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妖妃嫁到 > 春暖花开6

春暖花开6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妖妃嫁到,春暖花开6

    恭王爷的话一出口,淳王爷和昕王爷不约而同望向他,都很是诧异。舒悫鹉琻

    皇上听罢,捋着胡子颔首,“嗯,不错,朕也正有这个打算。”

    听了父亲的附和声,老三和老四起初都是沉默的。

    贝傲霜原本是想迷住鱼薇音、从而达成自己的皇帝梦,他担心如果真的娶了正妃,不仅多了约束,恐怕那个未亡人更加不会跟他相.好,遂,沉默片刻,冥想婉拒的借口。

    然,未及他出声,贝御风已经屈膝跪下,拱手施礼钕。

    “儿臣奏请父皇先为三哥指婚。至于儿臣,即刻就要施行游历计划,这一去不知要多久,纳妃反而增添拖累,实在是无益的。”

    “可是你早晚是要纳妃的啊!”皇上佯装不快,却暗暗为了四儿子的大志向而欣慰,“难道你为了游历,还会终生不娶?”

    “回禀父皇,儿臣正有此意!父皇知道,儿臣是个不喜牵绊的人,受不了被人约束,也因此,特别喜欢游历四方。幸而儿臣手足甚多,如此,传承子嗣和振国兴邦的事情就不消儿臣挂心了,儿臣只要把我玉阔国的先进文化弘扬出去、再把外域的好东西带回来,便是足够!”铿锵之言,足见决心桥。

    “可是风儿,你终归是要成家的!难道你希望老态龙钟之时还是孤家寡人吗?”

    “父皇安心,若是儿臣有朝一日倦鸟知返,定会奏请父皇为儿臣甄选一个贤良淑德的好女子为妃。到时,再请父皇为儿臣烦心此事。”语毕,深深叩首。

    “好吧,朕就应了你。日后你若是想纳妃了,就跟朕说。”对于儿子“游历宏宇”的这个志向,他一直是赞成的。

    停了停,看向三儿子,“霜儿,朕会为你选一个好女子为妃,你就准备成家立室吧!”

    贝傲霜没有想到拒婚之事被老四捷足先登。

    老四已经成功拒婚,若是他再拒绝,实在是有些不识时务了,到时不知父亲会怎么看他。

    遂,硬着头皮领旨谢恩。

    自然,对始作俑者的痛恨又多了一分。

    而那个始作俑者,哪里会在乎他的痛恨,一心为自己达到目的而得意呢!

    ——————蛐蛐分割线——————

    半个月后,恭王府。

    今日的恭王爷,脾气十分烦躁,一整天看什么都不顺眼,跟谁都吹胡子瞪眼睛的。

    遂,所有人都躲得远远的,避免惹他不痛快,挨骂事小,挨一顿打甚至是送掉小命,就实在犯不上了。

    明眼人对恭王爷发脾气的缘由是心知肚明的,——今天是淳王爷贝傲霜大婚的日子。

    明争暗斗的对手大婚,这本来不算什么烦心事,更何况这次大婚还是由他提起的。

    其实,这名女子的家庭倒不是什么名门贵族,就是小门小户家的闺女,模样仅限于端庄,见识未必宽广,所有条件都是不足为奇的。

    令贝凌云恼火的是,她是武官副将家的侄女。

    当朝的武将之首秦守成没有女儿,也没有侄女、外甥女,他的副将云冲也没有女儿。

    皇上将云冲的侄女云依指给了贝傲霜,再结合历来皇帝都与武将联姻这一不成文的规矩,便令贝凌云愈发地煎熬起来。

    偏偏贝御风游历去了,他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

    ——贝御风推掉赐婚的那一天,中午回到恭王府,简单收拾一番,下午就出了门。

    贝凌云竭力挽留,还是没能留住浪子的脚步。

    昕王爷离开的第三天,淳王爷的婚期就定了下来,恭王爷的情绪便从那日起逐渐郁闷,一直煎熬至今,达到了爆.发的巅.峰。

    有时候他会怨贝御风,用他的时候,偏偏他却不在,真是指望不上。

    但转过来他又会解劝自己,如果老四帮了他太多忙、知道了他太多的事情,将来一旦自己成就帝王梦,老四自是功不可没,就有功高盖主的可能。

    这个人虽然有能力,但要用在关键时刻,那才是明智之举。

    被坏情绪折磨了一天,贝凌云也快要受不了了,遂,在黄昏时分下了“秣斋”,去了“闲庭小筑”,这个时候若是能与“妖孽”对骂上几句,或许能够分散一下精力。

    然,推门入内,院子里却是静悄悄的。

    “撕夜”看了他一眼,又趴在了地上,满脸的无辜,——虽然是忠犬,可是架不住鱼薇音每日里好肉好菜地拉拢,加上俏儿的精心照料,它现在对两位姑娘的感情几乎要超过了眼前的男主人。

