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 > 【077】吃干抹净,铭少撞破(高潮!)

【077】吃干抹净,铭少撞破(高潮!)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童昔冉怀里跟揣着一只小白兔,紧张的她小心肝砰砰乱跳。

    ……

    ……

    反正她只说了要兑现承诺主动与骆子铭成为实质性的婚姻,至于用什么办法那可没有说,就让某人忍耐着吧,谁让他这个时候把主动权交到自己的手中呢?

    ……

    童昔冉也在同一时间缩回了手,顺便用浴巾一挡,笑声终于克制不住越来越大,人已经躺在了床上。

    骆子铭的脸黑了,他紧紧的握着手,看着这一刻笑容甜美的童昔冉,眼睛渐渐眯成一条线!

    好,太好了,这个女人竟然敢这样对待他!……

    骆子铭一个转身直接将童昔冉给压倒在床,眸光迸发出凶狠的光明,扣着童昔冉的手腕强势的夹住她的腿令她无法动弹,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童昔冉你在玩火!”

    “玩火又怎么?你玩的起吗?”挑衅的眼神,童昔冉毫不畏惧的与骆子铭对视。

    骆子铭的眼底闪耀着不可言喻的光芒,他突然点点头笑起来:“我玩不起?哈哈!”用力一摁童昔冉的手腕,他低下头危险的声音暗哑中透着一股子魅惑:“老子让你看看,能不能玩得起!”

    ……

    “啊——”童昔冉再次发出一声尖叫……

    童昔冉深吸一口气终于不再咬下唇瓣,人也缓过来了劲儿,嗔了骆子铭一眼。

    骆子铭可没有给童昔冉停歇的机会,近三十岁的男人一旦尝到了甜头那是克制都克制不住的,他也不想克制,眼眸中的火焰非常的旺盛,锁定在女子娇美的躯体上怎么都看不够。

    童昔冉最初好似飘荡在湖泊上的一叶扁舟,摇摇荡荡找不到支撑点,后来就发觉她的精神力完全的不够,明明骆子铭才是那发力之人,可偏偏她这大言不惭的与骆子铭对抗到底的人先败下阵来来,她浑身上下都似卷着疲惫感与晕眩感,跟过山车似的忽上忽下的飘忽不定,大脑嗡嗡的响,那异样的感觉一会儿窜到头顶一会儿窜到小腹中,迷醉和疲惫感充斥着她的全身,把她包裹在里面。

    这一次童昔冉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她最后是在一层高过一层的攻势下堪堪闭上眼睛的,人已经没有力气再去同骆子铭分个高下,脑子里最后的念头是:谁特么说男人第一次不行的?

    骆子铭看着瘫软成一团泥样的女子,将她抱在手里只觉得轻入棉絮,眸光闪烁了几下扫了眼童昔冉的身体,暗暗挑眉看来今儿要歇战了,端看童昔冉的样子好像是再也没有办法承受他的摧残了。

    将小人儿给抱在怀里往浴室走去,里面他之前刚放好了热水,看着童昔冉没有苏醒的迹象便将她给放到了水中,慢慢的帮她清洗身子。

    期间童昔冉不太舒服的哼了一声,意识就飘离了体外,再次沉沉的睡了过去。

    骆子铭拿出宽大的浴巾直接将童昔冉给包裹在里面抱着她走到床上,把她放到被窝里后掖好了被角才走出门外。

    都已经凌晨二点了,骆子铭开车寻了家24小时营业的药店,抬步就走了进去。

    店员无精打采的趴在柜台上刚想休息会,听到开门声疲惫的往门口看去,看到了骆子铭高挺的健硕身躯,眼睛对上那绝美的容颜时立刻不打瞌睡了,面上关换上一副甜美的笑:“欢迎光临,先生需要些什么?”

    这么晚进药店的不是买生理用品就是买紧急用药的,端看骆子铭的面容沉稳看不出任何的焦虑,店员猜测他是买第一种。可男人太过邪气肆意,通体的贵气给店员施了蛊,她脑子里闪现过很多旖旎的画面,这样的男子应该不会专情的吧,身边铁定蝶儿花儿无数,不知她是否有幸被人纳入眼中。

    店员的笑容逐步扩大,痴迷的看着男子一步一步走近她。

    骆子铭走到店员跟前对着她友好的笑笑,他心情好,大晚上的要麻烦人帮忙选药露出个笑也是应该的。

    这个笑落在店员眼中让她的心都要跟着飞扬起来,每天都看完八点肥皂剧希望来一场艳遇没想到说来就来了,于是她的声音更加的轻柔甜美,乖巧的询问:“这位先生,有什么需要帮你的吗?”

