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邪妃 > 第九十二章 出事了么?

第九十二章 出事了么?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整个静园都是乱做了一团。

    夜墨在外头来回地转悠了不知道多少圈儿后,终于是忍不住了,直接就要往产房里头闯,被无崖和夜白直接就给拦住了。

    “女人生孩子,你进去能帮上什么忙?”

    无崖的脸色也不太好,“你还是安静地在这儿待着吧!有老头子在里头,她不会有事的。再说了,里头光是稳婆就有十几个了,你再进去还有什么用?没的再给添乱。”

    “我是她相公。我进去陪着她怎么了?你们让开。”夜墨的气势一出来,夜白先是吓得往后缩了一步。

    无崖却是毫不惧他,“你疯了?现在是什么时候?倾城正为了给你生儿子生死攸关呢,你进去了不是让她分心吗?”

    分心那俩字儿夜墨没听见,就只是听到了无崖的那句生死攸关了!

    夜墨的脸一沉,直接就要往里闯,夜白这回也是吓得不敢再拦了,无崖对此也是无动于衷,细看,他的唇角似乎是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小得意!

    夜墨要进产房,谁能拦得住?

    夜白白了无崖一眼,“你倒是胆子大!这样的法子竟然也想得出!你就不怕他进去了,反倒是影响了主母生产?”

    “不会!有他在,倾城的心里会多了几分的底气,才更有坚持下去的可能。”

    “所以你只是单纯地为了让主母顺利地生产,所以才会激主子进到产房?”

    “自然……”无崖笑着看了夜白一眼后,很是无良道,“不可能了!我让他进去看看倾城为了给他留下儿子,到底是受了多大的苦!要让他明白,倾城这死丫头虽然有时候是没心没肺的,可是对他,却是上心的很!”

    夜白无语,自家主母是个什么性子的人,他太知道了!

    聪明能干,慧黠无双!

    如今自家主子,也就是栽在了这样的一个主母的身上了!她看起来端庄大方,那都是表象!实际上,她根本就是腹黑狡诈,一肚子坏水儿的狐狸精!

    当然,这话这辈子也是不能对第二个人说出口的。哪怕是将来自己的妻子儿女,也是一个字都不能说的。

    “这都折腾了一个多时辰了,怎么还不见动静儿?也不知道到底还要多久?会不会难产?”

    话音刚落,夜白的头就被人狠狠地给砸了一下子!他本能地就以为是无崖,直接跳脚就骂,“你这个死妖孽,你敢打我?”

    那个我字的尾音未散,整个人就僵在了原地,看着眼前还是那样云端高阳一般的李太子,此时正一袭浅色长袍,面色微愁地瞪着他,夜白好半天才缓了过来。

    极其艰难地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然后才逼着自己笑出来,只是他自己看不到,那笑,真是比哭还难看!

    “李太子来了,不知您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太子恕罪。”

    李华州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那产房,可是这说出来的话,却是让夜白更为难堪。

    “别再笑了,如果不会笑,就先下去学一学,别跟你家主子似的,整天一副死人脸的模样儿!”

    无崖等人皆是一愣,自打认识了李华州以来,这还是头一回听到了他如此毒舌地说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是南宫夜的亲密心腹。

    李华州不理会众人的惊讶,只是紧紧蹙着眉心,看着那产房的门口,在这外头来回地踱了几个来回后,才算是定下了心神,让人备了棋盘,再备了茶点,径自坐了。

    不多时,洛府的人也到了。

    洛永和一大家子,基本上是全到齐了!

    云清儿将孩子往洛华城的怀里一送,直接就进了产房。她是过来人了,又是倾城的亲嫂子,她进去自然是再合适不过的。

    洛永和则是急地像是没头的苍蝇似的,一会儿往产房的方向探探头,一会儿又来回地搓着手,也不知是他冷,还是根本就是不知道该干什么好,所以才会如此!

    李华州见他这般,倒是面色平静道,“洛相,何不过来手谈一局?女子生产,大都是如此,不必过于紧张。”

    话是这样说着,可是李华州的左手置于膝上,则是紧紧地攥着自己的长衫,刚刚扶上了茶盏的右手,也是略有些抖。

    一旁的夜白则是很没有心肺地小声嘟囔了一句,“还说人家呢?您刚来的时候,比人家还要担心害怕呢?”