    男人无暇顾及“撕夜”,与它擦身而过,大步去了谨王妃的房间,里面却空无一人。

    “俏儿!”他在院子里高声喊道。

    “来啦——”

    他的话音刚落,小姑娘就答应着,从厢房的屋子里飞奔出来。

    “俏儿参见王爷。”站稳之后,飞快地福了福身子。

    小姑娘跟主子学得越来越机灵,少了几分往日里的胆怯。

    “谨王妃呢?”男人环顾院子,这里的蝴蝶确比别处多,而且不乏罕见的紫蝶,跟都城里传扬的那个说法有些贴合。

    “王妃午睡起来之后就出去了。奴婢要陪着,王妃说不必,她很快就回,……王妃说到做到,应该马上就回来了。”小姑娘知道恭王爷对她主子十分严苛,便竭力为主子说好话。

    “她没说去哪儿吗?”

    俏儿摇头,“没有。想来就是在府院内散散步。”

    贝凌云便不再询问,转身出了院子。

    大门口,他止住了脚步,想了想,转身往“秣斋”的相反方向走去。

    走了一段,遇到了岔路口,一边是直通荷花池,另一边是一道小拱门。

    想都没想,他就拐进了拱门,走在了围廊下。

    又顺着围廊行了一段路,便看见站在花丛中的鱼薇音。

    男人扯了扯嘴角,得意于她无论走到哪儿,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并未言语,立在原地,凝望着顾自赏花的女子。

    这里原本是一个小戏台子,但他没有看戏的爱好,便将戏台荒废了。

    也不知是哪个有心的下人在此撒了金盏草的种子,或是有鸟儿衔了种子丢在此处,总之是没来由地冒出了几株金盏草。

    没成想这花儿的繁育能力十分强悍,到了第二年,竟然铺天盖地地生长起来。

    此时,一身素服的女子,徜徉在橙色的金盏花花海之中,流连忘返。

    “当真是妖孽来着,竟这般喜欢在花间穿梭。”男人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

    吃惊的女子回头望见了他,犹疑了一瞬,拖着沉重的步子,从花丛中走出,来至围廊下。

    “王爷大安。”福了福身子。

    “这花儿有什么好看的?”男人上前采了一朵,捏在手心把玩。

    “赏花这等事,王爷自是不屑的。”女子不想跟他一起多待,挪着步子,想要离开。

    男人跟了上来,两人只有一步之遥。

    “就不能对本王和善一点吗?”竟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王爷,如果有个人,每次见到你都恶语相向,甚至还会拳脚相加,你能对他和善得起来吗?”神态沉静,脚步未停。

    男人沉吟一霎,“若非你一次次违逆本王,又怎么会遭受那般对待?”

    “违逆王爷?这话实在是令人糊涂!薇音是个未亡人,在夹缝中求生存,只图能够平安到老,所以竭尽所能地委曲求全,绝不惹是生非!但不知,在什么事上违逆了王爷!”又开始往人身上扔软钉子。

    “你这该死的!”男人说不过她,索性骂了一句。

    女子快走两步,停下,转身,面对男人巧笑倩兮。

    “看吧,一直是王爷在责骂薇音,薇音怎么可能违逆王爷呢?”

    叛逆的性格使得她不会一直忍受,总能时不时地回呛几句。

    贝凌云怔了怔。

    待到反应过来,女子正欲回身,他便一把捉住了她。

    “你干什么?”她下意识喊出口,声音有些打颤,似乎带着惧意。

    可能就是她传递出来的一丝恐惧刺.激到了恭王爷,他一把将她揽入怀中,一只手固定她的小脑袋瓜,一只手捏着她的下颌,将他的唇狠狠地印在了她的唇上。

    “唔……”女子拼命想要挣脱,却敌不过力大无穷的男人。

    没办法,她只能就地反抗,张嘴咬住了他的唇瓣,并且用力落齿。

    “啊——”男人痛得结束了亲.吻,随手推开了女子,她便向后趔趄着,差点摔倒。

    “你这该死的女人——”他用拇指指肚抿了一下唇边的血痕,随即放在口中吮.吸,眼里却渗出了寒光。

    “你才该死!我是你大哥的正妃,就算没有拜完堂,我也是你的大嫂!你竟敢侮.辱大嫂,这是对你大哥的亵.渎!”女子义正言辞,铿锵指责。

    贝凌云把手指从口中拿出,唇瓣又有鲜血渗出来。

    “侮.辱?亵.渎?你可知,这储君的位子原本就是本王的!那个仆妇生的儿子,不过就仗着比本王大那么几个月才当上的储君吗?他算什么东西!”盛怒之下,连大逆不道的话都说的出口。

    “再卑微也是你的哥哥!你就不可以轻.薄他的妻子!”她高声指责。

    女子原以为他跟谨王爷是兄弟情深,所以才会把谨王爷的死归罪在她身上,从而苛待她。可此时他的一席话,完全暴.露出了阴险的本性,真是太可怕了!

