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邪妃 > 第八十二章 风雨将至!

第八十二章 风雨将至!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妃火辣辣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宋管家听了,简直就是要站不住了,那眼底的惊恐,可不似作假,显然,对于他的主子,他有着更多的畏惧!

    “你,你怎么会?”

    “宋管家,这话已经问过一次了,再问,可就是有些让人厌烦了呢!”倾城的眸底含笑,却是让人看着有些冷嗖嗖的,宛若是青天白日里头撞了妖一般,让人浑身生寒,瑟瑟发抖!

    “让我猜猜,你们主子处心积虑地想要让洛华娇顶替我住进锦绣阁,到底,是想要什么呢?”倾城实际上大概已经猜了个*不离十,只是她却是并不愿意点破,有的时候,让人如此畏惧着,因为弄不清楚别人的想法而胡思乱想,或许,自己还能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呢!

    宋管家果然是比刚才更加焦虑了些,呼吸也是越来越急促,那眸底的畏惧,已是任何一个人都能瞧得出来了!

    倾城半眯着眸子,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微微含笑,看来,事情,似乎是更有趣了呢!只是不知道,自己要想个什么样儿万全的法子,才能将那幕后之人给揪出来呢?似乎是有些棘手呢!不过不怕,若是太顺利了,她反倒是觉得无趣了呢!

    “父亲,您都看到了,也都听到了。女儿的确就是您的女儿,是母亲亲生,只是想不到,竟然是会有人用了此等阴暗之法,来败坏女儿的名声,看来,那人,是对女儿恨之入骨呢。”

    洛永和知道她说的那人指的是洛华娇,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切竟然是与洛华娇有关!怎么会是这样?

    一个他以为已经死了的女儿,竟然是还活着?而且从刚才倾城和宋管家的问话中,他已经知道,自己以前的那位小妾,竟然还是出自苗疆,此事,绝非是一般地什么为了名利富贵而为,要不要上报于皇上呢?

    “倾城,洛华娇已死,乃是京城人人皆知之事,这世上,哪里还有什么洛华娇?如今,为父也只有你们三个女儿了,至于刚刚所说的闻风客栈的那一位,你不是说已经将其擒住了?那就好好审一审,为何对你动了这般歹毒的心思?”

    洛永和很快就想通了一件事,那就是洛华娇即便是活着,也是不可能再明目张胆地在京城抛头露面的!就算是她仍然顶着以前的那张脸,可是人有相似,也不是说不过去。她想要重回洛家,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可是,她为什么要对倾城出手如此狠毒呢?毁了倾城这个洛府嫡女的身分,比给她下毒,怕是还要更让倾城难受吧?他知道倾城在意的,根本不是这个身分,不知道为什么,洛永和就是觉得什么荣华富贵在倾城的眼里,全都是不屑一顾的!

    他知道,可是不代表洛华娇也是这般看的。怕是在洛华娇的眼睛里,就只有财富和权势吧!

    洛华城则是静静地听罢后,略有疑惑地看向了倾城,他是知道倾城对于母亲的感情的,虽说是基本上就算是没有见过面,许是天性使然,血脉相连,所以,倾城对于母亲,有一种异乎寻常的感情!特别是对于她的死,格外地执着!

    如今倾城既然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没有问题,那么,她心底的那份落差,应该也就是没有问题了吧?

    倾城让洛离将宋管家押了下去,然后再将几人都请到了锦绣阁,而此时,李华州也到了!

    因为近几日,李华州公开表示倾城是他的义妹,甚至是言明了苍冥女皇对其赞赏有加,大有将其带到苍冥国入住皇宫的架势!所以,倾城的身分,可谓是水涨船高。便是宫里头的那些原本想要动她的人,这会儿,也得好好儿的掂量掂量了。

    同时,外头也因为李华州的这番动作,闹的沸沸扬扬的,人人都在猜测着,苍冥太子,是真的将其当成妹妹,还是另有所图。比如说,会不会将其带回苍冥,迎为太子妃?

    不过,李华州昨日在宫里与皇上言明,洛倾城只是妹妹,绝对不可能会成为他的太子妃,待他回国后,许是苍冥女皇就会下达册封洛倾城的旨意。

    在夜墨看来,李华州的表态,倒是让他稍稍安了心,虽然两人间是有血缘关系的,只不过是表亲,这是不影响他们通婚的!相反,许多大家贵族之间,常常是会以这种关系通婚,以确保家族的兴盛,以及家族与家族之间的利益关系的。

    不过,夜墨注意到了倾城在看向李华州的眼神里,大多都是信任、依赖,爱慕之色,似乎是没有的。这倒是让夜墨较为满意,至少倾城本人对他还是没有那方面的兴趣的!

