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 > 【082】男女对决,小冉失踪(高潮!)

【082】男女对决,小冉失踪(高潮!)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周末照例是要回到主宅吃午饭的,骆子铭心里有着火气加之时间太晚决定周六再回去那边。

    这就苦了童昔冉了,一连几天忙绿工作两个人可以说晚上就差和衣而睡了,好不容易等到了周末第二天又不上班,骆子铭心里的怒气被她带了一路,连在电梯里童昔冉试图与他说话他都不予理会。

    童昔冉皱眉,这男人是不是脑子抽了,自个儿开了一下午的会儿可是提前与纪茜说过的,骆子铭没有听到耳朵里怎么反而怪到她头上了。

    也罢,生气就生气白,她也不是生不起。

    倔强的童昔冉决定好好的给骆子铭冷战到底,她这一路上各种找话人都不理会,是个人都是有脾气的,何况她这暴脾气。

    从电梯里出来,童昔冉头一扭用鼻子喷出一个“哼”字后率先拿出钥匙开门,然后不等骆子铭进屋就将门给往后甩。

    骆子铭伸手一挡阻止了被门砸到鼻子的悲哀,眼睛里立马气得可以喷出火来,这个女人太胆大妄为了吧,到底有没有将他给放在眼里!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骆子铭决定要给这个女人一个深刻的教训,让她知道知道男人有时候是不可侵犯的。

    人呢?骆子铭进到屋里的时候就没有看到童昔冉的身影,他挑下眉毛往卧室寻了过去,发现门锁是锁着的,趴在门上往里面仔细地听,听到了浴室门关上的声音。

    好啊,这个女人竟然不和他说一句就去洗澡了,还把卧室的门锁上将他整个人给关在外面!

    骆子铭心里的火气蹭蹭蹭的往上窜,直接就去找备用钥匙了,开门的时候发现门竟然在里面反锁住了,这让频临爆发边缘的骆子铭彻底的炸毛了。

    他往后退了两步冷冷的对着紧闭的房门笑出声:考验他的能力的啊这是,他还不信自己进不来这道门。

    骆子铭绕到了阳台那边,看着卧室方向微敞开的玻璃窗,就算窗帘子拉上了还是可以看到里面的薄纱,他眼睛微眯目测了下距离后,手脚伶俐的攀上了墙头,一个撑手一个旋身的动作人已经双脚轻点站立在了狭小的窗沿上,将窗户轻轻的完全打开,人已经无声的潜入到了屋子里。

    拍拍手,骆子铭的嘴角扬起一抹邪气的笑,对此阳台外包围着卧室的设计非常的满意,瞧,人锁了门忘记锁窗户他可是轻而易举的就跃了进来。

    浴室里传来的哗啦啦的水声,骆子铭懒懒的走到浴室门口将手放到门把手上试探性的转了转,发觉轻而易举的将门给转开了,眸光闪烁,想乐又觉得不该乐。

    将卧室门锁的紧紧的把他关在外面,开着窗户不锁浴室门不会想着自己一定会用这个方法进来,然后在里面候着他吧?

    不管有没有,骆子铭是开了门就往里面走,人刚刚完全的进入到浴室里就被扑面而来的水浇了满身。

    童昔冉身上披着浴巾冷冷的注视着骆子铭站在一米远的地方,手中还觉着淋浴头,里面正朝着外面喷热水,水柱滚滚流出,冲的骆子铭满头满脸都是,顺着着喉结滚入V字领内……

    “铭少竟学着那偷鸡摸狗之人专干翻墙越室之事,好好的一身本事偏偏不用到正地方,不知道老爷子知道了该有多么的伤心。”

    “呵!”骆子铭抹了一把脸,将满手沾的水给甩在了地上,不顾童昔冉手中往他身上冲的水柱依然酷酷的朝着她迈步子:“想必爷爷知道了会很开心的,毕竟他的孙儿是在为了他能够早早的抱上重孙而努力。”

    童昔冉脸一红,手上的动作可不曾停,恼羞成怒的将淋浴头的出水口旋转到一个孔里,对着骆子铭的脸毫不留恋的冲着:“流氓!”