    “有。”骆子铭轻点下头,指尖在玻璃柜台上轻敲了两下,这才开口:“唔,女人第一次之后会很疼,很肿,我记得有一种药可以涂上为女人缓解一下。”

    店员的脸腾的红了起来,任谁看到这么帅气的男人在自己面前含笑说着这样的话都会觉得心跳加速,脸颊发烫的。

    尤其是男人为了让店员明白形容的那么详细,更是令店员的脸跟着发烫。

    “唔,你有听明白我说的话吗?我老婆是第一次,我看她很疼,可以给我拿一下那种药吗?”骆子铭看到店员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又重新将话给说了一遍,语速放缓了不说。

    店员终于回过神来了,对骆子铭口中吐出的“老婆”两个字,心中一阵失落,这么帅的男人结婚了?天呐,太令人不可置信了,这么帅气的男人竟然对老婆这么好给老婆买药?

    “有的,你稍等。”店员从梦境中回归现实,转身去拿骆子铭口中说的那种药膏,说了价码。

    骆子铭点点头,将药膏拿到手中付了款就闪人了,从拿到药之后再也没有看店员一眼。

    直到骆子铭的背影消失在街道上,店员才堪堪收回目光,懒懒的打了个哈欠重新无力的伏在柜子上:算了,还是不要做梦了,还是睡觉来的比较实在。

    骆子铭并不知道自己买个药膏就惹了一处桃花脆了一颗芳心,他的目光正投放在远处亮着的生理用品店,扬扬眉毛走了进去。

    视线一扫,手指点住价钱最贵的那个方盒子,挑了两盒最大号付了款在店员羡慕的眼睛中往兜里一踹心满意足的走人了。

    回到家里的时候童昔冉依然睡的不省人事,骆子铭眸光中浮现一抹笑意,洗干净了手为童昔冉涂药。

    药膏是浅绿色的,粘在指腹上有一股清凉的感觉,想必涂上会好受很多吧。骆子铭如是想着,手上的动作很轻柔,只不过在涂药的过程中他的呼吸急促了不少,为了怕自己再次控制不住,他别开眼睛将被子重新给童昔冉盖好。

    当他收拾好重新躺回床上的时候已经快到升国旗的时候了,他轻叹了口气还是没有睡意,躺在被子里将童昔冉往怀里以揽,将下巴搁在童昔冉的头顶慢慢闭上眼睛。

    心底的空虚和满足感因为怀里的女人渐渐消失,骆子铭不一会儿就传来平稳的呼吸声。

    童昔冉苏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自己一定是去工地里运了一夜的水泥,不仅两条腿酸软无力,就连手臂都酸胀的跟不是自己的似的。更不要说她的腰了,她稍微动了下腿发觉两腿间疼痛感并没有那么强烈,隐约有股清凉的感觉这令她觉得很惊讶。

    艰难的坐起身的刹那又脸一白躺了回去,从身上滑下来的被子下是什么都没有穿的躯体,特别是此刻传来的咔擦门锁转动的声音让她很快将被子重新盖在身上,警惕的看向走进来的人。

    “醒了?”骆子铭脸上的笑如沐春风,声音温和的不像人。

    童昔冉狠狠地打了个哆嗦,将被子拥的更紧了。

    “呵呵,感觉怎么样?还疼吗?”骆子铭扬扬眉毛朝着小女人走去,将小女人躲他的动作收入眼底,眸中是止不住的笑意。

    童昔冉往后靠了靠,看到骆子铭直接在床边坐下掀开了她下面的被子惊呼一声扬腿就要去踹人。

    脚腕理所当然的被骆子铭扣住,他不顾童昔冉快要滴出血的脸蛋笑呵呵的解释:“我帮你涂药。”

    童昔冉看着骆子铭变魔术似的从手中拿出来一瓶小巧的药,里面是浅绿色的膏状物,隐隐明白骆子铭口中说的是什么意思了,她的脸滚烫滚烫的,眼神立马含了肃杀之气朝着骆子铭射了过去,咬牙切齿的道:“不用!”

