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 > 【075】四面楚歌,峰回路转!

【075】四面楚歌,峰回路转!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姜颖想要将眼前的男子给推开,可是她听着大厅里逐渐增大的议论声两只手就变得无力,根本推不动。

    “阿姨,我知道您有权,可是您也是*,您总要顾念顾念我们小老百姓的。”男子继续抽泣,人已经伏在了地上将额头抵在冰冷的地面上,声音却高了一层,让更多的人听的很清楚。

    声音可谓是饱含着深情,说着话的时候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颓然的跪在地上哭诉,那表情要多凄楚就有多凄楚。

    童昔冉保持着理智将担心压在心底,淡淡的瞥了眼抓住她衣服的童欣茹,眼眸刹那间变得犀利,惊得童欣茹一呆便放开了手。

    得了自由,童昔冉不再看童欣茹,快步走到姜颖身边,抬起手臂扶住了姜颖,给她支撑的力量,与此同时她皱着眉头看向还在地上哭诉的男子。

    这个时候再动手显然晚了,很多人已经开始增加音量议论,有的人甚至毫不避讳在她身后就说开了。

    “天呐,怎么会酒后肇事呢,应该不会吧,毕竟人也是童家的人,曾经可是在公司也创下伟业的。”

    “嗨,你没听人说吗,他之前受过重创,伤到了这里。”那人伸出手指指向自己的脑门,意思不言而喻。

    “难怪听闻他脾气变得不好,好酗酒,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大胆喝完酒还敢开车。”

    “人家有权呀,瞧,处长,秘书,闺女又有本事嫁入了骆家,啧啧,那可是骆家。”

    童昔冉回眸扫视了一眼,身后聚集了很多的人,看不清也分不清到底是谁开的腔,声音是从哪里传过来的。

    骆子铭冷着脸,难得呈现出怒气,伸手揪住那名男子的衣领,也不管有多少人往这边看,直接粗鲁的将人给甩到了地上。

    不曾想他的这个动作令更多的人倒抽一口冷气,看向骆子铭的背影时目光深了不少,议论声是没有了,但每个人的脸上可清晰的写着几个大字——看到了吗,这就是骆家!

    林晓晓看到骆子铭突然从她和石磊身后到了身前,刹那间脸色有点惨白,腿发软无力的靠在了石磊的肩头,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均从眼中看到了震惊之色。

    是的,很震惊,尤其是石磊,他觉得一阵后怕。

    他刻意挡着骆子铭,只觉得脊背一片发凉,随后就看到唐凡被他丢了出去。

    这个男人丢的是唐凡,如果刚才觉得他碍事将他给甩了出去……石磊光这样想着心里就紧成一团,好似被人抓住他的心窝子狠狠的扭了一下。

    林建强只是垂下眼睛,好似没有看到这样的一幕,隐在了人群里。

    童昔冉不可察觉的蹙眉,她知道骆子铭为什么出手,她穿着单开的紧身晚礼服,如果对这个男人她只能上脚,可是她若提腿去踹人,肯定会曝光的,这也是为什么她扶住姜颖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去将男人给弄走。

    “唐凡?”童沥走过来脸色难得阴沉,他护在姜颖的另一边,眸光冷冷的注视着地上的人。

    他上次是同姜颖一起找的李乐飞的家人,当时送他们出来的是唐河还有唐泽,当时并不曾见到眼前的人,但是童沥做过调查,李乐飞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做唐凡,却是个不务正业的混混,跟在那些小组织身后做打手,抢东西,威逼利诱收取保护费,而且还好赌,总会去赌场赌两把过过手瘾,这也让他欠下了一部分的赌债。

    童沥紧紧的握了下拳头,他竟疏忽了,有人买通了唐凡让他来闹,那个人是谁?

