连忙摇头行礼,秦王妃的客气话,她们哪里敢真的就受了?

    “不过,好在有几位公子英勇,及时跳入水中,将两位小姐给救了起来。只是,刚才众目睽睽,再加上两位小姐的衣裳都湿了,所以,这难免于两位小姐的清誉有损,这才将诸位都请到了此处,好给两位小姐一个交代。”

    “交代?什么交代?”武影儿头一个问道。

    秦王妃听了,面色略有些不悦,低声斥道,“影儿休得胡言!这男女授受不亲,可是刚才在那水中。你可明白了?”

    武影儿一听,立刻就红了脸,连忙低头不语了,心中则是暗自庆幸,幸好今日自己没有去赏荷花,不然的话,倒霉的,可就是自己了。

    “这可是有些难办了,看这厅内怕是有六七个人的头发都是湿的,难不成,要让他们都来负责两位小姐的声誉?”

    这话说的可是有些难听,倾城闻声忘去,说这话的,正是王保福将军府上的一名公子,具体是排行第几,她还真不知道。

    他的话音刚落,便听得那两名小姐的哭声更大了一些,而其中的一名婢女则是急道,“这位公子莫要胡言,下水的人虽多,可是救起我们小姐的,也不过一人而已!”

    “就是,我们小姐落水了,身边的丫环自然也是想法子去救的,这才跟着一起跳了下去,他们当中,自然有的是救起了丫环的。”一名嬷嬷道。

    看到秦王妃不悦,齐王妃则是面色严肃,轻斥道,“休得放肆!事关女子清誉,岂是你可以胡言乱语的?莫要惹了人家姑娘不悦。总之救人的,又没有你,你急个什么劲儿?”

    那位王姓公子痞痞一笑,歪了歪头,“知道了,我只是瞧着落水的这几位姑娘都长的太难看了些,跟这塘中的荷花比了起来,相差甚远!若是为了救她们,而损了这塘中的荷花,岂不是太可惜了?”

    倾城险些被他这话给呛到!这是什么话?这到底是不是王家的公子?这说出来的话也太绝了些吧?这简直就是不肯给这两位姑娘一条活路了!

    花丽容本就是有些伤心,她根本就无心去赏荷,硬被陈薇给拖着去的。先前看到了七皇子殿下,虽然是有些病态,可是众位皇子中,唯有他一人至今没有正妃,自己本是想着去讨好他的,谁知怎地就给落了水了?

    显然,这里的姑娘们,都是自动地将寒王这位至今连位侍妾都没有的王爷,给忽略了!或者说是直接过滤掉了!荣华富贵重要,名利权势重要,可是再重要,也得有命在才成呀!若是嫁给寒王?咝!那不是等于送死吗?

    “这位公子何必如此出口伤人?难不成您以为我们小姐愿意落水不成?”一名婢女实在是忍无可忍,出声顶撞道。

    倾城看出,这是花丽容身边的丫头。

    那位王公子却是压根儿连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轻嗤了一声,便到了门边,倚门而立,表示自己躲的远远地,再不插嘴了!

    “好了,你们两个也先别哭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且说来听听,有几位王爷在,自然是会为你们二人做主的。”

    这下子,花丽容是彻底傻眼了!抬眼看了看几个明显是才从水中出来的男子,有一个她认得,正是王府的侍卫,她身为侯府小姐,自然是不可能会嫁与一个小小的王府侍卫的!可是再看别人,大都不认识,而且看其穿戴,也实在是普通,哪里像是什么贵族子弟?唯有洛华城,还算是这些人中,身分最高的了。

    可是一想到他已经是有了一位国公府的嫡小姐为妻了,自己若是嫁过去,也就只能是为妾了!这怎么成?

    陈薇,倒是没有想那么多,毕竟她的出身在这儿摆着,本就不高,也谈不上什么受委屈不委屈了,直接就走向了洛华城,福身道,“多谢公子的救命之恩,小女子知道公子身分高贵,不敢高攀,只望能随侍左右,以报救命之恩。”

    此话一了,七皇子倒是轻笑了起来,“洛小将军,艳福不浅哪!”

    花丽容见此,立时就有些懵了!这怎么成?这几人里头身分最高的也就是洛华城了,如果这个陈薇说救她的是洛华城,那岂不是要嫁给他了?那自己呢?再看看其它的几个,模样儿差的差,气质弱的弱,出身低的低,思来想去,还是洛华城看着最顺眼!

