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王爷,我的妃 > 第七章:还是止不住的抽疼

第七章:还是止不住的抽疼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吃过午饭,夏阳云焱并没有留下了,准备进宫去看他的父皇,也就是她素未谋面的公公。本来皇帝是要他们都去的,风千君不知道已经被夏阳云焱以风千君身体不适为由推掉了,在夏阳云焱走之前,他还说会早些回来。这让风千君深刻地意识到她已经身为人妻,现在的身份是南王夏阳云焱的王妃。

    听到夏阳云焱说他会早些回来,风千君的心也跟着跳了一下,有那么一丝期待,期待等待他回家,家,这个词让风千君恢复了所有的冷静,再没有了吃饭时的那种嬉笑和愉悦。这样的变化看在夏阳云焱的眼里,以为风千君是因为没有能随他一块进宫而不高兴。在转过身离开的那一刻,他的脸上再不复刚才的深情与愉快,隐隐的暴风雨将要来临的迹象。

    在进宫的鸾车上,夏阳云焱斜躺在车里的软榻上,思索着这几天的情景,从回到王府看到风千君的第一眼开始,种种奇怪的现象百出,还有她的行为举止,一点都不像一个王妃该有的样子,还有她偶尔冒出嘴的话,处处显示着怪异。就像当初在树林里他感受到的那股气息,他现在可以肯定是以风千君为中心发出的,可是一切又解释不通,难道她和自己一样拥有着非比寻常的力量,可几次暗中试探过了,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还有当时她体内存在的毒,是出自他的归一楼,那是他亲自制的,一滴就可以使人肠烂腐蚀而死,是很阴毒的毒药,经调查知道是有人转卖给了陈宁,只为了要投靠陈丞相。那是他归一楼的叛徒,因觉得在归一楼只看成绩而被重用太难有一个号的前程,准备靠陈宁这条捷径来实现他的白日梦。可他到死都不知道他真正的主子就是南王,而他背叛归一楼准备投靠陈胜更是自寻死路。转而想起风千君身体里怪异的现象,他的嘴角划出一个残忍的弧度:“这样都没有死,真是让人意外,还是你已经不是她了?”经过今天的事,他更确定她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她了,到底她还是不是她,只得再确认最后一步了。

    听到外面宫人的声音,他知道已经到了宫中他父皇的书房外了,下车的时候夏阳云焱已经换上了惯有的表情,淡淡的,冷冷的。

    随着宫人的问候声,夏阳云焱进入了上书房,走进殿门就看到坐在书桌前的夏阳彻,还是淡淡的:“儿臣参见父皇。”

    只听到:“哼,你这小子还知道来看你老子啊?”

    夏阳云焱扶额,悠悠道:“父皇,注意形象,李公公还在呢。”

    站在皇帝身旁的李公公已经低头憋笑中,听到两位主子提到了自己,立即站出来:“皇上,奴才刚想起还有事儿没有完成呢,奴才这就告退了。”得到皇上的允许,出了殿门,还不忘体贴的关上了门。

    留下的两父子,大眼瞪小眼。还是皇帝忍受不了他这儿子冷淡的气质先开了口:“你这小子是要气死我啊!”可是口气还是恨恨的。

    “儿臣不敢。”听不出一点诚意的声音。

    “你还有什么不敢的啊,说是去洛城了,到底是去哪里了?”

    听到这样的话,夏阳云焱的脸色一下子变了:“父皇,你跟踪我?”

    皇帝也意识到自己失言了,端起茶杯喝茶来掩饰自己的尴尬,随即又理直气壮道:“你这臭小子,老子我这是在保护你,就这都好几个月找不到你人,说你都干嘛去了,留下我这糟老头子一个人在宫里,还有云凝,整天就想着出宫玩,根本不关心我这老人家的身心健康,还……”

    实在不想听什么更雷人的话,夏阳云焱赶紧出声:“父皇,注意形象,还有,儿臣不喜欢这样,希望父皇没有下次了。”

    皇帝起得不轻,更没有风度了:“你这兔崽子,你以为谁爱管你那些破事,问你多少遍了,这段时间都去哪里了?”

    夏阳云焱拽拽的:“无可奉告。”

    皇帝皱着一张脸,看人家还是一副你能拿我怎样的表情,随即换上了另一幅脸庞,笑嘻嘻道:“小九,说,你是不是去外面找姑娘去了,就说了你这冷冰冰的不行,得找个人管管的,是不是觉得为父之前的提议不错,去实践去了啊,哎,你干嘛去?”

    夏阳云焱再也受不了他父皇这副八卦的样子,转身准备走。又转过脸说了一句:“父皇,注意形象。”

    皇帝这下是被气恼了,随手扔过去了一本奏折,吼道:“你这臭小子,要气死你老子了,我这都是为了谁啊?”