    骆子铭轻扬了下眉毛,低沉的声音中饱含了一丝趣味:“唐凡,呵。”

    唐凡听到骆子铭点他的名字,抬起布满泪痕的泪眼就朝着他的方向看了过来,心里叫嚣着要对着骆子铭发难,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看清骆子铭仗势欺人的模样。

    可当他的眼睛接触到骆子铭漆黑的眸孔时,刹那间人呆在了当场,好似被人夺去了魂魄,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这简直就不是人类的眼睛,那漆黑的眼眸中席卷着寂静的狂风暴雨,看似古潭却实则是无底洞,将他想要说的话都纳入谷底,令他的思维都出现了凝滞和空白。

    唐凡瞬间垂下头,悲凉浮现在脸上,用脆弱无依的感情来掩盖自己狂跳不止的内心。

    他太傻了,不问清来历就直接来闹腾。

    童欣茹好看的指尖弯曲勾住自己的手掌心,她眼神中一闪而过的是废物两个人。

    这些个男人一个一个都太不成气候了,她就知道与林晓晓合作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单看林晓晓找的这个男人就知道,只和对方对视一个眼神就败下阵来,后面的大将还没有完全的步入会场,一会儿还需要唐凡配合唱大戏。

    这可倒好,蔫了!

    “呵呵,这里可真够热闹的啊,呀,老童你也在啊。”中气十足的笑声从外面传了过来,与此同时走过来一个偏偏大肚的男人,他的脸上带着黑框眼镜,可人看起来一点也不斯文,相反有点粗狂。

    众人被他的笑声吸引了过去,暂时忘记了刚刚闹出的闹剧,可待看清眼前的人时,一帮子人都有些傻样。

    警局的局长黄辉仁怎么到了?

    “哈哈,原来是黄局长,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童智杰看到黄辉仁,脸上笑开了花儿,快走两步带着李琦过去打招呼。

    黄辉仁和童智杰握了手,眼睛一扫看到了脸色不佳的姜颖,仿佛才看到她似的惊喜道:“哎呀呀,竟然看到了姜处长,失敬失敬。”

    姜颖牵强的扯出一抹笑,她的这个“处长”与黄辉仁的局长不同,她是属于挂名,也就是是闲职没有实权,她是政府职员,单这个部门中的处长就有三名,而她是最后提上来填补岗位空缺的。

    被一个有着官职正儿八经靠着自己的能力拿到科长职务的正极国家干部笑呵呵的唤作“处长”,姜颖只觉得脸颊有点发烫。

    “黄局长你就别笑话我了,什么处长,也就是说出去好听罢了,倒是黄局长最近业绩斐然,可见离处长的职务不远了。”

    姜颖好在也是混迹在官场上的,不说别的,人情处事上面做的也是得心应手的。黄辉仁干什么一上来就提处长,那是他心里头惦记着这个职务,他的顶头上司要调职,处长的职务肯定会有空缺,他可是为了升迁没少做努力。

    “哪里哪里,要说能力与业绩,还是老许的能力高过黄某,我甘拜下风。”黄辉仁隐藏在眼镜后面的眼睛里满是精光,笑的不着痕迹。

    姜颖也跟着笑,好似没有听到黄辉仁话里的含义,与他绕着说了两句恭维的话:“老许能力再强那他上头不还有个你吗,总不能越过你去。”

    黄辉仁对姜颖的话很满意,他可没有将许斌放在眼里,单单一个副局长,离处长的位置远着哩。

    童昔冉与众人的模样一样含笑瞅着各处的寒暄,往童沥的方向走了过去,她之所以不去找骆子铭是因为事情发生了变化,连黄局长都来了可见手笔有点大。

    “许叔叔怎么没有来?”童昔冉压低声音问童沥。许斌是姜颖以前一个政府大院里的,童昔冉小时候也被许斌照料过。

    “事发突然,看来他们是想将事情闹大,捅出来咱们家不按规章制度走程序,先将老爸的事情揭发,再影射许叔叔以权谋私,许叔叔是胡派系别的人,影响了胡副处长的业绩,在这个关头抹黑他,那么黄辉仁登上处长宝座有望。”

    童沥也压低声音,看起来好似在同童昔冉咬耳朵,实则将他的分析告诉给童昔冉,让童昔冉也要有个心理准备。

    他们家是商家,不曾接触权贵,自从童志峰病倒好,他们家更是在商经商,可谓是很低调,生怕大房的矛头指向他们,一切是从童文钦死亡后才发生变化。

    童昔冉眼神变得漆黑,原来如此!

    她就说怎么好巧不巧一帮子人都来了,这次为了将他们家打倒,不惜将家丑给宣扬出来,童智杰也有点孤注一掷的意味。

    让童昔冉想不到的是,这只老狐狸会搀和进来!

