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妖妃嫁到 > 春暖花开3

春暖花开3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妖妃嫁到,春暖花开3

    “两位大舅子,这是怎么了?预备比试武功吗?”高昂粗犷的声音由远及近,打断了恭王爷和淳王爷的对峙。舒悫鹉琻

    接下来的一刻,两人戏剧性地相视一笑,几乎同时转身,面向走过来的公主和驸马。

    ——兄弟俩再针锋相对,也不可被外人道。

    “怜月见过二位嫂嫂!”公主款步来至谨王妃和恭王妃面前,屈膝问好。

    鱼薇音赶忙将其搀扶起,“妹妹不要拘泥于礼数,身子要紧。绪”

    昨日公主与嫂子们打过照面,但并未有亲近的接触,今天算是正式相见。

    大家互相之间寒暄完毕,女儿家便凑在一起窸窣着对话,大致是讨论公主腹中的孩儿已经几个月、何时出生的话题,谈得欢愉时,两个嫂子还伸手去摸了摸小姑的肚子患。

    男人们便由着她们聚首,他们往别处行去。

    御花园的节令跟别处的不同,因了四周的院墙用的是保温的材质,园子里还有多处的隐藏火炉在需要的时候燃烧加温,整个园子的温度就比外面的要高许多,如此,这里的花儿开得最早,谢得最晚,每种花的花期都被延长。

    此时已是仲春,原本大部分花卉已经到了花期,相对的高温之下,花儿便绽放得格外妖.娆。

    几个男人信步来至山茶园内,这里的山茶花竞相怒放,香味四溢,但不刺鼻。欣赏了片刻,他们就坐在园内的小亭子里品香茗用点心。

    “刚刚两位哥哥是怎么了?”南铮又提起了方才的事情。

    恭王爷微笑着摇首,“没什么,我们二人在商讨如何招待妹夫。”

    淳王爷跟着点头,“两个人两个方向。”

    “既如此,我们就都尝试一下。”南铮兴致勃勃地拍了一下手,“这次我准备陪公主多逗留几个月,将来生产后,她可能要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回来省亲。带着年幼的孩子,实在不宜远途奔波;若是把孩子留在夏国,以公主的性子,也是万万不能做到的……”

    “妹夫能够为公主考虑得如此周全,可见你们夫妇之间伉俪情深,令人觉得安慰许多。”昕王爷出口夸赞。

    南铮回望着他,眼中有遗憾,“舞娘的葬礼,我没有参加,希望四哥有空的时候带我去她坟前上一炷香。”

    贝御风瞄了一眼远远走过来的公主一行人,压低了声音,“依我之见,此事还是作罢吧!妹夫知道,公主现在已经身怀有孕,若是知晓你对仅有一面之缘的舞娘还心存惦念,想来是不好的……”

    “这……”南铮也看见了妻子,便无奈地点点头,“多谢四哥提醒。”

    待到女人们走过来,欣赏过山茶花之后,也纷纷落座。

    “一别几月,哥哥们似乎过得并不好……”虽然说的是“哥哥们”,怜月却专注地看着淳王爷的残脸,眼睛里蓄满了心疼的雾水。

    贝傲霜摸了摸脸上的伤疤,虽然心内感伤,却做出无所谓的样子,“月儿,看见妹夫对你很好,哥心里宽慰了许多……”

    怜月还想说话,眼泪却先一步落下。

    鱼薇音便拿出了随身的锦帕,为她擦拭泪水,并轻轻抚着她的脊背。

    南铮怕妻子情绪起伏太大,影响到腹中胎儿,赶忙将她半拥着扶起,“月儿,我先送你回去吧……”

    众人便跟着站了起来。

    “大家不要急着离开,我先去母妃那里歇息,一会驸马还要回来的……”公主扯着谨王妃的手,望着大家说道。

    遂,众人目送南铮搀扶公主离开。

    等待的时候,他们并未老老实实坐在亭子里,而是各自散步到自己喜欢的花卉处,——御花园虽是皇家的花园,却不是随便谁都能够进来观赏的,这样的机会实在不可多得,何况今日天气不错,适合走动。

    下人们都被留在了园子外,鱼薇音又不想跟其他人同行,便独自往芍药园走去。

    其实她并不认可芍药花。

    在她看来,芍药虽是爱情之花,却又名将离、离草,实在有够矫情的。

    不过,今日的芍药开得实在是娇艳无比,完胜不远处牡丹园里的各色牡丹。世人只知牡丹是花王,却不知芍药是花相,其韵味和高贵完全不亚于牡丹。

    尽管如此,鱼薇音还是不喜芍药,甚至不喜牡丹,又或者说,她不喜欢整个御花园里怒放的花朵。

    她喜欢的,是那种山间的小朵野花,成片的花海,青白色或者淡紫色,一簇簇,满目的星星点点。

    那才叫花儿,那才是花儿应有的姿态。

    大概这喜好跟她那洒脱不羁、不喜约束的性子有关。

    百无聊赖赏花之际,一个身影出现在她身后。

    “跟着我做什么?”她已经闻到了他的味道。

    男子不语,停下了脚步。

    鱼薇音转身,仰着小脑袋瓜,眯眼看着他,“把我从冰水里捞出来之后,是不是我的死活就跟你没有关

    tang系了?”

