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 > 【105】就算出轨,与恁何干?!

【105】就算出轨,与恁何干?!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封匿名信搁在了祝雷老爸的办公桌上,面临调职的他最近除了儿子方面还真抓不到一个把柄,他打开一看,不堪入目的照片满满一袋子。

    祝山傻样了,尤其那女人的模样他看的很清楚,那可是骆烨轩的老婆啊。他儿子脑子不会被驴踢了吧竟然敢玩骆烨轩的老婆?

    祝山的手都有点抖,这个儿子是他的软肋,就是太宠了点才造就了他的无法无天,现在是关键时刻,他怎么也不能让自己的事业毁了,他想的是自己是市长还能护着儿子,如果不是这个职务,他儿子还有命活吗?

    可笑的是现在的祝山想的是自己的高权利能够护着儿子的周全而不是怎么将儿子的劣行给掐了。

    祝山压根不知道祝雷不在市内,连续打了几个电话都找不到人,好不容易联系上祝雷了直接一声咆哮将人给吆喝了回来。

    祝雷被祝山的电话给砸懵了,愣愣的看着身下翻着死鱼眼的女人,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在华海的时候祝雷欠了一屁股的债,不仅是赌债还有情债,招惹了一个不该招惹的小姑娘,人家后台硬认识些狠辣的人,祝雷就算有个当市长的爹也差点栽在里面。幸好有人撞见把他给保了下来,没别的要求,不是好女人么,什么都没说就给推屋子里去了,里面有个妞长的挺俏,祝雷一看就明白了,女人他可是来者不拒的,上手就给人强了。事后发现是个处,可给他乐呵坏了,还不待他走人,“砰”一声巨响他就啥都不知道了,再醒过来的时候就在这床上。

    浑身燥热的难受除了女人什么都不想要,身边女人的香味就这样散了出来,药效就喷发了,祝雷也不管不顾使劲儿的发泄,朦朦胧胧药效退了,那声娇滴滴的“烨轩”两个字惊回他的心神,细看竟然是近几个月来心里一直惦记着的女人,想到昨晚上和她翻云覆雨的就是童欣茹鬼使神差的他将童欣茹又给压了,哪里想到人就这样晕厥了过去?

    祝雷抖着手将电话扔到了一边,他才将童欣茹给办了就接到老爸的电话,老爸办公桌上照片是哪里来的?他是被陷害了?

    想到这里祝雷的手都是抖的,他拎着自己的裤子就往身上套,拔腿就朝外跑。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话都是放屁的,他可不想死啊,玩了童欣茹这不是相当于玩他自己的小命儿么。

    “这就走了?”骆烨轩站在远处,眉眼看不清楚神色,但祝雷知道,那双眼睛是冰冷无情的。

    祝雷噗通一声就跪在了骆烨轩的腿边,抱着他的腿恳求道:“烨少,你饶了我吧,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如果知道那是欣茹小姐,我怎么也不会去动她的。”

    “呵,是吗?”骆烨轩垂首看着祝雷:“你不是说想要她很久了么?”

    祝雷傻了,这可是那天宴会后他和几个狐朋狗友喝醉酒后说的大话,他也就是说说,还不是宴席上的那一撞撞到了他的心窝子里,异样的感觉勾的他心里痒痒的就惦记上了。

    “胡话,烨少,烨少,我说的都是胡话,我怎么敢,我不敢……”祝雷快要急哭了,连周围的环境都没有注意赤着上身披个袄就跪在了地上,寒气冲着他的腿都不觉得冷。

    骆烨轩却收回腿将祝雷给扶了起来:“童欣茹是我的女人你记住了,今天的事情给我烂在肚子里!”

    祝雷连连点头。

    “你帮我办件事。”骆烨轩松开手,背影落在祝雷眼中恍着他的眼。

    骆老爷子亲自去了一趟骆世纪坛。

    童昔冉虚弱的坐在椅子上,公司上下都是有关于骆子铭出轨的传言,童昔冉果决的召开了员工视频会议,含笑避开这个话题将骆世纪坛新一年的工作做了总体的安排,分派到各个部门各个领导班子面前,不是为了寻求支持,是为了让自己的计划以透明的形态呈现在每个员工的眼前。

