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妖妃嫁到 > 风云倏起2

风云倏起2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妖妃嫁到,风云倏起2

    三日后,玉阔国举行了盛大的国葬。舒悫鹉琻

    届时,全都城的子民都亲眼目睹了国丧的大部分过程。

    让黎民百姓安心的是,传闻一向不恭的淳王爷,竟对新君十分恭谨,甚至对昕王爷也友好有加。

    如此,所有人都在心底慨叹,老皇帝终于可以瞑目了,他的儿子们总算是识大体的。

    毋庸置疑,身为新君的贝凌云是国丧的决策者铌。

    遂,所有事宜都按照他的想法来做。

    这是他继位之后第一次在正式场合的亮相,也是初次决策大规模的仪式。

    这种场合是不能太高调的桊。

    可他又不想错失展示自己的机会。

    这实在是叫他大伤脑筋。

    在去皇陵的路途中,他坐在露天的素色轿辇之上,感受万人的敬仰,也得接受所有人的监督。

    所以,他连歪一下身子都不敢,一味保持着僵硬的姿态,脸色凝峻,好似一尊泥塑。

    好不容易煎熬到了皇陵,下了轿辇,终于可以走两步、放松一下。

    接下来的仪式是皇子扶棺入地宫。

    所谓的扶棺,其实就是做做样子,身骄肉贵的皇子们虽然都是练家子出身,却根本无法抬动沉重的棺椁。

    贝崇德的棺椁分三层,比朝廷官员和大户人家百姓要多一层。

    最里面那层,用的是上好的金丝楠木。

    这一层,主要功用是防水、防湿、防止虫蚁蛀食。

    因为贴近先帝龙体,棺木雕花便格外讲究,上头的龙纹精细程度堪比龙袍上的绣饰,却比绣出来的式样多了几分凹凸感,更加真实。

    向外第二层,用的是上等的樟子松板材。

    这一层主要是防腐所用。

    自然,木头雕花纹饰都是必不可少的,精细程度丝毫未有怠慢。

    最外面一层,是石棺。

    石棺十分厚重结实,起到保护内两层棺椁的作用。

    皇上生前未必什么事情都做得公平公正,一旦有人潜入皇陵报复,单是石棺这一层,就可以阻挡住。

    古代没有现在的大威力炸药t.n.t,想要弄开石棺,只靠人力和爆破性能有限的火药,到死都休想得逞。

    就算没有被报复的可能,自打国葬之日起,盗墓贼就已经开始摩拳擦掌了,——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那些没有素质的家伙不仅盗取随葬财物,很多时候还对墓主人的尸首进行破坏。

    别说是一国之君,就是普通百姓,也不希望自己死后不得安宁。

    有了结实的石棺,确是可以保住尸身不受任何侵扰。

    实则,最里面的金丝楠木才称得上“棺”字。

    第二层木棺和最外面的石棺,都叫做椁室。

    而皇子们要扶的棺,是包括里层和第二层椁室在内的两层木质棺椁,——石棺的重量是无法想象的,根本不能撼动半分,更不要说抬起来了。

    即便两层棺椁十分沉重,却不用皇子们出多少力气。

    他们扶棺,是象征意义上的尽最后的孝道。

    早就有数十个身强力壮的殡葬人员将棺椁抬起,四个被选中的皇子只消做个样子,把手搭在棺木上即可。

    棺木的四角各有一位皇子。

    若是谨王爷还在,原本在宫外居住的四位成年王爷足可以完成这个任务。

    如今,少了一位,就依照年龄排序,让最大的一个未成年皇子接替上来。

    左前角的主位,由新君贝凌云担纲;

    右前角的副位,是三皇子贝傲霜所在位置。

    后面两个角,左右分别是贝御风和才十二岁的五皇子。

    从皇陵入口到地宫,路程并不算近。

    加之行走缓慢,大致用了两盏茶的时间。

    刚一入地宫,四位皇子的任务就圆满完成了。

    他们亲眼看着父亲的棺椁被送入石棺。

    随后,国葬的主持者、内务司的官员躬身来至新君面前。

    “启禀皇上,离封棺吉时还有一刻,请问皇上是否再度瞻仰遗容?”

