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妖妃嫁到 > 相残不弃5

相残不弃5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佟皇后病入膏肓之际,在过世的前一天,把徐盛单独叫到了床榻前。

    第一句话,就让他感到了震惊。

    她说:“徐盛,感谢你这些年来的陪伴。”

    这像是一个主子对奴.才说的话吗?

    明明就是夫妻之间在交代遗言郎。

    “皇后娘娘,您不要这么说,奴.才担当不起!”太监几乎要哭出来。

    刚刚的那句话,应该是他对主子说的才对锎。

    这些年,有了她,他才觉得自己活得像个人了。

    即便每天为她绾发、却只是触碰头发,再没有任何的接触。

    然,于他而言,这已经是上天给予的恩赐了。

    一切就像霏霏细雨,润物细无声。

    徐盛没想到,皇后竟然能出口谢他。

    “徐盛,你的情谊,本宫都知晓……”妇人的身子已经十分虚弱,声音如蚊子叫一般。

    “娘娘……”他不知该说什么。

    “徐盛,你听着,本宫时间不多了,有话要对你说……”差不多一口气说完,妇人又喘息起来。

    徐盛真想伸手去抚摸她那苍白的病颊。

    然,尊卑有别,即便深知这终将是一辈子的遗憾,也不敢越矩而为。

    “娘娘,您有什么吩咐只管说吧!”他屈膝跪下,等候懿旨。

    妇人润了润唇,“本宫死后,请你照顾好云儿……”

    咳嗽声打断了说话。

    “娘娘,您不要这么想,您一定会好起来的……”即便已然从御医口中得知皇后的病是药石不灵了,他还是下意识安慰道。

    佟皇后摇摇头,“本宫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徐盛,答应我……”

    最后,说的是“我”,而非“本宫”,大致是想表明跟他之间关系匪浅吧!

    徐盛察觉到了这一点,因了知道四下无人,便壮着胆子,握住了妇人的手。

    他不是怕别人看见之后会降罪于他,虽然亵.渎皇后是死罪,可那样反倒称心如意了,——如此,不就可以到阴间继续伺候皇后了吗?

    但他不能让她担着被奴.才亵.渎的名声,她是圣洁的,不容许任何人用任何事来玷污。

    然而,他又控制不住对她的情感。

    他很清楚,这是跟她接触的最后机会。

    如果错过,他一定会后悔一生。

    而就在他抓住妇人纤纤玉手的时候,她的精神似乎一下子好了起来。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她倏然说了这么一句。

    这句话,像一缕阳光,照在徐盛头顶那片阴霾了好久的天空。

    “羽蝶……”他忘情地把脸孔埋在妇人的手指之间,竟然喜极而泣。

    佟皇后没有抽回手掌,反而把另外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头。

    “我不在了,以后就指望你了……”这话像是妻子临终前说给丈夫听的,是把他们的儿子托付给他这个父亲。

    这就使得徐盛有了一种使命感。

    他抬起头,含情脉脉地看着妇人。

    “你放心,我必不负你所托!”

    皇后微笑着点头,似乎是十分疲累,闭上了眼睛。

    若不是有人进门来告知皇上驾到,徐盛真想就这样一直牵着妇人的手。

    但只是那么一小会,却足以让他终生不忘了!

    为了佟羽蝶的这个嘱托,从她翌日离世开始,他就默默地跟在贝凌云身后。

    先是在宫里照顾他的起居饮食,待他长大之后,跟着去了恭王府,继续照顾他。

    如今,贝凌云成为了皇上,他又跟到了宫里,且为他的子嗣操心着。

    为主子着想,已经成了徐盛的习惯。

    这习惯是二十几年前就养成的。

    先是对佟羽蝶,然后是对她的儿子贝凌云。

    对他来说,这母子俩是一体的,他从来没有第二个主子。

    当今皇上在他心目中,是佟羽蝶的一个延续,而不是什么新的个体。

    此时,贝凌云不高兴、不满意,就是佟羽蝶不快乐,这让徐盛内心万分纠结。

    “左数第三个和第五个,这两个留下,其他人等带出宫去!”皇上信口说道。

    “遵旨!”小官高声领旨。

    皇上总算是留下了两个美人儿,他的性命也就保住了。

    接着,小官领着其他美女出去,被选中的留在了殿内。

    “你们两个,都叫做什么?”贝凌云百无聊赖地打量着她们。

    她们哪儿像“妖孽”呢?