    她的工作并没有得到公司大部分人的支持,尤其是骆恺,是各种找茬,底下更多的人猜测着童昔冉的作为是不是为了往童氏财团搜刮钱财,童昔冉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这些,都是骆子铭所制定的计划,我只是代为执行。”童昔冉的声音很淡,很平静的陈述这个时候:“子铭只是有事出了趟远门,或者你们认为他确实失踪了,但是,如果他回来了你们并没有按照他的计划实施,呵呵。”

    童昔冉的话说到这里便结束了会议,不仅是管理层就连员工们都被震慑住了,他们对这名新的CEO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执行长的老婆拿着一份不知从哪里弄来的文件霸占了最高领导权的位置,许多人都是不服的。

    特别是骆子铭和许佳仪滚床单是视频出来后所有的人都觉得这是童昔冉的报复,故意霸占着执行长的位置为了搞垮骆氏。

    人心惶惶,就连员工们上班的时候都提不起来积极性。

    童昔冉在视频会议中的话无疑使许多人意识到一个重要的问题:执行长或许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这些工作安排,真的是他的手笔,他回来后不听话的人……

    察觉到了这股子风向,骆氏的人心稳住了大半,毕竟骆子铭的声望在那里搁着的。

    “爷爷,你怎么来了?”童昔冉愣愣的看着突然出现在门外的骆铮,迅速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走过去搀扶着他。

    “我来看看你,纪翔,你去外面等着。”骆铮任由童昔冉搀扶着他,两个人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童昔冉先将骆铮的位置安排妥当后才走到他的对面坐下,为骆铮倒了一杯白开水。

    老人的身体很健朗,平时很注意养生,童昔冉喜欢喝茶,办公室备的有,只不过她这段时间太忙就顾不得泡,直接就喝白开水了。

    “小冉,烨轩回来了。”骆铮喝了口水,才静静的开口,目光慈爱的落在童昔冉的脸上。

    童昔冉有一段时间没有回主宅那边了,对骆家二房的事情更是没有精力探听,闻言后目光闪了几下后便恢复如常:“那是好事。”

    骆铮叹了口气:“他们是坐今天的飞机回来的,中午便到家了,直接回了主宅,小茹出事了。”

    童昔冉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一丝极淡的笑在嘴角挂着也没有因为骆铮的话消失。

    “哦?堂弟是带着堂弟妹回来求医咯?”

    童昔冉与骆铮对视,她一点也没有泄露自己的情绪,也没有嘲讽的意思,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吕医生的医术很好,小茹的情况有点特殊,不过吕医生却建议让小茹在医院里接受康复治疗。”骆铮将目光投放到窗外,他是不确定这件事情是不是骆子铭和童昔冉所为,来这里是为了试探。

    他不太相信骆子铭没有将一切告诉给童昔冉,从让童昔冉接手公司到她趁机用相同的手段顺利将童沥推上童氏财团开始,骆铮的心就不稳妥,他不敢相信这是童昔冉没有任何准备就做出的一些列安排,如果是,自己的丈夫不在,她一个女人用的是什么手段在骆氏站稳脚跟又将童氏财团给移到自己家中的?

    骆铮知道童昔冉的能力不差,但他了解的很肤浅,从结婚到现在两个人并没有促膝长谈,说到底骆铮对童昔冉是存在一分生疏的。

    “什么病那么严重?胶东的环境不好但我相信爷爷会给他们夫妻安排一个很不错的环境,染上重病不至于吧。”

    “她是精神受创,被恶人强。暴了。”骆铮心里是有怒气的。

    他让骆烨轩远离是为了保护他,孙媳妇偷偷又跟去他很欣慰,手心手背都是肉,就算童欣茹的性子是他所不喜的他也认了,单这份为了骆烨轩不管不顾的性子她就担得起骆家的孙媳,可是却在自己的刻意保护之下被人强。暴且精神失常,骆铮有一种挫败感。

    童昔冉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嘴角的笑不见了,她望进骆铮的眼中,老爷子目光凌厉,童昔冉心头一跳,终于笑出了声:“爷爷你不会认为这件事是我做的吧?”

    骆老爷子摆摆手:“那倒不是。”

    童昔冉性子很直,和骆子铭一样,两个人不会用这样的手段,骆老爷子这点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

    “嗯?”童昔冉笑着回望骆老爷子:“爷爷认为是子铭做的?”

