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 > 【080】婆婆受挫,紧急会议!

【080】婆婆受挫,紧急会议!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吃饭吧。”温瑜和郭婶一前一后从厨房里出来往餐桌上摆菜盘。

    温瑜抬眼往沙发上的方向看了一眼,笑了:“你们两个人在那里嘀咕啥呢,子铭和小元呢。”

    童昔冉抬头笑了笑。

    骆紫琳却不雅的翻个白眼:“谁知道,俩男人指不定蹲到小角落里反思去了。”

    “反思什么呀,你这孩子说话一点都不着调,你也不看看你怀孕这些日子里裴元是怎么照顾你的,就怕把你捧在手心里替你孕吐替你难受了。”温瑜可是一点也不给骆紫琳面子,嗔着自己的女儿意思让她收敛收敛。

    骆紫琳才不会惧怕温瑜呢,扬起小手捂着嘴巴笑:“我可没有说我家裴元,我说的是我哥。”

    “你哥?”温瑜眉头微微蹙起,往那边的窗户旁看,就看到了苦笑着往这边走的俩男人,心里咯噔一跳面容难得严肃了起来:“小冉你和妈说,是不是子铭欺负你对不起你了?你说了妈决定不会放过他的。”

    童昔冉已经笑的肚子酸痛了起来,眼角余光一瞥看到了骆子铭嘴角那似笑非笑的模样,人家那双黑的如同黑曜石般的眼睛里可是流淌着趣味的光芒,那无声的诉说令童昔冉瞬间明白了那里面的含义。

    俏脸一红忙对着温瑜解释起来:“妈你误会了,子铭哪里有欺负我,只不过是这段时间紫琳孕吐的太过厉害,她尝到了怀孕的苦楚,这不和我说说让我晚点要孩子。”

    温瑜松了一口气,感同身受的点点头:“是啊,女人要孩子还是要准备好比较好,各方面都符合条件了对孩子才是最好的。”

    骆子铭的嘴角笑意扩散的更大了,眼睛里趣味的光芒倾泻而出。

    童昔冉看到这个样子的骆子铭,指向唾他一口,暗骂流氓,可惜那脸蛋红得都有些不敢抬头的意味,哪里能骂得出口。

    骆紫琳也察觉到了童昔冉与骆子铭之间的小互动,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愣是没有看出所以然,也不管了,她性子直,既然和童昔冉说开了也没有了心里的芥蒂,说好就好的跟两个好姐妹似的,挽着童昔冉的胳膊就走到了餐厅,还拉着童昔冉坐到她身旁。

    “妈,你做了这么多好吃的呀。”骆紫琳是真的馋了,眼睛亮亮的。

    童昔冉却四处瞅着,总觉得这样坐下去太不好,毕竟骆老爷子还没有入席呢。

    几个人都走过来坐好了,温瑜对骆紫琳的做派笑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这孩子馋的模样怎么那么可爱呢。

    “爷爷又不在这边吃饭是吗?”骆子铭开口问道。

    童昔冉微愣,对骆子铭口中说出的那个又字。压下眼底的疑惑就听到温瑜为她解了惑。

    “嗯,我提前做好了给他送去了小餐厅那边,老爷子吃完饭都出门散步了,呵呵。”

    没有老爷子在家里气氛就会轻松不少,其实老爷子也是好意,每次家里有人来或者由来聚会的朋友在,他都会在自己小餐厅那边吃饭,用老人家的话来说是喜静,想要好好的清静清静。

    互不干扰大家都能轻松自在。

    “那小叔他们呢?”童昔冉想起来骆修一家也是在主宅住着的,怎么不曾一块出来吃饭。

    “呵呵,你小叔他们和你爷爷之前有事情要谈我送饭去的时候你小叔听说了你们要回来吃饭,想着让咱们一家人一同聚聚,直接就招呼了如敏如岚一同陪着老爷子用了餐,这会儿都不在家出门散步去了。”

    温瑜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为童昔冉能够主动提起骆修一家,刚才骆紫琳拉着她坐下的时候她一直四处的看不敢真的坐实了,想必也是在担心骆老爷子来了之后不好看,这个孩子心性挺好的,单是孝敬长辈这一说还挺挑不得理的。

    想起孝敬长辈就想起了上次同喜然甩了林穆一巴掌,温瑜事后有给林穆打了个电话可人压根没有接,温瑜只能默默叹息了,看来与二房之间的矛盾要越来越深了,妯娌之间的相处本来就有点磕磕绊绊的,现在又添了新的矛盾,这日子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平静。

    只希望林穆能够知道自己是长辈不要太过同小辈计较,若她还抓住童昔冉的过错不放手的话,她也不能放任不管,唉。

    童昔冉这次听清楚了,脑子里突然想到一个关键的地方,今儿温瑜和骆紫琳都说她要回来吃饭,可是纪茜在电话里不是说是温瑜特意打电话让她回家吃饭的吗?