    “啊,你是警察同志,你要为我做主啊!”唐凡突然从地上窜了起来,直扑黄辉仁而去,好在他懂得分寸没有去触碰黄辉仁,只是在他的脚边跪了下来。

    黄辉仁不曾料唐凡反应这么烈,幸好他稳住了才不至于被吓到。

    当事人都是这种反应何况已经忘却了这番闹腾的其他人,很多人都不自觉的抚着心口后退两步。

    童欣茹也吓得脸色一白,不满的瞪向了林晓晓:看你找到什么人。

    接触到童欣茹的目光,林晓晓也觉得很委屈,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童欣茹引导着她来做的,不然她岂会知道童志峰被拘留又怎么得到的被撞人的资料?

    唐凡的性子如何做事如何事先谁知道,想当然这样的小混混是没有什么能耐的,童欣茹如何能怪到她身上。

    林晓晓低垂下眼睫,将不满和厌烦都遮挡住,若不是为了给童昔冉个教训出口恶气,她才不会做这吃力又不讨好的事。

    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掩盖眸光中的不耐,低沉浑圆的声音缓缓响起:“这是个什么情况,大好的日子你在这里哭冤,多影响大伙的心情。”

    “我没有办法啊,我老妈被人撞了啊,还是酒后驾车这可是很大的罪,可人马上就放出来了,别说坐牢了,拘留都是单间好饭好菜的伺候着,说好的赔偿金一分钱都没有给我,我老妈在医院里可是明选一线,需要钱做手术救命啊!”

    唐凡哭哭啼啼的又开始说自己之前没有说完的话,虽然人在哭,可那字字清晰,可谓是令在场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嗯?有这种事儿?那你也得去警局说,天大的冤枉人民警察都会为你伸冤的,在这里闹就是你的不对了。”黄仁辉冠冕堂皇的说了大通的道理,可谓是将官腔摆的十足。

    童昔冉闻言就想笑,这一个个的演戏都快可以组成戏班子了。

    唐凡闻言后抹了一把眼泪,哭着道:“我没有办法呀,这不,姜处长在这里我得求求她,她老公做的事情不能因为她是处长就能徇私枉法,我们是小户人家可以不计较人是不是被抓进监狱,可那该给我们的钱总不能少吧。我老妈在手术台上躺着,就等着钱用了。”

    “这……”黄仁辉诧异的吸气,将疑惑的目光投放到姜颖的身上:“姜处长,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你家老童出事了?”

    “童志峰喝多了酒开车,可是将人给撞个半死在医院里躺着呢。”人群中不知是谁大声吆喝了一声,语气中饱含着讽刺。

    童昔冉迅速的回身去找,面前的人都是一副惊讶的模样和恍然的模样,找不到那个起哄的人。

    黄仁辉大吃一惊:“这,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我可是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这个案子是谁接谁管的?”

    这话问完后没有人接话,唐凡从地上站起来小声说:“我也不清楚,我今天往交警大队那边去问了,说进里面的人可是咱们副局的亲戚,肯定是意思意思就给放出来了。我本来还不信,可还真让我看到人被放出来了,我想去找人理论被一帮子人笑话,听说童夫人明事理才到这边来的,可不曾想才开了腔说了两句请求的话,就被人给甩到了一边……”

    唐凡跟找到主心骨似的有的没的都往外面说。

    他欠了一屁股的赌债,正走投无路的时候被人找到说替他还钱,让他帮忙做一件事。

    本来还以为是很么杀人放火的勾当呢,哪里知道是将自家受委屈的事情给抖了出来,这对他来说简直是轻而易举的,尤其是自家还占着理儿。唐凡当即点头应下了,那人可是将详细的事情经过都给说清楚了,还将童志峰在局子里受到的待遇和这次宴席的举办地点参加的人都告诉给了唐凡知道。

    唐凡可谓是兴致勃勃的来到了这里,想到可以有警察局的局长在背后给他撑腰,他就觉得腰杆子挺的很直。

    黄辉仁沉默了,眼睛看向姜颖,无声的指责着她。

    那句副局的亲戚很多人都听清楚了,刚才两个人寒暄的时候也将许斌给抬了出来,之前童昔冉还觉得纳闷为什么黄辉仁话里话外透漏出姜颖与许斌的关系,没有想到好戏是在这里。

    先从姜颖的嘴里将许斌和自家的熟识程度给说了出来,这边再从唐凡的口中提到童志峰受到了很多特殊的待遇,可信度就变得很高。

    那挫败许斌而后牵扯出他背后的胡副处长就自然而然了。

    果然是一环套着一环。

    姜颖的吃惊程度不亚于在场的人,她盯着唐凡疑惑的问:“我家老童可要在局子里关半个月,哪里有你说的今天就放出来的事情?”