    感受到了李太子方向甩过来的一记眼刀,夜白还是很没有骨气地闭了嘴,然后再不着痕迹地往无崖的身后缩了缩。这位李太子看着脾气好,可是厉害起来,也是跟自己主子有一拼的!

    更重要的是,这是主母的哥哥,功夫比自己好不说,还有主母向着说话,可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

    等皇上和德妃收到了消息赶来的时候,这院子里头已经是人满为患了!

    不过,再满,也不能将皇上给赶出去不是?再怎么说,人家也是正经的孩子的爷爷呢!

    德妃也是叮嘱了几句后,先到产房外头拿热水净了手,也进去了。

    一行人都在外头守了,孩子没生出来,没报个母子平安的信儿,是谁也不想往外走。皇上看了心里头也着急!可是着急有什么用呀?这再厉害,再有权势的男人,碰上了女人生孩子,那还真就是一点儿辙也没有。

    待到皇上坐在那儿观了好一会儿棋,才觉得有些不对劲,纳闷儿道,“怎么不见夜儿?”

    那厢的夜白勉强憋住了笑,“回皇上,太子爷进了产房了。”

    “什么?胡闹!”皇上一听就急了,“他一个大男人,进产房做什么?那是他能进去的地儿吗?”

    说着,这一急,也就坐不住了,上前两步,一想自己也不能进产房将人给揪出来呀!那成什么事儿了?

    找不到本主,自然就是拿夜白他们这些做下属的撒气了!

    “你们都是干什么的?一个个儿的就只知道干瞪眼瞧着?怎么就不说拦一拦?枉费那小子平日里护着你们了,我看着,一个真心护主的也没有!”

    洛永和虽然也觉得这太子爷进了产房不妥,可是一想到那里头正在受苦受难的,是自己的女儿,这心里头就只是觉得知足的很!

    自己疼爱的女儿,能得到太子如此地真心相待,自己这个做父亲的,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皇上在外头发了通火,也没人敢应声,于文海眼瞧着主子的火气也撒的差不多了,这才劝道,“主子,您消消火,这会儿产房里头有太子爷陪着,也未必就不是什么好事儿?指不定,太子妃就能更平安顺利些。”

    这话听着倒是略有些舒心了。

    产房里头,则是闹腾地更为欢实了!

    倾城本就是一个心智极坚之人,哪里肯轻易地就喊出一个疼字来?

    等她看到了夜墨出现在了屋子里,然后一脸紧张地站在了自己旁边,紧紧地就握住了自己的手。

    “丫头,有我在,没事,你很快就要做娘了,千万不能放弃!一定要好好的,丫头,你答应过我的。”

    倾城的脸色有些白,上面还细细密密地全是汗!一听到他这样说,再看着他那双深沉如深的眸子,一时间,竟然是觉得自己是不是以后再也看不见这样惑人的眸子了?

    “阿墨,我快要没有力气了。”倾城的声音很轻,轻到了连她自己都能感觉到了这声音是一点儿力度也没有。

    “傻丫头,胡说什么呢?怎么会没力气?不是有我在?再坚持一下,一定要坚持到最后,你答应过我的,你说你绝对不会丢下我一个人的!”夜墨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发抖。

    一旁的云清儿略有些吃惊地看了他们二人一眼,接着,又转过了头,看着她的产道开得如何了?

    “太子妃,用力!再用力一些!就快要差不多了,能看到孩子的头了!太子妃,您再使些力,孩子的头就快出来了。”

    倾城这会儿的呼吸却是突然就急促了起来,原本是被夜墨握在手里的一双玉手,此时竟然是突然发力,紧紧地攥住了他的大掌,头抬起了约莫有两三寸的高度,然后再重重地落回到了床上。

    “丫头,你没事吧?”

    夜墨的身子弯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看着床上的倾城,她的脸上,已经白的近乎透明了。

    逍遥子将他往一边儿一挤,直接就是搭上了她的脉。

    倾城自胸部以下,都是盖上了一层厚厚的大红的棉被,而且是超大的那一种,两侧各有两三人帮忙抻护着,将她整个人都是笼罩在了一片红色当中,更衬得她的脸,惨白无比。

    逍遥子探过了她的脉,直接就给她的嘴里头塞进了一粒药丸,然后再取过了银针,在她的心肺处连插了几针。

    “放心,她不会有事,我拿这金针护住了她的心脉,我的徒儿,怎么能就这样轻易地挂了?”