    转头茫然的目光越过骆子铭淡定的脸,总觉得有什么没有抓住的关键点被她给忽略了。

    几个人吃饭的时候气氛比较轻松,骆紫琳的孕吐也好了,用她的话来说回娘家觉得就回到了根上,心里就找到了落点,身上的毛病也就不治而愈了。

    童昔冉插口说着笑意吟吟的话:“我看是这个小家伙想念姥姥了这才乖巧的。”

    一屋子里的人就跟都着笑起来,就连骆子铭都有些忍俊不禁了。

    这个女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提孩子的事情,她是想生呢还是不想生?难道早晨起来问那个有戴套还是没有戴套的问题后引发的一系列的后续反应?

    “唉,难怪妈喜欢我胜过喜欢你,瞧你这嘴巴甜的,这话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骆紫琳笑着打趣童昔冉,眼睛眨巴眨巴就跟发现新大陆似的重新审视着童昔冉,发觉嫂嫂真的是越看越有趣,越看越得她的眼。

    女人就是这种奇怪的生物,她喜欢的人就看着就会越来越心里欢喜,不喜欢的人就怎么看怎么觉得讨厌。

    之前是对童昔冉心中有气,可是刚才两个人聊天的时候也不知道童昔冉是不是故意的,就将话题引到了那天在医院外面发生的事情,骆紫琳这才听说了前因后果,心中感慨童昔冉维护自己老妈的举动,误会自然而然就接触了。

    童昔冉笑笑,夹了块之前骆紫琳吃着比较爽利的菜放到她的盘子里,也回了嘴:“你快吃快吃,真是的,你是妈亲生闺女她还能亏待了你啊。”

    骆紫琳就笑,用筷子点着满桌子的菜对着童昔冉摆理:“你瞧瞧你瞧瞧,这满桌子的才说这是给我另外加了两道,你数数看还真的只给我加了两道菜,其余的都是你喜欢吃的,这不是偏心是什么?”

    童昔冉仔细看发现还真的是,心下感激得不行,但是她嘴里并不是太会说感激的话,什么事情都给留在了心中,自对着温瑜笑:“妈,下次不用再因为我这么费精力了,这么一大桌子菜你得忙活多久,怪累人的。”

    温瑜连连摆手,笑得嘴巴都合不上了:“不累不累,有郭婶帮忙我们两个人也没有费多大的事儿,反正平时离家里也就是我们这些人一同吃饭,基本上你叔叔一家在的时候你婶婶也会来帮忙,我们年纪大了也就给你们做点饭吃能够用得到,哪里还有去想别的事情呀,做饭对我们来说可是轻松的事情,看到你们吃得好吃得开心我也会跟着开心的。”

    想必是真的开心,温瑜一口气说了很多的话,连她眼中都饱含着浓郁的笑意。

    一家人就跟着笑,一顿饭可谓是吃的又开心又饱,吃完了饭童昔冉起身帮忙着收拾东西,温瑜就把她往一边推往外面赶。

    “你们小青年的吃完饭不赶紧出去溜达溜达窝在家里什么样子,快去快去,我这边可不用你们帮忙,我还想活动活动筋骨呢。”