    “我孙子不可能做这种事情。”骆铮立刻反驳,对上童昔冉含笑的目光骆铮叹了口气:“小冉,你和爷爷说实话,子铭和你的计划是什么?如果需要爷爷配合,爷爷不会阻拦的。”

    童昔冉知道了,骆铮来这里是想要从她口中套话,想要自己说出最直接的目的。

    她嫁给骆子铭最初并不单纯,骆铮是知道的,现在骆子铭玩起了失踪想必骆铮有些不放心,骆世纪坛的CEO,掌管着骆氏的命脉,自己一个外姓人,呵呵,难怪老爷子也坐不住了。

    “爷爷,我不知道,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他了。”童昔冉含笑开口,从她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的悲伤。

    她不是不悲伤,而是这几天学会了将悲伤和担心隐藏在皮囊之下,她不能让人看出她的软弱,她要自信,要坚强。

    “不过爷爷请你相信我,在子铭回来的这段时间,骆氏我会守护好,是子铭的依然是子铭,我不会动,也不会允许别人动。”童昔冉的语气极轻极淡,却透着一股子坚定。

    骆铮看着童昔冉,童昔冉毫不畏惧的与骆铮对视。

    骆铮点点头终于一拍大腿笑了起来:“好!爷爷信你!丫头,送我出去吧。”

    童昔冉搀扶着骆铮往外走,纪翔跟在后面,三个人一同下了电梯出现在骆氏的大堂中。

    许多人都看到了童昔冉与骆铮脸上的笑容,震惊的瞅着这一幕,这是,这是骆氏的创始人骆铮骆老爷子?!

    “天呐,老爷子这是来给代执行长撑腰的吗?”

    “我要晕了,看来是真的了,代执行长安排的工作是什么来着你们谁记下来了?”

    “网上还有,视频都是自动储存起来了,走走,快点再看一遍。”

    骆恺并不在公司,骆烨轩回来后他慌张的离开了,特别是听说童欣茹出了这样的事情他整个人都要气炸了,简直是顾得着家里顾不到公司,趁此机会高层们都看清了事实,默默的去执行童昔冉的命令,不管是不是骆子铭的计划安排,既然骆老爷子都来给童昔冉撑腰了,那他们除了按照命令执行还能怎么着?

    童昔冉返身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有注意到员工们的变化,包括大家看她时小心翼翼地目光。

    她依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除了嘴角淡漠的笑容之外你看不出她的内心。

    掌管骆氏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难,她每天看文件到深夜,直到疲惫的再也支撑不下去的时候才会迷迷糊糊的倒在床上就睡,有好几次她连被子都没有盖,望着墨色的星空童昔冉觉得很冷,浑身都是冷的。

    为什么骆烨轩都回来了而骆子铭依然悄无声息没有任何的消息?

    就这样将偌大的公司丢给她连句交待都没有,童昔冉垂下眼睛,她的心是木的。

    习惯了睡觉之前看一眼手机,锁定的屏幕上没有任何的消息,她会点开360从里面去找垃圾短信,或许骆子铭用了陌生的号码被拦截了也不一定。

    什么都没有。

    童昔冉清浅的呼吸,脸上一摸自嘲的笑,双手拍拍自己的脸:一个星期了,骆子铭,你确定还要再让我等一个星期吗?

    铺天盖地都是有关于骆子铭强女干年轻女员工的消息,怎么曝出来的童昔冉不知道,她知道消息的时候刚刚坐在梳妆台前,她连妆都顾不得画便抖着手给纪茜打电话。

    “不是说和各媒体都打过招呼了吗?为什么和子铭有关系的消息还会曝出来!”

    “少夫人,我不知道,明明这几天都很平静。”纪茜的声音也很着急,整个人都没有了主意。

    纪茜是很敏锐有能力的秘书,但不能代表他遇到事情可以做出最为有用的解决措施,他只是一名秘书,他可以将老板下达的命令完美的执行却不能替老板下达命令。

    “我知道了,你去查,是哪家媒体率先曝出来的,和骆氏的关系怎么样,如果可以,联系与骆氏关系密切的媒体,我召开记者发布会,是以骆世纪坛CEO的身份召开的。”