    不行!怎么能让这个陈薇得了手?

    花丽容则是到陈薇的身边站了,冲着洛华城也是一福身,“多谢公子相救。小女子乃是抚安侯府的花丽容,今日公子救命之恩,小女子定是感激不尽,回头再禀明父兄,重谢公子。”

    话落,花丽容则是眼眸一转,轻道,“陈小姐,救你的,是你们王府的那位侍卫,当时我上岸之后,看到了。”

    陈薇的脸一白,她自然知道救她的不是洛华城,可是她没有想到先上了岸的花丽容竟然是会有此一说!嘴唇哆嗦了几下,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不禁是抬头,一脸柔弱地看向了洛华城。

    这是要使美人计了?这一幅白莲花的模样,还真是让人有些不忍呢!倾城的眼角抽了抽,怎么自己就学不会这一招呢?

    “花小姐是否弄错了?”出声的,是洛华城。

    “公子何意?”花丽容一脸愁容地看向了洛华城,尽量使自己看起来更柔弱,更为娇美一些。

    “在下的确是下水了,不过在下救上来的,却并非是两位小姐中的一人!”

    “什么?”花丽容和陈薇同时一惊,竟然是异口同声道。

    “在下下水时,两位姑娘都已得救,在下救的,是王府的这位小兄弟,当时他的腿似乎是有些不妥,险些溺水,所以,在下才会下水,将其救起。不过,两位姑娘虽非是在下救的,不过,当时救人的在下倒是看清楚了。救了这位花小姐的,正是王府的那位陈长史。而救下了陈小姐的,就是在下身边的这位侍卫兄弟了。”

    洛华城凉凉地说完,便看向了秦王。

    “王爷,在下因为浸了水,这身体有些不适,可否先行离开?”

    “这,洛小将军,这事情尚未弄清楚,是不是?”秦王妃急着开口拘留道。

    倾城这才站了出来,有些不解道,“有什么不清楚的?哥哥只是救了你们王府的一名侍卫罢了,有什么好解释的?再说了,两位姑娘都是一口咬定了,皆是为哥哥所救,这又怎么可能?哥哥便是水下的功夫再厉害,也不可能同时救下了两个人吧?臣女可是听说,当时两位小姐可是从那塘上的曲廊掉下去的,可是正中间,若是哥哥这般地厉害,那岂不是成了神仙了?”

    倾城的话,将秦王妃直接就给堵了!的确,洛华城再厉害,也不可能从那水中间,直接一下子就救两个吧?那下了水的这么多人,都是吃白饭的?没事儿弄了自己一身水,闹着玩儿的?

    “秦王府的侍卫也果然是能干,如今既然是两位姑娘的救命恩人都找到了,自然也就是万事大吉了!秦王妃刚才不是还说,一切有王爷做主吗?那接下来的事,是不是就该交给秦王爷了?”

    秦王的面色微寒,他看得出来,倾城的表情陡生了几分的冷意,看来这一次,自己的确是将她给得罪了!

    “好了,既然是两位小姐记错了,那就先回去好好歇歇,王妃,你还是先让人给她们一人送碗热汤,好暖一下身子,再仔细想想,是何人救了她们。”

    “是,王爷。”秦王妃也知道这会是将事情弄砸了!没想到这里头竟然是还有花丽容给插了一杠子!她怎么会也给落了水呢?

    “王爷刚才没有听清楚吗?哥哥不是说看到了是他们二位救了这两位小姐吗?还何需再问?”

    倾城此言一出,立即便为自己引来了几道注目礼!其中最为恼火的一个,就是花丽容了!

    “洛倾城,你是什么意思?为何定要说是这名低贱的侍卫救了我?你是安的什么心?”

    “低贱的侍卫?”倾城一愣,故作委屈道,“花小姐怎么能这样说?再怎么样,也是人家救了你,你不感激人家也就罢了,为何还要如此贬低人家?侍卫怎么了?有什么好低贱的?再说了,看这侍卫的打扮,也不是寻常人家的护院,人家也是有品级的!花小姐何以如此辱人?”

    花丽容一时反应不过来,一跺脚又道,“洛倾城,我告诉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打了什么主意?你分明就是还在介意当年我哥哥悔婚之事,你就是故意的!”

    “你哥哥?悔婚?”倾城这下子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摇摇头道,“花小姐是不是想的太多了?那样一个无耻之徒,也配与本小姐比肩?还请花小姐慎言!”