    倾城一看到李华州也过来了,自然是高兴,顺嘴便叫了一声,“哥哥!”然后又惊觉不对,微挠了一下头,有些不好意思道,“两位都是哥哥,哥哥你可千万别生我的气。”

    洛华城的胳膊被她摇着,却是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自己什么时候说生气了?还是说,自己看起来,就是那样小心眼儿的人吗?

    “如何了?”李华州却是没有在这件事情上纠结太多,而是直奔主题。

    “青赫已经去了闻风客栈了,同去的,还有阿墨的人,总是不会落空的。哥哥先别急,就先在这里喝喝茶,养养神。”

    “那人在闻风客栈?”

    “宋管家是这样交待的。而且,他背后的人,竟然是我的那位好妹妹洛华娇。”

    洛永和的眉心微皱,毕竟这是洛家的私事,如今,竟是将苍冥太子和寒王殿下两尊大佛都给掺和了进来,怕是一个不慎,就会弄得水深火热了。

    “父亲,我知道您有很多的疑问,这些您都先不要急!女儿先为了昨日之事向您赔罪!”倾城说着,便冲着洛永和福了身,“父亲,原本我以为苏嬷嬷不会骗我。所以才会万分地绝望。而且,若非是有太子哥哥相助,怕是苏嬷嬷身上的蛊毒和催眠术都是无法解开的,这样一来,我们也就不可能会顺滕摸瓜,抓到了宋管家了。”

    “无论如何,昨日都是我太过偏执了些,让您和哥哥为我担心了!”

    洛华城轻叹一声,面色已是舒缓了不少,伸手摸了摸倾城的头,“你这个小丫头,身上的那股犟劲儿一上来,谁说也不听!别扭的很!我知你向来聪明,事实上,这许多事,也都是多亏了你。只是,你到底是一个人,不是神!怎么可能次次都是预料的那般准?这一次错了,下一次,便可要好好儿地想一想,再冲动了。”

    “知道了,哥哥。”倾城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其实,今日她的心底里头是最为复杂的一个!

    原以为自己有着别人没有的读心术,是这上天对她的恩赐,也是她最大的倚仗,可是这一次,自己竟然是差一点儿,就栽在了这上头!若非是后来自己坚持要亲审苏嬷嬷,而且又观察到了一些不太明显的细节,怕是这一回,自己与洛家,可能就会真的走到了无可挽回地那一步了!

    现在只要是这样想想,倾城就是万分地懊恼!

    怎么会这样?

    自己原本最引以为傲的读心术,竟然也并非就是绝对的正确的!这一次,苏嬷嬷的例子,便是很好地说明了这一切!看来,以后自己再做事,可是要千万地小心了!不能再以为只要是能窥探到了别人的心思,就是多么厉害了!

    当然,以后再用读心术的时候,也得多个心眼儿,还得记得要看看那人的表情,或者是其它的一些细微的肢体动作!免得自己再栽在了自己的天赋上头!

    现在想想,这倒是有了几分的讽刺!自己最信赖,最依仗的天赋,这一次,差一点儿就将自己给套了进去,还真是危险!若是再让那人得逞,怕是这锦绣阁里的财物是小,那洛华娇的入住,反倒是会将整个洛府,给搅个底儿朝天吧?

    倾城现在无暇再猜测洛华娇背后那人到底是谁,因为刚才,她从宋管家的脑子里,还窥探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只是这个秘密要不要说,她还在犹豫!毕竟,自己才刚刚因为太过相信自己的读心术,而险些铸成了大错,若是再出了什么岔子,自己如何向父亲交待?

    倾城犹豫之间,就听夜墨道,“洛华娇的背后,不可能是没有高人指点的。洛相,若是寻常事,本王定不会插手,可是既然是发现了有苗疆人的介入,本王便不可能会坐视不理。”

    “王爷所言极是。微臣也正想着,该如何回禀于陛下。”洛永和一脸纠结道。

    “洛府竟然是混入了苗疆之人,而且一潜伏还是多年!这件事,可大可小,可利可弊,相爷还是要琢磨好了。千万别让别人先使了绊子。”

    一句话,便提醒了洛永和!