    骆子铭很灵巧的躲避了过去,伸手准备的挡住水势冲向自己的脸,眼眸微眯,人突然一个弯腰从水柱下面躲了过去直奔向童昔冉。

    童昔冉镇定的翻转手腕继续去冲骆子铭,她赤脚站在地上,铺着防水垫不滑也不会觉得冻脚,但因为她穿着浴巾人动作没有骆子铭灵活,只能往后倒退冷静的用手中的水管去冲人。

    骆子铭的衣服已经湿透了,黏在身上又滴着水却依然无法放缓他的动作。人瞬间爆射而出,速度之快仿佛丛林中蓄势待发遇到猎物的豺狼,五指大张去夺童昔冉手中握着的东西。

    童昔冉避无可避,淋浴又有管子束着,活动的范围并没有那么广,只能松手后退错开了骆子铭的攻势。

    她急速的后退却不能拉开与骆子铭之间的距离。

    浴室的空间再大也是有边缘的,加之浴池,水池,柜子各个东西都处在同一个空间,活动范围本身就少,童昔冉身上就只有浴巾缠着,几个动作后人就已经被骆子铭逼到了水池那边。

    “呵呵,看你还往哪里跑。”骆子铭看到童昔冉没有躲避的地方了,又恢复了懒散的模样,与之前那个动作凌厉迅猛的男人相差甚远。

    骆子铭双手插在口袋里摸摸鼻尖朝着童昔冉走去,好看的手指在童昔冉警惕的目光中扬起摸摸鼻尖。

    童昔冉轻笑一声,灵机一动手捏住了自己的浴巾一角将浴巾嚯的打开。

    突如其来的春光就这样大咧咧的撞见了骆子铭的眼中,使得他微一愣神,眼睛瞬间就被定格在白皙匀称的肌肤上,不会动弹了。

    就是现在!

    童昔冉眸光一亮已经迅速的扣上浴巾弯腰逃窜,本以为可以很顺利地从骆子铭跟前闪人,却不曾想被骆子铭拦腰一抱,人就被放到了水池上。

    而骆子铭漆黑眸子里出现的刹那失神显然已经恢复了清明,他的脸上是一贯邪气的笑,轻扬着嘴角趴在童昔冉的肩窝处嗅着她的芬芳:“好香,磨人的小妖精,看你往哪里逃!”

    半迷醉半*的话落入童昔冉的耳中成功将她的脸染成了霞色,男人的身上湿漉漉的衣服,贴着她的肌肤使得她忍不住打寒颤,可男人的怀抱又是滚烫的,抱着她用炙热的温度为她添加热度,使得她真切的感受了一回水深火热。

    “帮我……”骆子铭抬起头将童昔冉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衣领上面,暗哑的声音饱含着情愫:“脱掉。”

    童昔冉的指腹触碰着骆子铭的肌肤,止住心的颤抖,将那紧贴在衣服上的外衣衬衣全数扒了下来,当她的手顺势落在围在腰身的腰带上的时候人才反应过来被蛊惑了,她的手顿住,脸颊通红,紧咬着下唇不知道要不要继续。

    “矫情,又不是第一次!”骆子铭看到童昔冉的模样,扬扬眉毛开始毒舌,人已经三下五除二的将衣服褪去大半。

    健硕的躯体,线条明顺的曲线,完美的男子体魄展现在她的眼前,尤其是还有水珠顺着小麦色的肌肤滑下留下缓缓的痕迹,使得童昔冉的呼吸也变得急促。

    她美眸一扫,撇着嘴巴将骆子铭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点点头做出评价:“干瘪身材,不顶用!”

    “你说老子干瘪?”骆子铭好不容易收敛起的脾气又被童昔冉三两句话勾起了火气:“老子就让你试试什么叫做不干瘪!”

    童昔冉勾唇一笑:“亲爱的,小心点!”狡黠一笑,童昔冉屈膝就去招呼某人的重要部位。

    骆子铭直觉危险逼近,暗道童昔冉太过狡猾了,他正被裤子束着腿肯定无法大动向的躲避,不然肯定会狼狈的摔倒在地,好在连番的几次出手勾起了他少年在外的那种紧绷的情绪,尤其是看到女人的穿着打扮在,笑了。

    “啊!”童昔冉睁圆了眼睛,不曾想骆子铭竟然握住了她的脚腕。

    骆子铭笑的得意,脚下自然的迈动将已经湿的不能穿的了裤子踢到了一边,大手扣着童昔冉的脚腕将她的腿抬高:“呵呵呵,你个狠心的女人,是想要我断子绝孙吗?”