    倾城这一说,又让众人想起了当年花楼在京中闹出的与四公主一事了。极受皇后宠爱的公主南宫欣,可就是被人怀疑是与花楼有了私情,后来不知何故,硬栽在了凤良的身上的!

    原本是人都死了,人们也早已淡忘了,偏今日花丽容又在这里提起了花楼,当下,人们看向花丽容的眼神,可就是变了变!那样男子的妹妹,能好到哪里去?

    “你!洛倾城,你欺人太甚!我,我跟你没完!”

    “花小姐这是怎么了?刚才洛小将军所言极是!当时,本宫就在不远处的假山旁歇着,正好是见到了你被这位侍卫给救了起来,怎么这会儿人家洛小将军只是实话实说,你反倒是生气了呢?”

    倾城微微一愣,没有料到七皇子会坐在这里做假证!几人落水之时,他明明就是跟自己在一处聊天儿呢,上哪儿见了什么救人之事了?这厮也是个心黑的,说谎都不打草稿的!

    有了七皇子一言作证,当下,事情就已经是板上钉钉了!秦王的眼神已是又冷又悔!想到了那日洛倾城对自己的警告,自己当时还不以为意,现在想来,何其愚蠢?

    洛华城要回府,洛倾城自然也是要跟着一起回府了,洛华柔倒是一脸的舍不得,频频地朝着七皇子暗送秋波,可惜了,人家的心思,压根儿就不在她的身上!什么样儿的秋波,再勾人,送了也是白送!

    对于今日的这个结果,洛华城是有些始料未及的,他只是想着借着今日之事,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只是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是又被拖进来了一个抚安侯府家的小姐,而且还是花楼的亲妹妹!

    不过,总的来说,他的目的,是达到了。几日后,齐王府的宴会,他也算是有了借口不去,洛家的两位小姐,也可以直接就免了,对外,可以直接就说是受了惊,在府中养病呢。

    秦王府,王妃主院儿。

    “王爷,今日之事,是妾身没有安排妥当,还请王爷责罚。”秦王妃跪在了地上,垂首自责道。

    秦王则是微眯了眯眸子,好一会儿才摇了头道,“罢了,此事也怪不得你,是我们低估了洛华城,你先起来说话吧。”

    “谢王爷。”秦王妃起了身,却是不敢乱动,仍然是低着头,一幅诚心认错的样子。

    “王爷,臣妾总觉得今日之事,太过蹊跷,原本的计划里头,也是没有那个花丽容的,可是怎么会?”

    “花丽容便是再不懂事,也是抚安侯府的嫡小姐,若是就这样被我们王府的侍卫给污了名声,我们秦王府,可就是将抚安侯给得罪挺了!他手中,可是有着十万的精兵呢!这对我们来说,可是一大助力呀!”

    秦王妃自然是知道王爷的意思,如今经这么一闹,无论花丽容是否嫁给那名侍卫,她的名声,都算是毁了!一名女子,不小心落入水中,这会儿的衣裳又不是特别厚,再被一个男子给救上了岸,这谁知道两人的肢体接触,到底是哪儿碰了哪儿?这下子,花丽容在京城,是半刻也待不下去了。

    “先将那名侍卫处置了,无论如何,堂堂的侯府小姐,也不能嫁给一名侍卫!这岂不是在打抚安侯的脸?”

    “是,王爷。”

    “另外,陈薇那里是怎么回事?为何本王听说,是她拉着花丽容一起去赏荷的?”

    “回王爷,这事儿臣妾也已经问过了,本来是陈薇要自己去的,可是她身边的丫头说一个人去赏荷,未免太过扎眼,便是真的出了事,连个见证人也没有!最要紧的是,别人都不去那儿,她自己一人去了,这目的岂不是太过明显了些?万一再弄巧成拙,岂不是坏了您的大事,所以,才会叫上了花丽容。”

    “愚蠢!简直就是混张!本王的话不听,竟然是对一个婢女之言,如此信赖,简直就是废物!”秦王额角上的青筋一突一突的,很明显,已是盛怒!

    “今日的事,原本是极为简单,只要是能让那洛华城下了水,这事儿便成了一半儿了!可是没想到,这从中又冒出了一个花丽容!若是没有她中间插一杠子,那洛华城也不好不认了陈薇之事!简直就是气煞本王了!”

