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 > 【114】保大保小

【114】保大保小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童昔冉手中的书没拿稳落在了地上,“哗啦”一声响,她回神起身对着温瑜叫道。

    “妈。”

    奇怪,妈怎么来了?

    频频对着骆子铭使眼色,让骆子铭赶紧起来。

    温瑜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她的肺都要气炸了,童昔冉站起来正巧面对着骆子铭,这场景怎么看怎么像女人在家中耀武扬威的欺压自己的老公。

    她的儿子,她引以为傲的儿子,娶了老婆之后过的就是这样的生活?

    想到前几日遇到林穆和童欣茹的时候听到的传言,她本来还不信,可现在,眼见为实。

    “妈,呵呵,刚刚小冉才把窗户擦干净,我让她休息休息,这里不太好擦,她怀着身孕总不能蹲在地上,我就顺手擦了。”

    骆子铭很淡定的起身,将手中的抹布一丢,走到温瑜身边。

    “倒是妈怎么这时候跑来了?司机送你了妈,穿的真少,冷不冷。”

    童昔冉注意到温瑜看她的眼神很不友善,不过被骆子铭挡住,她只能扯着嘴角笑笑。

    “嗯,我听所小冉怀孕了,过来看看。”温瑜的脸色缓和不少,面对自己儿子的解释不管是真是假,心里好受了不少。

    她不是较真,是真的没有办法看到儿子做这些,何况她听到的那些话是儿子为了老婆连工作都给耽搁了。

    怎么能那么儿女情长?不就是怀了身孕么?如果放不下,她来照顾就是。

    温瑜来此也有一个主要目的,马上要过年了,童昔冉又怀孕,还不如趁机搬到主宅那边去住。

    医生什么的都有,家里人多也好有个照应,年在那边过就是。

    骆子铭就扶着温瑜往沙发上走,让她坐下。

    童昔冉接触到骆子铭的眼神,弯腰将地上的书拾起来后给温瑜倒了一杯水。

    双手捧着水杯放到茶几上:“妈,喝杯热水暖暖身子吧。”

    “别忙活了,坐下说吧。”温瑜不是给媳妇儿甩脸色的人,让童昔冉坐下。

    “我去把水桶倒了,妈你和子铭先说说话。”

    童昔冉不傻,婆婆进门就发脾气因为什么她清楚的很,和骆子铭交换个眼神就领会到了要领。

    干活,当着婆婆的面干。

    骆子铭牙痛,他明明对童昔冉使眼色说让她哄温瑜两句收拾下沙发,怎么到她那边就变成倒水桶了?

    怎么倒?不滑吗?会不会闪到腰?

    可温瑜没有想到那么多,往那小水桶方向看了一眼,就这么拎着也没事,便“嗯”了一声转头面对着骆子铭。

    童昔冉笑笑就走过去,留给骆子铭一个背影。

    骆子铭的牙更痛了。

    “子铭,你也真是的,小冉怀孕了怎么不告诉我呢。”

    温瑜没有看到骆子铭和童昔冉的互动,从童昔冉身上收回目光埋怨起骆子铭。

    她怎么说都是婆婆,儿子瞒着她是什么个意思?

    她即将要做奶奶了,心里头肯定是高兴地,但是高兴是一码事儿子的隐瞒让她止不住的乱想。

    “小冉之前化验了一下,我本来是想着过年的时候在家里宣布,当做喜事。”骆子铭不是故意蛮温瑜的,完全是初为人父欣喜的过头了。

    他想得多,家里那么多人知道了童昔冉怀孕消息就会不胫而走。

    到时候恭贺的人一多会扰了童昔冉的休息。

    过年的时候一家人在一起他回去一说,也不用怕外人知道,等到传出去的时候三个多月了,胎儿稳定总归是好的。

    不是有怀孕三个月之后再传出消息才好的说法么,要为孩子惜福。

    温瑜是儿子说什么就是什么,她也不是真的责怪,随口说道说道罢了。

    看骆子铭在着急解释,心里头的那丝疑惑也就散了。

    “我还以为你们故意瞒着我呢,呵呵,不是我就放心了。”温瑜看到童昔冉回来,笑:“小冉这怀孕了总不能在自己做饭吃,干脆你们搬回那边住吧,家里也有人能够照应着点。”

