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妖妃嫁到 > 世外醉心10

世外醉心1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鱼薇音和祖义尚未出门,寻瑜追上来,以手势问询用不用她跟着一起去帮着照应什么的。

    “不用了,我想跟妹妹聊点体己话儿!”男人微笑着拒绝了寻瑜的好意。

    随后,兄妹俩相扶着出了角门。

    紫衣女怔怔地望着他们相携着走出去,良久,才怅然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因了炭火早在昨晚就已经熄灭,所以,屋子里很冷郎。

    然,再冷,也给了房间主人一种说不出的温暖。

    自打来到玄清庵后院,寻瑜的心每天都徜徉在愉悦之中锎。

    这是无与伦比的幸福感。

    过去二十年时间里,尽管自己受尽尊崇,却丝毫没有感受过这种感觉。

    在榻边坐了一会,许是觉得有些呼吸不畅,她便信手摘掉了淡紫色带小黄花的软皮面具。

    就在面具滑下的那一霎,一张带着疤痕的脸展现出来。

    ——她,竟然不是女人。

    赫然出现的这张男人面孔,并非别人,正是丧母之后萎靡不振的淳王爷贝傲霜。

    他假冒成看破红尘的残脸哑女,潜伏在玄清庵后院,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他为了什么。

    自然为的是鱼薇音。

    若不是思念蚀骨,他还会在郊外的私宅静守着。

    可是,当他得知女子来了庵里没两天就在山上迷路,还差点丢掉了性命,便再也按捺不住了。

    时值冬天,即便私宅外满是眼线,可严寒之下,那些人是不会太尽忠职守的。

    他就是笃定了这一点,所以才大胆地让一个与他容貌相似的手下冒充颓废的淳王爷,他自己则悄然离开。

    “她”的“父母”,是在都城郊区雇佣的一对憨厚农户。

    他只说自己的心上人因为误解,对他失掉信心,且预备遁入空门。

    奈何他去求了几次,她都不肯见他。

    遂,求老夫妇以父母亲的名义,把他这个假冒的女儿送到庵里去。

    他不求别的,只为向心上人解释清误会,挽回她的心,成就一段好姻缘。

    因了他说的恳切,老夫妇也是没有防备心的善良之人,不假思索便同意帮他。

    临行前,他给了他们一笔银钱,作为答谢。

    然,淳朴的老夫妇并未接受,他们说这是积德行善呢,若是接受了他的银钱,就是交换。

    说得也有道理,交换自然就不是做善事了!

    就这样,老夫妇好一顿哀求慈心住持,把他送到了玄清庵后院。

    如此,他便可以与鱼薇音朝夕相处了。

    其实,看他取用的名字,就可以窥见一点端倪。

    “寻瑜”,就是“寻鱼”,意思便是寻找鱼薇音。

    再简单不过的一个解释。

    这其实就是一个男人最直接的表白。

    当初住持师太一味地被老夫妇的舐犊情深所感动,忘了问寻瑜的全名。

    其实紫衣女的名字是孔寻瑜,——贝傲霜以母亲的姓为己姓,名字是寻找鱼薇音,这两个女人想来就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

    母亲孔蜜儿已经不在人世,为今他唯一的牵挂就是鱼薇音了吧!

    看到这里,亲们一定要问,俏儿的失踪,是否与寻瑜相关呢?

    答案是肯定的。

    我们就把时间推回到鱼薇音发现俏儿失踪的前一天晚上。

    当晚,众人都睡下的时候,寻瑜的房门忽然被敲响。

    他不能出口问询,只有走到门口,打开门板,亲自看看敲门者到底是谁。

    出乎他预料的是,来人竟然是俏儿。

    他一直就对这个婢女印象不是很好。

    来到玄清庵之后,俏儿的张狂更令他厌恶。

    鱼薇音曾经暗地里跟他解释,说俏儿是皇上的女人,将来可能要坐上妃位的,所以,要他不必把她的狂妄放在心上,姑且让她几分。

    他知道女子是好心,生怕他受了无端的闲气。

    其实,不管俏儿怎么对待他,为了能够在玄清庵住得久一点,他都是可以忍受的。

    最忍受不了的,是俏儿对鱼薇音的态度,简直有点蹬鼻子上脸了。

    天色已晚,狂妄的婢女却出现了他的门口,这就使得他的警惕性倏然之间提高。

    “寻瑜姑娘,俏儿有一件事相求。”婢女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地转弯,让人摸不着头脑。

    “何事?”寻瑜以手势问询,并没有把对方让进屋子里。

    然,俏儿却顾自闪身入内,且随手将房门阖上。

    “究竟何事?”寻瑜再度追问,对婢女的行为十分不满。

    俏儿竟然笑了。

    “寻瑜姑娘,俏儿不过是一介弱女子,你怕什么啊?”

