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妖妃嫁到 > 多事之秋4

多事之秋4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妖妃嫁到,多事之秋4

    鱼薇音抬头望去,透过门板缝隙,看见了一双深邃的眸子。舒悫鹉琻

    发愣的当口,房门再次大开。

    女子下意识后退,却打了一个趔趄。

    就在将要摔倒的时候,迎面而来的男子一个“海底捞月”,挽住了她的柳腰。

    时间在这一霎那定格,四目相对之下,两个人的脸色都绯红起来钿。

    男子的气息越来越沉重,脸膛也逐渐向下压着。

    终于,棱角分明的唇印在了娇艳欲滴的唇上,两双眼睛在这一瞬间几乎同时闭上。

    经过了一百年那么漫长的时间,他们终于分开来匝。

    男子揽着女子,助她站直了身子。

    然,她却依旧被他禁锢在怀中。

    女子的脸儿更加红润,比得上熟透的番茄。

    贝御风爱极了她这副模样,言语已经表达不出他的心境,遂,用力搂着她的脊背,把她压向坚实的胸口,仿佛要将她揉进他的身体。

    直到女子将要窒息,挣扎着把头探出来。

    “好难受……”她呢喃着,眼神迷离。

    “还想躲我吗?”他终于开口说话。

    一句话,问到了女子的苦楚。

    她强硬地想要推开男子,却被他抓得更紧。

    “你逃不掉!”他的下颌抵在她的头顶,字字坚定。

    “这个,你说了不算!”她执拗地用粉拳捶打他的胸口,想要离开。

    “这一次,你休想逃!”

    他说的这一次,不是现在,而是从现在开始。

    鱼薇音怔了一霎,美眸里渗满了水雾,“你说的不算!”

    “告诉你,在这件事上,只有我说得算!”直视着她的眼睛,语气仿若海水,“你觉得你逃得了吗?”

    “逃不了也要逃!”对逆风的承诺又在她脑海里翻腾。

    男子的怒火燃烧起来,“你就那么讨厌我吗?”

    “是,我讨厌你!讨厌死你了!”她不管不顾地吼叫着,也不怕会招来旁人。

    “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次!”他的大手将她的小脸固定住,令她与他对视,“来,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次你讨厌我!”

    女子一时语塞,转而闭上眼睛,大声喊起来。

    “我讨厌……”

    只说了三个字,嘴巴就被再度吻住,只能隐隐地发出“唔唔……”的声音。

    当他再一次离开她的唇瓣时,她的浑身都没了力气,只能瘫软地伏在他的怀里。

    “还敢说我讨厌吗?”嘴唇擦着她的发丝,低声问道。

    她沉默片刻,扁了扁嘴,“还说……”

    然,压低的声音透着没有底气。

    “再说一次?”贝御风的大手伸向了女子的臂下,两个指头做搔挠状。

    “啊——”尖叫声从女子嘴巴里传出,旋即,娇小的身子好像触电一般。。

    男子用一只手禁锢着她,搔痒还在进行中。

    “说,我讨厌吗?”这个时候,他可不愿意有君子风度。

    “讨……,啊——”再也说不出连贯的语句,接下来是一连串的笑声,宛如银铃,清脆可人。

    “来吧,告诉我,还讨厌我吗?”望着娇笑的女子,贝御风继续沉声问道。

    “咯咯……,你……,啊哈哈……,你欺负人……”

    “对,我就是欺负你了!”他终于停止了挠痒,第三次吻住她的唇。

    这一次,完全是惩罚性的亲吻。

    攻击性的行为激起了女子内心深处的情感,终于,她做出了回应。

    察觉到的一霎那,男子的内心惊喜得几乎欢腾起来。

    结束了缱绻的亲吻之后,鱼薇音变得乖了许多。

    两人相拥而立,站了好一刻。

    “我懂你的心。”贝御风倏然说了一句。

    女子懵然抬头,不知所措地望着他。

    “我懂你的心。”他又重复了一遍。

    “我的心……,”垂下小脑袋瓜,“我的心你怎么会懂?”

    “如果你放不下他,就让他住在你的心里,我不介意!”

    一句话,说出了男子对女子最深沉炙热的爱。

    试问,这天下有几人能够允许自己深爱的女子心里想着另外一个男人?