    徐盛说她们像她,可他一点都没有看出来。

    两个佳丽报了姓名,他刚刚听在耳中,然后就给忘记了。

    “徐盛,你去给她们安置住所吧!”

    贝凌云甚至连封号都没有赐给这两个女子。

    以往赏赐封号和处所都是皇上亲力亲为的事情,而今天,毫无兴致的他什么都没有做。

    “皇上,您为这两位佳丽赐个名号吧?”徐盛提醒道。

    “就以她们名字的第一个字做封号,等级都在妃位即可。”男人是冲着她们的样貌跟“妖孽”沾边,这才以妃位对待。

    徐盛领旨之后,便带着两个新主子下去了。

    贝凌云遣退了其他太监,独自一人出了殿门。

    有太监不敢怠慢,执意跟从,被他踢了一脚之后,不再坚持。

    随后,他漫步去了“仲义阁”。

    平素他最喜欢在一楼的练武堂打拳,今天却懒懒的,不想动。

    遂,迈步上了楼梯,到二楼去。

    站在围廊里,他俯瞰着半个皇宫,却并不欣喜于这些都已经属于他一个人的。

    总是怅怅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站了好一会,无趣地进到房间里。

    驻足门口,望着床榻,倏然想起最后住在这里的是“妖孽”。

    他便踱步到了榻边。

    床单和被子都被宫人们换过了,不是“妖孽”之前用过的。

    这就让他又不快起来!

    那些奴.才就是该死,又没有吩咐他们,竟然无端勤快起来。

    可有的时候,他们又常常偷懒,真是不分轻重。

    莫名其妙地愤怒了一刻,他便躺在了榻上。

    女子的气味一点都没有了,枕头上满是皂角的味道,难闻死了。

    但只要想到她曾经在这里睡过,他还是觉得有一点小小的满足。

    就在他昏昏沉沉地将要睡着的时候,房门被敲响。

    “该死的!”他咒骂一声。

    想要消停一会都不成,这宫里的人是不是太多了?

    未及再度发火,就听见徐盛在门外焦灼地喊了一声。

    “启禀皇上,边境有探子来报!”

    男人腾然坐起,又愣了一霎,这才下榻。

    打开了房门,门外站着徐盛,他身后是一个年轻人。

    “皇上,兹事体大,奴.才不敢怠慢,便把探子直接带来了!”徐盛脸色凝重。

    他刚刚把两位新主子带到住所去,就有小太监领着探子心急火燎地找到他,说是皇上不知道去了哪儿。

    老奴最知主子的心。

    他猜测皇上一定来了“仲义阁”,便不假思索地带着探子赶了来。

    敲门之后,果然听见了主子的骂声。

    就算主子要杀他,他也得赶紧把这事儿禀报了。

    而贝凌云,听见边境有消息,便偃息了怒火,直接让门外的两个人进房来。

    他自己则坐回到了榻上。

    “说吧,何事?”作为一国之君,凡事都要沉得住气。

    风尘仆仆的探子仍旧不忘礼数,下跪回禀。

    “启禀皇上,四日前,杨将军差遣属下前来禀报,夏国的军队集结在了两国边境,似乎将有异动。是主动出击、打退夏国的侵袭之心,还是暂时按兵不动,看看对方究竟是何意图,杨将军盼请皇上做出指示。”