    夜墨的脸色比倾城的也好不了多少,“那她现在怎么样?”

    逍遥子的眼皮一抬,“你怎么不问问那孩子怎么样?”

    “无所谓了!我只要她好好的就成!”

    德妃和云清儿等人听了,则是纷纷侧目,一国太子,竟然是只要美人,不要孩子?这个,似乎是有些夸张了些?

    若是李华州在此,他定然是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可是这里的人们可是土生土长的封建社会的人,自小受到的教育和薰陶,就是男尊女卑。而女子生产难产的大多数,都是保小不保大!

    寻常的夫家,都是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的,而娘家人,则是根本就插不上话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无论生死,还是受委屈,都跟娘家是没有什么具体的关联了。

    若是保小不保大,两家仍然是亲家,因为这还有一个孩子联着两家儿的血缘呢!可若是保大不保小,没了孩子,只留了一个大人,那么娘家人也是有些抬不起头来的!

    娶一个女人回家,不就是为了传宗接代吗?如果不能生孩子,那娶这个女人还有什么用?

    可是没有人想到,到了这最尊贵的太子这儿,竟然是保大不保小?

    夜墨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逍遥子,生怕他会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额上的青筋也是跟着一突一突地,逍遥子甚至是能听到了夜墨飞快的心跳声。

    “阿墨。”

    一声轻地就像是人的幻听的声音传来,夜墨连忙俯身再揽上了她的肩,“怎么了?我在这儿,别怕!有我在!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一定不会的!”

    “阿墨,我好累,我没有力气了。”

    云清儿急道,“倾城,你别胡思乱想,快用力,再不用力的话,你和孩子都会有危险。”

    夜墨听罢,再看到了那一盆盆的血水来回地穿梭着,心底一寒,二话不说,掌心对准了倾城的掌心,源源不断地内力,便输给了她。

    逍遥子本来就是想要夜墨这么做,只是不知道这个小子愿不愿意?可是没想到,现在他竟然是主动就这样做了,看来,倾城的眼光没错!

    “用力!继续用力!头出来了,出来了!倾城,你这么厉害,你能行的,一定能的!你不想看看自己的孩子长什么样儿么?倾城,坚持住!吸气,用力!用力!”

    倾城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漂浮在了一方无边无际的海水里头,而身边不断地输送着内力的夜墨,就像是一根浮木,一根唯一的浮木,让她不能,也不敢松手!

    可是她觉得自己的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了,云清儿她们的声音似乎也是越来越远,越来越听不清楚了!

    唯一最真实的感觉,就是掌心的那一股热源,似乎是暖暖的,绵绵的。

    “丫头,你一定不能有事,你答应过我的,你答应过要陪着我走完这一辈子,丫头,你不能说话不算话!”

    倾城的眼底似乎是勉强还有着最后的一丝清明,“阿墨,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

    夜墨的身子一僵,眸底中快速地闪过了惊喜、兴奋、难过、恐惧,然后再用了最快的速度道,“丫头,你别说!你现在什么也别说!等你生产完,我们再一起好好儿说,好不好?”

    “阿墨……”

    声音比刚才更弱了几分,眼神似乎是也有些迷离,有些飘浮了起来。

    “丫头,你不准有事,听到没有!我不允许!不允许!”

    “好了,出来了!”云清儿和德妃两人一喜,同时松了一口气,然后便听到了一声极为有力的大哭声!

    “恭喜太子,是位小公子。”

    云清儿的一句恭喜,换来的却是夜墨用极为阴狠的眼神瞪向了那个看起来有些皱巴巴的小孩儿!

    德妃没有看到太子的眼神不对,还笑道,“真是个好胖的大小子呢!这斤两,可算是大个头儿了。难怪折腾了你娘这么久呢。”

    德妃怀里的胖小子不知道,就是因为德妃的这句话,他的这位亲生父亲,可是心里头着实地恨了他一阵子!那是真恨!最直接直观的一个反映就是,夜墨一下也不肯抱他,而且还不让倾城抱他。直到倾城的身体彻底地恢复过来之后,还是背着他,才算是亲手抱上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这会儿还没有名字的小公子,哪里知道,自己的这个嫡长子的身分,再加上自己后来那样的聪明机智,都没能换来父亲对他的一句肯定!