    除非他爱她入髓,除非她是他的性命,否则,便是绝然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面对男子的承诺,女子依旧垂着头。

    看似没有反应,实则心里已经地动山摇。

    “不管你的前世如何,也不管你的来生怎样,我只要你这辈子做我的女人!”终于说出埋藏了好久的话,说完,怅怅地叹息一声。

    女子还是缄默。

    “告诉我,你要我……”这六个字,填满了太多的东西。

    著名女作家张爱玲女士曾经说过,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儿来。

    此刻的贝御风,就是卑微到了尘埃里,只期待着怀中的女子给他一点阳光和雨露,让他的爱开出花儿来。

    鱼薇音终于抬头。

    然,未及她开口说话,木头楼梯上便响起了细碎的脚步声。

    “王妃,您猜我看到了什么?”俏儿欢快的声音正在逼近卧房。

    女子的美眸里投射出哀求的目光,小手攥着男子的衣裳,轻轻扯了扯。

    男子唇角微翘,脸上现出坏坏的笑,旋即摇头,不可动摇的样子。

    “你……”她嗔恼地想要挣脱,却是徒劳的。

    俏儿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眼看就要出现在围廊里。

    女子急得直跺脚。

    在俏儿踏上最高一级台阶的时候,男子倏然放开了女子,且后退两步,与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王妃……”俏儿站在围廊里,看见昕王爷,赶忙福礼问安。

    “你看到了什么?”昕王爷好似兴趣浓厚,竟与小丫鬟搭茬。

    俏儿第一次与昕王爷有正面接触,没有任何准备,登时囧在那里。

    “王爷请回吧,我稍后就去大厅用餐。以后这样的小事由管家通知即可,不必王爷这般费心。”女子冷静下来,淡然对男子说道。

    “好,本王就在大厅恭候谨王妃!”贝御风竟然很是配合,说完就离开.房门口,下了“穹楼”。

    直到下楼的脚步声完全消失,女子才缓缓地舒了一口气,莲步进了房间。

    俏儿见状,跟进门来。

    “王妃,您猜我看见了什么?”又问了一遍。

    “什么?”心不在焉地问道。

    “我看见‘瀚庭’后面的屋子里有一只虫……”

    女子听了一半,就打断了婢女的话,“这个时节,任何一间房子里都有虫子,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不,那不是一般的虫子!”俏儿做出毛骨悚然的样子,“那是一只超大的潮虫……”

    听闻这些,鱼薇音一下子想到了坠落井底之后的事情。

    “超大潮虫?究竟有多大?”她急切地抓住俏儿的肩膀追问道。

    俏儿还以为王妃的好奇心又上来了,叙述起来便更加起劲。

    “有……这么大!”比划出了一个圆圈,“就好像一只小龟!”

    “带我去看看!”女子扯着婢女就往门口奔去。

    “王妃,您别去了,那里是禁地,管家不让任何人靠近的。”说着,畏首畏尾地偷瞄着女子,“我也是实在好奇,偷偷溜去看到的。”

    “管不了那么多!”鱼薇音豁出去了,拉着俏儿下了“穹楼”。

    当两个姑娘家蹑手蹑脚来至“瀚庭”后的一处房门口,鱼薇音便用指尖蘸着唾液,在窗户纸上润湿了一个小孔。

    透过空洞,女子往屋子里看去。

    空荡荡的房间,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当她看向一个角落的时候,目光再也无法挪开。

    ——硕大的潮虫正趴伏在角落里,啃噬一块湛绿的苔藓。

    “是你吗?”她呢喃出声。

    才出口,就被俏儿用锦帕掩住了嘴巴。

    “嘘——!”四处探瞧一番,转而将嘴巴俯在主子耳畔,“王妃,这里是禁地!”

    女子点点头,拿开丫鬟的手,又往房间里看了一会,最后,才在丫鬟的拉扯下离开。

    才走没多远,就遇见了苏管家。

    “王妃,王爷请您去大厅用餐。”躬身对女子说道。

    “有劳苏管家了!”女子点头回应。

    随即,三人一同往大厅走去。

    进了门,女子不得不停在了原地。

    眼前的景象实在是叫人不知所以然。

    ——一张四方桌子前,男子正襟危坐。桌子很小,刚好能摆下四道菜。

    “王妃,您请吧!”站在门外的苏管家躬身指了指主子的方向,似乎并不打算进到屋子里。

    俏儿已经跟着主子迈进了门槛,没走两步,就被苏管家扯住了手臂,一把拎到门外去。

    “苏管家,你这是做什么?”俏儿不满地质问道。

    “主子用餐,下人们都要在门外恭守。这是昕王府的规矩。”言外之意,你来了昕王府,就要守规矩。

    果然,用规矩压制婢女是最为合适的,她只能投以愤怒的目光,却没敢再迈步回到屋子里去。

    随后,苏管家将房门关阖,垂手立着,随时等候吩咐。

    大厅内,鱼薇音远远地站着,迟迟不肯走近饭桌。

    “怎么?我会吃了你吗?”贝御风并不急于让女子来至他的身边。

    她已经来了昕王府,他有足够的时间让她感受到他想要传递给她的东西。

    “好笑吗?”她漠然问了一句。

    “不好笑你就赶紧坐过来!”男子斜睨着她,“用我帮你走过来吗?”