    童昔冉不理会他,脚下一个巧劲往前一送,脚面朝着骆子铭的脸就蹬了上去。

    骆子铭轻笑,“还不死心”的同时将头一扭,那脚面正蹬在他的肩窝处,慢脚的水溅了他一脸。骆子铭被勾起了趣味,这样的姿势很撩人啊。

    大手紧紧的握着童昔冉的脚腕,另一只手在肌肤上滑着上去了,在那柔软的细肉上一捏,童昔冉呼吸一滞,酥麻的感觉攀至全身。

    童昔冉脚底一软,一只脚根本没有办法支撑着身体的重量,单手撑着水池另一只手去挡骆子铭的手。

    骆子铭一挑将那条腿扛起搁到自己的肩头,人倾身而上强势的将童昔冉逼迫在水池上半坐着,双手揽过她的腰身眼睛一沉,性感的唇微张喘出一口气,仿佛在说:女人,可算被我逮到了。

    浴室大战最终终结在此起彼伏的喘息声中,直到繁星挂满夜空才堪堪结束。

    童昔冉醒过来的时候人感觉到熟悉的男子体香,睁开迷离的睡眼发觉自己正枕着男人的胳膊躺在他的怀里,而且自己的腿还非常不自觉的搁在人家的腰上面,两个人贴的很近,可以让她感觉到某个人因为刚刚睡醒而在逐步变化的部位。

    脑子里闪现过危险的信号,眼见着骆子铭已经悠悠转醒,童昔冉迅速的闭上眼睛装作无意识的翻身想要将腿从某人的身上拿下来,可惜她刚刚有所动作骆子铭就阻挠了她。

    “唔,别乱动,我还没有吃饱。”骆子铭的手跟烙铁似的扣着童昔冉的腰身,将她刚刚错开的一道空隙又给填满了。

    童昔冉抿着嘴巴装睡动都不敢动,紧绷着身子保持着一种怪异的姿势。

    “噗,快点起来吧,逗你玩的,今儿还要回那边去看看爷爷和妈。”

    骆子铭在童昔冉的额头亲了亲,觉得这个样子的童昔冉太可爱了,男人在被满足了之后总会很感性,尤其是此刻女人还挂在自己的身上那副小模样简直就是再告诉他可以为所欲为。

    童昔冉知道装不下去了,只能睁开眼睛嗔着骆子铭,伸手去推他:“知道就好,你快点起来。”

    骆子铭却一个翻身重新将童昔冉给压在了身下:“当然要起来了,不过我得先填饱肚子。”

    “唔——”

    童昔冉自知被骗了,临近晌午在床上又被折腾了一番后终于再次睡熟,这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四点钟,她头痛的扶额,看着床上已经没有了身影的男人,恨得磨牙,下次,下次一定要让这个男人好好的尝试尝试被人压的滋味!

    因为被骆子铭折腾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童昔冉又要赶去骆家,一路上一直没有给骆子铭一张好脸。

    骆子铭吃饱喝足心情好,话很多,各种找茬找话,终于童昔冉受不住了他的喋喋不休。

    “你今天是不是吃了太多鸭舌头,你不说话我不会将你当哑巴给卖到山沟里去的。”

    “你舍得卖我吗?”骆子铭不甚在意,继续笑咪嘻嘻的,只不过在趁机瞥向童昔冉胸脯的那一眼意味深长。

    童昔冉立马双手抱胸瞪了回去。

    骆子铭悠闲的道:“嘿嘿,这么好的丰。胸工具,不用白不用。”

    “骆子铭你个流氓!滚蛋!”童昔冉扬手就去拍骆子铭的后背,好在知道骆子铭在开车不敢太过用力,打了一巴掌后将头转向窗外继续生气。

    一路上吵吵闹闹,平时觉得时间挺长的一段很快就过去了。

    童昔冉刚到达目的地就打开车门下了车,坚决不与骆子铭同行,打开外面的铁门走了进去。

    “叮咚——”

    “堂嫂。”门打开了,是骆烨轩出来开门的。

    童昔冉眼睛都没有往骆烨轩脸上扫,心里虽然奇怪他怎么来得这么早,却没有与他交谈的欲。望。

    “呵呵,大伯母去买菜了,我们一家人来得早都在客厅里,爸去陪爷爷说话了,你若不想进去可以绕到后面从那边回房间等着。”

    骆烨轩稍微挡住了童昔冉的身影,压低声音小声说。那模样好似在与童昔冉分享秘密,将家中的情况透漏给她。

    童昔冉这才将目光移到了骆烨轩脸上,奇怪的问:“我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干什么避着你们家的人?让开!”