    她早就从俏儿的口中得知了他冒死救她的事情,只是俏儿把他描述得仿似天神降临一般,她不得不将他的威武大打折扣。

    “没良心。”棱角分明的唇瓣爆出三个字,旋即,拉下了阔眼角,脸色冷冷的。

    “哟呵!你还生气了?”女子伸手揪住了他胸口的衣裳,试图把他拉近,没想到却令自己绊了个小趔趄,险些撞上他。

    他瞟了她一眼,又把目光挪开,不计较自己的衣服还被她抓着。

    “你这样忽冷忽热的,有意思么?”女子被冷漠的态度打击到,不再娇纵,嘟起嘴巴,委屈极了。

    “敢哭一个试试!”他伸出手,霸道地勾起她的下颌,在嘟嘟唇上叮了一口。

    “你……”女子放开他的衣裳,难以置信地捂着嘴巴,随后四处张望,生怕被人看见。

    “我什么我?”大手摸了摸她的头,也不管会不会把发髻弄乱,随后也罕见地嘟起了嘴巴,“你昏睡的时候明明能听到我每晚去呼唤你,还在这里装傻……”

    这么一来,女子明显理亏,便心虚起来。

    “醒过来好几天了……,也没见你探望我……”抽了抽鼻子,还有点小委屈。

    男子在她额头轻轻弹了一下,“知道你醒了,知道你过得还好,我才放心,才忍得住不去看你。”

    “就算你有一千一万个理由不来看我,也要受到惩罚……”说着,捞起他的手腕,咬了一根手指。

    “疼……”他故意夸张道。

    女子即刻松口,还想再吼他几句,要他以后不要装酷之类的。尚未说话,却愣住了。

    ——一只黑黄相间的猫儿,站在几丈开外的小花墙上,正往这边观望。

    霎那间,她对逆风的承诺又出现在脑子里,便下意识想推开男子,却使自己向后倒退几步。

    “怎么了?看见什么了?”刚刚还好好的,在跟他斗嘴打趣,怎么忽然间变了一个人似的,这令男子十分不解。

    女子仿佛没有听到,只怔忡地与猫儿对视着,直到它转头跳下花墙离开,她仍旧失神张望。

    “你到底怎么了?”男子再次追问,环顾四周,并未察觉异样。

    鱼薇音终于缓过神来,微微摇头,“我没事,想独自走走。”

    说着,迈动脚步,漫无目的地前行。

    男子哪里放心她这个状态,大手扳住她的肩膀,使她跟他面对面。

    “告诉我,到底怎么了?告诉我……”

    她直着眼睛摇头,“没事。我想一个人走一走,别理我!”

    “不告诉我,你就别想离开!”他很少这般独断,实在被她所逼。

    “我叫你别管我!”没来由的怒火燃烧起来,女子奋力甩开了贝御风的大手。

    男子忽然想到了两人在冬雪中初次亲.吻的情境,那一次,她也是忽然间变脸,好像想到了什么人、什么事,转而匆忙离去。

    当时他还以为她在害羞,现在终于明了,并非他想象的那样。

    还有他为她的膝盖敷药那次,她也是想到了什么,继而哭得一塌糊涂。

    “你是不是想到了那个男人?”他再次抓住她的手臂,不让她走开。

    这一问,让女子的心更加痛苦,鼻子一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我的事情,不要你管!”她低声回了一句。

    “不要我管?”一抹伤痛刻在了男子的眼瞳里,“你的命都是我救回来的,你现在跟我说不要我管?”