    童昔冉知道自曝家丑只会让骆氏的丑闻扩大的,她手中有许多的消息,比如骆烨轩怎么对她出手的,比如骆烨轩这么久不出现是因为什么,再比如童欣茹被人强。暴这件事情。

    种种消息都是童昔冉用来将这件事情给掩盖的手段,可是她不用做这些,童昔冉知道,她自信的在媒体面前微笑可以消除这些不必要的猜测。

    “你要召开记者发布会?”戚天翰是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的。

    他已经查到了媒体的源头,这是一家不太起眼的媒体,发出的报纸并没有很多的人注意,专门挖掘豪门明星富人的小道消息,也就是普通的八卦小社团。

    这样的媒体向来是不被重视的,戚天翰在媒体界发出过封杀令和媒体谈过不要曝出有关于骆子铭一切捕风捉影的事情,独独漏掉了这家小媒体,不仅是这一家,许多家类似的媒体都没有特意警告。在这个圈子大家都是追着风向走的,一家曝家家曝,你挖掘粗浅的内幕我就挖掘更深一层的。有媒体回避诱人的蛋糕别的小媒体看到后就嗅到了危险,能避开的都避开,不会在这个关头去触人的霉头。

    戚天翰踏在城市之上,望着某一个方向出神,或许童昔冉的办法很好,就怕有的人想要急着赶过来却无能为力。

    他知道,骆子铭一定是受伤了。

    骆子铭对着镜子,刚毅的容颜已经没有健康的颜色,小麦色的肌肤泛着一种白,性感的嘴唇抿成一把锋利的刀。

    七天了,他想她想的快要疯掉了。

    他往脸上猛泼了几捧水使自己更加的清晰,他的手抹在自己的胸口处,胸腔中因为思念发出刺痛感,骆子铭皱起眉头拎起大衣披在身上,打开门走了出来。

    死里逃生的感觉说的就是现在的他不是吗?

    骆子铭不再迟疑,他需要在记者发布会之前赶到童昔冉的身边,告诉他他想她了。

    他每天都会侵入骆世纪坛员工们的聊天群,潜水看那些聊天记录了解童昔冉和公司的情况,公司铺天盖地都是有关于他出轨的消息,他想笑,骆烨轩果然好手段,那影像弄的跟真的似的,仔细回想幸好他顺手将许佳仪给救了,不然的是不是会直接找到当事人去认证?

    事情闹到现在,网上都已经公布了出来,童家和骆家包括姜家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知道了,童昔冉的手机都要被打爆了。

    许佳仪的妈妈也看到了这些消息,连班都顾不得上给女儿打电话,她怎么也不敢相信好好的闺女去做小三拆散别人的家庭,她不信!她养的女儿她知道,一定是那个男人强迫她,画面她没有看,她根本看不下去,换做是谁都不会去看自己女儿和别的男人上床的视频的,许母没有这样的胸襟,她做不到去推敲原因。

    “小冉,你和妈说到底是不是真的,子铭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我好好的女儿嫁给他他就这样糟践你?”姜颖的声音满是哭腔。

    她都要哭出来了,她以前是多么的相信骆子铭,可这样的事情都能曝到网上,现在是找不到了,可该看的都看了,没有视频还有贴吧新闻什么的,都记录的非常详细,姜颖不好看这些东西可经不住同事们议论,这一看她的心都要痛死了。

    “妈,你别担心,那些都是假的,子铭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和我在一起之前哪和女人传出过绯闻?他就一冰山,来多少妞冻伤多少,你放心吧,我已经联系了记者召开新闻发布会,这件事情很快就能过去的。”

    童昔冉的声音很平静,她就是这么的自信,骆子铭不会背叛她的,绝对不会。

    “妈信你说的,你把电话给子铭吧,我和他说两句话。”姜颖听到女儿这样说才算放心下来,但是她还是想同骆子铭谈谈。

    “妈你也不挑个时间,这个点我们多忙?公司都快被这种舆论消息给轰炸的人心惶惶了,我不和你说了啊,我还得继续忙。”

    童昔冉就笑,她知道自己笑的轻松姜颖才能放心。

    姜颖这才把这件事情给翻了过去,中午吃饭的时候童志峰就去单位找她了,童志峰三天两头出去也不再往童智杰那里去,听到的都是百姓口中的真话,他也不管旁的,只惦记着儿子女儿的消息,听到了总要插嘴问两句,许多人都看过报纸了,就算现在没有了那又怎样?花钱买到手里的也不会有人一个一个追问谁买了什么再收回,童志峰就看到了。

    和那人是比较熟的,拿着报纸就慌里慌张的赶去了姜颖的公司。

    报纸上写的很清楚连前几天骆子铭失踪至今未归和最近骆世纪坛发生的小道消息都曝了出来,还有现在是骆子铭的老婆在掌管公司,有心人就猜测为什么?还不是自己老公出轨了她没法承受住才把大权揽在了手里?