    “唔,你害羞个什么劲儿啊,我都帮你涂了两遍了,乖,别乱动,马上就好。”

    骆子铭的表情怎么看怎么透着得意在里面,气的童昔冉很想将身后的针头朝着他的笑脸给砸了过去。

    可还不等她有所动作,就已经仰面倒在了床上。

    骆子铭看童昔冉速度太慢,直接就拽着人的脚腕把人给放倒了,嘴里嘟囔着:“铭少亲自为你服务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赶紧的,涂完药洗漱好就要去公司上班了,你不会还以为今儿是休息日吧。”

    最后一句话果然将童昔冉挣扎的动作给止住了,她瞪圆了眼睛盯着天花板看,这才想起来昨天是国庆节假期的最后一天,特么的今天要去上班了?!

    那昨天晚上骆子铭这厮将她颠来倒去的那么多次之前为什么不提醒她?

    她能拖着胀痛的腰身踩着棉花去上班面对那一大帮子的渣吗?能吗?

    骆子铭涂完药又趁机吃足了豆腐餍足的看着童昔冉,视线在她的脖子上一落,从柜子里抽出一套外翻领子的收腰休闲款的衬衣,搭配着黑色的一字裙和打底裤放在了床上,想了想又弯腰从底下的柜子里抽出一套碎花的内页,在童昔冉要喷火的目光中放到了她的床边,潇洒的转身伴随着他得意的笑声,人迈着悠闲的步子就闪出了卧室。

    童昔冉这才从被窝里坐起来,她很是纳闷的想着,她明明计划着是将骆子铭给吃干抹净,可怎么感觉她被吃的连渣都不剩了呢?

    想了半天都没有想明白为什么,童昔冉举着酸疼的手臂瞪着骆子铭为她拿的衣服,纳闷的穿上,不知道为什么要给她选带领子的衣服,当她洗漱的时候看到了衣领下面若隐若现的痕迹时,忍不住对着水池唾了一口,终于明白骆子铭的意图了,这个男人还是那么的前奏!

    从抽屉里找出黑白相间的小围巾系在脖子上,搭配上黑色的风衣外套人人起来严肃了很多,今天是假期后的第一天,又是她进入董事会召开的第一个董事大会,加上昨天林晓晓舞会上闹出来的动静,童昔冉还不知道要面临什么风暴,想到自己的状态童昔冉就气的牙根痒痒。

    骆子铭将好丈夫的做派做的十足,可见是连冷水都不让童昔冉碰,给她准备的又是燕窝,至于让她补什么那眼神直勾勾的在童昔冉身上转,不用说也能猜测的出来。

    童昔冉红着脸将粥迅速的喝完,人躲避着要去刷碗,那边骆子铭已经轻巧的从童昔冉手中将碗给接了过来:“我来吧,你不能沾冷水。”

    不能沾冷水?童昔冉微愣,不明所以。

    骆子铭的眼睛往童昔冉的下身一扫,意味深长。

    童昔冉脸一红,用眼睛狠狠地瞪了骆子铭一眼后转身就去拎包,不同这个脑子里都是杂乱念头的男人在一起了。

    骆子铭耸耸肩膀将碗洗干净追上了童昔冉,将包从她怀里拿了过来,顺便把车钥匙也扣在了自己手中,他好看的食指勾着钥匙环来回的转圈:“你的状态还是不要开车了,我送你。”

    “骆子铭你够了啊,我又不是怀孕了你至于什么都不让我做吗?那还不如连班都不让我去了呢!”

    童昔冉郁闷不已,这男人过了一夜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

    就拿刷碗来说吧,上次是她做完饭和骆子铭讲了条件人才去将碗给刷了,今儿早晨不仅是骆子铭亲自下厨的,碗自己想去刷都被对方给阻止了,这样的转变说实话,她还挺不适应的。

    童昔冉不知道的是,之前同骆子铭虽然感情升温了,但没有实质性的接触总归是差了那么一点的,对于男人来说只有让女人完全的成为了自己的人后才会全身心的对对方好,就像对待童昔冉,骆子铭之前是秉着做一位合格的丈夫,现在嘛,他脑子里想的是怎么好好的对待自己的女人。

    这样的思维转变并不是童昔冉可以理解的,于是骆子铭的举动在她眼中就变得有点怪异了。

    “走吧,怎么那么多废话,我想对你好还不行么。”骆子铭直接抬起手将童昔冉给圈在了怀里,半托半拽的往外走:“万一你肚子里有了小家伙,我得提前营造和谐的家庭气氛,搞好胎前教育。”

    童昔冉的眼睛都快要瞪直了,这才想起一个关键问题,她不记得昨晚上骆子铭有没有做防护措施了。

    心立马揪紧了,童昔冉伸手拽着骆子铭的衣领严肃的望进他的眼中:“你给我说实话,你昨晚上有没有那什么?”