    童昔冉失笑摇头也不再强求,那边裴元已经给骆紫琳将外套给穿在了身上,两个人做好了饭后遛街的准备。

    骆子铭扬扬好看的眉毛,站在一边也不说话,那模样拽拽的:要不要出门。

    读懂了骆子铭眼中的意思,童昔冉就过去穿上外套跟在骆紫琳与裴元之后出了门。

    主宅这边是在繁闹街景的尽头,后方有大片的人造公园,精致秀丽。四个人两两在一起前后拉开了三四米的距离懒洋洋的走着。

    街灯将两个人的身影给拉长在拉长,童昔冉将头歪在了骆子铭的肩头调皮地去踩自己的影子。

    骆子铭被童昔冉挽着被她的动作带着来回的摇摆,他却难得没有出口讽刺童昔冉,任由她抱着自己的胳膊玩的不亦乐乎。

    可能是觉得自己玩了大半天那边都没有踩到影子而且这个举动对她来说确实有点傻乎乎,童昔冉就挂在骆子铭的胳膊上被他半拖着笑得东倒西歪的。

    “连路都不会走了?”骆子铭挑起眉头终于忍不住开腔,这个女人真是疯了她了。

    前面的骆紫琳与裴元听到后面的笑声与说话声便回身来看,一看看到了童昔冉好玩的举动勾起了她的兴趣,骆紫琳也对着裴元道:“我也要玩踩影子,我也要我也要。”

    裴元顿时如临大敌,就差点叫姑奶奶了:“紫琳,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的身体情况,你刚吃完饭这样跳来跳去的我看后心里肯定紧张的不行,拜托拜托,你可千万不要做这种不消停的动作,小家伙不适应了一定会闹腾你的。”

    闹腾你了你就该闹腾我了。

    骆紫琳就撅着嘴巴看裴元,眼睛里含着水,在傍晚的街灯余光照进里面就可以看到有大片大片的华光。

    这个样子的骆紫琳比她平时的骄纵要萌了很多,令裴元的心都跟着融化了。

    最后还是裴元败下阵来:“好吧,那就玩一小会儿,不能使劲蹦跶知道吗?”

    骆紫琳连连点头,就挽着裴元的胳膊学着刚才童昔冉的模样窜过来窜过去的。

    每次骆紫琳一动那裴元的心里就跟过山车似的忽上忽下的飞,一会儿那额头就渗出了汗珠子。

    童昔冉看到这个样子的两个人就更加觉得好笑,眼眸变得柔和很多,她竟好似看到了未来,看到了她所向往的生活。

    仰头看着骆子铭看到了骆子铭也在对着她笑,眼眸瞬间完成了好看的月牙,也不在意之前骆子铭对她的嘲讽,踮起脚尖就在骆子铭的脸颊上印下一个吻,人又重新枕在了骆子铭的肩头。

    “这是怎么了?”骆子铭明显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欠揍型的人,眉飞色舞的模样却说着让人生气的话。

    童昔冉不与他一般见识,反正自个儿知道骆子铭心里有她就可以了。

    逛了一圈回来后童昔冉也觉得有些乏,便和骆子铭回家,骆紫琳与裴元也跟着回去跟温瑜说了一声,温瑜嘱咐了好几句才放了两个人走。

    “你们也累了,早点睡吧,今天在这边过夜吗?”温瑜回身看到还在客厅等着她的小两口,问道。

    “就在这边过夜吧,明早直接从这边去公司,我开着车和小冉顺路。”

    温瑜点点头,招呼着郭婶带着佣人上去给骆子铭收拾屋子。

    “妈,不用忙活了,你也回屋休息会吧,我来收拾就好。”童昔冉忙拉住了要继续忙活的温瑜,劝住了她让她去休息。

    骆子铭和童昔冉这才回了屋,好几天没有住在这里屋子里还是很干净,东西也没有乱放。

    佣人们每天都会来简单的清理一下环境,避免屋子里出现灰尘。当然这些人都是经过训练的,又都是骆家老一辈的人介绍过来的知根知底的人,倒不用怕会出现有人手脚不干净乱碰东西的不好习惯。

    “你先铺床。”骆子铭将外套挂在了门边的衣架上面,人已经买着笔直的腿朝着浴室走去。

    童昔冉撇撇嘴,心里有点不大乐意了,这男人还真的是不会浪费资源,她说了自己收拾东西他连让让都不知道,太可气了。

    不过倒不是她不干活,她说出口的话就会做到,可不是为了在婆婆跟前表现才说收拾东西之类的话,没必要。

    将床罩从床上取下来,童昔冉从柜子里抱出他们的被子往床上放。

    凭空生出来一双手将童昔冉怀里的被子给接了过来,骆子铭皱眉看着童昔冉:“你抱这么多就不怕摔着吗?”