    “妈,我在家里挺好的,能够自己照顾自己。”童昔冉可不想回去那边住,骆家规矩不多但也挺约束的,她喜欢自由自在。

    “我看子铭都不上班在家里照顾你来着,年后工作忙你月份大了他总有顾不来的时候,还是搬回来吧。”

    温瑜的声音微沉,打着商量说话可还是能让人听出她的不满。

    她来的目的就是让小两口回去,顺道和骆子铭说说他在家里怎么能行。

    以前骆子铭忙的天天晚上加班熬夜的,怎么老婆一怀孕就轻松了。

    直觉上温瑜认为是童昔冉霸着骆子铭不让骆子铭上班,不管是不是儿媳妇怀孕她身为婆婆得尽到责任,免得让人背后说道。

    “妈,这不是过年了工作轻松么,我也是闲,在办公室等下班也是等,就回来了多了点。”

    骆子铭笑着打哈哈。

    “你以前过年的时候都忙的天天连觉都睡不成现在怎么会闲?你二叔前几天还回家里说你工作上毛躁了很多,许多事情都不上心了。”

    温瑜目光有些严厉,有意无意的落在童昔冉脸上。

    童昔冉心中一紧,明白了,这是有人在背后打小报告来着。

    “妈,家里楼上楼下的,而且那么多人住在一起,何况二叔家和咱们家你也知道是什么关系,我偷闲了他肯定特高兴。”

    骆子铭不是很相信骆恺会说这话,毕竟骆家二房都已经分家出去了,骆恺上次要辞职,骆子铭没肯通过老爷子那边给压了下来,现在就是挂了个闲职,骆恺每天象征性的去公司逛逛不干什么实际性的活,怎么管起自己来了。

    温瑜没有说话,脸上微有点恼怒,她回眸对着童昔冉,笑:“小冉也觉得不太合适吗?”

    童昔冉抬眸和温瑜的眼睛撞在一起。

    一向温和的婆婆眼眸中一闪而逝的厉色和恼怒被她清晰的捕获。

    童昔冉明白,婆婆生气了。

    她在与骆子铭结婚的时候曾经答应过骆子铭,护好婆婆。

    而骆子铭这个孝子现在因为她开始顶撞温瑜在婆婆心里是很难接受的吧。

    童昔冉笑笑:“妈,你说得对,我之前还在想着怎么劝子铭,妈,子铭最听你的话了,你可得好好说说她,我是女人在家里无可厚非,他是个男人要扛起家里的担子,这几天没事我就搬回去住,天天被子铭盯着我心里头也挺不舒服的。”

    听着童昔冉半开玩笑的话,温瑜重新露出了笑容。

    骆子铭也察觉出温瑜的火气,他摸摸自己的鼻尖,虽然不知道老妈最近怎么回事,不过搬过去就搬过去吧,反正老妈会对小冉很好的就是。

    家里有佣人有郭婶在,也不用童昔冉做什么。

    说定了之后温瑜心情好多了,为二口子做了饭便起身离开,说要回家收拾东西,等过两天他们回去后便能直接住了。

    “妈也是好意,你别往心里去。”骆子铭将温瑜送到了楼下,司机是一直在等着,等到温瑜上车后骆子铭才回屋。

    见到老婆上去搂着去哄,今天可真是让她受委屈了。

    “没事的,可能是分开有些久吧,回去住也好,过年了咱们总要回去的,在这边也不像样子。”

    童昔冉倒没有多想,不自在归不自在,但她作为骆家的孙长媳,有些事情躲不了。

    因为在家里闲着,上次和温瑜出席了宴会后这段时间也有接到各方递过来的帖子,她年后初春可是有不少活动的,不搬过去住骆子铭天天跟着她也不是办法。

    “你不生气就好。”骆子铭搂着童昔冉,抚着她往餐厅走:“你回去住我心里也不用操心了,三婶也会照顾你,还有如岚如敏陪你解闷。”

    此刻骆子铭特别感慨二房主动提出分家的举动,如果二房没事还往主宅那边凑,他心里的顾虑就多了一层。

    搬家很快,并没有特别的准备什么东西。把平时惯用的还有经常穿的衣服拿去,带着电脑等一些需要用的就成了。

    骆家主宅今天异常的热闹。

    家中的佣人忙上忙下的,将孙大少爷房间重新打扫了一遍。

    温瑜也不闲着,之前是临时回来小住,现在算是完全的搬回来了,屋子里的东西该换的就换了,温瑜亲自准备,把房间中的摆设特意咨询了人做了简单的调整,才求的送子观音也被供在了客厅。

    等到骆子铭这边的东西送过来人跟着回来的时候,房间焕然一新。

    童昔冉瞅着这种仗势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妈,怎么还放……”骆子铭的眼睛瞅到那供着的观音,实在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了。

    “小冉怀孕了这是喜事,也得小心点,求个神仙回家,护着她。”温瑜笑呵呵的解释。

    今天看童昔冉各种顺眼,答了骆子铭的话后就拉着童昔冉开始说道。

    “怎么样,什么时候去检查,口味变了吗,会不会觉得哪里不舒服?”