    骆烨轩面对童昔冉的怒气依然保持着他温和的笑颜,听闻后很乖的让开身子:“既然堂嫂想要进来那便进来吧。”

    童昔冉这才迈着步子朝里面走,只是一进入主宅感觉到了不对劲儿,刚刚骆烨轩明明说他们一家人都来了可是客厅里静悄悄地,一点声音都没有,她心里疑惑的刚要转身,后背感觉有人靠近,让她警惕的错开身子,转身就看到了骆烨轩单手插在口袋里朝着她慢慢地走近。

    “小冉,我可是和你说了让你从后面上去先回房间的。”骆烨轩微垂着头,长长的睫毛下遮盖着眼中的一片阴霾,随后他缓缓抬起头,对着童昔冉露出古怪的笑,那只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抬起指向了童昔冉的后面:“快看,那是谁。”

    童昔冉没有回头,她全身都保持着最高的警惕,挑着眉毛看向骆烨轩:“骆烨轩,你别在那边装神弄鬼,子铭马上就过来了。”

    眼前男人给她一种危险的气息,别墅人竟然连个佣人都没有,童昔冉大脑急速的运转着,这栋别墅各个角落都安装着监控,院外有保安还有骆子铭在,骆烨轩应该不会对她有什么举动才对。

    话虽这样说但童昔冉心底一直弥漫着不安的感觉,毕竟骆烨轩在骆家也有着具足轻重的地位,她以前在他身边这么些年都没有看透他,可见他是一位深藏不漏的人,这样的人了表面看起来温雅阳光,实则内心扭曲阴暗,或许真的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她必须小心提防。

    说话的时候她往后退开两步,身后有没有人刚才她进大厅的时候看得很清楚,空旷明亮的大厅与她每次来到这边的时候一样,除去沙发后面是不可能藏得下人的。

    沙发后面!

    童昔冉脚步一顿,忽听脑后有风声传来,人下意识的超前躲避,后脖颈好似被什么东西刺到,一阵刺痛后是一阵麻,意识涣散的同时人已经顺势往前扑着倒下,被骆烨轩单手搂住了腰身。

    骆烨轩伸手将童昔冉的头发给她往两边扒开,露出了那张紧皱着眉头的小脸,他的眼睛落在了那因为视角可以看到了一小片白皙的肩膀,清晰的粉色痕迹映入眼底,使得他眸光晦暗了几分。

    “将她带走,二分钟。”

    那个人点点头,从骆烨轩怀里接过童昔冉抗在肩头朝着后门走去,很快就主宅的后院驶出一亮豪华的银灰色跑车,整个古老气息很足的别墅再次恢复到了往日的宁静。

    温瑜与郭婶一同买完菜回来的时候看到了立在铁门外的骆子铭,心里对儿子就算有气这几天也消了差不多了,对此疑惑的问:“子铭,你怎么站在外面不进去。”

    骆子铭苦笑着摇头,刚才童昔冉进去后他接到了骆恺的电话,电话中骆恺隐晦的说了上次童昔冉与林穆之间的矛盾,虽然林穆先出声对温瑜不敬,可好得是童昔冉的婶婶,这样动手打人总归是不好的,商量着是不是两个人各退一步,让林穆给温瑜道个歉,童昔冉也与林穆道个歉,这样一来还能好好的过日子。一家人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还能真憋着气不来往吗?

    骆子铭对此笑的很肆意,回答的话也很气人:“你都好意思找我言和了,我哪好意思再跟你过不去,只不过我老婆我管不住,这事儿还得让我妈来劝,要不,你先让你老婆跟我妈道歉的?”

    说完人就扣了电话,可他这边刚刚站在老婆那边找自己叔叔扳回了一局,这边发现了铁栅栏的门是锁着的,想到刚才童昔冉头也不回的迅速闪身进去的模样,骆子铭就气的磨牙。

    这个女人太狠了,竟然将门给他锁着,他正打算返身回车里拿钥匙,这不碰到了温瑜和郭婶。

    “我才发现门锁了,准备打钥匙开门。”骆子铭可不能当着自己老妈面说童昔冉的不是,笑着解释道。

    “我说呢,呵呵,今儿家里没有什么人,我出门的时候将门给锁上了,咦,小冉呢?”