    可怜这位未来的皇长子,竟然是就这样开始了他有些悲催的一生!

    “先别急着高兴,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呢。”逍遥子的提醒,让众人顿时就惊醒了过来,连忙帮着开始看看那一个,究竟是到了什么位置了?

    “丫头,丫头你醒醒,你不能睡!不能!我不许你睡,不许!你听到了没有?快醒过来,你还没有看一眼我们的孩子呢,丫头,你听到我说话了没?”

    倾城的眼前似乎是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迷雾,越来越浓,越来越密,几乎就让她有了一种喘不上来气的感觉!

    “阿墨!”

    “我在!我在!丫头,你再用些力,再用一些力就好,另一个孩子也就会出来了。”

    几乎就是在那么一瞬间的功夫,云清儿的心里则是像是被什么给揪起来一样,刚刚已经生出了一位公子,但愿这一位,是位小姐才好,千万不要再是一位公子了。

    云清儿的揪心,没有持续太久,也不知是因为有夜墨的鼓励在,还是因为这第二个孩子的个头儿小,所以,很快,就出来了。

    只是,这个孩子才刚刚被清理干净,就被逍遥子直接给带走了。

    云清儿和德妃则是一愣,看着自己两手空空,不禁有些傻了!这孩子怎么就让一个老头儿给抱走了?他会弄孩子吗?那一双大粗手,万一再伤了孩子,可怎么得了?

    只是等云清儿让人追了出去,外头哪里还有人?

    等德妃从里头出来的时候,才发现一大帮子人,都在围着一个小娃娃转,似乎是压根儿就没有人发现,刚刚有一个老头儿,抱走了一个孩子。

    只是,如果有人细看,便会发现,这里还少了一个人,就是无崖!

    李华州看了一眼那个孩子后,便到了产房门口,听到了里头似乎是有人在低喃着什么。

    夜白在他的身后站了,“李太子,怕是还要再等一会儿,您才能见到太子妃了。另外,因为太子妃刚刚生产完,一时半会儿,是不能移动的。最早,也要明日才能离开产房的。您看?”

    夜白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说里头的空气定然是有些污浊的,他堂堂太子,不知道是否嫌弃?

    “孤知道。一会儿,孤再进去看她。对了,这会儿,产妇应该是可以吃东西了吧?”

    “最好是再缓一缓,而且,也不能吃太硬的东西。”

    李华州点点头,“看样子,洛洛应该是没事。只是不知道,那个孩子如何?”

    夜白微微怔了一下后,便也想到了,这李太子与主母的关系向来亲厚,主母所有的事情对他都没有隐瞒,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李太子放心,逍遥子老人抱走了,而且无崖也跟过去了,应该是问题不大,而且,主母应该也是没有危险了。”

    “好好照顾你们的小主子,我瞧着你们主子怕是要有一阵子不能缓过来了。而且,倾城怕也是要好好地休养一段时间了。”

    “是,在此之前,主母将一切都安排好了,您放心就是。”

    李华州想了想,轻笑一声,“也罢,时候不早了,孤先回去用些东西,迟些再过来。”

    李华州转身之际,夜白才看到了他那袭浅色的上等华锦,不知何时,大腿处,竟然是已经皱的不成样子!显然,是被人大力地捏攥,或者是揉搓了。

    夜白愣了愣,原来这位风华如玉的李太子,也不是那等泰山压顶,而面不改色的主儿了!不过就是因为主母生个孩子,竟然是就紧张成了这样儿!怕是合府上下,除了主子,就是他最为心焦了吧?

    不出一个时辰,太子妃洛倾城为太子产下了一对儿龙凤胎的消息,便在整个儿京城,不胫而走!

    太子妃顺利产子,且一举得男,并连带着还有一个女儿,恰好凑成了一个好字,这可是让京中的贵族圈里的人们,有喜有忧!

    喜的,自然就是太子及洛府这一派的人了!

    太子有后,而且还是嫡长子,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而忧的,自然就是那些希望太子妃此次生个女儿,再有更恶毒一些的,希望她生下死胎,或者是直接就难产而死的人!本来这爱慕太子的人们对于洛倾城就是又惧又妒!如今她竟然是还得了一双儿女,这怎么能不让这京中的一干贵女们,咬碎了一口银牙?