    日夜不停地快马兼程,探子的身体疲累到了极点。

    禀报完,身子打了个晃,险些摔倒在地上。

    “四日前?也就是说,现在的状况可能会变得更糟,是吗?”贝凌云收起了所有的烦躁。

    “回皇上,是的。”

    “杨将军不是素来都有派细作到夏国皇城去吗?难道没有什么音讯吗?”现在情况未明,不可操之过急。

    “杨将军收到消息,说夏国的皇帝率领着百十来个侍卫,全副武装出了皇城,往两国交界处奔赴。正是因为如此,杨将军才怀疑夏国要违反盟约,攻打我玉阔国!”探子虚弱极了,声音很小。

    “还有什么别的事情?”贝凌云站了起来,他已经再也坐不住了。

    探子摇摇头,“眼下就是这些情报。”

    “好。徐盛,带他下去休息。”

    徐盛以担忧的目光看了主子一眼,随后搀扶起探子,带他下去吃东西、休养身体。

    贝凌云跟着一起出了门,却没有下楼梯,而是站在围廊上,继续俯瞰半个皇宫。

    刚刚的郁闷一扫而空,现在的他,是运筹帷幄的霸者!

    该死的南铮,竟然觊觎玉阔国的疆土!

    小小的夏国有那么大的胃口吗?

    别说玉阔国不是他能吃的,就算他能吃得下去,消化得了吗?

    笑话!

    男人阴鸷地望着远方,拳头握紧,腮帮鼓起。

    登基没多久,终于让百官和百姓们对他心服口服,没料到,夏国又来挑衅!

    <p然对杨将军的布防很有信心,但他无法容忍南铮的肆无忌惮!

    夏国一向都是玉阔国的附属国,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这已然是不争的事实。

    一个小国竟然有胆侵犯堂堂的大国,这就怪不得他无情无义了!

    他得让他们有来无回!

    夏国想要吞并玉阔国,他们还是先做玉阔国的腹中食物吧!

    几百年了,两国一直相安无事。

    想来,玉阔国的版图应该壮大了。

    作为国君,他该为自己的国家做点惊天动地的事情,这样,才能名垂青史。

    如果先帝还活着,想来也会这么做的。

    ——除了做过两次噩梦之外,男人并未对弑父一事再留下任何阴影。

    现在,每次回想起父亲,他的脑海里只剩下了父亲从政时的威仪。

    别的,什么都没有了。

    想来是他的脑子下意识忘记了其他不愉快的事情,这,就是一种逃避吧!

    决定了之后,贝凌云离开围廊,快步下了楼梯。

    这时,徐盛安置完探子,返身回来。

    “皇上,您这是要做什么去?”他从主子的神色上看出了一股子凛然和决绝。

    老太监心里已经猜到了一些什么,但他需要皇上亲口证实。

    果然,男人说出了打算。

    “让秦守成来见朕!”冷魅说完,快步去往勤政殿。

    徐盛稍事一怔,转而小跑着差人去传旨。

    半个时辰之后,秦守成匆忙赶至勤政殿内。

    “皇上,您召老臣来,所为何事?”武将之首的风采是别人不能及的,虽然年纪不轻了,但举手投足之间都是英气。

    “秦将军,夏国皇帝亲自前往两国边境,且召集了足有百万兵士,意欲侵犯我玉阔国的疆土。朕命令你,即刻统领百万精兵赶赴我玉阔国和夏国的边境,迎击夏国的军队。”男人顿了顿,“不止要将他们击溃,还得一举反.攻到夏国的皇城去!朕,要把夏国划入玉阔国的版图!”