    还有人将骆老爷子前去找童昔冉的事情也做了猜测,那是知道自己孙子对不起她才会过去亲自开导孙媳妇的。

    “怎么这样?小冉怎么去给骆家做牛做马了?还有骆子铭失踪了?小冉不是说他在忙工作吗?”姜颖拿着报纸不可置信的瞅着上面的内容,直觉认为童志峰这报纸来路不正。

    “我就怕你不信,这就是有人曝了出来被强制手段收回了,你再看看,同一天同一期的报纸,就这个版面的被替换了。”

    童志峰又拿出一份报纸给姜颖做对比,还别说童志峰的脑子就是管用了,怕人家说的都是糊弄人的,自己特意去报刊亭买了份新报纸,特意问了怎么没有骆氏的小道消息了。

    人家笑呵呵的答:“这些有钱的大公司八卦哪是那么容易曝的,才发行出来就被收回了,呵呵,你来晚了,这些都是新的。”

    童志峰随意的和人聊了两句这才知道这几天撤回的报纸很多,几天前也有一个报刊社发行了骆子铭疑似失踪的消息就被封杀了当期的报纸,这几天平静的很,骆氏的消息更没有人敢曝了。

    姜颖眼前阵阵发黑,她是压根都没有想到女儿会骗她,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被童志峰给拦了。

    “再打也没有用,闺女不是说要开什么记者招待会么,几点来着,去看看吧。”

    姜颖想想也是,饭都没顾的吃便请了假和童志峰一同去了童氏财团。

    去了撞见了童沥,姜颖才知道童沥已经在童氏财团顶替了童昔冉的职务,她都有点看不透自己家的两个孩子了,这么大的事连个招呼都不打?童沥的学业不是没有完成么,公司的老古董那边怎么说服的,就这样轻易的让出了总经理的职务了?

    姜颖心里发堵,她也知道不是谈这些事情的时候只能强忍着和童沥说要去看他姐。

    “妈,你和爸回家看电视就行了。”童沥拦着不让姜颖和童志峰去,现在骆氏就快要乱翻天了,老爸老妈去了指不定有人又捕风捉影说些什么事,而且尹浩得到消息,好像追踪到骆子铭的痕迹了。

    骆子铭也是电脑方面的高手,尹浩一直也有关注着童氏的动向,今天察觉到有另一个探索信号往童氏财团的系统中探了一会儿在接触到尹浩设置的防火墙后立马退了出去,尹浩追踪过去还没有找到准确的地方对方就已经逃了,尹浩很郁闷,这种绝对性的压倒让他很挫败。

    童沥知道,那定是骆子铭无疑了。

    “骆先生,要一起吃早餐吗?”许佳仪的脸有些红,刚刚起来被子里的热气给捂的。

    她偷偷的看了骆子铭几眼,感觉帅的不可思议,以前都是在网上或者报纸上看他,偶尔在公司或者外面见到也从来都没有这样近距离的接触过,仔细看,才发现骆子铭不仅帅,而且有一种邪气,魅力就不用说了,使人一眼就能倾倒的感觉,特别是他的眼睛微微有点长,有时候会轻轻的眯起让她沉醉其中。

    “不用,你可以回家了。”骆子铭翻起手腕看时间,一个星期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他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必须得回去。

    何况,骆烨轩也回来了,想必小冉的情况很不好,如果不是他受了点伤误吃了春。药也不会耽搁这么久。

    恍惚间回到那一天,骆子铭被玻璃的碎片刺穿了后背心,加之有春。药在体内作祟,他是凭借着坚强的意识强自撑到了郎景宸开车来接他的。

    郎景宸,骆子铭出门历练时结识的奇葩兄弟之一,擅医,性格怪癖,明明有医学上的天赋偏偏不喜欢拿这个当混饭吃的工具,不是有眼缘的人不救,不是熟人介绍的不救,不喜欢的人不救。

    反正他的规矩很多,他只要出手总能有办法把人给往好的方向整,就算是开颅换头手术只要有人敢让他尝试,他就能将A的脑袋和C的脑袋换换还能保证两个人活蹦乱跳的看着自己的头挂在别人的身体上过活,当然,这是他自己吹嘘的,至今为止还没有愿意做小白鼠的试验品。

    “嚯,其实你完全可以找个女人把体内的药给散出去,想想靠着这股子药效你能打到多少妞,不用担心背后的伤,我给你缝几针之后缠个绷带,只要你不做下面的那个人决定没问题。”