    “妈,我口味很好的,可能是宝宝知道我太过贪吃了,不闹腾。”说起孩子,童昔冉是满脸的甜蜜。

    “那就好,你来这边看看,妈给你弄了点小吃填填肚子,以后啊你不用每顿吃那么多,别吃撑了,郭婶能随时给你做,妈也能上手,什么时候饿什么时候吃,少吃多食,对身材好。”

    “那多麻烦呀,没事的,我食欲挺好的,也不是很挑。”童昔冉可不敢使唤婆婆给你随时做饭,之前对骆子铭都没舍得这么使唤。

    “不挑食也得吃好,这时候就得娇气。”温瑜拉着童昔冉下楼往厨房走。

    骆子铭被忽略在了原地,摸摸鼻尖有些无语。

    妈这态度转变的也太快了点吧。

    第二天骆子铭一大早就去上班了,他临走的时候童昔冉还在床上睡觉。

    怀孕了之后童昔冉别的反应没有明显比较贪睡。

    唇印在童昔冉的额头上便下了楼。

    一家人都在餐桌上吃饭。

    “爷爷,妈,三叔,三婶。”骆子铭拉开椅子坐下。

    “起来了,坐下吃饭吧。”骆铮抬眼看了骆子铭一眼,脸上布满笑意。

    郭婶将骆子铭的食物给端了上来。

    “小冉还在睡?”温瑜问。

    “嗯,她最近挺贪睡的。”骆子铭答。

    “那就不要叫她了让她多睡一会儿,怀孕了就是这样,锅里给她备着吃的,她醒了再吃也一样。”温瑜没什么意见,媳妇儿怀孕了就要受到特殊的照顾。

    “谢谢妈。”

    骆子铭吃完后起身,和骆铮温瑜等人道别后便穿上外套出门。

    天空飘着细白的雪花,骆子铭坐上车的时候见到了骆修,在车里对着骆修点点头骆子铭将车子开了出去。

    童昔冉睡醒的时候率先去摸床头的手机,看看时间都快九点了才迷迷糊糊醒了过来。

    惨了,睡过头了,她记得家里是七点吃早餐的。

    童昔冉挠挠头发从床上起身,正儿八经的换了一套衣服。

    家居服是不敢穿的,住在这边就这点不好,穿着打扮不能随意,只要出了卧室就能穿正装,家中随时可能有上访的客人来。

    童昔冉没有化妆,素面朝天的走下楼。

    佣人是一直在门外候着,见到童昔冉恭敬的打招呼:“孙大少奶奶醒了,饭都准备好了。”

    童昔冉微怔,这个称呼,她能说有些不太习惯么?

    温瑜在楼下客厅坐着,应淑和她正在说话,抬头看到了童昔冉站在楼梯旁。

    “怎么不下来?快去吃饭吧。”温瑜对着童昔冉招招手。

    “来了。”童昔冉从楼上下来,走到餐厅的时候郭婶已经将东西摆好,她坐下简单的吃了早餐。

    期间不敢发出声音,餐厅只有她一个人在,要多不自在就有多不自在,暗暗下定决心明天一定要定好闹钟。

    童昔冉吃完饭往客厅走,看到骆如岚从外面进来。

    “妈,我出门了,中午不用等我回来吃饭了。”骆如岚朝着客厅的应淑喊了一声,看到童昔冉笑眯眯的唤道:“嫂嫂,我要出门,你i去么。”

    “你这孩子真是野了,天天都往外面跑,你别带坏了你嫂子。”应淑没好气的训斥道。

    童昔冉知道骆如岚是去见盛新凯,想了想点点头:“好啊,我正好出去一趟,你等我一会儿,半路将我放下就成。”