    “我来之前才去过交警大队,人都说了上头有人,刑责再减半,我还听人小声议论说还不如放出来,在里面跟个大爷似的,吃的喝的不如意了就指责人,若不是知道他有背景警员们肯定给他上上枷锁让他认识到错误了,现在人指不定还以为喝酒肇事都不是事儿。”

    可能是有了黄仁辉在,唐凡的底气足,硬着脖子也敢同姜颖杠了,说的头头是道,满脸的愤青。

    黄仁辉的脸色很不好,沉着声音问姜颖:“姜处长,你身为处长肯定是懂法律的,这酒后肇事可不是小事,那可是构成犯罪的,听小唐说他母亲在手术台上躺着,这人都躺在手术室了伤势可不轻啊,你家老童再仗着有关系也不能无法无天不是?还有小许他怎么能不知轻重说放人就放人?”

    “黄局长,他说的事情我根本就不知道,我也是临时接到大哥的电话来接我们才赶到宴席上的,我家老童在局子里连个电话都没有,他就算出来了总要回家的,可是我根本没有接到任何的消息,你看,要不我打个电话回家问问?”

    姜颖是真的不知情,不仅是姜颖不知情,就连童沥和童昔冉都有些面面相觑。

    童志峰提前释放了?还赶在唐凡来闹之前放了?这也太巧了吧!一直默不作声存在感不强烈的骆子铭突然开口了:“唐凡,可是许斌将人给放出来的?”

    “那还用说!”唐凡听到有人问他顺口就答,答完回头一看是骆子铭,人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噤声了。

    很多人还在竖着耳朵倾听小道消息,对之前唐凡说的话不置可否,谁家没有点关系?犯了事儿的都想着将人往轻的惩罚送去,哪里会去想着往严重的来?

    没有关系的还会找人呢何况有关系的?

    但心里认同是一件事被人当众挑出来又是一回事,很多人都看出来了,这是给童家二房下的套,为了什么目的?不用说大伙也都体会到了,看来今儿这场生日晚宴里头的名堂很多,这么多人被邀请来就是为了把童志峰肇事后姜家,骆家都跑关系的事情给挑出来,放到众人眼皮子底下,堪堪将他们拖下水,逼迫他们做见证人呐。

    “呵,还真是厉害,小小的市民都知道警局内部的消息,看来咱们的干部真的很亲民,什么话都往外面说。”骆子铭懒懒的站着,说话的腔调就跟谈论今儿天气有多么晴朗似的。

    口轻描淡写的话却令很多人脸色一变,首当其冲的便是黄辉仁。

    黄辉仁本想发作,待看清说话的人是骆子铭时,到口的训斥话语就变了调调:“原来是骆总,失敬失敬,刚只顾听小唐喊冤屈,没有看到骆总,骆总不会怪吧。”

    吸气声再次从人群中传来,看黄辉仁的模样对骆子铭很是热络,一个年岁快要过百的正科级别的人物对一个刚刚三十岁的商人降低身份,这种感觉看起来很是怪异。

    骆子铭邪气一笑,浑身的痞气就散了出来,他虽立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动作,可在大伙眼中看着只觉得此人正懒散的依靠在某一处,举手投足间都散着慵懒的气息,眼皮子都懒得抬,直将黄辉仁给忽视个彻底。

    “黄局长太过客气了,你这散个心凑个热闹都能被抓住处理案子,可见平日里公务缠身,根本无暇顾忌其他咯。”