    骆子铭的脸当时就黑了。

    好在郎景宸不靠谱归不靠谱,医术确实高明,很快便为骆子铭处理了伤口,只不过需要一段时间的复原。

    “这个女人怎么办?”郎景宸不喜欢女人,一点都不喜欢,不是因为骆子铭的缘故他不会让许佳仪躺在他的车上,尤其是一名刚和别的男人啪啪啪过后的女人。

    他的洁癖很怪异,他可以躺在垃圾堆里睡觉却不能接触一个刚洗完澡后的非处女,只要想到这个女人和别的男人接触过郎景宸胃里就作呕,就像现在,他皱着眉头透过玻璃窗看着外面的车,那个女人还躺在他的爱车上,他烦躁的快要揪掉自己一头飘逸的乌发了。

    “先在你这里待一段时间吧。”骆子铭很难受,后背打过了麻药,他不能碰冷水,感受着体内翻腾的热浪和小腹部一抽一抽的酥麻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骆烨轩找的人都是些什么东西,身上不是麻药就是春。药的,怎么骆烨轩就喜欢上这么些恶心吧唧的东西了?

    如果可以他一定让骆烨轩也尝试尝试。

    “铭大少你干脆杀了我得了,我还是找奕辰给她安排个小房间待着吧。”郎景宸的住所都是男人打扫的,也算是他的管家吧。

    姑且称之为管家,一个长的很冷酷不喜说话的男人,这两个男人住在一处组合很怪异,郎景宸做饭单奕辰打扫卫生,一栋私人别墅住着两个奇葩的怪人。

    骆子铭闭着眼睛哼了两声算是认同。

    单奕辰听到郎景宸的话后眉头皱了起来,一如既往的不说话,他也有洁癖,所以他会将家里的卫生打扫的一干二净,地板会蹲在地上自己拿着抹布擦,但不代表他愿意抱一个女人去房间的床上。

    “奕辰,你知道的,我没有办法去碰女人,我会恶心,我会头晕,然后我会没有办法做饭。”郎景宸可以对天发誓他不是在威胁单奕辰,他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单奕辰明白了郎景宸的意思,戴着手套又拎了个单子出来,将车子后座上躺着的女人用单子一包便拎了回来,一楼大厅的角落里有一个小的房间,里面有一张小床,房间是干净的,可以住人,单奕辰将许佳仪往里面一扔就走了回来,手套没有去直接去帮郎景宸洗椅子罩去了。

    郎景宸对此非常的满意。

    骆子铭忍着痛楚看到这一幕也没有什么表示,如果不是他去的晚让这个女人失了身想必他半路就把人给撵走了,因为他受了伤而许佳仪又昏迷中,他实在没有力气去管一个陌生人的死活了。

    在郎景宸这里住了三天,骆子铭体内的余毒才排干净,他勉强能撑着身子活动。

    许佳仪对突然出现在这里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她慢慢都记了起来,什么都想起来之后她反而没什么过激的反应了,*而已没什么可怕的。在许佳仪的脑子里处女就是一层膜,没了就没了,但如果让她找到强。暴她的人,她会拿剪刀将他给阉了的。

    面对骆子铭许佳仪说不上感激,但遇上另外两个人她觉得很怪异,俩男人都有着洁癖,程度不同,看她的目光都不怀好意,她每天就躲在那小屋子里不出来,差不多要与世隔绝了。

    一个星期,她吃早餐都是自己简单的弄点,有个小厨房可以借用她用十分钟,但她用完后要把厨房清理干净,不然那个冷面的帅哥会用眼刀子杀人。

    许佳仪没什么别的想法,若非要说这三个人当中她很喜欢骆子铭,别的男人再养眼光那洁癖的恐怖程度就让她提不起兴趣,不过她知道朋友妻不可欺,做人是讲义气的,那些流言她知道,能够帮忙澄清她不介意将自己*的事情说出来换取骆子铭的清白。

    “小冉遇到了麻烦,我要回去了,你也一起吧。”骆子铭并没有吃许佳仪准备的早餐,看看时间让郎景宸送他们去车站。

    许佳仪知道该怎么做,她在上车之前脚上套着塑料袋坐上去的,手上戴着手套,把白色的单子铺在后面的座椅上,人坐在后座椅上稳稳的,哪里都不动都不碰。

    郎景宸从后视镜看了许佳仪好几眼,他的车虽然没有让女人坐过但这个女人的做法挺奇葩的,他能说他很满足么,识时务又自觉的女人他还是第一次见。

    许佳仪可不管郎景宸怎么想,她只是不想惹麻烦而已,下了车后把白单子小心的抽了下来,走了好几米远才将手上的手套和脚上的塑料袋解开,也不管两个男人在说什么,买了车票就走了。