    骆如岚眯着眼睛点点头,她拎着包等着童昔冉。

    童昔冉返身回房很快下来,穿上了鸭绒袄,收身型的倒也不嫌肥胖。

    “妈,那我去了。”童昔冉和温瑜说了一声跟着骆如岚走了。

    温瑜笑笑没有阻拦,出个门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嫂嫂你是不是被堂哥给看的太紧憋疯了?”骆如岚在车上打趣童昔冉。

    童昔冉半开玩笑的点头:“可不是,你堂哥那是恨不得在我身上装个监控器,24小时盯着。”

    骆如岚就笑,她问清了童昔冉去哪里便将童昔冉给放到,慌着见盛新凯开着车就走了。

    童昔冉等骆如岚走后掏出手机打电话给骆如敏,她在附近的茶餐厅等着。

    “嫂嫂。”骆如敏拎着包进来,外面飘着小雪花,她穿着粉色的羊绒妮子大衣,上面挂着小水珠。

    姑嫂好久都没有见面,聊了一会儿天,童昔冉随意的说。

    “上次和妈一起参加宴会遇到个男人,给我气的不行。”

    骆如敏很奇怪,嫂嫂的性子不是吃亏的那种,怎么会被男人给气到。

    童昔冉就将李薇的事情给简单的代了出来,顺便提到盛新凯。

    骆如敏的脸变得有点白,眼睛闪烁了几下试探性的问:“你说那个人叫做盛新凯?”

    “啊?好像是吧,我听李薇叫他新凯来着,我还能缺那俩钱?”童昔冉故意装作气恼的样子,上次的邮件她有问过骆子铭,到底是怎么发的,结果骆子铭一查发现失效了,她才想着亲自上阵比较好。

    骆如敏心里跟翻过几层巨浪似的,倒过来倒过去的,整个人也变得不太好了,她想到今天如岚被盛新凯邀请去他家里整个人便坐不住,和童昔冉又说了几句话便称有事情离开。

    童昔冉不阻拦,看看时间自己也该回家了,走到外面打车。

    她完全可以在家里和骆如敏说这些,但是为了缩短骆如敏找到骆如岚的时间才选择在外面。

    当然了,她真的是太久没有出门有些闷了。

    回到家里的时候明显觉得气氛不太好,骆老爷子都坐在了沙发上。

    童昔冉放轻脚步走过去轻声打了招呼便坐到一旁。

    她明智的选择沉默。

    几分钟后,林穆和童欣茹出现,后面还跟着骆恺。

    童昔冉眸光闪烁几下,很是奇怪为什么这三个人回来了。

    “爸,我和林穆回来看看你。”骆恺手中提着东西,不仅有为骆铮买的补品,还有买给温瑜的:“大嫂,这是你的。”

    骆恺笑着将东西递出去,最后拿出一样给了童昔冉:“小冉怀孕了,你二婶怕你身子骨虚弱便给弄了这些,你看看能吃不能。”

    进口的维他胶囊。

    童昔冉接过道谢,心里更加的嘀咕起来,这人不是出问题了吧。

    骆铮看看骆恺倒没有别的表情,起身和骆恺一同去了书房。

    林穆和童欣茹规矩的坐在沙发上,主动与温瑜聊天。

    妯娌二人的关系一直不太好,可林穆跟变了一个人,提着话题活跃着气氛,童欣茹也一改以前的沉默,间歇插一句话。

    “以前是我太过较真了,大嫂可不要往心里去。”

    温瑜心软,听到林穆道歉的话便摆摆手说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不要提。

    “嫂嫂,你怀孕有两个月了吧。”童欣茹往童昔冉方向移了移,温和的笑笑。

    童昔冉“嗯”了一声,明显不愿多谈的样子。

    童欣茹也不恼,继续和童昔冉说话。

    等到骆恺从书法出来的时候童昔冉已经有点蔫蔫的了。

    顾不得去管二房的人来家里是什么意思,童昔冉抬手挡着嘴巴打了个呵欠,等都走了她和温瑜说了一声上楼睡觉。

    临走的时候和童欣茹的目光对上,那双清澈的眼睛少了许多复杂的情绪,很简单。

    童昔冉微微皱眉,这转变可真大,看来之前的刺激让她脱胎换骨了。

    骆紫琳吃完饭睡了一会儿便习惯性的开门出去爬楼梯,她下午爬完楼梯裴元正好下班回家。

    不敢下去太多层,骆紫琳一手扶着杆子一手扶着自己的后腰往下走。

    下了五层后停了下来,开始往上走。

    “叮咚”电梯的声音。

    电梯间和楼梯相差不远,一个人就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骆紫琳也不在意,继续慢慢的走着。

