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妖妃嫁到 > 风云倏起7

风云倏起7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妖妃嫁到,风云倏起7

    苏管家的指责令俏儿暗自松了一口气,——原来他们并未发现她是皇上派来的细作。舒悫鹉琻

    可昕王爷的态度又令她无法不紧张。

    她心里清楚,如果自己在昕王府出了什么事,皇上绝对不会出手相救,这是离开恭王府之前就被告知的。

    遂,下意识选择自救。

    “王爷,奴婢真的无心伤害任何人,求王爷饶恕奴婢……”叩首不起。

    男子转头,与女子对视一眼,旋即,开口说话铄。

    “好吧,念在你精心照料谨王妃的份上,本王可以饶恕你逼死府内下人这个罪行,至于仆妇的家属嘛……”

    “谢王爷饶恕奴婢!”俏儿直起身子,望向自己的主子,“王妃,奴婢不想坐牢,求王妃想想办法,帮奴婢逃开牢狱之灾!”

    鱼薇音听了,忖了一霎,站起身,冲昕王爷福了福身子。

    “薇音恳请王爷出头,救俏儿一命!”

    “大嫂请起!”昕王爷赶忙站起来,请女子再度坐好。

    沉默了一会,他终于开口,愁眉不展的样子,“本王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俏儿送走,然后随便去哪儿找个死尸,告诉仆妇家人,她已经畏罪自尽。另外,再用银钱加以安抚!如此,也许可以救她一命……总归她是从恭王府出来的,本王也不想她被送官……”

    十分勉强的语气,还透着隐隐的无奈。

    “可是王爷,奴婢离开昕王府,就无处可去了……”俏儿没了主意。

    再者说了,一旦出了昕王府,再被仆妇的家人打听到她的所在,还不小命不保?

    这时,谨王妃又开口说话,“俏儿,莫不如让昕王爷疏通一番,把你送到宫里去吧!如此,才是最安全的。”

    这个提议让俏儿眼前一亮,旋即,不停点头。

    女子却又继续说了另外的提议,“如果你实在不想进宫,就让昕王爷把你送得远远的。又或者,可以送到夏国去侍候公主……”

    “不不!我不要去夏国,”俏儿急迫地打断了主子的话,“就请昕王爷把我送到宫里去吧!”

    贝御风和鱼薇音听了,嘴角不约而同噙着笑意。

    “既如此,本王就进宫去找找人,把你送去做宫婢!”男子终于肯拍板钉钉。

    “多谢王爷相助!”鱼姑娘煞有介事地福礼感谢。

    随后,贝御风跟苏管家一起离开。

    房间里剩下了主仆二人。

    “俏儿,怎么你现在变得这么张狂?竟然把人家仆妇给逼死了!”鱼薇音没有让婢女起身,自己则恼怒地在屋子里打转。

    两个男人不在,剩下的戏码得由她自导自演,否则,休想骗过精明的贝凌云。

    原本贝御风建议把俏儿驱出昕王府,随便给她找个去处,留着性命就好。

    可女子觉得俏儿的身世实在可怜,而小姑娘又曾经表露出想要出人头地的想法,遂,想助其一臂之力。

    就这样,才决定把俏儿送到宫里去。

    能否飞上枝头,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婢女不知晓主子的良苦用心,被指责的时候,竟有些心存怨怼。

    “是那个仆妇自己无能……”小声为自己辩驳。

    鱼薇音的脸色黯淡下来,“俏儿,你原来不是这样的。是什么让你变得这么尖酸、势利?”

    面对主子不客气的指责,婢女竭力忍住,没有反驳。

    在还没有进宫之前,绝对不能得罪谨王妃,一旦她改变主意,进宫的事情就会泡汤。

    如果进不了宫,之前做过的所有努力全都白费。

    看着俏儿的恭谨态度,鱼薇音心软了。

    “起来吧……”

    俏儿擦了一把眼泪,站起身,往主子面前挪着步子。

    “俏儿,我本想给你找一个合适的好男子做夫君,眼下,这件事也不能成了。日后你进了宫,一定要谨守宫里的规矩,千万不要再跟宫人们有任何龃龉,要学会照顾自己,听见了吗?”恭王妃语重心长地说道。

    这席话,是以俏儿去做宫婢为前提条件的。

    虽然明知小姑娘是奔着进宫攀高枝儿去的,她却仍要假装不知道,只当其是为了躲难而入宫伺候人。

    一想到贝凌云那个冷傲的性子,女子不禁为俏儿捏了一把汗。

    他会把没有利用价值的平凡婢女看在眼里吗?

    她无法想象出俏儿的未来会是什么样的!