    说到最后,凤眸眯起,好似已经看到了拿下夏国的那一天。

    然,秦守成却有所顾忌。

    “皇上,请听微臣一言!”拱手施礼,“怜月公主现在是夏国的皇后,这件事是否先通过公主斡旋一番,然后再作定夺……”

    “不必!”男人心意已决,完全不可动摇。

    “可是皇上……,怜月公主还在夏国,若是擅自开战,想来公主的处境一定十分为难。而且,两国开战,势必要伤及无辜百姓,到时候生灵涂炭……”

    “朕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贝凌云打断了秦守成的话。

    “皇上……”武将之首还想再争取一下。

    “别忘了,一朝天子一朝臣!朕登基之后,并没有把你换下去,已然是对你格外开恩了!你若是知恩图报,就别啰嗦那么多了!”皇上对臣子的劝谏十分不满意,连这样的话都说了出来。

    虽然玉阔国多年没有战事,可秦守成毕竟是上了年纪的元老臣子。

    而且,他在排兵布阵方面的建树是无人能及的。

    贝凌云这么对他说话,实在是不够尊重。

    幸而秦守成为人大度,没有跟年轻的皇帝计较。

    “既然皇上心意已决,微臣只有遵命。请皇上放心,老臣一定会竭尽所能去打这一仗!另外,请皇上派遣一队人马潜入夏国皇宫接应怜月公主,即便不能把她救回来,至少也要保护她才是啊!”老臣子对公主的情谊源自于对先皇的崇敬,——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先皇的女儿身处险境而不闻不问呢!

    “这件事,朕自有主张!”贝凌云没有给秦守成一个明确的答复。

    “皇上,一旦公主受辱,对我们玉阔国的颜面也是无益的……”武将之首又说道。

    贝凌云彻底不耐烦了!

    “够了!朕说了,这件事朕会处理!你现在就下去传令,命各地军营的将士按部就班地往两国边境处集结!稍后,朕在城外官道上等你!”

    秦守成愣了一下,“皇上,军情紧急,老臣恳请皇上略去践行这个环节。”

    “践行?”冷笑一声,“将军想多了!这一次,朕要御驾亲征!”

    语毕,扬起头颅,藐视一切!

    秦守成听了,当即摇头摆手。

    “皇上,这可使不得!皇上放心,就算您不御驾亲征,老臣也会鞠躬尽瘁,努力把这场仗打胜!”老臣子竭力保证道。

    其实,秦守成对这位年轻的皇帝并没有多少了解,不觉得他能够比得上先皇。

    老将军之所以效忠于他,完全是因了对先皇的忠心。

    忠于先皇,就要忠于他的继承者。

    就这么简单。

    可他知道,在年轻皇帝的心目中,让他还坐在武将之首的位置上,绝对是一种怜悯和同情。

    每个人的立场不同,想法和看法都不会相同。

    秦守成不是贪恋权位,他担心,一旦他放手,兵权旁落,可能会有变数。

    玉阔国刚刚易主没有多久,经不起任何动荡,哪怕是小小的***动,也不可以!

    遂,他竭力跟皇上保证,希望皇上留在都城。

    然而,年轻的皇帝根本不领情。

    “老将军,朕要御驾亲征,难道要经过你的同意吗?”口吻里充斥着不屑。

    秦守成哑口无言了。

    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拱手施礼。

    “老臣遵旨便是!”

    “下去吧!我们在城外会合!”一扬手,就好像吩咐宫里的小太监似的。

    秦守成领旨之后转身离去。

    在其位,谋其政。

    老将军在心里暗暗发誓,打完这一场仗,若是他有命回来,一定要辞掉所有的官衔。

    若非大战当前不可以退却,他刚刚就能向圣上提出隐退之意。

    他知道,以小皇帝的脾气,若是他这个时候提出隐退,一定会被摘下脑袋!

    死,他不怕!

    他是不想做无谓的牺牲。

    作为一名武将,要死也得死在沙场上,而非死在年轻气盛的小皇帝手中。

    贝凌云望着倔哄哄离去的老将军,不禁蹙眉。

    早知道这个老头如此胆小,就不叫他来了。

    随便从军队里找一个年轻的武官,都会因了一心建功立业而奋勇奔赴沙场,根本不消废这么多话。

    只想了一霎,男人就抛开了对老将军的怨怼。

    “徐盛,去把朕的盔甲找出来!”对着怔忡的太监喊道。

    老太监终于从神游太虚中脱离开来,却没有马上行动。

    “皇上,您不可以御驾亲征!”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跟主子说话,竟然有些不容置疑。

    贝凌云听了,无奈地哼笑一声,“放心,朕带你同去!一旦发生了危险,你挡在朕的身前,可好?”