    温瑜开门的时候手中的东西被骆子铭拎了过去放到了车里,以往她每次买菜回来东西多的话纪翔会开车家里的车来接,一般的时候都是两个人一同说笑着走回去。

    今儿既然碰到了骆子铭就坐他的车就好,车里没有童昔冉令温瑜觉得很奇怪。

    “哦,她刚才先回家里去了,我这边接个电话她就跑得没影了。”骆子铭随意的胡扯着话,想着自己这样说了换个人估计会刨根问底的,可是自己老妈脾气他清楚,是不会这样做的。

    “嗯,呵呵,子铭啊,小冉她爸没有什么事情吧,你可陪着小冉回去看看没有。”温瑜想起童昔冉家里的事情就有些叹息,但不管怎么说好在人家父母健在的,能够尽尽孝就该趁着现在。

    骆子铭转动着方向盘将车子开进了院子,嘴里却说着:“这几天太忙了,打算明天吃完饭回去的时候去看看。”

    温瑜点点头,对此也没有再说什么。

    停好车子郭婶先拎了一部分东西下车,打开门的时候嘀咕了一句:“怎么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便走了进去。

    骆子铭拎着两手的东西跟在温瑜的身后进了屋,看到了坐在客厅看电视的骆烨轩和童欣茹二人。

    “大娘,你回来了。”童欣茹率先站起来迎了上去,笑容甜美。和温瑜打过招呼后又转身对着骆子铭道:“堂哥你才来呀。”

    骆烨轩也站了起来:“呵呵,大娘,堂哥,我爸妈还没有来,爷爷和翔叔去博物馆了,马上回来。”

    温瑜笑着点头:“好,你们先做着,我去准备吃的,你小叔他们呢?”

    “小叔和婶婶去商厦了,临时出了点事情要处理,如敏与如岚接到朋友的电话,晚上可能不在家里吃饭,她们年轻人要聚聚。”骆烨轩闻言后含笑答道,语气不急不缓。

    “那好,我就不做她们的饭了。”温瑜听后没有说什么,今儿是周六,商厦的客流量比以往要多上好几倍,骆修和应淑有事情处理也是可以理解的。

    随口嘱咐两句就回了厨房,大房二房很久没有在一起好好的吃顿饭了,上次发生林穆的事情虽然不太愉快,但温瑜并不是记仇的人,这件事很快就能过去,她思索着骆恺和林穆的口味,想着给他们特意做两道菜表示表示。

    骆子铭对此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多看了骆烨轩与童欣茹两眼,尤其是骆烨轩,每次回到家里的时候见到他都是懒得搭理或者客客气气的模样,不曾像今天这般如此热络。

    四处看了看没有看到童昔冉的身影,骆子铭打算上楼去寻人,童昔冉的性子是有仇必报的,想必不愿意与这两个人待在同一空间这才回了房间吧。

    “堂哥,小冉能够担任总经理的职务完全都是因为你在背后支撑着她,唉,我输得心服口服,我家烨轩对这件事情一直都不上心,我连个资格都没有。”

    童欣茹柔柔的开口叫住了骆子铭,成功将他的脚步给止住了。

    骆子铭轻笑转头看向童欣茹:“童氏财团总归要交给童沥的,这段时间由童沥的亲姐姐担任总经理总归叫人放心点。”

    若是以往骆子铭说出这样的话肯定会令童欣茹倍感羞辱,扬起婆娑的泪眼看着骆子铭扮委屈的,可今儿童欣茹却反常的点点头,满脸的认同:“是啊,我大哥不在了,但是还有小沥在,也不知道爷爷是怎么想的,明明小沥可以提前到公司历练,偏偏要他将学业完全的完成后才允许去公司,而且可没有说职务的问题,小沥来到公司还要适应一段时间,这段时间确实有小冉,哦不,是堂嫂来领着他比较好。”

    骆子铭不置可否的笑笑,他对童沥的能力很清楚,也深知童老爷子在童文钦去世后立刻就下达了这样铁令的原因,那是不忍心自己再丧失一名孙子!