    没错,这洛府被潜入了苗疆的探子,此事说小不小,说大也算不得太大,可若是有人有心利用,将事情闹大,那可就是有些棘手了。

    比方说,有人刻意咬住了有人潜入洛府,是为了盗取一些朝廷的机密消息,这一条儿,就足以让人浮想联翩了!毕竟,洛府接连出了两位丞相,而这宋管家和杨氏潜进府来时,那会儿还是老相爷在任,谁知道,到底这些年,会不会是洛家有意提携了苗疆?

    是刻意地让人透露出了消息,还是根本就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盗了机密消息,谁又能说的清呢?

    越是这等没有真凭实据的事,却是可以让人抓住了机会,大加利用!这样一来,他洛永和,甚至是整个洛氏一族,在皇上那里的信任,怕是就要受到了极为严重的威胁了!

    可是,这会儿要如何回禀于皇上呢?说自己也是才刚刚发现?再将那宋管家交与皇上处置?

    洛华城看这屋子里的气氛有几分的怪异,也开始思忖起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以及会千万的恶劣影响。他与洛永和不同,他是武将,虽然自小也是习文弄墨,可是这想法,却是要比洛永和灵活的多!

    “父亲,寒王殿下乃是当今亲王,而且又是冰魄的首领,今日有他在,也正好是可以将事情弄个清楚。另外,还请王爷将此事向皇上陈情,我洛氏一族,对于南宫皇室的忠心,日月可鉴,绝无二心!”

    洛华城的话,倒是提醒了洛永和,他说的没错儿!寒王虽然是性情暴戾,可是于军务上,却是极得皇上的信任的!明明才刚刚到了弱冠之年,可是这于军务上的才华,却是远远强于一些有经验的老将军的!就连他这个丞相,在一些军务上的处置或者是分配上,也是远远不及!

    这样的寒王,无论是皇上对他抱了何等的期望,自然是不会轻易废了的!更何况,他的手里头,还后捏着千雪国三十万最为精锐的将士!有他在,后头向皇上禀报时,也会放心一些了!

    “还请王爷届时能为微臣一家,美言几句。微臣感激不尽。”

    “洛相快快免礼,本王说过了,倾城是本王的未婚妻,她的事,自然也就是本王的事,她的家人,自然也就是本王的家人。”

    这意思就是帮了?洛永和总算是真的舒了一口气,有了寒王作保,总算是有了几分的安心了。

    很快,闻风客栈里抓到的几名主仆,便被带到了寒王府。

    这个消息传回来的时候,洛永和的脸,便黑了几分。不管怎么说,也是洛府的事,怎么就给弄到了寒王府去了?不过,再一细想,寒王如此做,想来,也是担心洛府的人多口杂,万一再有什么人泄露了一两句出去,就会有些麻烦了!

    “洛相,此事事关本王未婚妻,故本王自作主张,将人直接带到了寒王府,还请洛相见谅。”

    “王爷言重了。”

    一番客套之后,李华州和洛倾城二人则是强忍了笑,一道去了寒王府。

    等看到了那宋管家心中的那位小主子,果然就是洛华娇时,几人都是有些惊诧的!毕竟,刚刚听说是一回事,亲眼见到了本人,又是一回事!

    事实上,洛华娇的面容比之以前,略有改变,下巴更尖了一些,个子也稍微出挑了些,许是因为脸瘦了,一双眼睛倒是显得更大更水灵了些!

    “洛华娇,果然是你呢!看来,你还真是贼心不死,当初没有害了我,这回竟然是能想出了这等的李代桃僵之计,说说吧,你幕后的主子,到底是谁?”

    洛华娇在得知自己被人制止的那一刻,就已经猜到了对她出手的,极有可能就是洛倾城的人!果然是不出所料,真的是她!

    “哼!洛倾城,想不到这样也能被你识破,算你走运!”

    倾城只是笑眯眯地看着她,并不说话,刚刚闪进了屋子的一抹大红色,则是直接就奔到了倾城的跟前!

    上下左右,前前后后,里里外外地,将倾城给打量了个够后,才松了一口气,拍着胸口道,“吓死我了!总算是你没事!”