    “有什么事就快点说,我要休息了。”寻瑜不耐烦地比划着。

    婢女稍事停顿,再度开口。

    “寻瑜姑娘,我想让你帮忙找一样东西。”作出可怜的样子。

    “什么东西?”以手势问道。

    “是我娘亲留给我的一块玉佩,虽然不值什么钱,却是她留给我的唯一念想。”偷眼看了看寻瑜,“我真该死,今天上午到院外去散步,竟然给弄丢了。刚刚准备歇息,才发觉玉佩不见了。本想自己出去寻找的,却又害怕……”

    “那就等到天亮之后再去找啊!”寻瑜“说”道。

    “可是外面又飘雪花了,一旦玉佩被积雪压住,想找就不容易了。我不敢去叨扰芷素师父,更没办法哀求腿伤未愈的祖侍卫长,就只能求寻瑜姑娘给我做伴儿,出院子去找一找。若是实在找不到,也不至于太过自责啊……”句句都在情理之中。

    寻瑜凝视她好一会,本想“说”:“如若被积雪压住,就待到雪融之后再找,到时更容易找呢!”

    可他更想知道婢女让他陪同出院是否真的为了寻找玉佩。

    遂,便点头应允。

    紧接着,俏儿提了一盏灯笼,取了角门的钥匙,开锁之后,两人一并走了出去。

    之前的积雪并未融化,走在上面“咯吱”作响。

    俏儿只管在前面走,以灯笼照着路,似乎很是焦急的样子。

    他便跟在后面,随便往四处看着,假意帮忙寻找。

    天空已经落雪,只是零星飘散,并不大。

    不知不觉,两人已经走了很远的一段路。

    寻瑜并不介意再走下去,反正他又不累。

    俏儿反而率先走不动了,撒目四周,她倏然停下了脚步。

    然,停下之后,却打了个趔趄,旋即“哎呀”一声。

    男人停顿一刻,便走到近前,去搀扶婢女。

    就在这个时候,说时迟那时快,俏儿扬了一下手。

    一股白色粉末在雪花间飘散。

    寻瑜怔了一霎,转眼间就栽倒在了雪地上。

    婢女揸着手,站直了身子,稍后,用脚踢了踢躺在地上的人,确定他没有知觉,这才矮下了身子。

    “丑女人,终于落在我手里了吧?”她得意地摘掉了鼻子里的两团棉花。

    粉末是她出宫之前皇上亲自赐予的。

    当时还曾疑惑,不过是去尼姑庵,又不是到和尚庙,缘何皇上会给她准备这个东西,而不是毒药什么的呢!

    现在终于明白,这粉末简直就是最好的武器。

    它可以出其不意地弄倒对方,实在是太好用了。

    俏儿对寻瑜的厌恶可不是一天二天的,自打两人初识的那一刻起,婢女就想收拾面具女,只是苦于没有机会。

    随着寻瑜跟鱼薇音、祖义兄妹的关系越来越好,婢女意识到,自己已经被那三个人排挤了。

    受命于皇上,她不可以动鱼薇音,祖义虽然腿伤未愈,却也是她动不得的。

    唯一能够收拾的,只有哑女寻瑜。

    想了一个自认为周全的计划之后,她便把寻瑜骗到了院外。

    一切如她所料,这个身材高大却没什么心眼的女人,一下子就被她给药倒了。

    “告诉你,丑女人,我现在可是准皇妃的身份!你胆敢得罪我,下场便是冻死在这荒郊野地!你放心,你那两个朋友是绝对不会来搭救你的,因为他们明早才会发现你神秘失踪,却又不知道你到底去了什么地方。等将来你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来年春天雪融之后了。放心,不管到时你腐烂成了什么样子,我都会给你弄副棺材,好生葬了。”俏儿对着昏迷的寻瑜,狂妄自大地叫嚣着。

    若没有药力相助,她根本就不敢跟人高马大的寻瑜较量半分。

    也就是在此时这个状况下,她才能如此嚣张吧!