    男人听了她的责骂,轻蔑一笑,“妻子?你与他睡.过了吗?谁跟你睡.过,你才是谁的妻子!”

    轻.浮的言辞令鱼薇音察觉情况不对头,冷静下来,第一时间转身向来时路奔跑,——此处无人帮她,若是男人动起怒来,恐要危及性命。

    不出她所料,没跑多远,就被他从后面赶上来,一把扯住了衣领。

    “你觉得你能跑掉吗?”他低声咆哮着,把她扯到怀中。

    旋即,只轻轻一扯,就将她身上的素服撕.裂,白皙的手臂和大半个雪颈露了出来。

    女子终于认识到,自己要面对的不单是暴力,很可能还是性.暴力。

    “来人呐——,救命啊——”不待男人有进一步动作,她猛地狂吼出声。

    因了喊声突然,加上音量高亢,贝凌云竟没能及时阻止,直到她连续喊了三四声,他才用大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喊救命?你觉得会有人来救你吗?”咬牙切齿,宛如狂魔,俯在她耳畔逼问。

    “唔……”女子的美眸中噙满了恐惧,不停地摇头,想挣脱他的手指。

    男人岂容她逃走,拉扯着就往围廊内的看台处走去,——那里有几排闲置的桌椅,足见他意图如何了。

    就在两人即将走到看台的时候,有脚步声奔了过来。

    随后,管家和祖义的声音由远及近。

    “谨王妃,您怎么了?”

    “谨王妃,您还好吗?是不是又遇到野.狗了?”

    两人不停地询问,直至倏然出现在了主子面前。

    “王爷……”

    “王爷……”

    几乎异口同声地喊出,又几乎同时垂下脑袋,——自己的主子正半拥着衣.衫不.整的寡.嫂,任他们再胆大包天也不敢直视啊!

    “你们怎么来了?”男人没有放开怀中的女子,仍旧捂着她的嘴巴。

    管家和祖义对视了一眼,怯懦开口。

    “回禀王爷,老奴和祖义正在院中散步,忽然听得谨王妃呼救,担心她又遭遇意外,便急忙赶来……”老头儿知道主子近日心情不好,但没料到,他竟然会如此对待谨王妃。

    如此,恭王爷在老仆人心目中的形象就大打折扣了。

    贝凌云心底的火还在燃烧,却又不能不顾忌眼前的两人。

    虽然他们都是他的心腹,可在某些方面,他还是得维护自己的形象。

    再贴心的人,也有走漏风声的可能,——一旦将来当上皇帝,若有传闻说他在做储君的时候曾经染.指大嫂,那将要如何面对?

    丑.闻一出,即便他做皇帝做得再英明神武,也不会在史册上留下好口碑,总归是有污点的。

    遂,松开了女子,把她推出了怀抱。

    鱼薇音方才一直强撑着跟男人对抗,现在终于被放开,身子便软软地堆了下去,瘫在了地上。

    祖义的余光早就瞥着女子,见她倒下,心里急得要命,却不能即刻上前,只有暗暗地捏紧拳头。

    贝凌云睨了一眼女子,冷冷地收回目光,往回廊上走去。

    他知道,不吩咐那两个人,他们也会把她送回去。

    “谨王妃——,您还好吗?”主子刚走,祖义便快步冲过去,将女子搀扶起。

    管家也是满脸的怜悯,却因了从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而茫然不知所措,只揸着手站着。

    “我没事……”虽然女子这么回复,却还是脚软。

    管家看向祖义,有点犹豫,“你……,你抱着王妃回‘闲庭小筑’吧!”

    祖义点点头,先将自己的袍子脱下,搭在王妃身上,随后抱起她,大步走上回廊。

    管家老头颠颠儿地走在头里,习惯性领路。

    两人疾步送女子回了“闲庭小筑”,不敢逗留,只交代俏儿要好生照顾王妃,便一起匆匆离去。

    ——————蛐蛐分割线——————

    入夜,恭王府前院。

    房间里,铜镜前,梳着云髻的女人对镜而坐。

    镜子里,她正在用粉扑往脸上沾脂粉,很仔细,一直在颧骨那里一下接一下地扑着。

    终于,她把粉扑移开,再去抹别的地方。

    然,就在颧骨露出来的时候,一张怎么看怎么别扭的脸映在了镜子里。

    ——————

    求咖啡,求花花,求荷包~

    欢迎大家讨论情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妖妃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笺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笺曲并收藏妖妃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