    童昔冉怀里一空还在纳闷的时候就听到头顶传来骆子铭不满的声音,她纳闷的嘀咕道:“就这么几步远的距离,怎么可能摔着,再说了一起抱过去多省事,才这么点东西。”

    骆子铭就瞪童昔冉,也不跟童昔冉解释,很不耐的催促着童昔冉:“快去洗澡去吧,等下水该凉了。”

    “那这些……”童昔冉指指被骆子铭丢在床上的被褥。

    “我收拾!”骆子铭很想撬开童昔冉的脑门看看里面的构造都是些什么玩意儿,这女人平时很聪明的,怎么这个时候反而有点钝了,他俩现在是什么关系,他怎么还会让她做这些体力活?

    自己的女人就是用来宠用来疼的,简直是个笨女人,一点都看不出他在宠她吗?

    童昔冉呐呐的点头,一直到人进入到浴室里都没有搞明白最后骆子铭的预期为什么有一种不耐烦在里面,那感觉就跟她非常笨似的。

    浴室里的水还在放着,浴缸中的水温恰好是童昔冉平时泡澡时用的温度,就连那些她恶趣味收集的玫瑰花瓣还有鲜奶都在一旁放着,看的童昔冉很想朝天翻白眼。

    换下衣服的似乎后童昔冉照了照镜子,发现脖子上的痕迹消散了不少,这才意识到自己戴着丝巾整整一天,穿着类似职业的装束将自己的打扮的端庄严肃的,又见了戚天翰又回婆家吃饭。

    咳,这一刻她觉得有点囧。

    将自己整个人埋入水中的时候童昔冉才觉得浑身都得到了放松,她懒懒的闭着眼睛撩着水往自己胳膊上面拍。

    眼睛扫着那一袋子玫瑰花瓣,想了想还是将袋子里的花瓣都撒在了水中,空气中飘出淡淡的花香味,童昔冉满足的泡花瓣浴。

    骆子铭将门悄悄打开的时候就看到女人躺在浴缸中,白皙的肌肤与瑰丽的花瓣相呼应,美得惊心动魄。

    女人一天都被深色的衣服覆盖着,当她去掉了深黑色的外衣后那突然间在眼前绽放的莹润光泽令他的喉结不自觉地上下滚动,脚踩在地上发出的声响被水声吞没。

    骆子铭将门反锁后朝着童昔冉走去。

    童昔冉只觉得额头的光亮突然变得有点暗,她睁开眼睛就撞入到一双漆黑的眼眸中,那眼中的华彩可谓是令人着迷沉醉,与此同时那瞳孔中的倒影让童昔冉不自觉的被吸纳其中,沉浸在朦胧的情谊里。

    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发现可以容纳两个人的大浴缸中的水往溢出了很多在水池外,而骆子铭高大巍峨的身躯一丝不挂的呈现在她眼前。

    “你你你你你……”童昔冉捂着嘴巴结结巴巴的看着骆子铭,条件反射的想要拿什么东西护着自己结果发现只有玫瑰色的花瓣在水面上飘浮着,就下意识地将这些都给揽在了身前,想要盖住那一丝往外溢出的风光。

    骆子铭居高临下的瞅着童昔冉,眼底浮现恶趣味,将童昔冉的反应都给收入眼中,任由她在那里盖,反正透明的温水下面到底有没有完全的盖住,他清楚就好。

    既然妻子愿意玩这种朦胧的意境,他倒愿意配合。

    漆黑的眸子往下一扫,骆子铭就看到了隐藏在玫瑰花瓣下面的丛林,可惜看得并不太全面,可就是这样的半遮半掩的风情使得他的呼吸渐渐沉重,连带着眼睛中的情愫已经毫不掩饰的泄漏了出来。

    “我收拾好了床,想着放了这么一多水地方又广,还不如也来洗洗澡。”骆子铭的声音暗哑,可惜在流水中的环境中听得不太真切。

    童昔冉往上面窜了窜身子,离开了骆子铭的腿,小腿被人在水中蹭的感觉真的说不上好,她心里有点愣,不知道在这个环境下与骆子铭相处自己该有什么反应。

    两个人毕竟是夫妻,又已经捅破了最后那一层关系,可以说童昔冉并不是守旧的人,也不是矫情的人,可让她在这个时候是开放的上赶着勾骆子铭还是娇羞的避开,可没有人教过她,她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就只能凭借着本能揽着那堆薄薄的玫瑰花瓣做着没有任何意义的抵抗。