    “可以让我先上吗。”女人的声音。

    骆紫琳驻足,扶着栏杆回头去看。

    一位戴着毛线绒帽脖子上围着厚厚围巾的女人在底下仰头看着她。

    骆紫琳往旁边让让身子,很是不解为什么乘坐电梯从这边下来再爬楼梯,这人可真有怪癖。

    女人闷着声音说了谢谢抬步上楼,走过骆紫琳身边的时候突然将回头盯着她,那目光很是诡异。

    骆紫琳心里毛毛的,后背紧紧的贴着栏杆,牵强的扯动嘴角笑笑:“怎么了?”

    “没什么,我认识你。”女人沉闷的声音从她围脖下面传了过来。

    “呵呵,都是住一栋楼的,认识也很正常。外面是不是还在下雪,你衣服上都沾湿了。”骆紫琳说话缓和下气氛,她是觉得这个女人挺奇怪的,已经到了大楼里为什么不把围巾给去掉,这样说话声音都传递不出来,听起来怪难受的。

    女人点点头,也不往上走:“你这是快生了吧。”

    “是啊,”骆紫琳将手搁在自己的肚子上,目光变得很温柔。

    再有不到两个月就该生了,她现在能够感觉到宝宝在肚子里的闹腾,肉眼可以看到肚皮的浮动,很神奇。

    小宝宝也挺活泼的,胎动很剧烈,她更加期盼这个孩子的到来。

    女人的声音有些空洞,很飘渺,她重复道:“快生了啊”,随后她垂下眼睛上楼。

    骆紫琳很是奇怪这个女人的反应,也没在意,继续上楼,在楼梯的转弯处她看到了那个女人没有走,在最前面的楼梯上站着,手里拿着手机在看什么。

    骆紫琳没有理会,该上楼继续上楼,很快超过了那个女人。

    “喂。”女人往前追了几步抬手拉住了骆紫琳的手往后甩:“让我先走,我赶时间。”

    身体从骆紫琳身侧飞快的跑过,肩膀无意间撞到了骆紫琳的肩头。

    骆紫琳“啊”了一声赶紧扣住栏杆稳住自己的身体。

    她的心脏怦怦乱跳,手心里立马就出现了一层汗水,她咬着下唇看着早就不见的身影,深吸几口气不敢再走,站在原地等裴元。

    等待的时候总觉得脑子里嗡嗡的叫,身体很累,呼吸都有些不顺畅。

    她以为是刚刚受到了惊吓,也没太在意。

    裴元下班习惯性的往楼梯那边走,叫了两声。

    “阿元,我在这。”骆紫琳的情况不太好,她脸上的温度有点高,头越来越沉。

    裴元听到声音下了几层看到了骆紫琳,首先注意到的就是她通红的脸。

    “怎么了?发烧了?”裴元心下一紧,上去去摸骆紫琳的额头。

    很烫。

    掏出手机打电话,骆紫琳脚底发软,只能靠在裴元身上保持平衡。

    裴元忙扶着骆紫琳往电梯那边走,现在只能乘坐电梯下去,骆紫琳怀孕了之后体重就要赶超裴元的了,他根本抱不动。

    救护车来的很快,骆紫琳经常检查的医院就在附近,联系了熟悉的医生在他们到达楼下的时候车子就到了。

    “怎么回事?怎么了怎么了?”安清芸不定时会来这边给两口子做饭,刚到楼下就看到救护车,正看笑话呢就看到裴元扶着骆紫琳下楼,医护人员忙赶了过来将人给扶上了车。

    “妈,紫琳有些发热。”裴元很着急,他是有些大题小做了,但骆紫琳的身体不太好,医生有嘱咐过出现发热或者不正常的现象给她打电话。

    裴元刚刚简单了说了骆紫琳发热头晕的情况后医生就很严肃的说让送到做检查。

    安清芸朝天翻白眼,发热罢了怎么弄那么大的阵仗,矫情。

    看着儿子往车上走安清芸也跟了上去,反正都来了就去医院看看吧。

    骆紫琳被送进了医院。

    安清芸在车上一直问护士这个那个的,人家也不太好回答。

    车中骆紫琳的意识有些模糊,她觉得闷的厉害,也不知道怎么了肩膀那边感觉半边身子有点木,等一会儿又觉得心脏不舒服,这种情况她上次受到刺激差点流产的时候有过,几个月过去了她的情况稳定了不少,医生也说身体综合素质都不错。