    接下来,一连几日,夜墨都是守在了倾城的床前,一步也不肯动。用膳也在这儿守着,倾城要如厕,他亲自抱进抱出。就连后来倾城要沐浴,要洗头发,也都是由他一手包办了。

    一眨眼已是距离生产那日过去了半个月。

    倾城因为才生孩子不久,自然是不能洗盆浴的,不过,李华州这次来,让人带来的一样礼物,就是类似于现代的淋浴的东西。其实说白了,无非也就是在高处先放了一个大桶,里面兑好了热水,然后再用了一根竹管儿,将其放出来,正好是流到人的身上就成了。

    许是早就料到了倾城是个憋不住的,定然是会嚷嚷着要洗澡,所以,李华州才会特意地让人做了这么个东西,然后送到了太子府来。

    起初云姑姑和那些个嬷嬷、乳娘们一听说太子妃要沐浴,可是都给吓了一大跳!这太子妃才生了孩子几天?竟然是就敢洗澡了?那可不成!

    后来,还是多亏了有无崖等人仔细地解释了一番,她们才算是明白了。

    虽然是已经是四月天了,可是夜墨仍然是不敢大意,还是让人在那浴室里头备了炭炉,等到倾城一洗完,直接就是拿了毯子一裹,一点儿缝隙也不留。

    倾城坐了一个安安稳稳,极为舒主的月子,而夜墨,则是一天不少地就陪了她整整一个月!

    这一个月里头,也不知道夜墨是听谁说的,孕妇是不能自己动手做任何事的,不然的话,将来会落下了病根儿,这手指头上的关节儿,到了每年生孩子的这个月,就会酸疼!这叫月子病!

    得!夜墨一听到了这个话,那就真是什么心思也没有了!

    满脑子都是想着怎么才能让这丫头坐好了这个月子!

    无论是穿衣还是膳食,一应地,全都由夜墨给包了!

    其实,倾城心里头是有些不是滋味儿的,是最不愿意让他看到自己沐浴,或者是换衣裳时的模样的!

    她想的是什么呀?自己肚子上的妊娠纹怎么办?自己这身材变胖了,怎么办?这会儿肚子上就是松松软软的一大块儿肉,万一再让夜墨看了以后心里头更堵的慌了怎么办?

    任何一个女人,都是会愿意将自己最美,最好的一面展示给自己喜欢的男人,或者是自己的夫君的!

    倾城亦不例外,她不想让夜墨看到这会儿,明显就是狼狈的自己!太丑了!太胖了!一点儿女人的气质和味道都没了!

    可她这会儿哪里还能拗得过夜墨呀?什么都得由着他来,不然的话,他就会直接搭拉下脸来,然后就说是要去找儿子出气!

    倾城头一回听这个的时候,有点儿糊涂,自己坐月子不让他伺候,跟儿子有什么关系呀?

    “都是这个孽子!如果不是因为他生的这么大,你当时又怎么会受了这么多的罪?而且,女儿刚刚生出来的时候,几乎就是不会哭的!你知道那老头儿费了多大的事儿,才把孩子给救回来了?”

    倾城当时仍然是没有明白过来,直到后来无崖一次无意中提到,说她若是再不管束着这位太子爷一些,估计等不到她出月子,儿子就得直接被他给虐待死了!

    这日,夜墨又陪着她一起在榻上坐靠了一会儿,“好了,今日坐的时辰可不短了,还是再躺一会儿吧。”

    “可是我想看会儿书,你不让我出去,让我看会儿书总成吧?”

    倾城现在就是每天从主屋挪到暖阁,然后再由暖阁挪回主屋,每天都是这样的重复变换着,而且每次也都是由夜墨抱进抱出的,他竟然是也不嫌烦!

    倾城在主屋的时候,暖阁那边儿就会事先通风换气,然后再燃上了薰香。等也到了暖阁,这主屋这边儿,就开始通风换气,如此循环往复,倾城每日呼吸的空气倒也还算是新鲜,不似寻常的产妇坐月子时,一直都是闷在那里,门窗不能开,生怕再受了风。

    起初,倾城是从主屋的里间儿倒到了厅里,再后来,过了半个月,逍遥子说是无碍了,才开始从主屋倒到了暖阁,虽然是隔的不远,可到底还是要出屋子的,所以每次,夜墨都是拿了厚厚的毯子将她给裹的严严实实的。

    倾城抗议了几次无效后,也就不再抗议了,免得连这点儿福利也给没收了。

    夜墨分别为两个孩子取了名字,儿子叫南宫连城,女儿叫南宫洛洛。

    这名字一出来的时候,皇上先还是乐了半天的,觉得自己如此寡言的儿子竟然是能取出这样不错的名字来,着实不错。可是没乐上一会儿,就觉得不对了!