    他对老太监已经没有办法了!

    这个人几乎从他出生起就看着他,一直到二十年后的今天。

    徐盛在他贝凌云的世界里充当的不仅是老奴的角色,似乎还有别的什么。

    至于具体是什么,他不曾想过。

    一个奴.才而已,他不需要在其身上耗费太多的精力。

    而现在,他这么对徐盛说,无非是不想这个老头儿再跟他嘟囔。

    有时候,男人真想差人把老头儿毒哑了!

    然,听了他的话,徐盛还是忧心忡忡地劝了两句。

    不外乎都是“战场上刀剑无眼,皇上龙体不能有任何损伤”之类的话。

    “你若是再碎碎念叨个不停,朕就不带你去了!”最后,贝凌云使出“杀手锏”。

    徐盛马上收声。

    佟皇后过世之后,他一直跟在小主子身侧,从来没有离开过。

    这个威胁很管用,老太监又站了一霎,便急匆匆去为皇上收拾行囊了。

    贝凌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南铮,既然你活到头了,朕不妨送你一程吧!”对着初春的天空,他轻声说道。

    ——————蛐蛐分割线——————

    六日后,玉阔国与夏国边境。

    兵戎相见,烽烟四起。

    玉阔国中军帐内,统帅杨将军端坐在主位上。

    众人正在商讨御敌之策,然,却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来。

    稍后,有士兵进帐来禀报。

    “将军,敌军第二十次佯攻结束了。”

    杨将军听了,蹙起眉头,“不对,此事有诈!”

    “将军,是不是夏国人深知自己的实力远远不如我们,所以只是***扰,并无更进一步的进攻?”副将问道。

    杨将军摇摇头,“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

    随后,查看沙盘。

    当他的手指划到一个圆点的时候,眉头锁得更紧了。

    “看,这里是另外一条通往玉阔国的路线……,他们会不会一方面在这里拖住我们的主力,另外一方面已经从那里通过、奔赴都城而去?”语毕,惊出一身冷汗。

    如果真的如他所说这样,事情就麻烦了。

    就在副将正要提出自己的意见时,帐外传来软塌塌的一个声音。

    “皇上驾到——”

    杨将军不敢怠慢,刚忙出帐去,迎接圣上。

    一行人入得帐来,皇上在主位上坐好,杨将军开始禀报军情。

    他先是把这十来天的情况做了大概的陈诉,随后,把自己刚刚想到的事情跟皇上说了。

    贝凌云听了,摇头否定,“那条路很窄,而且是一条细狭的山路。更何况,夏国人根本不知道那条路的存在。那是数年前我们才发现的一条通道,除了先皇、几个成年的王爷、秦将军和杨将军你,再没有别人知道。所以,他们根本不可能由那条路进到玉阔国。”

    面对皇上的胸有成竹,杨将军也不敢确定自己的想法了。

    秦将军听闻了皇上的看法,因了他刚到,对战事还没有直观的了解,便没有反驳。

    “秦将军,你先了解一下战况,待你跟杨将军商议出大致的策略之后,再跟朕禀报!”一国之君说道。

    老将军拱手领旨,心知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蛐蛐分割线——————

    三日后,玉阔国都城外的近郊山区。

    十万夏国士兵就那么悄无声息地在都城外的山林之中就地安营扎寨。

    南铮站在高岗上,眺望着若隐若现的城门楼,脸上满是得意的神色。

    “大舅子,有你相助,朕没有费一兵一卒,便来到了玉阔国都城外!”话虽这么说,却没有感激的意思。

    南铮觉着,从现在开始,他已经不需要淳王爷了。

    然,寻瑜根本不在乎他的态度。

    “妹夫,别高兴得太早了!你以为,贝凌云会把所有的军备力量都带到边境去吗?都城不可能是个没有抵抗能力的空城!”

