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妖妃嫁到 > 人世沧桑5

人世沧桑5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宗谋转向霓朵的时候,发生了令他震惊的事情。

    霎那间,他看见了她。

    她像一块珍宝般闪亮着,令他的眼睛更加适应不了刺目的光线。

    刚把她看在眼里,他就被闪得下意识闭上眼睛。

    “干嘛啊你?还闭上眼睛!我有那么难看吗?”蓦然侧头想了想,“不对,你根本就看不见的!既然看不见,为什么还要假装……”

    然,男子的一句话,把她的话完全堵截锎。

    他说:“霓朵,我能看见了!”

    霓朵吃惊地望着他,“这事可不能胡说啊!能够被拆穿的……”

    宗谋听了,睁开了眼睛。

    旋即,又微微眯上。

    “快点把衣裳穿起来,否则我没办法安心跟你说话……”想扭过头,却又舍不得的样子。

    女子终于相信了他的话。

    胡乱弄了一件衣服裹在身上,然后便上前来,仔细打量他的眼睛。

    “给我看看,怎么就能复明了呢?”这话说的,好像不希望他能看见似的。

    “我也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他有点兴奋。

    换做任何人,都会兴奋得想要欢呼吧!

    他这个表现,已经够淡定了!

    霓朵斜睨着他好一会,“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伸手在她头上揉了揉。

    这个是他们在昕王府的时候惯用的动作。

    “是……我的力量,对吧?”她眨巴着黝黑的大眼睛,高深莫测的表情。

    “什么?你?”一开始他没懂。

    可没等她解释,他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旋即,作出十分严肃的样子。

    “想来就是这么回事了!”看着她,“既然……,你医好了我的眼疾,那我就勉为其难地要了你吧!也算是以身相许,答谢你为我医病……”

    望着他故作正经的神态,女子倏然扔掉了围在身上的衣服。

    “喂,你这是做什么啊?你你,这是个女痞子啊你!”男子好似万分害怕,紧紧地揪着被子,挡在身前。

    “嘿姆嘿姆……,少年,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乖乖做我的小绵羊吧……”侧头做着向前抓挠的手势,向他扑来。

    随后,两人便缠在了一处。

    这是一场久旱逢甘霖的融合。

    略去美好的过程不表,单说他们幸福过后,两人几乎相拥而泣。

    “还敢推开我吗?”窝在他的怀里,她把小手伸出去,摩挲着他下颌上的胡茬。

    “不敢了!我是你的人了,就算你赶我,我都不走!”一低头,叼住了她的手指,口齿便不甚清楚,“抱着霓朵的腿,就是不走……”

    “哼哼!我得想点好办法折磨你!”阴险地收回了手指。

    他便不依了。

    “你想干嘛?折磨我?我是你的夫君诶!折磨坏了怎么办?以后还想不想再愉悦了?”伪装出凶相。

    岂知,她根本就不在乎,看都不看,就随手捏住了他的鼻子,“还想不想喘气了?嗯?”

    他便点点头,却没有挣脱她的手指。

    “以后乖点啊!听见没?”松开他的鼻子。

    “主子,咱们是不是该起床了?”他陪着小心说道。

    其实他是不想起来的。

    可一直被她这么碰来捏去的,随时都有可能梅开三度。

    即便手臂有伤,他也是无所谓的,怎么都没有够呢!

    可是她不行啊!

    那么娇柔的一个身子……,他可是万分舍不得的。

    遂,只能早点起床。

    “好吧!”她发了话,从他怀里钻了出来。

    然而,两人刚刚穿好了中衣,房门就被急促地敲响。

    “宗谋,开门啊,快点!我要站不住了——”是苏正的声音。

    榻上的两个人对视一眼,表情都变得相当痛苦。

    “快点穿啊……”男子小声说道。

    “这是说快就能快的吗?”霓朵反驳着。

    该死的衣裳,一时间竟然找不到领口了。

    “宗谋,我……,哎呀,你快点开门!”苏正好像就要支撑不住了。

    “来啦来啦——”宗谋下了床榻,一边往门口走,一边用手势让女子加速。

    到了门口之后,眼看她已经披上了外衣,这才打开门板。

    然,甫一开门,苏正就重心不稳扑了进来,几乎把他给撞到。

    及时把苏正扶好之后,两人一起往桌边走去。

    可苏正的目光却一直在女子身侧徘徊。

    “这个……,霓朵姑娘,你也在啊?”话是这么说,还是一眼就看出了女子的衣衫不整。

    再回头看看宗谋,这家伙虽然身着中衣,但头发是披散着的,这架势,啧啧……

    “苏、苏大哥,你的伤如何了?”霓朵捋顺着凌乱的头发,竭力掩饰不安。

    “伤……,哦,还好!这不,我都能够拄着拐杖出来走一走了……”旋即,盯着男子的脸,“还是出来走一走好啊!什么都能看到……”