    “唔?那什么?我们肯定那什么了啊,那么激烈的运动你都没有感觉吗?”骆子铭扶着童昔冉进了电梯,诧异的瞅着她,见她眉头紧锁满脸的纠结,伸手去捅她的眉心:“不会吧,你难道真的忘记了?这脑子也忒不好使了吧。”

    “我说的不是那个啦,我是说,我是说,那个……”童昔冉眼一闭心一狠直接将话给问了出来:“我是问你昨晚上那么多次有没有戴套!”

    “叮——”

    电梯门停在了十层,打开的门外露出了一张女人错愕的脸。

    童昔冉的脸刷的红了,发囧的想着这个女人不会听到她说的话了吧,不然怎么愣在当场不进来了呢?童昔冉抬起手捂着发烫的脸,有点不好意思看电梯外的女人。唔,这个人看起来有点眼熟呢。

    骆子铭瞥了眼想要缩到龟壳里的女人,嘴角抽了抽,对着电梯外面的女人勾唇笑了笑,往她身后的走廊角落里一指:“你的珍珠耳环是掉在哪里了吗?”

    女人回神去看,并没有看到,往旁边又走了两步抬手去摸自己的耳朵,当触碰到两只耳朵上的珍珠耳环时疑惑的嘀咕一句:“不是我的吧,我的在……哎,等等!”

    电梯门重新缓缓的关上,女人疑惑错愕的脸被关在了门外。

    童昔冉看着紧闭的电梯门终于想起来在在哪里见过这个女人了,上次她被骆子铭怒气匆匆带回来的时候就是将这个赶电梯的女人给关在了电梯之外的,今儿,好像骆子铭又干了一次。

    扶额。

    好吧,没有那名女人在电梯里自己的尴尬是少了那么一点。这男人不会是怕自己尴尬才这么做的吧。

    童昔冉悄悄看着淡然笑着的骆子铭,也忘记了追究问题的答案。

    两个人坐到了车中,骆子铭自然的侧身过来给童昔冉系安全带。

    童昔冉不自然的往椅背上靠了靠,她不知道怎么了,对待骆子铭的触碰反应很激烈,就像现在,骆子铭只是侧身过来她闻到男人身上散发的刚阳之气就心跳加快,脸上的热度飙升。

    好在她脸上化了淡妆扑了粉,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被骆子铭看出来。

    童昔冉错开目光放稳呼吸,没让骆子铭看到她的紧张。

    “没有。”骆子铭突然抬起头在童昔冉的嘴唇上啄了一下,笑的如同一只偷腥的狐狸,啄完后坐好发动车子一气呵成。

    “嗯?”童昔冉茫然的睁着眼睛看着骆子铭,思维还停留在刚才那个吻上,不懂骆子铭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在电梯里不是问我有没有做防护措施吗,第一次嘛没有经验,忘记了,不过我已经买了很多套,你从今天开始就不用担心了。”骆子铭轻扬好听的声音在车中响起,笑意朦胧。

    童昔冉脸上的热度彪到了耳垂上,她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很想打开车门跳出去,这个男人真是够了!

    懒得同骆子铭再纠缠,童昔冉直接闭上眼睛仰靠在椅背上,她这个状态回公司还不得被人当做柿子拿捏,要保持大脑的清明,还有很多的硬仗需要打。

    骆子铭含笑看了眼童昔冉,并不曾多言,将车子驶的很平稳,很快就停到了童氏财团的大楼前。

    “你去吧,下班了我来接你。”骆子铭侧身过来为童昔冉去掉安全带,又体贴的为她打开副驾驶座的门,柔声嘱咐道。

    对骆子铭的柔情蜜意童昔冉显然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冷不防的体验了几回鸡皮疙瘩就跟着起了几回,嗔了骆子铭一眼就下了车,快速的朝着对面的大楼走去,那匆匆而去的背影落在骆子铭眸中有了落荒而逃的感觉。