    “呵呵,没办法,在这个行业就得为老百姓做点实事。”黄仁辉打起官腔可谓是手到擒来。

    “我看也是,这小唐小唐的叫的可真顺口,黄局长真是亲民呐,不用问就能知道今儿伸冤的人是何身份。”骆子铭懒懒的抬手去触碰自己垂在眼睫下面的刘海,往旁边轻轻的拨去,露出自己深邃犀利的眸子,以及那眼眸中嘲讽的笑。

    黄仁辉脸上的笑容一僵,嘴巴抽动几下。

    在场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仅是为了给林建强面子,也是为了给背后的林家,骆家的面子,很多人只要有空便来参加了宴席,其中不乏都是商场上的老油条了,听到骆子铭挑明了说人唐凡没有自我介绍这黄局长就小唐小唐的叫,他是如何得知的?

    刚来的时候黄局长可是表现的对唐凡一无所知,更是对他口中所说的话也存在着几分怀疑,那既然如此,黄局长怎么能顺口叫出唐凡的名字的?

    不会是这两个人提前通气故意在此将事情给抖露出来的吧?

    嘶,若真是如此,那是不是说明人家童志峰肇事都有可能是圈套?

    童志峰虽然病好后脾气不如从前,酗酒愈发厉害,但听闻他城日历呆在家里闭门不出,身边也没有什么朋友,能让他开车出门喝酒的人也就只有童智杰了。

    黄局长刚进来就与童智杰打招呼,大伙也是因为童智杰来了童志峰没有来才联想到人家的身上,姜颖刚才也说了,他们是与童智杰一同来的,那……

    很多一部分人的眼神就变得微妙了,悄悄的往童智杰身上来回的扫好似要看出花儿来。

    童智杰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商场上的老狐狸,连身上的汗毛拔下来都能看出来奸诈狡猾,哪里能让人看出他的心中所想。

    可李琦就稍微弱势了点,涂着妆容的脸好像白了白,但也有可能是大伙看错了,做不得准。

    童昔冉轻笑一声,裙摆擦在地上发出沙沙的响声,她施施然走到骆子铭身边,挽住他的胳膊将头搁在他的肩膀上,语气轻扬:“子铭,你干嘛非要点出来,瞧人黄局长脸色都不好了,你不知道世界上有种人拥有者特异功能吗,想必黄局长就是那会先知的异能人士。他不仅知道唐凡姓唐,还知道老爸一定是许叔叔放的。”

    纤纤玉手往嘴巴上轻轻一捂,童昔冉银铃般的笑声充斥在空气中:“因为许叔叔是他的下属却不是他志同道合之人哦,呵呵,许叔叔不在,自然是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咯。”

    一句玩笑话点醒了很多人,是了,许斌不是黄派系的人,而是胡派系。

    难怪黄辉仁话里话外都是引导着大伙的思路往许斌身上带,他倒了,那胡毅武脱不了干系,这处长的职位没有悬念的就落在了黄仁辉的头上。

    姜颖打算打电话的手一顿,慌乱的心绪平静了下来。

    她太过紧张了没有想明白里面存在的内幕,幸好她没有打电话,若这个电话打出去童志峰没有被放出来还好,万一被放出来了就能成为把柄,百口莫辩。

    童沥刚把手从口袋里掏出来,眼睛往厅外扫了一眼,收眸,若无其事的浅笑。

    “小冉,你怎么说话的,那可是黄局长。”童智杰皱眉看向童昔冉,他不曾想童昔冉这么大胆,什么话都敢往外说,眼看着黄仁辉的脸色阴沉的可怕,他只能瞪向童昔冉沉声提醒道。

    “大伯,我在和我老公说话,关黄局长什么事?”童昔冉不解的冲童智杰眨巴眼睛,好似恍然想起来似的摆摆手大度的道:“大伯是愧疚吧?没关系,我知道大伯是真的喝醉了酒才会让老爸去开车接你的,想必喝醉酒的大伯各种灌老爸喝酒才会导致他把持不住的,唉,谁让老爸就好那一口呢?奇怪的是老爸喝完酒了自己开车走人没有带大伯,还回的不是自己家的方向,啧啧,子铭,你说我老爸脑子里想的啥?都忘记为什么开车出门了吗?”