    倾城白他一眼,“我像是那么弱的人吗?”话落,便以下巴冲着洛华娇的方向挑了挑,“去看看母蛊是不是在她的身上。”

    无崖扭头一看,上下扫了一眼,面有嫌弃道,“啧啧,你总是将这种丑不拉叽的东西,交给我来诊脉。怎么不是他?”说这话时,眼睛已是瞟向了李华州。

    倾城怔了怔,瞪他一眼,“什么话?快点儿。若是在她的体内,想法子先将那母蛊给我封起来,等我问完了,再将她体内的蛊虫给逼出来。”

    “为何?现在直接逼出来不就成了?”

    倾城再次白他一眼,“你傻呀?万一她受不住,岂不是直接一下子就过去了?那我不是白忙了?”

    无崖撇了撇嘴,虽然是有些不屑,可是她说的话,也是不无道理的,毕竟,这个洛华娇,可是没有内力护体的,说不定,就会真的忍不住那母蛊被逼出时的疼痛,直接就咬舌自尽了!

    伸手先强行探过了她的脉博,然后微微思索了一会儿后,便直接是伸手封了她的几处穴道,才转头道,“成了!她的体内可是不止一只蛊虫,你想问什么,最好是快点儿。”

    “洛华娇,你是自己说,还是要我们一句一句地来问?”

    洛华娇瞪了倾城一眼,那样子,恨不能直接将她给撕碎了,吞入腹中一般,眼中的怒火,可是不似作假!

    “洛倾城,你不要以为你是洛府的嫡女就如何了?我告诉你,我的身分也不比你低!你以为你是一个小小的相府嫡女就如何了?哼!我警告你们,还是快些将我放了,不然的话,我父王定然是不会饶了你们的!”

    得!倾城低头一捂脸,自己还想着是不是得顾忌一下父亲的颜面,以及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这下可好,人家自己就招出来了!

    洛华娇这一招可不打紧,那宋管家直接就是一哆嗦,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了洛华娇,可是偏他现在被点了穴道,不能说话,只能是拼命地摇着头,看着她,可是奈何洛华娇自进来后,就一眼也没有瞧过他!

    “什么父王?你倒是说清楚了!别以为我们是好吓唬的。”

    既然人家是自己开始拿着身世说事儿了,那还有什么好顾忌的?瞥了一眼脸色略有些阴沉的父亲,倾城则是一脸正色道。

    “洛倾城,我告诉你,我不姓洛,我也不是洛家的小姐,我是苗疆王的女儿,我叫百里娇!哼!论说,我该是一名群主的。你们可别忘了,苗疆王,可不是寻常的闲散王爷。我劝你们最好是赶快将我放了,不然的话,我父王定然是不会饶过你们的!”

    洛永和只觉得脑子里,是响起了一声闷雷!

    自己养了十几年的女儿,竟然是别人的?而且来头还挺大,苗疆王百里雄的女儿?这么说来,杨氏果然就是苗疆人,那么她潜入洛府的目的,也就更加地不单纯了!

    一想到杨氏竟然是给自己戴了十几年的绿帽子,虽说自己并不喜欢她,可是身为男子,有哪个愿意自己的女人竟然是跟别人私通?便是自己一下也不碰她,也不代表,就能容忍她去勾引别的男人!

    而现在,自己一直以为是亲生女儿的洛华娇,竟然是还当着他的面儿,大言不惭道,她是什么苗疆王的女儿?是郡主?这也太讽刺了吧?

    洛倾城则是直接就抽了抽嘴角,这个洛华娇,是不是也太没脑子了些?看不清楚形容吗?没看到残暴无情的寒王在这儿坐着吗?竟然是还敢说自己是苗疆王的女儿?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孽障!简直就是孽障!好!既然不是我洛府的人,王爷,那就禀公处置吧。竟然是敢谋害官家小姐,甚至是滥用巫蛊之术,按律当斩!”

    一听到最后的四个字,洛华娇一下子就懵了!

    按律当斩?怎么可能?怎么会是这样?她是苗疆王的女儿,他们不是应该对苗疆王很是忌惮吗?怎么还敢杀了他的女儿?他们是疯了不成?

    洛华城则是摇了摇头,看来这个洛华娇知道自己身世的时间不长,对于苗疆的了解,也并不算多!苗疆人历代是崇尚巫蛊之术,而且自诩是女娲娘娘的后人,所以,从来都是极为重视这一类的祭祀等活动的。

    百年前,苗疆纳入了千雪国的版图后,便将这巫蛊一事,直接记入了律法之中!