    事发突然,骆紫琳只能暗自提神,婆婆在耳边念叨的她烦躁,耳朵嗡嗡的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

    人到了医院直接就退到了手术室。

    裴元表情有点愣,追着上去问那边门已经关上了,等了一会儿有名护士来说病人突发了心脏病。

    心脏病?裴元觉得耳朵不好使了,紫琳哪里有什么心脏病。

    安清芸直接就嚷嚷了起来:“什么心脏病,确诊了吗?我儿媳妇身体健康着呢,怎么一到你们医院来就能染上这么重的病?”

    护士受不了这样的家属,冷硬的道:“医生是这样说的,你等下问医生吧。”

    说着回了手术室将门给咣当一声撞上了。

    安清芸被人这么一挤兑,脸上更加的黑了,她指着紧闭的手术室大门:“这什么态度……

    小声的各种嘟囔,骂骂咧咧的什么话都往外说。

    裴元被吵吵的头疼,忍不住皱着眉心往一边走,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整个人有一种无力感,连说自己老妈的心思都没有了。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裴元看到是童昔冉的电话就接了起来。

    “裴元你和紫琳在一起吗,我给她打电话她没接。”童昔冉看了会儿孕妇方面的书普及知识,想起骆紫琳说的宝宝树还是妈妈帮的准备问问她,也打算逛逛瞅瞅。

    打了两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心里不踏实就打给裴元了。

    裴元的声音很低沉,没有想太多就给童昔冉说了骆紫琳在医院,犯了心脏病。

    童昔冉着急了,问清了地址扣断电话打着袄出门。

    温瑜看到童昔冉往外走随口问了一句。

    童昔冉顾不得回答就冲了出去,想了想还是开了车自己走。

    温瑜皱着眉头看着童昔冉离开的背影,在家第一天就待不住一直往外跑,这么冷的天还怀着身子,难怪子铭前几天连班都不上专门在家里看着。

    裴元挂掉电话就后悔了,大嫂怀孕了他还把紫琳的事情说出去,这不是让大嫂跟着着急的么。

    转念一想骆子铭看着童昔冉挺紧的,应该不会有事情。

    手术室的灯依然是红色的,门却大开。

    “情况很不好”,医生脸色严肃,直接下了通知:“保大还是保小。”

    裴元整个人都懵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好好的人突然说心脏病复发了,这会儿又问保大保小?

    安清芸“腾”的从椅子上站起来,结结巴巴的问:“医生你什么个意思?”

    “病人的身体很虚弱,胎儿在腹中已经无法接受到营养了,目前必须将胎儿取出体外,所以,是保大还是保小,你是她的丈夫吧,你要赶紧做决定,现在病人意识已经涣散,靠着氧气罩维持着。”

    裴元整个人没有了力气,在椅子上坐着根本起不来,睁着空洞的眼睛,嘴巴大张,说不出话。

    “先生,请快点确定。”医生催促了一句。

    安清芸回头看了裴元一眼,张嘴就答:“医生我们保大……”

    裴元回过神来,连连道:“保大,肯定要保大的!”

    他说着冲到医生身边,哀求他一定要救骆紫琳。他想好了,孩子没有了就没有了,能生就生,不能以后领养也好,他不能没有骆紫琳。

    安清芸撇撇嘴巴,有些气闷。

    骆紫琳肚子里可是个女孩子,小丫头片子是赔钱货,反正骆紫琳只想生一个,以后养好了身子生个儿子多好,不行就让自己儿子借腹生一个给她养得了。

    她这么想可不会实话实话,眼下儿子正因为媳妇和她生疏,自己这么做了肯定能挽回儿子的心。

    安清芸的算盘打的极响。

    医生得到了结果递给裴元一张纸让他签字。

    裴元握着签字笔的手颤抖着,根本无法落笔。

    安清芸从她手中夺过笔刷刷刷写上自己的名字递给医生:“医生,请一定要保住我儿媳妇。”

    医生点点头,他心里也没底,只能尽力。

    裴元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他抱着安清芸用头抵着她的肚子,嘶哑着声音哭道:“妈,谢谢你谢谢你……”