    总归是小姑娘自己选择的道路,别的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干涉。

    俏儿因了主子的关怀而心生愧疚,毕竟她是个背叛者。

    “王妃,俏儿不在的时候,您要好生照顾自己。俏儿……对不住您了……”

    道歉是真心的,但被女子故意越了过去。

    “傻姑娘,又不是生离死别!等我有机会进宫,一定去看你!”鱼薇音如此说道。

    婢女愣了愣,“好。俏儿在宫里等着王妃!”

    心里却油然而生一种小骄傲,——待到二人再相遇的时候,谨王妃必是要对她这个新晋皇妃行参拜大礼了!

    女子忧心忡忡地地看着神游太虚的婢女,轻轻摇了摇头。

    ——————蛐蛐分割线——————

    翌日,宫中。

    身着粉蓝色长裙的俏儿肩背蓝底碎花包袱,低眉顺眼地站在皇上面前。

    她的身后,是同样躬身而立的祖义。

    一大早,俏儿被送进了内务司。

    贝凌云得知之后,赶忙让祖义去把她叫了来。

    当然,是秘密进行的,并未有旁人知晓。

    若是被人知道皇上竟然单独召见才进宫的卑微宫女,一定又要在宫中引起不必要的传言。

    “祖义,你先去门外候着。”坐在龙案前的男人凝着脸色吩咐道。

    “遵旨!”黛衣男人拱手施礼,随后走出门去。

    身穿明黄色衣衫的男人终于正眼看向地中央站着的宫婢。

    “说吧,怎么会被送进宫里来?”

    日前不是才跟祖义接过头吗?

    怎么今天就进宫来了呢?

    难道他们发现了她的身份?

    诸多的疑问,都等着宫婢回答。

    “回禀皇上,俏儿做错了事,所以,被谨王妃和昕王爷送到宫里来了……”没说完,就啜泣起来。

    委屈是有的,但是没有这么夸张。

    须知,能够进宫,可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

    如今得尝所望,又想起当初皇上许下的那个承诺,她怎么可能如此委屈!

    那点有限的小委屈,还不是带着撒娇的成分!

    女孩子就是如此,一旦情窦开了,自然而然就懂得了如何在心仪的男子面前表现得娇滴滴的。

    然,她的回答没能让皇上满意。

    “做错了事情?难道只做错事,就足以被送到宫中来吗?朕不是傻子,别用这种拙劣的伎俩来哄骗朕!”十分不快,手中的毛笔重重地拍在了桌案上,墨汁溅得到处都是。

    一直伺候在他身侧的徐太监赶忙拿出手帕,先把主子手指上喷溅的墨迹擦干净,随后将桌面收拾好。

    “徐盛,你先下去!”又把大太监遣出门去。

    大太监领旨之后,一溜小跑离开,且很懂礼数地把殿门关严实。

    如此,大殿内就只剩下了贝凌云和俏儿。

    “现在告诉朕,因为什么被遣出的昕王府?”竭尽所能地耐着性子,凤眸里却满是不耐烦。

    俏儿支吾了一会,抬起头,“回禀皇上,俏儿和谨王妃到昕王府之后,一直受府内下人的排挤……”

    “说重点——”连声音都开始没有耐性了。

    “是!”俏儿意识到了情况不妙,只能和盘托出,把她如何与仆妇吵架,并致使仆妇自尽的整个过程都详尽地说了出来。

    “就这些?”男人挑眉问道,“就凭这些,昕王爷便决定把你送到宫里来?”

    “其实不是昕王爷要送俏儿进宫,而是谨王妃求昕王爷,昕王爷才答应的。”

    “她一开口求他,他就答应了吗?”这一点,很关键。

    宫婢想了想,点点头,“差不多就是那样。总之,昕王爷很和善,对我们都很好。”

    贝凌云把头靠在椅背上,阖上了双眼。

    俏儿看着他的样子,心里不踏实起来。

    “皇、皇上,俏儿现在无处可去,只能进宫来了……就是不知,当初皇上的承诺……”想问个清楚,又不太敢开口,便迟疑着,只说了一半。

    “长点脑子行吗?”眼睛未睁,情绪十分烦躁,“你刚一进宫,朕就册封你为妃子,你觉得这事说得过去吗?你是貌美如花还是家世高达?一个卑贱的婢女,进宫之后马上封妃,天下人会把朕笑话死!”

    “可是,俏儿毕竟是皇上的女人……,却要跟别的宫婢一样劳作吗?”小姑娘不甘心,又努力了一把。

    “放心吧,朕说过的话,一定作数。你暂时先住在宫人处,徐盛会给你安排一切。”挥了挥手,“下去吧!”