    童智杰的脸也跟着黑了,他只瞪着一双鹰眸对着童昔冉,恨不得过去封住她的嘴巴。

    骆子铭却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下童智杰,淡淡的一眼令他住了嘴,随后他爱怜的将指腹点在童昔冉的鼻尖上:“淘气,不是什么实话都能往外说的,没瞧见吗,有人的脸已经挂不住了。”

    童昔冉配合的嘟着嘴巴:“我还没说有人故意设局搞这么一出,非给人好好的宴会给破坏掉呢。”

    “还是别说了,都是些有身份的人,给人留点面子。”骆子铭轻笑一声阻止童昔冉。

    两个人你来我往的说着话,却根本不避讳被人听去,声音不大不小刚巧让竖着耳朵的其他人听的一清二楚,尤其是童智杰和黄仁辉二人,脸上的表情可谓是精彩绝伦。

    更让二人变脸的是一众人的议论声,好似蚊子嗡嗡叫般分不清谁说的却能听清话,烦躁的令人想挠头。

    “啊,原来志峰是接到童董的电话才出门的啊,那可是怪了,怎么出事的时候童董不在车上?”有人发出了质疑的声音。

    “没听人说吗,志峰当时去的是另一个方向,根本不是回家的方向。”

    “那他大晚上的说好去接自己大哥,干嘛喝完酒往别的地方去?不会是脑子坏掉了连记忆力都出现问题忘记了家在哪里了吧?”

    有人的声音里都盛满了笑意,明着是笑童志峰,实则是在说给童智杰听,说给大家伙听。

    童昔冉勾着唇角转头看向林晓晓,嘴巴一张一合无声的说:以彼之道还治彼身!

    林晓晓心里咯噔一跳,难道童昔冉知道了这一切都是她的主意。可再细看之下发现童昔冉已经重新收回了目光,笑的温婉就跟没事人儿似的这才放下心,悄悄退到了林建强的身边。

    “爸,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这是人家童家内部的矛盾,和咱们林家没有丝毫的关系!”林建强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感觉,自己的女儿怎么就没有学到他的一半?

    简直是个花架子,空有其表,遇到事情只会手忙脚乱没有个主意。

    林建强的声音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他也焦急,本来不太赞同在这种公开的场合去捅私密事,可堂妹那里也打了电话来,非要他替她出口气,为了林穆,为了童家的允诺,林建强咬牙策划了这一切。

    可是显然事情出现了变数,还是他们童家找的人出现了口误,林建强恨得牙根痒痒,事情只要败露童家的人就能很好的摘出去,把事情往他身上一推,他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林晓晓被林建强暗里训斥一番,心里也很委屈,只能干着急退回到石磊身边,掐着他的腰身让他想办法:我这么做不仅是为了自己,还为了你的旭星酒店,你就一点作为都没有在这里看戏,我让你看!

    石磊冷不防被林晓晓掐了下,倒抽一口气,皱着眉头瞪身边的女人:你发什么疯!

    林晓晓出了气就不那么焦躁了,笑着将头转向一边,继续看那边的发展。

    “跟我回局里说吧。”黄仁辉被人一番呛,觉得再留下脸上也无光,暗中瞪了唐凡一眼,就要带着他走。

    唐凡有些傻愣,往后缩了缩身子,没有接话。警察局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去处,像他这样身上都有点不干不净的人在局子里都留有案底,万一翻出来没有给别的人弄倒倒给他弄进去了可怎么办。

    “唉,黄局长,怎么着急走了,你不是也来庆祝林大小姐生日的吗。”姜颖适时的叫住了黄仁辉。

    童昔冉垂下眼睫,她刚才想出声后还没开口姜颖说话了,还别说,老妈也转过来气了,这时机把握的可真好,而且效果要比自己开口要好的多。

    黄仁辉刚转过身抬腿迈了一步,就这样跟摁了定格键似的卡在了当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是呀,这黄局长突然间到访了之后宴会就停了下来,而后就变成了辩论场似的,若不是有人提醒都忘记了这是林大小姐的生辰舞会了。

    童智杰打着哈哈指着林晓晓为黄仁辉找个台阶下:“黄局长光忙工作都忘记了正事了,你看,那是林董的千金,晓晓,也是咱们家的亲戚。”

    黄仁辉顺势回身,略微歉意的道:“我这是职业病,碰见工作上的事情旁的都忘得一干二净了。林小姐,不要见怪,我可是带着贺礼来的。”

    带着贺礼来的,那应该是来给林晓晓庆生的了,林家果然面子比较大。

    只不过这贺礼在何处?