    安清芸心酸的厉害,儿子这样哭就跟捅她的肉似的,就因为她开口说了保骆紫琳儿子才看到自己这个当母亲的,她该说什么好。

    童昔冉在路上也不敢开太快,刚下过雪虽然柏油路上的积雪都已经被扫除了,可地面上还是很滑。

    如果是在她家离医院近了不少,十几分钟就到了,从主宅这边就远了,加上她开的慢少说也得半个钟头。

    赶到了医院,童昔冉将车停好,开门下车。

    寒风刺骨,她出门没有穿袄,呢子大衣的御寒功能差了点,冷的她直接就打了个哆嗦。

    小靴子踏在地上,童昔冉搂着自己身上的大衣加快步子往医院大楼走。

    地上可以看出来结冰了,她不敢跑,心里有着急骆紫琳走的很快。

    旁边有小孩子在地上滑着玩,速度有点快直接就撞到了童昔冉的身上,童昔冉身体踉跄了几下朝地上摔去。

    千钧一发她用手腕抢先称地人才坐倒,手腕在地上一扭,童昔冉痛的倒抽一口冷气。

    地面的冰冷透着她的绒裤子传递到她的身上,她整个人狠狠地打了个哆嗦。

    小孩子见撞到了人,吓得脸色惨白红着眼睛就跑走了。

    童昔冉抿抿唇,手上使不上力气,只能用另一只手强撑着起身,手机在包里响了起来。

    是骆子铭的电话,童昔冉深吸几口气接起。

    “你去哪了?”骆子铭的声音不太好,可以听出来是在生气。

    他下班回家就听温瑜和他说童昔冉出门了,也没有说去了哪里。骆子铭心下着急,进门的时候就看到车子不在,以为是别人开了,现在知道是童昔冉开的。

    她什么个情况自己不知道吗?怀孕了还开车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安危,什么事情能那么急。

    “我在医院,紫琳进手术室了。”

    听到童昔冉提起医院,骆子铭的心都揪了起来,以为童昔冉有哪里不舒服,听到后半句这口气没有松懈又再次提了起来。

    “我马上就到。”骆子铭这边立刻就出门,他不敢和温瑜说,只说去接童昔冉。

    温瑜正等着骆子铭吃饭,听到骆子铭这样说没有表现出来。

    一家人都在,等着他开饭,他跑去接媳妇。

    骆老爷子跟没有听到似的,往温瑜那边看了一眼说了开饭。

    温瑜心里不满加剧,决定等童昔冉回来后好好的和她说说。

    童昔冉歪歪扭扭的走进医院,这次不敢再快了,手腕上的疼痛让她身上起了一层汗,她咬着嘴唇有些心焦。

    怀孕了做个什么都挺费劲儿的,乘坐电梯,深呼吸。

    手术室的大门还关着,门外裴元和安清芸都在等着,童昔冉一出现惊的裴元站了起来。

    “大嫂你怎么来了?”

    裴元刚哭过,眼睛是红的,手术进行了快半个小时依然没有结果,他等的焦头烂额的。

    童昔冉看看紧闭的手术室大门,问道:“怎么回事,昨天不还好好的吗?”

    她每天都会和骆紫琳通电话,知道骆紫琳的身体情况。

    裴元苦笑着摇头,将刚才医生说的情况说了一遍,最后眼睛又湿了:“大嫂,孩子保不住了。”

    既然已经签署了协议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舍弃了孩子保大人,这也是一种挖心的举动,裴元对这个孩子期盼很大,就如同骆紫琳对这个孩子的小心呵护,如果等骆紫琳醒来知道了真相,她是不是要恨死自己了?

    裴元的心疼的麻木了,泪水流的满脸都是,精致的男生变得很颓废沧桑。

    童昔冉的眼睛也红了起来,她捂着嘴巴泪水止不住的流。

    怎么就危险了?骆紫琳多么期盼这个孩子的到来,她因为这个孩子改变了那么多,甚至于在婚姻中妥协了很多次,如果孩子就这样没了,紫琳,紫琳她还能活的下去吗?

    手术室的灯在这个时候变成了绿色,沉重的大门缓缓打开,医生去掉口罩满脸疲惫的走了出来。

    ------题外话------

    小包子昨晚上发烧到39度,后半夜高烧才退了下去,今天一天低烧中,栗子心力交瘁。

    亲们可以隔天再看或者养养文,这一章耗了太多的力气,差点就断更了,明天希望小包子能痊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末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栗并收藏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