    骆子铭与许佳仪是分开走的,骆子铭一通电话打到了Dana手机上,嘱咐她一些事情,要瞒着童昔冉,他要在最后给童昔冉一个惊喜。

    Dana当时就愣住了,她在准备童昔冉召开记者招待会需要用的东西,听到骆子铭的声音她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激动的手都开始发抖。幸好她能掩饰自己的情绪,将手中的工作移交给了别人就驱车前往车站。

    骆子铭没有打电话给纪茜是因为他出门在外用的人都是纪茜,如果纪茜着急的往外赶难保有些人不会注意到。

    他没有等多久Dana就到来了,秘书不是很善于表达自己的激动,只是眼睛有点红声线有些发抖:“执行长。”

    “嗯,走吧。”骆子铭扬起嘴角,他望着微微刺目的柔和火球,他要为童昔冉扛起一切,剩下的交给他就好。

    骆世纪坛一楼的接待厅中挤满了人,记者发布会是在员工们下班后开的,可公司的员工并没有走的利索,他们也想现场听听代执行长要说些什么来安抚大家的心。

    当童昔冉到达的时候记者们蜂拥而至,各个往她身边挤,举着手中的话筒问出一个又一个尖锐的问题——

    “童小姐,请问你和铭少的婚姻是不是出现问题了,听说你们目前已经到了分居冷战的严重地步。”

    “童小姐亲眼看到丈夫和下属发生关系有什么感想?”

    “听说那名员工和童小姐的关系很好,请问是不是闺蜜撬走了墙角的老梗了?”

    “铭少娶童小姐的时候听说是为了童小姐背后的童氏,是这样的吗?”

    “前一段时间透漏出童小姐嫁入豪门时将自己弟弟的股份都卖给了铭少请问是有这么回事吗?”

    一个接一个尖锐的问题从记者的口中吐出来,他们举着话筒朝童昔冉跟前递,纪茜护着童昔冉有些力不从心,他的额头都渗出了汗水,这些问题怎么回答?明明是选的和骆氏关系比较好的媒体怎么到了现场都变成了这样。

    童昔冉对此却很平静,她站在台子上,平静的目光扫过台下混乱的场面,那些问题听到她的耳中并不曾在她的心中掀起一丝涟漪。

    问题还在持续,可主席台上站着的女子满面含笑,一个问题都不回答。

    等到一波问题问过之后童昔冉才试了试话筒微笑着问道:“大家的问题都问完了吗?”

    记者们被噎住了,怎么可能问完?他们问了半天这人一个问题都不回答,他们再问下去也没有意思,总要给人回答问题的时间不是吗?

    “看来大家的问题问完了,既然如此那就轮到我说了。”童昔冉嘴角的笑很平淡,浅浅的。

    记者们再次被噎了噎,合着我们不说话就是问完了啊?不过听说童昔冉要回答问题他们个个都举起了拍摄仪器对准了台子上的人,录音笔什么的都准备好了,只等着童昔冉回答问题后将第一手资料给收集到。

    “谢谢大家的关心,我和子铭很幸福,我从不后悔嫁给他。今天的发布会我是想告诉在座的各位,我已经从童氏财团离职,接手骆世纪坛的CEO位置也是短暂的,我的丈夫正在忙别的事情,等他回来后他依然是执行长,我依然是他的妻。”

    童昔冉的声音在会议室中回荡,她笑容恬静,目光平静,这样的镇定倒是让会议室中的记者无法镇定了。

    “哗”的一声,会议室又炸开了。

    “童小姐的意思你要做全职太太吗?”

    “童小姐你这样做还有什么利用价值,就不怕铭少将你给蹬了吗?”