    “王爷您息怒,消消气儿。”秦王妃连忙上前,为其轻抚了背,再亲手斟了一盏茶,“王爷,依臣妾看,今日之事,怪的还不止是这一桩,那七皇子,果真是看到了一名侍卫救了花丽容?怎么就会这么巧呢?而且,若是七皇子当真看到了,为何早先不出声,而是在洛倾城开口之后,再有此一说?”

    “这不是明摆着呢?七皇子曾向父皇求娶洛倾城,可是父皇未允。这七皇弟却是心仪于她,倒是有些执着了!今日,那花丽容又是个蠢的,竟然是主动提及了当年抚安侯府的花楼悔婚一事,这不是在七皇弟的眼睛里头给扔沙子吗?七皇弟自然是会向着心上人说话的!难不成他还会护着花丽容?”

    “王爷,那依您的意思来看,七皇弟,是当真看上了洛倾城?那岂不就是说,他在拉拢洛家?”

    “嗯!他倒是有这个心思,不过本王瞧着,洛倾城却是看不上他!”

    “呃?看不上他?”秦王妃有些意外,这洛倾城虽然是洛家的嫡女,可是那七皇弟好歹也是皇室子嗣,将来便是不能被封为太子,至少也是可以封王的。依着洛倾城的身分,能嫁入皇室为正妃,可是高抬了她了!怎么还会看不上七皇弟?

    秦王有些厌烦地摆了摆手,“你先下去吧,本王先一人静静。”

    “是,王爷。”

    秦王妃退出了屋子,自然就是先着手安排了人去将那名侍卫给处置了!至于陈薇的事,要如何处置,她倒是不必问过王爷了!本来那陈薇就是武家的家将中的一女,说白了,也就是他们武家的一颗棋子罢了,如今废了,那便是只能废了!

    救了花丽容的侍卫抱病而亡,总不能救了一个小小的陈薇的侍卫,也会抱病而亡吧?若是如此,他们秦王府的侍卫都成了什么?全都是些窝囊废?

    秦王一人直接就侧卧于榻上,再次仔细地回想起了上次倾城对他说的话!原以为只要是自己不是对她和洛华柔下手,她就不会生气了!可是没想到,自己这一次竟然是错算了洛华城!

    如果洛华城是自己想要美人在怀,自然是就不会出现了今日这一幕,陈薇是谁的人,在场之人,谁不清楚?可是洛华城明知她是武家的人,仍然是毫不留情地就拒绝了,并且是还坦言了,救她之人,就是府上的一名侍卫!这个态度,怕是不仅仅只是做给自己看的!

    想到了今日齐王和七皇弟的态度,秦王便觉得一阵子火大!原以为洛华城与自己走的还算是近,定然是会顾虑到了武家人的面子,认下了这个陈薇之事!可是没有想到中间又被花丽容给横插一脚,反倒是成全了洛华城,让自己便是想要责难人家,也是找不到理由了!

    今日这一切,当真就是巧合?不!不可能!

    秦王深知,在这高门大院中,从来就不存在什么巧合!只有刻意地人为,何为缘分之说?

    想想今日他们洛家兄妹的态度,秦王则是在犹豫着,要不要找个机会再去一趟洛府,或者是再单独地约见倾城一次,当面赔个礼,希望不会惹得洛倾城大怒!只要是想想凤家和肖家,秦王的心底,就是隐隐生寒!他可不想这会儿,直接就将武家给灭了!

    想想那个花丽容,突然,秦王就坐了起来,眼睛快速地转动了几下后,便突然明白了过来,好一会儿,才喃喃道,“好!好!洛倾城,你果然是好样儿的!这一次,算是对本王一个小小的警告?”

    倾城回了府,直接就回了锦绣阁,哥哥那里有嫂嫂照顾着,自然是不会有事,只是,这一次,自己的用意做的如此明显了,不知道,秦王到底是看明白了没有?

    她既然是料定了今日会有一出好戏,自然是不可能会坐壁上观!自己不会插手哥哥的事,不代表自己就不会送上一份儿回礼!而这个花丽容,就是自己送给秦王的一份儿大礼!

    花丽容是什么人?西北抚安侯府的嫡女,而且还是唯一的一个嫡女。抚安侯手中握有十万精兵,同时,花家还有传承下来了那么多年的百人暗卫,而且是领着朝廷俸禄的暗卫,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皇上对于花家的看中!可是经过了今日的这么一闹,花丽容的名声严重受损,这一生,怕是都不会再踏足京城了!而且,如果不出意外地话,抚安侯定然是会早早地便为其相看好了亲事,直接嫁过去,图个清净了!