    骆子铭倾身躺到了童昔冉的身上,长臂后伸搁在了童昔冉的背后,把她整个人往池子上沿拽了拽的同时,人已经俯身把小女人完全的束缚在了身下。

    童昔冉睁圆了眼睛与骆子铭大眼瞪小眼,两个人的鼻尖抵着鼻尖,呼吸喷洒在彼此的脸上。

    她已经被惊呆了,连拒绝的话拒绝的动作都忘记有了。

    骆子铭轻笑一声,故意在某人的耳垂上咬了一下,只不过咬了满嘴的水让他觉得很不爽,人瞪着童昔冉,板正她的脸就覆盖在了那两片樱唇之上。

    不错不错,饭后甜点,爽口舒心。

    火焰一点就着,两个人的身体你挨着我我挨着你,电流从他的身体里窜出来到她的体内,再从她的体内窜出来到他的体内,呼吸急促,浴室中的温度急速的攀升。

    堪堪结束这个吻之后,骆子铭低头看着眼睛迷离的好似一汪春水的小女子,眼一沉,水面再次上升,激烈的水花不停地从水池沿溢出……

    骆子铭很克制的压抑着自己的力道,他知道在第一天之后再次将小女人压在身下是很不地道的,可他已经隐忍了太久了,这才选择在浴室这种地方,不仅是为了在新鲜地方可以很好地促进彼此的感情发泄,他在为自己的作为找到一个安抚的借口。

    唔,这个样子相比小女人不会那么疼。

    童昔冉却是不疼,可是她却是提心吊胆的,这个地方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隔壁就是婆婆的房间,她就算知道房间的隔音效果是很好的,可还是不敢放声叫出来,压抑的声音含糊的在唇齿间呢喃,这样的她更加令骆子铭疯狂,渐渐地就有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

    等到童昔冉堪堪入睡的时候这种水中激战的局面才画上了终点,可那个时候童昔冉已经很难再动动手指了。

    骆子铭餍足的看着睡熟的童昔冉重新放了温热的水再给她重新清理了一遍身子,顺便为她揉捏了腰身和腿,一番折腾之后他将童昔冉擦干净抱到了床上。

    床上童昔冉睡得很熟,可是那头发已经将枕头打湿了一大片,骆子铭头痛的扶额,返身回浴室抱出来一叠毛巾。

    他弯腰将童昔冉重新抱过来让她枕在自己的腿上,为她盖好被子后开始给童昔冉擦拭头发。

    一连擦了五块毛巾童昔冉的头发才摸着潮湿不再滴水了,而骆子铭的耐性已经频临到了用完的境地,尤其是小女人睡得很香甜,可以清晰的听到她熟睡的呼吸声,这让骆子铭更加的郁闷。

    好在他刚刚被满足了,脾气不是那么暴躁,又拿了两块毛巾将童昔冉的头发细致的擦了两遍确定她这样睡觉不会感冒的时候才将她放在自己的枕头上,又把童昔冉的枕头给拿走换了一个新的过来。

    忙完这些骆子铭觉得累,简直是太累了,女人的头发怎么那么麻烦?她天天这个样子折腾难道都没有任何的意见吗?

    骆子铭瞪着睡的天昏地暗的童昔冉郁闷的躺在床上打算拉灯睡觉。

    眼睛一瞥看到了床头放着的手机,上面有八个未接电话,一看有七个都是温瑜打的,顿时又掀开被子坐起来披上外衣朝外走。

    “叩叩”

    骆子铭敲响了温瑜的房门,手里拿着手机不曾拨打出去,他怕万一温瑜睡着了自己再把她给乱醒了。

    可刚敲响了门那边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温瑜穿着衣服手里握着手机站在门外,一看到骆子铭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妈,你穿这么整齐做什么?还有,你打了那么多的电话?”骆子铭摇摇手中的手机。

    温瑜长松了一口气语气才放轻松:“还不是我给你们做了夜宵敲了半天门都没有人来开,我打电话也没有人接,都这么为难了也不见你回电话,我怕你们又有时偷偷的出去,打算去问问纪翔有没有看到你们。”

    骆子铭听完后额头垂下了几条黑线,他竟然忘记了自己老妈喜欢大半夜查岗的习惯了,在浴室里太过得意忘形,可不是让老妈担心了。

    他怎么解释?这窘迫的状态令骆子铭只想转身走人,可是他不能。

    “妈,你怎么老是晚上不好好休息非要操劳,我们都这么大的人了以后晚上想吃东西会再和你说或者自己解决的,你操心了一大家子的饭晚上只管好好休息就好,不用担心我们的。”

    温瑜却皱眉不太赞同的说:“你一直习惯晚上再吃点东西的,还有小冉不也说让我多给她变着花样做些小吃,我还不是想着你们都习惯了我做的东西,还有晚上虽然可以出去吃但你们工作那么忙这么折腾肯定休息的时候就更加的晚了,明天精神头不好怎么上班工作。”

    骆子铭心里有点糟乱的感觉,想起结婚第一天晚上童昔冉因为温瑜的事情和他闹腾了一番,他还觉得自己的媳妇有点小题大做了,可接连两次,上次还好是童昔冉来了大姨妈,那这次幸好是在浴室里,如果是在卧室里呢?