    这并不是对新任皇帝溜须拍马。

    吉时未到是事实,而贝凌云在棺椁出宫之前的遗容瞻仰环节中没有到场,官员无非是不想新君落下终身的遗憾。

    贝凌云怔忡片刻,点点头。

    其他人等都已经看过父亲的遗容,便没有再随他一起,而是躬身立在地宫门口。

    皇子们都沉浸在父亲离世的苦痛之中,并未注意到新君的脚步是踟蹰的。

    有殡葬人员倒是看到了这一点,却暗自对新皇上竖起了大拇指,——悲痛到脚步蹒跚,那可不是一般孝子能做得到的,只有过度的伤心才能令肢体也跟着受影响。

    他们不知道,除了伤心难过,还有一种情绪也可以使人脚步不稳,那就是紧张。

    当贝凌云挪到石棺旁的时候,只往里面看了一眼,就慌乱地收回了目光。

    父亲的脸庞已经变成了灰色,躺在那儿,却好似还在睡觉。

    如此,三天前的早晨,在寝殿的一幕幕,又让他忆了起来。

    当他出现在寝殿门口的时候,贝傲霜刚刚被祖义绑走。

    这个时候,殿内只有御医。

    但他知道,御医很快也会离开。

    一个眼神过去,早就安排好的小太监快步溜进了寝殿。

    随后,御医急匆匆地从里面跑了出来。

    ——小太监进去禀报御医,他的老婆孩子忽然上吐下泻高烧不退,请了好几个大夫,都没有找到病因,更谈不上采取办法医治。

    御医也是人,主子的病症固然重要,亲人的性命更是要保。

    遂,慌乱之中,也不看小太监是否眼熟,就交代他先照顾在皇上身侧,自己回家一趟,很快就会回来。

    大太监薛瑞一直没有露面,御医一个人伺疾,早就疲惫不堪。

    出了宫门,就再也没有人看见这位尽职的大夫,——他“人间蒸发”了。

    如果他回到家中,看见妻儿并无疾病,定要怀疑什么,到时势必把事情闹大。

    贝凌云绝对不会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他让两个得力的护卫把御医绑了之后弄到城外最偏远的山林里杀死、掩埋,永绝后患。

    可怜的御医,懵懂之下被人用粪车运出都城,葬身在茫茫山野之中。

    转回头说寝殿这边。

    小太监受了指使,怎么可能留在寝殿内侍候病得不省人事的皇上,他探头探脑地把殿内看了个遍,确定并无他人,这才出了殿门,冲角落里的贝凌云点了点头。

    贝凌云飞身来至殿门口,闪身入内。

    就在小太监将要离开的时候,他用手里早就握着的太监服腰带从背后勒住其脖子,拖曳着往博古架走去。

    才走了一半路,小太监便停止了挣扎,断了最后一口气。

    男人又继续前行,来至博古架前,把手里的腰带费力地系在了博古架上,尸体就挂在了上面。

    旋即,他又解开尸体的腰带,随手掖进自己怀中。

    ——皇上殡天,奴.才自感伺候不周,自杀谢罪,这样的事情也是有的。

    宫里这种地方,一向是主子的天下,谁会在乎一个卑贱的奴才是否死于自尽。

    处理好之后,男人在殿内绕了一圈,确定再没有旁人,便关严殿门,走向了龙榻。

    十几日没见,往昔飒爽独断的君主已经被病魔折磨得不成人形。

    “父皇……”贝凌云轻呼一声。

    没有回应。

    这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

    自打昨天贝御风被传召进宫,宫里发生的所有事情就都在他贝凌云的掌握之中了。

    ——没有精准可靠的消息来源,怎么做的了储君?

    只是,他没料到父亲竟然病成了这个样子,完全失掉了君王该有的气度和风范。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啧啧……”不恭的言辞出口,摇着头,表示不屑。

    环视四周,目空一切的神情。

    “这个宫殿,应该住进更适合的主人!”

    年幼的时候,他曾经偷偷跑到父亲的寝殿来,只为一睹这里的金碧辉煌。

    然而,却撞见了父亲和孔蜜儿正在龙榻上缠绵悱恻。

    就因为耽误了他们的好事,他还被父亲狠狠地踢了一脚。

    那一脚差点要了他的命,害得他在床榻上躺了一个月,才从鬼门关逃了回来。

    他记得那种痛得窒息的感觉,更记得母亲申辩未果之后流下的泪水。

    此时此刻,对他下狠手的男人就躺在榻上,并且已经病入膏肓。

    他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痛快淋漓,曾经遭遇的痛楚,又回头来折磨他,不减力度。

    “你觉得……该换……成谁……”虚弱地质问,不改凌厉的风格。

    榻上的中年男人已然醒了过来,望着儿子的身影。

    贝凌云转身,与父亲对视。

    “自然是我!”没有一丁点的惧怕。

    “你?”贝崇德讥笑一声,咳嗽之后接着说下去,“你觉得以你的天赋,能够担纲治理国家的重任吗?”