    “苏兄,你的伤势还没大好,应该好好静养!来来来,我送你回房去歇息!”宗谋随手把树杈做的简易拐杖夹在腋下,然后搀扶苏正转身。

    “不对,等等!”苏正忽然呜嗷一声。

    “干嘛?什么啊?”宗谋被吓了一跳,差点把拐杖扔掉。

    “宗谋,你能看见了,对不对?对不对?”苏正用力扳着男子的肩头,不停地摇晃着。

    宗谋感觉自己都要被摇晕了。

    “是啊是啊,我能看见了!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呢!”刚刚情况那么尴尬,怎么有时间说这个啊!

    苏正听了,便怔怔地看着男子。

    好一会,才抽了一下鼻子。

    “太好了,你终于能够看见了……”语毕,竟然流了眼泪。

    宗谋看了,鼻子也酸了起来。

    “好了好了,这是大好事啊,你看我,怎么还这样呢?”苏正胡乱地用袖口擦了一下眼睛。

    “啊呀,就是!大男人怎么还这样啊?”宗谋附和着,继续往门口搀扶苏正。

    被激动和喜悦缠绕着苏正竟然还不忘打趣女子。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弟妹啊,我先回去了啊,有空再聊!”

    “好,苏大哥慢走!”霓朵匆忙之中没有反应过来,赶忙搭了一句话。

    而出了房门之后,宗谋才开始跟苏正算账。

    “弟妹?弟妹哦?”一边问,一边搀着苏正,快速往前挪步。

    “你看你!我是为你这个弟弟高兴啊!都已经那样……了,难道不应该叫弟妹吗?”苏正挤眉弄眼地比划了一下。

    虽然没有比划出实质的内容,但宗谋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想到刚刚的欢.爱,他又心潮澎湃起来。

    如此,便脸色绯红了。

    “哎,我说你啊,赶快把人家娶了吧!这生米都做成熟饭了,别耽误时间了啊!”苏正其实是带着担忧的。

    贝傲霜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宗谋和霓朵的幸福还不知道能持续多久。

    当务之急,是给他们立下一个名分。

    遂,回到房间,待宗谋离开之后,他就拖着伤腿去了住持师太的禅房。

    “师太,苏正此次前来,一是要谢谢您对我们的搭救之恩;二呢,还是有事相求。”甫一进门,他就跟住持开门见山。

    “说吧!”住持丝毫没有耽搁,即刻同意。

    当年,苏正就经常得到师太的帮助。

    那时候,她还是个比丘尼,并不是玄静庵的住持。

    经年的情谊还在,如今他有事相求,她定要竭尽所能帮他完成。

    “是这样的。宗谋跟霓朵两个人彼此相爱,我想让他们尽早成亲。在玄静庵,师太的位分最高,所以,恳请师太为他们主婚……”男人有点迟疑。

    这里到底是清净的庵堂,要让一对男女在此成婚,不知道是否会坏了庵里的规矩。

    哪知,师太朗笑三声。

    “好,贫尼知道了,就这么办吧!”十分痛快地答应。

    苏正喜出望外,“多谢师太成全!”

    然,师太转瞬却又现出忧色,“阿正,贫尼何时才能为你主婚呢?”

    往日相见的时候问起这件事,他都会憨笑之后,说一声“不急”。

    可这一次,却一脸郑重地望着师太,“您放心,这个日子不远了。”