    “所以呢?”南铮有点急了。

    肉都在嘴边了,怎么还不能吃吗?

    寻瑜笑笑,“这个,不用担心。有我在,今天夜里,就可以悄无声息地进城去!”

    南铮讨厌这种肆无忌惮的故弄玄虚,可他又无可奈何。

    “大舅子,一切都仰仗你啦!”他只能这么说。

    寻瑜微笑着,没有再说话,转身回了自己的营帐。

    从夏国皇城出发之后,他就跟蕊妮形影不离。

    所以,他是不能离开她太久的,那样会让他自己失掉安全感。

    当他看见蕊妮的时候,她正坐在简易的榻上为他缝补衣衫。

    这就让她看起来像极了贤妻良母。

    他便倚靠在营帐门口,不往前走,也没有退出去,只是抱着双臂看着她。

    女子终于注意到了他,露出了甜美的微笑之后,以唇语问他在做什么。

    “我在看一幅最美的画卷。”他走近了床榻,坐在上面,盯着她的指尖,“是不是又扎破了?”

    她点点头,把手指头递给他看。

    寻瑜的拳头紧紧地攥着,好想把白皙的葱指握在手中,给她吮一下伤处。

    然而,他逼迫自己只是认真地看了看,而并未做任何动作。

    十几天的急行军,可苦了她了。

    这中间,她还来了月信。

    即便她竭力不让他知道,他还是从她的神情之中猜出了个大概。

    于是,他从伙夫那里要来了热水,并把事先随身携带的红糖放在里面,端给她喝。

    女子被他的细心感动得几乎要落泪,热热地喝了糖水之后,身子也没那么难受了。

    她不知道,为了让她一路上能够好过一点,他不止带了红糖。

    在他的那口箱子里,九成的东西都是为她准备的。

    有红糖,有几身儿衣裳,有绣花鞋,有全新的锦帕,有舒适的枕头,甚至还有来月信时所用的干净棉垫儿。

    只要是她需要的,他就能够随时随地拿出来。

    有时候,连寻瑜自己都觉得这样的体贴有点夸张。

    可是他却控制不住地想要为她做任何事。

    在她来月信那几天,他为了让她更加舒服一点,甚至借故令十万大军原地休整了一天。

    为此,南铮曾强烈表示不满。

    可寻瑜觉得,为了蕊妮,他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然而,随着临近玉阔国都城,他的心又悬了起来。

    ——如果蕊妮回到熟识的地方,会不会一下子恢复了记忆呢?

    若是她想起了过去的事情,认出他来,想必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信任他了吧!

    今时今日,她对他的信任让他感受到了比春风还要温暖的情谊。

    名面上,她是他的女人,所以,他们是要住在一起的。

    最开始的时候,他担心她会害怕,就独自打地铺,让她一个人睡简易床榻,总归是舒服一些。

    但两个晚上之后,寒气和湿气入侵了他的身体,腰部就难受了起来。

    蕊妮把这一切看在眼里。

    待到第三天晚上,她就把他的被子抱到了榻上。

    “跟我一起睡榻上吧,我相信你!”她“说”道。

    这么一句话,让寻瑜万分感动。

    当晚,他跟她睡在了一张床榻上。

    可是,他却不敢动,就好像被点了穴道似的,直挺挺地躺着。

    半夜了,他还没有入睡。

    身边躺着自己喜欢的女子,任哪个男人也无法欣然入睡吧!