    花丽容再不好,也是抚安侯的女儿!这一次,秦王想要得到花家的支持的美梦,不能说是彻底破碎了,怕也是短期内,想要修复好与花家的关系,也是不太可能的了!

    当然,她之所以这么做,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要让人们都以为,花家与洛家不和!这个,不仅仅是做给那些朝臣们看的,更重要的,则是做给皇上看的!

    倾城深谙帝王之道,这得归功于前世读了那么多的史记之类的书籍,自然也是学到了不少的东西!皇上虽然是倚重洛相,可是身居高位,骨子里的多疑,可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打消的。

    若是洛家与所有的重臣关系都好,岂不是大大的不妙?

    前几日,自己与董乐儿不和之事,怕已是传到了皇上的耳目之中,这一点,只会让他觉得放心,却是绝对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的!

    至于这一次与花家结怨,则是为了让上位者对父亲更为放心,这样,他才会有可能,继续重用自己的哥哥,帝王的心思,向来难猜,可是只要是知道了帝王最在意的是什么,那么,他的心思,便也就不难猜了!

    秦王怕是不会想到这么多,最多,也就只会是以为自己故意拿这个花丽容来惩治他!让抚安侯远了他,这样,自己的做法,才不会将秦王惹的太过恼火,至少,不会对自己下手!

    “青兰,吩咐下去,就说是我与二小姐都受了惊,即日起,闭门养病,任何人来探访,皆是不见。”

    “是,小姐。”

    入夜,倾城便到了别院,不意外地,无崖正在屋子里等着她。

    “怎么今日来的这般早?”无崖倚在了榻上,有些懒洋洋地问道。

    “起开!这是我的榻!”倾城一点儿好脸色也没给。

    无崖撇撇嘴,“起开就起开!”话落,果然就是挪到了对面的一张太师椅上。“死丫头,我问你,你这么做,就不怕将抚安侯给惹恼了?万一他将这所有的怨怼都发到了你的身上,我看你到时候如何应对?”

    “他不会!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似的小心眼儿呢?”

    “死丫头,你说谁小心眼儿呢?”

    “七皇子的势力你查的怎么样了?这些日子,你是越来越懒了!”

    “不是我懒,而是他藏地太深了些,目前虽然是掌握了一些情报,只是太少了些,不过,我倒是意外地查到了当年关于那个七雄帮的事,想不想听听?”

    “七雄帮?可是当年被花楼买下,对阿楚动手的那群杂碎?”

    “正是!当初我们才追查了没多久,那七雄帮上下就都被灭了口!当时,我记得你是怀疑到了皇后的身上的!”

    “不错!当时,我以为这京城里头权势最大的,也不过就是那么几人,皇上显然是不会做出这等事的,所以才会怀疑到了皇后的身上。难不成,他们背后的主子另有其人?”

    无崖神秘地一笑,一双桃花眼则是冲着她眨了眨,抛了个媚眼儿过来道,“自然!不然的话,你以为我会闲着没事儿干,再提一群死人做什么?”

    对于他的媚眼儿,倾城自然是毫不理会的,只是没有想到,七雄帮背后的主子,竟然不是皇后!而且,现在无崖提到了这个,显然,是发现了七雄帮里,还有着其它的什么秘密了!

    ------题外话------

    《翠色田园之第一农家女》酒家娘子现代金融学博士李采薇穿越到古代农村,成为一个五岁的小女娃,为救弟弟委身给傻子做童养媳。

    丈夫又傻又面瘫。

    两间破草屋,一亩三分地,有上顿没下顿,难以温饱。

    残酷的生活,逼得李采薇奋发自强,靠着一技之长,带着丈夫发家致富。

    包地种粮,开山种果,租塘养鱼,建造盛世庄园;

    十里荷塘,千亩良田,万顷荒山,奔向小康生活。

    事业蒸蒸日上,从一个农家贫女成为专门种植朝廷贡品的小富婆。

    原本以为自此和傻子丈夫和和美美过生活,却不想被拐进了花轿。

    嚓!好女不二嫁,这是什么情况?

    李采薇新婚之夜逃婚,出门便被逮着。看着眼前英俊潇洒的男子,精睿凛然的眸子,哪有半分傻气?顿时傻眼了。这当真是她的傻子丈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贵女邪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佳若飞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佳若飞雪并收藏贵女邪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