    听到敲门声听到电话响他怎么办?让他停下来?那肯定不可能的,可若继续?两个人的兴致肯定都被打断了,到时候难保不会影响了童昔冉的心理,女人在这种事情上面怎么说都是最羞涩最矫情的人,被人打断撞破总会留下阴影的。

    骆子铭觉得这个问题很严重,两个人在主宅住的时候不多,总不能在主宅的时候他都不碰她吧?

    若不是工作辛苦他真恨不得将女人压在身下几天几夜不让她下床,涉及到自身的利益,骆子铭开始正色温瑜的问题。

    “妈,我和小冉又不是天天在这边住,总不能回来一次你就各种忙活吧,不管怎么说我们都结婚了,就不用该你操心那么多了。”

    骆子铭很隐晦的向温瑜说明自己的想法,自己老妈就是个敏感的女人,他也不敢把话说的太过直白,万一让温瑜有了心里不痛快的不舒服的感觉就不好了。

    他毕竟是个孝子。

    “啊,对,你们不经常回来住,你们有了自己的家庭,不用老妈再操心了。”温瑜的脸一瞬间白了,今儿高兴地心情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她感觉到儿子的心好像离她远了点,这让她心中很不舒服。

    骆子铭一听,心里咯噔一跳,暗道一声坏事了,老妈想多了。

    “妈,你想错了,我是说我们都是忙于工作的人,这点事情都是小事儿不值得你各种操劳,你说你儿子女儿都已经组建了家庭了,回家吃饭你就做做饭大家一起乐乐就行,吃完饭说会儿该休息就休息好了,你没必要再开个小灶特意给我们弄东西,毕竟家里也不是只有咱们一家人在不是?还有爷爷和叔叔他们,你若每次都给我们忙活错过了他们,你说次数多了他们心里会不会也有什么想法?”

    骆子铭将爷爷和小叔都给拎出来说事儿,试着转移温瑜脑子里现在冒出来的念头。

    “也是。”温瑜显然想到了这些,只要不是儿子与她离了心,她就能很冷静的思考事情。

    骆子铭心里松了一口气,可算是说通了,可还不等他道个晚安转身走人,那边就听到温瑜又做了新的决定。

    “那我就多准备几份吧,你爷爷睡觉早他也不吃夜宵,那就给你小叔一家准备着,到时候你们吃的时候我再给他们送去,免得他们心里不舒服。”

    骆子铭的额头黑线又多垂下来三条,他现在觉得自己老妈简直是个奇葩,这种脑回路怎么以前没有发现对不上信号呢?

    “妈,小叔他们大晚上的总有自己的私密空间的,你冷不防的端着夜宵去,就不怕撞破什么事情吗?”骆子铭的声音都有些无力了。

    温瑜却在这个时候轻笑一声:“说到底你就是想告诉我你和小冉有私密空间,不愿意和我说那么多话不愿意我一直扰乱你们的生活,希望我不要再多管你们的事情,给你们留下自由自在的空间,不然这主宅你们回来的次数就会越来越少了。”

    骆子铭抿着嘴唇,不答话了。

    合着老妈刚才说那些花是为了试探他,他竟然一时口误将这些事情用小叔家的情况给道了出来。

    张张嘴刚想解释却发现无论怎么说都不对,骆子铭第一次在面对老妈的话而没有办法去安抚她,因为她说的是事实。

    “行了,我知道了,你妈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这么晚了你赶紧去睡觉吧,老妈知道你们没有事情也能安心睡觉了。”说着温瑜不等骆子铭答话就将门砰一声给关上了。