    转而一想林家办宴席在外间设的有专门统计礼品的人员,想必给放在那里了吧。

    “哈哈,黄局长真是客气了,还给小女带什么礼物,你来了就是给她给林某莫大的面子了。”林建强这个时候站了出来,笑声震耳。

    笑声渐渐配合着响起,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渐渐消散。

    童昔冉看着这一幕,眸光闪烁着笑意,看到童沥往大厅外看,她也看了过去,这一瞧,笑容愈发的大了。

    “你个小畜生!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给我滚回家里去!”唐河一声河东狮吼冲着唐凡奔了过去,人直接就上手揪住了唐凡的耳朵,把他往外面拖。

    “唉,这是什么情况,怎么能动起手来,保安!快把人给带出去,没看到黄局长在这里的吗。”林建强脸上的笑容微变,看到黄仁辉目露不满忙唤保安来驱赶人。

    唐河诧异的回身:“我带自己儿子回家还犯法了不成?”

    林建强的手还指着唐河,那边保安也赶了过来,一时都愣住了不知该做什么。

    “你闹什么?昂?人怎么没给咱们家钱?你妈怎么在手术室上等着了?你老娘昨儿个都已经出院了!你这是咒你老娘呢?我打死你这个小畜生!”唐河早就来了,只不过他得到童沥的指令没有立刻进来,在外面听明白了来龙去脉气的浑身哆嗦。

    他对唐凡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未来就指望小儿子唐泽能够出人头地,童家给了唐泽工作,不曾想唐凡跑到这里来闹,这不是要毁了唐泽的未来吗?

    唐河恨不得从来都没有这个儿子,恨不得抄起板凳给他往死里揍!

    “黄局长,我儿子就不用去跟你回局里对峙了,童志峰是撞了我老伴,那也有缘由的,若你要调查就去仔细调查缘由,我老伴现在已经康复出院了,伤势不重,费用都是童夫人出的,还有我们的赔偿金全都是按照制度来的,只多不少,我这儿子口里没有一句实话,你也别往心里去,是我教子无方,若你要怪罪我就和他脱离父子关系让他随你去调查,进监狱还是枪毙随你。”

    黄仁辉的表情变得很精彩,愣是不知道该怎么接唐河的话。

    唐河却在这个时候转向了姜颖:“童夫人真不好意思,我这儿子从小就不学好,专看那蛮横的流氓工作,吃喝嫖赌可谓样样齐全,我痛心呐,你对我们家的恩我们老唐家不会忘,这畜生我今儿就带走了,改明儿压着他去向你道歉,为今天的鲁莽和诬蔑!”

    说完,唐河硬压着唐凡对着姜颖鞠了躬,这才又揪着他耳朵拖着他走。

    别看唐凡在社会上混,可是他那力气比不过总是在地上矿上干体力活的唐河,被揪着打他连个反抗都没有,只能“哎呦,哎呦”的叫着,嘴里说着:“饶了我吧”的话,就被拽走了。

    古怪的气氛持续了很久,很多人都有了动静,参加个宴会最后搞的特别没趣,本来是想看什么大戏呢结果闹了半天也不知道在闹些什么,很多人都想立刻,现在在留下来有些人的面子没了,那么他们这些没权没势的里子也就该跟着没了。

    一人告辞很多人都陆陆续续走人,林建强连拦的力气都没有,他自己都觉得很丢人,为妹子为女儿出气,最后弄了一身腥味。

    这些人含笑告退,加快脚步想要离开,可人刚走到门口,就被三名穿着制服的人给挡了回来。

    三名穿着制服的男子手中拿着一张单子,面无表情的走进来对着林建强道:“林建强,有人举报你偷税漏税,用劣质产品替代优质产品,还盗用名牌服饰的设计,你同我们走一趟吧。”

    那人手一亮,将传票呈现到了林建强眼前,一时大厅里寂静无声。

    ------题外话------

    可算写完了,(~o~)~

    啥话都不说了,栗子继续去写明天的……遁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末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栗并收藏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