    雪越来越大,婢女不想再做逗留,起身预备离开。

    然,只走了两步,她又回过身来,走回到哑女身边。

    “虽说你的样貌被火烧坏了,我却很想看一看你究竟有多丑。”这大概就是一种所谓的攀比心理。

    有些人,往往要借助于别人不如她而感觉到自身的优势。

    想来俏儿的心态也是如此。

    遂,她便缓缓地蹲下身子,把手指伸向了淡紫色的面具。

    不费任何力气,她就把假面扯留下来。

    可是,当寻瑜的真实面目出现在微弱的灯笼光晕之下,令婢女吓得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上。

    手里的灯笼还在提着,却颤抖得快要放开。

    当她再度把灯笼凑近寻瑜的时候,他忽然睁开双眸怒视着她。

    “啊——”俏儿惊慌失措地丢掉了灯笼,坐在雪地上往后退着身子。

    灯笼燃烧的火光里,男人扑棱坐起,冷冷地凝望着她,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淳、淳王爷,怎么会是您?”婢女的嘴唇哆嗦着,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恐惧。

    “是我。”寻瑜开口应道。

    “王爷饶命,俏儿不知寻瑜就是王爷。”女人反应过来,慌忙坐姿换成跪姿,不停叩首。

    当她直起身子的时候,头发上已经沾满了白雪。

    若是现在光线好,便可以看见她的脸色是惨白的。

    白得几乎可以媲美周围的积雪。

    “饶命?你给本王撒了药粉,难道不是想要本王的性命吗?怎么你没有想过饶恕寻瑜呢?”寻瑜站起身子,高高地俯视着跪倒在地的女人。

    俏儿惶然抬头,吃惊地仰望着。

    皇上明明说过,这种粉末只要吸入一丁点,就可以昏迷十二个时辰。

    所以她出门前才会用棉絮堵住自己的鼻孔。

    刚刚他明明就吸入了很多粉末,怎么好像并未中毒似的呢?

    “是不是很纳闷本王为何安然无恙?”男人把婢女的心理活动看得透彻。

    婢女不停点头。

    “你以为你那点小伎俩就能够瞒过本王的眼睛吗?”嗤笑着摇头,“这药粉是我们玉阔国皇室流传下来的东西,只要你身上携带了,本王都能够闻得出来。再说了,即便不小心吸入,本王也有办法解掉毒性。”

    俏儿听罢,心知自己这次是彻底栽了,遂,慌忙不停叩首乞求。

    “王爷,俏儿真的不是有心要害王爷。俏儿一直以为寻瑜暗中挑拨我跟芷素师父之间的关系,才使得芷素师父越来越厌烦我,所以,想出手教训寻瑜……俏儿不知寻瑜就是王爷,若是知道,打死也不敢造次!”

    淳王爷冷笑一声,“今天你要教训寻瑜,想来下一次就会轮到薇音。你这么歹毒的女人,留在世上只会是个祸害。”

    说着,往婢女身边靠近。

    “不,王爷,求求您别杀我!”俏儿仓惶坐下,往后退着,她已经没有力气站起身子,更无力奔跑。

    “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本王已经打算放过你,明天一早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是你自己非要跑回来看本王的样貌……”男人止住脚步,“你已经知道了寻瑜就是本王,还可能再有活命的机会吗?”

    婢女赶忙用力摆头,“不!王爷,打死奴婢也不敢把寻瑜的真实身份暴露出去……”

    女人的声音已经抖成了一团,跟呜咽的风声合在一处,有些莫名其妙的诡谲。

    男人狂笑一声,“可是,有一个理由,你却非死不可!”

    “理由?是什么理由?”俏儿暗自盘算着,她好像从来没有得罪过淳王爷。

    “那就是,”男人倏然目露凶光,“你,是皇上的女人。”

    俏儿懵了!

    这是什么论调?