    骆子铭第一次在温瑜面吃个闭门羹,人摸摸鼻尖灰溜溜的回到了房间里。

    看着还在被窝里睡得甜美的童昔冉,他心里头就想着将这个女人给从被窝里拎出来,然后拍打她的屁股,让她知道知道因为她自己都和从小到大都顺着的老妈发生了语言上争执了。

    可惜某女人已经沉积在与周公的对弈中,没有将眼前的男人变幻的表情收入眼底,不然一定会大笑特笑的。

    一夜就这样过到了天明,因为要上班六点多两个人就已经起了床,童昔冉依然是拖着腰身起来的,换上了新的衣服,这次发现骆子铭没有在她的脖子上雕刻小红花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洗漱好了出门正遇到上楼来的温瑜。

    “妈,你也起这么早?”童昔冉反手将门关上笑着与温瑜打招呼。

    “嗯,给你弄了点早餐。”温瑜脸色不太好,泛着苍白之色,而且与童昔冉说话的时候目光有点闪躲,说完话人已经错开身子走到自己的房间将门给关上了。

    童昔冉有点莫名其妙的感觉,心里想着自己难得得罪婆婆了?大清早了给她甩脸色……

    下楼的时候还在想这件事,不过看到了为她准备好的早餐和已经吃完饭在看报纸的骆子铭的时候,她就将这件事情给抛到了脑后。

    美眸一瞪瞪向了骆子铭,咬着面包片就跟在咬着骆子铭的肉,撕扯的那就一个厉害。

    骆子铭就笑,举起报纸挡住了童昔冉的视线继续淡定的看报纸。

    童昔冉很快吃完了早餐,而骆子铭也看完了报纸喝完了咖啡就放下报纸拿起车钥匙对着楼上扬声道:“妈,我和小冉先去上班了。”

    温瑜的人并没有从卧室里出来,也没有听到她的回应。

    纪翔去走了出来笑呵呵的问骆子铭:“孙少爷需要我开车送你们吗?”

    “不用了,我和小冉的公司顺路,我们一起走就好。”骆子铭收回目光对着纪翔道。

    纪翔点点头为两个人打开了门,目送着两个人上了车。

    坐到车上童昔冉还觉得奇怪,虽然是第一次上班的时候在这边住,但是以往每次温瑜都会送到门外的,今天怎么这么反常?

    想要开口问骆子铭发现人脸上的表情不曾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她便没有问出口,免得落在骆子铭耳中变成了她在说婆婆的不是。

    虽然是上班期但是两个人走得比较早倒没有堵在路上,很快就到了童昔冉的公司,童昔冉下车后目送着骆子铭开车离开这才进了公司,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工作。

    一周的时间过得很快,童昔冉和骆子铭不曾有时间回主宅,两个人都是加班到九点十点才能下班,回到家一身疲惫的就相拥着睡觉,一切过的又快又平静。

    周五的时候,童昔冉和往日一样处理了半下午的公务不曾有停歇的时候。

    “副总,接到临时会议,董事长说半个小时后召开紧急的董事大会,而且各部门负责人都要参见。”Lisa立在童昔冉的桌子旁,将刚才接到的通知告诉给童昔冉。

    “嗯?可曾知道会议主题是什么吗?”童昔冉从文件里抬起头,一天都批阅文件眼睛酸疼,忍不住用手摁了摁眼角。

    “不清楚。”Lisa如实答道:“是董事长的秘书将消息逐个散出来的,我有问过具体会议内容,只说按时参加就行。”

    童昔冉拿着笔杆一下一下的敲击着桌面,不知道童智杰召开紧急会议又不说明主题保持这份神秘感是为了什么。

    这几天与童欣茹的相处很平静,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和睦。

    业务上面也没有遇到任何不正当的阻挠,就连关薇之都不曾有什么不满的情绪散发出来,沈茜也没有受到刻意的挑衅,一切都是那么的正常,往正轨的方向游走发展,可就是这种平静让童昔冉心头升起不安的感觉。

    好一会儿童昔冉才说:“你去联系下Dana,看看探听下那边是不是又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可以不惊动子铭更好。”

    Lisa应了一声快速的去探听消息。

    童昔冉将文件简单的整理一下坐在那里等着Lisa的消息。

    十分钟过去了,Lisa脚步匆匆的走了过来,俯身凑到童昔冉耳旁低声说着话,随着她的诉说童昔冉的脸色变得很严重,眼中闪烁着精光。

    原来如此!

    ------题外话------

    比明天早,摊爪……

    栗子尽力了,家里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末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栗并收藏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