    这些话骆子铭断不会对童欣茹说的,不说童家内部的矛盾分裂的有多么严重,自己与骆烨轩之间也在找一个勉强的平衡点来维持,所以得过且过就好。

    “大哥。”骆烨轩却在这个时候开口唤了骆子铭一声,语气诚恳:“我想和你说说我妈,她……”

    “呵呵,你爸之前给我打过电话了,如果是让我劝说小冉的话就还是算了,不怕你们笑话,我就是个妻管严,小冉的火爆脾气可不是我可以轻易压得住的,你们要让我去劝说她和你妈道歉,那还是免了,我这边劝了那边她就敢让我跪方便面。”

    骆子铭在骆烨轩刚刚开口的时候直接就出声堵了回去,他那闲散的模样与上挑的眼角告诉对方,他真的不会管这档子事。

    骆烨轩满脸的苦笑,眼中更是滑过一抹不可置信,他一直以为自己在童昔冉心中是特别的,不相信童昔冉说将他给剔除在心房之外就剔除了,可眼前的骆子铭说出跪方便面的话都轻松自在的让他觉得,原来自己和堂哥真的不是相似的人,最起码对待女人的态度是不同的。

    他可以尊重女人将女人放到与自己一个平行的地位来看待,但自己的堂哥明显是可以低下头颅拜倒在女人石榴裙之下的人。

    这样的鲜明对此让骆烨轩恍然也将心中的那抹不自在给抛除了,原来童昔冉真的不属于他了,那就让她不属于任何人吧。

    童欣茹却捂住嘴巴满脸的惊异,语气疑惑中含着笑意:“堂哥真是说笑了,你可是骆世纪坛的当家人,国内名气最盛的新锐企业家,你跪方便面,咳咳,这话说出去我们可不信。”

    “你们信不信对我来说并没有任何的意义,只要是小冉不乐意的事情,我都不会逼迫她去做。”骆子铭说完这句话就转身上楼。

    童欣茹怔忪的不知如何接话,心里很是震动,更多的却是不解和不甘,为什么童昔冉的命那么好,都是骆家的孙媳妇,为什么童昔冉面临的生活是她可望而不可即的?

    回神的时候发现骆子铭已经走到了楼梯旁,童欣茹焦急的看着骆烨轩,不知道该怎么阻止。

    骆烨轩却突然拔高音量:“爷爷,您回来了。”说着欣喜的往门口走,顺便回身对骆子铭道:“大哥,爷爷回来了。”

    骆子铭停住脚步,返身下楼来到门边,看到骆烨轩搀扶着骆铮走了进来。

    “子铭,你可知道我今儿去博物馆遇到了谁吗?哈哈!”骆铮一看到骆子铭就放声大笑起来,另一只手朝着骆子铭伸了过去。

    骆子铭忙快走两步扶住了骆铮的手,一边扶着他往沙发的方向走一边笑问:“爷爷见到谁了这么高兴?”

    骆烨轩在一旁陪着笑却没有开口说话,心里很是失落,他是最先扶着爷爷的人,可爷爷开口说话的第一人却是骆子铭。

    这样的落差可以清晰的表现出骆子铭在骆铮心中的地位当真是第一人。

    “爷爷喝茶,逛了那么久想必渴了吧,先歇歇在说话。”童欣茹却乖巧的端着茶杯递给了骆铮。

    骆铮坐在沙发上将茶杯接过连说了两个“好”这才喝了茶歇了口气。

    温瑜擦了手从厨房里出来,看到老爷子回来后笑眯眯的道:“爸,你可算回来了,这一出门都差不多三个钟头,那里你天天去,今儿可是有什么新鲜玩意让你耽搁了时间?”

    “我正要说呢,你先别忙活,坐下来一起听听。”骆铮的声音里满是笑意。

    第一次见骆铮如此高兴,家里的人都觉得稀奇,就都依言坐了下来想听听骆老爷子口中的高兴事。

    “我呀,今儿在那里遇到了戚天翰和他的妹妹戚雪蕊。”

    骆铮一开口屋子里的人就静了下来,听到他口中说出来的名字后面面相觑。

    戚这个姓氏不陌生,新涌入华海市的商界新星后面的当家人就是戚姓,旁人不知道骆烨轩和童欣茹可是听说过,人家当家人就是叫做戚天翰。

    只不过让几个人疑惑的是,老爷子见到这俩人高兴个什么劲儿?