    骆子铭轻笑一声,吹了声口哨,心情愉悦的转动方向盘,将车子重新驶上了大道。

    童昔冉在走到接近童氏财团大楼的时候就放缓了脚步调整好了呼吸,俨然又变成了冷静自持的童副总经理。

    正值上班高峰期,财团的员工陆陆续续都朝着这个方向涌入,不少人看到童昔冉后主动打着招呼,童昔冉含笑点头算作回应,遥遥的看到了在等电梯的童欣茹,童昔冉踩着高跟鞋乐呵呵的走了过去。

    “嗨,堂弟妹。”童昔冉眯着眼睛同童欣茹打招呼。

    童欣茹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她饱受了一夜的折磨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听到有人在身边突兀的说话,人下意识的就打了个寒颤,往旁边跳动了一小步。

    等电梯的人不少,很多人都往这边看了过来,诧异童欣茹的反应之大,更多的人挨的很近悄悄的交换了一下眼神。

    “是堂嫂啊,呵呵,我刚刚在想心事没有听到。”童欣茹回过神看到是童昔冉,掩盖住眼眸中一闪而逝的恨意,柔柔的笑着。

    “呵呵,是我不该突然间出声,吓到你了吧?真不好意思,我看你精神不济可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童昔冉好似没有看出童欣茹的不自在,关切的问道。

    童欣茹的眼神有点闪躲,听到这个问题迅速看了眼童昔冉,惊觉她是不是在看自己的笑话。待触碰到童昔冉的眼神后看到是一派自然,眼眸中都是关心这才轻笑一声,柔和道:“还不是担心叔叔,那个叫做唐凡的太不懂分寸了,大庭广众之下就将叔叔犯得事儿给抖了出来,也不顾念下堂嫂的名声。”

    “哪有的事儿,我倒是觉得他说出来也好,你没听人家老爸都说了吗,要谢谢我们家呢,这对我家来说也没有造成什么损失,你知道我老爸总是做出糊涂事但人心底是不坏的,从不会主动违法违纪,想必是有人在背后挑唆,好在老爸和那被撞的人都没有什么事情,后头的事情我得好好查查呢,改明儿问问大伯,可是遇到了什么旁的人将我老爸给拐去了别的地方,这个事故出的,总感觉太怪异了。”

    童昔冉那是哪种被人几句话挑唆的就失去方寸之人?她浅浅的笑着话里话外透出自家的坦荡,将童智杰也给拖下了水。

    童欣茹心里头一紧,眸光闪烁了几下:“嗨,那抽空就问问吧,就怕我老爸喝多了也不太记得。”

    旁边的员工消息灵通的早就听闻了童家发生的事情,虽然知道的不是很详细但个人有个人不同的理解,看笑话的人只觉得童家的大笑话都闹到了人林家去了,那可是一场商界很多精锐都在场的舞会,场面想必很壮大。

    这样的话那童家的事情可是会影响公司的发展?

    员工们想的事情并不是很远,只担心公司会不会产生动荡影响了他们的利益。

    想要探听更多的事情那边电梯已经到了,因为楼层不同童欣茹与童昔冉就率先走了进去。

    电梯门缓缓合上,将想要探听更多消息的容颜关在了外面。

    “希望大伯不要真的喝的不省人事什么都问不出来。”童昔冉进到电梯里才笑着开口。

    童欣茹也陪着笑,堂姐妹二人第一次在一起氛围很和睦,不知道的当真以为是一对儿关系很好的姐妹花,可惜二人的心却好似隔着一条银河带,怎么都挨不到一处。

    出了电梯后,童昔冉的助理Lisa正抱着文件夹等在办公室门外。见到童昔冉的身影后快步走了过来,职业化的笑容挂在脸上,先对着童欣茹打声招呼这才转向童昔冉汇报:“副总,孟总监已经在办公室等待多时了。”

    童昔冉笑着点头:“我知道了,去给他倒杯咖啡来。”

    Lisa点点头,将手中抱着的文件递给童昔冉后就快步走到旁边的茶水间,很快冲好咖啡端到了办公室里。

    童欣茹撩了撩自己的头发,往童昔冉的办公室看了眼,并没有看到孟楠之的身影,勾着唇角笑笑:“你有事就先忙,我先回办公室了,想必放个假要积累不少方案需要处理。”

    童昔冉点头,看到童欣茹的身影消失不见这才转身进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明亮的窗户旁,孟楠之正坐在沙发上翻看最新一期的财经报纸。

    听到声响后孟楠之抬起头朝童昔冉看了过来,温润的男子缓缓站起身:“童董事可真是大忙人,自从上次的通话结束后竟然没了踪影,打电话也都不接,这是要躲我咯?”