    纪茜本来还为童昔冉的决定震惊,记者的问题最初也发生了转变,可不知怎么又扯到了老板出轨的事情上面,纪茜有些头疼,是了,这样一来仔细想想还真的能挂上钩,纪茜有些不解童昔冉为什么要做出这个决定了。

    “诸位。”童昔冉含笑开口:“我的丈夫没有出轨,我们很好很幸福。”

    “那为什么铭少根本不出现澄清这件事情?照片和视频我们都看过了,清清楚楚,那名女员工可是童氏财团的,童小姐离职是因为自己不愿意看到她吧。”

    有记者扯着嗓子提问题,不得不说他的脑洞开的很大。

    受他的影响许多人都开始往这方面想。

    “童小姐怎么会突然做这个决定?是因为太忙的缘故导致铭少出轨才想每天看着他吗?”

    “出轨?呵呵……”童昔冉叹息一声目光幽幽的注视着说话的人。

    那名记者触碰到童昔冉的目光不知为何脊背就一阵发凉,但这个消息最近可是比较火的,各家媒体都想要拿到第一手的消息,他也不能落后了。

    “其实我特别想问大家一个问题,就算我的丈夫出轨了又如何?和你们有关系吗?”童昔冉忽然换了一种语调,她脸上多余的表情都收了回去,只剩下嘴角那么极浅极淡的笑。

    记者们被这个问题堵的哑口无言,是啊,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我怎么嫁入骆家的,我为什么要从童氏离职,我以后打算怎么生活,这些,和诸位又有什么关系?”童昔冉的反问一个接着一个。

    记者的脸越来越难看。

    “我要不要看着我的丈夫,会不会被我的丈夫踹掉,你们且看着就行,或者你们来掐指算一算。”

    记者哗然一片,他们算一算,当他们是半仙啊。

    “诸位,该问的你们都问了,该答的我也答了,如果没有不解的就散了吧,对了,不该报道的也不要报了,凭空猜测的并不是真实的,眼睛看到的和耳朵听到的都有可能是假的,何况你们没有亲眼所见亲耳听到?凡事留一线,诸位,我相信子铭,这就够了。”

    是了,她是骆子铭的老婆,她说相信骆子铭,那就够了,外人说什么没用。

    记者们还没有开过这样的招待会,哪里是挖掘*的,简直要被童昔冉的气场给压迫的说不出话了,一个女人面对丈夫的疑似出轨事件非常狂霸拽的说: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记者很想反驳却反驳不出来,确实和他们没有关系,他们就像一群跳梁小丑上蹿下跳的挖掘出轨的内幕,结果可能受伤最深备受打击最大的人轻描淡写的说出什么轨,我们好的不得了。

    得,当他们什么都没说,该拍的东西都拍了,该拿到的东西也拿到了,记者们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一个个如同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的。

    纪茜暗中竖起大拇指抹了把额头的虚汗,他是真的紧张的出汗了,没有想到少夫人会正面回应这件事。

    如果她情绪激动或者态度强势也说的过去,可人家偏偏用一副探讨今天天气不错的语气非常霸气的反问记者,你们管我的家务事不觉得手伸的太长了吗?

    纪茜想,这做派还真的挺像他家老板的,不愧是两口子。

    骆子铭隐藏在人群中,他的心是暖的,他脸上的笑容很深,顺着人流退去他乘坐电梯来到了办公室,他在等,等女人的走进。

    童昔冉拖着疲惫的身子往办公室走。

    纪茜被Dana拦住了,两个人躲在一旁说话,纪茜的眼睛睁得极大,老板回来了?

    办公室的门开了一半,童昔冉也不在意,推门走了进去。

    “啪。”门锁轻轻的碰上,一个人影就倾身凑了过来。

    童昔冉反应极快,一个肘击击向对方的胸膛,旋身一踢胳膊一横将人给扣在了墙上。

    “小冉,是我。”骆子铭被压着脖子后脑勺磕在了墙壁上。

    他头蒙蒙的,不过却不觉得疼,心里很甜,尤其是女人离他这样近,他恨不得女人离的再近一点这样他就能好好的尝尝女人的味道解解馋了。

    童昔冉皱着眉头将胳膊往前又凑了凑,逼迫着骆子铭的后脑勺紧紧的贴在墙壁上,她冷笑一声:“我当然知道是你,不是你谁能无声无息的进到这间办公室出现在我身后。”

    骆子铭一听就舔着笑脸:“老婆,我先放开我。”

    “不放!”童昔冉气的磨着后牙槽,一拳朝着骆子铭的肚子就砸了出去:“你特么还有脸出现,怎么不去死?!”

    ------题外话------

    在调整小宝的生物钟,晚上跟着栗子十二点睡觉太晚了,码字时间也在调整,这两天更新时间不固定,调整好会重新通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末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栗并收藏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