    软绵绵的威胁。

    女子却不得不照做,她对他的性格有一点点了解,那就是,他平素并不苛求什么,可一旦他想要做到一件事情,那么,就算再难做的,他都能够出色完成。

    坐在餐桌前,麻烦随之而来。

    这个桌子实在是不够大,他们两个只要将手肘支在桌面,两人就近在咫尺。

    即便她努力将身子靠在椅背上,还是跟他拉不开距离。

    “昕王府没有再大一点的桌子吗?”她倏然开口问道。

    “有,可我不喜欢。”能够与她近距离接触,他自然喜欢这样的设施。

    要知道,苏管家可是寻遍了昕王府,才从仆役房里找来了这么一个小巧的桌子。

    “既然要用餐,那就开始吧!”不待主人提箸,客人先行拿起筷子,在自己比较喜欢的菜肴上倾注注意力。

    男子笑了,微微向上翘的唇角呈现少见的可爱神色,“别急,我先敬你一杯,欢迎你来家里。”

    是“家里”,不是昕王府,这就让人感觉到了温暖。

    然而,鱼薇音断然拒绝了他的邀请。

    “实在抱歉,我不能喝酒。”透着不留余地。

    这下,轮到男子发难。

    “跟二哥能喝酒,为何到了我这里就不行了呢?”

    “谁说我跟他喝酒了?”蹙眉问道。

    “你当着众人的面说过,他知道你喝酒之后是什么样子,难道不是跟他一起喝过酒吗?即便不是,至少也说明他看到过你喝酒……”分析得滴水不漏,不容反驳。

    “他是看见过我喝酒,不过却不是我与他一同喝酒,而是误喝……”女子不知道该从哪儿解释,她觉得,只要把事实说出来就够了。

    “哦?”男子摸了摸鼻翼,“既如此,你就再误喝一次吧!”

    “不要!”她当即拒绝。

    要知道,那一次喝酒,她差点丢掉小命。

    宿醉的第二天,还被贝凌云抓去逼问“偷.人”的事情,这就给那次误喝烈酒增添了更不愉快的印象。

    “如果我非要你喝呢?”天晓得他怎么忽然间变得如此固执,脸色也冷凝了起来。

    “我不喝,你还能硬灌吗?”女子的倔强劲头也跟着卯足,与对方硬碰硬。

    “好,你别后悔!”说罢,仰头将杯中的水酒喝光。

    女子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心说:后悔?不喝酒有什么可后悔的?喝了酒才要后悔一辈子呢!

    然而,男子的下一个动作却叫她又羞又恼。

    ——他的手臂倏然越过桌子,勾着她的雪颈后方,拉近彼此的距离,然后,他的唇便居高临下地贴在了她的唇上。

    与此同时,温热的液体从他的口中流出,渗进了她的嘴巴。

    未及意识到进到嘴巴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他已经点了她的穴道,液体便顺利地进到她的喉咙,一路下行,最后落在了胃里。

    当他嘴巴里所有的液体都转移到了她的胃里、两个人的唇瓣分开之后,火烧火燎的感觉便将她侵袭了。

    这时候,女子才反应过来,他喂给她的,是刚刚被他喝到口中的烈酒。

    “你……”真想骂他几句,脑子却不听话地混沌起来。

    这一大口酒虽然不及上次喝的那么多,可度数却比那一杯要猛烈得多。

    “看样子,对待你只能来硬的,如此,你才会乖乖听话。”他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你这个无赖!”鱼薇音摇了摇头,想摆脱眩晕感,结果却晕得更厉害了。

    “好吧,既然你喜欢叫我无赖,我就彻底无赖给你看!”拿起酒壶,仰头灌了一大口。

    随后,又强行将烈酒送入了女子的胃里。

    “你!”鱼薇音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推开了男子。

    接着,她凭借冲劲儿站了起来,转身就往门口奔去。

    逃!

    此刻,女子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逃走。

    她知道男子是不会伤害她的,——若是他有害她之心,之前就不会屡次舍命相救。

    鱼薇音怕的是她自己!

    她怕自己一旦酒醉,便会将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暴露出来。

    可是,站起之后只奔走了两三步,她就觉得双腿不受支配。

    第四步的时候,一个趔趄,直通通地扑倒在了地毯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妖妃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笺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笺曲并收藏妖妃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