    这句话一下子激怒了贝凌云。

    “凭什么我就不能治理国家?你觉得只有你才可以把国家统治好吗?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连坐都坐不起来,还不肯让权么?难道你要把玉玺带到阴朝地府去?真是没见过你这么爱权的人!”一向恭谨的儿子,对父亲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大逆不道的。

    这是做儿子的不孝,自然也是做父亲的悲哀。

    贝崇德听了贝凌云的话,竟然上气不接下气地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贝凌云十分恼火。

    从出生到现在,父亲从未对他和善过,这让他十分介怀!

    “她说最适合坐上帝位的人是你,看来她也看错人了……”贝崇德摇着头,满脸的失望。

    “她?谁?母后吗?”男人不停追问。

    能够帮她说好话的,应该只有他的母亲,宫里其他人等,都恨不得他死,又怎么会向着他!

    父亲并不回答,继续摇首。

    “你放心,朕就是把帝位交给驸马南铮,都不会让你染指!你这个狭隘阴险的混账,根本担不起国家的大梁!玉阔国交到你手中,早晚灭亡!”气喘吁吁的贝崇德忽然中气十足,指着儿子的鼻子破口大骂,根本不像个病人。

    贝凌云稍事一怔,旋即恼羞成怒。

    “你再说一次!”回指着父亲,靠近龙榻。

    “咳咳……朕说,就算朕死了,也不会让你做新君!你就等着一无所有吧!”怒视着儿子,高声吼道。

    “你再说一次——”贝凌云忽然冲上龙榻,一把将父亲摁在身下。

    然,老皇上无所畏惧,淡然一笑,一字一顿,“朕绝对不会让你接替朕的位子!”

    儿子听了,怒火中烧,连眼睛都变成了红色。

    曾经设计了无数次的计划便冲进了脑子里。

    遂,扭头扯了一个靠垫,毫不犹豫地压在了父亲的脸上。

    “你要干什么……”质问声从垫子下传出,同时伴有无力的挣扎。

    贝凌云脸上的肌肉抽了一下,随后,面露凶光,咬紧牙关,在靠垫上施了力气。

    下面的父亲在竭力挣扎,上面的儿子在拼命施压。

    病弱的中年男人终究敌不过身强力壮的年轻人。

    没过一会,贝凌云就感觉袖子上父亲的手松开了,旋即,软塌塌地耷拉到了床榻上。

    可他没有马上松手,又摁压了好久,这才挪开了靠垫。

    当看见父亲怒瞪的双眸时,贝凌云吓得一屁股坐在了榻上。

    惊怵了好半天,他才壮着胆子去探父亲的鼻息。

    接着,又去摸父亲的颈部脉搏。

    最后,终于确定父亲已经死去。

    冷汗冒了出来。

    他不停地擦拭,却有更多的汗珠接踵而出。

    用指甲使劲抠着手臂,逼迫自己快点镇定下来。

    好一会,恐惧小了许多,这才想起之前策划好的各种细节。

    遂,上前把父亲的眼睛抚阖,摆放好靠垫,铺平龙榻上的每一处褶皱。

    接下来,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寻找遗诏。

    若不是知道父亲立了遗诏,他才不会如此心急。

    ——如果定下了新皇便是储君,又何须立诏?

    明摆着,父亲决定的接替人选并不是他!

    心急火燎地找了半天,却没有找到。

    静下来之后,恍然想到当年母后说过,皇上藏东西,喜欢放在明面上,尤其是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遂,男人的目光扫过殿内,终于定在了卷缸之内。

    那里盛放着父亲平素习字用的纸卷,是殿内最显眼的一个地方。

    把所有书卷全部拿出,快速挨个浏览,终于在一个卷得最不规整的纸筒内发现了黄色的锦帛。

    胡乱收拾好卷缸,贝凌云哆嗦着手指,在桌子上摊开了遗诏。

    他要看看,威胁他继位的人,究竟是老三还是老四!

    然,当看完上面的字迹,他的眼泪便禁不住肆意横流。

    ——锦帛之上,明明白白地写着“朕百年之后,帝位交由储君贝凌云接替”!

    这是他万万想不到的结果!

    可是很快,他就擦干眼泪,不再伤怀。

    父亲刚刚不是咬定了就算是死,也不会把帝位传给他吗?

    宁愿让外戚南铮坐上龙椅,也不给他这个嫡亲的儿子坐!

    想来,父亲在立下遗诏之后又反悔了,只是病来如山倒,一直没有机会修改。

    如此,即便他是名正言顺地接了权杖,也不会对父亲有半分的感恩戴德!

    果然,权力可以蒙蔽一个人的良知。

    在争权夺势中长大的贝凌云,为了得到皇帝的宝座,不惜弑杀亲生父亲!

    这一点却是与年轻时的贝崇德有一拼,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阵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妖妃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笺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笺曲并收藏妖妃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