    刚开始,因为苗疆与汉人的刚刚合并,自然是事情频发,后来经过了十几年的整合,总算是相安无事,极少再发生苗疆人以巫蛊之术害人的事。最主要的,便是律法的实施。

    苗疆人崇尚巫蛊之术,朝廷并不反对,只是一旦是有巫蛊之术流出了苗疆,那么,朝廷便会直接问责于苗疆王。因为苗疆是单独由苗疆王一人来统制的。千雪国虽然是驻扎了兵马,可也只是起到一定的威慑作用,并不插手苗疆当地的政事。

    当然,若是有一些小打小闹的东西流了出来,朝廷也是不会仔细追究的,不过,朝廷明令禁止,除却苗疆以外的任何地方,使用巫蛊魇胜之术。一旦查出,重惩不怠!

    巫蛊之术虽然是厉害,而且是效用也是让人畏惧的,可是真正懂这个,并且是能运用自如的,并不多见!并非是所有的苗疆人都擅此术!苗疆的大部分的居民,也就只是崇尚而已!

    如今,洛华娇本人就已经是一个体内有着几只母蛊的人,还敢在此大放厥词?要知道,她谋害的人,可是相府的千金,苍冥太子的义妹,可不是寻常的官家小姐!更何况现在,在寒王的眼中,又多了一条,谋害寒王未来王妃的罪名!

    这个洛华娇能不能留个全尸都还是个问题,她竟然是还指望着苗疆王来救她?简直就是疯了!

    “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若是不说自己是苗疆王的女儿,或许,皇上就不会因此而迁怒于苗疆王,可是既然你说了,那么,苗疆王这一次,怕也是要跟着你一起倒霉了!”

    开口的,是洛倾城,说这话的同时,还不着痕迹地瞄了夜墨一眼,对于苗疆,她是知道,一直以来都是他的心病,上次在他的书房里,他可是见到了苗疆的地形图和一些府邸周围的一些建筑图。

    果然,夜墨的眸子一亮,宛若是天边划过的流星一般,万分耀眼地闪了一下后,随即又归于沉寂、黑暗。

    “此事,本王定会如实禀明父皇。洛相就不必担心了。说起来,你们洛家,也是受害的一方。”

    有了寒王的这句话,洛永和父子,心中大定!只要是他肯这么说,那么皇上自然也是会偏向了他们这一边的,那些个心思不纯,想要借机坑害洛家的人,也就没了机会!

    洛华娇猛地摇着头,一张小脸儿,已是白的跟鬼一样,惨白惨白的!而一旁一直跪着的宋管家,则是呆呆地跪在了那里,竟然是连呼吸,都忘了!

    直到将洛华娇带了下去,宋管家的穴道才被解开!没有人想到,就在他的穴道被解开的那一瞬间,宋管家直接就跪伏在地,一个劲儿地磕着头。

    咚咚地,这头磕的,还真是实惠!

    “王爷,求您开恩!老爷,求您开恩呀!念在老奴在洛府多年,为您鞍前马后,从来不敢懈怠,您就饶了四小姐吧!”

    倾城听了,却是咯咯地笑了起来,声音宛若是那铜铃在响,异常悦耳!

    “宋管家,你为何不直接告诉王爷和父亲,说是那洛华娇,根本就不是苗疆王的女儿,根本就不姓百里?”

    宋管家听了,已是魂不守舍地瞪向了洛倾城!

    太可怕了!这个三小姐,怎么会?不!不可能的!这个秘密只有他和王爷知道,他不说,王爷不说,她怎么可能会知道?就连已死的杨氏,都不知道当初与她欢好的人,其实是自己!王爷压根儿就没有碰过她一下儿的!

    眼前的三小姐?不会的!不会!宋管家一边摇着头,一边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千万不要先着了人家的道,可是刚刚洛倾城的话,却是一再地在其耳中重复着!就像是一个魔咒一般,终于,让宋管家支撑不住,瘫软了身子,再也直不起来了。

    “你难道不好奇,刚才我为何让你点了你的穴道吗?若不是刚才你被制住,那么现在,要么,就是你已经杀了洛华娇,要么,就是你早已阻止了她说出这一切。宋管家,事已至此,你还不明白么?”