    “可是皇上……”俏儿还想再说点什么,生怕自己的美梦会落空。

    “出去——”声音拖得很长,是暴怒的前兆。

    小宫婢虽然求胜心切,却也知道好歹,遂,福了福身子,垂首退出门去。

    殿内安静了好一会,贝凌云才起身,不停地踱着步子。

    他不是不想封俏儿为妃,无非是一道圣旨就可以搞定的事情。

    而且,宫里的妃嫔没有数量上的限制,通常都是多多益善的。

    再说,兑现当初对俏儿的承诺,还可以很好地堵住她的嘴巴。

    也就是说,封妃可以一举几得。

    然,如果俏儿一进宫就成为了妃子,多少会让老四他们生出疑惑来。

    在事情没有定论之前,他不能太掉以轻心。

    原本想着,继位之后的第一个目标是老三。

    现在看来,是要缓一缓了。

    据探子来报,说那个纨绔的东西还沉浸死了娘亲的悲哀之中无法自拔,每日里躲在郊外的私宅,足不出户,过着隐居的半死不活日子。

    既然这样,就暂且让他悲伤一阵子。

    是时候要对昕王府做点什么了!

    ——————蛐蛐分割线——————

    昕王府,“穹楼”。

    晨起的第一缕阳光从窗棂缝隙照射进来,正好照在了鱼薇音的眼睫上。

    “唔……”她慵懒地翻了个身,避开了顽皮的光辉,似乎还想再睡一会。

    “小懒虫,起床啦……”耳语中夹杂着热气,扑在了女子的雪颈上。

    “不要……”依然不肯睁眼睛,甚至把头拱到了被子里。

    “再不起来,太阳都照屁屁了哦!”男子站在榻边,大半个身子都伏在了榻上。

    “再叽叽喳喳个没完,我今晚睡觉的时候就一定要闩好房门!”不高兴地咕哝了一句,翻过身去,背对他。

    男子耸了耸肩膀,“那又有什么?大不了从窗户爬上来。”

    “窗户也闩死!”

    “那就把门撬开……”

    “还能不能行了?怎么可以这么赖皮?”一下子睡意阑珊,摇摇晃晃坐起。

    看了她此时的尊容,男子忍不住大笑起来。

    “笑毛笑?”她睁开一只眼睛,不满地吼道。

    他不语,单手挽住她的柳腰,一把拎起。

    “干嘛啦?”没有思想准备的她慌忙搂住他的脖子,两只眼睛都睁开来。

    他抱着她,快走几步,来至铜镜前。

    “自己看看吧!”他忍着笑说道。

    女子无奈地扭头看向镜子,却被炸起的发丝给吓了一跳。

    “呼!这是谁弄的?”问罢,回头望着他,“是你,对不对?”

    “我?怎么可能!我又没有与你同床共枕,怎么会把你蹂.躏成这个样子!”他打趣道。

    她顿了顿,小手捋顺着乱蓬蓬的头发,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

    “看来,是我自己蹂.躏了自己……”说着,还冲他坏笑。

    他实在受不了这样的诱.惑,便探头过去,想要亲吻。

    然,未到跟前,就被她用手掌挡住了嘴巴。

    “我有口气……”她做出嫌恶的表情,“刚睡醒……”

    “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会煞风景!”他做出恼怒的样子,一扭头,彻底闪开她的小手,“本王就是要亲你,还分什么早晚吗?口气怎么了?本王稀罕……”

    没等说完,已经乘她不注意,结结实实地吻了上去。

    “唔……”只挣扎了一下,她就彻底放弃,搂着他的脖子,热烈地回吻起来。

    没了俏儿的监视,贝御风和鱼薇音的小日子更加甜蜜无间。

    晚上,他会在她的房间赖到很晚才离开。

    而早上呢,有时候天还没有亮,他就蹑手蹑脚上了“穹楼”。

    大部分时间,她都还在睡着。

    他却没办法看着她安安稳稳地睡觉,总会摸摸她的鼻子,亲亲她的脸颊,搞得她根本无法再睡下去。

    他们虽然已经深爱着对方,却恪守着最后一道防线。

    在没有十足把握的时候,他不忍心把她带入凶险的境地,——守宫砂散去,就意味着她已经失.洁。

    一旦被人发现,她便会背负上最耻辱的枷锁,甚至会因此而丢掉性命。

    他不要发生那样的事情!

    更何况,用不了多久,他的计划就可以实施,他们就可以无忧无虑地作一对神仙眷侣。

    所以现在,他只能忍住那份渴盼。

    而她,出于姑娘家的羞涩,也不敢迈出那一步。

    遂,他们目前最为亲热的举动,便是接吻,甚至连对方的身体都不敢触摸,为的是防止一发而不可收拾。

    今早的这个吻正热烈进行的时候,房门却被敲响。

    依依不舍地分开,贝御风粗声问了一句“什么事”。

    “启禀王爷,有圣旨到!”苏管家疾速应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妖妃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笺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笺曲并收藏妖妃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