    南宫连城?南宫夜,洛倾城?连?又有着恋的谐音,即便是没有,也应该是取了连心之意,这意思就是说南宫夜与洛倾城心心相系了?

    南宫洛洛?这名字就更为直接了!将两人的姓氏直接就放在了一起,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皇上笑不出来了,看向这孙子的眼神也就不一样了,再看自己的儿子一心全在了洛倾城的身上,压根儿就不在乎他有了一个儿子!

    皇上轻叹一声,“到底还是将他这意思再挑明了一遍!这是要借着这孩子的名字,告诉天下人,他只钟情于洛倾城一人了?”

    于文海睨了一眼自家主子,笑道,“皇上英明,如今,太子有了一位小公子,千雪国,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一句话,让皇上又精神了起来,“不错!朕有孙子了!而且还是个嫡孙!哈哈!好!好!来人,赏!重重地赏!”

    于是,原本是因为这两个孩子的名字有些纠结的皇上,最终还是沉浸在了做了祖父的巨大的喜悦之中!先前他也做了爷爷,可是到底都不是这个太子所出。如今,自己最看重的儿子,竟然是一举得男,自然是大喜事一桩!

    皇上在孩子满月之际,直接就在早朝上颁旨,大赦天下,千雪上下,免税赋三年!

    倾城听到了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只是挑了挑嘴角,“孩子还这般小,皇上是不是做得有些过了?”

    “不过!我们的孩子,自然都是最好的。”

    倾城嗔怪了他一眼,又浅浅笑了,其实她也明白,皇上这是借着这个机会,在给他这个太子铺路呢!让天下的臣民们,都记得太子的好,记得这位皇孙的好!

    其实,皇上倒也是不坏,只是将这江山看的更重了一些。不过,许是年纪大了,总算也明白了,这身外之物,终究是敌不过这亲情的重要了。

    皇上对南宫连城的到来,是分外的欣喜,每日下了早朝,必定就要先看上一眼,再亲手抱一抱,等到了晚上就寝前,也要让人抱过来,先交给他看看,再哄一哄。

    南宫连城还小,整日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哪里知道自己是刚生出来就给抱到了皇宫?

    亲爹对他的不管不顾,间接导致了皇上对他的分外宠溺。

    幸好等倾城满月后,让人将小连城给抱了回来。这才算是真真正正地抱到了自己的亲儿子!以前虽然也是隔三差五地看看他,可是夜墨却以会累着她为由,就是不肯让他抱!

    任凭那小连城哭的有多凶,夜墨就是不肯松口,不仅仅是不让倾城抱,他自己也是不肯抱一下!

    看着儿子那眼泪汪汪的样子,倾城可是着实地心疼坏了!

    倾城生产之后,直接就昏睡了过去,这一睡就是三天三夜,差一点儿没把夜墨给吓死!

    也是在倾城满月之后,出了静园,这才见到了无崖他们,这才知道,自己昏睡的那三天,不仅仅是他不吃不喝不睡地陪着自己,竟然是还逼着无崖和夜白,甚至是逍遥子,都给让他给逼地在外头生生熬了三天!

    若不是因为惧于夜墨布在了这里一百多人的暗卫,逍遥子哪里肯受这个小辈的制?

    等到了三天后她醒了,夜墨才终于是发话放人了。

    逍遥子本来是气得跳脚,想要跟他闹腾一通的,可是一点儿精神也没有了的无崖,凉凉地顶了他一句,“你是真希望你的宝贝徒弟在这会儿跟着操心?”

    一句话,就让心疼徒弟的逍遥子又没了脾气。

    气极的逍遥子跳脚,直接就将那南宫洛洛给抱走了,还留了话,说是这小丫头的身子太弱,带回玉景山上去寻了灵药仔细养着。

    无崖听到了他留下的这话,直接就是扯了扯嘴角,她才多大?调养?怎么养?难道让她天天吃人参灵芝?她也得吃得进去呀!