    终于,煎熬到了天明,带着一对黑眼圈出了营帐。

    那一天,他被南铮取笑了一整天。

    “大舅子,你可不要贪大啊!每日急行军,那么累的状况下,你还能勤奋操练,这实在是让妹夫我自愧弗如!”类似的话,夏国皇帝嘟囔了一天。

    这话被蕊妮听在了心里。

    当晚,她借口要缝补衣衫,便让寻瑜先睡。

    待到他疲累地睡着了之后,她才爬上.床榻,窝在一角,进入梦乡。

    第二天早上,天没亮她就起身。

    如此,倒是避免了他的尴尬,却害得她休息不好,大白天的时候就昏昏沉沉的。

    南铮又看在眼中,但他堂堂的夏国皇帝不能笑话女子,便再度把矛头指向了寻瑜。

    就这样,一路到了玉阔国都城外的山区。

    “别再给我缝补衣裳了,进城之后可以买新的。”望着女子的伤指,寻瑜心疼地说道。

    “我们什么时候能进城啊?”蕊妮以唇语问他。

    “今天夜里。所以,现在你要好好休息,晚上还要行路呢!”拿过她手中的针线和衣裳,不让她再忙和。

    “那……,好吧!”她“说”道。

    随后,拿了一盆清水,把脸上涂抹的东西擦拭了下去。

    最开始的时候,为了偷懒,她会带着妆容睡觉。

    可是几天晚上下来,脸上就生出了小疙瘩,而且刺痒难当。

    寻瑜得知之后,便勒令她,每天睡觉之前必须把妆容清理干净,千万不能再图省事儿了。

    遂,她就又恢复了素颜睡觉的习惯。

    当女子的本来面目出现在男人面前的时候,他又看直了眼睛。

    “你好好休息吧,我出去看看!”留下一句话,他逼自己离开了营帐。

    一连数日,为了让他睡好,她都没有好好休息。

    今晚还要进城,不知道要闹到什么时候才能够歇着,他得让她养足了精神。

    另外,他不能完全相信新的内应,必须要趁着没有把情报发出去之前,自己先进到都城里去看一看。

    幸而在蕊妮易容的时候他经常看着,也学了一点皮毛。

    遂,顺手拿了一点易容用品,出去之后,随便几下,就把自己换了一个样子。

    令他没想到的时候,当他跟南铮擦身而过的时候,闷着声音跟他问了一声安,他竟然丝毫没有察觉那就是他乔装假扮的。

    就这样,光天化日之下,被“烧死”了的淳王爷大摇大摆地从城门进到了都城里。

    进城之后,他先去了一趟淳王府。

    当然,他没有走正门,而是翻墙入内。

    王府没有什么变化,下人们照旧在忙碌着,就好像他在家的时候一样。

    正纳闷为何他都已经“死”了,王府内还这般井井有条的时候,身穿素服的云依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第一眼看上去,他就隐隐地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当她撑着腰指挥下人忙和家务的时候,他这才发现,原来她竟然怀有了身孕。

    掐指算了算那次错误的欢.爱,可不嘛,是该这个月份了。

    男人的心中竟然有了一点小喜悦,——毕竟是要做父亲了,能不高兴吗?

    可一想到孩子是他跟云依的,就又有一些小小的惆怅。

    如果蕊妮能够给他生一个孩子,那就完美了!

    未及做完美梦,他就毫不留恋地离开了王府。

    反正云依已经当他真的死了,莫不如将错就错下去吧!

    他不爱她,却给了她一个孩子,希望这个孩子能够给她家的感觉。

    无论如何,这辈子他都不会跟她在一起,算是欠了她的吧!

    出了王府,寻瑜又潜入了新内应的家,跟其做了具体的沟通和协商。

    随后,他就马不停蹄地出了都城,赶回到山林中的营地去。

    回去的路上,眼皮子总是不停地跳着,任他怎么揉都没有用。

    带着说不出的烦躁,他急匆匆回了营地。

    然而,未及走到他的营帐跟前,便看见一大堆人正围在营帐周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妖妃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笺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笺曲并收藏妖妃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