    此刻,女子的脑海里全都是对逆风的愧疚,以至于影响了正常的言行,变得有些不可理喻。

    “是,我的命是你救回来的。如果你想,就随时拿走!”这简直就是狗咬吕洞宾。

    “你!”贝御风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心脏窒息得要命,抓着女子的手便松开了。

    他眼看着她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开,就像两人方才根本没有温馨过,那般决绝的背影,让他疼得蹲下了身子。

    贝御风痛,鱼薇音也不好受。

    她执拗地甩开了他,顾自走出芍药园,走向了竹林。

    谨王府和恭王府也有竹林,但规模都很小,只是为了迎合移步换景的氛围。

    这里的竹林可不只是为了证明御花园里有竹子,而是营造了一方与野生竹林没有区别的竹园,不仅竹子品种齐全,甚至没有铺设青砖路,所有的小路都是泥土路面,还原了竹林应有的本来面目。

    崇尚自然的鱼薇音本就心情郁结,看到野生意味甚浓的竹园,便忍不住走了进去。

    园子里的竹子种类繁多,什么斑竹、楠竹、水竹、墨竹,一应俱全,而且分布得十分有特色,会结合形态和颜色错落有致,让观赏者十分赏心悦目。

    不知不觉,女子便走入了竹林深处。

    因了泥土地潮湿,绣鞋上粘了泥巴,行走

    逐渐迟缓起来。

    终于,在一处小径边看到了一排竹椅,便坐下来,脱了绣鞋,用小竹棍清理鞋底的泥巴。

    两只鞋子都清理干净,她并未急着离开,而是盯着泥土地发呆。

    也是这样湿.润的土地上,她跟逆风夜.夜欢愉;还是这样的土地上,逆风为了救她而失掉了性命。

    不敢想的事情,就这样想了,泪水便如落雨似的,砸在了泥土上。

    逆风,对不起,即便轮回为人,我也不该对你之外的异性有意,真的对不起,我以后会谨守对你的承诺,你能原谅我吗?

    她在心底不停地自责。

    然,对贝御风的不舍更加折磨着她的心。

    能就此打住吗?能彻底死心吗?能吗?

    一次次地追问,却没有坚定的答案。

    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喜欢上了那个温暖的男人,那个她每每遇到磨难、他都能如救世主般出现在她面前的男人。

    可横在他们面前的是两道难以逾越的鸿沟,——前世的承诺,以及他们之间的叔嫂关系。

    她知道她对逆风的承诺是她自己单方面的,逆风临死的时候不止一次要她再寻一个能够照顾她的伴侣,是她不愿也不想让任何一只猫来替代逆风,如此,便低.糜地过完了上一世。

    而她和贝御风之间的叔嫂关系,则是命定的事情。

    皇室不同于民间,绝对不允许有丑.闻发生。若是在民间,他们可以到一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过他们想要的日子,甜美地终老。

    然,他们的身份决定了他们就算是死,也要死在百姓的视线内,全玉阔国的百姓都在盯着皇家的这几口子人,没人能够逃脱被目视。

    即便她跟谨王爷连堂都没有拜完,即便她跟昕王爷是自然而然地萌发的好感,那也不可以!

    很难想象,若是他们之间的情愫被国.人知晓,那将是多么可怕的一颗重磅炸弹。想来皇上若是知道了此事,会毅然决然地处死她吧,——皇家的青睐都是虚的,一旦涉及到他们的利益,无血缘关系的人,都是命如草芥的。

    想到这些,鱼薇音彻底冷静了。

    双手抹掉脸上的泪痕,她准备起身离开。

    “哟,这不是大嫂吗?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啊?”粗狂的声音传来,透着不礼貌。

    女子回首望去,竟是南铮,她便欣然起立,福了福身子。

    “驸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哦,我从角门进来,想抄近路去寻大家,不料却走不出竹林,迷了方向。”南铮走近,显得过分热络。

    这是他的毛病,——对相貌娇美的女子一点免疫力都没有,否则当年也不会一见怜月公主便把外域舞娘抛在了脑后。

    “这样啊?”女子伸手向来时的方向指了指,“驸马且随我一同回去吧……”

    说罢,顾自迈步前行。

    她对身后的男人没有好印象,自然源于最初的一面之缘,他可是没少刁难她。

    南铮望着女子的背影,歪头想了想,然后才快步跟了上去。

    “王妃的身影像极了一个人……”男人欲言又止。

    “哦?”女子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但面色不改,步速不减,“世上相似的人太多了,更何况我这般寻常之人……”

    “王妃可不是寻常女子!”南铮摇摇头,依旧盯着前方的倩影,“寻常女子如何能进得了玉阔国的皇室!”

    “驸马可能不知道,我不是皇家挑选来的正宗王妃,而是匆忙之中为谨王爷选中的冲喜妃子。若要经过正常的甄选,第一轮就把我淘汰掉了。”女子脚步未停。

    南铮耸了耸肩膀,紧紧跟行。

    女子在前面带路,被后面的人打量着,便不踏实起来。

    走到一个拐弯处的时候,踩在一块泥泞的湿地上,脚下一滑,身子倾斜着,往一侧倒去。

    说时迟那时快,未及女子吓得尖叫,南铮便大步上前,一把揽住了她的柳腰,同时拉住了纤细的小手。

    时间瞬间停止,曾经出现过的这一幕在两人的记忆里盘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妖妃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笺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笺曲并收藏妖妃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