    风伯一眼就看穿了无崖的心思,直接就伸手拍了他的脑袋一巴掌,“你以为我们是一点儿准备也没有!如今这情形,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我们在玉景山上早就置办好了一切。这小丫头,以后每天食一片千雪冰山上的雪莲花,要连续吃上几年才有效果。这个小丫头,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千金!这雪莲,她得吃多少呀?”

    看着风伯一脸肉疼的表情,无崖明白了,这小洛洛哪里是在吃什么灵药,分明就是在吃银子呢!

    这会儿无崖总算是看到倾城了,将两位老头子的原话给带到了,倾城一听,这小心脏就觉得是揪了起来,一突一突地疼!

    眼泪也是极不争气地,直接就飙了下来。

    自己的亲生女儿呀,从生下来到现在,她可是一眼也没有见过呢,竟然是就这么被人家给带走了?而且还是以为了女儿能更好地活下来为理由?

    看到倾城一哭,夜墨自然是心疼万分,“这才刚出月子呢,可别哭,小心再伤了眼睛。”

    “可是我想女儿了!阿墨,我这个母亲是不是也太不尽职了?月子里本就见孩子少,你说是为了让我好好休养,可是我就是这样做母亲的?也太没有资格了!”

    “瞎说什么呢?谁敢说你没有资格?没有人比你更有资格做一个母亲了!你为了这两个孩子,受了多少罪,服了多少药?别的产妇生产完之后,都是睡上几个时辰也就罪了,可是你呢?丫头,别多想,小洛洛只是太弱了些,如今你出了月子,等有机会了,咱们一起去玉景山看她。”

    也只能这样了!

    其实,这个月子,虽然是夜墨伺候的极为周到,可是倾城的心里头也总是窝着一根刺!

    她可没忘了,那日生产之前,云姑姑说的那番话!

    母亲的陪葬品,怎么就会出现在了紫夜?而且还是从肖天纵的手里头拿出来的?

    难不成,真的让夜墨给猜着了!那墓地里头葬的,真的根本就不是自己的母亲?

    夜墨告诉她,洛华城已经拿了那只玉镯子给洛永和确认过了,的确就是当年他买来送给李如意的。而且,也很确定,当年是随着李如意的下葬,一起被埋在了地下!

    这些,夜墨一直不敢告诉她,就是担心她会情绪失控,如今,经过了一个月的调养和冷静,倾城再知道这个消息时,已经是淡定了许多!

    虽然心里仍然是有些焦急,可比起那一日来,已是弱了许多。

    倾城抱着孩子待了不多一会儿,皇上就派了人来催了,说是想孙子了,必须要带进宫里去。

    倾城哪里肯依?

    皇上没办法,他是真想孩子,不是为了给他们赌什么气,先后派了三拨儿人来请,都没有办法将孙子给他抱回去,于是,皇上直接就亲自到了太子府来接孙子了。

    皇上来了,别人说什么也没法子了,再加上夜墨本来就是真心不待见这小子,索性倒是帮了皇上一把,让他将南宫连城给带走了。

    只是刚消停没多会儿,倾城就有些紧张道,“阿墨,我总觉得心里头有些不踏实,要不,我们跟上去看看吧。”

    夜墨一挑眉,皇上出宫,身边儿带的侍卫还会少么?能有什么事儿?

    不过,看到了倾城一脸担心的样子,也只好点了点头,“你先回去吧,我去看看。”

    “不要!我和你一起去。”

    夜墨拗不过她,看着她再坚持不过的眼神,也只能是依了她。

    两人的车驾才走出去没多远,就听到了一阵极为刺耳的冷兵器相接的声音!

    倾城的心底一紧,果真出事了么?

    ------题外话------

    感谢13658261152送上的888打赏…感谢所有美人们送上的票票!谢谢大家。正式通知,飞雪去闭关写大结局,所以,这两天的评论可能回复的会稍慢一些,还请大家担待一下。另外,今天晚上,也就是二十六号晚上八点左右,开始抽奖。汗滴滴,我看到自己在群里被人骂灵魂不细致…哼哼,上帝保佑我抽奖时,你不会中奖。哈哈。好了,大结局应该就是在二十九或者是三十号上传了。妞儿们,等着我回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贵女邪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佳若飞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佳若飞雪并收藏贵女邪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