    温瑜却恍然忆起:“爸,你说的可是以前祁老爷子的孙子祁子涵?”

    “没错,就是他,改名了。”骆铮伸手虚点温瑜所在的方向,意思是记性真好。

    “可,可是那孩子前几天刚回国的时候不是来看过你了吗,今儿你也不是第一次见,怎么那么高兴。”温瑜疑惑不解。

    骆子铭却挑挑眉毛,第一次见到这小子就认出了他,只是这小子回来后先见的是他老婆让他心里头很不爽,既然不与他表明身份,拿个新名字招摇撞骗的,他也就不给戚天翰放在眼中了,反正对头了十几年了,不在乎是不是再延长一段时间。

    “他和我说了一件趣事,是关于你儿子的。”骆铮再次虚手点向了温瑜所在的方向,只不过眼底却闪现趣味的光芒,瞥向了骆子铭。

    “他说我什么了!”骆子铭挑眉勾唇,反问的话却说出了咬牙切齿的问道。

    骆铮一看孙子的模样就知道,戚天翰说的话是真的了,就将那天约见童昔冉中途被骆子铭给破坏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这些事情戚天翰当然没有亲眼所见,但人家和骆子铭对着干了这么些年早就摸索出来了明堂,一看就知道骆子铭在里面起了什么作用,正巧遇到了骆铮,便当做笑话给说了出来。

    骆铮本就对戚天翰当做孙子般疼爱,加上又是从小看着这两个人斗法,听闻孙子为了孙媳妇连这样的缺德事儿都做了出来,不禁哈哈大笑。

    一家人听完后愣愣的盯着骆子铭看,仿佛不认识他般。

    骆子铭却邪魅的笑着,漆黑的眼睛看起来无波无澜心底却气的要死,这个家伙还真的什么话都往外说!

    温瑜反应好一会才笑起来:“哈哈,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说那天你怎么突然间打电话说要回来吃饭。小冉肯定还不知道吧,哈哈,小冉呢?说给她听听她肯定要笑死了。”

    骆子铭嘴角狠抽,有点无语的看着自己老妈,怎么这个时候她上赶着凑热闹了,告诉了童昔冉自己的脸往哪里搁。

    不过听到温瑜的话后骆子铭才意识到童昔冉躲在屋子里的时间太久了,楼下这么热闹她暗里肯定听到了,怎么还不下来?不会还在生气吧?

    “爷爷,妈,我上去看看能小冉怎么还不下来。”骆子铭说道。

    骆铮心情好也没有在意那些小细节,只嘱咐道:“快去快去,我打算将这件事情说给我的孙媳妇听听,哈哈。”

    骆子铭也跟着笑笑就朝着楼上走去。

    骆烨轩往后退开半步,眼睛随着骆子铭上楼的身影望了上去,今天小冉是听不到这个好笑的事情,或许,很久一段时间她都没有办法听到了。

    童欣茹痴痴的笑着:“爷爷,听你这么说戚天翰对小冉是不是有意思啊。”

    骆子铭上楼的脚步一顿,回头看了眼童欣茹,正好接触到骆烨轩意味深长的眼神,心里咯噔一跳,总觉得有种不安的感觉,也不敢再停留,将一干人的笑声与讨论声留在了身后,人已经上了楼打开了卧室的门。

    “小冉?”骆子铭进屋后唤了一声,客厅里并没有童昔冉的身影,摆放的东西也没有移动的痕迹,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快走几步来到了卧室将卧室的门打开:“小冉,你在吗?”

    依然没有人,就连床上的被褥都整整齐齐的,没有人坐过的痕迹。

    那种不安的感觉逐步的扩大,骆子铭的心跳加速,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浴室,没有!

    厨房,没有!

    客房,没有!

    整个楼层都找遍了,都没有人!

    骆子铭立在二楼的平台休闲厅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客厅里的人,急促的喘着气,突然他想到了来时遇到的一系列的事情,想到了童欣茹与骆烨轩的反常,想到了骆烨轩刚刚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他身体瞬间紧绷,人如同离弦的箭快速的奔下楼,身影卷起一阵猛烈的狂风瞬间到了骆烨轩的跟前,人已经揪起骆烨轩的衣领将他压在沙发上,漆黑的眸子里散发出宛如地狱修罗般恐怖的目光:“说!小冉在哪里!”

    ------题外话------

    唔,想要票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末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栗并收藏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