    抬手就接了奏折的夏阳云焱,依旧淡淡的:“父皇,说过多少次了,注意形象。”

    老皇帝已经被气得直拿眼睛瞪他。

    随手翻开奏折的夏阳云焱的浑身散发出了冷冽的气息,虽然只是短暂的几秒钟,但皇帝还是感受到了,再看他手里的奏折,他也就没再说什么。

    盯着皇帝的脸的夏阳云焱,随口问道:“父皇,您这是准备批准了吗?”

    老皇帝很没有底气的回道:“是啊,不行吗,再说人家陈宁也不错啊,人长的漂亮,是出来名的才女,当初你就拒绝了人家,现在人家姑娘看来还是对你一往情深深啊,要不你就娶了吧?”

    听皇帝说的越来越顺口,夏阳云焱很不爽:“父皇,你能不能别这么闲?”说完就闪人了。独留气得跺脚的皇帝。

    走出殿门的夏阳云焱,还是一副在殿内那淡淡的表情,可是心里却是另一番景象了。他不是不愿意告诉他父皇最近这几个月的踪迹,只是师父吩咐过,不可以告诉任何人他的踪迹,包括他的父皇。

    他是在小时候大约五六岁的时候遇到师父的,是在他母后住着的庭院的后山。那时候他还太小,相信父皇的话,以为他的母后只是出去住在外面了,因为母后说他不乖,他相信了。一次无意中从宫人的口中听到他们说他的母后已经死了,他不相信,冲向上书房,想要证明他们都是在胡说。可是冲进书房的他,看到了在里间,望着一副画像留着泪的父皇,这是他从没有见到过父皇的样子,再看到画像,他明白了,他知道宫人们的话是真的。再也承受不住的他,哭着跑出了殿门,奔向了母后的院子。

    还有那一幕幕清晰的话语。

    “焱儿,我们家焱儿长大了啊,都这么高了,哈哈……”那是一次母后为他穿衣服时,发现衣服短了。

    “焱儿,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母后,别不开心,我们焱儿要做世界上最快乐的。”那是他淘气逃课偷溜出去被父皇发现挨骂了,又赌气不想和父皇说话。

    “真是懒家伙,都这么大了还要母后抱,不害臊,”那时候他喜欢被母后抱在怀里,暖暖的。

    ……

    “焱儿,以后一定要听你父皇的话,不可以淘气,有什么事要多考虑,不可鲁莽,给你准备的东西都放在了你的房间里,要按时吃饭,要……”着急出去和其他皇子玩的他不知道那是最后一次和他母后的见面,就这样跑了出去,嘴里喊道:“母后,等我回来你再跟我说,我要和小天出去了。”

    再一次回想起来,夏阳云焱的心还是止不住的抽疼。

    那天,当他跑进母后的庭院里,发现母后真的还是没有回来。看着熟悉的房间,那是一栋不大的庭院,主卧有三间,一开始是有两间,是属于他和母后的,后来父皇不同意,再三请求才得到母后同意再建了一间,挂名在父皇的名下,虽然父皇和母后平常都是住一间,可是父皇说这样建更像一家三口,那时的他们是那么幸福。

    那天,他待在房间里哭了整整一天,父皇也在外面站了整整一天,直到他哭累了,趴在地上睡着了。最后醒来是在他自己的床上,他知道是父皇抱他上床的。

    再看到父皇,他再也不理他,一连十几天,他都在躲着他。

    一次再也受不了发了火:“夏阳彻,你这个懦夫,你连母后都保护不好,我恨你,我再也不要理你了。”那是他第一次叫了父皇的名字,也应该是最后一次吧。

    那时他小,最后被父皇抱在怀里,紧紧地,好像怕下一刻他会不见一样,那时他才感受到父皇变单薄的身,是啊,他伤心难过,他的父皇又何尝不是呢,他层不止一次看到父皇看着母后的画像痴痴地,或者揪着心在流泪。

    那时的他并不想怪他的,可是太在乎,还是问了出来:“父皇,母后真的已经不在了吗?”他并没有得到回答,父皇只是松开了手,站起身,转了过去,吩咐人把他带回宫殿。那时候,他从来没有那么恨过父皇。

    从此以后就和父皇开始了冷战,因为每次他问起母后是不是不在了,他都不会回答,只是想尽各种办法对他好。

    直到十岁那年,父皇允许他搬出宫,也就是后来的离洛城不远的一片都城陌城,地处夏阳国土的最南部,那是的他只想离开皇宫,只想离开父皇。可是父皇还是把陌城赐给了他,只不过要求就是必须住在都城。

    想起往事,夏阳云焱的心里翻滚着的痛让他窒息。他整个人显得落寞孤寂,这是站在不远处的风千君所感受到的,那一刻她好想要把他抱在怀里,随着听的心境也暗了。

    听到有声音叫他,夏阳云焱转过身,看到站在一起的风千君和云凝,在感受到风千君的眼神时,他好像有一种被人窥探了心事和秘密的窘迫和懊恼,没好气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题外话------

    亲们,请多多支持下哦,小琰会多多更文的,谢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我的王爷,我的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上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琰并收藏我的王爷,我的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