    童昔冉听闻孟楠之半开玩笑的话后也不介意,走到办公桌旁将文件夹放到桌面上对着孟楠之笑笑:“我这不是被老爸的事情缠住了吗,后来又给忘记了,你知道,女人啊到了一定年龄那可是会出现健忘的病症的。”

    孟楠之听闻扬起唇角笑了起来,笑容很温和,他走近童昔冉:“还好,你把我当朋友了。”

    童昔冉微愣,这才抬眼去看向孟楠之,见男子沐浴在晨光之中一身黑色的西装穿在身上很俊朗,内敛沉稳,是职场上的成功人士,如此俊逸的男子是很让女子倾心的,也是童昔冉曾经喜欢的类型。

    曾经的骆烨轩就是这样的男子,但那只是曾经,现在她心底有了一抹邪魅的身影,那道身影占据着她的心,会无时无刻不出现在她的脑子里提醒着她,她该想他了。

    这样的想法令童昔冉嘴角的笑容逐步扩大变得甜蜜,人也稍微有点恍惚。

    她在想骆子铭穿黑色西装是什么模样,好像要比眼前的男子还要帅还要酷,肆意的邪魅与他正派的装束合在一起组成了独特靓丽的风景。

    “呵呵,孟总监说笑了,咱们本来就是朋友不是吗,你是童沥的学长,又对我们家多了很多的帮助,在我眼中,肯定是朋友了。”

    童昔冉回神的时候略微有点不好意思的笑起来,她竟然失神想起了骆子铭,这才分开一个小时不到,看来她真的中毒了。

    “好吧,我来是和你说一声,昨天的舞会我本来是要去参加的,可惜我临时有事被绊住了,还好在小沥联系我的时候我能来得急做出妥善的处理,不然可能会给你们家的名誉造成损失了,还好,我发现了林家有过财务漏洞的痕迹,才在最后关头赶上了。”

    孟楠之笑容很诚恳,他看着童昔冉,呶呶嘴巴没有说自己被何事所绊住,他说过要去舞会上助童昔冉一臂之力临时食言了,虽然知道童昔冉不一定会放在心中,但是他还是要来道个歉。

    童昔冉不曾想孟楠之大清早的来办公室是说这件事,她之前并不曾将孟楠之说的话放在心上,在知道林晓晓可能使用计谋对付她的时候,她做了一系列的应对措施将孟楠之排除在外,最后发觉那些措施还是有些不够全面,还好有童沥和骆子铭的临时动用了备用措施才将一系列想要闹大的矛盾给压制到了最小。

    对此童昔冉心中也是有数的,最后林家也被彻查,对于林家到底为什么举报这么大的手笔童昔冉以为都是骆子铭所为,听到孟楠之的话,那举报也有他参与其中,对此她心中感激:“孟总监,难为你这么替我着想,林家被举报的事情我才知道是你所为,谢谢了。”

    孟楠之摆摆手:“道谢就不必了,我出手的时候还有另一个人也出手了,揪出的是林家用不合法手法赚取利益的证据,若单单只有我一方之力倒是不可能动用检察署的力量直接带着传唤票来提人。”

    童昔冉终露出舒心的笑,对孟楠之的不居功,也为他的坦荡,至此童昔冉对孟楠之才算完全的放下那一丝试探,完全的接受了他为己方的人。

    “呵呵,那还是要感谢孟总监的,唔,等到午饭时间一起吧,我可是穷人,只能请你吃单位的工作餐咯。”

    “只要是你请的,馒头咸菜我也赏光。”

    孟楠之笑着摇头,和童昔冉定下来中午一同吃饭的约定后就走出了办公室。

    童昔冉送走了孟楠之这才回身坐到办公桌旁处理大堆的文件,等到抬起头看钟表的时候已经都过了十二点了,她活动活动脖子伸个懒腰站起来收拾东西往外走。

    门外孟楠之正抱着手臂单脚蹬在墙壁上等着她,看到童昔冉出来后将脚放下来对着她笑:“童董事可真忙,说好了吃午饭一个人在里面办公都把我给忽略了。”