    宋管家使足了力气,勉强让自己抬起了头,与眼前的洛倾城对上!

    看着她一双如水般柔美的眸子,若春风般温婉的笑,为何自己的心底,却是生出了浓浓的惧意?恐慌!畏惧!前所未有的胆寒,一瞬间便统统地向他袭来,几乎就是将他压地喘不过气来,险些,就要背过气儿去了!

    看到宋管家如此,其它人却是不解。

    李华州对于苗疆亦是没有什么好感的,明明那巫蛊之术可以救人,可是现在的这一任的苗疆王,却是从他上任以来,除了用自己精湛地蛊术除去了一批反对他的人外,基本上,是毫无建树的!

    “倾城,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这里头,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洛华城颇为好奇道。

    “自然了!怕是就连已死的杨氏自己,都不知道,她生下的女儿,根本就不姓百里!而她一心爱着的百里雄,对她,除了利用,就还只是利用了!”

    “什么意思?你说洛华娇,呃,就是刚刚的那个贱丫头,根本就不姓百里?”

    “当然不姓百里了!百里雄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会看上了杨氏那样的妇人?他想要的,只不过就是杨氏全心全意地为他卖命罢了!”

    夜墨一皱眉,“丫头,你说清楚些。”

    “宋管家,怎么?还不预备说实话吗?看来,你是铁了心的,要我将这一切都说出来了?”

    宋管家此时哪里还有胆量再抬起头来?觊觎了主子的女人,这是什么样儿的罪名?洛永和若是知道了真相,怕是恨不能直接就将他碎尸万段了!

    宋管家这会儿才是真正地意识到了洛倾城的可怕!她分明是早就知道了这一切,知道洛华娇在危急时刻一定是会抬出了她自己的身分!她那样一个没脑子的人,怎么可能会意识到,她的一番话,会对苗疆王带来什么样儿的麻烦?

    而洛倾城显然也是意识到了,自己定然是会阻止洛华娇说出一切。可是她却并没有阻止他出现在这里,却是将他的穴道全都点了,说不得,动不得!眼睁睁地看着洛华娇在他的面前,犯下了大错!

    这样的洛华娇,即便是被苗疆王派来的人救了出去,也只会是死路一条!不得不说,洛倾城的这一招,还真是狠!她明明就知道洛华娇根本就不是苗疆王的女儿,可是却不肯放过这样好的一个机会!毕竟,这一切,都是洛华娇自己说出来的,没有人逼她,没有对她用刑,若是明日,她在皇上面前也是这样说,那么主子,真的就是有了大麻烦了!

    洛倾城满意地看着宋管家胆寒的模样儿,有些人,若是不将他逼到了绝境,他是不会意识到自己已经是濒临死亡了的!

    洛倾城无意将一切都说明白,只是让人将宋管家押了下去,这一次,没有再让人点了他的穴道,也并不担心他会有自杀的可能!因为她料准了,只要是洛华娇还没有将这一切都向皇上陈明,那么,他就不会放弃救走洛华娇的机会的。

    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倾城才笑道,“看来,今晚上,王爷怕是不能睡个安稳觉了。”

    “他会想法子通知其它留在了京城的人,来寒王府营救洛华娇,毕竟,她现在,可是顶着一个苗疆王女儿的名头呢。”

    “洛华娇早就死了。现在出现的这个人,不过是生的与她有几分的相似罢了。相信皇上,也是自会有公断的。”

    听了洛永和的话,夜墨的眉心微紧,“为恐生变,苗疆王的女儿,还是速速离开此地为妙!”

    倾城明白了他的意思,点点头,表示同意。

    李华州对于他们后头的计划,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兴趣的,他关心的,由始至终,就只有倾城!虽然从血缘关系上来说,洛华城也该是自己的一位表弟的,可是毕竟是才刚刚见过几次面,要说有多深的感情,那是骗人的!

    洛永和一人回了洛府,洛倾城是因为夜墨不放心,再次以担心会有人对她下蛊为由,将她强留在了寒王府,而洛华城,则是以保护妹妹为由,也强行要住在寒王府。

    夜墨虽然是有些恼怒他的不实时务,可是也没有办法,毕竟,这个洛华城可是倾城货真价实的亲哥哥!是自己将来的大舅哥,这会儿,倾城还没有娶过门儿,得罪不得的!