    在跳崖之前,他就曾经跟宗谋说过,如果这次能够侥幸活命,就一定会去找乔若惜表白。

    现在,作为兄长,他先把宗谋的婚事安排妥当,待到腿伤痊愈,他就去乔府求亲。

    师太从他的话中听出了弦外之音,但没有多问。

    她了解他,知道他对此事一定还没有十足的把握。

    等水到渠成的那一天,他自然就会说出来了。

    眼下,住持要忙和的是许久未曾在玄静庵举办过的成亲礼仪。

    虽然是佛门清净地,但玄静庵在刚刚建立庵堂的时候曾经举办过一次婚礼。

    那对新人的身份比较特殊,他们两个的家族之间是有夙仇的。

    虽然两个家族斗得不可开交,可两个年轻人却冲破了一切束缚,走在了一起。

    为了能够结合,他们跪在玄静庵门口,求当时的住持为他们主婚、成全他们的心愿。

    佛法普渡众生,自然也要向善于人。

    住持稍微考虑了一下之后,便欣然同意了。

    但她没有让两人在禅房里成亲,而是把半山腰的小院借给他们做婚房。

    ——庵堂终究是清静地,实在不适合出现太喧闹的场面。

    而那个小院,其实是为当时的皇后准备的。

    皇后一心向佛,偶尔会来玄静庵吃斋数日。

    宫里出银子、出工人,就在幽静的山腰建了一座舒适的青砖小院。

    那些时日,正巧皇后没有来吃斋,住持就斗胆让那对年轻人在小院成了亲。

    据说后来两家人知道了这件事,竟然打破了几百年的夙斗局面,逐渐地和睦起来。

    而现在,玄静庵又要举办婚礼。

    住持相信,庵众们若是知晓了此事,定是十分高兴的。

    择日不如撞日,拜堂礼就定在今晚。

    反正小院是经常收拾的,随时都可以住进去。

    只消在院内做一些简单的布置,——贴上大红喜字,挂上大红幔帐,燃起大红喜烛,一切不就可以了吗?

    庵内不能燃炮仗和吹奏鼓乐,所以这两个环节就取消了。

    住持跟苏正稍事商议过后,即刻就让一个带发修行的尼姑到街市上去购买喜事用品。

    为了防止被人怀疑,还特意交代尼姑出庵的时候,一定不要穿灰衣、戴灰帽。

    尼姑们听说了喜讯之后,一个个都喜气盈盈,积极布置小院。

    待到黄昏时分,半山腰的小院已经成了红色的海洋。

    一向吃斋念佛的尼姑们虽然已经断了尘缘,可能够看见有情人终成眷属,也是很替他们高兴的。

    在住持师太的主持下,简朴但充满了祝福的婚礼正式开始了。

    霓朵根本就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得这么快。

    她是被宗谋给骗上小院的。

    他只说要带她上半山腰来看风景,却哪知,到了院门口,便捂住了她的眼睛。

    一路上被半拥着前行,走到院内,又进了屋子。

    待到他把手掌拿开的时候,她便看见了满眼的红色。

    “这……”她满是疑惑地望着男子。

    然,未及他说话,尼姑们便涌了进来。

    她们把宗谋推出门去,然后开始为她换上大红色的喜服。

    有手巧的尼姑,为她梳了华美的云髻。

    根本不需要化妆,红衣女子的容颜已是完美无瑕到无可挑剔。

    当宗谋看见蒙着盖头的霓朵时,他也已经在苏正的指导下换上了大红喜服。

    这一时刻令他不敢相信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若不是有人推着他往前走,他一定还会愣在原地。

    男子发呆的时候,住持已经宣布婚礼开始。

    拜了天、拜了地之后,宗谋请住持师太跟苏正一起上座,拜了他们二人。

    ——师太是德高望重的,而苏正,这么些年所做的一切,都受得起这一拜。

    看见宗谋终于跟喜欢的女子成为夫妻,苏正又湿了眼眶。

    简单的婚礼过后,新郎新娘被送入了洞.房。

    一众人等没有闹洞.房,送上各种祝福,便悉数离开,包括苏正在内。

    这个时刻,任何人都没有理由来打扰他们。

    红烛之下,宗谋拿起秤杆,跳开了霓朵头上的大红盖头。

    霎那间,他目瞪口呆地定在了原处。

    为什么她会那么美呢?

    容貌虽然不是世间独有的漂亮,可她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无人能及的。

    不要说在玉阔国,想来就是全天下,也找不出能够与她媲美的女人。

    “傻瓜,发什么呆啊?”霓朵伸出小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回神之后的男子什么话都没有说,一下子把自己的妻子拥入怀中。

    这么久的苦难折磨,他们终于能够长相厮守了!

    然,整个晚上,他们没有做别的事情,连欢.爱都没有发生。

    ——她说他手臂有伤,不能再贪欢了,如果他不听话,她会很难过的。

    为了不让她难过,他就老老实实地按捺住了蓬勃的心绪。

    两个身着大红喜服的新婚夫妇,在洞.房花烛夜,竟然和衣躺在榻上,手牵着手聊天。

    这可是够奇葩的了!

    他们从刚认识,聊到何时喜欢对方;从心生爱恋,聊到他如何处心积虑让她对他有好感。

    甚至,他们还聊到了乔若惜。

    两人商量好了,一定要促成苏正和乔若惜之间的姻缘。

    快天亮的时候,他们才和衣相拥而眠。

    任谁都以为幸福来敲门了。

    可就在第二天早上,当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打开门板,新婚夫妇却迎来了一个天大的意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妖妃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笺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笺曲并收藏妖妃嫁到最新章节