    按理说,就因为她是皇上的女人,他才应该既往不咎,放她一条生路的。

    “王爷,您也说了,我是皇上的女人。您若是放了我,我既能够保证为您保守秘密,还能够向您承诺,将来我为妃之后,一定在皇上面前为您美言,让您的日子过得更惬意一些。”俏儿对淳王爷的处境多少还是了解一点的。

    然,就是这一席话,令男人几乎出离愤怒。

    “你这个卑贱的女人,竟敢对本王这么说话!”大步上前,矮下身子,揪住了女人的衣领,几乎让她的身子悬空。

    “王爷,我是一片好心啊……”婢女有点呼吸不畅。

    “好心?”脸色狰狞起来,“你不是很想成为贝凌云的妃子吗?很好!本王就成全你,让你先到下面去等他,等本王杀了他之后,他就会封你为妃了!”

    俏儿已经吓得魂飞魄散,“王、王爷……,这是……大逆……不道……的……”

    几个字,刺激得男人火冒三丈。

    遂,转手挪在了婢女的脖颈上。

    “本王会让你死得美一点……”狞笑着逼近女人的脸孔,“就让你窒息而亡,不见血,可好?”

    婢女想摇头,根本动弹不得。

    她的眼睛大大地瞪着,致死都没有弄明白,为何皇上的弟弟会如此胆大妄为,竟敢弑杀皇上的女人。

    男人的大手逐渐用力,手指关节泛白。

    随着女人喉骨发出的“咔咔”响声,一条鲜活的生命就此陨落在风雪之中。

    待到确定婢女已经死掉,淳王爷这才松手。

    就在他手指松开的一霎那,女人的身子软塌塌地堆了下去。

    最后,像一滩稀泥似的,卧在了雪地之上。

    男人又驻足站了片刻,直到雪花越来越密集,还是没有离开。

    俏儿死了,他得做点什么掩盖一下。

    倏然想到了婢女之前想要实施的方案,便决定拿来一用。

    其实,他并不怕东窗事发。

    想他堂堂一个王爷,杀死一个两个人,又能怎样!

    就算她是皇上的女人,他也不怕什么。

    他了解贝凌云,那个人绝对不会喜欢上俏儿这样的蠢顿女人。

    之所以临.幸俏儿,无非是想用所谓的宝贵雨.露来邀买婢女的心,从而令她心甘情愿为他卖命。

    就像当初,他跟苏雪嫣打情骂俏,为的不就是让她乖乖地在贝凌云身边做卧底吗?

    如此看来,他们兄弟确是很有默契,都懂得利用男人的优势来迷住女人,令其舍生忘死地被奴.役。

    他们心里都很明了,自己可以宠幸那样的女人,可以利用那样的女人,却抵死都不会爱上那样的女人。

    他们爱的,是无法被利用的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有自我,有主见,她不会成为任何人的工具。

    他们深知,就算哪个男人谋得了她的芳心,她也不会迷失自我。

    一点发现自己被背叛,抑或是那个男人并不是她喜欢的那个类型,她定会义无反顾地离开,走得远远的。

    她的倔强令他们烦扰,然,也正是这份不肯妥协的倔强,让他们无法自拔地迷恋。

    贝傲霜以男人的心理去猜度贝凌云的心思,他知道,就算贝凌云得知俏儿被他杀死,也不会心生怨恨。

    顶多有那么一丝的不快,——打狗还得看主人呢,何况死的是个曾经承恩雨露的女人,总归是有一点点榻上情分。

    这些,都是贝傲霜无所畏惧的。

    他只担心,鱼薇音知道俏儿被他杀死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以他对女子的了解,一旦知晓寻瑜是他假冒的,且俏儿又死在他手中,想来以后再要接近她,必是难上加难了。

    他好不容易跟她在一起度过了这些天,如果没有纷扰,想来还会一如既往地这么过下去。

    如果可以这样长久地朝夕相伴,他甚至愿意放弃苦心制定的那个宏大计划。

    虽然有点可惜,虽然深觉对不住母亲,虽然放纵了贝凌云的跋扈,他却宁愿就这么没有出息地活着,至少,每天能够看见心爱的女人。

    不爱江山爱美人,这事确是容易理解,只因每个人追求的生活不同。

    可贝傲霜没有想到,一场变故之后,他的计划最终还得施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妖妃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笺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笺曲并收藏妖妃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