    让他更为郁闷的是,李华州竟然也是以寒王府景致颇佳为由,也赖在了这里,不肯走了!夜墨倒是想赶人,可是看到倾城一脸欢喜地看着他,那眸底浓浓的欢愉之色,自己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赶人的话了!

    夜墨急匆匆地进了宫,因为身分的特殊,宫禁于他而言,基本上就是形同虚设!

    而寒王府里头,倾城与李华州倒是相谈甚欢!

    当王府的四大总管都隐在了暗处,齐齐地看着他们主子认定的小妻子,竟然是正偎在了苍冥太子的怀里撒娇的时候,齐齐地黑了脸!

    而他们四人的心思,则是齐齐地落入了倾城的脑海之中。

    寒东,“也不知道主子是怎么想的,竟然是看上了这位?不就是生了一幅好相貌?竟然是一点儿大家闺秀的自觉都没有,太过分了!”

    寒西,“主子的眼睛是不是瞎了?竟然是将李华州这么大的一朵桃花给种在了主母的身边?他就不怕这位李太子真的将主母给拐走了?是主子太自信了,还是说,他压根儿就没把李太子放在眼里?”

    寒南,“可怜的主子呀,幸亏你现在不在,若是被你看到,您的意中人,此时正软在了李太子的怀里,不知道您还能不能在三小姐面前保持镇定呀!”

    寒北,“无语了!主子竟然是看上了这样的一位姑娘,他不是被这位狐狸精一样的三小姐给骗了吧?”

    今时今日的这些想法,他们不知道,无一例外地,全都进入了洛倾城的脑海之中。

    此时的倾城眨眨眼,眉毛弯弯,笑意浅浅,好呀,原来不知道,自己竟然是还有着狐狸精这样的潜质和绰号呢!成,你们给我等着,看看哪一日,我怎么收拾你们?

    倾城没有高兴的太久,就听到了外头传来的打斗声,果然是来了么?

    “不去看看?”

    倾城摇摇头,“若是堂堂寒王府,连这些个阿猫阿狗都对付不了,我还留在这里做什么?若是真的有朝一日嫁进这样的寒王府,我岂不是得日日担心,自己是不是会在睡梦中被人给杀了?”

    这话,当然有一多半儿,是说给了隐在暗处的那四人听的!

    果然,她的话音刚落,那四人便不见了踪影,神一样地赶去了地牢处。

    “你呀!明明早就发现他们了,何必还要故意气他们?”李华州伸出手,轻轻地揉着她的脑袋,十分宠溺道。

    “哥哥不知道,我不过才是这两日,竟然是大惊大喜,大悲大愁!起先真的以为我不是母亲的女儿,也就不是你的表妹了!可是后来,若非是我心细,发现了苏嬷嬷的不妥,怕是这会儿,我就真的离家出走,让你们再也找不到我了。”

    李华州一皱眉,“乱说什么?洛洛,答应哥哥,无论是发生什么事,绝对不可以让哥哥找不到你!哥哥会担心,会害怕!如果有一天,你真的不见了,哥哥就会以为你是回到了那个世界,那样的话,哥哥就会舍了这条命,再去找你。”

    倾城听了,心底大动,无数的暖流,自四面八方,向她袭来,“哥哥!”

    她知道哥哥向来是说到做到的!他说要舍了命去找自己,就一定是会这么做的!就像是当初在那悬崖边儿上,她为了保住哥哥,松开了他的手!换做了哥哥,他也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的!

    “哥哥,有你在,真好。”

    李华州唇角含笑,他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将来,不管是发生什么事,她都不会让自己担心的,至少,能让自己找到她,这便足矣!

    “对了,洛洛,当初,你为何会如此肯定苏嬷嬷说的都是真的?为何不肯信你的亲生父亲之言?”

    倾城犹豫了一下,咬咬唇,“哥哥,如果我告诉你,无论是前世今生,我都有着一种极为逆天的本事,你会不会被吓到?”

    ------题外话------

    感谢西灵春美人送上的十三颗钻钻,感谢美人们送上的票票!非常感谢!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终于写到最为关键的地方了。洛华娇的身世,大概也已经是写明了,关于她的下场,不急,后头自然是会具体一些的处置。隐忍了这么久,倾城终于快要光明正大的站在人前了…将要缷下了伪装的倾城,也就是第二卷的*部分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贵女邪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佳若飞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佳若飞雪并收藏贵女邪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