    童昔冉失笑:“我这不是忘记时间了吗,你也真是的不知道提醒提醒我,瞧,让我白白加班,不行,你中午得请我吃饭,我办公可是你给发工资的。”

    孟楠之摁开电梯,对童昔冉的玩笑话不置可否:“行,我请就我请。”

    两个人相视一笑可谓是心意相通。

    走到职工餐厅的时候还有很多的位置,童氏财团员工餐厅是分着上下两层的,隔窗也是分开的,这样想吃什么就去那个窗口排队,可以避免拥挤在一处造成人满为患的局面。

    “你去找个地方坐,我请客就该我去排队。”孟楠之示意让童昔冉去找座位,说笑着朝着一家卖盖饭的窗口走去。

    童昔冉给人体现绅士风度的机会,也不跟孟楠之客气,瞅了个靠窗靠后的位置就坐了过去。

    她坐的远,看着一身西装的孟楠之在人群后面排队,前面的员工不少都回头看他,看到他在买饭很多人好似围着他说话,目光中透着惊喜,一直四处的张望。

    孟楠之很随和的与那些人说笑,也不靠着职位往前排队,淡然的站在人群后面。

    前面的人好似商量好似的也不说话,不自觉的就让开了位置,很快就轮到孟楠之了。

    孟楠之也不点破,对着窗口中的师傅说:“一份红烧排骨一份土豆炖牛肉,对了,土豆炖牛肉菜饭分开装。”

    “哟,小伙子好心细呀,我没见过你,可是新来的员工,给女同事打饭吗?”师傅是位圆脸师傅,说话的腔调微有点上挑,含着笑意。

    孟楠之也不解释,呵呵的笑着接过了师傅递过来的饭,

    不一会儿孟楠之一手端着一个餐盘走了过来,西装革履的男人做这样的事情看起来赏心悦目的同时有点滑稽,他要保持平衡还要端着东西,仔细看上衣兜里还好像装着什么,鼓鼓的。

    孟楠之走过来后轻喘了一口气,将一份牛肉炖土豆的盖饭推到童昔冉面前。

    “我让师傅将饭菜分开盛的,你吃多少放多少,这是奶茶,我记得你们女生都喜欢喝。”孟楠之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瓶小瓶的奶茶递给童昔冉。

    童昔冉忍俊不禁,难怪她觉得孟楠之口袋里装着什么东西,原来是饮料啊,这人,还真的挺会利用资源的。

    “我帮你打开吧。”孟楠之看到童昔冉要拧盖子,自然的接过来打开了又递了回去。

    童昔冉含笑接过道了声谢喝了一口,将饮料放到桌子上拿起筷子吃饭。

    “呵,挺温馨的啊。”熟悉的嗤笑声满含嘲讽。

    童昔冉咬着筷子诧异的抬头,就看到了双手插在口袋中立在她身边两步开外的骆子铭,脸上挂着邪气痞痞的笑……

    “子铭,你怎么来了?”童昔冉蓦地睁大眼睛,竟然忘记了从椅子上站起来。

    骆子铭双手插在口袋里缓缓的朝着童昔冉走近,人在她跟前停了下来,双手撑在桌面上,俯身望进童昔冉的眼眸中:“嗯,我来找你吃饭。”

    “你不用上班吗?”童昔冉眨眨眼睛,手中握着筷子刹那间捏紧,脸颊因为骆子铭离的近而有些红。

    “上班,太久不见你想你了,过来找你一同吃饭。”骆子铭说着话人已经在童昔冉的身旁坐了下来,拿过童昔冉手中的筷子将她面前的餐盘抢了过来,吃了一口眉头皱起。

    “还没有你做的饭好吃,走吧,我带你去吃大餐。”骆子铭将筷子随意的丢在桌子上,拉起童昔冉就站了起来。

    童昔冉看看孟楠之将手从骆子铭的手里挣脱了出来,犹犹豫豫的说:“可是我答应了孟楠之与他一同吃饭……”

    ------题外话------

    唔,今天更太晚了,继续码字去明天争取早点更新。

    群号在置顶公告中,小剧场随后会更新……

    刚才被打了,婆婆拦着不让我动人家儿子,呵呵,我抱着孩子还能上手呢,希望栗子明天还能够出现,呵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末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栗并收藏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